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7
GP 678

【小說】曖昧的戀愛三角函數(雷/藍X艾)番外篇PartV

樓主 愛爾克 wrxzzzufv
※依然是提前警告
 
這集是黑暗遊戲特別篇...也是作者有自信被砍文的一篇....
這篇...算是艾索德主攻藍托吧...
應該吧...?
拖這麼久依然感到很抱歉....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我是分隔線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番外篇PartV:超甜蜜的生日禮物。
 
 
 
隨著進入五月的季節,天氣,也逐漸的回溫了...吧。
 
但是進入五月的同時,也意味著一件事情...
 
就是我一年一度的生日又即將到來...
 
就在今天,五月七號,厄泰拉村莊的住處...
 
「生日快樂、艾索德~~!!」蕾娜姐一臉開心高興的說著,眾人同時拉開手中的拉砲。
 
「謝謝大家~」我開心的說著。
 
「生日快樂,艾索德。」雷文微微笑的說著。
 
雖然雷文的笑容經常看到,但是今天的笑容似乎特別迷人呢...
 
「恭喜你又老了一歲了啊,死小鬼。」死矮冬瓜默默的說。
 
這死矮冬瓜...每次生日都恭喜我老了一歲...嘖。
 
下次生日也來恭喜她老了一歲,再補一句妳依然"風平浪靜"呢,哈!
 
「生日快樂,艾索德。雖然我不知道每年說這句話的意義在哪裡,但我還是說一下好了。」始終不懂生日意義的伊芙一臉不解的說。
 
「真的也謝謝各為百忙之中抽空來替我慶生。」我還是意思意思的感謝一下好了,雖然大家沒任務的時候都是窩在家裡休息,不知道哪來的百忙之中啦...
 
就在此時...
 
「我回來了...咦?客廳怎麼變成這樣?是在慶祝什麼嗎?」當藍托進門一看到精心佈置的客廳時,一臉好奇的問。
 
「慶祝艾索德的生日啊!」蕾娜姐一臉笑容的對藍托說。
 
「艾索德的生日!?」藍托一臉驚訝的看著我。
 
「對啊!來,艾索德,生日禮物~」蕾娜姐說完,便拿起一個綠色禮物箱交給我。
 
「謝謝~」我感激的看著蕾娜姐,看這重量和盒子應該是蛋糕吧~太棒了!
 
「來,艾索德,你的生日禮物。」雷文拿出一個黑色包裝紙的禮物交到我手上。
 
呃...黑色也未免太...
 
我一臉不太好看的看著手中的禮物,雷文便疑惑的問:「怎麼了嗎?」
 
「沒事,謝謝你啦,雷文。」我搖搖頭說沒事,算了,雷文都特地送我生日禮物了,別計較這麼多吧!
 
「拿去吧,死小鬼。」死矮冬瓜把一個小小的禮物交到我手上,小的令我感到懷疑。
 
「這是什麼啊?」我一臉疑惑的拆開死矮冬瓜送的禮物,一看裡面竟然是...
 
糖果褲...
 
「我想以某種意義來說這對你來說或許很方便吧?」死矮冬瓜不懷好意的笑著說。
 
這死矮冬瓜分明就是故意的...很好,妳今年生日我就送跟蕾娜姐差不多尺寸的胸罩給妳!
 
「生日禮物。」伊芙把一個白色禮物箱交到我手上,當我很懷疑裡面的東西時,伊芙卻自己說:「裡面是可以修復武器的機械。」
 
「呃...沒有人會跟送禮物的人說禮物是什麼啦,伊芙。」我無奈的笑著說。
 
「是嗎?可是你拆開不也是會知道裡面是什麼嗎?」伊芙一臉不解的說著。
 
「恩...也是啦...」要徹底說明實在太累,於是只好作罷。
 
「那藍托你呢?」我一臉期待的轉頭問藍托。
 
「這...抱歉,我不知道今天是你生日...」藍托一臉尷尬的搔著頭說。
 
「是喔...」我失望的低下頭。
 
我還滿期待藍托的生日禮物說...
 
