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6
GP 598

【小說】曖昧的戀愛三角函數(雷/藍X艾)番外篇PartIIII

樓主 愛爾克 wrxzzzufv
※極度嚴重警告
 
此篇為雷文、艾索德以及藍托的"山劈文",不能受理者請按上一頁或者關閉此網頁,否則發生什麼後果本人一概不負責
還有以下幾點特別注意:
1:此篇伊芙有"崩壞"的一面,不能忍受者也請離開,不然到時候不能宰作者,謝謝。
2:此篇後面艾索德可能會變成"助攻"(應該算吧?)不能接受者,也請離開,謝謝...
3:此篇可能會被砍文...因為尺度可能有點超過...被砍別來找我要...(不負責任的人!
4:此篇長達三萬五千字左右,要是看到一半發生失血過多、昏迷不醒送醫急救不治的話,變成阿飄一率不能回來作者算帳,謝謝。
以上幾點請配合,謝謝合作。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我是分隔線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番外篇PartIIII:伊芙的秘密。
 
 
 
 
此時,我、雷文、蕾娜姐以及死矮冬瓜,分別坐在餐桌四周的椅子上...
 
蕾娜姐臉色嚴肅的低下頭,彷彿在思考什麼事情似的。
 
我和雷文面面相覷,都不明白為何蕾娜姐要招集我們,說有重要的事情要討論。
 
但是最近明明沒發生什麼大事才對啊...
 
我一臉不解的看著死矮冬瓜,死矮冬瓜也是聳聳肩,表示她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大家,今天集合你們,是要跟你們討論一件關於伊芙的事情...」蕾娜姐認真的說著。
 
「有什麼事情這麼重要嗎,蕾娜?」雷文一臉疑惑的說著。
 
「你們應該知道,我們隊伍分配任務賞金的方式吧?」蕾娜姐看著我們大家說。
 
「我記得...是先抽四成當成隊費,然後剩下的平分給我們每個人,沒錯吧?」死矮冬瓜有些不確定的說。
 
「恩。愛莎妳說的沒錯。可是問題在於,為何伊芙所領到的錢卻跟我們"實際上看到的"不符合呢?」蕾娜姐一臉疑惑的說。
 
「蕾娜姐,妳的意思是...?」我有些不懂的說。
 
「你們難道不覺得奇怪嗎?從伊芙加入我們小隊到現在所拿到的所有獎金,有可能蓋出那一間實驗室嗎?」蕾娜姐有些驚訝的說。
 
眾人紛紛低下頭思考,因為蕾娜說的話不無道理。這間屋子裡有一間伊芙專用的實驗室,裡面是什麼樣子我們沒有人知道,因為門上了很複雜的密碼鎖,蕾娜姐嘗試破解好幾天了,卻始終破解不了。
 
我們也去逼問過歐貝倫,歐貝倫卻搖搖頭說即使知道密碼也沒用,因為之後還要通過聲波、眼角膜等等的確認,才能進入實驗室。
 
因為伊芙上了這麼多鎖,所以我們對於裡面到底有著什麼這件事情便感到更大的好奇。
 
「會不會是伊芙在實驗室做了一些可以賣的東西?」我有些不確定的猜測著。
 
「恩...這並不是不可能...那伊芙會做什麼東西拿去賣呢?」蕾娜姐手指摸著下巴,有些疑惑的說著。
 
「會不會是可以做出可愛玩偶的機器??」死矮冬瓜有些期待的說著。
 
「也有可能是會自動縫紉的機器...」蕾娜姐不確定的說著。
 
「會不會是戰鬥用的納斯德?」雷文有些疑惑的說著。
 
「雷文雷文,那種東西沒有人會買啦。」我無奈的說著。
 
「那艾索德你認為呢?」雷文一臉好奇的看著我。
 
「咦?我喔...」忽然感覺到在場的目光通通集中到我身上,讓我瞬間感到不知所措。
 
「我想想...」我低下頭沉思著。
 
假如是可以賣的機器...那我希望哪一種呢...?
 
