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1k

RE:【其他】虹彩六號:弧光專案 (圍攻同人小說)

樓主 阿諭 Reload1113
二、在我們分開以後
    『特首在經歷挾持後人身平安,僅簡短發表感謝,不願多談。而在行動中,精銳特勤人員已將添馬政府大樓內的暴徒全數格斃…』
    『消息指出,七一恐攻中,匪徒串聯在中環沿線發起行動,是預謀所為。而其準軍事化的武裝顯露出背後的支援勢力非同小可,香港在事發29小時後仍然有零星街頭槍戰爆發,已經造成491名香港市民與觀光客死傷,解放軍正開始大規模的預防性逮捕與肅清行動…』
    『七一恐攻僅有一名暴徒遭到逮捕,在被捕後立刻以毒藥自殺…』
    『為您插播一則重大消息,解放軍表示七一恐攻疑有中華民國特勤人員涉入。中華民國外交部對此予以嚴正駁斥…』
    『全港在事發第5小時後已經進入戒嚴,一切消息均不得而知…』
    『英國情治單位已經確認,生化危害的釋放點有一名中華民國籍的男子陳屍,經過確認,該男子簡明彥為中華民國國安局潛伏人員。』
 
    消息在12小時內不停更新,整個事件也越來越離奇。一切的資訊都指向了位於亞太樞紐的中華民國勾結極端分子。中華人民共和國更為此進入戰備狀態,香港的恐攻就像引線,重新讓兩岸劍拔弩張了起來。
 
