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502

【雷x艾限定】守護 - 29

樓主 密技 daivd0616
            守護 - 29
 
 
 
 
 隔天早上,艾爾搜查隊四人準備就緒,繼續前往神殿的更深處。
 
 「矮冬瓜和孬種漢昨晚逃跑了,今天非得抓到他們不可!」
 
 艾索德一大早就精神的喊著,右手舉的高高的揮著,活力充沛,也是走在隊伍最前端的。
 
 反倒雷文是一臉疲累的樣子,步履蹣跚,跟艾索德形成了強烈的對比。他這樣看起來真的很像每天加班加得很辛苦的中年男子,隔天一大早又要起床去上班的樣子。
 
 伊芙也是一樣,歐貝倫急忙尋找可以穩住伊芙能量的能量瓶,然後安裝在伊芙的驅動系統上。
 
 蕾娜休息過後身上倒是沒什麼大礙,精靈族的神祕藥膏有著可以讓生命個體的傷口快速癒合的療效,他身上的炸傷、燒傷和灼傷已經好多了,而且是屬於魔法性質的攻擊,蕾娜本身對魔法就有一定的抵抗力,雖然還不到魔法師那麼強大,但還是足以排除一部份的攻擊,減弱攻擊的威力。
 
 「艾索德,你昨晚又跟雷文做了什麼?」
 
 蕾娜走到艾索德身旁,將唇輕靠他的耳邊說著,還用手擋住,以免被雷文聽到。
 
 「咦?問這個幹嘛?」
 
 「有沒有?不然他怎麼會那個樣子?」
 
 蕾娜指了指看起來幾乎是失魂落魄的雷文,他搖搖晃晃的走著,眼神呆滯,腦袋放空。
 
 「你們昨晚絕對有發生什麼!是不是你先縮進雷文的懷裡,把這個那樣,再這樣,那這個樣子,然後再那樣,之後又這樣子,是不是這樣?」
 
 蕾娜非常的感興趣,那雙碧綠的眼眸張的大大的,盯著艾索德看,臉上還有怪異的笑容。
 
 艾索德倒是聽的臉紅心跳,然後趕緊搖頭撇清。
 
 「我們昨天才沒有這樣那樣又這樣,只是……」
 
 「只是什麼?」
 
 艾索德低下頭,不好意思的說。
 
 「人家的確是有縮進雷文的胸膛裡沒錯,因為這樣好溫暖,又可以聞到雷文身上的味道,他睡著時的臉好沉穩,給人一種可靠的感覺,所以人家忍不住就……」
 
 「就怎麼樣?快說!」
 
 「……就睡著了。」
 
 「……就這樣?沒有後續了嗎?」
 
 蕾娜一臉無趣的看著艾索德。
 
 「咦?什麼後續?」
 
 「就我剛才說的那樣這樣啊?沒有嗎?」
 
 「當…!當然沒有!我們怎麼可能在這種地方那樣!現在是任務執行中耶!」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囉!妳不相信我嗎?」
 
 「你要憑什麼來讓我相信你?再說你們真的沒有發生事情好了,雷文怎麼會變成那樣?」
 
 蕾娜再次用手指著雷文,他已經幾乎趴到地面上了,連動都沒動。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
 
 艾索德前去把雷文扶起來,讓他的手臂鉤在自己的肩上,穩住,好讓他不會滑下去。
 
 「連伊芙都怪怪的,兩個人都很沒精神,雷文是不是背著你搞外遇啊?」
 
 「要是他敢我就殺了他。」
 
 艾索德面無表情的說著,可是全身散發出了很重的殺氣。
 
 「也…也是啦!應該不可能。」
 
 
 
