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547

【雷x艾限定】守護 - 36

樓主 密技 daivd0616
                     守護 - 36
 
 
 
 
 
 
 「艾索德,艾索德,你有聽見嗎?」
 
 纖細的聲音,溫柔的語氣,滑進正熟睡著的艾索德的耳中,是他從沒聽過的聲音,語調聽來很有氣質,如個女神般,優雅不失溫順。
 
 「唔…什麼?有人在叫我嗎?」
 
 正睡的安穩的艾索德聽到這聲音,被吵了起來,他原本還想多睡一會兒的。
 
 不過睡意已經被破壞了,所以他只好不甘願的揉著眼睛,四處轉頭尋找著呼喚他名字的那個人的身影。
 
 過了一會兒,一個穿著白色洋裝的女人出現在他眼前,頭髮是淡淡的金色,肌膚白皙,身材嬌小,看來宛如個有錢人家的大小姐般。她用著優雅的步調,緩慢的往艾索德的方向走來,她的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走到了艾索德面前。
 
 好漂亮的人,她是誰呢?我有見過她嗎?可是我沒有印象呢…。艾索德心想著,一連串的問題匯入他的腦中。
 
 「你好,艾索德。」
 
 女子把臉往艾索德湊近,禮貌性的給了他一個更大的微笑,並且伸出手,打算扶起艾索德。
 
 「哦…不好意思,請問妳……?」
 
 艾索德打算先問出她的名字,但問題還來不及問出,她就把手指貼在艾索德的唇上,讓艾索德無法開口而繼續問下去。
 
 臉湊的比剛才更近了,這個時候艾索德更能夠清楚的看見她有多美,淡藍色的清澈大眼,自然不虛假的鼻子,小巧可愛的粉嫩雙唇,還有白皙透嫩的臉龐、溫柔的眼神、自然不做作的微笑。
 
 「這件事,等一下再說,好嗎?」
 
 她說著,臉上依舊掛著微笑,絲毫沒有惱怒的傾向,一直都保持著溫文儒雅、落落大方、平易近人的樣子,親和力十足,讓艾索德不禁看了入迷,視線難以移開她身上。
 
 「啊…!好的,只是,妳認識我嗎?」
 
 艾索德提出疑問,而且看了看四周,發現他正坐在雲朵上,四周的景象只有廣闊的藍天和悠閒自在的白雲,讓艾索德又更加摸不著頭緒。
 
 「奇怪…!這裡是哪裡?」
 
 「別緊張,先起來吧。」
 
 雪莉伸出來的手已經等候許久,卻遲遲不見艾索德的手伸出,讓艾索德感到不好意思。
 
 「抱歉,謝謝妳。」
 
 女子把艾索德拉起來,接著將他摟在懷中,像慈祥的母親抱著孩子般,散發出了偉大的母愛。
 
 「咦……?怎麼?」
 
 艾索德被這個舉動嚇傻了,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能繼續讓女子抱著,她有著一頭金色的長髮,吹來的徐風搔弄著金色的髮絲,弄癢了艾索德的臉龐,不過這感覺,很舒服。
 
 他不認識眼前的這位女子,可是能夠明顯的感覺出她帶給旁人的溫暖,他很少對陌生人有過這種感覺,總覺得很像自己的母親,正溫柔呵護他、守護他。
 
 「謝謝你,艾索德。」
 
 「咦?怎麼突然跟我說謝謝?我不記得我有做過什麼啊?」
 
 他抬頭看著眼前的女子,慈顏,溫柔。
 
 「你不是保護了雷文嗎?對吧,你對他的愛,已經到了可以為他犧牲生命的程度了,我感到很欣慰,這樣我也安心了許多。」
 
 「什麼?我聽不懂耶……」
 
 我好像真的有替他擋下攻擊,背後好像被插了好幾針吧?
 
