LV. 7
GP 59

RE:【雷×愛】發酵(狂鋒×虛無)12(0604更新)

樓主 君莫笑 aloe7419

12



為什麼不離開,愛莎困惑。現下被重逢喜悅衝腦,滿心皆是合好如初的歡愉,她自然不會注意到蕾娜眉間眼裡的衷心裡多餘的情感。或者該說,她太過自我太過中心,縱然處於常態,也不會花費額外心思去顧慮自己以外的事物,這份過度的自信澎拜這份超然的驕傲膨脹,直叫處於頂端的她更加睥睨腳底下的一切。

縱使如此,因為……

認識了艾索德,她才學會低頭;認識了蕾娜,她才懂得諒解;認識了伊芙,她才明白適度;……認識了雷文,她才習得了愛。第一次知道自己也會愛人,心坎時時刻刻想著他的安好,腦海無時不刻念著他的存在,快樂與否全給他牽引著。

回想自己方才陷入絕望的黑暗谷底,是他們的笑靨、殷切的期盼喚回了她的光明,似一盞盞明燈照亮她面前的漆黑、白光破開她的懵懂,她能在他們身旁……是受到多大恩惠!

所以、她不希望繼續行這條無望路,既然大家不計前嫌的接受了她,那麼也無理由再留下了吧,「這裡危險重重呀!」

「我答應絲泰拉了,通行證也拿了,總不能臨時反悔吧。」蕾娜掙開愛莎雙臂,退出了後者懷抱範圍,保持了不遠不近的距離,才開口,「再說,沛塔裡的魔物遲早也會跑出來,何不趁現在解決掉呢。」她說,面無表情,語氣平平淡淡,閒話家常的一句,像討論自家庭院似的淡然。

「蕾娜姊、但是……」艾索德愣了愣。

愛莎擰眉,心知蕾娜的責任感極重,這下更是悔恨難當,她匆匆打斷艾索德,接口說道,「那麼繼續走下去吧!將塔裡的魔物通通除去。」她正視蕾娜,帶著一抹敬佩和遵服,自己的臨陣脫逃確實沒想到後續可能的發生,缺乏替他人著想的心情,之於蕾娜她是油然生起肅然起敬的心情。

魔族們固然強大,她也有個不失強力的幫手啊!想到接下來路上有著杜德提供的法子以及強力配合的夥伴,她更是胸有成足,危險什麼的全不放在眼內。




沿著石磚道路繼續前進,一層層連接重疊的階梯,藉由紫色魔法陣連結,與愛莎的傳送魔法異曲同工,五個人皆對此技術奧妙驚奇,途中甚至停下許多次來試驗魔法陣通往區域的相同與否,直至斜陽倚射進塔內,他們才停止。

「不覺的很神奇嗎?這座高塔到底是怎麼築起來的。」艾索德仰望塔頂,縱然道路不似先前的繞圈子,隔間卻是幢幢的石塊牆,若非由魔法陣移動真不知道要怎麼走下去。

愛莎斜睨他一眼,將目光投射在地面的磚縫裡,「這是上古科技吧,底下的每塊石磚都蘊藏著強大的魔法源,神奇的是用手去碰觸卻什麼也感應不到。」

「嗯。若納斯德也擁有這項技能……」那王國便不會滅亡了吧,但是,這座高塔卻殘留著諸多的怨念,每一磚一瓦皆夾帶著敗亡時痛苦哀嗚的氣息,艾索德噤聲。

伊芙揚眉,興趣滿滿,她四下搜集角落掉落的石塊、碎片、屑屑,以及自縫中伸展著枝芽的帶葉藤蔓,她取下其中一片,翠綠的與外頭隨時隨地沐浴在陽光底下的一般葉子無異。

雷文眉間和緩,兩道墨黑色濃眉彎彎,底下是對興高采烈的眸子,他雖沒言語,雖與艾索德看著同一物,蕾娜感覺的出來,他用眼角覷著愛莎,她咬咬下脣,瞪著絞動至紅腫的手指,手臂仍發疼,她按捺下來,若有所思。

『精靈殿下,您們是在下種族未曾見過的高貴種族,在下一直想著有朝能瞧瞧您們便是最大的奢望了。嘻嘻,當然,在下對於敬佩的生物抱持著幫助的心態,那個人類小女孩是哪點比您強悍呢?在下怎麼也瞧不出個究竟。是了,那個男人會喜歡上那娃兒的原因定是您未能表達出來的曖昧情感叫他不敢冒險吧。』

