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7
GP 213

RE:【心得】世界,是否完美 十五章

樓主 SL30274CT
【雪花隨風飄,花鹿在奔跑,聖誕老公公,駕著美麗雪橇!如果情人節有濃濃的甜蜜,那聖誕節有的絕對是那冷冽中透出的曖昧情愫。】


十六章:聖誕卡
    上一波寒流剛過,剛下校車,經過學務處瞥見想想和她的好友大麥正在和老師談話。
    「心爵,直接去外掃區吧!」正要爬樓梯,詩雅一個勾手,讓背著書包的我直接到外掃去。
    「心爵,可以拜託妳一件事情?」欣悅比我和詩雅還要早到。
    「怎了?」我狐疑的問。
    「聖誕卡片!」欣悅從書包拿出一個比較精緻的信封,在眾卡片中一看就比較突出。
    「給誰?」我知道那樣不同的卡片是給特別的人,絕不是我或是詩雅。
    「我本來想拜託毅豪或是政淳,可是他們倆看起來跟朱子學好像不是很熟……」
    「妳要我拿給阿修?請他幫忙?」阿修跟我國中同校,我不補習時回家的校車都跟他同車,他和朱子學處的不錯,也從那聽到不少關於朱子學的事情。
    「欣悅,這是告白?」詩雅對於朱子學的感覺沒有很好,所以她是小心翼翼的詢問。
    「才不是呢,只是想要認識看看……」欣悅找了旁邊的石頭坐下,語調無關緊要。
    「我是可以幫你,但妳要想好他收到的反應……」我也想給欣悅提個醒,我想對於朱子學來說,這只會是他不認識的卡片之一。
    「早就想好了,有機會就認識,沒有的話就算了。」欣悅再度站了起來,還是這樣看的很開。
    「對了,我要去學務處拿點名表了!欣悅陪我去吧,讓心爵先回教室放書包。」詩雅看了一下錶,早自習快開始了。
    走在樓梯上,上下翻轉看了這信封別緻的卡片。連寫字都格外的細心,這裡面該不會是那天挑了最久的那張卡片吧!
    「噢嗚!」一不留神和下樓梯的人撞上,骨頭相撞的聲音喀滋。
    「抱歉抱歉!」我急忙抬頭道歉,此人是誰,正是朱子學,旁邊跟了一個常在一起米粉頭、臉上盡是月球表面的男生。
    「妳沒怎樣吧?」朱子學回問我。
    「子學,你才要看有沒有怎樣?我剛都聽到聲音了。」
    「沒事。」這場相撞到底是上樓梯的我不注意,還是下樓梯聊天的他不專心,一半一半。那個米粉頭卻想將問題推到我身上。
    虛偽,是我們在長大學會的一樣東西。
    我沒有生氣,而是帶著有點歉意的微笑,點頭離開。
    

    「詩雅,妳們這樣害我一直被衛生組長找去罵。」第一堂下課,大麥找了我們一群外掃區的同學。
    「就說過我們有掃,你上次也有去檢查。」詩雅不明所以。
    「可是衛生組長她去檢查時,就真的都是落葉。我也是轉達她的意思,你們這樣我也很難講。」大麥壓低怒氣想要婉轉的跟我們說。
    「大麥,這不是我們沒有認真掃的問題吧?」欣悅用著柔和的語氣問,她在緩和氣氛。
    「可是有人說妳們都在聊天。」大麥有點在質問的語氣了。
    「打掃難道都要沉默不語?」詩雅也有點不悅了。
    「我不知道啦,你們這樣,難怪衛生組長會以為我們班都在玩。」
    「所以現在是想怎樣?」隨著氣氛的火爆,我也按捺不住問。
    「沒要怎樣,就是妳們好好掃。」大麥故意對著其他人不看我和詩雅。
    「我們難道沒掃?妳要不要去問隔壁班的每天都是誰去倒落葉?」詩雅開始激動起來。
    「笑話,秋天落葉一直掉,是要我們24小時都在那是不是?妳問清楚衛生組長都什麼時候去,不然要她每天來看我們打掃也可以,講得好像我們都沒做。」我雙手環胸,臉色凝重,帶著諷刺和不屑。
    「不然,我們跟你一起去找組長?」欣悅皺眉的說,她也不喜歡這種被誣賴的感覺。
    「算了,下次她再問,妳們就跟我一起去。我要去廁所了。」她一說完,大步從我們之間穿出去。
    「靠……那女的!」不喜歡罵臟話的詩雅破戒的罵。
    「哼,下次我一定要問個清楚,不然就請班導來,到底怎樣回事!」我的語氣很冷很冷,我想我是記仇的吧!
    但是,對於殘羽殺我的事情,我卻只有短暫的不悅;麗茲的找碴,只有一下的質問;對於泡泡糖我只用個惡作劇帶過;天空雪我只是在心中暗叫反對。
    為什麼,☆爵在處理這些事情和林心爵不同……?