自動料理的嗎?還是自動修理武器的?
 
此時我腦中忽然想到,歐貝倫也是納斯德...
 
...咦?等、等等!?我怎麼會聯想到那種地方去了!?
 
「艾索德?」雷文有些疑惑的看著我說。
 
「咦!?我想應該是會自動修理武器的機器吧!」我驚愕的回答著。
 
當然我不可能把剛剛腦中浮現的東西說出來...
 
「恩...在這裡猜測也不是辦法...只好親自去確認了。」蕾娜姐起身,認真的說。
 
「那,蕾娜姐姐妳的意思是...?」死矮冬瓜好奇的說著。
 
蕾娜姐微微一笑,然後帶著燦爛的笑容說:「既然伊芙身為我們的隊員之一,那她假日去哪裡,我們這些身為夥伴的當然要去關心一下囉~你們說對不對?」
 
「喔~~」眾人了解似的點點頭。
 
總歸一句話,就是跟蹤。
 
 
 
 
 
此時我們一行人正在艾德城堡附近尋找,因為根據死矮冬瓜昨天問的結果,伊芙說她今天會到艾德村莊辦一些事情。
 
但是不管我們怎麼在艾德村莊或者城堡尋找,就是找不到伊芙的蹤影。
 
「死矮冬瓜,妳確定伊芙說她是要來艾德村莊嗎?」我半信半疑的看著死矮冬瓜。
 
「是真的啦!我確定她昨天是跟我說她是要來艾德村莊啦!」死矮冬瓜焦急的反駁著。
 
正當我準備說些什麼時,蕾娜姐忽然疑惑的說:「咦?為什麼那裡聚集了一大群人?」
 
我們順著蕾娜姐的方向,發現艾德村莊入口處那裡聚集了大量的人潮。
 
當我們過去之後,發現一群人似乎在搶著什麼東西似的,拼命往人潮中心擠。但是奇怪的是...
 
「奇怪,怎麼幾乎都是女性?」雷文疑惑的說著。
 
我們大家都很疑惑,因為在場的人潮幾乎都是女性,沒有半個男性。
 
「你們等我一下喔...我去看看是怎麼回事。」蕾娜姐說完,便嘗試著往人潮中心擠進去。
 
「蕾娜姐姐,我也去!」死矮冬瓜說完,便也跟著蕾娜姐擠了進去。
 
恩...讓她們兩個女生去不太好,我也跟進去吧!
 
「我也跟上去好了!雷文你在外面等一下吧。」我轉身朝此時站在我後面不知道該做什麼的雷文說。
 
「咦?那我也...」雷文說完之後,擺出一副準備跟上來的樣子。
 
「你不用跟上來啦,交給我們就好了!」我說完之後,便隨著蕾娜姐和死矮冬瓜的腳步擠進去。
 
「艾索德、等等...」雷文說到一半,我便已經擠入了人群中。
 
不過...真的很難移動耶,這群女性不知道在騷動什麼,害我進去之後連移動一下都沒辦法。
 
嗚~可惡、不管了!
 
我使出蠻力硬是朝人群中央擠進去,雖然身邊紛紛傳來不滿的抱怨,但我依然朝中心努力的擠。
 
當我終於抵達人群中央時...
 
發現是一個奇怪的攤子,攤子上擺著好幾百張圓圓、亮亮的東西,而且還很薄。
 
「這是什麼啊...?」我隨手拿起一張,疑惑的看著。
 
就在我疑惑這東西怎麼似曾相似時...
 
「來來來~各位客人快來看喔!全班德斯王國獨一無二的優質產品就在這裡喔!只要您購買了攤位上的"光碟",然後在購買我們納斯德獨創的放映器,就能欣賞到世界上獨一無二的視覺效果喔!」忽然,一個熟悉的傳進我的耳裡。
 
我一抬頭看,果然!歐貝倫正站在攤販中央努力的叫喊著!
 
