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434

【小說】我只希望在你心中還佔有一個地位(雷x艾) 第二十七章

樓主 愛爾克 wrxzzzufv
一次打兩篇果然好累...
沒辦法!為了補償自己的疏忽!
所以還是請各位見諒吧...><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我是分隔線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第二十七章:竊取靈魂寶石大作戰。
 

既然拿不到的東西,而且又是非常重要的東西,那就只好...用偷的。
 
 

深夜,位於艾德城堡騎士團根據地的門口...

「嗯...」位於門口站崗的其中一名守衛疲倦的揉著眼睛。

「怎麼,想睡了啊?」令一名站崗的守衛見狀,好心的問著。

「嗯...為什麼這麼晚還要站崗啊...」睡意正濃的守衛有些不滿的抱怨著。

「沒辦法啊,搞不好真有一個不怕死的入侵者會闖進來啊。」站在門口左邊的守衛無奈的聳肩著。

「就算真的要入侵,也沒有人會笨到直接從大門闖進去吧...呵~」位於右方的守衛忍不住打了一個呵欠的說。

「呵呵,也是啦...咦?好像有人跑過來了?」左邊的守衛警戒的盯著前方不遠處的一個人影。

「真的嗎...」右邊的守衛似乎不想管太多,應該只是路過吧?

但是隨著人影的靠近,兩名守衛逐漸看清楚那個人的模樣。

來的似乎是名擁有翡翠般長髮的精靈女子,但是此時她身上的服裝整個殘破不堪,好像剛剛遭受到攻擊似的。

「這位小姐,妳怎麼樣了!?」左邊的守衛見狀,立刻向前去幫助這名女子。

「救、救就我...有、有一名奇怪的?斯德追著我...」那名女子眼框泛淚的用著一副無助的樣子看著眼前的守衛。

「真的嗎?咦...?」當這名守衛注意到這名女子的服裝時,差點忍不住流鼻血。

這名女子身上的衣服整個幾乎被撕裂,那白皙光華的大腿以及那若隱若現的胸部...

「嗚...」一看到眼前的奇景,那名守衛忍不住轉投摀住鼻子,深怕在看下去自己就會有邪念了...

「呃!?」忽然,後方的騎士夥伴傳來一陣悶痛聲,接著傳來一個物體倒在地上的聲音。

「傑爾!?」那名守衛感覺到不妙連忙轉頭,便看到自己的夥伴此時已經倒在地上,然後他身後站著一個奇怪的白髮女子。

「妳是...咦!?」當那名守衛意識到有人從後方接近而連忙轉頭時,但還是被後方的人偷襲,不支昏迷倒地了。

「這個計畫還真是容易啊...」我無奈的看著此時被我打暈的守衛。

「沒辦法,騎士團什麼不缺就是很缺美女,所以看到蕾娜姐這種美若天仙的大美人,又一副讓人容易產生邪念的樣子,誰不會大意呢?」愛莎從後方的樹林無奈的走出來。

「也是啦,瞧他看看鼻血都快流出來了。」我無奈的笑著。

「那麼我們現在呢?」死矮冬瓜接在愛莎後面走出樹林。

「我們現在還是先偷偷溜進去吧,要是驚動整個騎士團就不妙了。」我看著此時整個黑暗的騎士團根據地說著。

「那麼我來帶路吧!」愛莎自信滿滿的說著。

「對了,伊芙。雷文的傷勢不要緊吧?」忽然想到雷文的事情,我轉頭朝此時正在和歐貝倫以及歐蓓利亞綁守衛的伊芙說。

「目前已經沒什麼大礙了,雖然他始終對我們有警戒心,不過已經減少很多了。」伊芙緩緩的說著。

「嗯...那就好。」我心裡不經鬆了一口氣,雷文沒事就好了。對我們產生警戒心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畢竟他不認識我們一行人。

「走吧。」不知道什麼時候把門打開的愛莎,小聲的朝我們說。

當我們要走的時候,我一臉疑惑的看著蕾娜姐說:「蕾娜姐,妳不去換衣服嗎?」

「咦?沒關係啦~這樣穿滿舒服的啊!」蕾娜姐滿臉笑容的說。

「...算了,蕾娜姐妳高興就好。」想想要是遇到在巡邏之類的人,就可以拜託蕾娜姐向前去(誘惑)他了...

