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7
GP 289

RE:【心得】世界,是否完美 二十章

樓主 SL30274CT
細心,用在體貼時,很讓人窩心;心細,用在城府時,卻讓人畏懼。


第二十章:錯縱複雜
    庫特:雪特,囂你人品不好,掉一個……
    御宸囂:一個鐵甲而已= =
    身為隊長的御宸囂上前將掉一地的材料撿起來,90裝所需要的材料只掉一個黑暗鐵甲,第一王不理想的戰績讓大家有些洩氣。
    暄之昊:其實聽說第一王不好,後面重要的材料會掉比較多
    ☆爵:(圓臉:色)真假
    暄之昊:因為第一王通常都是開門王比較好解決,身價也比較廉價,材料也比較便宜(圓臉:偷笑)
    ☆爵:看來要湊齊我跟你的90裝我們需要多多來黃昏
    暄之昊:對呀,反正就像你講的,快寒假了,有空就來多刷吧
    夏雙雙:(圓臉:得意)別忘了我
    庫特:好了,先把那兩隻清掉吧


    在囚監・虛待的那間小房間的角落想隻黃昏衛兵被御宸囂和庫特的火力解決掉,一群人往那那條小走道走下去。一近走道的斜坡,戀娃兒馬上開了藍陣,庫特放了一個狀態以後往連接的方間走去,看著隊裡他刺激的血條,本來這種脫怪的動作應該是肉肉在做的,此刻這種苦頭落在他身上,免強撐住但膽顫心驚,夏雙雙一心急急忙跟了下去,我一看到夏雙雙動作,也急著跟去。
    戀娃兒:這等
    御宸囂:別去
    他們兩人在此時出聲制止我和夏雙雙的動作。我們兩人趕緊退了回來,暄之昊拿著斧頭站在前面蓄勢待發的等待,第一次打3-1,他沒有像我一樣有御宸囂指導,然而他卻很清楚自己的定位,這個角色應該做什麼,而我呢?
    我不可能是不可或缺的羽靈,那穿著粉嫩的戀娃兒高雅的開陣,我也無法像庫特一樣當肉檔王,也不像暄之昊或者夏雙雙清楚自己該做什麼,而更別說在這有一個強大火力的羽芒御宸囂。
    落葉★ 悄悄對你說:星爵……(圓臉:難過),有御宸囂在我好難變強芒。
    嘲諷的苦笑,有他在,究竟是強大的盾,還是阻著路的牆?
    御宸囂:小爵在發什麼呆?
    回神,小怪已拉回,御宸囂箭陣一下,這團的火力沒人抵的過。黃昏女巫毫不吝惜的鞭打,法攻的紫色霧氣對於御宸囂也痛,只能靠這庫特和暄之昊輪流的獅吼間斷怪的傷害。
    ☆爵:抱歉……恍神了。
    庫特:別想太多,就前網公嘛!
    戀娃兒:庫特!不過胡姬那女的怎會也出來攪和?
    御宸囂:猩猩(圓臉:撇嘴)
    夏雙雙:星爵,我下次幫你介紹更好的!!
    暄之昊:想太多,爵才不會在意(圓臉:偷笑)