2020.07.02 美國.紐約曼哈頓 16:35
    「…長久以來,中華人民共和國對於區域局勢,都傾向於扮演維穩角色。但如今爆發七一事變,這意味著我國將在非常時期,轉換東亞事務的處理方針。此為內政,還寄望與會諸公,切勿干涉。」中共的代表斬釘截鐵,透過翻譯同步傳遞至安理會所有成員耳中。任誰都聽得出,中國人民解放軍在這次會議中,是報備、而非請求准許。再怎麼狀況外的人都看得出,共軍更打算藉封鎖對這次的「罪魁禍首」進行一次報復行動。
    與此同時,兩個解放軍的艦群早已完成動員,一南一北的鉗住了台灣海峽。
    「中國人民解放海軍將對整個東亞地區進行預防性封鎖行動。會議授權表決開始。」主席看了神情複雜的安理會代表們一眼,制式地說道。
    俄羅斯代表率先舉手、反恐立場鮮明的法國代表亦跟進。所有人都將目光移向美國代表。所有人都知道,中共這次展現的決心少有。若是美國投下反對票,也許中共從此便與聯合國分道揚鑣。
    出乎意料的,美方代表只停了幾秒鐘,便舉手贊成、然後是最後的英國代表。
    「感謝各位。」中共代表正要簡單致詞道謝,會議廳門這時卻被推開。一名非裔女性大步走入,人們都知道她就是整個虹彩小組的執行長『席克斯(Six)』。她後方跟著一位金髮碧眼的女子,歲月在她的面容上留下淡淡痕跡,但睿智與美麗風華卻未曾隨著時間減去。她叫莫妮卡.魏斯(Monika Weiss),整個小隊的靈魂人物。    
    「請貴國立刻中止這次行動。聯合國安理會不是宣戰工具。」席克絲夫人說道。而中共代表臉冷得像冰,不發一語。
    「IIFU與台灣方面的國安局有所牽連、證據確鑿,這給了解放軍一個絕佳的行動理由。若是安理會拒絕其防範性軍事行動,那以後聯合國在反恐任務上將窒礙難行。」法方代表說道。
    「IIFU不可能與中華民國政府有任何合作,這我可以保證。」魏斯說。
    「用什麼保證?」中共代表冷然問道。
    「用我的命。」魏斯說道。
    「主席,恕我直言。虹彩小組雖然對於世界和平有莫大貢獻。但…」俄方代表發言:「我們到底要放虹彩小組插手國際事務多少次?」
    「IIFU的目的就是掀起區域武裝衝突、乃至於觸發大戰。難道整個安理會要因為匪徒的隨意指控就掀起戰禍嗎?」魏斯大聲說道。
    美方代表沒有說話,眼鏡後的雙眼閃著狡獪。
    作為美方在聯合國安理會的發言者,批准這次解放軍的軍事行動其實是種不得不為之的無奈決策。如今能有第三方出面阻止解放軍的動員,那當然是最理想的結果。
    「魏斯女士以為如何?」中共代表陰沉地問。
    「給我48小時,我會把IIFU在香港的勢力給連根拔起。並證明中華民國政府與此事無涉。」
    「為什麼虹彩小組要做這件事情?」英方代表問。
    「因為我十分清楚,沒有國家會笨到用這種手段去別人後院放火。」
    「魏斯女士,妳只有48小時。」
     中共代表說完,將懷錶放在桌上。魏斯沒有花時間道謝,轉身就走。席克絲夫人尷尬地站在原地,連忙跟著轉身。
    「席克斯,虹彩小組執行長是妳。別忘了這點。」英方代表意味深長地說。
    「我信任我的團隊,也請您信任我。」席克絲夫人不以為意地道。
                                  *
2020.07.03 中華民國.左營作戰基地 06:13
    解放軍艦隊在6小時前已經陳兵海峽。面對這等威脅,再怎麼麻木不仁的人也會知道要害怕。僵持超過70年的局勢隨時可能被打破。對此,國軍也進入甲級戰備。兩個營的陸戰隊已經奉命進駐左營,隨時進行第一階段的反登陸作戰。更大規模的動員也在進行中。
    「所有人在護膝護肘上用筆寫上血型!不是觸你各位的霉頭,是防患未然。」
    基地的連集合場上,九九旅機步十三連的弟兄們正在做最後檢整。在他們之中,嬌小而全副武裝的梁明熙正四處視導。她領口繡著一等士官長的章,還別著一只金色的劍獅徽。打從兩年前的虹彩小組歸建後,她為此連升了兩級。分發到國軍的新編單位,九九旅機步十三連。
    「士督,連長請您卸裝備、立刻至營戰情室報到。」全副武裝的安官上前低聲報告。
    「部隊再15分鐘就要出發了,為什麼叫我卸裝備?」梁明熙難掩錯愕。
    「好像是旅部有長官要找妳…剛剛大門哨有通報。」
    「我現在哪有什麼空見那些長官…」梁明熙咕噥道,脫下頭盔。
    從特戰單位下到常備機步營,梁明熙並沒有適應不良。她反而還蠻喜歡在常規連隊的氛圍。當然不像特戰單位相處如此緊密,但卻多了一點閒適與溫馨。如今國家有難,單位即將要被推上前線。那種感覺就像是家人要上戰場一樣。她反而多了一些在特戰單位時不曾有過的擔憂。
    她簡單換裝,戴上八角小帽快步趕往戰情室。
    戰情室除了旅參謀、營部長官、直屬連長以外,還多了一個褐髮的白種女性。
    明熙驚喜地認出,這是埃瑪紐.畢尚(EmmanuellePichon),虹彩小組的GIGN女性幹員。
    「好久不見。」畢尚溫婉地以英文問候,明熙微笑以對。
    「梁明熙士官長,指揮部給妳的派令。妳有30分鐘打包。」營長說道,將一紙命令交到明熙手中。
    「長官,我希望能夠跟我的連隊一起…」
    「茲事體大,沒得商量。」營長平靜地說:「比起跟隨連隊上戰場,妳有更重要的任務。」
                                  *
2020.07.03 解放軍中越邊境某哨口 06:50
    「班長好。」兩名衛哨舉手敬禮。
    一個高壯的解放軍上士隨意舉手回禮,看上去隨興自在。他臉上圍著防砂方巾。剛完成巡哨,揣著軍糧袋正要回到寢室享用。比起對軍糧袋中那三顆熱肉包的慎重,95式突擊步槍則相對隨意地掛在腰間。
