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508

【雷x艾限定】守護 - 30

樓主 密技 daivd0616
          守護 - 30
 
 
 
 
 
 五人走在螺旋迴廊裡頭,腳步聲裡還夾雜著歡笑聲和說話聲。
 
 「上次妳跟著孬貨一起撤退的時候,艾索德還自責到哭了呢。」
 
 看來他們對杜拉漢的印象只有「孬貨」兩個字。
 
 「唷?有這種事啊?」
 
 「啊啊!蕾娜姊!不要說啦!」
 
 艾索德臉紅通通的,嘟起嘴看著蕾娜。
 
 愛莎捏了他圓鼓鼓的臉一把,臉上掛著頑皮的笑容。
 
 「幹麻擺出那麼可愛的臉?想跟我比可愛?我可是蘿莉呢!你拼不過我的!」
 
 「矮冬瓜不要捏我!我…我也是正太啊!誰說我拼不過妳的!我穿起女僕裝一定比妳好看!」
 
 等等我這白癡,我在說什麼!我為什麼要穿女僕裝!
 
 雷文在旁邊聽著臉紅心跳的,很少聽到艾索德會說自己是正太又說自己穿女僕裝很可愛,幾乎是不可能的。
 
 伊芙已經把整段話錄了下來,事後艾索德想撇清也沒辦法,他一定得穿女僕裝。
 
 「想穿的話我可以幫你做,要比較含蓄的還是大膽火辣的?」
 
 蕾娜半開玩笑的說著,其實也沒那個意思,艾索德只是想跟愛莎賭氣才會這麼說。
 
 「大膽火辣的。」
 
 艾索德說了這五個字,全場都驚訝的看著他,不可置信,這可是艾索德娘化的歷史性的一刻。
 
 愛莎用一種眼神看著雷文,似乎是在對他說:「真是個好太太,還知道要怎麼挑逗老公歡心。」
 
 「那麼就決定囉,等回到王國以後你就要穿女僕裝!」
 
 「穿就穿啊!誰怕誰!」
 
 艾索德吐了個舌頭,假裝一副不在乎的樣子,其實內心裡已經知道自己沒有退路,緊張的要命。
 
 「一言為定!艾索德!」
 
 愛莎稍稍握緊拳頭,敲了艾索德的手掌一下,彷彿是在做什麼約定的儀式。
 
 「知道啦!」
 
 艾索德也敲了回去,閉起左眼,將頭撇向左方,臉又紅了起來。
 
 「那個,愛莎……」
 
 「嗯?」
 
 「昨天晚上的事,我……」
 
 「我不是說了不要在意嗎?真是的!」
 
 「可是……我覺得這樣很對不起妳。」
 
 愛莎將雙手交叉在胸前,嘆了聲氣。
 
 「你還真是個長不大的小孩,我的心沒有那麼脆弱的好嗎?與其擔心我,不如去煩惱雷文喜歡的女僕裝款式。」
 
 「……好啦。」
 
 艾索德低下頭,轉了個身去找雷文。
 
 哼……,你過的幸福就好啦,傻小鬼。這樣才對得起我嘛!你也知道喜歡一個人的心情,可以體諒我的感覺吧?想要守護他,不想傷害他,卻又想要吸引他注意的感覺。
 
 雷文應該也是這樣吧?你一定也是這樣的,艾索德。
 
 
 
 
 
 「對了,愛莎,艾索德有沒有跟妳說過一件事情?有關一幅畫。」
 
 蕾娜一副想到什麼的表情,看著愛莎。
 
 「沒有啊?什麼事?」
 
 蕾娜把昨天早上的事情告訴她,愛莎沉思了一下。
 
 「當智慧、敏捷和力量聚在一起時,就是惡夢的開始……?我總覺得這句話很不合理。」
 
 「跟我想的沒錯,很不通順……。」
 
 蕾娜同意愛莎的看法,她也覺得這段文字有哪裡出了問題。
 
 「智慧、敏捷和力量,為什麼聚在一起就會是惡夢呢?這點我想不透。還有關於那幅畫……高大的紅色建築上有藍色的光,這應該是指貝爾德。那麼紫、綠、紅三者又分別又是智慧、敏捷和力量,那這又是代表什麼?」
 
 紫、綠、紅,好熟悉的搭配組合……等等,這不就是……?
 
 蕾娜猜測著,但她也不能果斷的下決定,這還有待釐情。
 
 昨天晚上孬貨和迪奇很快就解決了,也沒獲得什麼有用的情報,只是經歷一場戰鬥而已。
 
 「蕾娜姊,妳有想出什麼什麼了嗎?」
 
 愛莎擺出一副好像也有想出結論的樣子,不過也是同樣不敢確定。
 
 「有,不過只是猜測。」
 
 「那麼,說來聽聽,我的也是純猜測而已,還有待證實,說不定我們兩個的想法會是一樣的。」
 
 「有這個可能。」
 
 
 
 
 「如果是照文字論述的話,智慧就是代表魔法師,也就是我;敏捷是弓箭手,是蕾娜姊妳;至於力量,二話不說絕對是劍士,也就是艾索德,又有顏色的區分……」
 
 「沒錯…愛莎妳是紫色,我是綠色,艾索德則是紅色,這就排除了雷文的可能性,不過這有什麼意義嗎?」
 
 兩個人推斷著,苦思好久還是沒有答案。
 
 「或許,這是一種象徵…惡夢的象徵……」
 
 「為什麼我們聚在一起就會有惡夢發生?如果惡夢就是指貝爾德的話,也沒有什麼反應不是嗎?」
 
 「是這樣沒錯……」
 
 「既然如此,貝爾德那瘋狗不是早會襲擊我們?他身上擁有那麼強大的魔力我不可能會沒有感覺,還是說……」
 
 「是說?」
 
 「這又是他的什麼策略之一,要讓我們慌了手腳?」
 
 愛莎不安的看了蕾娜一眼,額上的汗珠滑落地面,有種不好的預感。
 
 「希望不是妳想的那樣……。」
 
 符文,黑魔法,惡夢,一切的謎團……
 
 
 
