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570

【雷x艾限定】守護 - 40

樓主 密技 daivd0616
         守護 - 40
 
 
 
 
 
 
 繞過了圓環區域,艾爾搜查隊一行人來到了地下教堂迷宮前。
 
 從外部看來,牆壁高聳,路線也不好走,但還好入口只有一個,如果太多的話又要兵分好幾路去找尋正確的道路。
 
 說是這樣說,可是光是入口就嚇的他們目瞪口呆了。
 
 「我們真的要走過這裡嗎……?」
 
 艾索德指著迷宮牆上飄散著的許多怪異氣息,強烈到用肉眼就可以明顯的看出。
 
 「……好強的魔力。」
 
 愛莎將法杖前端探入迷宮入口,法杖上頭又凝聚到了更多氣息,黑色將前端給包圍起來,完全看不到它原來的樣子。
 
 「愛莎,這是……?」
 
 「是很強的魔力,來源的身分不清楚,不過很確定的是,距離我們不遠。」
 
 愛莎身為天才魔法師的經驗和直覺告訴她,這次的敵人不像之前那麼好對付,魔力氣息居然強到可以被這麼清楚的看見,絕對不是省油的燈。而且愛莎又有一個更清晰的感覺,這魔力在向他們施壓,壓迫感強大,但還是貝爾德的魔力略勝一籌。只是光聚在法杖上頭的魔力就可如此強烈的感覺,愛莎的自信心稍稍動搖了一下,緊張的吞了口口水。
 
 沒想到世界上除了爺爺和死瘋狗之外,還能夠擁有這麼強的魔力。愛莎心想著。
 
 這應該不是杜德的魔力,他的魔力並沒有這麼強,而且戰鬥的時候也沒有什麼感覺,我只有感受到強烈的殺意……恨不得馬上殺了他。讓他在我的面前四分五裂,被砍的不成人形、體無完膚的死狀,一心只想為艾索德報仇。
 
 但為什麼呢?他還活著,這真的是幻術嗎?還是貝爾德那王八蛋的陰謀?
 
 而且……他那種表情和落寞的背影,又是怎麼一回事?
 
 「喂!矮冬瓜!妳發什麼呆?走了啦!」
 
 艾索德見愛莎一直呆在原地,一動也不動的,眼神聚在法杖的魔力上頭,表情凝重,不太像平常的她。如果是的話,她早就一溜煙衝進去,也不管什麼魔力還是什麼鬼的,邊跑邊大喊著:「我可是天才魔法美少女耶!區區一個小迷宮算什麼?」然後就靠著沒有方向感的腦袋四處橫衝直撞,走了好幾條都是走到死路,自尊心受損,無精打采的跟在隊伍最後方,伊芙和艾索德就會酸她幾句,讓她的心情低落到極點。
 
 但是愛莎並沒有發生這類事情,反而是站在原地發呆,和帶著沉著冷靜又帶點凝重的表情不知道在思考什麼,令艾索德感到奇怪。
 
 「啊…!好!等等我!」
 
 聽到艾索德的聲音,愛莎立即回過神來,大家都已經站在迷宮入口前準備進入了,只剩她一個像個木頭一樣杵在那。
 
 我是白痴啊!擔心那個死瘋狗做什麼?畢竟他可是造成這次艾里奧斯危機的罪魁禍首!是個令人咋舌的混帳!只要殺了他,一切事情就解決了!
 
 可是…還要繼續殺人嗎……?為了守護,就必須要狠下心來殘酷的殺害與自己毫無關係的人嗎……?
 
 雖然說他們很可惡,但是……我…
 
 「矮冬瓜!」
 
 艾索德又不耐煩的叫了愛莎一聲,因為她只走了一步便又停下腳步,露出跟剛才一樣的表情在原地發呆,但是兩眼無神,看起來有些呆滯。
 
 「啊…抱歉,來了!」
 
 愛莎將法杖上頭的黑色魔力氣息用力的甩開,黃色的十字架重見光明。她稍稍加快速度變成小跑步,跟在他們四個人的後方。
 
 我不了解……原來守護光鮮亮麗的背後有著如此殘忍的黑暗面……
 
 這樣到底…是好是壞呢……?
 