 艾索德轉頭去看著自己背後,發現傷口都已經癒合了,而且很乾淨,不見半點血色。
 
 他還記得,在替雷文檔下攻擊之後,就沒有意識了,就連背後的疼痛也一起消失了。
 
 難道說,這裡是死後的世界嗎?是嗎,我真的已經死啦?哼…真的嗎?雖然我很不想相信,但是事實都已經如此了,我還是得接受嘛!
 
 「艾索德,今後你也要替我好好照顧雷文喔,看見你們兩個如此相愛,對我來說,就已經足夠了,我可以安心的離去。」
 
 「什麼?我真的聽不懂耶!妳在說什麼?」
 
 艾索德百思不得其解,他都已經死了,要怎麼回去照顧雷文?而且,他從沒跟眼前的女子見過面,她怎麼會知道自己的名字?甚至還知道他與雷文的關係是如何…一切又充滿謎團。
 
 「先別感到混亂,等等你就會明白一切了,艾索德。」
 
 她放開艾索德,抬頭望著更高的天空。
 
 「在我剛離開的時候,雷文是非常孤單的,所以他才會選擇了錯誤的道路,但幸好有你,又把他重新引導回人生的正軌,這點我很感謝你。又在剛才,你幫他躲過的死亡的浩劫,這點,需要相當大的勇氣,也像當初的我……」
 
 當初的妳……?
 
 「你知道嗎?緣分,或許我跟雷文就是沒有緣分吧?但是你跟他之間有,而且很強、很深。」
 
 緣分,雷文……?
 
 她轉過身,背對著艾索德。
 
 「那麼,接下來你也要跟雷文一起好好的活在這個世上喔!我會在天上守護著你們兩個的,守護你們兩人之間的情感。」
 
 她往前走,與艾索德的距離越拉越遠。
 
 「等一下!妳怎麼會……」
 
 艾索德急忙叫住她,他心裡的諸多疑問還沒有解開,他必須知道事情的真相,否則心裡會很難受。
 
 為什麼會知道他的名字,為什麼會知道他跟雷文之間的關係?為什麼我又可以回去跟雷文在一起?
 
 好多個為什麼已經湧進了艾索德的心頭,但是這些為什麼,都將被接下來的女子話語一次解開。
 
 「我叫雪莉,是雷文以前的未婚妻,但接下來,就輪到你了,我相信你們會幸福,麻煩幫我跟雷文問聲好。」
 
 雪莉刻意強調了「以前」兩個字,臉上依舊微笑著,不失氣質,面對以前未婚夫的人生新伴侶沒有擺出惡劣的態度,反而是衷心祝福的他們。
 
 「未婚妻……?」
 
 雷文之前也有提過,說他有個未婚妻,沒想到他的未婚妻是個這麼漂亮又溫柔的女子。
 
 「艾索德,加油!我相信你們。」
 
 說完,雪莉的身影就消失了,留下艾索德一人。
 
 
 
 
 帳篷裡,雷文照料著受傷的艾索德,靜靜的看著他,他還正沉穩的睡著。
 
 在他的睡袋邊,還擺著一碗熱騰騰的粥。現在的時間已經是午夜了,其他的三人已經先去休息,準備明天的冒險之旅,只有雷文一個人還沒睡。
 
 那碗粥是雷文剛才特地煮的,因為艾索德還沒有吃晚餐,太久沒有進食對身體也不好,所以替他準備了一碗,以防他起來沒有食物吃而挨餓。
 
 雷文將艾索德翻身,替他看看背後的傷口,已經都完全癒合了,甚至沒有一點疤痕,跟沒受過傷一樣。
 
 「唔…!」
 
 艾索德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帳篷頂端,雷文見艾索德醒了過來,立刻上前去關心。
 
 「艾索德!你醒啦!還會痛嗎?」
 
 「她人呢?她去哪裡了?」
 
 「誰?」
 
 雷文一臉錯愕,不曉得艾索德怎麼會問這樣的問題,而且他也不知道他是指誰。
 
 艾索德又轉頭看了四周,這裡只是帳棚而已,熟悉的帳棚。
 
 是夢啊……?
 