    到底在說什麼?小怪已清光,一行人又繼續往裡面前去,另一個房間那群黃昏死士數量雖多,但對於武俠而言卻沒有黃昏女巫的殘暴,兩人一暈一天火搭配高火力的御宸囂,快速解決。
    這時我才往上拉回頻道,原來剛剛世頻吵的沸沸揚揚,就連幫頻也沒安靜下。
    落葉★:親愛的老婆祝妳生日快樂,我們會永遠像泡泡糖一樣甜蜜(圓臉:親)
   泡泡糖的甜蜜:謝謝老公的生日禮物,最愛你了(圓臉:親)
    以下都是一些路人甲乙丙或者是秋天族的祝賀。
    胡姬:祝你們這對狗男女的愛情像落葉一樣破到(碎糊糊),但請不要分開繼續禍害世間,像泡泡糖一樣繼續黏在一起,因為渣人配賤人是天作之合。
   落葉★:胡姬你罵誰?又想出頭?
   泡泡糖的甜蜜:有種就自己講,不要每次都找人來嗆來殺
   龍沙:挖賽,現在在演哪齣?胡姬妳何時跟落葉★勾搭上?
   殘羽:落葉★你很威喔,才剛又結,現在又一個跑出來要奶粉錢(圓臉:大笑)
    又是一番論戰,而幫頻乂東兒乂和其他女人正嘰嘰喳喳的在討論。
    乂東兒乂:他不是我們幫之前一個人的網公?
    乂北瑤乂:星爵的,好像離了吧
    乂東兒乂:那隻芒果好像也待過幫派吧
    Q-TA:嗯嗯,不過他敢去惹胡姬真有膽
    乂南楓乂:這還好吧,在怎樣不要惹到麗茲就好
    乂北瑤乂:那個麗茲,盧起來受不了
    乂南楓乂:很番
    乂東兒乂:如果是我,我也一定殺爆那個男的,讓他完美完不下去
    乂北瑤乂:……西界不會啦
    乂西界乂:嗚嗚嗚,老婆~~~~
    乂東兒乂:我知道啦


    ☆爵:你們想像力太豐富= =……
    對於那一群人以為我發呆是因為吃醋感到既無奈又有點傷感。
    戀娃兒:星爵妳跟昊不愧是好友,他都知道妳在想什麼(圓臉:噓)
    我停駐在這句話,這句讓隊頻冷風下來的一句話。
    蹦!
    ☆爵就因為我的分心,炸死在爆爆手裡。
    御宸囂:……
    戀娃兒:啊
    暄之昊:爵!
    戀娃兒:妳等等我喔!
    庫特:妳認得路嘛= =?
    戀娃兒:囂……
    那是哀嚎帶著請求。
    御宸囂:其他人先過去吧,娃兒我帶妳去救~
    究竟是3-1的黃昏副本對我太這等級還是太吃力,這場副本好像有一個世紀那麼久,而我的專注度一直莫名其妙的被一些話語拉出去分神,甚至某人的一小句回話都讓我注意著。
    很快我被救了起來,他們幫我加好狀態,站在御宸囂身旁的戀娃兒總是可以幫御宸囂的忙。
    每走一段路,御宸囂都會特地停下來一下,而我也莫名的走走停停。
    ☆爵:怎走走停停?
    御宸囂:等娃兒
    酸澀揪著心裡。
    戀娃兒:臭囂,不要變相說我腿短。
    圖書館長的幽靈是重要的地標,方便我們找尋其餘眾王的所在地。
    戀娃兒:缺真
    我害怕著下一秒發生的事情。
    只見夏雙雙一招技能,黃色的技能朝向戀娃兒。
    夏雙雙:給了(圓臉:酷)
    戀娃兒:呵呵,謝謝
    暄之昊:等等你缺就找雙雙拿,妖精嘛
    戀娃兒:我差點忘記有妖了
    戀娃兒再度開啟藍陣,黃昏女巫分別被我和夏雙雙各打一隻,其餘的黃昏虎衛讓那兩武一芒解決,物攻怪的血量總是打比較久。清完後大家往前下一個房間,一個大廳分別有四個房間,難到右上的雷達地圖,還可以清楚看見幾個白點在房間內。大夥跟著御宸囂走進去最右邊那間。
    那是一條蛇,不應該是蛇女。在胸口的地方一個人像的女人,看起來又噁心又歹毒,幻靈聖母・虛就在那搖尾。
    戀娃兒:真
    夏雙雙在一次給她真元。在一進這間房的左側,戀娃兒再度開啟圓球。
    御宸囂:小爵,等等靠在牆這邊,每隔一段時間,打隔壁房間的王。
    ☆爵:什麼意思?
    御宸囂:妳點TAB,看右上方,有沒有點到隔壁王?
    ☆爵:鬼嘯?
    御宸囂:嗯嗯,等等打聖母,妳有空就TAB那隻王打個幾下。注意普頻,如果鬼嘯沒有講話就在轉過去打他。
    ☆爵:喔好
    其實我有疑惑,可是我覺得我和御宸囂現在的氣氛總卡著什麼東西似的。
    御宸囂一技利齒朝聖母・虛去,冷血的蛇就像看到獵物一樣,搖尾撲殺過來,腳下,不,應該是腹下的冰打在御宸囂身上宣示著他屬於王的傷害,彷彿她還在笑我們的不自量力。
    御宸囂:小爵,打隔壁王
    我點了隔壁那隻,也是一朝利齒過去。
    鬼嘯・虛:用你們的刀劍,結束我的生命吧,我已經無法承受這痛苦的詛咒了!
    御宸囂:小爵,他有講話就轉回來幫打聖母
    ☆爵:喔好
    夏雙雙:那我要不要順便去拉其他隻?
    庫特:先拉巨獸吧,畢竟令一隻武俠還太小,我檔另一隻
    夏雙雙:好
    夏雙雙馬上變成小狐狸奔出房間。
    感覺到本來被王洗到頻到安靜了下來,馬上在點了它發招。
    鬼嘯・虛:快點殺死我,我已經感受到詛咒威力加強了!
    又換台詞,這王也真多話。
    你對 暄之昊 說:昊,為什麼要打那隻王?
    暄之昊 悄悄對你說:爵,我今天也是第一次打,不知道(圓臉:投降)
    你對 暄之昊 說:對吼……
    暄之昊 悄悄對你說:妳等一下
    暄之昊:為什麼要打隔壁房間那隻?
    御宸囂:這樣他會一直給我們真元,就可以不停抱真天火~
    暄之昊:那,怎不直接拉來?
    戀娃兒:那隻王不是一直喊詛咒,如果時間那沒有打死他,他會滅團我們(圓臉:偷笑)
    暄之昊:所以才要隔牆打
    御宸囂:嗯嗯,類似隔靴搔癢,挑釁挑釁一下~


