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23

【小說】i Promise-5 (雷x艾)

樓主 櫻和風 spacedomain
i  Promise-5 (Raven x Elsword)------------------------------------------------------------------
 
 
 
 
 
 
 
 
今天早上的雷文專屬辦公室,跟以往一般平靜。
 
三十秒鐘前,雷文開始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批改像貝斯馬山脈一樣連綿不絕的奏章。
 
『咯拎!』聽起來像是窗戶被小石子撞擊的聲音。
雷文以為只是哪隻頑皮的小鳥丟石頭惡作劇,他沒抬起頭的告訴自己不用在意,繼續埋頭批改奏章。
 
過不久。
 
『叩叩叩。』聽起來像是有人用拳頭輕敲窗戶的玻璃三下。
正當雷文苦笑想著"窗戶外怎麼可能有人敲門呢?"邊抬頭確認時,他差點沒把手中的羽毛筆摔出去
艾索德整個人貼在辦公室外的玻璃上,面無表情的望著雷文。
 
接下來的半個小時,雷文展開了搶救窗外少年的行動。
窗外能正常站立的邊連半個人都不夠,艾索德只能一手貼著玻璃一手抓著窗上的木格子,站成一個非常危險的姿勢,又剛好窗戶的拉門是由內對外開的,只要雷文一個不小心,很有可能把艾索德撞下樓,沒別的地方站的艾索德也只能維持現狀,變成進退兩難的窘境。
 
最後雷文決定從隔壁的窗戶把艾索德拉進來。
他用手扣住艾索德的手臂,慢慢地導引他走往另一面敞開的窗戶,直到艾索德越來越接近自己,雷文終於忍不住問了。
 
「……你怎麼在這裡?艾索德。」
「我來借地方睡覺。」
「不是,我不是說這個。」
「?」輕巧的從窗緣邊跳進辦公室,紅髮少年不明白的回頭看了男子一眼。
「我是想問,你怎麼整個人貼在窗戶外面?」
「喔,那個阿?因為樹剛好離你的辦公室很近,我爬上來的。」艾索德指了指離窗外不遠的大樹,「你的窗戶從外面打不開,所以我只能貼在窗戶外面囉。」
 
雷文剛剛花費不少時間在思考怎麼在最短時間內又不傷到艾索德的狀況下把他撈進來。他現在頭很痛,不過艾索德的回答讓他頭更痛了。
 
「這裡是四樓耶,你把自己當小鳥嗎…….?」雷文皺眉的說。
「通過前面的守衛,太麻煩了~」
「………………」
 
注視著毫不猶豫往沙發躺下的艾索德,雷文沒有說話,大大的嘆了口氣。
 
也不用用那麼危險的方式嘛還把過錯全推到守衛兵身上。
………算了,反正艾索德亂來的程度,自己也總是拿他沒輒。
 
不對,等等,艾索德來找我?我剛剛好像有聽到,艾索德找我的目的…………
 
「……你剛剛說什麼?艾索德?」
「通過外面的守衛太麻煩了。」
「不是不是,你一開始說的第一句。」
「什麼啦?雷文你到底在說什麼?」艾索德從進到辦公室開始,被雷文問東問西的,口氣明顯變得不耐煩。
「就是前面,你說來這裡要借什麼做什麼?」
「借地方睡覺啊?」
「…………睡覺?」為什麼是來我的辦公室……睡覺?
「對阿,雷文,你的反應太慢啦。」提出莫名其妙的理由,艾索德在沙發翻過一圈後,單手撐著頭,口氣略帶嘲諷的說著。
 
接下來五分鐘,雷文默默的走回辦公桌,一句話也沒說。
 
 
 
 
 
 
 
   *    *
 
 
 
 
 
 
 
 
………艾索德,你要不要回家睡?」
「不要。」
………不然去找蕾娜?」
「不要。」
………那,愛莎呢?」
「不要啦,矮冬瓜在誰睡得著啊?你好囉嗦!我要睡啦!!」不想被趕走,躺在沙發上的艾索德索性的背對雷文,雙手摀住耳朵,乾脆不聽他講話了
 
