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305

【小說】我只希望在你心中還佔有一個地位(雷x艾) 第二十章

樓主 愛爾克 wrxzzzufv
看來藍托和艾索德這對組合有雷到不少人...回覆好少QQ
最近實在快被氣死,事事不順心
太久沒發還要請各位原諒...
真的、真的非常抱歉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我是分隔線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第二十章:潛藏以久的致命危機
 
當初以為是正常的行為,沒想到如今帶來這麼大的傷害。假如我當初...沒有犯下這個錯誤的話...
 
雷文的手根據艾可以及伊芙大致上的檢查,是沒什麼大礙,只是使用過度而已
 
至於為什麼會使用過度...雷文至今還是沒跟艾可說。
 
艾可也建議雷文不要太過度使用他的納斯德之手,但是雷文只是笑笑而不答。
 
我知道,要他不要太過度使用,應該不太可能...
 
隔天,當我們再度前往沛塔的時候,藍托便拜託我們前往沛塔中心討伐蒼藍之翼.懷文
 
藍托在拜託我們的時候,當他的目光轉移到我身上的時候,他便立刻把視線轉走,臉好像還微微泛紅。
 
嗚哇~他絕對很在乎昨天發生的事情啦~嗚嗚嗚...我在藍托心中的形象全毀了。
 
現在把焦點轉移到正在沛塔中心的我們。
 
 
 
「嗚...」我難過的摸著脊椎。當我以為昨天雷文會乖乖聽我解釋的時候,誰知道他剛進去房間,二話不說把我摔到床上,然後整個壓在我身上,接著就開始...做一些令人難以啟齒的事情。
 
但是他似乎發狠似的不理會我,不管我怎麼要他小力一點,他依然維持那種(力道),導致隔天我的脊椎痛到可以...
 
「死小鬼,你沒事吧?」死矮冬瓜在我旁邊,一臉擔心的說。
 
我(又愛又恨)的看著死矮冬瓜,實在不知道該說她什麼,畢竟她也警告過我不准喝,所以是我不對在先。
 
恨是恨在這死矮冬瓜好端端的做出這種藥水做什麼?害我被雷文弄到這樣...
 
愛是愛在...
 
想到這裡,我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
 
但是我剛上揚沒多久,立刻意識到背後傳來一陣熱辣辣的眼神。
 
當我膽戰心驚的回頭一看,發覺雷文已經放棄那種冷到極致的眼神,而改成一種怨恨至極的眼神看著我,那眼神似乎在訴說著:「你再回想昨天你和藍托發生的事情試看看。」
 
「啾?」跟在雷文旁邊的小德好奇的叫著。
 
奇怪了...我和藍托發生什麼事情他根本不知道吧?但是為何他總是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
 
真是莫名其妙...
 
當我們來到沛塔中心的時候,蕾娜姐就說:「聽藍托說,蒼藍之翼似乎就在這座塔的頂端。」
 
「正上方有感應到強大的龍族反應...」伊芙冷冷的說。
 
「好高啊...」死矮冬瓜抬頭驚呼。
 
「跟妳這種矮冬瓜比起來,確實是高多了。」我朝死矮冬瓜不懷好意的說。
 
「你說什麼!?死小鬼,你又高到哪裡去了!」死矮冬瓜聽到我這麼說,大發雷霆的說。
 
「至少我比妳高吧?」我滿臉笑容的說。
 
「你...!」死矮冬瓜一臉生氣的說,並且手中開始聚集魔法。
 
「好了啦,你們兩個。真是的,過了這麼久還是這麼愛吵,真是的。」蕾娜姐走到我和死矮冬瓜中間阻止這場戰爭,一臉無奈的說。
 
「哼!看在蕾娜姐姐的份上,我這次就不跟你計較!」死矮冬瓜說完,轉頭氣呼呼的往中心走去。
 
蕾娜姐和伊芙便跟著死矮冬瓜一起勁去了。
 
正當我也準備跟進去時,卻發現雷文站在後面一動也不動。
 
「雷文?」我疑惑的呼喊著。
 
「...」雷文還是站在原地頭低低的,還是沒有反應。
 
見狀我立刻跑到雷文前面,輕搖他的手臂擔心的說:「雷文,你怎麼了?」
 
「...沒事,我們走吧。」雷文把頭抬起來,微微笑的說。
 
「喔...」我有些疑惑的說,雖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既然是雷文說的,那應該只是我單純想太多吧!
 