「歐、歐貝倫!?」我一臉驚訝的說著。
 
「咦?這位客人你怎麼知道...咦!?艾、艾索德!?」當歐貝倫發現到我的存在,便露出一副十分緊張的表情。
 
怪了,他怎麼這麼緊張?
 
「歐貝倫.怎麼了?」此時,歐貝倫旁邊的歐貝莉亞轉過頭問著歐貝倫。
 
歐貝倫伸出不停顫抖的手指指著我,歐貝莉亞順著手指的方向看到我,默默的點頭。然後轉過頭,拉了拉站在旁邊的那個人的衣角。
 
那個人緩緩轉過頭,然後當她視線移到我身上時,雖然只有一瞬間,但是我看到她露出一副驚訝的表情。
 
那個人,就是歐貝倫以及歐貝莉亞的主人:伊芙。
 
「艾索德,你怎麼來了?」伊芙疑惑的問著我。
 
「咦?沒有啦...只是很好奇,妳出來門艾德村莊做什麼而已...」我有些慌張的說著。
 
正當伊芙用著半信半疑的眼神看著我時,忽然,有一個客人疑惑的問歐貝倫說:「請問...這麼叫做"光碟"的東西裡面的內容....到底是什麼啊?」
 
「裡面的內容嗎?內容在前面這個看板上都有喔...」當歐貝倫指著攤販前面的看板時,伊芙忽然轉身惡狠很的瞪了歐貝倫一眼。
 
歐貝倫連忙伸出手遮住嘴巴,正當我因為好奇這"光碟"裡的內容而去看剛剛歐貝倫所指的看板時...
 
看板上貼著許多照片,照片上還有跟光碟相對應的號碼...至於看板上的照片...
 
「伊芙!這是怎麼一回事!?」我指著看板,一臉激動的吼著。
 
因為看板上的照片...全部都是...
 
我跟雷文主演的"愛情動作片"。
 
「這是為了賺取必要的經費。」伊芙一臉正經的說。
 
「那也不必賣這種東西啊!」我情緒極度亢奮的大喊著。
 
但是沒想到...
 
「咦?這名紅髮少年怎麼跟照片裡面的那一個人長得好像?」
 
「真的耶...奇怪,連手臂上的刺青都一模一樣?」
 
「難道是本人嗎?」
 
「沒想到本人這麼可愛呢....」
 
四周開始傳出議論紛紛的聲音,看來已經有人注意到,我就是看板上那照片裡的"男主角"了。
 
「死小鬼,發生什麼事情了...咦?這、這是什麼啊!?」當死矮冬瓜終於順利擠進人潮,但是第一眼看到的卻是那貼滿我跟雷文主演的愛情動作片的看板,她立刻激動的遮住臉大喊。
 
四周討論的聲音越來越大,正當我的情緒即將崩潰時...
 
「艾、艾索德...你過來看一下。」此時,一個聲音傳進我的耳裡。
 
我朝著聲音的源頭看去,一看,便發現是蕾娜姐在叫我。
 
此時蕾娜姐正在跟我們完全反方向的地方,看著另一個看板。
 
嘗試著不去聽周圍討論聲音的我,快速的跑到蕾娜姐的身邊。
 
當我到蕾娜姐身邊時,蕾娜姐用眼神示意叫我看看板。於是我的目光便轉移到看板上。
 
這看板也跟剛剛看到的看板一樣貼滿照片,不過這看板最上面有個很醒目的"新品上架",至於照片內容,我看看...
 
.......咦~~~~~~~~~~!!??
 
看到看板上的照片的我,臉瞬間黑了一半。
 
不、不妙!這照片要是被...
 
「艾索德你怎麼了!?剛剛你怎麼在大吼!?」忽然,身後傳來雷文緊張的聲音。
 
當下我立刻朝著那看板大喊:「符文粉碎!!」
 
凝聚壓縮過的魔力,釋放之後便把那看板瞬間炸成碎片。
 
在場的民眾紛紛發出抱怨的聲音,雷文也對眼前的狀況感到疑惑。
 
但是好死不死,四周的討論聲又開始了...
 
