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41

【小說】i Promise 短篇番外─la Fee Verte(雷x艾)

樓主 櫻和風 spacedomain
i Promise 短篇番外la Fee Verte
 
 
 
本文為微BL向,不喜者請點選右上角的X或按上一頁離開。
CPRaven x Elsword。職業為BM xRS (俗稱狂符: ))
本文為i Promise 系列的短篇番外,劇情有一定的串連性。
(如果不知道,請、請移駕精華區。(心虛)
 
*嚴重警告
 
悶文注意。
現在後悔跳出去還來的及!!快出去(掩面) !!
 
 
 
-----------------------------------------------------------------------------------------------------
 
 
 
 
 
 
雷文大哥,我問你喔。紅髮少年將黑髮男子繫在手中的瓶子搶過手,拿在自己耳邊上下甩動,好奇的表情一覽無遺。這個裡頭裝了什麼?
 
每次來貝斯馬湖,雷文除了從不離身的配刀,手中還會多掛一只瓶子。
艾索德不是第一次發現這只瓶子。不過是第一次,他開口問了雷文。
艾索德很明白,隨身帶著瓶子,並不是雷文的習慣。
 
 
 
 
 
 
 
 
 
 
 
 
 
 
 
 
 
─────!不要摸我的頭啦!
哈哈哈,小子,被摸頭是小孩子的特權阿。
我才不是小孩子!!
 
現在的艾索德,正參加著兵營中難得的慶祝(喝酒)宴會。
 
士兵們通常都拿這段寶貴的時間──────喝酒,畢竟平常工作太過嚴肅緊繃,很難不去將自己的時間花費在偶而的不正經上。況且喝酒後,鬧事、打架,打完順便炫耀自己的戰功,什麼大大小小的荒唐事,都可以當作稀鬆平常,醉醒後也不會有人去在意。
 
但是,紅髮少年不是很了解這種吵雜又無意義的場合。
 
吼喔?
坐在左邊的魁梧大叔看了看艾索酒杯中一滴都沒少的酒水,摟著少年的肩膀。
連酒都不敢喝!你敢說你是大人?
坐在飯桌對面的尖鼻子大叔,一邊拍桌一邊大笑的吼著。
……那又不好喝。生怯怯心虛的撇頭,少年很想鑽個地洞。而且,誰、誰說會喝酒才是大人啊!!
 
你這小子真不識貨,這種辛烈的酒水,入喉才夠味,你不懂,不是小孩子是什麼?
 
為了要仔細瞧清楚艾索德心虛的臉龐,魁梧大叔身體越靠攏,沉重的體重附帶濃厚的酒臭味大剌剌掛在艾索德身上。艾索德被酒臭味醺的渾身不舒服,一把將整個巴在他身上的龐然大物推開。
 
─────!不要再靠近了!!滿身酒味怪噁心的!!
 
魁梧大叔被推開,覺得不識趣的嘟著嘴,沒多久又跑到隔壁桌大口暢飲。
 
這時候,坐在對面的尖鼻子大叔又講話了。
 
來,這送你。」磅一聲,桌面上出現讓大叔們個個變成醉漢的罪魁禍首,這次還是重量級的。等你把這整罐喝完,我就不摸你頭,如何?
 
艾索德望向有他身體半個寬的酒罐,嘴角無法自己的抽蓄。
……我不要啦。
 
抗議無效。
 
 
 
 
 
 
 
 
 
 
 
第一次,少年遭遇了心裡大打太極的窘境。
 
他望著放在桌上屹立不搖的大酒瓶,左走走,右走走,來回不停轉圈,偶而停下來看看大酒罐,沒過多久又撇開頭表現一副天阿,我絕對不喝。的表情。
 
最後他坐在大酒罐的正面與之對視。
 
唉,算了,喝看看吧?雖然不怎麼挑食,雖然也不怎麼吃甜食,雖然酒的刺鼻味對他來說真的很難輕易入口……
 
可是……雖然喝完,那個混帳王八加三級又愛管閒事的大叔們就真的不會再摸自己的頭,雖然有90%可能是騙人的……
 
艾索德宣告先行放棄,他弓著腰無奈地嘲諷自己。
我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那麼討厭酒的阿?
 