「真的很抱歉...」藍托一臉歉意的說。
 
「沒關係啦!」我連忙揮手說沒關係,但是雷文卻冷冷的說:「你連你自己喜歡的人生日都不知道?」
 
藍托顯然受到不小打擊而低下頭,我則是狠狠的踩了雷文的腳要他別再說下去。
 
「真的沒關係啦!明年再補送也可以啊!」我連忙安慰藍托。
 
「真的嗎...?」藍托一臉難過的看著我,被藍托這樣一看害我心跳瞬間漏跳好幾拍...
 
為何雷文就不會有這種表情?
 
正當雷文還打算繼續酸藍托時,我轉頭然後用眼神惡狠狠的表示:「你給我安靜。」之後,雷文只好聳聳肩的閉上嘴。
 
天知道他在繼續說下去藍托到底會受到多大的打擊啊?
 
「算了...我先去休息了...」藍托表情失意的緩緩朝房間走去,正當我準備再說些話安撫藍托時...
 
「藍托,你可以過來幫我一個忙嗎?」忽然,蕾娜姐想到什麼似的說。
 
「恩....好啊。」藍托有氣無力的說,之後就跟蕾娜姐一起走到廚房了。
 
「藍托哥哥沒事吧...?」死矮冬瓜一臉擔心的說。
 
「都是雷文你啦!幹嘛還特地刺激藍托啊!?」我有些憤怒的說著。
 
「我只是陳述事實而已啊。」雷文一臉理所當然的說著。
 
但是我看這傢伙分明就是在吃醋而且還是擺明針對藍托的!
 
「算了...晚點在去安撫藍托吧。」我無奈的說著。
 
「安撫?」雷文眉毛微微抽續了一下。
 
「是的你沒聽錯,安撫。」我重述著剛剛的話。
 
「你不怕我晚上...?」雷文意味深長的說著。
 
「假如你晚上想被我用符文轟出房間你就請便吧。」我有些憤怒的說著,每次都用這招威脅我,早就不管用了。
 
假如我真的認真起來,我真的會把雷文轟出房間。
 
知道我是認真的之後,雷文明顯吃醋的說:「既然你那麼在乎他,那就去跟藍托在一起啊!」
 
「又來了...」我頭隱隱作痛著,真搞不懂雷文這傢伙為什麼這麼愛吃醋...?
 
正當雷文又打算說些「你當初乾脆跟藍托交往吧!」時,蕾娜姐從廚房探出頭一臉歉意的朝雷文說:「雷文,不好意思~你可以幫我去魔奇村莊跟安安買一下調味用品嗎...?剛好用完了...」
 
蕾娜姐雙手合十朝雷文拜託著。
 
「可以是可以...不過為什麼找我去呢?」雷文一臉疑惑的看著蕾娜姐。
 
「找你去我比較放心啊!假如你希望大半夜的還要出去找艾索德到底跑去哪的話,我就叫艾索德去囉?」蕾娜姐一臉微笑的說著。
 
正當雷文歪著頭思考、而我正打算反駁蕾娜姐魔奇村莊到厄泰拉村莊我都走這麼多次不可能會迷路時...
 
蕾娜姐的眼神突然惡狠狠的瞪著我。
 
「!!」我倒吸了一口氣。
 
「怎麼了?」雷文見我怪怪的,一臉擔心的說。
 
「沒、沒什麼...」我搖搖頭說著,難道蕾娜姐是刻意要雷文到魔奇村莊買調味料...?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因為當雷文轉過頭時,蕾娜姐臉上那超兇惡的眼神瞬間變成超和藹可親的微笑...
 
「那好吧...蕾娜,我去幫你買吧。」雷文把頭轉向蕾娜姐微微笑的說。
 
「謝謝你~雷文。我就知道你人最~好了!」蕾娜姐滿臉笑容的說。
 
為何我感覺蕾娜姐好像在計畫什麼陰謀呢...?
 