「咦?這名黑髮男子跟另一邊看板裡面的人好像喔...?」
 
「難道他也是本人?」
 
「本人比照片帥上很多耶~~」
 
雷文也對四週的討論聲感到好奇和困惑,但是當他看到對面的看板時,便緩緩朝那看板走去。
 
糟了!!
 
我一臉怨恨的看著罪魁禍首:伊芙,此時伊芙正默默的站在攤販中央看著這一切。
 
當雷文看完看板走到我身邊時,正當我以為雷文會痛罵我一頓而閉上雙眼時,沒想到雷文卻輕擁我入懷然後溫柔的說:「抱歉...委屈你了,艾索德。」
 
此時眾人不約而團發出一陣驚呼。
 
「沒、沒關係啦...你不在意就好...」我有些害羞的說著。
 
雷文用著一臉開朗的微笑示意他沒事,正當我以為安然度過時...
 
「請問...你是那看板裡面的人物嗎?」忽然,有一個害羞的少女走到我和雷文旁邊,一臉膽怯的問。
 
「恩,是我沒錯。」雷文微微笑的說。
 
「我就知道我沒認錯~你果然很帥呢!」那名女子開心的說。
 
「謝謝誇獎。」雷文禮貌性的回答。
 
當我以為這名女子想問著是這問題而大鬆一口氣時,卻沒想到這名女子要問的問題卻是我極力想避免的問題。
 
「那...請問,你認識另一個看板裡面的那個人嗎?我好欣賞他的表情喔...」那名女子小小聲的說著。
 
此時我的心中,瞬間感到非常、非常不妙。
 
「另一個看板裡面的人物不是我嗎?」雷文疑惑的說著。
 
「不是呢,雖然跟你有著同樣的髮色,但是他真的很帥呢~而且光碟名稱也很棒呢!」那名女子完全沉醉在自己的幻想中。
 
不會吧...?
 
「那光碟的名稱是?」雷文的聲音起碼降了三個音階。
 
「驚險刺激、草地翻滾篇!」那名女子高興的說。
 
好一個驚險刺激、草地翻滾篇!!
 
伊芙~~~~~~!!!
 
「艾索德?」雷文的聲音再度降了一個音階。
 
聽到那聲音我就知道,事情大條了。
 
「我、我想到我衣服還沒收,我先回去了!!」馬上掙脫雷文的懷抱的我,說完之後,立刻轉身逃跑。
 
因為我十分清楚,現在的雷文絕對非常非常不爽...
 
要是現在不趕快跑,後果絕對十分悽慘和悲慘!
 
我毫不理會身後蕾娜姐和死矮冬瓜的呼喊,我用著這一生當中最快的速度,往厄泰拉村莊衝去...
 
 
 
 
「呼...呼...」當我終於抵達厄泰拉村莊的住處時,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了...
 
當我氣喘嘘嘘的走進房間,正打算關門時...
 
忽然,一隻黑色的手卡在即將關閉的門縫,阻止我把門關上。
 
這、這隻手是...
 
雷文的納斯德之手...
 
果然,當那隻手把門打開之後,雷文正氣喘噓噓的站在門外。
 
「艾索德,你為什麼要跑?我有事情要問你。」雷文一臉憤怒的說著。
 
「我不知道。」我連問都不問,便把頭轉過去。
 
「你為什麼知道我要問什麼!?你跟藍托之間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雷文抓著我的肩膀,激動的搖著。
 
「我跟他又沒什麼!」我心虛的反駁著。
 
「那光碟的內容,是真的嗎?別騙我...」雷文一臉嚴肅的說著,但是我卻看的出...
 