 
 
 
 
 
 
*       *       *
 
 
 
 
 
 
 
在艾爾五人搜查小隊剛成立時,大約距離一年前。
 
沒有執行任務的難得閒餘,蕾娜跟伊芙通常不在旅館,蕾娜跑去附近的森林散散心,伊芙據說是去觀察人類或是收集周邊資料。艾索德跟雷文通常在旅館,兩個男人如果沒在自己的房裡睡覺,就是幫愛莎背一堆在戰鬥中得到的戰利品的屍體給鎮上的鍊金術師換取食物,雖然艾索德看起來不太耐煩,雷文則是一臉呆呆的想睡。
 
偶而,雷文也會單獨出去。
一旦他一個人出門,通常會到半夜才回旅館,有時候則是隔天早上。
只要跟艾索德提起雷文,他點點頭什麼都沒說,隨即也跟雷文一樣不見人影。
愛莎雖然很好奇,但蕾娜覺得,這大概是男人間的秘密吧?阻止愛莎跟過去偷窺,伊芙則是根本沒興趣。
 
這個常態,回溯到雷文第一次沒有報備,三更半夜還不見人影的時候,女生們都不知道他去了哪裡。愛莎說雷文迷路了,蕾娜只是笑笑的並不代表認同,伊芙派歐貝倫出去找也沒有著落。
正當大夥兒熱烈討論雷文的行蹤時,剛好撞見訓練回來的艾索德。
 
 
雷文大哥說不定跑到貝斯馬湖去了。
艾索德是這麼說的。
 
 
之後聽說紅髮少年一路沒停的奔向貝斯馬湖,果然在最接近湖岸的拐彎,遠遠的望見黑髮男子在貝斯瑪的木頭圍欄邊,一動也不動的遙望對岸的貝斯馬山脈。
 
 
 
 
蕾娜記得,那天好像是剛打倒克勞爾布萊德的日子。
 
 
 
 
 
 
 
*       *       *
 
 
 
 
 
 
酒。
酒??甩動瓶子的手在脖子邊停住,艾索德眨眨眼,望向雷文問著……很好喝嗎?
 
不好喝。
……那你喝幹嘛?雷文大哥。將瓶子拿近自己的視線仔細端倪,艾索德不明白的問。
唔。雷文偏了偏頭,不知如何回答。望著遠方發呆數秒後,口裡不確定的細細唸著。我覺得,可能是,喝醉的時候,比較容易想起以前的事……吧?
 
 
(應該?)
 
 
真的嗎!?
咦!?等、等等!艾索德!!
 
 
黑髮男子轉頭來不及阻止,眼睜睜的看著紅髮少年一口氣的,把他購買的整瓶酒猛灌進嘴裡,一滴也不剩。少年本來一臉疑惑地先是吞了半口,霎那間臉色慘白,掙扎一番後,終於將嘴裡另一半的酒水吞進肚裡。
 
 
咳咳咳咳───────────!!!一陣急驟的劇咳,艾索德受到酒精的刺激性,他的聲音不自覺地顫抖。在一旁的雷文,看似平靜,心裡其實不知道怎麼幫助眼前看起來很難受的少年。
這什麼鬼東西好難喝啊!!
……我已經說過不好喝了。雷文一臉無辜。
比起被酒嗆到喉嚨,黑髮男子比較擔心喝完之後的副作用,他決定仔細觀察之後發生在少年身上的異狀。
 
眼下的紅髮少年只是甩了甩頭,接下來,反而講出了令黑髮男子訝異的話。
 
沒有想起以前的事阿?
嗯?
為什麼阿……?根本就沒有想起以前的事……,雷文大哥。
 
黑髮男子發現,貌似自己先前一句話的導因,才讓少年將酒全部吞進肚。
怎麼傻的有點可愛?雷文想暗自偷笑,卻有些於心不忍。
 
艾索德想想起以前的事?
……
抱著膝蓋,艾索德小小的身軀窩在一起,似笑非笑的說著,貝斯馬湖樣盪的湖光,反映在他的眼底,起了一陣陣的漣漪。
 
 
 
我好像……從來沒看過姐姐笑過呢?雷文大哥。
 
 
語畢,一切彷彿靜止般,雷文跟艾索德沒再開口講話。
 
 
 
 
 
 
艾索德不否認,他在雷文身上看到了跟相同的影子。
 
一直到少年漸漸有記憶開始,總是跟著四處奔波,並且訓練自己。少年最常看見的,是嚴肅且強勢的。如果要形容,那彷彿可以看透所有事物的犀利眼神,隱隱約約藏著任何火都無法溶化的冰冷。
 
