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
GP 25

【短篇】溫柔讓人成為最強(艾x愛

樓主 MATSU joe83214
小弟又來了XDD
繼惡搞、正經、百合之後,這次是正常向(死
我快無節操了(別拖我我文還沒打完啊
雖然對二轉研究不多,不過單看外型就被萌殺了
所以這次可能會有一部份和原作不一樣的東西……還請海涵<(_ _)>
那就上吧!閃光劇場!
 
------------我是分隔線------------
 
 
「哈……哈啾!」愛莎大大的打了個噴嚏,一邊又踢了腳邊水之納斯德的殘骸兩腳:「討厭死了!早知道就多穿一些再來找你們算總帳!」
 
「抱歉,沒想到拖了這麼久……」艾索德搔頭道歉,一邊用大火清掃著四周的殘餘納斯德。
 
「沒辦法,火對火本來就相當吃力嘛。」蕾娜甩動馬尾,整理著裙子,一邊安慰艾索德:「別放在心上了。」
 
愛莎又打了一次噴嚏,用雙手抱住肩膀。虛無公主因為契約問題,身上的飾物注重黑暗之力,因此造成穿著沒什麼保暖效果,偏偏剛剛還挨了一招凍結,讓她覺得自己快感冒了。
 
「拿去。」艾索德從包包理拉出一件短外套交給愛莎:「雖然很短,不過我有附加火燄,應該會暖和起來。」
 
愛莎一愣。還記得對上蜥蜴人時,這小鬼根本沒這麼細心過,還是成為符文劍士之後讓他成長了這麼多?
 
