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537

【雷x艾限定】守護 - 35

樓主 密技 daivd0616
         守護 - 35
 
 
 
 
 
 
 
 鮮紅的血液,噴濺。
 
 透明無瑕的眼淚,滑落。
 
 原本緊緊握在手中的巨劍,滑下、掉落。
 
 將自己心愛的人,摟在懷中,忍著背後不斷傳來的刺痛。
 
 身形嬌小的少年,被插了七針,其餘的三針劃過衣袖,染血,應聲掉落在地。
 
 「好……溫暖,雷文…。」
 
 艾索德將雷文摟著,替他擋下了攻擊,背後不斷流出鮮血,順著身子滴落,也染紅了整件純白的襯衫。雷文的體溫滲透入艾索德的肌膚,他忍著背後的疼痛勉強擠出一個微笑。
 
 這是個證明,守護的證明、愛情的證明。
 
 「艾…你…怎麼…」
 
 雷文嚇得顫抖,剛才明明還依賴在他身邊的艾索德,那活潑可愛又充滿活力的艾索德,一夕間,化身為守護他的盾牌。
 
 儘管會受傷、會死亡,艾索德不顧一切的目的,只是為了守護,自己深愛,也深愛自己的人。
 
 「換我了呢,這是第二次嗎?」
 
 艾索德說著,大量失血的他身體開始不穩,微微顫抖。
 
 「笨蛋!別說話!」
 
 「你忘記了嗎?五年前也是這樣,只是角色互換而已。」
 
 五年前……沒錯,我有替他擋下,納斯德王的攻擊。
 
 他那時候,也是泛著眼淚,叫我不要說話,不然體力會耗的更快。
 
 「看來你想起來了。」
 
 「笨蛋!不是叫你別說話嗎?」
 
 「你以前不也是這樣嗎?」
 
 雷文的心情也跟當時的艾索德一樣,擔心,也是做了跟艾索德一樣的事情。
 
 為什麼,這算什麼!為什麼一切通通反了過來!原本,應該是我,是我要去承擔這種痛苦的,為什麼卻換到了艾索德身上?
 
 「雷文,看著我。」
 
 從艾索德虛弱的語氣聽來,已經沒有多少體力了,時間,所剩無幾。
 
 在這無情的時間流動裡,艾索德只想在離開的時候,能夠把雷文的臉龐深深烙印在心,不隨時間、不隨生命的被抹滅。
 
 「我只希望,你記得我,記得這一段情。」
 
 艾索德的唇往雷文靠近,但到後面,因為體力不支而倒臥在雷文的懷中。
 
 這很可能是最後一次了,但老天爺卻不給他們最後一次機會。
 
 視線開始模糊了,艾索德很安詳的睡著,雷文還可以感覺到他還有薄弱的呼吸心跳,但真的很小很小。眼淚滴在艾索德的臉龐上,這是雷文,第一次為艾索德留下的眼淚。
 
 「笨蛋,哭什麼呢?別哭。」
 
 艾索德用著最後的力氣,看著雷文哀傷的臉龐,對他說話。
 
 「不要離開我,好嗎?艾索德。」
 
 血液不斷流失,艾索德的意識也越來越模糊,言語開始變的含糊不清。
 
 「……我愛你。」
 
 
 
 
 
 愛莎震驚的看著被刺傷的艾索德,隨後又憤怒的看著躲避過攻擊的杜德,眼神充滿殺氣,還有哀傷。
 
 「你這個…你這個賤貨!該死的渾球!」
 
 愛莎大聲的罵著,身旁開始圍繞黑氣,將強烈的憤怒,隨著接下來的攻擊一同釋放。
 
 不能接受的事實,已經發生了,我可以挽回什麼嗎?
 
 但我現在至少可以,幫你報仇,艾索德。
 
 愛莎飛快的凝聚魔力,形成巨大的黑色火球,毫不留情就往杜德身上砸下去。
 
 「這是在為艾索德報仇!去死吧!」
 
 「哼,魔力強又有什麼用?打不到還不是跟個廢物一樣沒用!」
 
 杜德輕鬆的閃躲過愛莎的攻擊,繞到她的背後,意圖進行攻擊。
 
 「當然不是只有這種程度,我會用最殘忍,最喪盡天良、最不留人性的手段來殺了你!」
 
 愛莎轉過身,法杖精準的刺過杜德的心臟,速度快到連杜德都沒有辦法察覺,他只感受到強烈的疼痛,還不知道愛莎已經唸著咒文,準備進行下一次的攻擊。
 
 現在的愛莎已經沒有半點人性了,為了喜歡的人,她可以付出所有的一切,何況是殺人,對他來說這還只是小菜一碟。
 
 完了,這魔力,是黑魔法。
 
 「死吧!下賤的人渣!」
 
 愛莎大力的揮起法杖,將杜德拋到高空中,接著高高躍起,以法杖連打數十下,狠狠的打回地面上。再次凝聚魔力,召喚出跟杜德一樣、但尺寸再稍大一點的針,往他身上刺過去。這一連串的攻擊已經讓杜德失去攻擊與防守能力,連叫喊的聲音都叫不出來。
 
 「這是你為傷害艾索德所要付出的代價!等離子切割!」
 
 從愛莎的法杖不斷冒出著許多紅色的致命光束,狠狠的將杜德的身子給切穿,這畫面慘不忍睹。
 
 但她還是不放過杜德,儘管他已經死了,可是愛莎還是有著強烈的憤怒和殺人的嗜血慾望,往著杜德的屍體跑去。
 
 「還沒完呢!就算你死了也無妨!我說過!我不會存留所謂的人性!」
 
 現在的愛莎,已經化身為一名真正的死神,已經狠狠的奪去一個魔族的生命。
 
 她高舉法杖,眼神殘酷,看著杜德的屍體,她已經被憤怒給吞噬全身。
 
 「死亡宣告!」
 
 瞬間,愛莎施放完法術後,杜德的屍體立刻就被愛莎所注入的魔力給五馬分屍,已經看不出來這曾經是一個具有人形的魔族。
 
 愛莎嗜血的眼神,掃過這一整個環境。
 
 結束了,這樣就夠了,算是替艾索德報了一個完整的仇吧?
 
