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2k

RE:【其他】虹彩六號:業火 (圍攻同人小說)

樓主 阿諭 Reload1113
四、新血
(UTC+1) 2020.9.18  09:30  比利時‧布魯塞爾北大西洋公約總部
    面對虹彩小組的指控,美方並不願意多做表示。
    「我方單位當時接受到的任務指示是”逐層確保”,按照戰場指揮規則,我們不能任意違背主要任務去接受臨時的次要指派。」美軍的戰場法律顧問說道。
    「去你的戰場指揮規則。」小波沙克連戰鬥裝都還沒換下就立刻前往北約總部對當時在場的美軍特戰C排進行控訴,身上全是硝煙與血汙。
    「波沙克女士,請留意您的言詞。」北約秘書長提醒。
    「特戰C排根本就只為了找尋陳醫生的研究資訊!完全沒有把支援虹彩小組的任務當一回事!」
    「反對,這是未經證實的情緒性指控。」
    「波沙克女士,再度請您審慎發言。」北約秘書長稍稍加強了語氣。
    魏斯用眼神示意波沙克冷靜。
    「C排在會議室有搜索行為是事實;我方人員因為調度失當而落入敵方控制亦是事實。我不會指控兩者有必然因果,但也無法說兩者之間絕對沒有關聯。」魏斯說道,聰慧如她運用這種政治言詞起來得心應手。語帶保留地委婉指責C排乃至於美方均以自己的利益為先。
    「這個諮商師,有什麼了不起的。抓他幹嘛?」安理會代表問。
    「他叫CipherChen,不是”隨便某個諮商師”。他是我們的夥伴。2015年從醫學院輟學,2016年加入虹彩小組擔任幹員心理諮商人員。」魏斯說道,在投影幕上切換著Cipher的個人資料:「我們的人身資料都在他手中,合理認為潛在敵人企圖從他口中撬出我們的背景,對我們進行最高層級的人身傷害。」
    「就像瓊恩女士遭遇的一樣。」Ela陰鬱地看著美軍顧問。
    「明白了,我們會通令各地協助找人。」安理會代表點頭。
    「他參加的這個研討會…魏斯女士,妳知道他在研究這個嗎?」
    「根據他遺留在本單位的資料,他在2019年底便已經專注於催眠、思想植入等議題,最早是希望能夠透過此手段治療幹員心理創傷。卻意外發現這種技術。」魏斯說道:「最後紀錄是,於今年9月完成理論與初步測試。他向我請示參與此研討會尋求更高層級的技術交流,我予以批准。」
    「這真的可行嗎?我是說催眠技術…這怎麼做到的?」俄方代表好奇地問。
    「按照安理會給予虹彩小組的職權,我拒絕回答此問題。」魏斯說。
 
    「所以這些土耳其士兵到底怎麼回事?」魏斯轉向美方人員。
    「根據CIA的調查,這些士兵的政治訴求為”土耳其是現代化國家而非神權伊斯蘭統治”。他們宣稱只是不滿政府企圖吸引國際注意…」美方解釋。
    魏斯低頭沉吟,美方問出的理由四平八穩。幾十年來土耳其軍政之間的緊張關係的確都是圍繞在這個議題上。基於維護各國自主的基本立場,北約也不太方便嚴厲處理這件事情。
    這讓她更加不安,懂得利用這種藉口的敵人一定十分了解虹彩小組的運作。
 