只見旁邊的雷文收起大刀,毫無反應卻刻意似的迅速離開,伊芙則是被蕾娜拉到一旁去。
 
「還說呢!要不是你這死小鬼拖這麼久,我哪會這麼吃力!」愛莎撇過頭,其實是為了掩飾臉紅,眼角餘光卻瞄到艾索德的表情一僵。
 
他無力的笑了笑:「也是啦……看來就算過了這麼久,我也還是要靠著妳才行,一點成長都沒有……」
 
全場氣氛降到冰點以下,明明火焰還在四周熊熊燃燒,卻沒人能感受到熱量。艾索德放下外套,轉身走向回村莊的路。
 
「雷文……」蕾娜看著不發一語的雷文。
 
「他已經是個男人了……還被說成這樣可能是相當大的打擊。」雷文冷漠的表情下閃過一陣擔憂。
 
伊芙只是走到愛莎面前,撿起外套往她身上罩住:「對方……畢竟是好意……收下吧……」
 
愛莎說不出話,滿腦子都是艾索德那了無生氣的悲哀笑容。「我剛剛……做了什麼……」
 
 
夜晚,厄泰拉村莊的旅館裡,吧台邊。
 
艾索德左手撐著下巴,右手持著酒杯用小火溫酒。吧台內只有一個砰咕族的老闆在洗最後一批杯盤。
 
「小子啊,今天應該是立了大功回來的吧?」老闆向他搭話:「怎麼一臉悶悶不樂呢?」
 
「……呵。」艾索德苦笑,把溫熱的烈酒一飲而盡。平常應該加冰塊的烈酒現在以驚人的燒灼感通過他的喉嚨:「雖然打贏了,卻認清自己的不成熟……大叔懂那種無力感嗎?」
 
「……對方,是個女生吧?」
 
「是啊……我一路拚命的鍛鍊自己,只希望能夠更接近她,卻還是差了這麼多……」他的笑容慢慢消失:「我……畢竟還是她口中那個死小鬼吧……」
 
「怎麼會出現這麼孩子氣的罵人話?」
 
「孩子氣嗎……?」艾索德推出酒杯,示意老闆倒酒:「或許這就是所謂的名符其實……當年的矮冬瓜都已經這麼強了……」
 
「……唉,情關果然難過啊。」老闆倒了兩杯酒,同時推回艾索德的金幣:「借酒澆愁就別花錢了吧,我陪你乾了。」
 
清脆的玻璃碰撞聲響起,兩杯酒被喝得見底,艾索德臉色也已經紅了起來。
 
「話說小子,你看起來已經不弱了吧?怎麼會被唸呢?」
 
「或許是還不夠力吧……」艾索德明明白白說起白天的事。老板專心的聽著,卻在聽
到他們擊敗兩台大型納斯德時臉色一僵。
 
「難道你們沒有破壞能源裝……」
 
「砰!」老闆的話被一聲可怕的爆炸給打斷。
 
街道上傳來尖叫,本來已經有三分酒意的艾索德瞬間清醒,同時確認了老闆提供的情報:「破壞什麼?」
 
「能源裝置啊!它們如果沒有連帶能源裝置一起破壞,能量回復之後就會復原!」老闆嘶吼:「快叫你的同伴裡機動性強的幾個去破壞它!」
 
艾索德點點頭,立刻在空中伸指畫下幾個字,用魔力組成的幾個字微微一縮就飛了出去。
 
過了一會,收到符文的雷文飛身躍下樓梯:「我、蕾娜和伊芙去解決,這兩個大傢伙交給你們了!」
 
艾索德點了點頭,拔劍往街上衝去,正好遇到早上才成功破壞的火之納斯德:「可惡……陰魂不散啊!」
 
他回過頭,剛好看見蕾娜藉著屋頂逐漸遠去,伊芙展開納斯德之翼隨後跟去了。他微微放心,開始聚集火焰。
 
 
「怎麼會這樣!?」已經入睡的愛莎被一陣強烈的震動驚醒,迅速換上服裝,抓起魔杖往外飛奔,正好看見面前一名逃竄著的砰咕族人被冰凍。「可惡!為什麼?不是已經打倒它們了嗎?」
 
她舉起魔杖大喊:「黑暗之霧!」
 
魔杖尖端散發出劇毒的氣息,成功困住了巨大的水之納斯德。它大吼一聲,陷入毒素蔓延的痛苦中。
 
愛莎飛躍起來,往前狠狠的一刺,成功的在納斯德上頭戳出一個小小的裂縫:「可別小看弱化的能力!毒素很快就會腐蝕你身上的裝置!」
 
納斯德再一次大吼,召喚了一陣暴雪。愛莎使用傳送術躲過,反手又擲出一顆黑暗法球。水之納斯得中了這招之後左腳癱瘓,單膝跪倒在地。她邪惡的一笑:「這是回敬你白天差點讓我感冒!」
 
愛莎回過頭,看見火之納斯德已經深陷艾索德全力使出的烈刃風暴中。但是下一秒,風暴微微一縮,忽然整個膨脹開來,納斯德在其中被絞成了碎片。「媽啊,那死小鬼動真火了……」
 
因為看見太過強大的招術讓她分了神,愛莎並沒有注意到一到藍色的光束往身上籠罩而來。
 
 
「算你運氣差,老子今天可是很不爽啊。」艾索德把插在地上的巨劍拔起,收回右手召喚風火兩大元素的魔法陣:「愛莎那裡應該也解決了吧……?」
 
本來已經打算去找地方休息的艾索德回過頭,卻意外的看見一道藍光掃過,所經之處全被冰封了起來。
 
本來應該會為了那個強大且自負的公主沒在第一時間將已經清理過一次的敵人擊倒而感到驚訝,艾索德卻完全沒有感覺。
 
他感覺到的只有害怕。
 
大腦還沒反應過來,他的身體就已經擅自開始行動。飛躍在結凍的街道上,他一次又一次被冰雹和冰柱擊中,卻絲毫感覺不到疼痛。心中的恐懼蓋過了一切的痛苦。
 
轉過最後一個轉角,他看見眼前的光景,全身如墜冰窖。
 
愛莎被封在一塊巨大的冰塊中,臉上的表情就如同睡去般的安詳。本來應該隨風飄動的兩束馬尾也以飄逸的模樣一同凍結。
 
艾索德徬徨的看著,用踉蹌的步伐走向愛莎:「不……不要……」
 
他跪倒在地,嘴唇顫抖著,眼眸的動搖讓人哀傷。傷痕累累的雙手擁住那塊冰,卻感覺不到低溫凍傷帶來的痛,只是緊抱著那安睡的公主。
 
「妳應該繼續和我鬥嘴、繼續向蕾娜姊撒嬌、繼續跟伊芙爭論、繼續嘲笑雷文的老氣……繼續和大家冒險的,不是嗎?」艾索德多年來首次流下淚水:「為什麼……這麼狡猾……我還沒追上妳啊……」
 
