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34

【小說】Elsword 特別短篇 -- 我在這裡(蕾x雷)

樓主 溯風 WINDKAZE
先前說過人氣破千時所要製作的短篇完成了~~
所以這回是跟本篇沒太大關聯的故事
至於本篇的話則是下一次更新時才會放上

特別篇 我在這裡(蕾x雷)
 
「打擾一下,雷文…雷文教練有在嗎?」
想一想還是改一下稱呼好了,畢竟在場的全都是他的學生。
「蕾、蕾娜小姐…那個教練今天說有事情不能來。」
一名年輕的學生說著,不知為什麼感覺他臉有點紅,是發燒嗎?
「那沒關係,謝謝你喔。」
我微笑揮手跟他示意,接著轉身走出訓練場。
在我剛走出門口沒多久,總感覺後面傳出一些騷動。
話說回來,雷文是去哪邊了呢?
難得我今天比較有空,想說找他去看在森林中新發現的花海,沒想到他居然不在。
唉…不行、不行,不能因為這點小挫折就嘆氣,還是想一下他平常會去哪邊好了。
「蕾娜姊,怎麼了嗎?」
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回過頭來是一個紅髮少年。
「是艾索德呀。」
從認識到現在好像也過了好幾年,儘管還有些稚氣未脫的感覺,不過看起來也是個小大人了。
「啊,現在因該說是領主大人了。」
我小聲笑著,艾索德則是有點不好意思說別這樣叫他。
「對了,妳怎麼有空來訓練場?」
「嗯…就是剛好今天比較有空,想說看一下你們教導的學生如何,順便、順便找你們敘舊一下。」
我將目的顛倒過來說,雖然感覺欺騙艾索德不太好,不過這個時候善意的謊言是必要的。
沒錯蕾娜!不能太拘泥這個部分。
「這樣啊,不過雷文大哥今天好像有些事情,所以找我來代課。」
艾索德絲毫不懷疑的模樣讓我稍微鬆了一口氣。
「你有聽說他要去哪邊嗎?」
既然如此就要趁勝追擊,看能不能獲得有用的情報。
「不是很清楚耶,只知道他好像要去魔奇森林附近。」
魔奇森林………
原來如此。
「有很重要的事情嗎,要不要在裡面等他回來?」
「沒關係、沒關係,反正我也只是順便繞過來而已,他不在就算了。那麼我先告退囉。」
嗚哇…我又騙了艾索德一次,改天請他吃飯當做賠償好了。
不過雷娜!現在該做的事情不是這個。
我急急忙忙的離開現場,一邊慶幸艾索德很單純,如果是愛莎的話,八成會露出一副「原來如此,我知道囉」的笑容。
至於伊芙大概是一邊說不知道,然後又一邊叫歐貝倫還有歐貝莉亞去幫忙我找吧?
不過這種事情還是要自己來比較方便。
不過…
果然雷文還是忘不了她。
 
離開村莊後我來到魔奇森林,沿途順道去採了一些花朵。
記得是在這附近。
啊,找到了。
雷文單腳跪地在一棵樹前面,由於左手是纳斯德機械關係,所以他只用一隻手擺在胸前做出禱告的樣子。
我站在樹木後面靜靜看著這一幕,總感覺現在走出去好像不太適合。
沒多久雷文站了起來。
「…是蕾娜嗎?」
嚇我一跳,我明明已經都沒發出任何聲音,真不虧是雷文。
「呵呵,還是被你發現了。」
我有點尷尬笑著。
「妳怎會到這邊來呢?」
雷文臉上帶著微笑說著,只是他的眼神感覺非常悲傷。
「我剛好來這附近採一些花朵。」
我講出事先想好的台詞,同時拿出手上的花。
「這樣啊,這花真是漂亮。」
雷文的笑容感覺還是一樣憂鬱。
「那我先回村莊了,妳也別逗留在森林太久,很危險的。」
當他從我前面經過時,我反射性拉住他的衣袖。
雷文回過頭來看著我,表情有點疑惑的問「怎麼嗎」。
「那個、那個…我還想再去多採一些花朵,雷文你有空陪我去嗎?不然我一個人怕被怪物襲擊。」
我隨便掰出一個藉口,說真的連我自己都感覺太牽強,畢竟這附近的怪物看到我不先跑走就不錯了。
總感覺臉上不自覺冒出些許冷汗,心情更是忐忑不安,或許是看到我的表情有點困擾的關係吧,雷文微微笑了一下說「好」。
一路上我盡可能聊一些有趣的話題,只是雷文的反應永遠都是「嗯」和非常憂鬱的笑容,害我也有點難過。
來到花海後,雷文的表情終於稍微改變。
眼前的花朵無止盡的向前延伸,儘管都是一些森林中常見的野花,不過當數量和範圍超出一眼可以收納的範圍時,整個感覺就完全不一樣了呢。
「這是我最近才發現的,你看很漂亮吧?」
「嗯,真的很漂亮。」
我走進花海中間,聞了聞花香,感覺心情都變得好多了,相信他一定也一樣吧?
突然間我感覺有什麼東西碰觸到頭髮,伸手一摸似乎是朵花,還有一個絕對不會認錯溫度。
我有點驚訝的回過頭來,雷文的手還停留在半空中,剛才是他將花別在我的頭髮上。
對我來說這是一件非常開心的事情,可是我卻笑不出來,因為雷文臉上的表情非常錯愕。
恐怕是剛才那一瞬間,他把我當成她吧…
「抱、抱歉。」
雷文不自覺的後退一、兩步,然後轉過身準備跑走。
在他還沒起跑時,我從後面抱住了他。
「…沒關係。」
自己也不知道什麼沒關係,可是沒關係,只要他不要再露出那種表情就好了。
我們就維持這種姿勢沉默著,我知道自己一定已經滿臉通紅了,而他的心跳聲也逐漸加快。
不過,這樣子是不行的。
因為對她來說,我這樣是犯規的。
 