    接著,夏雙雙奔進房間,後面帶著一隻四隻角灰綠色的巨怪。黑甲巨獸・虛物理的傷害明顯對於庫特來講是小菜一疊,而我則是要三不五時在隔靴搔癢一下。
    御宸囂打聖母到一半看到巨獸轉過來在利齒一次,巨獸接到利齒的那一刻本來有轉頭對著御宸囂,所幸在這之前庫特已經爆真開打了。
    鬼嘯・虛:用你們的刀劍,結束我的生命吧,我已經無法承受這痛苦的詛咒了!
    聖母倒下後御宸囂一個一個東西撿了起來,打到這邊,我已經不對材料上心了。
    夏雙雙不知何時離開房間,又帶回另一個女人,他高挑巨大,有點像那群黃昏虎衛放大版,紫鱗・虛的閃電傷害比起聖母更痛。御宸囂很理所當然的在這隻王踏房間第一刻接收了檔她的位置。
    接二連三的王倒下後,大家退出這個房間,前往隔壁尋找詛咒。


    御宸囂:等等一進去,大家都抱真打,昊先天火,庫特有再接~
    戀娃兒跟御宸囂打團早已練出一些默契,在門口已經開始靜心御宸囂了,御宸囂衝進去時,大家也跟上。
    鬼嘯・虛:用你們的刀劍,結束我的生命吧,我已經無法承受這痛苦的詛咒了!
    庫特:用力打,不然會全滅
    爆完真的我用盡了所有我可以放的技能,卻覺得力不從心。觀察御宸囂放招的技能,卻在第一次爆真後就不斷普攻,當我集滿第二次抱真時,他還是繼續普攻。看來到達御宸囂這種等級,普攻的傷害也不容小覷。
    鬼嘯・虛:快點殺死我,我已經感受到詛咒威力加強了!
    庫特:……怎打我!!娃兒,先補我!
    戀娃兒:怎會
    暄之昊:照理講不可能OT走!
    庫特:囂大師,用力打,我不想跟你殉情!!
    戀娃兒:囂!
    鬼嘯・虛:快點殺死我,我已經感受到詛咒威力加強了!
    ☆爵:他是不是不在,好像一直普攻……?
    庫特:真假= =
    戀娃兒:好像是
    夏雙雙:我們先用力打吧,滅了麻煩
    在御宸囂持續普攻,庫特抱針加上暄之昊天火不停,我們終於驚心動魄的打死鬼嘯・虛。大家停了1分鐘左右,確定御宸囂人不在,庫特撿起地上的材料。大家互相道謝後庫特首先離了隊伍,夏雙雙和暄之昊和我也依序離隊。
    御宸囂,到底你那邊發生了甚麼事情?




