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14

【短篇】 《Guardian》 ﹝雷艾﹞

樓主 牛牛 playboy18456
這是刪減後的版本
要原版本的話可能要等一下
因為我要把手稿打成電子稿要花些時間
我半工半讀所以每天用電腦的時間很少
-----------
 
 
 
賭上生命的前一晚,星光燦爛,寂靜的蟬鳴聲伴隨著嘈雜的夜空熱鬧。
  
叩叩叩,房間大門應聲敞開。
「唷!你們再做什麼?我帶了宵夜,親手做的唷!」蕾娜朝雷文俏皮地擺了一個可愛的表情。
「娜,對不起…,我和艾索德有些事情要談,你在的話可能不方便…。」雷文的臉上像隱藏著什麼似的。
「什麼事情不能被你老婆知道啊?你倒是說說看。」蕾娜故意假裝懷疑且半開玩笑地說著。
「沒什麼...一些私事而已。」
「算了,以後再把你綁起來拷問!宵夜我放桌上,先走了。」這次則是故意假裝生氣且半開玩笑地說著。
「嗯。」
房門關上,她的腳步聲漸漸遠離,聽在雷文心裡是多麼的不安。
    
    
    
「雷文哥哥,有什麼私事是蕾娜姊姊不可以知……唔…」
「什麼都別說。」
雷文的納斯德之手一把握住了艾索德的下顎及雙頰,突顯出了他那稚嫩的粉唇。他凝視著艾索德的雙眸,然後不假思索地吻了下去。
在今夜,他的艾索德是無可取代的,即使是他的未婚妻蕾娜,他也不希望她接觸到艾索德的任何一部分,哪怕是他指尖上的一個小分子…不!甚至是他周圍的半絲氣息,雷文也不肯讓出。
雷文要完全佔有艾索德,在這星光燦爛的夜裡。
「雷文哥……呃!」
兩人的舌尖分離,牽著令雷文迷惘的情意絲絲。
正當艾索德還險的手足無措時,雷文隨即朝他撲了下去。他再也按捺不住了,那個曾經靠著意志力抑制那令人發狂的納斯德力量的他,現在竟然控制不了他對艾索德的熊熊慾火。
「咿嗚…雷…文哥…哥你做…什麼…啊啊!」
    
    
    
    
    
晨間的太陽透過窗戶照映在房間的冰冷地板上,正好曬著他們的衣物。
對於昨晚所發生的,兩人都顯得有些不好意思。
一整個早上完全沒有交集的他們,終於在出發前往厄泰拉核心前由艾索德先提出。
「雷文哥哥,你會怕嗎?」
「……」
「怕?呵呵…我恨不得馬上把它大卸八塊!」瞬間雷文的眼神透露出了一絲殺意,震懾了艾索德身上的每一個部位。
「那你會怕嗎?艾索德。」雷文反問。
「有一點點…畢竟是機器人的頭頭。」
「……」
「放心吧,我會保護你的。」雷文的表情由凝重轉為輕鬆地說著。
接著雷文摸摸口袋,然後拿出一個白色的小戒指盒。
「戴上它吧!戴著它就好像我在守護著你。」
艾索德從雷文手中接過戒指,並稀奇地從各種角度把玩欣賞它。他看見戒指上明顯地刻了四個英文字母『RENA』。
「這…這是蕾娜姐…」
「戴上它吧!」雷文打斷了艾索德的話,語氣相當堅定。
艾索德愣了一會兒,有點半信半疑地將他戴入指中。
    
「喂!你們在做什麼呀?」蕾娜突然的出現令雷文及艾索德有點驚慌失措。
「咦?好漂亮的戒指!是艾索德你的嗎?可以借蕾娜姊姊看看嘛?」
「啊…啊啊!這戒指真的好漂亮啊!蕾娜姊姊還真是幸福,有像雷文哥哥這麼好的男朋友。」艾索德巧妙地將戒指轉交給蕾娜來化解這場『危機』。
「什麼?原來這是給我的呀!雷你也真是的,偷偷買了戒指都不跟我講,哼。」蕾娜一面比對戒指的大小合不合適,一面以賭氣的口吻消遣雷文。
「……」
「本來是打算結婚那天再親手幫妳帶上的…。」雷文顯現了一種不甘。
「啊!真的嗎?抱歉抱歉!喏,我等我們結婚那天再讓你親手幫我戴上。」蕾娜有點不好意思地把戒指還給雷文,眼神還透露出了許多期待,這讓雷文是更加地不安。
    
「你們三個!到底聊夠了沒!該出發了吧!」完全搭不上話題的愛莎,在一旁故作生氣地催促著大夥兒。
「說的也是,時間不早了,走吧!」蕾娜跑向愛莎,一起進入了核心。
「走吧!」雷文牽起艾索德的手,緩步走向核心,就在蕾娜的正後方。
    
    
    
厄泰拉核心,納斯德們的大本營。有著各式各樣最先進最菁英的納斯德。有以雷文為範本製造,卻比雷文更強的戰鬥納斯德『克勞爾布萊德』,也有可以自由操縱冰與火的冰火雙王『雷比亞坦&尼克莉絲』,而在那最裡面的,是一手控制這一切的……。
    
真˙烈焰斬。
    
一根根激起聳立的火焰柱有著足以毀滅一切的破壞力,但對納斯德之王來說,卻只是有如蚊蟲叮咬般的痛癢而已。
「可惡!前面那些討厭鬼已經夠難纏了,沒想到這個怪胎更變態!」艾索德咬牙道。
另一邊的蕾娜一邊擺出穩如泰山的姿態強力地破除著屬性裝置,一邊以那綺麗的花瓣之舞輕巧地閃躲了來自納斯德之王的無情攻擊。
有愛莎和雷文幫忙抵擋前來干擾的納斯德們,屬性裝置輕鬆地被蕾納一一破解。
「破除終了!」蕾娜強而有力且自信的聲音,劃破天際。
    