 愛莎抹去剛才宰殺時噴濺到臉上的血液。
 
 骯髒!你這傢伙的血也敢濺到本天才魔法師的臉上?
 
 愛莎轉過身,提起同樣染滿鮮血的法杖,往艾索德的方向走過去。
 
 
 
 
 
 
 「艾索德!你醒一醒啊!喂!艾索德!我在叫你!」
 
 雷文大聲叫喊著,但不管他怎麼喊,艾索德依然趴睡在他身上,沒有抬頭看著他的動作。
 
 「雷文…」
 
 一旁的蕾娜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才好,只能站在一旁,看著這對情侶。
 
 雷文的眼淚不斷的流出,全數都滴到艾索德的臉頰上,但這畢竟不是童話,就算流再多的眼淚,艾索德也不會因此而甦醒過來。
 
 艾索德很安穩的睡著,臉上沒有絲毫痛苦。
 
 至少,他走的狠安詳,這樣就好了。雷文在心裡安慰著自己,但突然失去愛人的悲傷,這是第二次了。
 
 但這也是一種罪業,因為他,已經走了兩條無辜的生命,雪莉和艾索德。
 
 艾索德,如果你有碰到雪莉的話,麻煩幫我轉告她,我現在的情況。
 
 「蕾娜姊姊!麻煩幫我拿藥膏過來!伊芙,你那裡有乾淨的溫水嗎?有的話也拿一點過來。雷文,你穩住他,不要讓他滑下去。」
 
 愛莎才一走回來,就又有一堆事情等她忙了。
 
 「可是,愛莎……」
 
 「放心吧,他還沒死!他不是還有呼吸嗎?這就表示一定還有救,有機會總得試試看嘛!」
 
 愛莎開朗的說著,不知道是因為剛才殺了人之後心裡感到非常痛快,還是早就已經釋懷,看開一切。
 
 「咦?真的嗎?」
 
 雷文心裡震撼了一下,於是低頭去確認。愛莎說的沒錯,雷文還可以聽見艾索德微弱的心跳聲,只是幅度逐漸減弱。
 
 可是聽到愛莎這麼一說,雷文重新燃起了希望,覺得艾索德還是有救的,他也不希望他這麼快就離開。
 
 「好了,快抬起來!憑我天才魔法師的實力一定可以把他救回來的!而且這是屬於魔法性質的傷害,施個法術,再加上特定藥膏,傷口就可以馬上癒合,身體狀況也會恢復正常,只是會需要好好睡一下就是了。」
 
 愛莎說著,然後慢慢解開艾索德的上衣,可是她總覺得很不對勁。
 
 「雷文,我想還是你來脫好了。」
 
 「咦?為什麼?」
 
 真是有夠遲鈍,難道他看不出來嗎!居然叫我一個女生去脫男生的衣服!
 
 愛莎紅起臉,低頭看著地面,雷文就懂了。
 
 「好好好!我來!」
 
 愛莎撐著艾索德的身子,讓雷文把他的上衣給脫下來,這動作不到三秒就好了。
 
 脫的挺熟練的,真是個變態。真不曉得愛莎是在褒還是在貶。
 
 這個時候蕾娜和伊芙也剛好趕到,把水和藥膏遞給愛莎。
 
 艾索德你這傢伙還真是幸福,讓四個人服侍你一個!等你醒過來我一定找你算帳!
 
 而且我都叫你不要過來了,你還過來幹什麼?要是你沒有過來就不會這樣了!
 
 愛莎用清水清洗傷口,然後施了法術,之後抹上藥膏,再做一些善後的動作,把他安置在一旁,看來艾索德本身沒有什麼太大的危險。
 
 他的身體狀況也恢復正常,現在正靠在雷文的懷裡安穩的睡著,雷文感到放心不少。
 
 「大功告成!這樣就沒問題了!」
 
 「謝謝妳,愛莎。」
 
 「不過艾索德睡覺的樣子還真是可愛呢!」
 
 蕾娜戳了戳艾索德熟睡的臉龐,軟呼呼,讓她感到驚奇。
 
 「你是給他擦了多少保養品啊?雷文?怎麼這麼軟嫩?」
 
 怎麼聽起來好像有一種在講食物的感覺?正常來說都不會這樣講吧?
 
 「不過,艾索德沒事就好。」
 
 伊芙坐在一旁,邊喝茶邊看著艾索德。
 
 「是啊,沒事就好。」
 
 艾索德,謝謝你,這次我可真的被你守護了呢!
 
 「我說雷文啊,你再不把他的衣服給穿回去的話,可是會著涼的喔!」
 
 「咦?」
 
 雷文現在抱著的是「半裸」的艾索德,他上半身的肌膚白皙透嫩,白裡透紅,滑順水亮,不乾澀,有如女人的胴體般細緻。
 
 「好吧。」
 
 什麼啊!還一臉心不甘情不願的勒!真的是變態!
 
 不過……這也是一種幸福,對吧?艾索德。
 
 我們都會守護著你的。
 
 
 
 
                                       守護 - 35˙完
板務人員:

3377 筆精華,06/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