 
 「那段迷宮應該足夠拖延一段時間,這樣應該就夠了……祭祀所要準備的東西也差不多了,在他們來之前我可以先休息一下。」
 
 艾默西特在地下教堂的最深處飄來飄去的,好不容易將所有事情都忙完,他有了個喘息的機會。
 
 「不過這個迷宮真是個好物,杜德這傢伙腦袋還蠻精明的嘛!假裝被打敗之後還偷偷弄了個迷宮,真是狡猾!」
 
 他伸了個懶腰,接著利用魔法召喚出一個水晶球,映出的是艾爾搜查隊走在迷宮裡頭的畫面。
 
 艾索德和雷文正親暱的聊著天,纖細的手掌抓著雷文粗壯的手臂,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臉上開懷的微笑沒有半點虛假,是他對雷文最真誠的情感,雷文也露出溫文的神情回應艾索德。
 
 蕾娜則是跟伊芙不曉得在竊竊私語什麼,還一度驚呼了一聲,因為伊芙拿了一張照片給她,讓蕾娜臉紅心跳的,但又感到陣陣的興奮,一股喜悅直衝腦門。
 
 愛莎的話,兩眼無神的走在隊伍最後方,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有一步沒一步的走著,速度頗慢,跟蕾娜他們有一段距離。
 
 「……這個女孩,是我們最棘手的對象,一定得除掉她才行,否則對我們會造成很大的威脅……。」
 
 他從球裡窺看著愛莎,六神無主的愛莎,走到一半還差點撞到牆的愛莎。
 
 他冷笑了一聲。
 
 「就算是這樣,但妳終究敵不過我的,小女孩。看看妳現在這是什麼樣子,走路搖搖晃晃的,就害怕成這樣嗎?握有強大黑魔法的虛無公主,居然是個膽怯的老鼠!根本就不配當我的對手!」
 
 艾默西特放聲大笑,彷彿勝券在握,也不把其他四個人看在眼裡,畢竟他們的力量並沒有愛莎的黑魔法來的強,但是,有個例外……
 
 「對了,還有符文小鬼頭嘛!不過說起來還是沒什麼用處,拿來解解饞也不錯,就拿旁邊那個男人做威脅好了,好像是對他來說很重要的人呢,不過……」
 
 水晶球裡的影像瞬間消失,黯淡無光。
 
 「越是你想要守護的,我就越會去毀滅他,將他的靈魂給破壞殆盡!」
 
 
 「真是的,矮冬瓜到底在搞什麼!走這麼慢……」
 
 艾索德看著後頭搖搖晃晃的愛莎,免不了擔心了起來。
 
 「她可能比較累吧,畢竟她是魔法師,經過那麼激烈的戰鬥後,體力負荷不了,只是精神有些疲累而已,不用太過於擔心。」
 
 雷文說著,看著艾索德擔憂的臉龐。
 
 「真的嗎……可是她今天早上精神還蠻好的,有那個體力跟我吵架卻沒力氣走路……?」 
 
 「呵呵…可能這也是原因之一吧?」
 
 雷文把手勾在艾索德的肩膀上,稍稍施力,讓艾索德往自己的方向靠近。
 
 「倒是你,今天早上感覺如何?」
 
 「討厭!幹嘛這個時候問這個!色胚!」
 
 艾索德想要把雷文推開,但卻引來雷文更大的力道,導致他被摟的更緊。
 
 「你不回答的話,我就這樣子囉!」
 
 雷文把手伸進艾索德的衣服裡,不安分的上下游移,在敏感帶的部份將速度減緩,輕柔的撫摸著,讓艾索德免不了輕嗲了一聲。
 
 「啊嗯…別這樣…」
 
 「那要不要回答?」
 
 雷文舔了一下艾索德的耳垂,讓他全身顫抖了一下,又輕呼一聲。
 
 「啊…好…很舒服,嗯…!」
 
 雷文加重力道,咬著艾索德的耳朵,還往裡面吹了吹氣。
 
 「這樣也舒服嗎?」
 
 「對…很舒服…」
 
 在艾索德被雷文侵犯之際,他看見走路心不在焉的愛莎差點要撞上牆面。
 
 「等一下!雷文!」
 
 艾索德推開雷文,往愛莎的方向跑去,這個舉動讓雷文來不及反應,驚嚇到。
 
 艾索德快速的跑著,拉起愛莎的手掌,以防她撞到牆壁還毫無知覺,靠著牆壁走路,讓全身被磨到都是傷痕。
 
 「笨冬瓜!走路的時候要專心啊!」
 
 艾索德對愛莎喊著,愛莎才會過神來。
 
 「呿!死小鬼你什麼時候會擔心我了,剛才不是嫌我屁股大嗎?」
 
 愛莎沒好氣的對著艾索德說,連看也沒看到一眼。
 
 「這是兩碼子事,失去妳這個伙伴,我會很擔心的!」
 
 艾索德的手緊握著愛莎,這番話讓愛莎感到錯愕,盯著艾索德赤紅的雙眸。
  
 什麼時候我在死小鬼心裡這麼重要了……?他會擔心我…?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他也跟我說過……
 
 「妳對我來說只是最好的伙伴!」
 
 他的手,好溫暖……伙伴嗎…?
 