之後我們一行人便朝騎士團根據地緩緩的走去了...
 
 
 
當我們已經入侵騎士團的時候,我們一行人正偷偷摸摸的跟在愛莎後面。

但是隨著深入騎士團,我的疑惑就越來越大...

「愛莎...」當我剛叫她的時候,她的手指連忙堵住我的嘴。

「你也意識到了吧?」愛莎表情難看的說著。

「嗯...」我微微點頭。

「什麼?怎麼了?」絲毫沒感覺到不對勁的死矮冬瓜疑惑的看著我說。

「到處都沒碰到巡邏的騎士...實在有點太詭異了。」蕾娜姐有些緊張的說著。

「嗯,不管什麼時候應該至少會有一兩個騎士在內部巡邏,但是今天卻沒有,太奇怪了...」愛莎手摸著下巴,困惑的說著。

「他們在埋伏嗎?」伊芙有些警戒的說著。

「應該不太可能...他們應該不可能知道我們會在今晚入侵才對...總之,快點走吧!」愛莎說完,便加快腳步的朝騎士團的皇室倉庫走去。

當我們走到三樓的時候,愛莎連忙吩咐著說:「伊芙,妳守著右邊盡頭的樓梯、令一個我妳則去左手邊的樓梯,蕾娜姐妳幫忙我顧著正中央的這個樓梯,有什麼時候就馬上回報給我知道。我需要一點時間打開皇室倉庫的門。」

眾人點點頭之後,便朝剛剛被分發到的地點去戒備,但是我疑惑的問愛莎說:「那我呢?」

愛莎小聲跟我說:「哪邊發現有人的話,你就先過去幫忙吧。」

「嗯。」我點點頭,接著就到蕾娜姐旁邊幫忙查看正中央的樓梯,讓蕾娜姐聆聽周圍的聲音。

當愛莎開鎖到一半時,蕾娜姐突然小聲的驚呼說:「糟了!左邊的樓梯有細微的腳步聲!」

愛莎聽到,立刻朝此時在左邊樓踢戒備的死矮冬瓜揮手示意她過來。死矮冬瓜看到,連忙用瞬間移動閃過來。

「怎麼了!?」死矮冬瓜緊張的說著。

「伊芙,妳也快點過來!」愛莎再朝著右邊樓梯戒備的伊芙說著,伊芙聽到,便開始無聲的朝我們這裡跑來。

接著愛莎再度把注意力集中在門鎖上,蕾娜姐再度小聲的說:「腳步聲到二樓,似乎打算到三樓了!」

「愛莎,快啊...」我緊張的小聲催促著。

「我知道啦...」愛莎臉色緊張的說著。

但是此時蕾娜姐不說,我們也聽的到,左側盡頭的樓梯傳來陣陣的(搭、搭、搭)的腳步聲。

我們一行人緊張的看著愛莎,因為要是被看到就肯定會驚動整個騎士團,到時候就很難逃走了!

當腳步聲的主人已經準備抵達三樓時,愛莎小聲的說:「打開了!」接著門一開,我們一行人立刻衝進去。

當愛莎最後一個進來的時候,她緩緩的關上門,然後把門上關上,但是卻沒有上鎖。

「蕾娜姐,妳幫我看住門口一下。假如有人接近倉庫甚至想開門的話,妳就緩緩把門鎖鎖上。」愛莎小聲的對蕾娜姐說著。

蕾娜姐點點頭,接著就走到門邊然後把耳朵貼在門上,然後手摸著門鎖預備著。

而伊芙則和歐貝倫以及歐貝利亞在門口待命著。

接著愛莎帶著我和死矮冬瓜深入皇家倉庫,當我們走到最底部時,愛莎打開一個深藍色的盒子,接著從裡面拿出一個暗紫色的寶石。

「這就是...靈魂寶石?」我好奇的看著靈魂寶石。

「當然,那無庸置疑就是你們在找的靈魂寶石。」忽然,一個聲音從我們左側的通道傳來。

我和愛莎以及死矮冬瓜一臉驚訝的轉過頭,此時看到騎士領主:艾索德緩緩朝我們走來。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死矮冬瓜一臉驚訝的看著令一個我說。

「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我還想問你們,你們為什麼會在這裡?」令一個我看著我,諷刺的說著。

接著死矮冬瓜一臉震驚的看著愛莎,我連忙抓著死矮冬瓜的肩膀,看著她搖搖頭。

我知道,愛莎也不知道此時令一個我會在這裡。

但是既然他們跟我們一樣的話,那就說的過去了。

死矮冬瓜的心思本來就很容易看穿了。

正當我在想如何躲過他的追擊跑出去時,此時門口的方向傳來一陣強烈的聲響,接著聽到蕾娜姐一聲驚呼。

難道...!?