他強忍住的那股哀傷。
 
「...是真的。」我難過的說著。
 
雷文一聽,抓住我肩膀的手緩緩鬆開,然後他緩緩後退,當身體碰到牆壁而跌坐在地上時,他才難過的說:「原來...你喜歡上藍托了?」
 
「我並沒有喜歡上藍托。」我小聲的反駁著。
 
「原來...我們之間都是假的嗎?」雷文小聲的呢喃著。
 
「並不是這樣的!我最愛的人還是你啊,雷文!」我激動的蹲下來看著雷文說。
 
「那你為什麼...還跟藍托...」雷文抬著頭,一臉難過的看著我。
 
「...我也不知道...真的很對不起...雷文...」說著說著,我的眼淚便不受控制的開始流下來。
 
「可是...我真的...好難受...」雷文摸著我的臉,難過的說著。
 
「抱歉...但是我當時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那樣...」我輕壓著雷文撫摸著我的臉的手,小聲的說。
 
「艾索德...你是我的...我不想讓別人佔有你...」雷文說完之後,便把我輕擁入懷。
 
「雷文...」懷念的味道撲鼻而來,正當我沉醉在雷文的懷抱中時...
 
「艾索德...你是我的..」雷文有些難過的說著,然後頭往下移,開始吸吮著我的脖子...
 
「嗚...」脖子傳來的觸感讓我忍不住發出聲音...
 
雷文開始忘我的吸吮著我的脖子,但是我卻發現,力道越來越重...
 
「你是我的...我不會讓別人搶走你的...」雷文小聲的說著,然後開始伸手解開我的腰帶。
 
「雷、雷文!?」我有些難受的說著。
 
剛說完不久我便感覺褲子已經被雷文脫去,然後雷文直接抱著我,往床上壓去。
 
不管我身上的衣物,雷文便直接躺在我身上,開始隔著衣物吸吮著我的胸膛。
 
「啊...」我小聲的呻吟著。
 
雷文一時吸吮、一時啃咬,但是力道依然有點太大...
 
「雷文...會痛啦。」我有些無奈的抗議著。
 
但雷文不但無視我的抗議,反而還更加重力道。
 
「真的會痛啦!」我有些大聲的抗議著。
 
「這是對你的懲罰。」雷文說完之後,便繼續剛剛的動作。
 
「嗚...」我強忍著這個疼痛,正當我有點忍受不了時...
 
「喀嚓。」忽然,房門被人打開,然後有一個人,走了進來。
 
「嗯?」雷文轉身,看著此時走進門,默默看著我們的人。
 
那個人就是...
 
「藍、藍托!?」我驚訝的說著。
 
因為藍托決定加入我們小隊的關係,所以蕾娜姐很"理所當然"的把他安排到我和雷文的房間。
 
藍托似乎一臉生氣的看著我們,正當我和雷文以為他會就此轉身離開時...
 
但是藍托卻緩緩走到自己的桌子,坐下之後隨手拿起一本書,然後開始寫了起來...
 
...尷尬...
 
「咳。」雷文刻意的咳了一聲。
 
藍托裝作沒聽見似的,繼續寫他的東西。
 
「咳咳!」雷文這次咳得更加大聲了。
 
「有什麼事情嗎?」藍托轉過身,一臉疑惑的看著雷文。
 
此時我隱約感覺到,現場瀰漫著火藥的味道...
 
「你不覺得,你該離開嗎?」雷文有些憤怒的說著。
 
其實,雷文對於藍托跟我們同住同一間房間這件事情,始終感到不滿。
 
「你沒聽到他說很痛嗎?」藍托用平靜的語氣說著。
 
「就算他說痛,又關你什麼事情?」雷文語氣不太好的說著。
 
藍托聽了之後直接起身走到我身邊,然後把我從雷文的身邊摟過來之後接著說:「當然關我的事。」
 
「這...」不知道為什麼,也知道這樣很不應該...
 
但是為什麼被藍托摟住會讓我感到很高興呢...?
 