    倒數出來了黃昏副本,剛看見飛來鎮三個字的時候,我的血條瞬間降低,下一秒一招和牛頭一樣的技能讓我二度倒地,當然,身旁還有夏雙雙和暄之昊。
你已被 赤色飛龍殺死了
    又死?
    庫特:靠,誰拉的小王?
    庫特在這周圍,但看不出人物在哪邊,周圍除了我們幾個人還有不少具屍體,都是黃昏出來的冤魂。
    上次經過飛來鎮看到麗茲和水痕野戰的時候沒看到這隻王呀!
    夏雙雙:怪打死會掉%,我怎沒看到戀娃兒出來?
    暄之昊:誰故意拖過來= =,有看到人嘛?
    乂北瑤乂:怎了?
    乂東兒乂:黃昏滅團嘛?
    暄之昊:不是,在飛來鎮一出來就被赤色飛龍打死了
    乂西界乂:一定是有人故意又拖去要殺發呆的人
    乂南楓乂:你們沒有紅名吧
    夏雙雙:沒有,不然好怕噴裝
    乂東兒乂:白名也是有機率的
    乂北瑤乂:等我,我過去就你們
    ☆爵:謝謝瑤(圓臉:感動)
    乂南楓乂:附近有誰?
    暄之昊:不少人,也有很多跑了,死的都是低等的……
    ☆爵:躺在地上怎樣看有哪些人?
    乂南楓乂:點T
    按下了T,庫特的ID已不見,沒有戀娃兒,也沒有御宸囂,剩下都是一些不認識的什麼夏柔伊、霧芸、天冰冰……渺渺!!
    這裡面唯一我有印象的就是因為一場副本跟Q-YA結下恩怨的這隻子牙妖渺渺,她在我的名單中早已列入白目,當然在她之上的還有龍沙跟殘羽,而那對狗男女絕對是榜首。
    乂北瑤乂:……
    夏雙雙:怎?
    暄之昊:瑤,你自己小心,這隻毛打到也痛
    乂北瑤乂:要是我穿99金就不會了
    乂南楓乂:我咬走
    乂南楓乂跳上飛行器,對赤色飛龍嘶咬。乂北瑤乂趕緊將自己刺激的血量補滿。幾道白光出現,又一團從黃昏出來,那群人踩踏在我們三人的屍體。
    傲離:赤色飛龍?
    麗茲:有人拉
    天空雪:那隻肉在拉
    傲離:獨步拉的?
    麗茲:乂南楓乂
    幾句話,那個白目天空雪也跟著我們一起倒地。
    在接下來出來的御宸囂和戀娃兒因為乂南楓乂拖走,逃離被打到的命運。
    天空雪:都是那隻肉害的
    等乂南楓乂拉走以後,乂北瑤乂才一個一個將我們三個救活。
    傲離:娃兒,救一下雪
    御宸囂:怎了?
    麗茲:乂南楓乂拉赤色,剛好天空雪被打死(圓臉:撇嘴)
    傲離:我們剛出來,就看到他撕咬王
    救起來的我走近飛來鎮藥師的旁邊。那個叫傲離的芒果手上拿一把黑色交紅的弓,那個形狀不是很好看,但看起來殺氣十足。點了他的人物,身上穿著一套全黑的時裝,深紫色的頭髮,黑色的眼睛,不如御宸囂的邪氣,但多了份沉穩的霸氣。血紅色的傲離兩個字上面掛著孤獨之巔幫主。
    御宸囂:楓不會做這種事
    乂北瑤乂:我公是幫你們咬走王,別亂扣罪名
    麗茲:誰知道
    天空雪:娃兒妳先救我好不好
    戀娃兒:好,剛剛在講事情(圓臉:暈)
    天冰冰:請問可以救我嗎?是別人拉的,那隻肉是後來來的
    躺在地上的其中一具無幫派路人法師終於開口。
    乂北瑤乂或許因為天冰冰出來幫自己老公發話,馬上對著那隻臉的設定有點圓圓可愛,粉色的小嘴,頭上綁了兩束可愛的女法師天冰冰救了起來。
    傲離:既然不是他們,就先走了,囂在這邊,應該不會是他們拉的
    麗茲:嗯嗯
    乂北瑤乂:囂,那個麗茲竟然想把罪推給我公
    乂南楓乂:什麼?
    拖怪離開現場的乂南楓乂還不知道自己剛才被扣上一頂冤帽,等夏雙雙在幫頻解釋完以後,乂南楓乂又是冷笑又是損罵。
    乂東兒乂:我也不懂那個麗茲跟在傲離幫派就囂張成這樣,還不是跟我一樣拿子牙
    幫裡繼續談論赤色飛龍事件,我才知道,那短暫的幾句對話,曾經是獨步天下和孤獨之巔劍拔弩張的一瞬間,當然不是因為天空雪的死亡多麼偉大。
    御宸囂:我跟傲離說了,應該沒事
    乂西界乂:嗯嗯,你處理了就好
    夏雙雙:瑤,其他人要不要順便救一下
    乂北瑤乂:好
    對於其他屍體,乂北瑤乂也順手救了他們。
    乂南楓乂:婆,等等帶妳去練功,你卡98太久了
    乂北瑤乂:沒辦法,毛都要自起救人
    