我們三個連忙衝到門口一看,果然,門口湧入一堆騎士團的人把門口堵住。此時蕾娜姐以及伊芙正在門口跟對方僵持著。

「你到底想怎麼樣!」愛莎憤怒的看著令一個我說。

「我還想問妳到底想怎麼樣,愛莎。妳竟然不顧我的立場跑去幫助他們?」令一個我看著愛莎,不知道是憤怒還是難過的說著。

「我自然有我自己的理由。」愛莎有些憤怒的說著。

「是嗎?那我只好改天在慢慢問妳了,現在我比較在乎的是你們。」令一個我看著我,有些憤怒的說著。

看來,他是不打算乖乖放我們走了。

正當我們一行人再盤算如何逃走時,忽然聽到一個聲音說:等等聽到我打暗號,立刻朝門口衝出去。

我們立刻驚訝的左右張望,這聲音好像是愛莎的,但是死矮冬瓜也疑惑的左右張望,這麼說...!?

我們一行人立刻驚訝的看著愛莎。

別通通都看著我,這是心電感應啦!等等我打暗號後,你們立刻把擋在門口的騎士整個掃出去吧!

可是這裡...不是皇家倉庫嗎?要是把這裡的東西弄壞了...

咦?兩個愛莎的聲音?原來死矮冬瓜也會心電感應啊!?

放心啦!這裡的東西早就上了魔法防護了,被魔法掃到也不會怎樣啦!

喔~原來如此,那就好了。

愛莎鬆了一口氣的點點頭。

「你們在說什麼!?」令一個我憤怒的說著。

「不過~達令,你以為~你真的有抓到我的本事嗎?」忽然,愛莎看著令一個我,語氣充滿笑意的說著。

「當然有!妳的魔法我通通知道了,要是妳要放大型魔法我只要搶先一步打斷妳就好了。」令一個我看著愛莎有些憤怒的說著。

「是嗎~?那你知道...我接下來,打算要施展什麼魔法嗎?」愛莎的嘴角開始微微上揚。

「什麼?妳打算要...咦!?莫非...!」令一個我似乎感覺到大事不妙,於是立刻朝愛莎衝過來。

「太慢了!靜止我週遭的一切事物吧!約束之環!!」愛莎說完便發出一陣白光,當令一個我被白光掃到,忽然靜止在那裡不動。

「趁現在!!」愛莎一喊完,我們一行人立刻有了行動。

「虛無空間!!」蕾娜姐率先發動攻勢,把魔力聚集在箭矢上,然後射向地面。接著發出一陣強烈白光,被白光掃到的騎士立刻往外飛了出去...

...門被轟了有點裂開了。

「艾德雷旋風~!!」死矮冬瓜魔杖一揮,立刻產生一陣小型的龍捲風,把擋在前方的騎士整個捲了出去...

...門又被轟的有點大了。

「歐貝倫、次元斬。」伊芙一下令完,歐貝倫立刻跳起揮出X型的劍氣,在把剩餘的騎士整個轟出倉庫...

...這下連開門的力氣都省了。

「可惡...!你們別太囂張了!!」約束之環的效果似乎退去了,令一個我憤怒的朝我們衝過來了。

「你!給我安靜!靜止我週遭的一切事物吧!約束之環~~!」死矮冬瓜一詠唱完便發出一陣白光,當令一個我被白光掃到,又再度被定住了...

「我們趕快走吧!」愛莎說完,我們一行人便連忙朝一樓的出口跑去。
 
 

但是當我們跑出騎士團根據地沒多久...

「鏘啷~~」突然,我們後方傳來一陣玻璃碎掉的聲音,回頭一看,便發現另一個我撞破玻璃,從三樓跳了下來!

