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5
GP 1k

【小說】If, Eve & Eve--5章

樓主 Fakearnak.Mechanic Farla
「哎~我就跟你說對不起了嘛!不要再生氣了嘛!」

愛莎此次道歉,的確比平常來得還要有誠意,最起碼沒有把「死小鬼」掛在嘴邊了。不過,她的態度仍然是一副認為自己有理,所以艾索德身上滿滿的傷疤以及頭上頂著的那顆燒焦的爆炸頭都不是她的錯。

「誰叫你們把場面搞得這麼曖昧,任何人看了都會誤會!對吧,蕾娜姐?」

「呃,先不論這些……」

蕾娜沒有很用心的去聽愛莎講了什麼,用眼角的餘光瞄向坐在對桌,此時已經安分下來的兩位「伊芙」。她們全神貫注,盯著桌上唯一的一只高腳杯裝的草莓冰砂不放。不過,卻又會不約而同地轉頭看向艾索德,露出向大人允求許可的小孩一般的眼神。

「要不要先討論一下,我們該拿她們怎麼辦呢?」

「這一點,去問把她們撿回來的罪魁禍首啦!」

愛莎不但話中帶刺,還意有所指拿法杖指向此時已不在座位上,聽到叫號便衝去櫃檯旁,準備拿老闆剛做好的冰砂給另外一位「伊芙」的艾索德。

「說起來,為什麼可以用冰砂安撫她們啊!」

*******************************************

「這個也是,不知道變成這樣多久了。」

燒掉了在隔層上生根許久的厄泰拉西亞成花,雷文撥開粘稠的菌絲,看到的是被這些反覆生長的菌絲所層層覆蓋,早已失去機能的「伊芙」。

除了艾索德等人遭遇的第一個「伊芙」以外,其他的複製品就像是這樣,既沒有被厄泰拉西亞寄生,但機能卻也早已經停止,而且身體的部件也不盡完整。

這些缺了頭、缺了手腳,或甚至只有手腳散落一地的「伊芙」們,像是被拆解以後便隨意棄置在這裡,然後就被如同細雪般的綠色塵埃所覆蓋,只留下一個隆起的青綠小丘。而少數露出在外的部分,早已生鏽變形而難以辨認。

「不管做出這種事情的傢伙是誰,這種噁心的興趣還真令人倒胃。」

「才不是什麼興趣呢,雷文哥。」

愛莎為了糾正雷文,指向某株從遠處飄來的胞子。它試圖寄生在伊芙們的零件上,但是菌絲卻始終無法順利的在上頭生根。無法順利繁殖的胞子在很短的時間內乾枯而亡,這些胞子乾燥並分裂以後,便成了他們所見,包裹在伊芙們身上的綠色被單。

「或許就是因為這樣,這些伊芙才沒像其他的納斯德一樣攻擊我們吧?」

「……真奇怪。」

蕾娜在對四周拉弓警戒的同時,仍對愛莎的推論提出回應。

「如果這些複製品是厄泰拉西亞所為,它又何必把它們四分五裂,變成自己不能吃的食物呢?」

「這一點,就連我不知道了~~再說它製造出這麼多伊芙作什麼,是要在這裡開舞會嗎?艾索德,你認為哩?」

「……」

艾索德並未回答愛莎的問題,只是一直對著位於盡頭,那一道絲毫沒有被厄泰拉西亞侵蝕過、印刻著納斯德皇家徽章的金屬牆體發呆。

「抱歉,問你這種問題是我的錯。」愛莎搔了搔頭道。

在艾索德的正上方,是通往B4-1通道的通風口,也是他們初次接觸重污染區的起點。

──怎麼了?伊芙?那道牆壁有什麼問題嗎?