    會議結束,沒有解決什麼問題。醫生下落不明、土軍士兵均被遣返、敵人仍然未知。
    「噔」
    魏斯與波沙克連袂走進電梯。前者從懷中掏出一小罐阿斯匹靈嚼片。
    「不用放心上,任務失敗偶爾會發生。」魏斯面無表情地安慰。
    「這種話讓妳來說很沒說服力。妳心裡清楚,換作是妳就不會發生吧。」小波沙克摘下帽子,低聲抱怨。
    魏斯挑眉,並不否認自己是在說場面話。也不否認自認可以做得比Ela好。
    「反正我們很快就會救出Cipher的。」魏斯說:「那個山寨Alibi傷勢怎麼樣?」
    小波沙克呆了一下,才想起原來魏斯是在指Phantom。
    「失血過多,幸好契約號當時在地中海待命。」小波沙克嘆氣:「如果沒有Doc,可能我們就失去她了。」
    「看Cipher的資料,赫里福德有兩個新秀不錯。本來要在虹彩考慮名單,現在交給弧光吧。妳跟烏克蘭大個子明天去看看他們可不可用。」魏斯從資料夾裡抽出另一份文件。
    小波沙克抿嘴接過,百般聊賴地翻閱。若是平時,想起跟米海伊爾單獨前往英國也許會讓她開心一下。但此時實在沒有心情。
    「我會派妳姐去西太平洋一趟。」
    「幹嘛?」
    「去幫我把最厲害的現場指揮官找回來。」
                                            *
(UTC) 2020.9.19  15:10  大英‧赫里福德虹彩小組新訓基地。
    「你在前方…恩…就是這裡轉。」小波沙克指示著。格里琴科順從地方向盤打左,隨即發出讚嘆。兩架噴火式戰機就停放在前庭。他的銀色路華繞過前門依照指示停在牆前。
    「啊哈,我忘記你第一次來。」小波沙克笑。
    「這訓練場地我想像中的還…更活潑…」
    「本來不是這樣的,是單純的CQB教練場。後來由上頭命令徹底改造成更接近實戰場域的地方。這兩架戰機都是大戰國寶,其中一架還是王牌道格拉斯‧巴德(Douglas Bader)的座機…我忘記是哪架了。」
    兩人並肩走進基地,看見10名左右的新進幹員正全副武裝跑過建築物。一名SAS裝束的漢子在旁中氣十足地跟著喝叱。
    「繼續啊!你們這群只會依賴雷射瞄具的娘砲!至少讓我感到一點驕傲吧!搞清楚,你戴上面罩只像個拍A片的,你們根本不配備稱作反恐小組!」
 
    「那是Thatcher?」「恩哼。」
    格里琴科挑眉,這個年逾花甲的老兵竟然還可以帶著新進武裝跑步。
    「根據席克絲夫人的規定,我們必須輪流在赫里福德訓練新兵一個月。」
    「難怪Caveira跟Fuze都不在。」
 
    「我看一下…我們要找的人是雅麗安娜‧潘德里歐(Ariana Pandreou)與埃凡德‧達里尼多(Evandar Dalinidou)。」小波沙克翻閱著手裡資料:「這個達里尼多是怎麼回事…醫生在側寫上竟然有塗黑?」
    看著醫生的手稿,小波沙克好奇地舉高文件,想用陽光看出個蛛絲馬跡。
    「有什麼發現嗎?」
    「D…我看看,”他媽的混帳(Damn this fucking shit)”?」小波沙克皺眉。不相信自己讀到這種東西。格里琴科忍不住莞爾,他可沒想到斯文的華裔醫生會講出這種等級的粗話。
 
    「臥倒阿該死的!你猴急地就像是一個A片臨演!」那邊Thatcher依然在吼個不停:「你們這些丑角站在IQ旁邊根本就像是A片海報一樣丟人!只會用該死的雷射紅點掃著人家的屁股打手槍,幹,廢物。」
    「報告中隊長,我不會那樣做!」右邊第二位新進幹員大聲回話。
    「為什麼不,你是個Gay嗎?」Thatcher。
    「報告中隊長,我不是同志。只是IQ對我來說年紀有點大!」
    「好樣的,衝著你這句我也要告訴你。你那蝦米般的老二對人家來說也太小!給我50個武裝伏地挺身!」
    「是長官!」
 
