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173

【小說】Elsword 貝斯馬篇 其之五 -- 貝羅克

樓主 溯風 WINDKAZE
感覺上還是屬於比較沒重點的一篇
不過還是必須做點鋪陳的步驟故事才能繼續
所以這篇就快速翻閱吧(雖然下一篇很難快速寫完...)
稍微預告一下後面的章節部分
打完貝羅克後就會讓角色們換上新的服裝哩
同時該篇會有些特殊橋段(提示:貝斯馬屬於火山地帶)
如果有人真的猜對主題的話
我就...我就請那個人喜歡的角色多犧牲一點...(?)
另外當初提早讓歐貝倫登場的梗也會出現在這篇(相信我絕對不會是好事)
轉眼間這篇人氣也即將要突破一萬大關了
照慣例應該會有人跟我勒索祝賀文吧
會不會有啥特殊的文出現我也不知道~~所以先不預定
畢竟計畫是趕不上變化的
不過變化可能擋不過讀者的一句話
那麼下次再見""
 
貝斯馬篇 其之五 貝羅克
 
黑夜的腳步悄然離開,替換上來的光之垂幕喚醒了艾奥理斯的所有生物,不論是動物還是人類亦或是存在於整片大陸上的各種生物也不例外,其中也包含這支隊伍。
「嗯…嗯嗯……」
受到耀眼朝陽的刺激,艾索德用手遮住陽光微微張開雙眼。
再次看見的世界已經沒有記憶中黑夜的影子,當思緒也跟隨甦醒同時少年反射性摸著那本來應該是致命的傷口。
隱約還能感覺到從腹部傳來的刺痛感,不過也僅限如此而已。
少年感到不可思議的仔細觀察身上的傷口,原本受傷的部位已經被包紮起來,感覺傷口甚至接近完全癒合。
 
「早,你醒啦。」
說話的人是蕾娜,  昨天是她擔任最後一個守夜的人。
雖然說是最後一個,實際上在那場戰鬥後,愛莎因為使用強力魔法導致體力不支(因為情緒過度激動),伊芙則是治療艾索德後消耗許多精神(尤其是共鳴),歐貝倫也消耗不少力氣(主要精神打擊),最後只剩下雷文和蕾娜輪流守夜。
「早,蕾娜姊,昨天後來怎麼了?」
被問到這個時蕾娜瞬間定格一下,只是她很快就回復成一貫的微笑說。
「後來就蜥蜴人被愛莎的魔法打倒了,至於你的傷口是伊芙治好的。」
明顯省略大半內容後,蕾娜說出「的確」是事實的結論。
「原來是這樣。」
結果艾索德完全沒懷疑。
「說到這,守夜辛苦了。」
「還好啦,雖然說熬夜對肌膚是大敵,不過還好我還非常地『年輕』,所以沒關係。」
不知道為何蕾娜在某幾個字特別加了重音。
「可是蕾娜姊妳不是…」
艾索德本來想提出疑問,只是發覺還是別繼續說下去的好,因為蕾娜的笑容突然變得異常燦爛。
只是那個燦爛的笑容,不知道為何讓人有種背脊發涼的現象。
 
「啊,大家醒了。」
說著說著眾人也陸續清醒過來,艾索德也剛好轉移話題。
「伊芙謝謝妳昨天幫我治療。」
艾索德首先跟伊芙道謝,如果沒有她的話或許自己現在還站不起來呢。
「………」
只是沒想到伊芙居然完全沒有理會艾索德,她看了艾索德一眼後立刻將視線移開掉頭就走。
「咦?」
這個狀況讓艾索德有點木訥的呆在原地,接著他又轉頭詢問愛莎。
「愛莎妳沒受傷吧?」
「哼!」
結果愛莎的狀況也沒好到哪去,哼一聲後也是掉頭走開。
完全搞不清楚到底怎麼了的艾索德,才正想要問蕾娜時才發現精靈早已經不在原地。
隨後艾索德將希望放在雷文身上,只是還沒開口前雷文便說。
「我不知道。」
話一說完就快步離去。
這時候歐貝倫正從艾索德後方躡手躡腳的準備逃跑,只是慢了一步。
「…歐貝倫。」
被艾索德點名到的歐貝倫像是被電到般停頓一下。
「你一定知道…」
艾索德才剛轉過頭來詢問時,聲音卻硬生生地停止住。
眼前的歐貝倫突然遭受到摩比和拉比的撞擊而倒地,接著他的主人伊芙走過來直接將他給拖走。
至於留在原地的艾索德則是臉上出現三條線,同時內心對於昨晚到底發生什麼事情感到不安和疑問。
 
