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110

✿調虎離山

樓主 狐仙 YPSHSHS

位於科威特市中心的一處加油站內,兩名員工正「盡責」的玩著手上的電動玩具,一面抱怨悶熱的夜晚。

        掛在天花板上的噴霧器每隔十五分鐘定時噴出大量的水霧試圖冷卻燠熱的加油站。

        一輛沾滿沙塵的綠色喜美轎車緩緩的從遠方駛來,一個員工有些疑惑的放下手中的電玩。

        半夜來加油的確不常見,除了要趕赴遠地旅行以外幾乎沒有人半夜光顧加油站。

        油價早已飆破每桶兩百美元,現在路上大半都是日本製的電動車,汽油車已經少之又少。

        那輛喜美緩緩的駛進加油站,員工將電玩收進口袋,走上前去準備服務。

        喜美的副駕駛座以及左側後車廂背猛然踹開,兩名拿著手槍的士兵跳下汽車,其中一名亞洲士兵毫不猶豫的朝著他開火。

        那名員工胸口已經破了一個大口子,他當場尖叫著撲倒在地上。

        套上科威特製特級滅音器的手槍只發出滑套復進的機件聲,加油站一共五名的員工試圖逃跑,不過顯然是徒勞無功,紛紛胸口中槍倒地。

        「Take a piece of 豆花。」其中一個長髮的男子用著台語英文夾雜的句子形容眼前的任務。

        「『Take a piece of 豆花』明明就比『Take a piece of cake』合理。哼。還是中國人比較聰明,發明豆花。要是不小心,還會被蛋糕噎死咧。豆花咕嚕一下就滑下去了……」那個長髮男子用日文自言自語,為自己的破英文辯護。

另一個男子斜眼望了一下長髮男子,露出一個「敗給你」的表情。

        兩人收起笑容,馬上默契十足的將所有的油槍從架上抽了下來,扣下加油鈕以後就是往地上一扔。

        大量的油料伴隨著窒人的臭味迅速開始揮發,不過這兩名戰士顯然沒有玩夠。

        「我找到了。」其中一個男子用日語叫道,另一個則是踮腳跨過地上的幾具屍體,走近那個日本男子,「儲油槽開口。」那個日本人補充。

        日本人迅速的拉開水泥板、轉開不鏽鋼製的蓋子,裡面多達兩百噸的高級汽油就這麼暴露在兩人眼前。

        「喔,謝啦。」長髮的男子笑了一下,隨即將一個檸檬般大小的塊狀物扔入儲油槽中。

        長髮男子看著自己的所作所為,有些罪惡,如同禱告般的低語:「中華民國萬歲。」

        另一名男子也跟進:「陸上自衛隊武運長久,大日本國……萬歲。」

        兩人快速的退回車上,而喜美則是迅速的駛離,朝著市區的南側前進。

 

        在高油價時代,沒有什麼行為比浪費汽油更為奢華囂張。

 

        大量的油料在地面上迅速擴散,流入了下水道,迅速的對兩旁的住宅展開包圍。

        吳宇昊剛剛扔下去的是一枚用膠帶纏繞過、已經拔掉安全插銷的高爆手榴彈。

        油料會慢慢使膠帶的黏性喪失,到了最後膠帶的黏著力小於手榴彈內安全握把彈簧的回復力之後,手榴彈就會自動跳開、引爆。

        當天武聯軍離開了加油站三分鐘之後。

        娜希卡突然感到車子有些失去控制,不過又隨即穩定下來。

        極高壓的爆陣波從後方襲來,當場讓車窗玻璃如同中彈般的產生大量裂痕。

        「喂,成功了耶。」吳宇昊指了指幾近碎烈的後視鏡,毫無感情的回答。

        比起兵工廠爆炸,更大的巨響從後方襲來,用力的撞擊著每個人的耳膜。

 

        大量的油料經由手榴彈起爆,立即將加油站以及週邊二十公尺的建築物掀翻到五十公尺的高空!噴灑在空中的大量汽油與空氣、高溫達到一定的比例混合後立即引起強力的氣爆,當場震碎了無數大樓的玻璃窗不說,玻璃窗內的家具也被吹的東倒西歪。而流向排水管的油料則是在高溫之下迅速延燒,火光從街到上每一處排水孔竄出。剩餘的油料則如同傾盆大雨般灑落周圍兩百公尺的建築物,當場讓繁華的市中心轉變成火光四溢的人間煉獄!

