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6
GP 43

【雷×愛】發酵(狂鋒×虛無) 11(3/30更新)

樓主 君莫笑 aloe7419

前面章節請見:http://forum.gamer.com.tw/G1.php?bsn=12259&parent=1454


首先,我要為這篇拖了要半年的文章道歉,嗯…要不是這次大開殺戒,我可能還不太會動,既然都復活了~~ 也換了新帳號po就老老實實的寫完吧。

這篇應該有人看過了,之前po過,剛才找了下石沉大海了,就再po一次,不然不連貫。是說,最近雷伊推廣文是不是變多了?這樣下去叫愛寫冷cp的我該怎麼辦!


-------------------------------------

10



愛莎呆楞,他們的戰鬥她看在眼內,完全沒有她幫忙的地步,配合得完美無缺,雖是有驚卻是無險,她默然,曾幾何時他們的戰鬥已經不需要她的火球了呢…,不、,或許一直以來都不需要。

她睇視他們的背影,望著他們邁開步伐開始前進,心中一酸,他們已經成長到她望塵莫及的地方了,已經不再需要她了呢,她對他們的用處再也沒了…。愛莎垂眸,胸口滿漲著痛楚,一股若有似無的空虛流暢在她血管每個角落,她只道眼眶濕潤,不自覺地抬手擦拭。

即使如此…即使她再也幫不上忙、沒了用處,她也好希望跟他們在一起。




四個人繼續的前進,愛莎懷著複雜的心情尾隨其後。後來出現再多的怪物,依然不被看在眼內,她恍惚,覺得腳伐踩在雲朵裡,那麼的不真實,直到剛才她才大夢初醒,她之於他們是可有可無的存在,她的攻擊幫不上忙,她的魔法威力不足,她…做為一個缺乏魔法要素的法師,是徹徹底底的失敗。

「卑下的人類…汝等竟擅闖余的禁地。」公爵高舉著盾牌,一團紫紅色火焰雄雄燃燒,它睥睨的目光高傲地瞅著他們,身著黑銅重甲,二尺高,牠手持一柄巴掌寬的大劍,語氣冰冷,即使牠沒頭,紫紅火焰依舊,牠挺直背脊,讓牠遮住了半天高,「在汝等將死之際,余讓汝等受惠!讓汝等知曉死得並不丟臉,汝等死在余無頭公爵杜拉漢手裡。」

有了先前巨石像的經驗,他們很快動作,四個人迅速跳開,蕾娜拉緊弓弦,箭矢燃著碧綠光芒,艾索德僅剩一把護身短劍,他無絲毫怯意,右手一轉,削了過去,他先攻,讓餘下三人預備強大招式。

公爵從容地避開,舉著盾牌的手靈活一帶,震得大地搖晃,伊芙步伐踉蹌險些跌倒,待她站穩身子,雷文已驅近牠身邊刺出刀鋒,公爵舉高手臂,硬生生接下攻擊,牠冷笑,「看來汝等全是無用之輩,無須用全力。」牠撞開雷文,蕾娜隨之躍至牠面前,那支燃著綠色火焰的箭矢已自牠眼前射出,強大的力勁牽動周遭空氣,只聽得劃破空間的聲音,擊中的爆炸彈開了餘下等人,伊芙半瞇眸子,摩比、拉比給她抱在懷裡,艾索德自塵煙中率先站起,而後是扶著蕾娜的雷文。

散去的煙霧,顯露了眾人的絕望,杜拉漢公爵完好如初,厚重的盾牌無半點損傷,「廢物!」牠高喝,再也不採取防禦,牠刺出長劍,凌空的攻擊準確刺出,行雲流水,每一次都傾盡全力,直直地刺向離牠最近的雷文、蕾娜。

艾索德驚呼,七手八腳的就朝他倆奔去,但,來不及,任憑再如何的伸長手臂,也構不著他們二人,距離太過遙遠,不、與其推托至距離因素,倒不如說是杜拉漢公爵的攻勢太過快迅,完全無可奈何。

「不─────────────────!!!!」他絕不允許!他絕不讓夥伴死在面前,艾索德怒吼,奮不顧身,與其見他們死,倒不如他跟牠同歸於盡,他寧願犧牲自己,也不要叫他們受傷。

剎那,眨眼的那刻,公爵無聲無息倒下,半句呻吟皆無,那團紫紅色火焰陡然熄滅,盔甲沒了操控全落地,發出鏗鏘巨響,凌亂的散了一地,那半層樓高的盾牌砸得地面狠狠開了洞。

「怎、怎麼會…」蕾娜納納,不敢置信,剛才從死亡關前逃了回來,這個強大的敵人怎會瞬間死亡。

雷文沒理會她的喃喃,他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前方,一個模糊的人影,在塵埃瀰漫中逐漸消逝,他顧不著蕾娜,他鬆開扶著她的手,朝影子跑去,莫名的衝動,隱約的預感,若有似無的感覺,雷文拉手,影子不再是虛幻,他抓住了真實。