    孤獨之巔那群人相繼離開,乂北瑤乂、夏雙雙也是,暄之昊走到傳送師好像正要離開卻又停下來。暄之昊的身邊站著御宸囂,我才想起他剛剛跟戀娃兒是一起出來副本。最後一隻王的時候御宸囂不見蹤影,而戀娃兒在裡面等著他回來。那抹身影,沒有留戀的消失在我眼前。
    不知怎的,剛剛在副本裡胸口那抹酸澀更深切揪著,他就這樣離開飛來鎮,而從他出副本到現在沒再跟我說過一句話,感覺有淚硬撐在眼裡。
    期待的密頻終於傳來關心的語句,只是……。
    暄之昊 悄悄對你說:爵,你今天怎麼了,副本心不在焉的
    一個激動,一抹苦笑,一行淚,讓我淌下淚的卻是暄之昊。
    你對 暄之昊 悄悄對你說:戀娃兒讓我感覺有點不自在……
    暄之昊 悄悄對你說:因為囂?
    你對 暄之昊 說:應該吧
    暄之昊 悄悄對你說:別想太多,其實囂對你挺好的,還會教你,不是之前還帶你練功,今天他會帶副本也是因為你
    你對 暄之昊 說:最好是
    暄之昊 悄悄對你說:跟你比起來,我跟雙雙沒有你熟,況且若不是要帶你打,他的人脈應該可以找到更好的火力,就像西界他們那團
    你對 暄之昊 說:可能是我多疑吧,練娃兒有些話好像是故意說的
    暄之昊 悄悄對你說:不是你多疑,很明顯
    你對 暄之昊 說:你也看得出來?
    暄之昊 悄悄對你說:這樣不好嗎?
    你對 暄之昊 說:哪裡好
    暄之昊將在傳送師的人物走到☆爵旁邊,緊挨著陪我一起在這枯黃的飛來鎮。
    暄之昊 悄悄對你說:泡泡糖為什麼要針對你?
    你對 暄之昊 說:她怕我搶走落葉
    暄之昊 悄悄對你說:同理,戀娃兒也是,好處是可以看出囂在不在乎
    難怪夢裡,你會是我在光明處見到的人。
    你對 暄之昊 說:謝謝你……
    暄之昊 悄悄對你說:哪天換我戀情不順換你聽我吐苦水就好啦(圓臉:偷笑)
    你對 暄之昊 說:好,放寒假時我們一定刷出90裝
    暄之昊 悄悄對你說:只是爵,我還是要在提醒你,就算是囂,你自己也要注意,這是網路
    你對 暄之昊 說:我知道……


    傳送師那抹消失的身影明確的牽動著我所有情緒,可是一句網路,讓我又打退堂鼓。
    飛來鎮的風沙一刮掃過,這是網路,卻將我再度從夢中吹醒,回到現實。
    回到現實,卻也從迷糊中回到自我,只是心還在淪陷。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