『精靈殿下,不妨主動出擊試試?給他瞧瞧您的特別之處,讓他明白您那隱晦的愛吧。嘻嘻,您知曉嗎,石階高處是極佳的利處唷!若能好好利用,便是最大的優點。』

言猶在耳,蕾娜摔摔頭,試圖甩開一腦袋的話,那個男人,雷文、到底怎麼想的,她不是不知道,她是最明白的了,只因她一直看著他,自從認識了他,她的視線便隨著他打轉了,雷文想些什麼,他真正喜歡的人是誰她還看不出嘛?騙人的,那闖入腦海的聲音打著什麼主意呢,挑撥離間罷了,她豈會輕易上當。

雷文喜歡誰人又如何,縱然不是她,到底她在他心中也多少有個地位啊。蕾娜望著他發愣,五味雜陳。

雷文在背包裡找了一會兒,猝然回過頭,正巧迎著她的目光,他笑了笑,朝蕾娜走將過來,「我在包袋裡找到一些膏藥,先替你敷上吧,雖然不知道扭傷會造成多大影響。」他看蕾娜愕然的表情,再解釋,「手還會痛吧?不是什麼好藥,聊勝於無囉。」

「不要動搖我啊、我好不容易說服了自己、好不容易想要放棄……」她喃喃,無意識的退了幾步,手卻給他瞬間俐落地抓牢了,他拉開手套輕柔地替她塗抹了起來,涼涼的膏藥覆在肌膚上,剛才壓抑著的痛楚全獲得解放,舒暢了許多。

納斯德指尖戰戰競競地握著,只怕力道拿捏不當會抓傷她,雷文繃帶繞到一半,她說話聲太小,聽的不清不楚,他好奇的問道,「嗯?你說什麼了嗎?」

「沒什麼。這藥挺不錯的啊!手臂沒剛才的痛了呢。」她婉爾,壓在繃帶上的手猛地握緊了,為什麼要放棄?那傢伙說的沒錯,她藏在心底的那份愛意豈有不出口的道理,她有哪點比不過那個小丫頭。





魔法陣已至盡頭,挪大的房間裡空無一物,僅是具十尺高的石頭交錯堆積,這是間僅有四梁柱的方型空間,幾只石階豎著像要通往天空似的延伸而上,直達見不著底的塔頂盡頭。

「走錯了?」

魔法陣消失,頓時成了一個密閉空間,「不、這是陷阱。」伊芙不慌不忙地闡述事實,淡漠的不干她事一般,「我們已成甕中之鱉了。」

轟轟轟轟轟轟─────

石塊搖搖晃晃的拼湊成人型,長達4尺的巨大手臂,張大的手掌幾乎遮擋了最後的一點昏黃的夕陽光輝,小巧的兩個立椎完美地撐住了它的壯碩龐大的身軀,保持著巧妙的平衡。

這是放大版的巨石像!他們暗咐,心驚膽顫,想起了那時的危險,更覺的等會兒的戰鬥是場難以存活的硬戰,偟論面前的是剛才對付的那只數十倍大。

五人默契一致地散開,然,空間縱然大,給那只巨型石像一站立,根本所剩無幾,幾乎都背貼牆,代表的是閃攻擊不能、躲開傷害不行,更別提要如何繞至它身後了,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

石像怪揮掌,愛莎連滾帶爬地自掌下躲過,她剛才站立的地方已是個凹陷的窟窿,她驚呼,『杜德!杜德!這個怪物要怎麼擊敗?杜德!你在哪裡!快現身出來啊!』試圖尋找任何與杜德連繫的方法,沒了那個魔物的幫忙,她根本撐不住幾秒,她們五人之力在它的強大面前是微不足道的渺小。

『杜德!該怎麼辦?你快出來啊!不是想要與我締結契約嗎?還不快出來!』她只道絕望,眼見其他幾人光顧著逃避它的攻擊已是精疲力盡,該死!該死的!她卻什麼也不能做!

「上來!」蕾娜一聲命令,給了其他四人一線希望,他們跟著她靈敏的動作,很快地爬上了石階,站在巨石像頭頂邊的檯階上,五個人有種鬆口氣的慶幸。

石像擺動四肢,憑它那付身軀上不了檯階,固定的左右弧度攻擊模式無法攻擊到頭頂邊的人,它憤憤地在他們腳下的石階來回衝撞,引不起絲毫的撼動,他們仍屹立不搖地站立於上,高高的彷彿鳥瞰它似的,它縮起手腳直立倒下,一次次衝撞牆壁,卻得不到效果。

愛莎對蕾娜的機智和瞬間判斷佩服不已,若是她領頭,恐怕大家已死無全屍,她對她是徹底的佩服與滿滿的感謝。

「愛莎,用你擅長的石頭吧。咱們來個以硬擊硬的對策。」

愛莎點頭,右掌張開對著石階下的它,低吟幾句咒語,一具漂浮半空石塊浮現,高速轉動,一圈圈地撞擊石像怪,碰撞聲不絕於耳。

「並非硬碰硬會造成傷害,軟對硬也能。」蕾娜衝她笑笑,拉開弓弦對準石像頭部,「再怎麼堅若磐石,在水滴長期攻勢下也會有漏洞。」一只箭矢唰地射出,不偏不倚地正中石像頂部,「是不?」