 
 昨天晚上,就寢時間的時候。
 
 「雷文,符文這個力量到底是什麼呢?」
 
 艾索德躺在雷文的胸膛上,左手凝聚出散發出閃耀紅光的符文,他目不轉睛的看著它,是個球體,而且內部中央還有個類似「3」的符號,外部還有著光環旋轉著,光采奪耀。
 
 「你認為是什麼呢?」
 
 雷文反問了回去,摸了摸他的臉龐。
 
 「我不知道,我也不清楚為什麼我會擁有這樣的力量,我也不知道這份力量可以為我帶來什麼新的事物……。為什麼貝爾德他要這麼做呢?」
 
 他滅掉符文,將右手的手掌放在額上。
 
 「別想的那麼複雜,一件事情也可以很主觀的去看透,你認為那是什麼,那它在你眼裡就是什麼。」
 
 「只要我認為它是什麼……?」
 
 「沒錯,只要你主觀的去認為就好,這是最簡單的……而且這份力量,一定有它的用處,只是你還沒有發現。」
 
 「發現?」
 
 「許多的事物都是美好的,只是缺少發現和真正懂它們的人。艾索德,主動的去研究、探討它,你就會發現它會為你帶來什麼樣的改變,而你也會成為真正懂它的人。」
 
 沒錯,只要發現……
 
 雷文說的這段話很有說服力,艾索德聽的很認真,深怕漏了一句,甚至是一個字。
 
 我好像暸解了,了解到我應該怎麼樣去面對一個新的事物。
 
 
 
 
 「奇怪?沒有路了?」
 
 艾索德說著,已經走到了神殿盡頭,只看到一幅高大的壁畫,上頭還刻著一些字。
 
 「智慧、敏捷、和力量聚在一起時,就是惡夢的開始。」
 
 艾索德緩慢的唸出這段文字,但他無法了解這段文字的意義是什麼。
 
 惡夢的開始?
 
 牆上畫著的是紅色的建築物,還有分別為紫、綠、紅的三個圓形,建築物上方又有著巨大的藍色雲層。
 
 「……這是?」
 
 艾索德想伸手去觸摸,但上面被施了法術,艾索德被擋了下來。
 
 「艾索德,這裡有一條樓梯,好像是通往地下的,阿雷格之前沒說過呀……」
 
 蕾娜走到他的身邊,卻發現艾索德只是一直看著那幅畫,蕾娜也注意到了那段文字和那幅畫。
 
 「惡夢?」
 
 「蕾娜姐……我們,真的能夠順利完成任務嗎?」
 
 「嗯……」
 
 蕾娜沉思了一下,但很快的又恢復正常,搭著艾索德的肩。
 
 「當然可以囉,我們可是王國派遣的精英部隊,小小的魔族又算什麼呢?」
 
 「那麼矮冬瓜為什麼要離開?為什麼她要選擇投靠魔族?」
 
 「……」
 
 「啊…對不起,妳說有一條通往下層的樓梯是嗎?上頭也沒有其他路了,這裡應該是唯一的道路,那我們走吧…」
 
 艾索德趕忙轉移話題,往著那條樓梯走。
 
 蕾娜看著上頭的壁畫,那紫色的圓形。
 
 「愛莎……一定會救妳的!」
 
 
 
 
 「他們真的會來嗎?公主殿下?」
 
 是杜拉漢的聲音,他正站在愛莎後方。
 
 「跟你說他們會來就是會來,你是要問幾遍啦你!煩死了,不敢跟他們打的話就滾一邊去啦,孬貨!還有我才不是你們的公主!」
 
 「可是…貝爾德大人說……」
 
 「你他媽的你是要相信那隻瘋狗說的話是不是?你再不閉嘴我就切了你!」
 
 「……是。」
 
 杜拉漢完全被愛莎罵好玩的,雖然他心裡很火但他也不能有任何反抗愛莎的舉動,因為他知道結果是如何,自己一定會被愛莎給解決。
 
 愛莎將法杖放在肩頭上,看起來頗有種黑道的氣勢。
 
 「迪奇那傢伙呢?」
 
 「……迪奇大人他,我不是很清楚。」
 
 「算了,反正他是出來給人砍爽的,別理他。」
 
 艾索德,你會來吧?我已經把路封的那麼明顯,你再不來就真的是個蠢貨。
 
 腳步聲,從上方傳來的。
 
 「這是……?」
 
 「他們來了,做好點心理準備。」
 
 「什麼意思?」
 
 愛莎回頭去瞪了他一眼,隨即又轉回來。
 
 「死亡。」
 
 
 
 艾爾搜查隊四人已經到了神殿下層,看見了離他們二十公尺遠處的愛莎。
 
 「……矮冬瓜。」
 
 「早,符文小鬼。」
 
 「這麼做究竟對妳來說有什麼意義!和自己以前的同伴們戰鬥,妳就高興了嗎?」
 
 艾索德難掩氣憤的情緒,一開頭就罵了出來。
 
 「是沒有什麼意義,我也沒有特別感到開心。」
 
 「不然呢?妳究竟想要怎麼做?」
 
 「少在那裡廢話,要打就快點!」
 
 愛莎不打算繼續這個話題,只想徹底打倒眼前的四位敵人,也是同伴。
 
 「…妳!算了,這一次,我不會再讓妳跑掉的!」
 
 
 
