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7
GP 178

RE:【心得】世界,是否完美 十四章

樓主 SL30274CT
【亂世裡,英雄豪傑揭竿而起,不過趁起的還有宵小人士,只怕這局不夠亂,而被踩踏的總是這些無知百姓,為這局添上更多血漾的色彩。】


第十四章-亂局中的騙局
    承火:請問幫裡有人可以幫我解49副本嗎?
    剛下課,因為沒有補習很早到家,六點多,正是多數人吃飯的時間。打開好友,納塔莉和御宸囂都不在線上。最近的御宸囂越來越少出現,或者我在線上的時間越來越看不太到他,那件牛王之皮就被我擱置在倉庫的某個角落。
    你在躲我嗎?
    ☆爵:納,組我。
    我沒有幫別人打過副本,也沒帶過人打,納塔莉小朋友很多任務都是御宸囂幫他用好好的,此刻我倆就像兩個小鬼沒有大人帶出門一樣,手足無措。
    承火:姐姐,只有你,都沒有別人。
    我揉揉頭。
    ☆爵:你是武俠……那應該還要肉跟毛吧
    我努力回想那時打49副本的情形。
    Q-TA:不用肉,組我,我幫忙黨。
    Q-TA這時發聲,入幫以來跟她從沒一起出過副本,最近又因為龍沙和殘羽讓他很多次出去解任務都被殺,難道爽就殺都24小時跟蹤Q-TA嗎?
    承火:Q媽媽要幫我(圓臉:可愛)
    Q媽媽?我搔搔鼻尖,的確只有納塔莉小朋友可以這樣叫,而我因為跟Q-TA不熟悉有些微彆扭。
    Q-TA:爵,麻煩妳幫承喊1毛2任
    ☆爵:喔好,不過-2任是隨便職業都可以嗎
    Q-TA:嗯嗯
    ☆爵:49副本有鐵血令,-1和-2任,意者密我抱職(圓臉:感謝)
    渺渺 悄悄對你說:妖
    塔哥兒 悄悄對你說:芒
    夏柔伊 悄悄對你說:毛
    天冰冰 悄悄對你說:法
    胡姬 悄悄對你說:毛
    庫特 悄悄對你說:武
    頻道刷的很快,我手忙角落的趕緊先組一開始密我的三人,卻有點後悔,眼睛定在胡姬這隻厲害的強毛。
    ☆爵:好多人密我,頻刷太快,來不及一一回
    Q-TA:再用一次喇叭直接說滿了謝謝比較快
    ☆爵:對吼
    Q-TA:(圓臉:偷笑)
    ☆爵:滿了,感謝各位
    胡姬 悄悄對你說:☆爵方便加個好友嗎,以後有鐵血令能先找我
    林信文說過,在完美要跟毛建立友好關係,現在我身邊的那些毛我開始分類。
    納塔莉,ㄜ……要看我跟御宸囂的關係,似乎不佳;乂北瑤乂,好幫友一位;泡泡糖的甜蜜,無言一位;天空雪,死白目一位;戀娃兒,情敵一位;統總下來,我和毛毛們之間的關係多數都不佳,結論,胡姬是不可多得的強毛好友。
    你對胡姬 說:好^^
兩人互加了好友,讓我在完美的世界更有保障。
Q-TA(武俠101女)、渺渺(妖精95)、塔哥兒(羽芒101男)、☆爵(羽芒72女)、夏柔伊(羽靈60女)、承火(武俠49男)。
    Q-TA:毛有點危險,太小隻(圓臉:皺眉)
    乂北瑤乂:說什麼?
    ☆爵:是因為我組的,而且有兩隻芒果,我看我的位置讓給別人,再組一隻吧
    Q-TA:有令呢,爵
    ☆爵:沒關係,大家完成副本比較重要
    Q-TA:那瑤瑤,有辦法支援承的49副本嗎,另一隻毛才60等
    乂北瑤乂:好呀,組我
    我退了組隊,原本已經在傳送石等,這下也不用進去。
    Q-TA:爵,再一次謝謝你說
    ☆爵:(圓臉:偷笑)Q姐,ok的啦,我沒很在乎那個
    乂北瑤乂:星爵就是這樣(圓臉:偷笑)