納斯德的吼聲傳來,艾索德卻沒有回頭。「還記得第一次見面嗎?其實我是真的快被那怪物給吃了,如果不是妳,我早就死了,我卻嘴硬到惹妳發火……從此就開始了矮冬瓜和死小鬼的鬥爭……」
 
隆隆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每次、每次我們吵架,都是蕾娜姊讓我們閉嘴,可是我一直不懂,自己為什麼要在意妳這驕傲自大、目中無人的笨法師?」
 
一隻巨手緩緩靠近,彷彿要宣判兩人的末日。「現在……我懂了……」
 
拳頭向下一砸,揚起一陣煙霧。但是納斯德的機器雙眼卻一陣收縮。因為艾索德的獨白依舊進行著。
 
「愛莎……」矮冬瓜這句話不再出口,艾索德終於呼喚她的本名:「愛莎……我……喜歡妳……」
 
接住了納斯德巨大拳頭的左手開始發光,連咒文都沒出口,強力的風之痕已經將水之納斯德的手打出一個大洞。納斯德嘶吼,抬起腳想採扁艾索德,卻發現腳板被狂野之風打出更多空洞。
 
艾索德拋下巨劍,雙手交叉,腳下爆出狂暴的魔力。一道又一道的符文在他身周圍繞,包覆在他身上。
 
「妳曾經告訴我……善用自然的力量吧?」艾索德的嘴角揚起一個悲壯的笑容:「那就讓我實現這個追上妳的夢吧。」
 
他的身上爆出沖天而起的一道劍氣,同時向外散開,再一次形成了烈刃風暴。但是,這次的魔力帶有另一種顏色。
 
鮮血的紅。
 
「本來……還想讓這招完整的……看來沒機會和妳一拼了。」他不顧從體內向外爆出劍氣的傷口,繼續吸收來自地底的火焰的力量:「那……至少讓我在妳面前施展這一招……」
 
水之納斯德已經被狂暴的劍氣撕得體無完膚,還企圖逃走,卻已經來不及了。
 
「血之劍蓮……!」艾索德嘶吼,口中噴出一道鮮血:「結束吧!!!!!」
 
比剛剛的火之納斯德還慘,身陷於艾索德以鮮血換來的魔力中,連碎片都沒留下,名符其實的消失了。
 
艾索德跪下,又吐出一口血,逐漸模糊的視野中有著躺在地上的嬌小公主。
 
因為前一陣烈焰,愛莎身周的冰已經徹底融化、蒸發,現在的她臉色發青,嘴唇蒼白,看來依舊沒有恢復體溫。
 
艾索德勉強拉出外套套在她身上,還想對她說聲晚安卻發不出聲音。已經被撕裂的全身讓他的意識逐漸模糊。
 
然後,他向前一倒,意識中最後的聲音,是愛莎溫柔的呼喚。
 
 
意識漂浮、光芒與黑影交錯、置身於虛空中。
 
艾索德感覺不到痛楚,他只是靜靜的飄浮在虛無之中。
 
終於離開了啊……
 
但是,一陣呼喊響起。
 
「……醒啊……艾……我……道……求……」
 
好吵,吵得他不得安寧。
 
「艾索……求你……我聽到……我也……」
 
可是,是個讓人有些懷念的聲音。
 
「……你這……不負責任的……死小鬼!!!」
 
悲痛的吶喊清晰的傳進他的耳中。是愛莎。
 
「為什麼……會這樣……我不要!我不要……」
 
別哭。我沒事。艾索德想安慰她,卻發覺自己動不了。真可惡。
 
「……好吧……這也是最後一次了……」
 
什麼最後?
 