結果我的預感順利的在晚上實現...
 
 
 
 
 
「哈~呵~~...」我疲憊的打了個呵欠...雷文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從他出門算算已經至少過一小時了吧?怎麼到現在還沒回來啦...
 
他應該不會迷路了吧?
 
我甩甩頭把這好笑的念頭甩掉,雷文又不是我,怎麼可能會迷路?
 
但是去個魔奇村莊也不至於這麼久吧...!?
 
該不會雷文他...!?
 
勾搭上哪個帥哥了吧?
 
「啊~~~我在想什麼啦!!」被自己這股莫名其妙的爛理由影響,我的心情開始複雜起來,就在這時候...
 
「叩叩叩。」忽然,房間內傳來一陣敲門聲。
 
是雷文回來了嗎!?
 
我欣喜若狂的跑去開門,但是一打開卻發現不是雷文,而是蕾娜姐和歐貝倫,以及...
 
一個大到離譜的禮物。
 
「蕾、蕾娜姐!?」我一臉驚訝的看著蕾娜姐。
 
「呼~還好趕上了!幸好現在還沒超過十二點呢~」蕾娜姐大鬆一口氣的說。
 
「還沒超過十二點?難道說這是...?」給我的生日禮物?
 
「對啊,這是給艾索德你的生日禮物喔!而且...呵呵~還是藍托特地為你準備的喔!」蕾娜姐一臉曖昧的說。
 
「咦...?藍托特地為了我...?」我的心頓時感覺到一陣溫暖。
 
就因為看到我失望的表情,所以才特地準備這麼大的禮物嗎...?
 
「對啊~這蛋糕的材料都是藍托特地準備的喔!」蕾娜姐高興的說。
 
「蛋糕材料?」我疑惑的說,莫非...
 
我一臉狐疑的看著蕾娜姐,蕾娜姐彷彿看穿我的心思般無奈的搔著頭說:「對啦...藍托是找材料給我然後拜託我做一個蛋糕送給你啦...」
 
我就知道...
 
不過看著蛋糕的大小...藍托應該費了不少苦心吧...?
 
「好啦好啦~艾索德你先借過,我們才好把蛋糕搬進去。」蕾娜姐焦急的說,然後和歐貝倫一起把那巨型蛋糕搬進房間。
 
為什麼我會說巨型呢?因為蕾娜姐把蛋糕放在地上的時候,禮物寬度目測大概約四、五十公分;高大概比寬少一點,至於長則是跟床差不多...
 
「蕾娜姐,妳確定這是蛋糕...?」我十分懷疑的說著,這世界上有長方型的蛋糕??
 
「這你就不懂了~畢竟是藍托特地準備的材料,姊姊我當然要好好的表現一下廚藝囉!」蕾娜姐自豪的說著。
 
此時我還是十分懷疑...藍托該不會躺在裡面等我打開的時候跑出來嚇我吧...?
 
又不是在演恐怖片...
 
「好啦,你就趕快吃一吃吧!要是過十二點就不吉祥了喔!」蕾娜姐一臉慌張的說。
 
「喔、好....」我看著眼前的巨型蛋糕,要我十二點之前把它嗑完?
 
別開玩笑了...
 
正當蕾娜姐準備走出去時,蕾娜姐忽然想到什麼似的轉過頭來拍著我的肩膀說:「對了,艾索德,切記,要吃乾淨喔。」
 
「今天之內!?」我驚訝的說著。
 
「沒、錯。」蕾娜姐擠眉弄眼的說著。
 
「...我可以說不要嗎?」我十分為難的說著。
 
「不~行~」蕾娜姐十分認真的說著。
 
「好啦好啦...我會努力吃完的...」我無奈的說著。
 
「那就好!」蕾娜姐滿意的說著,然後轉身走出房間...
 
我則是看著眼前的蛋糕嘆著氣,今天我可慘了...
 