    上了校車,我找到了阿修,他正和一群學長聊天。
    「心爵,怎啦?哇,卡片ㄟ!」阿修看到我手中的卡片開心了一下,他其實在與人打交道的手腕和落葉★很像,但是他不像落葉★有太多的目的,他只是單純的喜歡和人交流。
    「這是請你代給的!」朱子學,三個娟秀細小的字寫在正面。
    「妳寫的?」阿修狐疑的問我,依他的了解,我沒表示過對朱子學的喜好,除了他那還賞心悅目的長相。
    「你說呢?當然不是!」我白一下眼。
    「喏,這給你。」我拿了一根灑粉的紅色棒棒軟糖,這是給沒寫卡片的好友禮物。
    「謝啦,這我幫你用好!」阿修拿過糖果,眼睛發亮,轉過去繼續和學長們聊天。


    腳踏車那,胡允比我早到。
    「嗨!」如果有一個人願意等你,那麼妳會用怎樣的心去面對?心中有當年開心的情緒,但卻有另一種感傷。
    十五分鐘其實很快就到,要離別時我叫住他。
    「聖誕節快樂!」卡片和糖果我一併給他,我盡量表現的沒有任何奇怪的情緒,就像是好友一樣,只見他有些為難。
    「我……沒寫!」他搔搔頭說,有點不好意思,但也對於有禮物感到意外的驚喜。
    「無所謂,我想寫給朋友們的,好心算你一份!」有時揶揄,可以掩飾一些手足無措,雖然心中有點小失望,好奇到底在除了那句長更高以外,現在的他能對我說什麼?
    
    
    TO胡允:
    我們認識有五六年多了,你是我現在唯一有在連絡的國小同學。
    希望你每天都帶著你那像陽光一樣的笑容,就像以前一樣。
                                 Merry X’mas                                                          心爵筆2007.12

    即時通登入
    黑妞:心爵,回來密我。
    隱藏狀態的我登入。
    爵:嗨,我上了
    黑妞:妳關隱藏喔
    爵:我即時通有我網公的好友
    黑妞:那個落葉喔
    爵:不然我是還有哪個網公
    黑妞:心裡那個
    爵:……
    黑妞:不過那個應該也不用躲
    爵:好啦,找我幹嘛
    黑妞:你知道想想和大麥被記一支小過嗎?
    爵:!!!為什麼?
    黑妞:第二次段考,被老師抓到國文手寫卷是同一個人寫
    爵:真假?
    黑妞:我不是副班長,我今天去學務處聽到的,而且記過單我也看過
    爵:太卑鄙,那天監考老師在做甚麼,怎都沒發現
    黑妞:他們坐前後,一開始發考卷就一個人拿兩張寫,另一個人照樣畫卡寫選擇,打鐘收卷,誰知道!
    爵:不屑
    黑妞:等明後天應該全班就都會知道了
    爵:今天還為了打掃工作在那邊耍白,看她明天怎樣面對同學
    黑妞:我是覺得他們很笨
    爵:哼,自食其果,不值得同情
    黑妞:好啦,我看書去
    爵:嗯,我也去寫補習作業


    笠日到校,阿修對我比了一個ok的手勢,我對他點頭微笑代表知道了。
    一到班上,大家都圍成一小群一小群竊竊私語,坐在我位置上的欣悅也政和詩雅聊天著,卻不是在談論作弊的事情,班上的氣氛低迷。
    「怎樣,心爵?」欣悅一看到我,睜大眼睛問。我將書包放下,坐在自己座位的前面位置。
    「給了,放心。」我對欣悅白眼。
    「反應呢?」詩雅也好奇的問。
    「沒說,我不知道。」我聳聳肩,這我倒是沒有問阿修。
    「沒關係了,只是要當朋友。」欣悅無關緊要的回覆,往後靠在椅背,若有所思的看了班上在竊竊私語的同學。
    「妳跟她說了?」我問了詩雅。
    「昨天及時通。他們兩個剛被叫去教官室。難怪大家都在討論……」
    「唉……」欣悅微微一探氣,似乎對他們的遭遇有些同情。
    「有什麼好嘆氣,自作孽。」我皺眉微怒,欣悅的好心腸在這讓我有點不喜。詩雅的表情也緊繃,卻沒說話。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很快,一年級許多班級都知道大考作弊的事情,只是靈通的知道是誰,不靈通只知道班級。本該是歡樂的聖誕節抹上一層黑,班上上課的氣氛都不是很好,當然一年三班和想想大麥要好的同學,還是會過來安慰他們。
    到底這種明知故犯的錯誤,需要怎樣的寬慰?
    我們都在青春期,我們都容易對於不同道路的人劍拔弩張,我們都容易對於自我的遭遇怨天尤人。我們需要成長,才會開始學會寬容,學會原諒,只是這時候的我們,對於那些詞彙,陌生又覺的刺眼。