「那我們走吧!」我朝雷文露出笑容的說。
 
「啾!」小德似乎也開心的叫著。
 
之後我便和雷文一起朝沛塔中心走去,跟蕾娜姐他們會合了。
 
 
 
之後我們一行人便以塔頂為目標,開始深入沛塔中心了。
 
路上還是以格雷特士兵為最多的魔物,和幾隻會從天而降的石巨人。
 
路上的魔物雖多,但是如今實力高深的我們,當然是輕鬆解決。
 
但是我卻發現有點不對勁...
 
平時應該臉不紅氣不喘的雷文,如今竟然在喘氣!
 
「雷文,你怎麼了!?」我跑到雷文旁邊,一臉擔心的說。
 
「我...我沒事啦。」雷文勉強露出笑容的說,但是他的右手卻緊抓著他的纳斯德之手。
 
「你的手怎麼了嗎!?」我擔心的看著雷文的左手。
 
「我真的沒事啦,昨天的檢查我不是都跟你說了嗎?」雷文一臉難受的伸出右手,撫摸著我的頭,嘗試著安慰我
 
「可是...」我一臉難過的看著雷文雖然昨天艾可說沒什麼大礙,但是現在你的表情根本就不是沒什麼大礙的表情啊!
 
「雷文,怎麼了嗎?」在前方的蕾娜姐,一臉擔心的說
 
「我沒事!只是有點累而已。」雷文朝蕾娜姐大喊,蕾娜姐聽了之後也是朝雷文說:「那你先休息一下吧。」之後就繼續往前了。
 
「我們先聽蕾娜姐說的,先休息一下吧?」我一臉期望的看著雷文,希望他肯休息一下。
 
雷文看到我充滿期望的眼神,無奈的說:「好吧,我就先休息一下。」
 
見狀我大鬆了一口氣,還好他肯聽我的話...太好了。
 
 
 
走了不久之後,我們順利抵達了沛塔中心的塔頂。
 
而我們一行人,正站在由鎖鏈支撐的橋上。
 
橋上有四座巨大的石槍槍座,藍托說跟懷文的戰鬥可能會需要用到這些石槍。
 
「蕾娜姐姐,藍托哥說的懷文在哪裡啊?」死矮冬瓜東張西望,疑惑的說。
 
「應該在附近吧?」蕾娜姐也四處觀望著
 
當我們眾人正謹慎的四處觀望時。
 
「...來了。」雷文突然嚴肅的說。
 
雷文剛說完的瞬間,一個巨大的身影便出現在我們身處的橋旁邊。
 
那身影在我們四周飛了幾圈之後,便緩緩的飛到我們正上方。
 
正是藍托口中的蒼藍之翼.懷文
 
「吼~~~~!」懷文似乎對於入侵牠的地盤的我們,感到憤怒。
 
可是...
 
「我們要怎麼攻擊牠呢?」我疑惑的看著距離我們至少十公尺左右的懷文,疑惑的說。
 
雖然這距離可以用魔法攻擊,但是懷文牠飛行的速度很快,要躲避攻擊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恩...我看看我能不能把牠射下來...可是...」正當蕾娜姐說到一半時。
 
碰!!
 