    雖然位於偶有軍事衝突的邊境,這個上士卻一副輕鬆寫意。倒不是說他輕敵自大,而是他早就是見過大場面的人了。加上近日兩國尚屬太平,已經月餘沒有任何狀況,悠閒的氣氛稍稍的活絡了邊境的空氣。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他那身沾過南疆塵土、雨水、汙泥的解放軍衣臂章處,有一個早已脫線破舊的徽章。
    『南國利劍』,中共在廣州軍區的精銳特戰單位。
    至於為什麼一個特戰菁英會在這種南疆幹衛哨苦差,那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那上士轉開門把,來到屋內放下了軍糧袋。隨興地將蒙面方巾往桌上一拋。一邊開爐煮水、一邊拿出廉價茶葉準備來杯早茶。
    剛轉開茶葉罐,他卻停下了動作。
    「你有雙好耳朵。」拉丁腔調的英語從門邊傳來。
    「老天爺,我差點要扣扳機了。」上士用英文回道,將92式手槍插回腿邊戰術槍套。他轉過身,看向來者。門邊此時站著一個軍裝女人,她臉上彩繪著骷髏、黑白分明的瞳孔讓人不寒而慄。她正是虹彩小組中最善於潛伏匿蹤的幹員,來自巴西特警行動營(BOPE)的Caveira。
    Caveira神色不自然的帶上門,拎著一罐可樂,走到解放軍上士面前坐下。
    她可完全沒注意到對方是如何快速拔槍、開保險的。
    「喔,天主啊。」Caveira方坐定便低呼了一聲。
    上士有些尷尬,伸手想要抓方巾遮臉卻摸了個空。只好無奈地苦笑,將沸水倒進茶壺中。想用泡茶掩蓋窘迫的神態。
    他正是袁煥,一年前參與劍獅行動的共軍幹員。此時他俊俏的外表早已不復存在。右半邊的臉頰皮膚盡毀、唇角毀壞、右眼也換上了不自然的義眼。
    「是火啦。我想這就是佛教說的業障吧。」袁煥輕鬆地道:「我之前用火貔貅燒了這麼多人,被人家燒一把,挺公平也挺合理。」
    「誰幹的?」Caveira問。
    「半年前,抓走私不小心越過了邊境。也不小心跟越南腐敗的邊界駐軍交戰…然後更不小心被邊境儲油槽給燒了一把,那可真要命的痛啊!」袁煥的開朗聲調與這段痛苦經驗成了嚴重反差。
    Caveira當然聽得出袁煥這輕描淡寫的敘述中,藏著多少次生死一瞬。冷漠如她,也不禁嘆了口氣。
    她知道袁煥這樣的特戰菁英本來就不該在這種鳥地方當邊境守衛,從隊友Tachanka口中聽說,那時即便了解可能將受降調西南的處分,袁煥最終依然選擇了放棄情蒐梁明熙。
    「怎麼有空來看我啊?虹彩應該在香港忙翻了吧?」袁煥問,替兩人斟茶。
    「順道來看看而已,大家都沒有忘了你。」Caveira把茶杯輕輕推回,拿起可樂灌了一口。
    「挺讓人感動的,我也沒有忘了那一年。」袁煥微笑,啜著熱茶。思緒已經飛回了一年前那段驚心動魄的戰鬥、更回到了一水之隔的安平港。思念及此,袁煥忍不住眼圈兒一紅。
    「別露出那種娘娘腔表情,你們很快有機會再見面也說不定。」Caveira說。
    「啥意思?」
    「再十分鐘,你的軍區首長就會抵達這裡。可能是交代你新的任務。這意味我也待夠久了。」Caveira說:「但建議你也別對此太期待,不期待就沒有失落。」
    袁煥驚訝地瞪大雙眼,他本以為這一生就得在南疆終老了。想不到老戰友竟然帶來這個消息!
    「那我就把垃圾留在這裡囉。」Caveira把空可樂瓶放在桌上,便起身離去。輕鬆得像是在逛街一樣。袁煥知道她藝高膽大,也不替她擔心。他從戰術口袋中摸出一張邊緣焦黑的照片。
    照片裡麗人笑容依舊,在安平海堤遠眺。
    「班長!班長!」過不多時,門外傳來衛哨慌亂地呼喊聲。
    「怎麼啦?」袁煥將照片收入懷中,對門外問道。
    「北六哨來電,說兩分鐘前有司令部的人通過!該怎麼處置啊?該不是我們做錯什麼事吧?」衛哨不安地問了一串。
    「不礙事。」袁煥好整以暇地起身:「可能是衝著我來的。」
                                  *
2020.07.03 中華民國.左營軍港 08:10
    督導車隊通過管制區,在直升機坪停下。已經進入戰備的基地熱鬧異常,直升機架次頻繁起降。偶爾還可以看到空軍巡邏的編隊劃破空中,朝海峽方向飛去。一架C130運輸機停在跑道上,隨時準備戰鬥起降。
    督導吉普車門打開,全副武裝的梁明熙扛著15公斤的軍需袋在畢尚以及數名陸戰特勤同袍的簇擁下快步走過停機坪。
    明熙剛剛在車上聽完了畢尚的簡報,得知魏斯趕在共軍行動前於安理會攔阻了表決,並且為和平爭取了寶貴的48小時。如今,她將與另外三名不同單位的精銳友軍投入已被解放軍封鎖的香港,在虹彩小組的協助下替自己的國家洗清罪名、化解危機。任務代號:『蒼藍』
    此時C130的機艙內已有數名特戰菁英。梁明熙很快就認出GIGN與JTF-2小組的老戰友Montagne、Doc、Rook與Frost等人。
    「風采依舊阿!Astraea!」Rook大聲問候。
    「你也是。」明熙微笑回禮,將軍需袋往座位放置。她很快就注意到座位上有三名同袍,都不是尋常角色。最側邊那位壯漢頭戴醒目的防彈面具、一身黑色勁裝。明熙一眼就看出這是最具有傳奇色彩的友軍單位– 涼山特勤,官階上士。而另一位特勤人員則是身穿兩棲戰鬥裝束,頭戴毛氈帽。明熙從臂章看出他屬於陸軍的兩棲偵察營 – 諢號:海龍,官階則是三等士官長。
    「學姊好,憲兵特勤隊,中士陳姿妤(ChenZi-Yu)。」坐在最旁邊的是一個留著俏麗短髮、頭戴憲兵小帽的女性,圓而大的雙眼讓她看起來活力充沛。雖不算上美女,但清新氣質讓她在這群男人中也算十分亮眼。
    雖同為女性,但梁明熙還是不小心在心底冒出了自己一向痛恨的刻板印象。
    「特勤隊怎麼會收這種布娃娃一樣的小女生…」
    這念頭一閃而過,她隨即收拾情緒點頭致意。飛機的引擎啟動,後方的運輸艙蓋緩緩關上。
    『所有人員請就位,單位準備起飛。』駕駛員以中英雙語廣播。
 