他感覺右手被人捧起,輕輕握著,又被放開。然後和剛剛的雙手相同的柔嫩觸感在臉頰上出現。
 
「我也……喜歡你喔……」清晰的告白傳來。
 
柔軟的東西印上自己的嘴。
 
 
艾索德跳起身,被繃帶纏滿的雙臂緊擁住愛莎,兩人的唇緊緊相貼。
 
本來還在哭泣的蕾娜尖叫起來:「僵屍啊啊啊啊啊!!!!!」
 
伊芙則是面無表情的分析:「生命現象其實沒有停止過……實際上一直都活著……」
 
雷文連帶身下的椅子翻倒在地,一時之間爬不起來。
 
愛莎則是一臉震驚的被艾索德擁抱著。
 
艾索德放開眼前雙目紅腫的公主,強忍著席捲而來的疼痛,露出一個笨拙的笑容:「我喜歡妳,愛莎。」
 
一清醒就出現大膽的告白讓現場時間流停止。這氣氛比愛莎全力施放的約束之環還要可怕。
 
「啪!」「嗚啊啊啊啊啊!!!!!」
 
清脆的巴掌聲響起,艾索德全身一陣灼燒般的痛楚,痛苦的大叫。
 
「笨蛋!你知不知道人家有多擔心!?」愛莎邊哭邊叫:「你以為我睡著了嗎!?我只是因為血液循環不良才動不了啊!擅自說出那種道別,又說你喜歡我,然後就這樣打算死在我面前!?」
 
「……對不起……」
 
「為什麼……為什麼……」愛莎哭倒在艾索德懷裡:「為什麼我會愛上你這種蠢蛋!!!」
 
艾索德說不出話。他只能呆看著眼前的愛莎。
 
「我……嗚!?」
 
雙唇再一次相貼,這次艾索德感覺到此生不曾體會過的溫柔。然後是舌頭。
 
艾索德的臉一下子火熱起來。只見雷文撇過頭,蕾娜矇住伊芙的雙眼,自己卻臉紅心跳的看著面前這有些過度刺激的畫面。
 
愛莎終於放開他,臉紅的低下頭:「既然告白了,不可以反悔喔!」
 
艾索德呆呆的猛點頭,兩束長髮隨之甩動,彷彿正反映出主人心中的喜悅。
 
 
 
夜晚,艾索德依舊躺在床上,愛莎睡在他膝上,細細的呼吸讓他感到一陣幸福。
 
他本來不懂姊姊的話:「溫柔……能讓人成為最強。」
 
但是看著面前的公主,他深刻體會了這句話的涵義。
 
他慢慢的撫摸愛莎的頭髮,想像著愛莎的各種表情。
 
想必未來,他也能和這心愛的公主一同向前邁進吧。
 
 
------------我是分隔線------------
 
結束啦!好累……
BG激情文就真的不能亂來了……(烈刃風暴捲起雷射切割分屍
艾x愛是我最愛的正常向配對啦~艾x愛&伊x愛大好~
(我:話說這樣不就變成複雜的三角戀或是有姊妹般的後宮!?
(三人:(風之痕刺擊+隕石飛來+黑洞爆炸)
(我:(瀕死吶喊)我還想看小艾跟女王搶公主啊啊啊啊啊
離題了……總之希望大家喜歡~~~
 

------------後記------------
 

伊芙的機密錄影檔案:
「醒醒啊!艾索德!我都知道了,求求你快張開眼睛啊!艾索德!!」愛莎猛烈搖晃艾索德。
「求求你……我聽到了,我也還有話要說啊!」搖晃停止,吶喊變成哭喊。
「……你這……不負責任的……死小鬼!!!」最後的怒吼(?),趴在艾索德身上。
「……為什麼……會這樣……我不要!我不要……」崩潰的哭泣著。
「……好吧……這也是最後一次了……」似乎下定了決心。
「我也……喜歡你喔……」吻了下去。
 
艾索德:「我的初吻……」
愛莎:「(紅著臉)去死啦!!!」
艾索德:「妳都不會害羞耶……難道有經驗?」
愛莎:「(驚)!」
伊芙:「明明之前根本不會伸舌頭……(碎碎念)」
艾索德:「什麼嗚噗(被打昏拖走)」
旁白:「詳情參照小弟前篇文章『不再自憐自傷的夜晚』(又是廣告!?)」
     
板務人員:

3378 筆精華,02/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