當他落地的時候,四周突然出現眾多的騎士包圍住我們。

「又打算以人數優勢嗎?」我充滿戒心的看著令一個我說著。

「是啊,不過...這次還多了一點東西就是了。」接著令一個我拿出自己的巨劍,接著往自己的左手手掌一劃,鮮血立刻從他的手上滴了下來。

「你這是在做什麼...?」我有些疑惑的看著令一個我這個令人感到詭異的舉動。

「糟糕了!!」愛莎驚呼,正當我們一行人還在疑惑到底發生什麼事情時,當令一個我的鮮血滴到地上時,他緩緩的開口說:「釋放吧,禁止元素調動的混沌之陣。」

接著我們腳底下的地板發出強烈的藍色光芒,接著浮現出一個魔法陣。

「這、這是什麼啊!?」死矮冬瓜慌張的說著。

「這是禁止調動元素的混沌之陣...簡單來說就是,在這魔法陣裡面,無法施展任何魔法。」愛莎無奈的說著。

「什麼!?」我驚訝的說著。

「沒錯,所以在這魔法陣裡面,你們根本沒有任何的戰力可言。」令一個我冷冷的說著。

「糟了...」我立刻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目前我們這個隊伍注重於魔法攻擊,要是魔法攻擊被封鎖的話,戰力將會嚴重大減...

雖然我可以用劍戰鬥、伊芙還可以用摩比和拉比以及歐貝倫戰鬥,蕾娜姐也能用踢擊以及弓箭來作戰,但是死矮冬瓜以及愛莎...

她們都是魔法師,要她們拿法杖戰鬥根本太強人所難了...

「那麼...上吧!把他們通通抓起來!」令一個我一下令,包圍我們的騎士立刻衝上前來。

正當我們準備抵抗時...當騎士團已經到我們的四周時...

「瞬殺之刃。」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想起,忽然颳起一陣強風。

當我們還搞不清楚任何狀況時,四周的騎士不知道怎麼回事的通通倒地了。

「什麼!?這是怎麼一回事!?」令一個我憤怒的說著,但是此時他發現我們之中多了一個人。

這個人,就是在暗黑克勞爾號上被他打到重傷,被我們救走的...

雷文。

「雷...雷文?」我不敢相信的看著雷文。

「這樣一來,我們誰也不欠誰了。」雷文看著我,冷冷的說著。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不管是哪個世界的雷文...永遠都是那一個溫柔的雷文。

「趁現在!我們趕快走吧!」愛莎一說完,我們一行人立刻轉身就跑。

「站住!」令一個我一看到我們逃跑,立刻憤怒的追上來。

但是跑沒多久,我們就停了下來。

「怎麼?終於放棄逃跑啦?」令一個我諷刺的說著。

「是沒錯,因為根本沒必要了。」我冷冷的說著。

「咦?」令一個我疑惑的看著我。

「你不覺得少了些什麼嗎?」死矮冬瓜咬牙切呎的說著。

「啊?少了什麼?」令一個我不解的看著死矮冬瓜。

「你看看你後面。」伊芙緩緩的說著。

令一個我雖然感到疑惑,但還是緩緩的轉身看看到底少了什麼。

一轉身他便看到,此時在那裡孤孤單單發著藍色光芒的魔法陣。

「啊...」令一個我立刻意識到事情不妙了,當他緩緩回頭時,便看到兩個愛莎臉色非常難看、異口同聲的說:「不知道剛剛是誰說,我們絲毫沒有任何戰力可言啊~?」

「這...」令一個我開始緩緩的倒退幾步,正當他準備往後跑時...

「想跑!?地獄之石、惡靈轟炸!等離子切割~~!!」

「給我站住!!火焰之戀、絕對零度!雷霆熱浪~~!!」

「我們走吧...」我無奈的說著。

「話說這個世界的艾索德假如重傷,那艾索德你也會重傷嗎?」伊芙疑惑的說著。

「...應該不會吧?」我恐懼的說著。

接下這麼多招還不死...簡直就是奇蹟了。

「不會啦,走吧走吧~」蕾娜姐溫柔的說著。

接著我們緩緩朝艾德城堡外的森林走去。
 
 

當兩個愛莎心滿意足的走回來時,我就知道令一個我應該被扁成重傷了...