 
 艾索德衝了出去,率先拉開戰鬥的序幕,與愛莎對戰。
 
 其他三位也是一樣,準備對付杜拉漢,讓艾索德可以專心的對付愛莎不受干擾。
 
 可是好死不死迪奇卻突然出現,半途殺出個程咬金,令他們感到措手不及。
 
 「新的敵人嗎?」
 
 「看來是……蕾娜和伊芙,你們去對付他,我來對付孬貨漢!」
 
 「可是…你的傷…」
 
 「你說誰是孬貨了!」
 
 「這點傷不要緊,昨晚艾索德有替我治療過了,而且……」
 
 雷文轉過身去,面對杜拉漢。
 
 「我想試試看這隻手的威力!」
 
 
 
 
 凌晨時分,雷文悄悄地離開帳篷,到了與伊芙約好的地點。
 
 在離開以前,他看著艾索德熟睡的臉龐,輕輕的吻了他,在他的耳旁說:
 
 「我一定會守護著你。」
 
 「雷文,來了?」
 
 伊芙的偵測系統很敏銳,馬上就知道是雷文。
 
 「嗯……」
 
 雷文緩緩的走向她,坐在她身旁。
 
 伊芙拉起了雷文的納斯德手,仔細的再檢查一番,果然發現有很多零件是損壞或者是過於老舊的,根本一點戰鬥能力也沒有,要拿這隻手來守護著艾索德是不可能的。
 
 「我先幫你換零件,之後再幫你進行一些微調的部份。」
 
 「好的。」
 
 伊芙拿出一些大大小小的納斯德零件,然後將雷文的納斯德手臂整個汰舊換新,拆下零件,又將新的填補上去。
 
 「看來妳蠻熟練的嘛?」
 
 「那當然,堂堂的納斯德女王怎麼可能什麼都不會呢?」
 
 雷文看著自己的手被這樣子弄來弄去的,雖然覺得有點怪怪的,不過只要是為了艾索德,他就什麼都願意做。
 
 「做你自己想做的,雷文。」
 
 艾索德的這番話迴繞在他的腦海中,深深的影響到他,確信了他強化納斯德手的想法。
 
 「對了,為什麼你會想強化呢?」
 
 伊芙弄著弄著,便問了雷文這個問題,不過她覺得回不回答也無所謂,反正也沒有很大的興趣。
 
 「因為我想做自己想做的,我想守護著艾索德。」
 
 「……這樣啊。」
 
 「你們人類都是這樣,會為了自己所心愛的人而做某種犧牲嗎?」
 
 「是啊,當然會了,希望他可以永遠的跟自己在一起,雖然有些自私,但只要為了達到目標,就什麼也願意做。」
 
 「這種心情妳可能不大會了解,因為這是要實際上去愛過才會知道的,創造了屬於兩人的感情以後,就會很想要去守護著他,讓他過的幸福,過的快樂。」
 
 「嗯……愛是我唯一還沒有創造出的東西呢,其實我也不了解,你們人類口中的愛情是什麼,資料庫也沒有記載。可能就像你所說的,要自己切身體會過,才能夠理解其中的涵義吧?是言語無法形容的……」
 
 「是啊,言語無法形容的。」
 
 「那我知道了,我已經輸給你了。」
 
 伊芙說著,臉上掛著微笑。這是雷文第一次看到她笑的樣子,感覺很溫暖,沒有心的納斯德,也是會有像人類一樣的心情,會跟人類有同樣的感受。
 
 「輸給我什麼?」
 
 「愛情,我已經知道你跟艾索德之間的愛有多麼的強烈,我知道他也不會愛上我,我在繼續下去也是無謂的堅持而已。」
 
 「……抱歉。」
 
 「為什麼要道歉?這沒有誰對誰錯的問題,一個人去喜歡另一個人,只要是在合理的狀況下,都是可以被接受的。」
 
 伊芙站起身,收起納斯德零件,伸伸懶腰。
 
 「已經弄好了,外型也稍微有了些變化,應該不會太介意吧?」
 
 雷文看了看自己的納斯德手,黑色又尖銳,給人一種不容侵犯、狂野的感覺。
 
 「性能方面有了加強,在敏捷度上面也有提升,不像之前那麼的笨重,不要看他好像很重,可是很輕巧的。而且在手掌的部份也做了人性化裝置,攻擊力強大,不像之前的款式看起來就是完全的機器手,只是我要提醒你……」
 