「你...!」雷文先是受到驚訝,然後立刻憤怒的大吼說:「把你的手從艾索德的身上移開!」
 
「假如我說不要呢?」藍托挑釁似的的說著。
 
「那我會讓你知道,我納斯德之手的威力。」雷文說完便舉起他的納斯德之手,示意他是認真的。
 
「好了啦,你們兩個!」為了阻止這即將對打的兩人,我連忙向前勸阻。
 
「艾索德,你別阻止我。今天我一定要跟他把話說清楚。」雷文憤怒的說著。
 
「正合我意。」藍托說完,便把他放在房間裡的刀拿在手上,然後擺出戰鬥姿勢。
 
「你們別這樣啦!」我立刻衝到他們兩人中間,制止著這場戰鬥。
 
「那艾索德你說,我跟藍托,誰的技術比較好?」忽然,雷文一臉正經的看著我說。
 
「好,我...你說什麼!?」當我意識到雷文說的話時,我馬上轉身一臉驚訝的看著雷文。
 
「我說,我跟藍托,誰的技術讓你比較舒服的?」雷文看著我,再說了一次剛剛令我傻眼的話。
 
「你、你到底在說什麼啦!?」我面紅耳赤的回答著,什、什麼雷文跟藍托...誰...誰的技術比較好啊...
 
「你快回答啊!」雷文有些生氣的說著。
 
「這...我、我不知道啦...」我一臉尷尬的說。
 
正當我以為這離譜的話題會就此停止時,但是誰知道雷文卻突然無厘頭的冒出一句:「那要不然我們來比賽!」
 
「比賽?」我有些摸不著頭緒的說。
 
「沒錯,就藍托我和你比!誰要是最能"滿足"艾索德的,那那一個人就是贏家!」雷文一臉正經的看著藍托說。
 
喔~比賽喔?至少不用戰鬥就好...咦?慢著...他們要比什麼?
 
要比誰能"滿足"我!?
 
雷文這個呆子又在說什麼天方夜譚啦!
 
當我以為藍托會拒絕這超詭異的比賽而看轉頭看他時,但是誰知道藍托卻一臉正經的說:「好,我答應跟你比賽。」
 
我的天啊!!有雷文這一個白痴已經夠我頭痛了,藍托你沒事湊什麼熱鬧啊!
 
當藍托答應的那一瞬間,雷文瞬間把我從藍托的懷裡摟過來,摟過來的瞬間嘴唇也瞬間吻住我的唇、舌頭也以靈活的速度入侵我的嘴唇,然後雙手迅速的把我的上衣脫去。
 
「嗚嗯!?」我被雷文這一吻吻的有些不知所措...
 
藍托見狀當然也不甘示弱,他也從後面抱住我,雙手在我的胸膛附近撫摸、嘴唇也開始吸吮著我的後頸。
 
「嗯嗯!?」一次太多感覺席捲而來,讓我的意識開始產生混淆,以及慢慢沉醉在這感覺之中...
 
雷文看到藍托的舉動之後,火氣似乎有些上升的跡象。因為他吻我的力道有很明顯加重的趨勢,然後左手也往下伸去。
 
藍托一看到雷文的手到底是伸到哪裡去時,火氣似乎也跟著上來了,手和嘴的力道也逐漸加大。
 
這、這兩個人...!
 
「嗚哈!!」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雷文推開然後說:「你們兩個在做什麼啦!」
 
嗚...因為突然推開的關係,所以現在嘴邊還有些許雷文的銀絲...但是這不是重點!
 
「那你說,我跟藍托的技術,到底是誰比較讓你感到舒服啊!」雷文竟然用著有些懇求的語氣問著我。
 
這...該不會...
 
雷文他、他該不會在吃醋吧...?
 
但是...說真的要比較的話...
 
雷文走的是"野蠻風格",簡單來說就是一切以自己的感覺為主...
 
但是藍托就不一樣了,他是完完全全在乎對方的"超體貼風格",只要我喊一聲痛,他保證會一臉疼惜的看著我說:「會痛嗎?那我溫柔一點吧。」
 
...這不能說出來啊。
 
我不能對著雷文說雖然我滿喜歡他那野蠻的風格,但是我更喜歡藍托那溫柔到極致的風格啊...
 