    詩雅為了等欣悅,我比她們先行一步下樓要去教務處拿東西。走在我前方一年三班的女生,談論著話題,音量微大,我也很難不聽到。
    「妳和子學他們晚上一群人要去吃燒烤慶祝?」一個長髮馬尾的女生對另一個妹妹頭短髮問,她的語氣顯然想要表現驚訝,卻又有點刻意。
    「當然,想想和大麥也會去,我們都跟子學還不錯。」她嚷嚷的講話。
    我一個嘲笑,究竟是我敏感,還是朱子學的粉絲比比皆是?我總覺得他們兩個是故意的。


    走出教務處,遠方就看到詩雅氣呼呼的走過來,欣悅在後面追著。
    「心爵,我跟妳說!」詩雅幾乎是飛撲上來,我被她的力道壓的往後退了三步。
    「你知道朱子學身邊那個長得很醜的米粉頭嗎?就你上次撞到朱子學妳跟我說的那個。」詩雅調整呼吸,從她起伏的胸口看得出她很急。
    「喔,知道。」我想起上次在樓梯相撞,那個米粉頭真沒好感。
    「他剛剛,把我當成妳,故意在我和欣悅的面前說妳走路都不看路。」
    「蛤,你在講什麼,她怎樣把你當成我,又在你面前說我?」我聽得一頭霧水。
    「他跟另一個同學走在我們前面,他就說走快一點,不然等等後面那個又跟上次一樣走路不看路撞到人。」追過來的欣悅,雙手撐在大腿,彎下腰喘著氣說。
    「我跟詩雅膚色差這麼多……還是他是把欣悅當成我?」我有點無語,一黑一白差這麼多。
    「你跟詩雅常去學務處教務處那些,而且身高個性有些都挺像的,應該是有搞混吧!」
    「林心爵,妳沒看到他那個又髒又厚的眼鏡,一定是死宅度數不夠。」被別人認錯,還挖苦了一下,詩雅的情緒還很不悅,而他真正要挖苦的事主我到底是要喜還是悲?


    國文課的氣氛依舊低迷,國文老師厚重的眼睛犀利刻薄,他現在對於我們班沒有多少好感。我想著剛在樓梯的事情,教務處前詩雅說的事情,我總覺得微微不對勁,但說不來哪裡出了問題。
    「欣悅!」
    「蛤?」正在恍神的我聽到老師叫我馬上回神回了他。
    國文老師臉若寒霜的看我,舉手的欣悅也呆愣的看我,旁邊的詩雅小聲的說妳聽錯了。
    「心爵,妳游神去哪了?那這題妳來答。」國文老師動動手要欣悅手放下,欣悅同情的看我。
    「好……。白居易、元稹,新樂府運動。」
    「很好,其他同學快點畫起來。」國文老師看在我回答正確的份上饒過我的不專心。


     放學時分,上了校車,我和欣悅坐在李毅豪還有許政淳的前面。校車開往補習班的路上,欣悅站起來往後轉身,他從書包各拿了一張卡片給李毅豪和許政淳。
    「聖誕節快樂!我有遵守約定喔!」欣悅對著他後方的兩人不知道是誰說,沒準備他們倆卡片的我就坐在位置上聽著音樂裝死。
    「喏,給妳!我可是很有紳士風度的。」正太許政淳的聲音響起,不像平時看到我的板著臉貨是苦瓜臉,語氣也被整車互贈聖誕節卡片的氣息感染。反而在這其中如此冷淡的我有點格格不入。
    「毅豪,這是你的,一起吧!」
    「也有我的?謝謝,不過我沒準備,不太好意思。」
    「沒關係,我知道你們男生不太用這些。」
    「哈哈,那就謝謝你,等過新年我一定回寫給妳。」李毅豪開心的一笑,坐在前方的我,覺得那個笑聲很有穿透力,靠在椅背上都可以聽得一清二楚,即使他只是輕輕一笑。