        科威特的警方以及消防隊立即派出大批的人馬試圖搶救陷入火海的市中心,不過從現場不斷的竄出民眾、面積過大以及剛剛的爆炸炸斷了埋餘地下的光纖電纜,都對於調度造成一定的影響。對於還在想辦法弄清楚兵工廠到底發生怎麼一回事的警方來說,這場在災難無疑是雪上加霜。

 

                                       

 

        「豪宅警衛森嚴,大概有二十幾位保全。周圍的圍牆高達三米,我們沒有裝備可以攀登所以只好從大門口殺進去。大門進去之後是長達五十公尺的開闊地,也就是下車迴轉處,中間只有一座大理石噴水池作為掩體,其餘的造景植物都只能算是蔽體,所以走位時務必小心。要是我們不幸沒辦法在幾秒鐘之內幹掉他們的話,他們就會報警,到時候我們就倒楣了。盡量不要再殺人了,救一個人算一個人,直接拿槍托把他們敲昏就可以了,沒有槍托用手刀。」艾布洛與其餘三人蹲在國防部長官邸旁的暗巷內,正在下達任務指令。

        「好吧,那為什麼不試試看安全門?」長谷川抓著步槍護木,單膝跪地問道。

        「安全門只能在緊急時由內側或是用識別卡打開,真他媽的設計。」艾布洛有些惱怒的回答。

        「不過,就是因為這種『他媽的』設計,才會讓這隻老狐狸躲在這裡。」吳宇昊聳聳肩。

        「那,我們繼續。衝進大廳後想辦法拿到電梯的通行卡。沒了那張卡就連樓梯間也進不去。到了六樓之後,因為是一樓一戶所以很好辨認,直接用SMAW炸進去││如果等等空間太小沒辦法的話,吳宇昊再想辦法。進去之後先把所有人全部集中、確認身分、幹掉,然後徹底搜索。記得用AKS74U將目標幹掉,這樣子才不會因為彈藥口徑而穿幫。至於任務的下一步依據搜到的資料而定。有沒有問題?所以剛剛吳宇昊以及長谷川把AK步槍搶救出來是對的,真是乖狗。」艾布洛望向吳宇昊,半開玩笑的作出結論。

        「你說啥?」吳宇昊將背上的T91步槍撈了出來,打開保險放在腿上。

        「呃……沒事。」艾布洛趕緊將頭撇到另一邊去。台灣特種部隊在這兩年來的各種行動中是剽悍的出了名的,要是當場惹惱這個深藏不露的台灣仔,可能後果不堪設想……

        娜希卡望了一眼自己的軍錶,早上四點整。

        「嗯,那麼行動準備開始。說不定保全現在睡的正熟。」娜希卡希望。要是真的如此就好了。

 