    「他應該這樣講話嗎?」格里琴科苦笑。
    「這就是紳士文化。」小波沙克挖苦地做結論:「走吧。」
    兩人並肩上前,很快就被Thatcher給注意到。他停下腳步,同樣迎向二人。
    「早安,長官。」格里琴科致意。
    「早,我聽說土耳其的事情了。」Thatcher說:「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IQ的意思,她要我們找…雅麗安娜‧潘德里歐與埃凡德‧達里尼多。」小波沙克說:「這兩個人要歸入弧光小組。」
    「認真?達里尼多?」Thatcher失笑:「見鬼了,弧光小組真的特愛怪咖。」
    小波沙克瞇眼,心底閃過一絲不妙。
    「達里尼多!」Thatcher對著正在武裝伏地挺身的新兵吼道。
    「有何吩咐,中隊長!」那新兵撐著身子,高聲回應。
    「你現在追上隊伍,把潘德里歐一起帶過來。」Thatcher:「你們要出運了!」
    「我太高興了,中隊長!請問我是否將成為虹彩的菁英幹員呢?」
    「閉上你的肛門,然後快去把潘德里歐找來。」
 
    「這低俗的小丑就是?」小波沙克一臉嫌惡。
    「是,而且超級討人厭。他會一直碎念電影台詞,他媽的這傢伙根本就是個三流演員(fooking movie actor)。」
    「那為什麼IQ特別推薦他?」
    「兩周前,他用自製裝備在演習中幹掉了Fuze。」Thatcher難掩笑意。
 
兩周前 –  (UTC) 2020.9.1  08:10  大英‧赫里福德– 虹彩小組新訓基地。
    『你各位搞清楚,要是你們讓我身邊這位戴面具的男人成功在板條窗上裝霰射炸藥。你們就輸一半了!他會像A片裡的猛男一樣幹爆你們這些死娘炮!』Thatcher一邊透過耳機出聲指示:『所以不要像個受暴兒童一樣躲在自以為安全的角落!要跑動、伺機游擊。眼觀四面耳聽八方──』
    『長官,萬一是人質情況呢?』達里尼多問。
    「Fuze,告訴他們。」
    「什麼人質?」
    『聽到了吧。這就是有些恐怖分子的心態。』Thatcher說:『30秒後行動開始!小夥子們,讓我驕傲。』
    哨音一下,Fuze俐落的甩出勾索沿牆而上前往目標所在的三樓,老練如他避開了沿途的窗戶、並隨時出槍警戒任何可能出現敵人蹤跡的窗板後。
    「嘩!」二樓左側窗戶破開,一名新進幹員企圖從旁伏擊。卻剛好對上Fuze的瞄準線,先被訓練彈擊倒。Fuze耳聽八方,果斷在另一面窗上安插霰射炸藥。液壓柱撞穿建材,將四枚訓練炸藥推入房內。
    『幹得好,一次兩個。』正用攝影機觀測的Thatcher忍不住稱讚。
    Fuze快速游上,靈活的在左側裝設另一只霰射炸藥。
    同時從戰術袋內抽出破門炸藥,移往右側窗邊準備貼上。就在此時一只鋼頭柱穿窗而出,重擊在Fuze的胸口。強大的衝擊力道把Fuze槌出數公尺遠,惹得觀戰的新兵一陣驚呼。
    這時窗內探出一個新進隊員得意的臉,正是達里尼多。
    接著,他喊出了一句令所有人莫名其妙的話。
    『這就是斯巴達!(This is Sparta!!)』
    Fuze垂掛在勾索上,被緩緩降下回地面。面具下看不出表情,但想必一定很羞恥。
    「斯你媽的巴達,給我滾下來!」Thatcher摘下耳機,朝著樓上吼道。
 