 
 
 
 
「好了...開始吃吧。」我無力的蹲下來拆開禮物的蝴蝶結,然後心裡不斷祈禱這蛋糕別大到太離譜...
 
但是當我把禮物打開的時候,我差點沒有吐血。
 
裡面確實是有蛋糕的材料沒錯,鮮奶油、藍色的藍莓奶油、水果等等,十分豐富...
 
但是那些材料卻是...
 
以藍托的身體為基礎來"裝飾"的...
 
而藍托雙手手腕在頭頂上交錯,姿勢十分...誘人。
 
「...........」我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此時全裸著、身上布滿鮮奶油、水果等等的藍托...
 
「..........」藍托則是滿臉通紅的別開臉迴避我的目光。
 
「藍托...這是...?」我始終處於驚訝狀態中,尚未恢復過來...
 
「這是...你的生日蛋糕啊...」藍托聲音彷彿蚊子般的說著。
 
「生日...蛋糕?可是...」我疑惑的看著禮物裡面,但是...
 
我沒看到蛋糕在哪啊?
 
「我...我就是啊...」藍托十分害羞的說。
 
天啊~~~蕾娜姐!妳是對藍托灌了什麼迷湯啦!!
 
下次也教教我吧...不對啦!!
 
正當我懷疑蕾娜姐究竟是用什麼手段逼迫藍托這樣做時...
 
「艾索德...?」藍托疑惑的語氣把我拉回現實。
 
「怎麼了?」我視線不敢轉向藍托那裏,害羞的說。
 
但是我沒想到藍托接下來說的話再度讓我受寵若驚百分百!!
 
「你不...吃嗎?」藍托尷尬的說。
 
「吃?要吃什麼?」我故意裝傻的說。
 
「...我啊。」藍托十分小聲的說。
 
我發誓蕾娜姐絕對對藍托做了什麼!
 
不然藍托今天怎麼會這麼可口誘人還主動勾引我...咳!我是說詭異...
 
「咳...不了,藍托你先去浴室把那些奶油洗掉吧...」我無奈的扶著額頭,這樣明天應該能蒙混過去吧?
 
但是沒想到藍托面有難色的說:「不能這樣做...」
 
「為什麼?」我壓抑著此時不斷湧上來的某種感覺不解的說著。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但是蕾娜已經叫伊芙去地下水道待命,要是發現有任何奶油跟著水一起流走,就要立刻跟她回報...」藍托尷尬的說著。
 
「怎麼可能!...啊!難道說...」蕾娜姐今天刻意支開雷文,就是為了這個目的!?
 
蕾娜姐她根本、分明、絕對是早有預謀嘛!!
 
「你就...快點吃吧...我會忍耐的...」藍托害羞的說著。
 
「但是我更好奇...你為什麼會答應蕾娜姐要這樣做?」我始終在掙扎著...
 
「因為蕾娜說這麼做會讓你高興到永生難忘...難道說不會嗎?」藍托一臉失望的看著我。
 
「這...」說真的,我現在心情可是雀躍到快要飛起來了...
 
撇開佈滿藍托身上那些鮮奶油,藍托那害羞至極的表情實在是...
 
難道之前雷文看到我就是這種感覺嗎...?
 
「看來是我錯了...」藍托難過的說著。
 
「你、你並沒有錯啦!」一見到藍托難過的表情,我二話不說立刻同意藍托剛剛說的話。
 
反正...我會高興到永生難忘這點倒是真的...
 
「真的...?」藍托一臉期待著看著我,等待我的回應。
 
「恩...那...我要吃囉?」此時被尷尬和害羞的心情占據的我,小聲的說。
 
「恩...」藍托滿臉通紅的點點頭。
 
正當我彎下身,準備開始"吃蛋糕"時...
 
等等?我貌似又忘記了什麼?
 
剛剛蕾娜姐和歐貝倫把蛋糕搬進來...
 
但是出去的卻只有蕾娜姐!!
 
我立刻環顧四周,立刻在角落的地上發現一團詭異的黑影,我就知道!!
 