但雷文似乎注意到我有下意識的轉頭看藍托,於是他在心中也獨自判定,我比較喜歡藍托的...技術。
 
雖然...事實是如此沒錯啦...
 
雷文忽然心一狠,二話不說把我拉過去,然後直接把我壓在床上,似乎打算在藍托面前跟我...
 
這怎麼可以!
 
正當我打算抵抗時,雷文已經整個壓在我身上,而嘴唇也堵住了我的嘴唇、絲毫不讓我有反駁的餘地;而左手也開始在我的胸膛不停的撫摸著,打算讓我沉浸在他的技術之中...
 
這個方法很明顯的奏效了,我開始不受控制的沉醉再雷文的"伺候"之中,畢竟雷文跟我在一起這麼多年了,要用什麼方法讓我乖乖就範,他其實是知道的。
 
藍托一臉憤怒的站在旁邊,似乎也打算加入跟雷文爭奪我,但是看情況根本不容許這麼做。我整個被雷文壓倒在床上,藍托根本沒有地方可以跟雷文"競爭我"。
 
但是當雷文的手已經把我的褲子脫下來、正準備把我褲子裡的內褲脫去時,我瞥見了、藍托那痛苦的眼神...
 
雖然只有一瞬間、但是我確實看見了...
 
當我全身赤裸的在床上時,藍托的眼神,已經徹底絕望了...
 
正當雷文把我的姿勢"調整"好時,藍托已經轉身準備離去了。
 
當我和雷文"結合"的時候,他已經邁開步伐、朝門外走去了。
 
但是...
 
「藍托!」我出聲叫住藍托。
 
藍托轉過頭,一臉不解的看著我。
 
「你...過來一下。」我招手,示意藍托過來。
 
「艾索德?」雷文也一樣一副不解的看著我。
 
「別管我,你繼續啦。」我把臉別過頭去的說。
 
雷文聽了之後,應該因為之前也沒停的打算,所以他就繼續他剛才的"活塞運動"。
 
真是好一個不知道羞恥的人...你在別人面前做這種事情難道都不會感到不好意思嗎...?
 
當我叫雷文繼續時,藍托的表情已經很明顯的說明了他現在想馬上走人,但是因為我又叫了他一遍,於是他只好新不甘情不願的走到我床邊。
 
「有什麼事嗎...?」藍托一臉難過又疑惑的問著我。
 
用說的我實在說不出口,所以...只好以行動來表達。
 
我的手,開始解著藍托的皮帶。
 
「艾、艾索德!?」藍托一臉驚訝又害羞的看著我。
 
啊...這害羞的表情真棒...慢著、我不是那種變態啦!
 
「艾索德你要做什麼!」雷文有些生氣的說著。
 
「你別吵,在吵你跟藍托就"互換位置"。」我語氣堅定的說著。
 
此時我心中已經非常確定...
 
我的心靈已經非常不純潔了...
 
雷文一聽,雖然嘴巴上沒說什麼,但是我很清楚他很不高興。因為他的力道和速度都有漸漸加強的趨勢...
 
藍托始終不知道我要做什麼,當我把他的褲子和內褲都脫掉時,他已經滿臉通紅的把臉別過去了。
 
為什麼雷文就不會有這種表情...?
 
抱怨歸抱怨,然後,我便開始幫"服務"著...
 
「嗚!?艾、艾索德...等等...」藍托似乎在壓抑著什麼,有些難受的說著。
 
雷文見狀,火氣明顯更大了,畢竟,我以前都沒有這樣"服務"過他。
 
其實我從以前就很好奇了,但是沒想到...這感覺真是...
 
尤其是藍托那強忍住的聲音更是...
 
不行啦!!我不能變得比雷文更離譜啦!!
 
但是當藍托終於忍不住而叫出聲時,雷文的容忍度、也終於破表了。
 
他開始使出最大的力氣和速度來發洩他的極度不滿;至於可憐遭殃的我、就只能靠著"下意識"的找力量來轉移這股痛楚;至於最無辜的藍托則成了我轉移目標的人,但是當我的"力道"加強,藍托的呻吟聲也跟著加大、藍托的聲音一加大,雷文當然就更不高興...於是這樣無限循環...
 