    
納斯地動力裝置在核心正中央由地面凸出竄起,堅硬的外殼裡頭保護著的是艾爾之石的碎片,似乎是有著足以維持納斯德一族生命的源頭。
「只要打爆這鬼東西應該就可以結束這場鬧劇了對吧!看我的厲害!」
    
火焰之壁。
    
以愛莎為中心在四周用火焰築成的華麗火之堡壘並沒有能造成它許多的傷害。
「遜咖!我來!」
    
真˙烈焰斬。
    
又再一次地,納斯德之王『遭』到了那蚊蟲叮咬般地痛癢,傷害慘不忍睹。
束手無策的他們不但沒能給納斯德之王任何致命的傷害,反而進一步受到它的威脅。
他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納斯德之王不斷地召喚出大量的納斯德,蕾娜與愛莎甚至還遭到導彈追擊,只剩下艾索德孤軍奮戰,遍體鱗傷的他被無數的納斯德們包圍,精疲力竭,已經沒有剩下絲毫可以反抗的能力。
絕望中,他卻彷彿看到了希望的黑影?
     
Hypersonic Stab
    
這一刀,帶著無限恨意的這一刀,帶著多年來忍受已久的無限恨意的這一刀,將核心裡所有的納斯德瞬間殺戮。當然,這一刀,也將納斯德動力裝置一分為二。雷文,以將多年來的仇恨全部灌注於這把頂尖峰刀所使出的奮力一擊。
「終於…結束了嗎?」雷文低聲道。
忽然後方閃出一道強大的白光驚動了雷文的視線,他趕緊回頭,映入眼簾的是納斯德之王正用它僅存的氣力,意圖釋出破壞力強大的最後一擊。
     
於是
那道光
射出…
射出…
射出…
射出…
射出…向著艾索德。
     
    
「艾索德!!」
以暗影的步伐悄悄地移動到面前,雷文將艾索德緊緊地抱在懷裡。
    
    
    
「雷文…哥哥?」
「說過了,我會保護你的。」
「雷…」
「艾索德!」雷文再一次地打斷了艾索德的話。
「…嗯?」
「艾索德,我愛…」直接地受到了雷射攻擊,雷文鬆開了艾索德,被擊飛到了遠處。
那一瞬間,艾索德依稀看見雷文的表情不是痛苦,而是…微笑?
    
「雷文哥哥!!」
「雷!!!」
「雷文哥!」
當他們火速奔到雷文面前時,太遲了。
雷文已經沒有任何一絲氣息了。
    
    
    
    
    
受到村長的委託,他們三個回到厄泰拉核心探查是否還有殘存的納斯德。
沉重的腳步踏在鐵製地板上鏗鏘有聲,一個月前,他們曾經在這裡歷經慘烈的激戰,也再這裡失去了一位戰友。他們對於這裏的一切仍然心有戚戚焉。
如今這裡已經是一片荒蕪,放眼望去都是一模一樣的景象──處處佈滿著藤蔓,還多了一些怪異的噁心爬蟲類。
卻只有一個地方截然不同。沒有絆腳的藤蔓,更沒有煩人的噁心爬蟲們,但有來自不知何方的微光照耀著。
    
那正是雷文死去的地方。
    
一想到當天的情況,歷歷在目,使他們不禁淚滿盈框,痛哭流涕。
艾索德忽然想起那時雷文和他說的。
    
『艾索德,我愛…』
    
「這究竟是什麼意思?而愛又是愛什麼?」艾索德暗思。
「是對我有所寄託?還是希望我能幫他和蕾娜姊姊說些什麼?」艾索德想破了頭也猜不透。
他不由自主地走向那片彷如初生的大地,也就是雷文死去之地。
愈靠近,他的心跳得愈快,腳步也愈加沉重,一步步煎熬地終於到了那道微光前。
蹦蹦跳的心臟連帶著他的目光,視線像是受到誰的指引般地不自覺慢慢望下移。
    
就在那一瞬間…艾索德,笑了。
就像那天雷文被雷射擊中後所表現出的笑容一樣。
    
在那塊地板上出現的,是一枚戒指,一枚原是雷文與蕾娜定情物的戒指。
     
艾索德頭仰著天,像是在喃喃自語。                                                                                                                   
「怎麼了?艾索德?」蕾娜探查完後,前來找艾索德一同回厄泰拉村莊。
「沒什麼…我們走吧!」
「嗯…」
     
    
現在戴在艾索德手上的戒指,剛剛還停留在雷文的守護下,而藏在那枚戒指下面的,是雷文以鮮血親手寫的文字。
即使過了一個月,它尚未乾掉。或者說…它永遠不會消失。
因為他說過,『我會守護著你的』
而艾索德相信著。
永遠。永遠。
    
    
    
    
    
    
『你』。鮮紅色的文字,還在厄泰拉核心裡流動著。
或許,也在艾索德心裡流動著。
    
    
─終─
  
  
  
------------
後記
散文和小說好比挫冰和火鍋兩種極端的東西
無時無刻吃著剉冰突然要你吃火鍋當然會燙到
就像我寫這篇一樣
有人跟我說過『寫小說最忌諱的就是回頭再看一次』
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他說因為會一直改改改改到最後結構都偏掉了
但是我不得不改
剛完成時的這篇小說我只能說
「是小學生等級的」= =
板務人員:

3378 筆精華,02/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