    補習班中場休息時,我和李毅豪一起到隔壁的便利超商買個點心止餓。我將發的所剩無幾的一根糖果塞給他。
    「聖誕節快樂!」比起欣悅誠意的卡片,我的糖果有點誠意不足。
    「謝啦,這種很好吃說!」李毅豪看著糖果眼睛發亮。
    「我覺得太甜。」我也打哈哈的回覆,對於李毅豪和許政淳我們是不是很熟,但也沒很不熟的交情。
    「我買完麵包先回去吃了。啊……」我說著說著,有點疲累的打呵欠。
    我沒等李毅豪,逕自走回補習班。走上樓的路上,朱子學那層樓的教室外擠了三五個女同學,手上有的卡片、有的糖果袋,他被花團錦簇著,注意到我的視線,他和我對上。
    「唉……」我微微探氣,欣悅呀,妳那卡片會有效用嗎?
    我坐在教室吃著微波過的奶油麵包,看著在講桌前圍了一群男學生的Emily,聖誕節的氣氛也讓她開心。
    「聖誕節快樂!」李毅豪不知何時回來,在我面前放了一杯超商的熱奶茶。
    「上課啦,都回去!」那群男學生被趕了轉身回坐位。
    「豪,我的呢?」
    「我也要聖誕節快樂!」幾個男生走過去打笑著李毅豪,李毅豪也笑著對他們打鬧,一兩個人再慢慢走回座位。
    「謝啦,麵包吃的正乾。」12月的寒冷,熱奶茶正能驅逐暖意。
    「……雪特!」才喝第一口,我的味蕾馬上逼我爆粗口。
    「怎了,太燙?」李毅豪轉過來驚訝的看著我,不知是驚訝我的反應還是我的那句粗口。
    我沒回應他,拿了自己得水打開瓶蓋,趕緊灌水下去。
    「你也喝太甜了吧!」喝下水的第一句話,我被那甜膩堵的反胃。
    「不會呀,正常甜度!」他拿起自己那杯喝了一口,露出滿意的笑容,那抹笑容讓他的單眼皮彎起來像彎月一樣,幸福漾露,彷彿看著笑臉,所有人都可以感染到他的喜悅。
    「太甜。」我搖搖頭,趕緊將剩下的麵包吃完。那杯奶茶,我就參著水喝完。




    回到家,快要十點了。這和往年的聖誕節大同小異,坐在電腦前發愣,那個紅色的圖示格外醒目。到底完美的大家是怎樣慶祝聖誕節?
登入。
    一上線,本習慣性看好友的我,卻停下了這個動作。漫天雪花,片片紛落,紛落著期待。地上一個一個雪人,我看著祖龍城熱鬧頻繁,許多人都換上了應景的聖誕時裝,拿著彈弓打雪人。芒果的我本能正要拉弓,才想起我的裝備都寄放在落葉★那邊。我跑到倉庫,把以前20等的月靈弓拿出來用,還有幽冥狼也拿出來騎。
    「奇怪……那件披風呢?」我徹頭徹尾檢查倉庫,應該給落葉★的騎寵在,應該在倉庫裡的那件牛皮怎不見了?心裡有點著急,打開好友一看,落葉★正不在線上。這節慶應該跟室友出去happy了,大學生的生活總是多采多姿。
    跟寵物管理員孵化了寵物後,傳送到人煙較少的積羽城。我拿著月靈宮也加入打雪人的行列,對於雪人掉下來的那些一元石、三才石有的沒的都撿起來。沒多久,包包就爆滿了。