        吳宇昊以及艾布洛兩人先站起身,拿著AK步槍緩步繞過豪宅所在的街角。

        空盪的街上空無一人,甚至連一輛車也沒有經過。只有路燈發出鵝黃色的光芒,照耀著柏油路。

        早上四點是人們最安靜、昏昏欲睡的時刻,唯一清醒著的大概只有夜店中的女孩,多半身上還壓著一絲不掛的男人。

        吳宇昊端起手中的軍武,金屬覘孔有些笨拙的移到敵軍身上。

        「咖!咖!」兩名門口穿著黑色西裝的保全登時倒下,用慣了T91的吳宇昊則是感覺肩上傳來近乎輕撫的震動。

        艾布洛原本還想制止這個「昊」戰份子,不過看到吳宇昊已然開火,也只能皺了皺眉之後閃到警衛室前,隔著玻璃對著裡面滿臉疑惑的警衛開火。

        艾布洛用槍拖一把敲碎了警衛室的玻璃,隨即將手伸了進去按了一下斗大的開門鈕。

        吳宇昊一面朝著後方警戒,一面大吼著要娜希卡以及長谷川補上。

        雄偉、中古造型的電動拉門從左右兩側緩緩向裡面拉開,當裡面的保全還弄不清楚怎麼一回事的時候,艾布洛以及吳宇昊早就朝著燈火通明的大廳展開壓制射擊,而長谷川以及娜希卡則是在火網的掩護之下迅速的衝入停車道兩側,佔據了噴水池兩側。

        艾布洛以及吳宇昊中的步槍在全自動掩護射擊之下幾乎同時子彈告罄,開始更換彈匣。

        住戶大樓已經有些樓層的燈火亮了起來,幾個人試圖探出頭來觀望。

        「那些住戶怎麼辦?」吳宇昊快速的更換AKS74U的彈匣,一面用幾近大吼的聲音問著艾布洛。

        「你想被警察抓嗎?事到如今沒辦法了!」艾布洛大吼,一面「嚓」一聲將彈匣更換完畢的步槍上膛,舉起步槍就往三樓的住家射了過去。

        一名約莫四十來歲的禿頂男子當場被打穿腦袋而無聲倒斃,肥胖的身軀從窗台上緩緩探出,最後沒了支撐從三樓摔了下來。

        吳宇昊則是站起身,對著三樓持續探出頭來的人影射擊,一面移動自己的位置,率先衝入落地窗早已碎成一地的大廳。

        艾布洛拖著受傷的小腿緊跟在後。他踏進大廳之後,右側舖著紅地毯的樓梯上一名拿著SIG手槍的保全毫不猶豫的對他射擊。

        龍甲防彈衣驚險的為主人擋住這兩枚九釐米子彈,而艾布洛則是罵了一聲髒話之後提著步槍以點放還擊。

        一發子彈準確的打入保全的腦袋,那名保全兩眼翻白,軟綿綿的倒下。

        吳宇昊則是從左側衝入櫃檯,槍口指著兩名驚慌、用手護著頭的櫃檯小姐。

        「睡一下吧。」吳宇昊盡量露出「我不是壞人」這種笑容,一面將步槍由護木舉起、露出槍托,左手抓住右臂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後,用槍托朝著兩名櫃檯小姐的頭上敲去。

        「現在還不能暴露國籍。」吳宇昊暗想,右手迅速的完成了工作。

        兩名櫃檯小姐無聲倒下,吳宇昊則是大步跨過兩人的身體,開始翻找識別卡。

        槍聲馬上沉靜的下來,奇襲行動可謂相當成功。

就當吳宇昊正翻找著識別卡的當下,艾布洛以及娜希卡各警戒著一邊樓梯,而長谷川則是朝著門口。

吳宇昊粗暴的拉開一個木製的抽屜,裡面有著大把的鑰匙以及幾枚印章。

印章之下則是有著幾張磁卡。

「大概就是這個了,快點走!」吳宇昊揚了揚手中的磁卡,用著破英語吼著。

四人立即頗有默契的點了點頭,迅速的往左側樓梯上前進。

大概鮮少有人會從動作發現這是一支組成還未滿一天的聯軍。

「嗶││嚓。」保全系統確認磁卡無誤後,彈開了安全們的門鎖。

鋼製的安全門被粗暴的踹開,領頭的艾布洛上尉帶著其餘的三名隊員往六樓前進。

凌亂的腳步聲在樓梯間迴響著,他們沒有時間無聲前進了。

說不定已經有驚魂未定的住戶打電話報警了││那大概又是一場浩劫。

三樓……四樓……五樓……六樓。

吳宇昊深吸了幾口悶熱的空氣,試圖緩和因為長途奔跑以及緊張而急促的呼吸。

安全門被娜希卡輕輕推開,而吳宇昊則是拿著搶來的武器快速的衝入安全門以及橡木門之間的電梯間。

 