    「所有人注意,解放軍已經封鎖了整個香港、並強迫所有武裝力量退出,因此七月一日12:00以後的內部狀況我們一概不明。」Frost解釋:「IQ雖然替我們爭取了48小時的時間,但不代表那裏的解放軍歡迎我們。」
    「滲透方式呢?」來自海龍的漢子用差強人意的英語發問。明熙注意到他身上的名條 – 高文陵(Gao Wen-Ling)
    「傘降與海面滲透並行,我們將一路低飛以避開雷達、貴國的空軍將會擔任誘餌,吸引解放軍防空系統的注意。並以蒲台群島周圍為空投點A,趕在解放軍發現我們之前將我們投放到海面。」Frost解釋。
    明熙皺眉,雖然空降對她這個海陸特勤出身的女將而言不算難事。但距離上次跳傘已經過了整整兩年,待在常規連隊畢竟不似特勤單位。她很快就注意到一旁面色如土的小學妹。
    「對傘降有疑問嗎?」她關心地問
    「一個月前有跳過,因為我才剛結訓而已…」陳姿妤苦笑。
    明熙愕然,國家距離跟強鄰全面開戰只剩下40小時。找回清白的機會只有一個,而指揮部竟然讓一個剛結訓的憲兵特勤參與這種重大行動?
    「海面滲透有接應嗎?」三等士官長高文陵再次發問。
    「有,一艘陸籍漁船會提供接應,船上有機動浮具可以使用。」Frost說道。
    「其他隊員呢?我們由誰指揮?就我所知,虹彩小組不只現在這些人。我需要最完善的資訊,還麻煩您盡快交代清楚。」文陵說道,語氣難掩不耐。一向謹慎的他,此時因為臨時被交付這個重大任務而顯得煩躁不悅。
    「虹彩小組因為東南亞局勢混亂,不得不分兵兩地。坦白說,我們人手現在嚴重不足。Sledge和他那幫SAS已經在4小時前先一步滲透香港潛伏,BOPE從陸路進入、JTF-2、GEO和GIGN則會在任務中與你們共同行動。」Frost有耐性地回答:「至於小隊指揮任務,則是由梁明熙負責。」
    「明白。」明熙從虹彩實務幹員手中接過任務機,將新指令輸入。
    明熙看了一下自己的小隊,除了稍稍緊張的陳姿妤以外,另外兩人看上去都是一等一的精銳幹員。讓她心裡踏實了一點。
    那頭戴防彈面具的涼山特勤一直沒有開口,就像一塊陰鬱的巨岩坐在旁邊,明熙注意到他正撥著腕上的佛珠。而高文陵則是大方的迎上明熙的目光。一雙有神的圓眼在塗滿黑色防水偽裝膏的臉上顯得醒目而精力充沛。
    「滲透開始後,我們以石澳公園為會合點。SAS會在那邊接應。一直到日出前,都進行無線電管制。」Frost說明。
    「把握時間休息,2小時後抵達第一空投點。梁,妳的小隊當箭頭。」Buck說道:「祝好運!」
    「傘具發放!請各位檢整!」空軍弟兄紛紛將裝備發送到虹彩組員手中。
    「這幫人可靠嗎?」高文陵低聲問,明熙聽得出口音似乎是原住民。
    「絕對可靠。」明熙回答,將裝備收入防水戰術袋,穿上空降裝。
    「我就直白的說,請妳別見怪。」高文陵低聲說道:「我知道妳參與過劍獅行動。不只是海陸特勤第一人,更是三軍跨國特種反恐作戰的第一人。乍看之下似乎經驗老道,而妳一定也是這麼自認的,對吧?」
    「你想說什麼?」明熙問。
    「如果要說跟老共打交道,妳的專業遠遠不夠。他們都是反滲透反突擊的專家。希望妳指揮時可不要漏了這點。」高文陵說道。
    「明白了,我會多留意的。」明熙心裡不太舒服,但還是耐著性子回答。
    在國軍特戰單位中,海龍蛙兵與陸戰蛙人一向是勁敵。因為性質相似、戰鬥素質更相當。雙方都將彼此視為競爭對手,而有瑜亮情結的傳統。
    明熙拋開情懷,專注的沉澱心緒。但總有一張臉悄悄的在回憶裡冒出。她連忙閉上眼,用力眨了眨眼眶。但還是陷入了回憶的漩渦,久久無法自已。
 