「確實是這裡……」

──不,沒有任何問題。反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只是「說不定」而已。

「……就是這裡,就在這道門的後面!」

「嘎?沒頭沒腦的,突然冒出這句話作什麼?」

「愛莎,拜託妳!幫我把這扇牆壁打穿!」艾索德此時突然轉過身來,捉住愛莎的雙臂說道。

面對艾索德如此接近且專注認真的神情,愛莎反應過來時,已經是滿臉通紅。

「你、你、你在說些什麼啊,死小鬼!突然這麼有禮貌,很噁心耶!再說,你要把這面牆打穿做什麼用啊!」

「一時之間很難說明,但我的魔力已經用光,不可能在剩下的幾分鐘內打穿這面牆……所以拜託妳,幫我這個忙!」

「才……才不要勒,這麼厚的牆,一看就覺得有夠麻煩……再、再說,又不是只有我,雷文哥、蕾娜姐,還不是都做得到!你又何必只拜託我!」

愛莎在滿臉發紅的同時,舉頭看向一旁的兩人,從眼神中發出對他們發出求救的信號。

「抱歉,我的手臂再損耗下去,明天就連碰咕族的技師都修不好了。」

「咦?」

「我也是,清除這些被寄生的纳斯德加上警戒周圍的狀況,已經讓我很疲累了……如果連愛莎都沒辦法做到的話,看來就只好放棄這次的探險,讓艾索德失望了吧……?」

「咦咦咦!?」

得不到兩人支援的愛莎,回頭看了看仍注視著她的艾索德,又看向兩人,像是被搖動過的搖頭娃娃般不斷地來回擺動。

她的額頭上,流下了些許冷汗。

「我、我知道了啦,我做!反正,說起來就不過是個笨重鐵塊,怎麼可能讓我這天才魔法美少女卻步!」

愛莎說畢,先把抓住她的艾索德推到一旁,並揮動手上的法杖,藉由從體內所滿溢出來的艾爾之力讓自己的能力到達極限,成了圍繞在她的身體四周、劇烈搖曳的紫色火焰。

「在、在這之前我先跟你說清楚,死小鬼!我可不是為了你才這麼做的喔!只是為了要證明我是天才,什麼都不可能難得倒我!」

她在手指上作出了一個棒球般大小的結界,並將通道內所剩不多的艾爾之力通通集中於此。被聚積在結界內的艾爾之力無處可逃,在裡頭企圖掙脫而不斷地向上加速,成了一輪發燙的耀眼光芒。一但解開施予在其上的枷鎖,其強度必定足以切穿任何擋在它眼前的事物。

若不是十分認真的爆發狀態,平常的她要維持一個光球都有些困難。不過她此時卻還將同樣的光球在自身周圍作了7個類似的複製品,認真的程度令其他人都不禁咋舌。雖然艾索德的請求是個因素,但她之所以這麼熱中,還是因為她那無端被激起的自尊心所致。

「等離子切割,火力全開!!」

雖然威力不比納斯德之王,但8道向前方亂射的強力雷射,仍在與金屬製的厚重牆壁接觸的那一瞬間,熔出如同抽象畫般的鮮紅軌跡。愛莎像是拼了死命般,試圖去控制一開始不隨她的意志而四處飛散的高熱光束,最後,總算將它們齊聚為一束更為粗大的光源,發揮焊槍般的功能,將牆面鋸了一個可供數人通行的隧道。

不過,才剛施放完大法術,此時顯得有些虛弱的她,反而推開前來攙扶自己的艾索德。

「居然花了我這麼大力氣,我倒是要看看死小鬼為什麼這麼堅持要敲開這面牆……」愛莎嘴巴上嘟嚷著,並一馬當先的朝著洞內衝了進去。艾索德等人還來不及阻止,就已經看不到她的身影了。

「喂,愛莎!危險啊!」

「……」

「愛莎!?」

「我沒──事!」

聽到愛莎仍用十分有精神的語氣回話,在外頭擔心的眾人總算鬆了口氣。

「死小鬼,還害我花了這麼多功夫,這次真是夠失望了!裡面連一個人的氣息都感覺不到,不過就是個很暗的空洞而已嘛……好痛!撞到頭了啦!」

「……我看,我們還是跟著進去吧?」

雷文以及艾索德點頭答應了蕾娜的建議,三個人併肩走進伸手不見五指的隧道裡。

轟。

一團小如燭光的火焰突然在他們的面前燃起,以及只被照出一顆頭的愛莎,也在他們的面前冷不防的出現。

「嗚哇啊───!!?」
「喔!?」
「咿呀────!!!」

「叫什麼叫,是我啦!」

「笨蛋矮冬瓜!妳這樣搞會嚇死人的耶!」

「這裡這麼暗,你不點火是要怎麼走啊!而且我點火,也是為了要你好好看看,這裡什麼都沒有──」

<System check, condition red. Error occurred, turning to next phase…. >
(系統確認,狀態「紅」。異常發生,轉為下一步驟……)

艾索德的腳才前進到與愛莎同樣的位置,一道應當屬於伊芙的聲音便從闇暗的洞穴內突然冒出。緊接著,如同在暗夜掠食的野獸般,兩盞黃橙色的微光乍然在一片黑色的背景中亮起。

眾人還在驚愕的瞬間,從洞穴內冒出了更多相似的光點,在不到數秒鐘的時間內便如同滿天星斗般,佈滿整片黑暗的天井。

<System check, condition red. Error occurred, turning to next phase…. >
<System check, condition red. Error occurred, turning to next phase…. >
<System check, condition red. Error occurred, turning to next phase…. >