 
 
 
「嗚啊!!」雷文發洩似的低吼著。
 
「嗚...!」藍托有些微弱的低吼著。
 
至於我...
 
「嗚嗯...」我臉色非常明顯的不太好...
 
「你...!」雷文憤怒的看著藍托。因為他知道我臉色為什麼這麼不好的"原因"...
 
「艾索德,對、對不起...我不小心就...」藍托坐到我旁邊,一臉疼惜的看著我說。
 
「沒關係啦...不過...水...」我有些難受的指著藍托旁邊桌子上的水壺。
 
藍托順著我的手指的方向看去,之後便拿旁邊的杯子裝水之後第給我,然後還不忘說:「真的...很抱歉。」
 
「沒關係啦,我都說無所謂了。」我朝藍托微微一笑的說。
 
「艾索德...」藍托自責的表情消失的無影無蹤,舉而代之的是那令我心動無數次的笑容。
 
我也微微笑的看著藍托,正當我們這樣微笑著看的彼此時...
 
「艾索德,你到底是喜歡我還是喜歡藍托啊?」某個很愛吃醋的傢伙十分不高興的說。
 
「難道別人對我笑,我就不用對他笑嗎?」我朝雷文翻了個白眼的說。
 
「別人可以,他就不行。」
 
真是一個"醋勁"十足的人。
 
「雖然我是"愛"你的,但是我"喜歡"藍托的程度不會比你低多少。」我一臉無所謂的說。
 
但是其實我加重的"愛"和"喜歡",卻是故意刺激他的。
 
「咦!?」藍托驚訝的看著我。
 
「你...!那你是愛我少一點、還是喜歡藍托多一點!?」雷文十分不爽的大吼著。
 
「比喜歡姐姐少一點、比愛你多一點。我要先出去吃飯了。」說完我便起身穿衣服,準備不理這個超級愛吃醋的人。
 
看來雷文知道我喜歡我姐姐的程度,於是他十分不高興的大吼:「這是什麼意思!你給我說清楚~~~艾索德!!」
 
「就是你聽到的意思,藍托,我們走吧。」我朝藍托微微笑的說。
 
藍托聽了之後,雖然有些猶豫,但還是起身朝我走過來。
 
「喂!你不準去!艾索德是我的!!」雷文十分不高興的大喊著。
 
正當他打算這樣跟過來時,我連忙制止他說;「你先去穿衣服啦!你要是穿這樣出去我保證把你從這裡轟到魔奇村莊喔!我會等你啦!!」
 
雷文一聽,雖然還是打算跟過來,但是他一看到我手中聚集的魔力,只好不甘願的轉身去穿回衣服。
 
真是的...鬧雷文真的是很好玩呢!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我是分隔線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小插曲之演員休息室
 
愛爾克:什麼事情都不要問我,更不要問我劇情後面的"詳細細節"!
 
艾索德:很多讀者應該懂得八九不離十吧...
 
蕾娜:話說你怎麼又托這麼久?
 
愛爾克:說到這我就氣,我那天才老哥把電腦上鎖,我該說什麼?
 
愛莎:跟他說你電腦要用啊!
 
愛爾克:天知道他到底信不信,算了。
 
雷文:那你就這樣托了十幾天?
 
愛爾克:所以我這篇寫了三萬五千字啊...還不夠長嗎?
 
伊芙:為了減少地球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還是請你消失吧。這樣對這個地球也有好處。
 
愛爾克:不過這集伊芙倒是滿崩壞的...
 
伊芙:你不說還沒事,你一說我就一肚子火。歐貝倫、歐貝莉亞,給我宰了這白痴作者,砍到我氣消為止,反正小說裡死不了人。
 
歐貝倫、歐貝莉亞:遵命。
 
愛爾克:喂!等等...啊啊啊~~~~!!!
板務人員:

3377 筆精華,06/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