    ☆爵從小狼npc那正要去賣東西,跑到傳送師時,一隻綠獅就醒目的黨在我面前,御宸囂。
    ☆爵停下了腳步,我愣愣的看著他。青玉色帥氣的髮型、血紅的細眼,身上穿的不是平常的輕裝,是應景的聖誕裝,在這雪花紛落的布景,魅惑人心的帥氣。
    我知道他是來找我的,不知道為什麼,我留戀這樣的時刻。
    御宸囂悄悄對你說:兩個多月,好久不見,小爵~
    我看不出這句話的情緒。
    你對御宸囂說:你不是該騎麋鹿來嗎?聖誕老公公
    他那一身時裝,如果換成中年大叔穿,就活跳是聖誕老公公。
    御宸囂悄悄對你說:還能說笑,不愧是小爵~
    他收回騎寵,走到☆爵面前。手上拿了一把有點墨綠的弓,他的弓把到弓臂是變小,和以往我拿過的弓不一樣。
    【美人一笑万骨山,修罗血战意阑珊。
     早醒无事诛天帝,敢叫日月换新天。】
    你對 御宸囂 說:呵呵,怎了,你找我?
    御宸囂 悄悄對你說:發生什麼事情,怎這麼久沒上?
    你對 御宸囂 說:學校發生了一些事情,又剛好段考、運動會,忙不過來,還要補習。
    御宸囂 悄悄對你說:那現在應該不會在暫時不見了吧?
    你對 御宸囂 說:目前不會。你換武器了?
    御宸囂 悄悄對你說:對,神月武器。話說,小爵妳的呢,怎還在用20等弓?
    你對 御宸囂 說:晚點再找落葉拿。
    御宸囂 悄悄對你說:(圓臉:疑問)妳和他還有連絡?
    你對 御宸囂 說:當然,他是……
    他是什麼?拿鐵咖啡色的頭上,☆爵兩字,在更上面是獨步天下四字,除此之外再也沒有別的。
    落葉★的老婆?笑話,像落下的雪花一樣,化掉也找不到。
    你對 御宸囂 說:我好像被休了……= =
    御宸囂 悄悄對你說:= =應該,誰叫你兩個月沒上
    你對 御宸囂 說:我的裝都在他那!!!!!
    御宸囂 悄悄對你說:全部?
    你對 御宸囂 說:我覺得值錢的……
    御宸囂 悄悄對你說:妳在這等
    說完,他叫出綠獅,往倉庫去。
    看著雪景,才兩個月沒上,我就被離婚了?200萬不是小數目,落葉★竟然就這樣捨得花下去,難怪後來我都沒再看到集時通的訊息了!
    御宸囂 悄悄對你說:妳先借用,到時候在還我,多的~
    御宸囂交易給我一把70幾等芒果可以用的弩,雖然我對於芒果拿弓還是很執著,但一個70幾等的芒果還拿20等弓,實在不怎樣能看。
    握在手上,喜憂參半,精煉+3,御宸囂是每把都要精煉一下嗎?
    御宸囂 悄悄對你說:我突然想到,我還忘記一件事情~
    你對 御宸囂 悄悄的說:啊,又交易?
    點開交易,送來的是一套聖誕女時裝,這一次我沒有馬上的拒絕,正想開口問。
    御宸囂 悄悄對你說:聖誕節+離婚禮物!
    你對 御宸囂 說:離婚禮物= =?我結婚沒送,離婚送禮對嗎?
    御宸囂 悄悄對你說:你跟那隻猩猩結婚,我不覺的有什麼好慶~對我而言,離婚才是可喜可賀~(圓臉:可愛)
    你對 御宸囂 說:喔,可是我沒禮物送你
    御宸囂 悄悄對你說:呆小爵,我又不是要收禮物才送你~
    這是今年我唯一收到的聖誕禮物,也是我最開心的一件禮物。
    御宸囂 悄悄對你說:小爵,你快穿上吧,你現在脫光光,害我看的好害羞(圓臉:害羞)
    你對 御宸囂 悄悄的說:……你= =
    沒有時裝,身上的裝還缺一件少一件的我的確就像是沒穿一樣。
    我將這幸福穿上,冰冷的☆爵因為這聖誕的紅,冰冷中帶著一份美艷,我自戀起自己的人物。
    你對 御宸囂 悄悄的說:別被美到呆掉~
    我學起御宸囂說話的方式,還有我們都共有自傲。
    御宸囂 悄悄對你說:的確會呆掉~
    到底是御宸囂很會把妹,還是我已淪陷。今天的對話中,有些帶著曖昧的另一層意思,我猜測著,卻不敢妄下定論,但是動心卻是無庸置疑。
    御宸囂 邀請您與他相依相偎,是否同意?
    我拋掉我以往的理性,照著內心的渴望去執行,很多事情不需要問太多,有時反而朦朧的美。
    漫天雪景,雪花依舊紛落,紛落的不是寒冷,是片片幸福,在這靜謐的時刻,有一個人願意陪妳待著,看這景色,足矣。
    ☆爵和御宸囂穿著同款的聖誕裝,相偎在這紛落的世界,這紛落下來的,沒有落葉了,他跟著秋季,默默離去。




    「妳的關心,對我而言很重要……」當我問起他的傷,他似乎悽哀的說。
    「因為那是唯一我所會擁有的關心。」我瞪大眼盯著那句話,這怎麼可能,但是他沒有騙我的理由。我開心,也難過。開心著你開始讓我了解你;難過的是我怎會從你的話語中感覺到一種情感,名叫孤獨。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