「歐貝倫,你要自己出去還是我把你"請"出去啊?」我惱羞成怒的說著。
 
躲在角落的歐貝倫緩緩現行,一臉尷尬的搔著頭,然後緩緩的走出房間...
 
真是的...
 
 
 
 
 
等到歐貝倫確定出去之後,我便開始舔拭著藍托胸膛的鮮奶油。
 
「嗚...恩...」藍托強忍著我舌頭帶來的觸感,難過的悶哼著。
 
不過...
 
「嗚...」這奶油蕾娜姐似乎還刻意調成滿油性的,只舔一次似乎舔不乾淨...
 
在聲明一次,蕾娜姐她絕對是故意的!!
 
於是我便加重力到舔舐著藍托身上的鮮奶油,似乎因為我忽然加重力道、位置又剛好在胸膛中央時,藍托的身體整個弓了起來。
 
滿身奶油的身體弓起來會怎麼樣呢?
 
答案就是我的身體此時也沾滿一堆鮮奶油...而且還是油性的。
 
「...」我尷尬的愣在原地,明天蕾娜姐肯定會抓狂的...
 
不過這不是我自己的錯,是蕾娜姐自己要這樣搞的!
 
「抱歉...」藍托一臉歉意的說著。
 
「沒關係啦...」我把上衣和褲子脫掉,以防等等沾到更多明天就慘了。
 
「這奶油有點難舔乾淨...假如忍不住你可以...呃...出聲沒關係...」我尷尬的說著。
 
「恩...」藍托尷尬的把臉轉過去點點頭。
 
我便繼續舔著藍托胸膛的鮮奶油,藍托也不在忍受,伴隨著我的節奏開始喘息著...
 
「恩...啊...」藍托有些難耐的說著。
 
我開始後悔要藍托別忍耐了...但是心裡某一部分卻反而很高興!?
 
此時我瞥見在藍托胸膛上的櫻桃,我思考了一下...
 
「艾索德?」藍托似乎感覺到我停下來,便低下頭疑惑的問我。
 
我便嘴巴咬著櫻桃,緩緩的靠近藍托。
 
然後我用櫻桃輕觸藍托的嘴唇,示意他張開嘴。
 
藍托先是一愣,然後緩緩張開嘴巴,吃著我咬著的櫻桃...
 
此時我們之間的距離,只剩下幾公分...
 
當藍托把櫻桃吃完,一臉深情的看著我時...
 
我差點就吻了下去,還好理性及時拉回來,不然...
 
可能會發生那種既期待、又害怕受傷害的事情...
 
於是我便低頭繼續舔舐著胸膛的鮮奶油...
 
過了不久,胸膛的鮮奶油終於舔乾淨,只剩下腹肌那些藍莓鮮奶油和...我一直不願直視的"那裏"時...
 
「嗯?」當我快舔完胸肌的奶油時,有某個東西忽然出現在我的視線邊緣。
 
當我疑惑的轉過頭時...
 
「!?」我驚訝的摀住嘴,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立起來"的"巧克力棒"...
 
藍托似乎也知道我看到什麼,他的臉此時已經比蘋果還紅了...
 
為...為什麼那裡會裹上一層巧克力...等等!?
 
我用著彷彿見到鬼般的表情看著藍托。
 
藍托一看到我的表情,便連忙澄清:「那些是蕾娜要我自己塗上去的!不是她幫我用的啦!!」
 
我心裡不經浮現一些髒話...蕾娜姐到底在想什麼啊...
 
看了看藍托,似乎只剩下那裡了...
 
「那...」我一臉尷尬的看著藍托。
 
藍托再度知道我的意思,然後緩緩的點點頭,表示同意我這麼做...
 
然後我再度低下頭,開始去除那層"巧克力"...
 
不過當我的嘴巴剛碰觸到那層巧克力,我就感覺到怪怪的?
 
感覺...好像很厚?
 