    「聽起來很厲害…」格里琴科說。
    「是一個窗上重力裝置的樣子,感測到震動後滑輪就會鬆脫。重物就會直接揮出去把窗外的人打飛。」Thatcher。
    「另外一個呢?她有什麼特別的?」小波沙克看著照片裡笑得燦爛的女兵。
    「她捕到Caveira。」
    「捕到?」
 
    說話間,達里尼多已經帶著女兵潘德里歐出現。
    「摘下面罩。」小波沙克冷冷下令。
    兩名新進成員同時摘下防火面罩,立正站好等候校閱。格里琴科在旁拿起任務機予以掃描,確認身分。兩名新進成員均感到十分興奮。這正意味著自己已經得到虹彩小組的認同,能夠與那些偉大出色的幹員並列。成為虹彩菁英。眼眶周圍以及嘴角的曬痕都值得了。
    「他們交給你了。」小波沙克說道。
    「兩位請稍息,歡迎加入弧光小組。」
    「等等…不是虹彩嗎?」達里尼多失笑。
    「不,你們已經被指派至弧光小組,我是米海伊爾‧格里琴科。代號:Gecko。」格里琴科面無表情地說明。
    「喔,等等!我是虹彩小組的實務幹員,應該要加入虹彩小組才對吧?」達里尼多說道:「我申請虹彩小組,可不是為了加入共產黨版本的霹靂嬌娃(Charlie's Angels)小隊。」
    「閉上你的嘴並維持紀律。」Thatcher斥責。
    「什麼共產黨天使(What Angles)?」格里琴科沉下臉。
    「呃,一部女權電影…在講一群女生裝逼組成的特務團體…」達里尼多解釋「反正弧光小組不就一堆女人?更糟的是裡面還有北韓、中國、伊朗的幹員,其中一個中國女特務會用無人機監控所有人。就是共產黨那套嘛!」
    達里尼多言語中濃濃的沙文主義讓小波沙克皺緊了眉頭。
    「我懂了,你真是個風趣的人。看你這副模樣,我一定可以跟你相處愉快的。」格里琴科寒著臉,將派令遞出:「這是派令,不要廢話。你們有五分鐘收拾裝備。再多說一句我就打歪的你嘴。」
    「你是俄國人?」達里尼多問。
    「操你女兒,我是烏克蘭人。」
 
    查覺到可能真的會被打歪下巴,達里尼多不敢多廢話,只是嘟囔著與同伴共同收拾裝備。坐上了Gecko的車駛離赫里福德。
    路上,疲憊的小波沙克靜靜看著窗外煙雨裡蒼翠的英格蘭山丘。打了一個深遠的哈欠。格里琴科體貼地調低音量、探手從置物架里拿出一捲羊毛毯放到她修長的腿上。後者見狀忍不住微笑,兩人交換了一個友善的眼神。
    
    「你們是戀人嗎?」達里尼多忽問。
    「你再說一句廢話我保證會開槍打你。」

Psara
代號:Psara (*為希臘語中的「漁夫」)
本名:雅麗安納‧潘德里歐  (Ariana
Pandreou)
國籍:希臘共和國  
出生:1995.2.29  希臘‧普薩拉島
身高/體重:1.70 m/59 kg

所屬單位:第一突擊空降旅
組別:攻堅組
數據:裝甲 3/速度 1

主武裝
‧KAC PDW (SMG)
‧G3A3 (AR)


副武裝
‧HK mk23 (HG)


裝備
‧震撼彈/破門炸藥


特殊裝備(能力)
‧防暴捕捉裝置
背景:
    出生於愛琴海上風景如畫的普薩拉島漁村,與世無爭的現實面就是貧窮與停滯。母親早逝,因此雅麗安納在小時候就跟隨父親學習捕魚的技術,企圖養活自己與三個弟妹、並應付船主人的壓迫及剝謝。無可否認,她是一位出色的漁人,精於各種拋網技巧,但捕魚畢竟收入有限,家中債務日漸沉重。19那年,懷抱著一拚的決心。雅麗安納不顧父親反對毅然決然前往雅典找尋人生的出路,意外地加入了希臘陸軍。在軍中,她體會到了過往從未有過的感受 - 平等。因此她更積極地展現自我,最終更成為了陸軍精銳 - 第一突擊旅的成員。