    若不是機身一次劇烈的晃動將她回過神,她也許無法從回憶中抽身。
    「發生什麼事?」明熙皺眉,抹了抹臉。周圍的虹彩幹員也不安地抬頭。
    『機長通報,行蹤已經暴露。目前正遭到解放軍空軍的驅逐。』
    圓形小窗外一架戰機快速掠過,五邊型翼展。看上去是共軍的殲20。剛剛共軍果斷的發射了一枚短距導彈,在C-130不遠處引爆。警告意味濃厚。現在兩岸劍拔弩張,共軍戰機一反過往兩岸對峙時的常態,態度積極許多。
    『機長,我是陸戰隊一等長梁明熙!請求立刻空投!』明熙按下無線電。
    『否決!天氣晴朗,你們一開傘絕對會被發現的!』
    「是空軍的幻象!」陳姿妤喚道。窗外三片醒目的三角翼俯衝而下,鐵鷹翼上的國徽光榮而勇敢,無畏的迎向更精良的對手。
    『快點!此時不跳更待何時?』
    「Astraea!還有15分鐘後才到達空降點!」Buck大聲說道
    「沒有時間可以浪費,蒼藍特遣小隊立刻檢整裝備!」明熙畢竟是參與過反恐行動的女將,立刻進入狀況。左右同袍也紛紛起身,快速就位。
    她戴上氧氣盔、將十五公斤的大軍需袋上肩。並用防水戰術袋將武器封好,在腰上繫緊。三名同袍也紛紛起身。畢竟都是特勤菁英,儘管情況惡劣,他們還是面不改色的準備貫徹命令。所有人紛紛開啟手腕上GPS,準備應付接下來的嚴峻任務環境。
    『收到,祝好運。』機長也不再廢話,在數十秒內就點起綠燈。畢竟空軍來的時間妙到毫顛!若是拖延,不只是機會錯失導致自己這架C-130上的組員危險、更可能讓那三架幻象陷入空戰。
    Astraea拉開艙門,打出手勢。涼山部隊的林義漢(Lin Yi-Han)率先躍出、然後是海龍的高文陵、夜鷹的陳姿妤緊跟。最後才是黑衣的梁明熙。
 