 伊芙止住話,眼神認真的看著雷文。
 
 「不能夠太過於依賴,不然你會走火入魔,變成真正的殺人機器……導致非常嚴重的後果。」
 
 ……果然,還是有著如此的風險嗎?這是要付出代價的,有著強大的力量就一定會有有成本,而往往總是會有人被力量給迷惑,迷失了自己獲得力量的目的。
 
 我不會的,為了守護他,我必須控制好自己……他也提醒過我了……
 
 「你知道風險吧?你有做好承擔後果的準備嗎?還有控制自己的能力。」
 
 艾索德,我想,我三者都已經達到了。
 
 
 
 
 戰鬥已經開始了一段時間,雷文威猛的攻擊打的杜拉漢無法反擊,強化過的納斯德之手展現出了他嗜血的本能,瘋狂的往杜拉漢身上抓去。
 
 杜拉漢面對如此強大的攻擊,只好一路擋下來,他的盾也有了磨損的情形出現。
 
 「崩滅之爪!」
 
 雷文快速的躍起,用手迅速的抓過杜拉漢的身軀,形成了個「X」的痕跡。
 
 杜拉漢感到疼痛,既然如此,他也只好使出那一招,來跟雷文分個勝負,決定誰是最後的贏家。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
 
 杜拉漢凝聚強大的魔力,在他的面前有著巨大的紫色電光出現,慢慢的,形成了跟昨天一樣的光束砲,只是攻擊範圍又更加加大。
 
 「什麼……?」
 
 
 
 
 「艾德雷旋風!」
 
 「音波衝擊!」
 
 兩人同時放出了自己的技能,不過在剛才的激戰是艾索德佔上風,愛莎居於弱勢,才用風力先將艾索德擊退,再趁這段間思考對策。
 
 「愛莎!妳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妳還是不想讓我知道嗎?」
 
 艾索德喊著,強烈的風力讓他難以前進,用手和劍抵擋著風。
 
 「就算我說了事情也不會有太大的改變!我不想…我不想讓你討厭我!」
 
 愛莎也在遠處喊著,穩住風壓好讓艾索德無法前進。
 
 「是什麼事情我要討厭妳?我有什麼好討厭妳的?如果是我常常跟妳吵架的話,妳也知道,我們從以前就是這麼相處的,那不是我討厭妳的証明!其實我…我一直都是很喜歡愛莎妳的!」
 
 愛莎稍微愣住了一下,不敢相信她的耳朵,覺得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你說什麼?」
 
 愛莎將法杖放下,艾索德抓準了機會,往愛莎跑去,然後緊緊的擁住她。
 
 「你幹什麼啦!不要抱我!走開啦!」
 
 愛莎用力的拍打著艾索德的背,不過她越打艾索德越是把她抱的越緊。
 
 「我會抱到妳答應回到我身邊為止。」
 
 「很噁心耶!不要亂講話!」
 
 「那妳答應了?」
 
 「…我,我……!」
 
 『愛莎,殺了他。』
 
 又來了,又是貝爾德的聲音,而且她感覺右手不聽使喚,逼迫她舉起法杖。
 
 「艾索德!閃開!」
 
 「什麼?妳不是……?」
 
 他看見愛莎已經舉起法杖,準備進行攻擊。
 
 「快點閃開!我不想…我不想再傷害你!」
 
 在她這麼說的時候,他已經聽到了杜拉漢的聲音和強烈的魔力,有種不祥的預感。
 
 「完了…艾索德!快一點閃開!雷文他……」
 
 「雷文?」
 
 「我…我不行了!地獄之石!」
 
 艾索德的身體被石頭給撞飛,不過在愛莎的努力之下已經很盡力的將軌道給射偏,艾索德並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
 
 而在這個時候,他也已經看到了雷文面臨著危機。
 
 
 