結果現在變成艾索德背對著雷文,完全不理他的局面。
雷文心裡想,他只是怕自己吵到艾索德而已,況且這裡沒有床跟棉被啊........
將手邊的奏章放置一旁,雷文悄悄的走到沙發旁邊一腳半跪著。他細長的眼眸,凝視著小小的身軀,接著喚了紅髮少年的名字。
………艾索德?」眼前的少年現在縮成一團一動也不動。雷文知道背對他的紅髮少年在生氣,他落寞的低下頭。「艾索德,對不起。」
 
雷文的道歉,讓艾索德稍稍有了反應。
……你不要一直說對不起啦。」
「對不起。」
「笨蛋,就說不要一直說了。」
「對抱、抱歉。」
「唉。」艾索德拿雷文沒辦法,接下來打了個大呵欠。
 
不知道為什麼好想睡覺……
 
揉揉泛出淚的眼眶,艾索德笑著翻過身,一臉惺忪的望著男子被揉得模糊的臉龐。
「其實現在的你…跟我第一次見到的時候完全不一樣耶……雷文……」
「有嗎?」挑了挑眉,雷文注意到艾索德講話越來越沒精神。
「你都沒發現嗎?尤其是你的頭看起來超像被瘋狂巨石士兵輾過去的……
 
這個比喻也太誇張?雷文拉拉自己平順的短髮,真的有那麼扁嗎?
接下來他望著反射在玻璃鏡面的自己醒悟了。原來每個進到辦公室的老朋友看到他都是『一臉呆然』或『有口難言』的狀況,八成跟他的頭髮有關。
 
男子也不知道頭髮為什麼變成這樣子?他只記得三年間,沒日沒夜活在批改奏章、訓練士兵以及精進劍術的日子裡,哪有時間管他的頭髮長什麼樣子。
 
想起一開始進來的愛莎、蕾娜以及更後面的藍托跟阿雷格,雷文居然自己開始哼哼自嘲起來了,「我這樣真的很奇怪嗎?」
 
「不會啊,反正……。」用力打了哈欠。艾索德感覺自己的眼皮快掉下來了,咬字開始含糊不清,不過他還是努力的把話說完。
……雷文不管變成怎樣還是雷文大哥啊……
 
我真的……好想好想睡……,對不起……雷文…大哥。
艾索德講話越來越緩慢越來越含糊,儘管如此,雷文還是一直細心的聆聽著。
 
是什麼時候開始,艾索德開始不稱呼他『雷文大哥』了?
又是什麼樣的原因,讓艾索德捨棄了『大哥』這兩個字?
難道他與他之間的關係改變了嗎?
那又是什麼時候開始改變的?
 
早從與艾索德在魔奇村再次相遇後,雷文就知道紅髮少年不再稱呼他『雷文大哥』了。
他不是不想探討其中原因。只因為現在的雷文,能夠看到紅髮少年這件事,就足以讓他欣喜若狂。
 
願望就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雷文怕躺在沙發椅上穿少的艾索德著涼,輕輕地為他添上自己貼身的白色毛邊大衣。
 
晚安,艾索德。
注視著少年熟睡的臉龐,他笑得比任何人都要滿足。
 
 
 
 
 
 
 
   *    *
 
 
 
 
 
 
 
第二天的早上,雷文專屬辦公室依舊平靜。
不過只有從雷文坐下後開始算的三十秒鐘。
 
雷文每天下午都會參加士兵劍術訓練,回到辦公室的時間大概是4~5點。
昨天等到雷文回來之後,艾索德已經不見了。白色大衣好好的掛在衣架上,他為艾索德留下的餐點,艾索德很有默契的吃光了。不過,窗戶是敞開的,雷文連猜測都沒有就知道,艾索德百分之百又爬樹下去了。
 
當雷文還在想前一天的驚喜,索性拿起剛泡好的茶小啜一口,他自然而然的看往艾索德爬進來的窗戶,口中的茶差點沒噴出來。
 
他又看到艾索德整個人貼在窗戶上,準備要敲玻璃的樣子。
 
一樣上演搶救戲碼,一樣陪艾索德聊天等到他睡著,一樣等到雷文回來後看不見艾索德的身影。
第三天也一樣
第四天唯一不一樣的只是,雷文很乾脆的把窗戶打開,讓艾索德比較方便進來而已。
 
第五天也這麼過,第六天也是。
 
直到第七天……………












        
板務人員:

3378 筆精華,02/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