不然我也早就死了吧...?

「開始來畫魔法陣囉~」死矮冬瓜說完,便開始在前面的地方畫起魔法陣了。

「拿去吧。」愛莎從包包裡拿出靈魂寶石然後放到我手上。

「這...真的太謝謝妳了。」我感激的看著愛莎說。

愛莎看到我的笑容也是微微一愣,然後露出一副邪惡的笑容。

...感覺到她有邪惡的意圖了。

接著她緩緩走到我旁邊,一臉頑皮的說:「嘻嘻~謝謝應該要有所表示~」

「我是真的想謝謝妳啊。」我理所當然的說著,畢竟她為了我們冒了這麼大的風險。

愛莎歪著頭想了想,接著有些害羞的說:「那你親我一下吧...」

「什麼!?」死矮冬瓜聽到,立刻激動的大喊。

「呃...?」我有些驚訝的看著愛莎。

接著愛莎走到我面前閉上眼睛,然後微微嘟起嘴巴然後墊起腳尖。

此時我後方傳來死矮冬瓜無意義的怒吼聲,然後蕾娜姐從後面抓住死矮冬瓜,伊芙則在旁邊默默看著這一切,雷文則是靠在樹上不感興趣的閉上眼睛。

我想了想,她畢竟都付出這麼多了,親她一下也無所謂吧?

接著我緩緩的伸出手,把愛莎的瀏海撥開,然後在她的額頭親吻了一下。

「咦...?」愛莎手遮住額頭,臉頰微微泛紅的看著我。

「怎、怎麼了?妳不高興嗎?」我有些緊張的說著。

「這...你好討厭喔~~!幹嘛給人家一個這麼難忘的吻啦~~!」愛莎雙手抱胸不滿的轉過身去。

「啊...?」我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不過聽她這麼說,應該是不生氣吧?那就好...

「紀錄完成...回去撥放給雷文看...」伊芙冷冷的說著。

「伊芙~~~!!」我驚訝的朝著伊芙大吼。

「哼...」死矮冬瓜臉色難看的轉身繼續畫魔法陣。

此時蕾娜姐緩緩走到我身邊,在我耳邊輕聲的說:「艾索德,你這樣是差別待遇喔。」

「咦?為什麼?」我看著蕾娜姐,不解的問著。

「你想想,愛莎她不也辛苦把我們傳送到這個時空,還不停的想辦法,不就是為了幫助你嗎?」蕾娜姐看著我溫柔的說著。

我聽了之後想想也對,死矮冬瓜拼了命的想幫助我找回雷文的靈魂,但是我卻這樣對她...

真的是該好好報答她一下。

「那蕾娜姐,我該怎麼做?」我疑惑的問著蕾娜姐。

「你只要...」蕾娜姐再度靠在我耳邊輕聲的告訴我。

聽了蕾娜姐的建議的我,雖然百般不願意,但還是緩緩的朝死矮冬瓜的方向走去。

「那個...死矮冬瓜。」我輕換的死矮冬瓜。

「幹嘛啦,死小鬼。沒看到我在忙嗎?」死矮冬瓜沒好氣的說著。

雖然有點火大她的語氣,但我還是緩緩的走到死矮冬瓜的背後,然後戳著她的肩膀。

「吼~~我不是說我在忙嗎!」死矮冬瓜沒耐性的轉過頭,接著我直接伸出手撥開死矮冬瓜的瀏海,接著也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

「你...!」死矮冬瓜滿臉通紅的看著我。

「算是為了答謝妳幫我這麼多忙。」我充滿笑容的說著。

「你、你幹嘛這樣啊!?噁、噁心死了你知不知道!果然是死、死小鬼!」雖然死矮冬瓜嘴上這樣說,但是看到她微微上揚的嘴角,我想她應該很高興吧...
 
 
 
當魔法陣已經畫完,然後死矮冬瓜也注入魔力,正當我們進入魔法陣準備回去時...

「路上小心喔~~」愛莎高興的朝我們揮揮手。

「謝謝妳的幫忙喔~~」死矮冬瓜朝著令一個自己高興的揮手。

「...還是謝謝你們救了我。」雷文冷冷的說著。

「我說過了,我無法對你見死不救的。」我朝著雷文輕聲的說著。

「哼。」雷文雖然哼了一聲,但是我卻看到...他露出笑容了。

雷文的笑容真的好迷人...