 
 「這個迴廊怎麼這麼長啊!我們已經走了兩個小時了耶!」
 
 艾索德大聲的抱怨著,情緒焦躁不安。
 
 「再走一下就到了,忍一下吧,艾索德。」
 
 雷文撫恤著艾索德的情緒,拿了一瓶水要他先喝,冷靜一下。
 
 「雷文你就是這樣才會寵壞他啦!」
 
 愛莎斥責雷文的這個舉動,認為他太順著艾索德,應該擺出男人該有的樣子,不該是艾索德怎樣然後他就要怎樣。
 
 「沒辦法啊,看他這樣我會心疼,我想讓他過的幸福。」
 
 雷文無奈的說著,將艾索德喝完的空瓶接過。
 
 「要讓他過的幸福也不是這樣對他百依百順的……」
 
 「沒關係啦,這樣我也過的很開心啊。」
 
 天啊…雷文,你真的完全變了……
 
 「你聽到沒有!艾索德!有個這麼好的老公還不感謝一番!還有誰可以像你一樣遇到這麼體貼的男人!多少女人忌妒你你知道嗎?」
 
 「……多少?」
 
 艾索德擺出一副不在乎的樣子,繼續偎在雷文身旁。
 
 「算了!你自己好自為之!唉呀!」
 
 愛莎好像是撞上了什麼東西,跌坐到地上。
 
 「笨冬瓜……誰叫妳走路不看前面…」
 
 「快把我扶起來啦!」
 
 愛莎擺出一副任性的臉孔,坐在地上,伸出手,要艾索德把她扶起來。
 
 「是是是。」
 
 艾索德伸出手,拉住愛莎,一口起將她扶起。
 
 「等等!為什麼我要扶妳起來?你不會自己站起來啊!」
 
 愛莎吐了個舌頭。
 
 「我手伸出去你就扶了,我怎麼知道?」
 
 「好了,別吵了,這裡好像就是阿雷格說的神殿盡頭。剛才愛莎是撞到這紅色的門,應該就是地下教堂了吧?」
 
 「裡面不曉得會不會有鬼,阿雷格也說很久沒用了。」
 
 艾索德說著,愛莎嚇得渾身發抖。
 
 「什…什麼鬼!天底下才……才沒有這種東西呢!我才不怕!」
 
 「搞不好真的有喔。」
 
 「死小鬼不要亂說話啦!很恐怖耶!而且這裡又黑漆漆的……」
 
 剛才還說一點都不怕的……
 
 「沒問題了吧?那就進去囉。雷文,不好意思,幫忙一下。」
 
 蕾娜和雷文兩人協力把紅色的巨門推開,又開啟了一道新的冒險旅程。
 
 
 
                                  守護 - 30˙完
-----------------------------------------------
 艾爾搜查隊,坐在小木屋裡頭
 
 
艾:雷文哥我回來啦~(X2)
 
烈刃:回來囉?轉職測驗還可以吧?
 
符文:穿這樣好不習慣,好露喔……
 
騎領:這樣不錯啊,哪像我,沒什麼改變。
 
狂心:(看見符文後噴血)艾索德…你…怎麼
 
符文:啊~雷文哥!
 
(暗法冒出,不高興的看著符文)
 
符文:幹嘛?愛莎?(止鼻血中)
 
暗法:你你你你你!為什麼穿這樣!
 
符文:你以為我喜歡喔?KXG叫我穿這樣的…
 
高法:早~小鬼~(看著不高興的暗法)暗法姊姊又怎麼啦?
 
暗法:你自己說,我剛才上網看到了我以後變身的樣子,可是卻一直延後,這兩個小鬼就可以就可以靠著可愛到超可惡的外表來招搖撞騙!
 
騎領:我哪有招搖撞騙!
 
高法:小鬼你的頭上有貓耳喔~喵
 
騎領:喵嗚?雷文哥!
 
烈刃:哎呀,被發現啦?
 
暗法:我也有露啊!為什麼不讓我露!
 
拆解:會嚇跑人。
 
鍊金:沒錯。
 
高法:姊姊冷靜點~
 
暗法:你都不生氣嗎?
 
高法:我又沒什麼改變,都包的一樣緊啊,也沒有變大(失望)
 
暗法:……那雷文你呢?
 
烈刃:艾索德高興就好了,沒關係
 
狂心:我也是……他高興就好,唔喔!(再噴血)
 
狙擊:愛莎,再等等吧,你看我,我也是都還沒有變啊
 
衝鋒:是啊,我們都沒有露了……
 
暗法:可是狙擊姐已經露上半球了,轉職之後又會增加罩杯,我轉職完也是,誰不想啊?
 
高法:可是我還是沒有……
 
符文:又不能看,不要亂露,人氣會降低的
 
暗法:你去死啦!伊芙妳勒?
 
鍊金:已派遣歐貝倫至某橘公司待命,威脅該部門不開放二轉就燒錢。
 
拆解:真有用,轉職之後還會來一隻新的
 
鍊金:是啊,僕人就多一位了
 
眾人:……
-----------------------------------------------
 
以上純屬虛構,請勿相信。如真有此事發生純屬雷同(淦)
 
唉…繼續等吧~
 
 
 
板務人員:

3377 筆精華,06/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