雷文意會,甩出飛刀,刀氣化作千萬段朝它飛將過去,狠狠地劃開一道坑疤,艾索德、伊芙二人接續動作,石像怪不一時成了碎塊落滿地,零星大小的石塊散落四處,餘下的飛砂碎屑風兒一捲全沒了。

要說這次的戰鬥是經由思索過所判斷出來的模式,那麼,之前的便全是兒戲了,像小朋友家家酒一般的愚蠢天真。蕾娜成了隊伍領導人。

是夜,一行人又走了一段路途,駐營在一處於地下的教堂內。陰暗的堂內是或斷、或塌、或完整地條條整齊排列的長椅,他們在中間通道起了營火,將附近的斷木、殘枝拆斷投入火中,看著火舌竄至空中張牙舞爪地躍動、火星時不時自裡頭跳出、熱氣掃去了空曠廣場的森冷潮濕,也溫暖了一夥人。

雷文與蕾娜二人已席地而眠,精神肉體上的疲倦令他們極快進入夢鄉,伊芙默然地操作著程式分析一路上取得的物品資料數值,艾索德守夜,他與雷文擔下守衛工作,採輪班制,目前由他先站崗,愛莎心不在焉地撥弄木塊,霹啪聲不斷,她瞪著火焰跳躍好一會兒,忽然自底部抽出一只柴火,明晃晃的橙黃色火光照亮她眸子,她扯動嘴角,似笑非笑,而後,無聲無息地消失了。





「……愛莎?」一抹朦朧的黑影若隱若現,艾索德詫異,正前方是一大片斷壁殘骸,立於頂端的影子隨風晃動,模模糊糊地看得出來是一嬌小少女的影子,耳旁頭髮高高地綁成了兩辮馬尾,輕薄裝束包裏著玲瓏身段,「是你嗎?」他衝著影子喊,它回首點點頭,開始移動,在艾索德拔腿要追之際,放緩了步伐,似乎在等待他的跟上。

艾索德尾隨在後,影子速度極快,稍有遲疑便落後一大段,它總在他幾乎追不上時停住,立於原地默然地注視著他,「喂!你要帶我去哪!」他倆保持一段固定距離,怎麼也縮不短,艾索德心裡奇怪,依舊在它帶領下逐漸走遠駐守區。

影子領著他穿越重重石牆、拐了數十個彎,他繞開阻礙前進的障礙物,靈巧地跨過地面坑洞,他著實好奇這玩意兒的目的。

「為什麼避著我。忘記了約定嗎?」

厲聲的質問引起注意,艾索德分神,幾乎是立刻躲到附近遮掩物後,濃黑影子顏色轉淡而後消逝,他愣了愣,朝著它消失方向看了去。

兩塊岩石後的景象,叫他不可置信,那名與長袍牛頭對話的少女太過熟悉,那是……愛莎。

「您才是,莫非忘了在下的身份?雖是想與您訂契約,可也是不折不扣的魔族之子,眼見您們殘忍殺害了同族的心情是……痛苦難過呀。」那魔物手佇著藍寶石杖子,身著一襲柔軟綢緞錦衣,亮麗的服飾是之前遇到的那些怪物無法比擬的高貴,叫人奇怪的是牠的雙目綁了黑色布條,莫非是失明?

愛莎皺眉,不予回應牠那句感傷的句子,她僅是冷冷地道,「那麼,我盡量避開就是了。說好的合作關係你不是想反悔吧?先告訴我該如何突破這裡。」

「嘻嘻。愛莎殿下,想突破這裡,便得捨棄人類應有的心,於您達到條件前無法脫離此處。」

「什……」

牠打斷她的話,開口說,「莫說您以為在下不知曉,您被困於其中也是挺快樂的,莫不是?」

「胡言亂語!」她斥道,白了牠一眼,兩手叉腰,對牠怒目相向,「我恨不得馬上出了這座塔!」

「您以為掩飾得極佳,卻早被您的心給背叛了。您可是樂得於此塔裡繞圈子呢,一但出去了,您與他的關係怕是會分裂,您一面歡喜一面害怕,喜的是能見著他,害的是他會怨您帶給大家的困擾,他是負有責任感的男子漢,莫不是為了此時的團結一致,他早與您翻臉,您,不是如此想的嘛?」