 
 「終於!我七年前的恥辱可以重新討回公道了!死吧!雷文!」
 
 「可惡……!逃不出去了!」
 
 杜拉漢狂妄的大笑著,雷文在此時已經感到絕望,沒想到自己的實力已經沒有辦法擊倒杜拉漢,沒有辦法守護艾索德,他徹底的輸給了這個世界。
 
 光束砲已經射出,雷文也沒有逃脫的打算了,跟昨天一樣做好了迎接死亡的準備,做好了再也見不到艾索德的準備。
 
 「雷文!不可以!你不是說好了要永遠守護我嗎?你不可以,我也絕不允許你毀約!」
 
 艾索德的聲音傳入他的耳內,緊接著艾索德就出現在他的眼前,施展符文,打算替他擋下符文。
 
 可是,艾索德的符文根本就還沒有熟練,不可能擋下的。
 
 「艾索德!不可能的!快閃開!別管我了!」
 
 「怎麼可以!我不准你丟下我自己一個人離開!我要跟你一起走!」
 
 艾索德的語氣很堅定,不是開玩笑,雷文再怎麼勸說他也不會改變心意的,而且現在連艾索德也來不及逃了,兩人的下場都是一樣的。
 
 「我知道了……」
 
 雷文抱住了艾索德的腰,語氣溫柔的對著艾索德說。
 
 「我們,就一起走吧。」
 
 接著,光束砲已經到了距離不到他們十公尺的地方。
 
 
 
 
 「少做夢了!你們兩個傻瓜!我不會…我絕對不會讓你們兩個人死的!」
 
 愛莎盡全力奔跑著,心裡想著,一定要阻止這場愛情悲劇的發生,這一切都是因為她自己,才會導致這樣的下場。
 
 這是我的責任,我一定要做點什麼,來彌補我的過錯。
 
 她擺脫貝爾德的束縛,重新尋回自我。
 
 這個世界,一定還會有著希望,光一定也是這樣想的,這也是他希望我做的!
 
 「Plasaa Shield!」
 
 愛莎射出如牆一般的等離子光束,擋下光束砲,反彈回去打到杜拉漢。
 
 他就這樣被消滅了,兩人也免於一死的命運。
 
 「咦?我們沒死……?」
 
 「……看來是有人幫了我們。」
 
 艾索德感到疑惑,以為自己應該會跟雷文一起安祥的死去,可是什麼也沒發生,不過他剛才的確是有看到強烈的紅光,他還以為是死亡必經的過程,可是沒感覺到痛覺,又有很多奇怪的想發出現在他的腦子裡。
 
 不過這一切全部都只是假的,兩人已經安然無恙。
 
 雷文看了看慢慢往這裡走過來的愛莎,臉上露出了微笑。
 
 「歡迎歸隊,愛莎。」
 
 「是啊,我回來了。兩個都沒事吧?」
 
 愛莎也露出了微笑,愛莎的法杖也恢復正常,兩根羽毛還晃呀晃的,突顯出了她可愛的風格。
 
 「笨冬瓜!妳知道我多擔心妳嗎!可惡的傢伙!」
 
 「不知道剛才是誰差點就要被轟死了?還不感謝我?」
 
 愛莎語氣調侃的說著,還用法杖輕輕敲了艾索德的頭兩下。
 
 「我才不要跟妳這種穿的這麼暴露的人道謝呢!沒身材還硬要露!」
 
 艾索德反擊,不過兩人心裡都感到很溫馨。
 
 「不道謝就算了,我也不在乎。不過……」
 
 「嗯?什麼?」
 
 「我想謝謝你,是你讓我找回自我。」
 
 「咦?我?什麼東西?」
 
 「還有,我想告訴你,我喜歡你。」
 
 「什麼!妳到底在說什麼啦?」
 
 艾索德搞不清楚狀況,面對愛莎突如其來的告白更是無法反映,臉倒是很紅。
 
 「雷文,不會介意吧?」
 
 愛莎禮貌性的問了一下雷文,雷文的溫柔的搖了搖頭,表示不會放在心上。
 
 「我知道你不會喜歡我,不過我覺得說出來,心裡會感覺比較踏實,不會有忐忑不安的感覺。」
 
 愛莎說著,艾索德則是一直保持沉默,靜靜的聽著愛莎說。
 
 「你跟雷文,要過的幸福唷。」
 
 愛莎給了艾索德一個微笑,伸出手來,向艾索德示好。
 
 「嗯…謝謝妳。」
 
 艾索德握住了愛莎的手,也給他一個微笑。
 
 剛打倒迪奇的蕾娜和伊芙也看見了這溫馨的場面,會心一笑。
 
 
 