隊伍又繼續前進著,跟昨天不太一樣的是今天擔任後衛的人是艾索德,這並不是特別做出調整的結果。
只是很單純地,每當艾索德想要加快腳步與其他人並行時,其他人也會跟著加快腳步,一但少年改用奔跑的時候,其他人也跟著用跑步方式加速,不過整個隊伍卻能一直維持著原本的間距,這也是一個很奇妙的地方。
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用著比平常行走還要快速度前進的隊伍,加上沿途都沒有遭遇到任何的戰鬥,很快便來到了貝斯馬峽灣。
當一片廣闊的湖泊倒映著藍天形成水天一色的美景呈現在眾人面前時,這支隊伍也停下了腳步觀看這難得一見的景色。
「好漂亮喔。」
不知道是誰先說出這句話,但這也是眾人的心聲。
 
在艾奥理斯這塊大陸上本來就沒有多少湖泊的存在,平常長見的頂多是溪流、河川之類,加上貝斯馬的湖泊又堪稱是全大陸最大的湖泊,那種視覺上的震撼是前所未有的。
只是這份喜悅沒有維持太久,當艾索德等人欣賞著這一覽無盡的美景同時,有一樣「東西」也收入了他們的眼裡。
那是他們此行的目的地,蜥蜴人的村莊。
氣氛在一瞬間轉變,艾索德等人的情緒已經切換成戰鬥的狀態,一步一步的朝著村莊方向前進。
周圍的空氣異常地安靜,迴響於空間中的只有腳步聲而已,明明蜥蜴人的村莊已經近在咫呎,卻沒有感覺到任何蜥蜴人的存在。
或許這種安靜只是一種假象,好比暴風雨前的寧靜一般,存在於眼前的未知何時會突然襲擊而來沒有人知道。
現在這裡只有安靜,安靜到讓人感到壓力、感到恐怖,不過這些因素無法構成讓這支隊伍停下的條件。
他們並非不會感到恐懼,他們比任何人更能感受到恐懼的可怕,就因為理解所以才能去面對戰鬥,就因為瞭解才能在戰鬥中生存。
 
踏入村莊中的一瞬間,隊伍中的女性成員們不約而同的停下腳步。
前方的另外兩名男性成員也跟著停下,有著絕佳默契的他們瞬間理解停下的原因,不是因為害怕而是發現了什麼東西。
「村莊中魔力的流動非常奇怪。」
「有點類似黑暗森林中的感覺。」
善於感受魔力流動的魔法師和精靈說。
「摩比、拉比,分析。」
納斯德女王則開始調查原因。
其餘的三人倒也無法閒著沒事,村莊內的蜥蜴人漸漸從建築物的後方一隻一隻的出現。
本來看無一物的道路逐漸被蜥蜴人給佔據,只是牠們並沒有做出任何進攻的行為,反而非常有秩序的在左右各排成一列。
「分析完畢。」
就在這一觸即發的氣氛下,伊芙完成了分析。
「推斷為黑魔法,術式籠罩全村莊,屬於持續性,功能為精神操作。」
「精神操作嗎?」
「這下子有點麻煩了…」
擔任前鋒的雷文和艾索德說著。
既然蜥蜴人攻擊的原因是人為的操作而不是出自本意的話,那麼對於艾索德等人來說這場戰鬥就是無意義的殺戮。
「有辦法破除嗎?」
蕾娜詢問著愛莎和伊芙,精靈本來就是喜好和平的種族,在這種情況下若還要繼續痛下殺手著實讓人感到猶豫。
「這種術式雖然可以用反向方式破除,不過非常花費時間。」
愛莎眉間微微一皺,現在的情況似乎是沒有辦法這樣慢慢來。
「只能先從術式的媒介物先破壞看看。」
「媒介物?」
「那裡。」
伊芙接續說,白皙的手指比著前方最高的建築物。
 
而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在伊芙所指的方向出現了一個蜥蜴人。
處於兩排蜥蜴人中間的牠,明顯表現出雙方地位上的差異。
比起周圍的蜥蜴人,前方的蜥蜴人長相明顯蒼老許多,略長的灰白色鬍鬚彷彿代表著牠所歷經過的漫長歲月,手持的法杖代表著牠的地位象徵。
那是蜥蜴人的首領「貝羅克」,只是原本應該是明智且清澈的雙眼,如今卻籠罩著渾濁的色彩。
 
驗證碼:4670
 
板務人員:

3378 筆精華,02/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