她回首的那刻,他的思緒彷彿回到了那天,明明伸了手,他卻沒能抓住,他曾經的後悔,現在不需言語,他已知道了,那對紫色眸子映入瞳孔之際,他的心飛躍起來,「我抓住你了…。」那是種莫名的情緒,瞬間揪住了他,「我終於抓住你了…。」全在這刻湧現,在他心底混成一團,卻莫名的清晰,他清楚知道自己此刻的心情。

「雷文……。」

愛莎的佇足,讓她脫不了身,片刻的緬懷使她稍停留,來不及走的後悔,她未能嚐到,便給滿滿的淚水填滿了心坎,喉頭哽著尷尬,她艱澀的嚥下,「……放手吧,雷文哥。」

不能夠哭,不能流淚,她沒有資格,逼得他們直上絕路,現在淚盈眼眶,是想表示什麼嗎?她不堅強,她不絕斷,所以她才傻,明知如此,她還是緩了步伐。

出手救他們是本意,但,渴望多瞧他們幾眼,是絕對不能原諒的奢望,她氣極了自己的不堅持,於是把持不住,愛莎移開目光,不願面對雷文灼灼逼人的目光,她害怕,僅管之前已是過去,僅管他們極在意自己,但她,心底使終有個影子,有個去不掉的疙瘩。

「不會放手的。」雷文低喃,將臉埋入她的頸項,屬於她的味道直撲而來,確實是愛莎,千真萬確,多少日來的思念,這剎那全化為烏有,只因她已在這,「笨蛋,下次別擅自脫隊了。」

「……。」哽咽,她鼻酸,眼窩滿溢淚珠,一顆顆流落,滿佈面頰,「我、我……」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滿滿的對不起涎在嘴邊,竟出不了口,她那無聊的高傲自尊絕不容許親口承認自己的錯誤。

雙手攀附著他寬厚背部,愛莎瑟縮在他懷內,忍住嚎啕大哭的衝動,任淚水在臉上脫韁野馬似的奔馳,在她雙頰留下泥踏的足跡。愛莎眨眨眼,眼睫凝淚,模糊了雙眸,視野一片朦朧,她胡亂用衣袖擦去,深吸口氣,這才緩緩揚起臉。

低垂的幾綹墨髮落在她的頸部,搔著肩膀,癢在心頭,她輕輕地、悄悄地將臉移至他的脖頸旁依偎,他炙熱的體溫穿透衣物直達肌膚,他的吐息近在幾呎,熟悉的味道燻得她昏昏沉沉,腦袋瓜子沸騰著,彷彿整個人浸在滾水裡,無法冷靜。

雷文哥、雷文……,曾幾何時她讓他佔據了心?他被操控時,整顆心的確是掛在他身上,他的一舉一動,皆讓她痛心、為他不甘,而至他終於擺脫了陰霾,重獲新生自我,她全看在眼內,這個傷痕累累的男人、不只身體,心靈也是,他的每個傷口,她都捨不得,好想、安慰他,好想、擁抱他。

雷文,為了他,她整個心時常懸在半空,為了他的每個反應,搖搖晃動,隨時得小心摔落谷底,他對她的感謝,她看在眼底,他要將她引回正道,他要解救她,他希望她別步上他的後塵,她明白,心底知道的明明白白,但她要的從來不是這個。

「大笨蛋……。」



艾索德拉出給石塊堆壓在底下的伊芙,一時半刻間他沒心思去研究杜拉漢公爵的死亡,他自驚駭中回神,鎮定情緒,估且不管正前方的雷文、蕾娜姊的呆愕,遠在後頭給爆炸餘波震倒的伊芙不先救出來不行。

「沒事吧,伊芙?」

伊芙面無表情地站起,拍落身上一堆的碎石子,再抬頭時,神情一變,她對他的問題徹底忽視,「真…複雜。」

艾索德頭一歪,想了一下,「複雜?對啊,那傢伙忽然死掉,奇怪的很,會不會是動太大力了,將自己的火焰弄熄了吧。哈哈哈,真蠢。」笑聲方歇,並未得到她的理踩,他悻悻地轉過身子,「嗯,不知道蕾娜姊他們會有什麼想法。」

「喂,蕾娜……」視線前方,是仍坐於地的蕾娜,她背對著他,他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覺的她仍坐在地十分詭異,他抬頭看著她正對的方向,一對擁抱著的男女。那是……不、不會吧?但是,那抹身影確實是他每晚魂牽夢縈,錯不了的,那是,「愛莎!」


(續)

-------------------------------------

估計更新速度會快到不得了!嗯,真的。

新地圖要找個時間去回溫一下,唔~~不然就重新創個帳號重頭開始玩囉。                
板務人員:

3377 筆精華,06/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