    四名精銳在一千兩百呎上空乘著勇氣快速下墜,投向僅有一次的和平機會。
                                  *
2020.07.03 香港.中環18:10
    這座水泥叢林不時傳出零星槍響,這個位於亞太的金融重鎮在恐攻後一夕停擺。街上散亂的停著車、但已不見市民蹤跡。根據中共的戒嚴命令,所有居民都被迫待在室內。因此,馬路上只剩下末日般的廢墟景象。窮途末路的極端組織IIFU在共軍精銳的圍剿下節節敗退,在解放軍入港後的10小時內便被殲滅大半,頑抗者轉入地下靠著偶爾伏擊做困獸抵抗。
    共軍的武裝直升機飛過上空、螺旋槳聲響在大樓間迴盪,一些絕望的居民在屋頂天台張開巨大的字幅求告:『糧食與水』。在這樣絕望的城市中,數個解放軍以小隊為單位正在沿街逐屋肅清威脅。任何嫌疑份子都會被押上武裝車北送內地羈押審訊。他們預計在8小時內完成對香港的收復。
 
    「這座城市已經被徹底汙染了。換是我做主,就一把燒了乾淨。」
    一個高挑的解放軍女性特戰人員踏過地上身中六槍的歹徒屍體、將手中突擊步槍重新上膛。女子皮膚白皙、雙眼細長。儘管蒙面,還是能隱約看出清秀的五官。但五官裡流洩出的冷酷無情,一樣讓人印象深刻。
    「上面如果要的是血流成河,根本不需要派我們來。」袁煥說道。
    「喔,那你說說看上面想要什麼。」女子問。
    「嘿嘿,我好不容易給從雲南放出來!沒膽子胡說八道吶。」袁煥打哈哈。
    「上面把我們當手術刀,要趁悍匪搞事時一口氣把香港問題給解決。甚至是把台灣問題也給解決了。你們沒看,海軍都推到台灣海峽上囉。」說話的是手持03式突擊步槍的特戰隊員,他年輕而五官深邃、濃眉俊目。看上去並不是漢族。頰上紅通通的曬痕,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充滿精神。
    「哼,台灣人妄想在香港放火。自尋死路。」女子冷然。
    「台灣人哪這麼無聊,他們都顧不好自己了。再說,台灣問題哪需要在這種時候靠武力解決?我看這根本是見獵心喜嘛!」雖然自己才剛講沒膽胡說,但袁煥還是忍不住出言。
    「呸,就聽你這醜八怪胡說──」女子正要開口便被後方打斷。
    「你仨廢話特多,再鬥嘴就不給休息了。咱趕快把這街給巡完,吃飯重要。」說話的是最為年長的特戰人員,曹鵬昇(Tsao Peng-Sheng),他強壯而沉穩、一口的山東腔。官階為二級軍士長,出身濟南軍區的特戰隊「泰山雄鷹」。
    此刻帶領三個來自不同特戰單位的菁英,讓個性一向溫和的曹鵬昇感到十分棘手。女子來自北京的「響箭」,名喚耿燕(Geng Yan);袁煥則是廣州參與過劍獅行動的「南國利劍」;小夥子康洋(Wang Yao)雖然年輕,但卻是來自威震新疆的「西北天狼」。每人都身懷絕技,但也因為各自身懷絕技,所以在團隊磨合上需要下點功夫。尤其是袁煥與耿燕兩人,總是意見相左。
    集結如此精銳的小隊,當然是被賦予找出生化威脅來源的重任。
    以『紅日小隊』為名。
    此時兩個街區外突然槍聲大作,四名共軍特戰連忙各尋掩蔽。康洋更快速找了街邊一輛轎車架起槍。
    『附近有沒有人啊!』無線電裡傳來友軍的呼救。
    『阿───』瀕死的慘呼比起槍聲還刺耳。
    『兄弟,撐著點。特戰小隊從捷運站外圍進入,注意你們的射擊方向。』曹鵬昇快速打出手勢,四名小隊閃入建築內。寧靜但是快速的切往交戰區。
    『35秒內,步戰車進場!』解放軍就像聞到血味的食人魚群一樣,迅速往交戰區集中。
    沉鬱的槍響連發,讓袁煥心頭一緊。
    他認出這是台製T91的聲音。
 