「…對不起。」
我放開雙手,雷文回過頭來一臉納悶的表情。
「其實我都知道了,有關她的事情。」
我將頭低下來,不敢去看他的表情和眼神。
「所以我才知道那個地方。」
好害怕他會生氣,或是就直接離開。
「我知道不該這樣子,可是我就是很在意…」
周圍變得好安靜,安靜到好可怕。
終於雷文開口了。
「…都過去了,沒事的。」
那絕對不是沒事的聲音。
「妳沒必要在意。」
不是這樣的。
「我在意的是你啊!」
抬起頭來,剛好和他四目相對。
「你總是把什麼事情都藏在心裡。」
然後獨自去承受過去的傷痛。
「一直假裝成沒事的樣子。」
眼神卻非常悲傷。
「我真的很擔心你!」
說著說著,感覺眼淚快要流下來。
雷文一臉困擾的表情然後說:
「對不起…」
別跟我道歉啦,笨蛋…
我將臉埋進他的胸膛小聲哭著。
「我犯下的罪,實在是太多了。」
雷文開始說著。
「我的雙手早已經沒有能握住任何東西的資格,這些都是我自己犯下的過錯,只能由我自己來償還。光是能認識妳,還有艾索德他們,我就已經感覺非常高興了,因為有你們我才能夠及時回頭,不再繼續錯下去,所以我認為我不能夠再奢求什麼東西了。」
雷文輕輕將我推開,轉過身準備離去。
可是…我還是再一次拉住他。
我拭去眼角的淚水,我想她也不會想看見這樣的雷文。
所以我決定了,決定說出來,就算犯規也沒關係。
 
「如果你的手不能握住任何東西,那就由我來握住這雙手。如果你認為不能夠再奢求任何東西,那就由我來給予你就好。」
我走到雷文面前看著他。
「不管你的罪行有多少,不管你要花多少時間償還,對我來說都沒有關係。只是你沒有必要全部都一個人獨自承受下來,因為我在這裡。」
我墊起腳尖拉近兩人臉龐的距離,在雷文還來不及反應前,我已經吻著他。
感覺到他似乎非常慌張,不過我的雙手早就用力抱住他。
在一段短暫卻漫長的時間後,我把臉收回,靜靜看著雷文。
他滿臉通紅(我想我也一樣)有點不知所錯的模樣,看起來感覺十分可愛,比起那種悲傷的表情,現在這個樣子還比較適合他。
「我知道你一定忘不了她,不過對我來說,就算是這樣子也沒關係。因為不管是你的過去還是現在,都是我喜歡的一部分。」
我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看著我的笑容,雷文也露出一個微笑,那是打從內心發出的微笑。
雖然只有一點點,不過他的眼神中的悲傷也確實減少了。
 
未來的路上,就算你選擇的路程再怎樣艱辛,也請你不要再流露出悲傷的表情,我想她也不願意看見。
罪孽不管再怎樣深重,也不要只想一個人去背負,因為我在這裡。
我就在你的身邊。
 
驗證碼:1379
 
板務人員:

3377 筆精華,06/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