 艾索德看了看一臉錯愕的雷文,立刻改口道:
 
 「沒有,沒什麼。」
 
 「是嗎?沒事就好,傷口不會痛了吧?如果會的話要告訴我,我再幫你處理,好嗎?」
 
 「嗯…我肚子有點餓了,有東西能吃嗎?」
 
 艾索德按著肚皮,已經空了許久的肚子正對他發出抗議的訊號。
 
 「我幫你煮了一碗粥,要吃嗎?」
 
 雷文拿起粥,裡面只有幾個簡單的配料,像是蔬菜等等的,口味清淡,比較適合傷患食用。
 
 「嗯,謝謝。」
 
 接著,雷文微笑了一下,把粥遞到他眼前,不過卻換來艾索德無辜的雙眼。
 
 他嘟起嘴巴,露出惹人憐愛的眼神,看著雷文。
 
 「你不餵我嗎?」
 
 「咦?喔!好!」
 
 雷文拿起湯匙,朝裡頭舀了一匙,還熱騰騰的,不斷冒出充滿熱氣的白煙,他先把粥吹涼,然後送到艾索德的嘴前。
 
 「來,嘴巴張開。」
 
 雷文溫柔的說著,不過艾索德卻遲遲不張開嘴。
 
 「怎麼啦?」
 
 他見艾索德都沒有反應,又開口問了他。
 
 「用嘴巴餵我。」
 
 艾索德毫不害臊的說出這句話,他也不曉得為什麼,他現在只想在雷文面前盡情的耍任性,想要獨佔他,不許任何人接近他。
 
 「……好。」
 
 雷文起初有些驚嚇到,不過很快就一口答應,將粥送進自己嘴裡,放下碗,往艾索德的唇靠近。
 
 艾索德緊緊環抱著雷文的頸後,迎接雷文的唇,雷文用舌頭輕柔的將粥送進艾索德的嘴裡,但這個舉動換來了艾索德緊緊的交纏,他勾住雷文的舌,舔遍他口腔的各個角落。面對艾索德如此的主動,雷文也熱情的回應他,不斷發出陣陣的水聲,還有清粥的味道,兩人緊緊的交纏,誰也不放開誰。
 
 「嗯…啊嗯……」
 
 艾索德搥打著雷文的胸膛,示意叫他放開自己,太久沒有呼吸讓他感到有點兒難受。
 
 「你好久沒這麼主動了,還想要嗎?」
 
 雷文說著,將艾索德壓在身下,臉上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手也不安分的在他身上游移,一副就想侵犯艾索德身體的樣子。
 