    左右無事,開始逛城西的商店。琳瑯滿目、五花八門,讓人眼花撩亂。
    幽冥狼4000萬!我的眼睛目不轉睛,當初的打工錢已經換成銀票堆在倉庫裡,一直不知如何花費,逛了好幾間店,每個東西都貴的要死,求其是御宸囂騎的賓士,看到都要上e。
    今天不知怎的意外清靜,打開好友,才發覺一干好友都不在,除了剛加的胡姬,是說好今天瞞著我去狂歡嗎?看到暗色的落葉★,不由得愉悅起來。
    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
    跑回倉庫,拿了銀票,沒注意正和水痕交錯而過,那個胡姬的幫友。
    再度站在攤販面前,我氣到顯摔滑鼠。
    沒有了!!!!到底是誰買走的?
御宸囂 已上線
    此時我氣得只想趕緊上幫頻發洩一下。
    ☆爵:我剛要買的幽冥狼被買走了(圓臉:難過)
    原來人衰的時候,是會接二連三的。因為太著急切頻,打到白頻去,這方圓多少活人玩家?
    ☆爵:我剛要買的騎寵被買走了……還錯頻
    幫頻寂靜,出團的那三人一定忙得無法理我,覺得好空洞。
    泡泡糖的甜蜜:誰叫你窮
    什麼叫做不講話會死,就是指泡泡糖這種人,好妳個胖胖糖吧!惡心一起,我在幫頻回覆。
    ☆爵:胖胖糖妳剛回來喔?
    泡泡糖的甜蜜:什麼胖胖糖?(圓臉:發怒)
    ☆爵:抱歉抱歉,ㄠ跟ㄤ太近,打太快!
    泡泡糖的甜蜜:我看妳是故意的吧!
    水痕 悄悄對你說:騎寵我買的,4000萬賣妳
    你對 水痕 說:真的?為什麼要賣我?
    雖然御宸囂的牛皮事件歷歷在目,但我還是不免一問。
    水痕 悄悄對你說:看到便宜貨,想說放著以後有小隻可用
    你對 水痕 說:你怎知道我想買
    水痕 悄悄對你說:你喊很大聲
    你對 水痕 說:……那是錯頻
    水痕 悄悄對你說:我知,西傳
    泡泡糖的甜蜜:你以為有落葉喜歡你就這樣?
    乂北瑤乂:Q姐讓他別亂衝,血狂掉
    Q-TA:好
    泡泡糖的甜蜜:妳是怎樣不出聲,有膽做就不要不敢說話
    ☆爵:吵,忙
    我不想跟她吵,不料她不停再刷頻。
    你對 水痕 說:謝謝你
    到了西傳跟水痕交易,真是開心!
    水痕 悄悄對你說:嗯嗯
    果然還是言簡意賅。


夏雙雙 已上線
    泡泡糖的甜蜜:喂
    夏雙雙:?
    泡泡糖的甜蜜:又不是在叫你,回屁呀
    夏雙雙:一上線就被狗咬
    泡泡糖的甜蜜:你說我是狗?
    ☆爵:對號入座
    泡泡糖的甜蜜:現在是趁幫裡沒人聯合欺負我
    夏雙雙:怎敢
    泡泡糖的甜蜜:還是因為我是落葉加進來,他現在退幫都砲轟我
    ☆爵:到底是誰先亂吠
    泡泡糖的甜蜜:等幫主回來我們就來看
    御宸囂:不用幫主,副幫主我在,請你閉嘴
    泡泡糖的甜蜜:喔喔,御宸囂喔,誰不知道你搶不贏落葉在不爽
    御宸囂 已將泡泡糖的甜蜜 逐出幫派
    ☆爵:……
    夏雙雙:真是英明
    承火:哥哥我打完副本了
    Q-TA:瑤瑤,剛謝謝你,不然那隻妖精沒完沒了