突然發出的巨響震驚的所有人,突然一發巨大的石槍硬生生打在懷文身上。
 
「吼!!」懷文難過的搖晃了幾下。
 
我們一臉無言的看著罪魁禍首:愛莎。
 
「我、我只是碰了一下這個搖桿,誰知道它就射出去了...」死矮冬瓜一臉無辜的說。
 
「就是這個!」我們一行人驚呼。
 
「咦!?」狀況外的死矮冬瓜,一臉疑惑的說。
 
之後我、雷文、伊芙和死矮冬瓜便一人控制一個石槍,而蕾娜姐則是用弓箭攻擊懷文。
 
但是事情很難進行的這麼順利,有時候我們一行人還必須躲避懷文嘴裡射出的火球,以及牠的突擊,不然等等被打下石橋可不是好玩的。
 
小德則被我們保護起來,畢竟等等小德被懷文叼走這可就不妙了。
 
但是用石槍攻擊懷文也不是簡單的事情,因為牠又不可能乖乖待在那裡讓你射牠
 
經過幾次的操作以及攻擊,我們的準確度也越來越高。
 
用石槍攻擊了不久之後,懷文明顯身受重傷,因為牠飛行速度已經明顯變慢了。
 
「差不多可以給牠致命一擊了。」蕾娜姐見懷文這樣,便下了這樣的定論。
 
「那就...」此時我從腰間抽出一張符文,然後開始聚集魔力。
 
蕾娜姐也在箭上開始凝聚魔力。死矮冬瓜也開始凝聚著魔力。伊芙也召喚出歐貝倫,準備展開攻擊。
 
正當雷文也用纳斯德之手準備凝聚魔力時,但是聚集到一半,臉色突然一變,凝聚的魔力也瞬間消失。
 
「雷文的手...到底怎麼了?」我在心中不安的想著,還好除了我之外沒人看到雷文這異狀
 
「符文粉碎!!」
 
「流星箭雨!!」
 
「絕對零度!!」
 
「次元斬!!」
 
懷文接下所有的攻擊之後,怒吼一聲,接著開始往下墜落。
 
「太好了~打贏了!」死矮冬瓜高興的跳了起來。
 
「恩啊,這下我們可以...」當蕾娜姐說到一半時
 
碰!!轟隆隆...
 
「這聲音是!?」我小心的看著四周,緊張的說。
 
「不知道。總之,我們快下去吧。」蕾娜姐不安的說,接著我們一行人便朝沛塔中心入口跑去。
 
 
 
「...這是怎麼回事?」我一臉無言的看著眼前的(奇觀)。
 
「誰知道...大概是剛剛懷文墜落的時候造成的吧...」蕾娜姐站在我一旁,無奈的說。
 
什麼(奇觀)呢?就是路整個崩塌,至少有四公尺這麼長的路不見了。
 
這個死懷文難道就不能安分點墜落嗎?
 
雖然以常理來說,繞路就好,但是沛塔中心是座塔,要到塔頂或者入口只能走螺旋狀的走道才能抵達。
 
我們已經走了一段距離,離地面至少...
 
我緩緩的走到斷崖往底下看,不看還好,一看差點沒暈倒。
 
距離塔底至少有四、五十公尺的高度!!
 
摔下去絕對必死無疑!
 
「怎麼辦...等等!伊芙!」當蕾娜姐煩惱到一半,忽然發現伊芙朝那斷崖衝過去。
 
當伊芙衝到邊緣,眾人以為她會停下來的時候,當她的腳離開地面的瞬間,她的腳突然噴出火光,接著...接著...
 
她平安抵達另一端。
 
「怎麼了?你們不快點過來嗎?」飛到另一端的伊芙,一臉冷淡的看著還在另一端的我們。
 
「真是的...」蕾娜姐無奈的說,接著也朝斷崖邊衝,接著跳起來
 
蕾娜姐跳躍了至少二分之三的距離,正當蕾娜姐開始往下降的時候,蕾娜姐的腳再空中彷彿踩到東西似的,再度跳了起來。
 
這正是精靈族的可以在空中跳躍兩次天賦:風之步。
 
「那麼接下來換我吧!」死矮冬瓜開心的舉起右手,接著也衝到斷崖邊,跳起來然後轉一圈,使出法師的魔法:瞬間移動,然後輕鬆抵達另一端
 
正當小德興奮的朝斷崖衝去時,我立刻眼明手快的把牠抱起來。
 
看著小德拍著牠那小巧的翅膀衝過去,我不用想也知道牠想(飛)過去。當然,前提是牠真的必須會飛。
 
我抱著小德然後稍稍往後退,接著開始往前衝刺。
 
「喝啊啊~~~!!」我衝到斷崖之後,立刻奮力的跳起來。
 
畢竟我不會蕾娜姐的風之步、也不會死矮冬瓜的瞬間移動、腳上更沒有跟伊芙一樣的渦輪!所以當然我只能用普通的跳躍啦!
 
平安抵達的我把小德放下來,接著轉頭朝雷文說:「雷文,快過來吧!」
 
雷文聽了之後,也開始衝刺,到了斷崖邊也跟我一樣跳了起來
 
雖然根據我的記憶,雷文的跳躍力比我好滿多的,絕對跳的過來。
 
當然大家也都認為雷文跳的過來,於是轉頭開始朝塔底走,正當我也準備回頭時。
 
「嗚!?」此時我身後突然傳來雷文難過的聲音
 
我立刻轉頭一看,發覺雷文又在握著他的纳斯德之手,然後他的重心開始朝左邊傾斜。
 
「雷文!!」我驚訝的大喊
 
「艾索德?」蕾娜姐疑惑的回頭。
 
我立刻朝雷文的方向跑去,雷文難過的睜開雙眼,緩緩的朝我伸出右手。
 
正當我也伸出右手打算抓住雷文時,正當我和雷文的雙手快接觸到的瞬間,雷文的指尖擦過我的指尖,沒有握到
 
接著雷文的身體開始往下墜落。
 
「雷文~~~!!!」我二話不說,立刻往下跳。
 
「艾索德!!」蕾娜姐發現事情不對,驚訝的大喊著
 
我跟雷文就這樣一起朝塔底墜落了。
 
 
 
「嗚...」不知道過了多久,我難過的睜開雙眼。
 
我...我還活著嗎?
 