「啊...蕾娜她要我等乾了之後再多塗幾層...他說這樣你會更高興...」藍托一臉尷尬的說。
 
我開始懷疑到底是蕾娜姐思想太邪惡、還是藍托真的太遲鈍...
 
「那...我可能要用咬的喔?」我一臉無奈的說著。
 
「咬、咬的!?」藍托十分驚訝的說著。
 
「當然是輕輕咬啦!這樣比較快啊...還是你希望我像舔冰淇淋那樣...」我尷尬的說著。
 
「嗚...那你用咬的吧...」藍托似乎也不想夜長夢多,於是只好選擇前者。
 
「恩...那我要咬囉...」我說完便趴下身,然後緩緩的...
 
「嗚!?」藍托的身體明顯顫抖了一下,當我把那層巧克力用牙齒"拉起來"時,藍托的身體顫抖的更厲害了...
 
但是這一次能去除一半,只剩下一次了...但是...
 
當我用牙齒準備去除最後的巧克力時...
 
「嗚...!等等、艾索德...!」藍托吃力的掙扎著,正當我意識到藍托的意思時...
 
已經...為時已晚了...
 
 
 
 
 
「嗚...」我一臉尷尬的起身,擦了擦嘴角。
 
「抱、抱歉...」藍托十分抱歉的說。
 
「沒關係啦...又不是你的錯。」我苦笑著。
 
「看來...我又搞砸了吧?」藍托失望的說著。
 
我搖搖頭看著藍托,一臉微笑的說:「怎麼會呢?這是我收過最難忘的生日禮物了。」
 
藍托先是一愣,然後用著溫柔的眼神看著我說:「艾索德...」之後朝我緩緩靠近...
 
正當我害羞的往後退時,藍托的右手抵住我的後腦勺然後說:「你嘴角還有一點沒擦掉...我幫你清乾淨...」之後便吻住我的嘴角。
 
「嗚...」嘴角上的觸感瞬間麻痺我的思緒,然後藍托緩緩的往左邊吻,之後我們的唇交疊在一起...
 
「不、不行啦...」熱吻了一陣子之後,我依然感覺到不妥,於是緩緩推開藍托。
 
畢竟...我已經有雷文了啊...
 
藍托依舊深情的看著我,然後緩緩的說:「你嘴巴裡面似乎還有一點呢...」
 
「咦!?」正當我在思考藍托這句話的意義時,藍托的唇迅速堵住我的唇,然後我的思緒隨著藍托舌頭的入侵而漸漸失去...
 
 
 
 
 
 
「啊...!」藍托的這聲低吼,意識著今天的"親密接觸"到此告一段落...
 
「呼...呼...」我吃力的躺在藍托胸膛上喘氣著。
 
「今天...真是為難你了...」藍托搔著我的頭髮,溫柔的說著。
 
「沒關係啦...反正我也是第一次體會這種感覺啊...」我尷尬的笑著說。
 
平常都是雷文上我是下,今天卻是我在上藍托在下...整個超尷尬的。
 
「這麼說,"這類型"的你是第一次囉?」藍托疑惑的說著。
 
雖然嘴巴上沒說,但是我一臉害羞的笑容說明了一切。
 
「那我們睡覺吧?」藍托摟著我,一臉開心的說。
 
「咦!?可是雷文...」要是雷文回來怎麼辦?
 
「你放心,至少雷文今天晚上不會回來的。」藍托露出一副神祕的笑容。
 
「為什麼?」我疑惑的問著。
 
「我聽蕾娜說,魔奇村莊半夜十二點過後村莊好像會禁止任何人出入?」藍托笑著說。
 
「啊...」我忽然想到,魔奇村莊晚上十二點過後怕魔物會入侵,於是便下令不准任何人出入村莊...
 
蕾娜姐她根本是故意設計雷文的...
 
「睡吧。」藍托轉身把我擁入懷裡輕聲的說。
 
「恩...」雖然這樣很對不起雷文...但既然是蕾娜姐的好意,那我只好接受囉!嘻嘻...
 