 
 晚餐過後,愛莎坐在螺旋迴廊中央,抬頭望著天花板上的花紋。
 
 她已經換回原來元素法師的裝扮,輕鬆的哼著小小的曲調。
 
 霎時間,她聽到了熟悉的腳步聲和說話聲。
 
 「愛莎……?」
 
 「蕾娜姊姊?」
 
 「怎麼啦?坐在這裡想事情?」
 
 「嗯?沒有啊,想讓自己沉澱一下而已,啊…對不起啊,蕾娜姊姊,害妳受了那嚴重的傷,不要緊吧?」
 
 愛莎擔憂的說著,檢視蕾娜身上的傷口,但都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沒什麼大礙,放心吧。」
 
 「那就好……對不起……我總是,一直給你們添麻煩……」
 
 愛莎說著說著,眼淚就不爭氣的落了下來,心中感到很難過,居然對相處已久的隊友們做出這麼嚴重的事情,覺得很愧疚。
 
 「別哭了,擦乾眼淚,不是妳的錯。」
 
 「再哭下去就不可愛了唷,愛莎。」
 
 「嗯……」
 
 這時,又有另一個腳步聲出現。
 
 「愛莎,可以跟妳單獨將一些事情嗎?」
 
 「可以啊,什麼事?」
 
 「那我先走囉,不打擾你們。」
 
 「蕾娜不好意思,謝謝。」
 
 蕾娜只是微笑,招手之後就離開了。
 
 
 
 
 「是什麼事啊?」
 
 「就是…我很抱歉,之前一直攻擊妳……」
 
 「啊?哈哈!我根本沒有放在心上啦!不用道歉了!」
 
 愛莎笑著,沒有打算追究這件事,因為她說的也是事實。就算平胸又怎麼樣?我活的快樂就好了。她是這麼想的。
 
 「真的…?」
 
 「當然是真的,騙妳幹嘛?」
 
 「那…我們還是好朋友吧?」
 
 伊芙害羞的說著,低下頭看著地面,臉微微泛紅。
 
 「我們一直以來都是好朋友啊,一直都是,從今以後我們也都是好朋友。」
 
 愛莎牽起了伊芙的手,給了她一個微笑,伊芙也感到很溫暖,也微笑。
 
 「看來我們都失戀了呢,愛莎。」
 
 「是啊,失戀了。」
 
 「看到他們那麼幸福的樣子,就無法狠心下手去拆散他們,他們是最登對的一對戀人,就算我們真的拆散了他們,我們也沒有辦法跟他一樣幸福吧?」
 
 伊芙說著,心中難免會失落,不過她還是打起精神,要以快樂、看開的心情是迎接每一天。
 
 「沒錯,只要他們過的幸福,我們心裡也很開心,總覺得自己也有幫助到他們,畢竟他們可是我和蕾娜姊撮合的呢!總不能自己撮合又自己拆散,那不如一開始就不要幫助他們。」
 
 愛莎也是,很看的開,不會知道這段戀情沒有結果就放棄自己接下來還有一大段的美好人生。
 
 「現在才知道,你們人類難過的情緒,原來是這麼痛苦的。」
 
 「了解就好,不過傷痛也是會過去的。」
 
 沒錯,傷痛會過去的,當光死去的時候,愛莎也是很難過,幾乎足不出戶、食不下嚥,但現在呢?她還是開朗的態度去過每天都有著精采、歡樂、和希望的每一個日子。
 
 愛莎拿出了那條項鍊,惹出了伊芙的好奇心,察看那條發著紫光的項鍊。
 
 「這誰送妳的?好漂亮啊。」
 
 「應該是男朋友吧?不過他已經不在了。但是,每當看到這條項鍊,我還是會覺得心裡很溫馨,他會一直活在我的心中。」
 
 「這樣嗎?如果我也有個男朋友就好了。」
 
 「妳也可以去找啊,妳的條件這麼好,還有很多人配不上妳呢!」
 
 「真的嗎?」
 
 「當然囉~!不用怕找不到男人,王國裡滿滿的都是!」
 
 就這樣,在兩個女孩的歡笑談話中,這件事情也有了個完美的句點和休止符。
 
 
 
                                     守護 - 29˙完
-----------------------------------------------
 
打了很長,大概四個小時,不知道寫的好不好呢=ˇ= 劇情結構好像有些鬆散……
 
為了拼進度,也為了讓巴友們可以把整篇故事看完,我也是很拼命的在努力著呢!
 
因為很長,所以就沒有反白時間囉~請大家體諒一下˙ˇ˙
 
很感謝大家的支持,我也有勇氣和動力走到這一步。
 
真的,很謝謝你們。
 
板務人員:

3377 筆精華,06/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