 艾索德,我喜歡你,但是你已經有了另外的情人。
 
 雖然我們不能在一起,但是我可以守護著你吧……?雖然雷文也會……但是…
 
 「愛莎,那天的事…我很謝謝妳。」
 
 「欸?什麼?」
 
 艾索德搔著頭,紅著臉,不好意思的說,但愛莎卻一臉狀況外。
 
 「就昨天的事,妳不是替我治療了傷口嗎?多虧有妳,我才可以再次見到雷文……」
 
 艾索德……原來你……
 
 他的臉變的更紅了,像個蘋果似的,將頭撇向一邊,刻意不去看愛莎的臉。
 
 「真是的!我可是天才耶!那種程度的傷算什麼?」
 
 愛莎說著,將手抽離艾索德,放在他的頭上。愛莎摸了摸艾索德的頭,就像姐姐對弟弟的那種感覺,微笑著。
 
 「咦……?」
 
 艾索德,我知道了……我知道我接下來應該要怎麼做了。
 
 「等等…妳在做什麼……?」
 
 艾索德不知道愛莎為什麼做出這種舉動,他從來沒有被愛莎這樣摸過頭,可是又感覺好溫暖。現在這個模樣的愛莎,對他來說就樣姊姊般溫柔,他從未對愛莎有過這感覺,也從未承認愛莎的年紀比他大上兩歲。但是現在,他有了這感覺了,愛莎看起來就好像他的姐姐;他也承認,愛莎變的比較成熟了,不再只是個跟他鬥嘴的淘氣魔法師。
 
 「謝謝你,艾索德。」
 
 雖然不明白愛莎為什麼要這麼說,但是艾索德覺得愛莎應該是領悟了些什麼道理。
 
 這一幕看在雷文眼裡,是無比的溫馨。
 
 不曉得多久了,他忘記了這種溫馨的感覺,不是跟艾索德一起的感覺,而是親情。
 
 他沒有兄弟姐妹,一直以來都是自己獨當一面,從沒耍過任性,因為他必須自立自強,不能夠依靠人,讓自己成為一個堅強又不會添麻煩的人。
 
 可是見到這幕,讓雷文有了對親情的渴望,想被這樣摸頭,想被安慰,不要只是自己一個人。
 
 「雖然不曉得為什麼,但是總覺得如果這是個結局,那也不錯呢。」
 
 雷文的眼神瞬間變的銳利,瞪向遠方。
 
 可惜事與願違啊……!還有件事等著我們去解決呢。
 
 貝爾德,你別妄想了,讓你統治整個世界的話,故事就不會有個完美的結局。我,雷文,會阻止你的詭計。
 
 
 走過迷宮後,又走過一層樓梯,這裡就是地下教堂的盡頭了,是一個廣場,後頭有著一扇門。
 
 而在這裡,有個形體飄浮著,穿著著紫色的長袍,長袍外纏繞著兩條鎖鏈,沒有臉,帽子下方有著一團紫光,冒出一雙眼睛。
 
 「歡迎你們,艾爾搜查隊。」
 
 艾默西特說著,用著不懷好意的眼神打量著他們。
 
 這個時候,他們紛紛感到一股惡寒,冒出了冷汗,強烈的壓迫感往他們襲來,還有稀薄到令人窒息的空氣在這空間瀰漫著。
 
 這場戰鬥,是前往下一個旅途的必要道路。
 
 
 
 
 
                                    守護 - 40˙完
-----------------------------------------------
 
打完了呢~~好充足(?)
 
明天開始就要暑期輔導了,真討厭˙3˙ 這樣早上就不能睡到自然醒了,嗚……(這樣比較好吧!)
 
那麼!暑期輔導的這個禮拜呢~我上線的時間將會移至晚上~
 
話說這次動漫展沒買到多少呢……!因為人太多,東西都被搶走了……(是你太笨)
 
 
板務人員:

3377 筆精華,06/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