 
 
 
 
隔天早上的時候,雷文一臉"屎臉"的回到家。
 
「雷文...很抱歉,我忘記魔奇村莊十二點過後會有宵禁...」蕾娜姐眼角泛著淚光的說。
 
看來以後要小心蕾娜姐了...
 
「沒關係啦...這是妳要的調味料。」雷文把一袋調味料交給蕾娜姐。
 
「謝謝...」蕾娜姐感動得流下眼淚。
 
正當我以為今天會是一個美好的一天時...
 
蕾娜姐便在下一秒把我這股美夢徹底給粉碎...
 
「對了,艾索德。」蕾娜姐一臉擦著眼角的淚水,微微笑著看著我。
 
「怎麼了,蕾娜姐?」我一臉疑惑的問著蕾娜姐。
 
「昨天的蛋糕怎麼樣?好吃嗎?尤其是那"巧克力"的部分...」蕾娜姐用著極度曖昧的眼神看著我。
 
一想到昨天的蛋糕,尤其是那巧克力的部分...
 
我的臉迅速脹紅了起來。
 
「蛋糕?蕾娜妳送的那個嗎?」狀況外了雷文一臉疑惑的問著蕾娜姐。
 
「沒、沒什麼啦!很...很好吃啊...」我小小聲的說著。
 
接著蕾娜姐又說出讓我吐血的話。
 
「那明年你還要一個和那一模一樣的蛋糕嗎?」蕾娜姐的笑容已經遠遠超過曖昧這個詞了...
 
我看了看藍托,藍托一看到我在看他,便尷尬的把臉轉過去。
 
「...好啊。」我用著只有蕾娜姐聽得到的微小聲音說。
 
「OK~那我明年再做一個給你吧!」蕾娜姐開心的說。
 
藍托聽了之後便驚訝的看著我,我則是微微吐吐舌頭裝頑皮...
 
但是蕾娜姐卻更加落井下石的說:「那~巧克力裡面"包的牛奶餡"口感如何呢~~?」
 
咦...?巧克力裡面包的...牛奶餡?
 
當我完全了解此時滿臉通紅盯著我仔細看的蕾娜姐的意思時,我的臉急速脹紅...
 
「艾索德...你昨天那個蛋糕究竟是...?」意識到我跟藍托之間曖昧氣氛以及蕾娜詭異的表情的雷文,一臉不爽的說著。
 
「藍托,你不是說今天要趕去沛塔嗎?」感覺即將發生暴風雨的我,連忙拉起藍托打算避難。
 
「咦?有嗎?」狀況外的藍托一臉驚訝的說著。
 
「我說有就是有啦!快走啦~!」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先帶藍托"落跑"在說!
 
「艾索德你給我站住!!」雷文二話不說就追上來。
 
不知道為什麼,即使是這樣的下場,為什麼...
 
我的嘴角就是會忍不住微微上揚呢?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我是分隔線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小插曲之演員休息室
 
艾索德:作者手快斷於是早退了...因為這篇快三萬,讀者應該也看到眼睛快脫窗吧?
 
愛莎:在這之前會先死在血泊中吧?
 
艾索德:也是呢...(點頭
 
雷文 :算他溜的快...
 
愛爾克:我要溜什麼?
 
雷文:X斬!!
 
愛爾克:嘎啊啊啊~~~!!
 
愛莎:嗚...人家這集幾乎都沒出場啦...
 
伊芙:我也是...
 
蕾娜:我有這麼糟糕嗎...?
 
愛爾克:當然沒有。
 
蕾娜:真的嘛!?(樂
 
愛爾克:妳的糟糕程度遠遠超過這集的妳好嗎?
 
蕾娜:冰封箭、瘋狂空間!!
 
愛爾克:嘎~~~!!
 
藍托:嗚...
 
愛莎:藍托哥哥蛋糕...嗚呃~~~!!(鼻血
 
蕾娜:我好GJ啊!!(鼻血+ 1
 
愛爾克:(死在血泊中...)
板務人員:

3378 筆精華,02/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