正當我們準備進入另一個時空時...

「咦?」蕾娜姐疑惑的說著。

「蕾娜姐,怎麼了?」我有些疑惑的問著蕾娜姐。

「好像有兩個人朝我們這裡跑來...」蕾娜姐困惑的說著。

正當我想問是誰時,一個極度熟悉的聲音傳進我耳裡。

「是誰敢傷害艾索德的~~~!」一個女子的聲音憤怒的大喊著。

「傷害艾索德的人,格殺勿論。」一個熟悉的平淡聲音冷冷的說著。

「該、該不會是...」死矮冬瓜感覺大事不妙的說。

我們腦中立刻浮現兩個人!

這個世界的蕾娜姐和伊芙!!

「為什麼每次都遇到這種事情啊!!」死矮冬瓜緊張的說著。

「死矮冬瓜,快啊!」我緊張的說著。

「不行啦!還要一點時間!」死矮冬瓜慌張的說著。

接著一個熟悉的人影出現在樹林裡。

「發現目標,啟動清除程式。」伊芙說完,便用手拿著一條長長的鞭子掃了過來。

但是...

「呃!?」在旁邊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的雷文,就這樣硬生生被伊芙掃到...

「...雷文哥哥你辛苦了。」死矮冬瓜眼角泛著淚光的說。

「雷文...你英勇的犧牲我到另一個世界我也不會忘記的。」蕾娜姐充滿感激的對著雷文說。

不過...

「他好像朝著我們飛過來了?」我有些驚訝的看著此時在空中(飛舞)的雷文。

「好像是耶...」死矮冬瓜有些驚訝的說著。

「根據計算,不是好像,是根本就是。」伊芙冷冷的說著。

不~會~吧~!?

但是事實就跟伊芙說的一樣,雷文整個壓在我身上。

「不會吧!?快把雷文哥哥推出魔法陣啊!」死矮冬瓜驚呼著。

「艾索德、快啊!」蕾娜姐也在一旁催促著。

「呢...」被雷文這一撞撞到呈現半昏厥狀態的我,哪來的力氣把雷文推出去?

那妳們只會動口不動手喔!又不是君子!!

「不行!太慢了!」死矮冬瓜剛驚呼完,魔法陣再度閃爍起熟悉的白色光芒,我們再度消失在這個時空,回到原來的世界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我是分隔線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小插曲之演員休息室
 

艾索德:呢...

愛莎:死小鬼,你可真是有(雷文緣)啊?

艾索德(騎士領主):沒想到令一個我這麼有這種奇怪的緣分...(退後三步

艾索德:這是誤會啦~~~(哭

藍托:我相信你(抱住艾索德

艾索德:...嗯(嘴角微微上揚

雷文:嘴角微微上揚?(怒

雷文(狂鋒):...無聊。

愛莎(虛無公主):我被艾索德親了耶...(臉頰泛紅

愛莎:我也是...(遮臉

雷文:什麼?(火大中

艾索德(騎士領主):被親?(怒

愛莎(虛無公主):你怒什麼怒?你親過我很多次了吧?
 
艾索德(騎士領主):...(緩緩走開

愛爾克:令一個世界的騎領好像被虛無壓的滿慘的?

愛莎(虛無公主):當然~我可是有好好教育的!(滿意貌

蕾娜:教育?(疑惑

伊芙:簡單來說就是每天雷文會對艾索德做的那種事情

蕾娜:...反過來感覺怪怪的

伊芙:那雷文和艾索德互換妳就感覺不怪?

蕾娜:因為都一樣啊...

艾索德:蕾娜姐?(疑惑

蕾娜:咦耶?啊哈哈,沒事、沒事啦!

愛爾克:...分明就有事

雷文:那我到底還要多久才能登場?

愛爾克:等到藍托跟艾索德曖昧完你就可以重登舞台了

雷文:...你就這麼討厭我?

愛爾克:開玩笑,你跟藍托我可是比較偏好你,不然我這篇文章早就不是雷x艾了

雷文:也是...那我繼續來閒晃好了

愛爾克:去吧~大家~下集見囉

眾人:感謝大家的支持~~~
板務人員:

3377 筆精華,06/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