 艾索德很想開口罵他:「笨蛋!你這淫魔!不要一天到晚只想著那種事!」,可是內心又有著強烈的欲望,想要完全佔有雷文的欲望,想要盡情的享受雷文所帶給他的一切。
 
 「我…我,我餓了,還想要。」
 
 「真的?哪裡餓了呢?是這裡嗎?」
 
 「啊啊!笨蛋!不是那哩!是肚子啦!肚子!」
 
 雷文調皮的搔弄著艾索德的敏感處,立刻引來艾索德的大罵。
 
 「你真是可愛……我也想要呢。」
 
 說完,雷文又再舀了一匙粥,放自入己嘴裡後又硬生生的侵入艾索德的嘴,濕潤了整個口腔。
 
 「嗯…嗯!唔…!」
 
 雷文離開艾索德的唇,開始舔舐的他的脖子,慢慢解開他的上衣,無法自拔。
 
 「不行!不能在這裡!」
 
 艾索德把雷文給推開,抵抗著他的侵襲,雙手抵著雷文的胸膛,怎麼樣就是不給雷文機會。
 
 「可是…我忍不住了,艾索德,我抵擋不住你的魅惑……」
 
 雷文說著,把艾索德壓在身下,露出饑渴的笑容。
 
 「……不行,真的不可以。」
 
 「艾索德……拜託,我真的不行了。」
 
 雷文又開始瘋狂的吻著艾索德,已經被慾望給沖昏了頭,舌尖滑過艾索德的身體,令艾索德感到一陣電流流竄過他全身上下。
 
 「啊啊!那裡不行…雷文!」
 
 剛開始艾索德是奮力抵抗著,可是越到後面,他也淪陷在無限的慾望迴廊裡頭,於是妥協雷文的要求。
 
 可是他不清楚,他為什麼要抵抗,他知道雷文愛他,可是總覺得有種不安全感。
 
 為什麼呢?是因為雪莉的關係嗎?
 
 雷文的未婚妻……,雷文他還記得嗎?
 
 
 
 
 
 事後,艾索德趴在雷文的胸膛上,雷文也緊緊的摟著他。
 
 「雷文,你還記得你的未婚妻嗎?」
 
 艾索德問著,抬頭看著雷文。他稍微驚嚇了一下,艾索德居然會問他這個問題。
 
 「嗯……還記得。」
 
 「她很漂亮呢,我今天見到了她,很有氣質、很溫柔。」
 
 「……艾索德。」
 
 他把艾索德摟的更緊,因為他發現艾索德的情緒有些低落。
 
 「你在哪裡見到的?」
 
 「夢。一場夢。」
 
 「夢?」
 
 「嗯…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可是,我知道她很愛你。」
 
 「……艾索德,我也很愛你啊!」
 
 雷文趕忙解釋著,不想讓他誤會。
 
 「這我知道。」
 
 艾索德將嘴覆上雷文的唇,臉望掛著微笑。
 
 「你會,一輩子愛我、守護我的對吧?」
 
 「嗯……」
 
 「她也說了,會祝福我們兩個,可是,我總覺得心裡很不踏實。」
 
 「很不踏實?」
 
 「算了,我有點累了,先睡了吧!」
 
 艾索德離開雷文的懷裡,穿起衣服,鑽進睡袋裡。
 
 「晚安!雷文。」
 
 艾索德,你心裡想的是什麼呢?雷文看著鑽回睡袋的艾索德,心裡很納悶,回想著艾索德說著的不踏實,不知道他所指的是怎麼樣的感覺。
 
 難道說,他吃醋了嗎?認為我心裡還有著雪莉?
 
 真是可愛的孩子。雷文逗弄著艾索德秀麗的紅髮,「噗嗤」一聲的笑了出來。
 
 不過,雪莉啊,妳在天上過的好嗎?雖然我不知道,可是我過的很幸福。尤其是聽到了妳對我跟艾索德的祝福後,我深信不疑。
 
 謝謝妳的祝福,雪莉,也希望妳會過的更好,在天上能夠守護我們兩個。
 
 雷文也整理好衣服,躺進睡袋裡頭,緊緊的摟住艾索德,安然入睡。
 
 
 
                                      守護 - 36˙完
-----------------------------------------------
 
關於今天所發生的事情我也懶的說了,如果事情一定要做的這麼絕,那我也就算了,一切準備就緒。
 
大不了是斷絕一條路,我的人生也不是只有這一條。
 
我也不想做無意義的抗爭,我只是感到悲哀。
 
如果你們要說我有人身攻擊,那請便,我的興趣就是人身攻擊。
 
我不知道你們的想法是什麼,可是對於今天發生的事我不想多談,我只感到厭惡。
 
如果我跟愛莎一樣有著強烈的破壞黑魔法,可能會肆無忌憚的毀滅這所有的一切。
 
盡情的大肆破壞、殺人、看著一個人痛苦的面對死亡,也是我的興趣(燦笑)
 
我的人格是扭曲的,全因這悲哀又病態的社會。
 
總之我很支持西野大,而且某人的批判也真「很超過」
 
我現在只想反問:「難道您不超過嗎?」(燦笑)
 
板務人員:

3377 筆精華,06/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