心理特質:
   笑容開朗令人印象深刻,被一些愛慕她的同袍稱為「愛琴海明珠」。喜歡與人互動,記憶力佳,具有過目不忘的好記性。討厭一切不公義的人事物,對於平等的重視高過一切。

訓練:
‧希臘陸軍第一師
第一突擊空降旅
‧傘降、城鎮突擊專精
‧鎮暴專精

經歷:
‧摩蘇爾收復戰役 (2017)
‧摩蘇爾機場戍衛任務 (2018)
‧木馬行動 (2020)
‧弧光專案 (2020)
附註:





























捕捉裝置
    可安置於任意平面,若觸發絆線則會從機關內噴出一張防暴網將目標罩住。
* 可自行掙脫,但必須耗費15秒
* 他人協助掙脫只需要耗費5秒
* 非電子裝置,即便Mute的干擾器在周圍也不影響其觸發

Spartan
代號:Spartan (*為「斯巴達人」之意)
本名:埃凡德爾‧達里尼多  (Evandar
Dalinidou)
國籍:希臘共和國  

出生:1990.11.13  希臘‧拉克尼亞州斯巴達
身高/體重:1.85 m/80 kg

所屬單位:第一突擊空降旅
組別:防衛組
數據:裝甲 3/速度 1

主武裝
‧MG5 (LMG)

‧G3A3 (AR)

副武裝
‧HK mk23 (HG)


裝備
‧機動護盾/刺絲網


特殊裝備(能力)
‧重力防入侵機械
背景:
    出生於剽悍出名的斯巴達,祖父曾經在二戰時期立下戰功,從此達里尼多家族便世代從軍。從小是頑童,埃凡德爾將豐沛的精力與冒險精神灌輸在自己的軍旅生涯。善於製作陷阱,這讓他從陸軍中脫穎而出,與雅麗安納"Psara"共同通過選拔成為突擊旅的菁英。喜愛挑戰的他非常希望能夠獲選加入虹彩小組。

心理特質:
   根據所屬長官的描述是一位「還沒長大的孩子」,因此在生活常規上有些過於「放蕩不羈」。建議格外留意其生活作息以及規範。對於電影極度著迷,自稱受到「小鬼當家系列」啟發,對於陷阱設置有獨到心得。因此認為自己天生就該在虹彩小組內貢獻心力。在言詞互動上十分尖銳,容易惹惱對方。
    *【被塗銷】 *幹諮商師10年第一次讓我他媽想打案主,幹
    * 非常喜歡在各種情境裡重複各種電影裡的台詞,非常惱人

訓練:
‧希臘陸軍第一師
第一突擊空降旅
傘降、山岳突擊專精
‧室內近距離戰鬥專精

經歷:
‧摩蘇爾收復戰役 (2017)
‧摩蘇爾機場戍衛任務 (2018)
‧木馬行動 (2020)
‧弧光專案 (2020)
附註:





























防入侵機械「雷奧尼達之踹」
    可安置在門窗上的重力裝置,以滑輪和勾索固定柱形重物。若是門窗遭到擊打或侵入,勾索便會脫落,重物將會鐘擺式地揮出將侵入者給擊出。
* 機械裝置,IQ無法偵測、不受EMP影響
* 槍彈射擊無法觸動該機械
* 遠距爆破會讓該機械被破壞
* 安置破門炸藥、霰射炸藥時同樣會觸發該機械
* 繩降中的侵入者會被擊落,直接落地(視高度計算傷害)
* 門外侵入者被擊中會倒地、可自行站起,生命值-10。
板務人員:

355 筆精華,07/1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