    一輛黑色民用悍馬撞開兩輛轎車,衝出街口,車上全是彈痕。而一輛銀色休旅車緊跟其後,其中一名成員還探出上身射擊。兩部04式步兵戰車飛快封鎖街區,車上快砲連轟,周圍的建築物紛紛炸出石屑。
    後方休旅車猛地迴轉,企圖閃避砲火。快砲幾乎要命中車身,但只擊中街旁招牌。悍馬就沒這麼好運,左後輪直接被命中,巨大車身失控翻倒。一名解放軍士兵手提反裝甲火箭,往另外那輛休旅射擊。曹鵬昇也率先對休旅車開火。
    在一片混亂中,休旅車上的射手被震下車。
    幾個解放軍在步兵戰車的掩護下迅速圍上。那射手一身特戰裝備,儘管腳步踉蹌,卻還是開槍回擊。甚至還企圖憑一己之力往翻覆的悍馬推進。但無奈解放軍士兵越聚越多,只能閃入小巷中。休旅車四門爆出槍火,揚長而去。
    「袁煥、耿燕去追!那傢伙負傷!跑不遠的!」曹鵬昇下令。
    趕到的共軍士兵立刻封鎖街道,兩名尖兵上前手忙腳亂地將一個穿著印度傳統白衣的老者從悍馬車內扯出。整車的武裝人員全部死亡,只剩下奄奄一息的老人與駕駛。
    曹鵬昇不安的皺眉,那輛休旅車在戒嚴的街道上一邊跟共軍駁火、一邊擊殺悍馬車內的人員。這種身手與膽識絕非尋常單位!而又是什麼樣的單位會出現在此時的香港呢?…他完全無法參透。
-----------------------------------------------------------------------------------------------------------------------------
七一香港恐攻事件報告 - 蒼藍特遣小組簡介     
撰寫者:虹彩小組SAS幹員 Seamus Cowden
撰寫時間:07/04/20 21:30
    中華民國在香港恐攻之後被北京政府指為幕後主使者,解放軍遂於7月2日對海峽進行預防性封鎖。台北政府授意組成「蒼藍特遣隊」進入香港,針對恐攻進行瞭解與事件始末釐清。與虹彩小組共同圍捕印度軍火掮客桑賈伊‧古普塔(Sanja Gupta),但任務在解放軍的干擾下並未完成。

組成:

中華民國陸戰特勤
中華民國陸戰特勤中隊  CMC.SSC
(ROC Marine Corp Special Service Company)
.成立:1980成軍。隸屬於海軍陸戰兩棲偵搜大隊。暱稱「黑衣部隊」
.駐紮:台灣南部,肩負反劫船、反恐、鎮暴,戰時則進行特種作戰任務
.戰歷:1987岩灣監獄暴動、2015大寮監獄挾持

    

中華民國高空特勤
中華民國高空特種勤務中隊  A.S.S.C
(ROC Airborn Special Service Company)
.成立:1980成軍。隸屬於陸軍航空特戰部。因駐地而暱稱「涼山部隊」
.駐紮:台灣南部,肩負反突擊、反劫機等高強度作戰。
.戰歷:1987岩灣監獄暴動
    

中華民國陸軍兩棲偵察營
中華民國陸軍101兩棲偵察營 ARB-101
(ROC Army 101 Amphibious Reconnaissance Battalion)
.成立:1973成軍。隸屬於陸軍航空特戰部。暱稱「海龍蛙兵」
.駐紮:金門,負責對共軍的滲透、摸哨、破壞與情蒐。以及反偵蒐之重任。
.戰歷:自1949-1960年代進行過130有紀錄的滲透任務,被共軍稱為水鬼。
    

中華民國憲兵特勤隊
中華民國憲兵特勤隊 MP.SSC
(ROC Military Police Special Service Company)
.成立:1978成軍。隸屬於憲兵指揮部。暱稱「夜鷹部隊」
.駐紮:台灣北部,肩負反斬首、反恐、鎮暴、情治管控等維安作戰行動。
.戰歷:1987岩灣監獄暴動、1997年南非武官救援行動
    






板務人員:

354 筆精華,07/0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