相同的字句以相同的聲音不斷地重複,在暗不見光的洞穴內迴盪著。

「這、這、這是怎麼回事啊!!討厭!好噁心!」

「愛莎,用火!用火把這裡照的更亮一點!」蕾娜在提醒愛莎的同時,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架起弓弦,並在上頭灌輸了方才欺騙愛莎已經用盡的大量魔力,隨時警戒接下來可能會發生的意外。

「喔,好、好的!沒問題!」

愛莎把燭光變為足以照耀洞穴全體的火球。然而,火光雖然照耀了周圍,卻沒有辦法將看到眼前景象以後的驚懼也一併驅散。

彷彿入了另外一個「領域」,此時映入艾索德等人眼簾之中的,是迥異於現實一切邏輯的事物。

伊芙、伊芙、伊芙,凡是所見之處,都存在著被看似堅牢的金屬藤蔓固定住四肢以及身體,具有伊芙的容顏的女性納斯德素體。而且,她們失去自由的四肢就像是被壞小孩刻意用壞的傀儡戲偶一般,以超過極限的角度向外扭曲,並無力的垂落下來。似乎是才剛啟動的緣故,這些納斯德們企圖移動自己的手腳,然而,無法自由移動的她們,卻只能如同翻倒的截肢動物般不斷地在原地掙扎。

或許可以自行切斷痛覺的納斯德此時沒有感覺,但看在眾人的眼裡,那種彷彿全身筋骨被折斷的痛楚,透過機械不當運作時發出的摩擦以及火花聲,彷彿直接傳達到她們的身體上一樣,深刻地烙印在他們的心中。

這些甦醒過來的納斯德,此時將唯一可以自由活動的眼睛,全數投視在艾索德的身上。

<Elsword>
(艾索德)

其中一個伊芙開口以後,其他的伊芙也跟著開口。

<Elsword>
<Elsword>
<Elsword>

如同鸚鵡般只會說出固定字句的她們,又突然在同時軋止,並統一看向某處。

艾索德腦中雖然充滿疑惑,但仍隨著她們的視線往洞穴的最深處看去。雖然不是看得很清楚,但那裡的確有一台發出極微弱的青光,顯示它仍在正常運作的電腦。

「妳們的意思是要我去看嗎?」

「……」

被綁在上頭的伊芙們沒有回應,只是漠然地維持自己看向電腦的視線。

「……我們走!」

艾索德喝令同伴們跟著他,一起走到了電腦旁。

他看向螢幕,上頭早已寫了些字。

*************************

--Hallo World
--Please enter your magistrate code:
Code: EVE*********
--Access code… Available
--Connect to: **********
--Connecting to Nasod Production Bureau now…
--Welcome.
--Please enter project code:
Code: Rebirth
--Code approved.
--Project start.
--End section.

--Delete file, Y/N?
--Y

--Lockdown all system, Y/N?
--Y

--System Locked.

*************************

「完全看不懂……愛莎、蕾娜姐,妳們看得懂嗎?」

「不行,雖然看得懂隻字片語,但組合在一起是什麼意思,完全無法理解。頂多知道這絕對跟伊芙有關而已。」

「我也是……如果是長老的話應該可以……但憑我的智慧,還沒辦法完全解讀納斯德的文字。」

「姆,那雷文哥……還是算了。」

「……」

「啊~~急死人了!!膠囊的效力只剩下不到5分鐘了,卻卡死在這邊!」

碰!

搔著想到快要爆炸的頭,艾索德忍不住焦急,往電腦上狠狠的踢了一記。

嗶嗶嗶嗶嗶嗶……

「怎、怎麼了!」

「死小鬼,誰要你不知死活的亂動,現在又發生什麼事情了啦!」

******************************

--System unlocked
--Project result demonstration…Activate

******************************

電腦發出奇特的運作聲以後,浮現了這兩行文字。

接著,在電腦的後方的地板突然凹陷下去,並自動往兩旁退去。從中冒出的冰涼氣息,帶有艾索德仍在記憶中保存著的香氣。

「呃……呃!?」

與艾索德第一次碰見伊芙的情景,幾乎一模一樣──

兩個完好無缺的「伊芙」,被納斯德的保護膜所包覆,並在其中靜靜的沉睡著。
     
板務人員:

3378 筆精華,02/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