    渺渺:從今天起我渺渺正式追殺Q-TA所在的幫派
    ☆爵:這是?
    到底剛剛的副本發生了甚麼事情?
    泡泡糖的甜蜜:(圓臉:大哭)獨步天下的人好大牌,做錯事情還踢我
    那個渺渺是我喊組加的,那個泡泡糖的甜蜜也是我挑起的爭端,我總覺得我好像害幫派陷入一個死胡同。
    麗茲:早退是對的
    龍沙:呦呦,獨步不是每天抱著孤獨的狗腿嗎
    殘羽:以為這樣講就不會被殺
    花問歸蝶:廢物別吵
    御宸囂:那個胖胖糖別理她,只是Q姐剛剛副本出了什麼事情?
    乂北瑤乂:那個渺渺就自以為自己+6子牙,狂拉怪,很多次血都狂掉,我補的快瘋了
    Q-TA:我叫她不要亂衝,在武俠後面
    乂北瑤乂:結果後來她不聽死掉,Q姐就說早就提醒過你
    Q-TA:他就不爽,覺得我自認為高等,一直干涉她打副本害她死掉
    殘羽:人家獨步的幫主沒有孤獨的允許不敢亂發聲啦
    煌神:我戰神殿的幫主,正式宣布,從今天起看到爽就殺還有孤獨之巔一律通殺
    殘羽:好恐怖喔
    龍沙:呦呦怕死了
    麗茲:你以為我們孤獨怕你們
    戀娃兒:需要用成這樣嗎,煌
    花問蝶歸:少在那裝可憐了,戀娃兒
    煌神:你可以選擇退幫,娃兒
    傲離:煌神妳現在是在拐娃兒嗎,我們孤獨之巔也正式和戰神殿廝殺
    塔哥兒:我還以為孤獨的幫主吃屎了,都是那隻麗茲在吠
    段法:這不是上次被我秒的塔哥兒
    水痕:秒貨多的是
    麗茲:最爛的武俠還敢上世頻,學學你家胡姬
    胡姬:強到殺妳這隻妖精也很可悲,妳那個寵物可以收起來,不要丟妖精的臉,還+5子牙?
    嘴砲戰持續,反而一開始的渺渺和泡泡糖的甜蜜被人遺忘。
    一個伺服器,不可能永遠安寧,因為當他安寧之時,便是遊戲沉寂之際,獨步天下只不過是這個伺服器亂局的一個犧牲者,究竟戰火為何燒延至此,很久以後才知道,一切也不過是為了野戰的火力,只是這些佈局者的心太黑、太自私,從此以後,完美的大陸進入野戰時期。


    御宸囂:御宸嚣有種給我出來
    麗茲:御宸囂你是吃錯藥?
    戀娃兒:囂怎麼了?
    庫特:= =你今天火氣大了,兄弟
    御宸囂上了世頻,不過讓我疑惑,不僅是我。
    承火:哥哥對不起 (圓臉:大哭)
    ☆爵:納,怎了?
    乂北瑤乂:囂,你怎了

    等著納塔莉小朋友打字慢的回話,因為我知道御宸囂現在應該沒空理我們,也或者不想理。
    承火:剛剛有人密我說可以借我看飛行器嘛我以為是哥哥就給他
    御宸囂:很好,卻敢做不敢當
    我站在城西的傳送,青玉色的頭髮、血紅色的眼睛,只是不是那樣不羈的髮型、不是細長的眼,不是金裝閃亮的弓,藍名的御宸嚣就在附近擺起攤位。
    我好奇點了一下攤販,武俠飛行器歸心賣2000萬。
    飛行器有這麼便宜嗎?比之我的幽冥狼更低價。
    假的人物!第一個不妙念頭浮上,原來連虛擬的世界還有著詐騙集團。
    御宸囂:誰敢買御宸嚣賣的歸心,我就殺他到底!
    Q-TA:仿id?
    御宸嚣的攤販聚集了不少人,我想御宸囂一定是氣瘋了,我知道他很愛護他的弟弟,因為不論是誰買,我們都不會知道。
    承火:對不起……
    ☆爵:納,不是你的錯,你哥哥不是對你生氣
    承火:可是……
    ☆爵:乖~你哥哥是在幫你報仇
    承火:真的姐姐沒騙我?
    ☆爵:真的
    我輕輕安撫納塔莉小朋友的情緒,我敢說電腦前得他一定一直在哭,可是又害怕惹怒御宸囂。
    戀娃兒:囂,冷靜點,先上客服吧
    御宸嚣已經站了起來,顯然歸心已被這龐大圍觀人群中的一人帶走,只是誰都不會承認自己是那樣沒品的人,但還是有人討打的上世頻。
    龍沙:2000萬喔,快去買喔
    殘羽:買的人我再送你1000萬(圓臉:大笑)


    我對於線上遊戲了解的很少,這一刻的我只能安撫納塔莉小朋友,我無法像戀娃兒那樣替御宸囂想辦法,我一向聰明,所以我不喜歡這樣如笨蛋的感覺,可是,我真的沒有任何辦法。


    電腦前的我苦笑,為自己對御宸囂的無助感到嘲諷,我究竟還是無法站在你身邊。
御宸囂,我會收下,但是你的身邊不會是我的位置。
    我斂眸,即使你身邊不會是我,還是容許我站在自己的位置望著你。