安全無虞。

 

其餘的三人緩步從樓梯間走出,發現眼前的電梯間頗為狹小。

「有人不怕灼傷的話……我用火箭彈沒有關係啦。」吳宇昊聳聳肩。

娜希卡這才想起自己的傷口,轉頭一望發現腳上的紗布已經變成一片殷紅。不知道是心理還是生理因素,已經打過嗎啡的傷口此時又開始微微發疼。

長谷川撫摸著眼前的目標物,若有所思的回答:「挺結實的,應該踹不開吧。」

「那麼,爆破專家方案B,還有炸藥喲。」

「不必了。」艾布洛要著三人準備好閃光彈,「我來應付。」

艾布洛按了一下門鈴,一面摀住門上的窺伺孔。

「誰啊?」裡面傳出一個中年男子的嗓音,充滿不信任感。

「長官,請問您是國防部長嗎?是這樣的,我們剛剛接到通知有一群暴徒試圖衝入您的宅邸,剛剛交火已經停歇。現在雖然安全但是不能確定那堆暴徒有沒有援軍。我是分局副隊長,帶著三名警備人員希望戒護您們的安危。」艾布洛用著不帶任何美國腔調的阿拉伯文回答,流利至極讓在場的三人瞠目結舌。

「……好,我現在開門。」

艾布洛趁機轉過頭來無聲的用唇語說著,那嘴型似乎要三人把閃光彈的插銷拉開。

橡木門傳來沉重的電子機械聲,就連吳宇昊也開始慶幸沒有試圖用SMAW爆破這扇門,不然絕對大丟台灣輕兵器的臉。

不出所料,當門拉開的那一瞬間門縫上還掛著一條鐵鍊,說明了聲音的主人是多麼的多疑。不過對於天武小隊來說,這已經足夠。

艾布洛瞬間伸出右腳卡住門縫,三枚黑色條狀的閃光彈依序從門縫中拋入。

「狼!」艾布洛右對著身後的吳宇昊大吼。

「了解!」吳宇昊衝上前去,就是對著橡木門用力一踹。

掛在橡木門上的鐵鍊當場扯斷,四名特種部隊衝入科威特國防部長的家。

吳宇昊一個前滾翻將踹門的衝力卸掉後,對著滿臉疑惑、只穿著條紋棉質睡衣的艾瑞克‧安德森臉上很狠的用槍托一扣。

安德森淒厲的大叫,滿口鮮血的他倒在大理石地板上昏了過去。

「你白癡啊?不會拿捏力道?他要是掛了等等怎麼審判?你負責把他弄醒,其他人跟我繼續搜!」艾布洛拋下命令,繼續提著步槍朝著屋內移動。

吳宇昊一面唸唸有詞的罵著髒話,一面粗暴的將毫無意識安德森的雙腕固定在身後,捲上膠帶,看住這個主要目標。而其餘的三人則是分別衝入每個房間徹底搜索。

長谷川率先衝入一間臥房。臥房之中擺放著一張單人床,而一旁的櫃子則是擺著幾個布偶,顯然是小孩子的房間。

棉被凌亂的堆在床上,而且傳來陣陣的啜泣聲。

長谷川當場跪了下來,用左手將床底下的小女孩拖了出來。

「報告,抓到小孩了。」長谷川將AK步槍推回背上,與自己原本的89式步槍撞在一起,一手則是攔腰將小女孩從腰間抓起,走回昏暗的客廳。

另一間臥房則是在一陣打鬥之後,娜希卡把一個穿著睡袍的女人拽了出來,扔到客廳。

「放了我的孩子,放了她!」那女人歇斯底里的大叫。

咖咖咖咖咖!