愛莎的臉一陣青一陣白,最後是豬肝紅,她瞠目結舌竟反駁不了半句話,握著魔杖的手明顯的握緊放鬆,她咬牙,一臉的氣極敗壞。

「現在的關懷扶持全是您渴望已久的願望呀!」

「錯了!我就算這麼想,也不會拿大家的性命來延續這段關係啊!我愛莎豈是個貪圖快樂幸福的人!他、他的溫柔是虛假的!我豈會傻傻的以為是全部!我是寧肯快速離開這裡以求得大家平安。」

艾索德聽得糊塗,愛莎已經語無倫次,她幾乎文不對題,或者是心虛也或許是急辯,抓不著話中的重點,但是,他們話中談論到的重點,那名他是指誰?是誰佔據了愛莎整顆心,是誰?艾索德抿脣,不由自主地蹙眉頭,胸口小鹿亂撞,莫名的期待令他情緒高漲。

「您真是這般想?絕無半點的偏心?」

「廢話!再說、他雷文哥從來不曾放過心在我身上,我又是何苦拿熱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呢……,我也是有尊顏面子的啊。」

翻船了,他翻落船底,沉入水底,跌落泥濘裡……,艾索德被洶湧的絕望淹沒,彭拜高漲的情緒嘩啦啦地頓時被一盆水澆熄,什麼嘛,是雷文哥啊、是雷文啊。

他不假思索地大步走開,頭也不回。剩下的話他聽不入,耳畔迴盪著她的字句言語,一字一字無情地刺在心坎,疼痛難當,一直以來心底總有個曖昧的界線,縱然不承認,今日也不得不認清事實,愛莎她喜歡的是雷文。

認識好幾年了,他怎會不明白愛莎,只是被強壓著不願正視,又或是多少有些期待,想著愛莎對雷文的感情只是少女的一時眩惑,不懂戀愛為何的女女將那份初萌芽的懵懂感情纏繞在最照顧她的大哥哥身上罷了,又想著自己與她的吵鬧拌嘴的親暱,他總以為自己多少有一些可能,看來,太過渺茫了這份感情。

是啊,最愛嘲笑她的人不是自己嗎?故意訕笑她身高體型、譏諷她身材胸部、拿她在意的事來大做文章、過份一點還咬著她弱點來唱反調,這樣子的他會得到她喜愛才是奇怪。

直到今日,他才徹底覺悟,瞭解到當時的作為全是孩子時期的情感,不知如何表現出來的好感藉由欺負喜歡的人表現,惡作劇的心態不就是最簡單明瞭的辯別方式嘛,自以為及時煞車、想像著懸崖勒馬可以將先前的不快一掃而空、可以得到她的心繫,全是他愚蠢的以為有用的亡羊補牢。

咦,艾索德恍神,站定步子,他孤立於黑暗中,周圍是一座座聳立的高牆,將他困在其中,他意識恍惚。

那麼,他為何改變?為了什麼成長?是姊姊嗎?是了,當初的他一心一意念著姊姊的道路,追隨著她的腳步,她是他的憧憬,是他前進的目標,真是如此嗎,那,那時的掙扎煩惱全是場夢?『你擁有能控制魔法的能力唷。』誰曾經對他說過,『你不一定要遵從姊姊的路,騎士團並非你想像的清正。』

姊、姊姊、是真為了姊姊吧?他抹殺了另一個成長的自我,為了不辱家門、為了超越姊姊、為了鞭策自己,他毫不猶豫地踏上了劍術頂端的道路,他尊敬她、他崇拜她,不代表要與她過著同樣的人生,他可以避開她的末途,為什麼自己仍成了騎士團之一。

決定性的一擊呢?他是為了什麼投身而入至騎士團的?是下了怎樣的決心堅定了自己的意志,放棄了自我呢,他是為何選擇成為王國的魁儡……


『咱們王國裡容不下黑暗使徒,那個女孩必須抹滅。』


啊啊,是的。無邊無際的黑暗裡傳來姊姊的聲音,瞬間便將他壓得喘不過氣,艾索德雙膝一軟,半跪在地,大口大口喘氣,那時他面臨了兩種抉擇,他選了最致命的那項。


『我來鎮壓!我願成為騎士團的一份子來對抗這份黑暗,用光明來照亮她!姊姊,她若是黑暗,那我願成為光明指引她。』


現在,他還能怎辦,還有怎樣的藉口理由?心愛的人、崇拜的人、敬佩的人,不、頭好痛,很痛,該怎麼做?他接下來該怎麼辦?姊姊告訴他、告訴他、騎士團的人會怎麼做?



(續)

-----------------------------------


前面3月多寫的,後面是這兩天寫的…看了一下,嗯~所謂的青澀就是這樣了吧。

端午節回家過節,沒事做的時候除了寫寫文章還能做啥呢。

寫的真的很疲累了,這篇文章越看越雷……

另外,下一篇會有極大雷,請盡量迴避。

錯字更改過。
板務人員:

3377 筆精華,06/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