    
    Q-TA:覆雙武和神月武這種可以交易的強武器一出現,騙子也變多了
    乂北瑤乂:當然,七賢武器騙不走
    夏雙雙:沒想到還有人連小孩子的東西都要騙
    乂北瑤乂:上次聽一個朋友說沒上裝都被盜了
    夏雙雙:真假?
    乂北瑤乂:把人物殺得通紅,用噴裝的方式
    Q-TA:還可以順便耍白目
    夏雙雙:最近真的要小心
    乂北瑤乂:晚點我會跟我姐還有西界他們說
    Q-TA:一定要說,要讓幫裡人都注意
    Q-TA:還有,那個渺渺如果真的殺人,跟西界說我會先退幫,讓幫友安全
    乂北瑤乂:是他白目,我都有見證,不然到時候找夏柔伊或是塔哥兒來作證
    Q-TA:瑤瑤,沒必要牽扯其他幫派的人,謝謝妳(圓臉:偷笑)
    乂北瑤乂:唉……


落葉★ 已上線
    我感到意外的是他並沒有馬上密我。我往後仰靠,意外撇到牆上的月曆,離段考好近了,我該要封閉這個世界,好讓自己還沒陷更深的心沉澱。
    你對 落葉★ 悄悄的說:落葉
    落葉★ 悄悄對你說:安安星爵老婆
    你對 落葉★ 悄悄的說:在忙嗎?
    落葉★ 悄悄對你說:再聽人抱怨,還有剛剛幫派有人說騙裝的事情
    你對 落葉★ 悄悄的說:我快要段考了,等我考完試再上
    落葉★ 悄悄對你說:段考是何時?一定要這樣嗎
    你對 落葉★ 悄悄的說:爸媽會管……
    將這些事情推給爸媽總是無誤。
    落葉★ 悄悄對你說:這樣有兩周的時間看不到你……
    你對 落葉★ 悄悄的說:唉呀,我考完就上了,又不是不玩
    落葉★ 悄悄對你說:對了 星爵 你帳號是有通訊鎖嗎
    你對 落葉★ 悄悄的說:沒有
    落葉★ 悄悄的對你說:我剛剛聽到騙裝的事情,很怕妳這兩周不在會被盜
    你對 落葉★ 悄悄的說:那怎麼辦?
    我聽到此有點驚慌,剛剛幫派的討論也讓人心惶不安。
    落葉★ 悄悄的對你說:妳看妳要不要先把裝丟給我保管?我順便把我退下來的裝妳等回來給妳用
    你對 落葉★ 悄悄的說:好,我在城西傳送
    落葉★ 悄悄的對你說:等我
    我跑到倉庫,將裡面的東西整理整理,幽冥狼卻因為一個錯手跟牛王之皮交換,被我丟進倉裡。
    和落葉★點了交易,連落葉★送我的時裝也一併脫下來,畢竟是人家的心意。最主要是我無法忍受萬一真的不見,他會怎樣來盧我。
    落葉★ 悄悄對你說:星爵,妳要不要留手機方便連絡?
    你對 落葉★ 悄悄的說:不用,兩周後再見^^
    我還是不喜歡把這一切和現實掛勾上。
    落葉★ 悄悄對你說:好吧……
    你對 落葉★ 悄悄的說:那先這樣囉,我去睡了
    落葉★ 悄悄對你說:晚安


    正要下線前,想到納塔莉小朋友,我還是密語了御宸囂。
    你對 御宸囂 悄悄的說:囂,我知道你生氣,不過納好像很難過,你氣完去安慰他一下,別對他生氣,他還小。
    御宸囂悄悄對你說:等等再說,娃兒在跟我講客服的事情
    你對 御宸囂 悄悄的說:沒關係,你忙^^
    即使口中酸澀,喉嚨乾澀,心中緊澀,我還是笑著回你,因為訣別的人會淡然。


    認為自己還是有義務告知幫裡的人,跑到信差小天使那,決定了對像。
收件人:暄之昊
主題:休假
昊,最近快考試了,我完美休個假,幫裡有人問你,煩你轉達,朋友謝囉^^
    

    希望下次見面,我能夠泰然面對你,御宸囂。




等我想回覆妳,妳已下線,我才意識到我剛剛對妳多冷淡,只是我沒有把握現在的妳能否釋懷?傷害我弟真的讓我氣急,可是我苦無殺不到人。我知道,妳一直都在安撫他,所以我才忽略了他的感受,更忽略了妳,我只想讓騙者受到應有的制裁。
只是妳真狠,竟然一別就這樣久,久到連我都懷疑暄之昊告訴我的時間。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