一陣槍響從吳宇昊的槍口竄出,滾燙的彈殼在地板上四處彈跳。

吳宇昊對空鳴槍迫使眾人冷靜了下來,艾布洛則是打開了電燈。

安德森一家三口被聚集到了客廳中央,雙手腕被纏上膠帶,而艾布洛則是老神在在的開始審問。

滿臉是血的安德森被吳宇昊弄醒後,現在滿臉不屑的斜眼瞪著艾布洛。

「你就是科威特國防部長,艾瑞克‧安德森?」

「……」

反而是安德森太太不配合的大叫,吳宇昊不悅提起槍托對著安德森太太的左頰一甩。

而小女孩則是嚇到只能無助的啜泣,完全發不出一點聲音。

 

艾布洛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個畫面。

兵工廠那一具全裸、被虐屍的男人,想必穆菲是為了搶到科威特制服而做的「特別處理」。

無數科威特士兵倒臥牆邊、滿身是血的畫面。

還有吳宇昊那一句「只有利益,沒有朋友」。

 

心中突然湧上一股無名火,連他自己都控制不住。

而審問犯人所需的冷靜此時被熾熱的胸口融化殆盡。

艾布洛大步跨上前,用槍托對著安德森充滿不屑的臉龐一甩。

「賺錢賺得很爽嘛,連國家都賣了?」艾布洛眼神凶狠的盯著倒臥地板、滿口鮮血,眼神卻依然不服的安德森。

「說,那七枝試管在哪裡?」艾布洛提起步槍在安德森面前來回走動,「我沒有時間跟你耗!」

「我叫你說啊!」艾布洛用左手扯著安德森的金髮,一面怒吼。

「死也不說!」安德森將口中的鮮血一呸,用含糊的聲音回答,「你們查不到的,我放在最安全的地方!」

「好啊。」吳宇昊走到安德森背後,將腿上的刺刀抽了出來,往安德森的手腕就是一剁。

安德森露出猙獰的表情,而吳宇昊則是發出嘻皮笑臉的聲音,臉上露出獰笑:「別掙扎嘛,老子很難割耶。」

淒厲的叫聲隨著刀刃的一吋吋深入而越發擴大,最後只剩下一陣陣無力的呻吟。

吳宇昊拿著安德森的右手手掌走出三人圍成的圈圈,一面把玩著沾滿鮮血的刺刀:「好吧,等等即使他的電腦需要指紋才能打開,我們也拿到密碼囉。他們沒利用價值了。」

除了長谷川以外,其餘的三人提起步槍。

「快說。我們還能保你一命。我以美國遊騎兵上尉的身分作為擔保!你還能保住一命,這傷口也會被妥善的照顧!我們已經掌握的確切的證據你與赤蠍有掛勾!」

「……」

「我先生做錯什麼了,做錯什麼了!」安德森太太哭吼著。

「他出賣了國家、出賣了科威特的士兵們!他使得美國的國防機密外洩,死有餘辜!你也一起陪他吧!」艾布洛咬牙切齒的暴吼。

「我把94A放在本地的瑞士銀行,而試管則是依約定給他們了。不……不要射擊。」

「他媽的!」艾布洛突然感到氣急攻心,馬上下令:「很好,射擊!」

三枝AK步槍將大片的子彈掃向安德森夫妻,當突擊步槍子彈告罄時,三人馬上插上另一個,繼續毫不留情的掃射,接著又是下一個彈匣……

空氣中瀰漫著火藥的噁心氣味、鮮血的鐵銹味以及兩人由強轉弱的陣陣哀嚎,交織成恐怖的哀樂。

「停火……停火……停火!」長谷川用變音的嗓門大叫,「他們已經死了不是嗎!為什麼連一點尊嚴都不給他們!」

「我們要讓整件攻擊行動看起來像赤蠍所為,所以……」娜希卡拋下已經完全沒有子彈的AK步槍、拿出自己的MP7,一面無情的回答。

「笨蛋,笨蛋!」長谷川哭吼了出來,「這根本是虐殺!」

「沒錯,我很遺憾……這是……虐殺。」吳宇昊拋下手中沒了彈藥的AK步槍,一手搶過長谷川手中的另一把、拉動槍機。

小女孩滿臉是血的看著自己父母雙雙的在彈幕之中掙扎、倒下,而身邊的血泊快速的擴大,自己已經完全浸在父母的血泊之中。

但是眼前的三名軍人依然毫不留情的掃射,她的爸媽身上……幾乎沒有一處完整的皮膚。

就在她已經被嚇傻,毫無反應的時候,一個長髮男子拍了拍她的肩膀,用生硬國語回答她:「對不起,妹妹。請妳抬起頭來看著我。」

小女孩已經毫無反擊能力,只能抬頭看著眼前舉著槍的亞洲軍人,眼神中淨是憎恨以及悲憤。

「去……陪妳的爸媽吧!」男子突然將槍口往下一指,對著小女孩的眉心將彈匣內的子彈一口氣射光!