少年總是在的身後,望著那高大堅強的背影,雖然覺得安心,但那就像是一面完全無法攀附、更不可能超越的高牆。
 
就是艾索德的姐姐。
 
而雷文成為艾爾搜查隊的伙伴後,戰鬥中表現的精湛劍術幾乎跟姐姐不相上下,也一樣擁有嚴肅的表情、不常說話的特質,總是給周圍的人冷漠難以接近的觀感。很自然的,艾索德心中的鏡子,隨著與雷文的熟識,將自己對姐姐的情感一滴一滴地反映在雷文身上。
 
其中當然不限於正面的情感。
 
 
(所以,有可能會跟姐姐一樣…………?)
 
 
姐姐平常的時候都像雷文大哥一樣,臉上沒有什麼表情。在離開的前一個晚上,也一丁點兒~都看不出來呢!
…………。」
我、我並不是說雷文大哥很嚴肅啦,也不是說你會跟姐姐一樣突然消失不見!
…………。」
說、說、說不定是我忘了。哈哈,你也知道我記性不太好吧?
 
黑髮男子眉心微皺,一句話也沒說的看向反而越說越慌張的紅髮少年。
 
嘛,反正不是很重要的事嘛,雷文大哥。
呃?
 
(該死!我沒頭沒腦的到底在說什麼阿!)
 
男子困惑的模樣,使得紅髮少年懊悔的低下頭,開始咒罵自己的無腦言行。
 
雷文大哥,我不是故意這麼說的。…………對不起。
 
黑髮男子靜靜的凝望看不見臉龐的紅髮少年,接下來就像明白什麼般,輕輕、柔柔的對著少年笑了。
 
不用擔心我。用手輕輕拍打艾索德的頭。我不會什麼都不說的離開。
 
意外抬起頭的紅髮少年,在眼前比自己都還要強大許多的男子身上,找尋到跟以往截然不同,卻比任何人更能讓他安心的事物。
 
 
 
謝謝你,雷文大哥。
 
 
 
如果,在這裡找到了唯一能去的地方,那為什麼不留在這呢?
 
 
 
 
 
*        *        *
 
 
 
 
 
我居然因為那種事情討厭酒。艾索德拿自己沒辦法的嗤笑著。
 
他知道只要雷文心情低落的時候,就會往貝斯馬湖跑的習慣,然後身上都會戴著裝著酒的小只瓶子。之後,他只要回到旅館沒看到雷文,也會習以為常的往貝斯馬湖跑,然後兩個人再一起回旅館。
 
對於小瓶子,艾索德認定為:只要看到小瓶子,雷文大哥一定心情不好。
久而久之,他不喜歡在雷文的身邊看到裝酒的小瓶子,裡面的液體因為很難喝,他當然也不喜歡。
 
居然因為這種奇怪的原因,而討厭酒阿?雖然那真的很難喝………
 
我怎麼總像小孩子一樣長不大阿?回想結束,伸伸懶腰,艾索德照樣正坐在大酒罐前面。
 
跟著騎士團出任務已經一年了,不知道……雷文大哥過的好不好呢?
 
我要快點快點變強才行!再慢吞吞的話,就不能完成跟雷文大哥的約定了。
拍拍臉頰,紅髮少年為自己打起精神。喝喝看吧?
 
如果,連這種小東西都怕的話?我要怎麼保護大家跟雷文大哥呢?
 
我一定要讓那個吵死人的大叔,還有雷文大哥、姐姐,都對我刮目相看!!
 
 
 
一邊天真地描繪自己的夢想,艾索德露出開懷的笑臉。
 
 
 
 
 
 
 
 
-----------------------------------------------------------------------------------------------------
(土產)
 
篇外小筆-1
 
雷文大哥。
「?」
笑笑的,比較好看喔。
啊?
笑笑的,比較好看。
什麼?
────────────雷文大哥笑笑的樣子很好看啦!!你煩死了─────────!!!!
唔!?哈、哈?是嗎?黑髮男子尷尬的硬擠出笑容,倒不如說是被突然發火的少年嚇的正著。
 
 
 
 
篇外小筆-2
 
黃色精靈悶了好久的好奇心,終於開口問了。
雷文,你最近變得很常笑喔?
唔?有嗎?
不明白的搔搔頭。
 
 
 
 
 
 
 
板務人員:

3378 筆精華,02/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