意識模糊的我看了看四周,四周散落著許多的石塊,我在抬頭看了看上頭,還隱約可以看到我摔下來的地方。
 
不過...從這麼高的地方摔下來,我怎麼可能還活著...
 
此時我忽然發現旁邊一個不應該存在的物品:一根箭矢。
 
正當我疑惑的想著這裡怎麼會有這東西時,忽然意識到一個更重要的問題。
 
雷文呢!?
 
「雷...」正當我準備大喊的時候,發現雷文就躺在我身旁不到三公分的距離。
 
「雷文!!」我立刻到雷文身邊,激動的大喊。
 
雷文閉著眼睛,難過的呻吟著。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正當我不知所措的看著雷文,卻發現到一個奇怪的地方。
 
雷文的納斯德之手,似乎有點怪怪的...怎麼納斯德之手的縫隙,有一些...綠綠的東西?
 
正當我疑惑的看著雷文納斯德之手上那些綠綠的東西,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做,又看到雷文一臉難受的樣子,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我,情緒逐漸崩潰。
 
正當我的情緒即將崩潰時,身後突然傳來蕾娜姐的呼喊。
 
「艾索德、雷文!!你們沒事吧?!」蕾娜姐一臉擔心的朝我和雷文跑來。
 
「蕾娜姐!!不、不好了!雷、雷文他很像很難過的樣子!!」一看到蕾娜姐,我立刻激動的說著,眼淚不爭氣的開始落下。
 
蕾娜姐見到雷文難過的樣子,臉色也開始擔心起來,然後連忙跟我說:「艾索德,你先把雷文背起來。我們先把雷文帶回去再說,一直待在這裡也不是辦法!」
 
「好、好!」我說完,便立刻蹲下來,開始攙扶著雷文
 
「雷、雷文哥哥怎麼了!?」隨後跟上的死矮冬瓜,一看到這種情況,一臉緊張的說。
 
「愛莎妳也別愣在那裡,趕快來幫忙吧!」蕾娜姐朝死矮冬瓜說,死矮冬瓜一聽,便立刻過來幫我。
 
最後跟上來的伊芙,一看到雷文的纳斯德之手,臉色卻開始難看了起來...
 
「雷文的納斯德之手,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背著雷文朝沛塔走去的我,心中不安的想著。
 
雷文...你絕對、絕對不能死...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我是分隔線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小插曲之演員休息室
艾索德:最近拖搞拖很大喔?
愛爾克:這、我也是有苦衷的啊!!
愛莎:不就夢三國玩、很、大?
愛爾克:(被對話框框刺穿)
蕾娜:反正讀者又不關自己的事情,不是嗎?
愛爾克:(再度被對話框框刺穿)
愛爾克:我很努力了啊!!還不是PSP被我那笨大哥拿走,害我不能出門散步聽音樂想靈感!!
雷文:你沒mp3嗎...?
愛爾克:我窮啊!!
艾索德:好、好了啦...別哭了(安撫中)
愛爾克:嗚...
雷文:不過總感覺好像快結局了?(看著劇本中)
愛爾克:可能快了吧?不過我可能會盡量延長劇情,不然看看大家想不想早點看結局,我也可以早點出完結篇
愛莎:那就要讀者們的意見囉?
愛爾克:恩,不過我個人是想努力延長啦。
蕾娜:恩...那就請大家發表一下意見吧!那麼大家~下集再見囉~
愛爾克:慢著!怎麼是妳說!?
蕾娜:你有意見嗎?(拉弓中)
愛爾克:沒、沒有...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我是分隔線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大家可以來猜猜看為何艾索德和雷文會得救呢?
我想雷文的纳斯德之手發生什麼事情,應該有人猜的出來
下集我會努力早點出的
真的非常抱歉啊~各位>_<"
板務人員:

3377 筆精華,06/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