小女孩無聲無息的倒下,子彈穿過細嫩的頭蓋骨時一併將灰白的腦漿以及鮮紅的血液灑了一地。

小女孩的遺體遭遇與她父母同等的侮辱,最後止於步槍落地的刺耳撞擊聲。

 

屋內陷入了一陣沉默,充斥著悲傷的氣氛。

 

        「趕快……搜索吧。」艾布洛看著眼前的一切,「我們剛剛到底做了什麼?」

        「為了世界更多無辜的人們……」不知道是誰說了這麼一句話,使得房間內的氣氛更為低靡。

        四人似乎為了掩飾尷尬,分別走入不同的房間開始粗暴的翻找著物品。

        長谷川提著89式步槍走入曾經屬於男主人的臥室,將步槍丟在柔軟的床上之後開始翻找著每一個抽屜。

        吳宇昊走入了書房,沾滿泥沙的軍靴在木頭地板上留下清楚的鞋印。

        書房內放著一張桃木製辦公桌,上面擺滿了各式文件以及文具,大盤帽就這麼掛在筆筒上。

        「行頭真不錯。」吳宇昊用中文暗自誇讚,從桌子旁繞過去、跌在氣墊椅上。

        「我看看。」他又開始自言自語,開始翻找著辦公桌內的每一個抽屜。

 

        我把94A放在本地的瑞士銀行,而試管則是依約定給他們了。

 

        耳邊仍然回盪著安德森的囁嚅,吳宇昊加快了手中的動作。

        「嘿?」吳宇昊拿起抽屜內的一支滑套手機,把滑套滑開。

        仍然開著機。

        吳宇昊將鍵盤鎖解除,發現淨是看不懂的阿拉伯文。繼續從圖示確認了一下功能,發現可以支援微軟系統的上網模式。

        吳宇昊將手機放在桌上,繼續坐在氣墊椅上翻找著文件。

        「大概拿給艾布洛解讀比較好吧。」吳宇昊看著搜出來的那一堆文件,上面也爬滿如同蚯蚓般的阿拉伯文,不禁開始咒罵台灣特種部隊的語言訓練不夠紮實。

        換個想法吧。誰叫自己今天在他媽的科威特。要是潛入日本防衛廳,自己能夠搜出來的東西絕對會多上十倍以上。

        吳宇昊又翻出了幾本帳本、存摺以後,背起步槍、抱著滿懷的文件走出書房。

 

        「嗯……」艾布洛盤坐在地上,打開客廳的小燈閱讀著文件。而長谷川、娜希卡分別站在門口以及窗邊警戒,吳宇昊則是繼續搜索整間屋子。

        「這裡是天武,呼叫中將。」艾布洛看著手中的手機,請求支援。

        「請說,隊長。」

        「我們找到目標的一支手機,裡面應該有簡訊、支援微軟系統上網。請問需要駭客入侵蒐證嗎?目標似乎把文件放在瑞士銀行、試管已經在赤蠍手中。」

        「隊長,放棄回收文件的任務。他們有可能拷貝了數十份,只拿回一份根本沒用。現在能做的就是回收試管。現在想辦法取回試管似乎還有一絲希望。」

        「可是……」艾布洛還想辯解,要是可以趁文件還沒有散播之前突擊……

        「將手機連上網路,大兵。這是命令。」史匹柏中將的口吻聽的出一絲遺憾。

        「我……是,長官。」艾布洛歎了口氣,將手機連上網路。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