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7
GP 110

RE:【心得】世界,是否完美

樓主 SL30274CT
【這個季節炎熱轉而秋涼,一種恍惚而美麗的景象將至,因為蕭瑟悄然,時間的暖色調,有種曖昧不明萌發,這時的感情總是不易長久的錯覺。】


第十一章:夏末秋初
    落葉★ 悄悄對你說:星爵,在禹王鼎發呆(圓臉:疑問)
    你對 落葉★ 說:剛分神,怎了?
    落葉★ 悄悄對你說:星爵,開學還會上吧
    你對 落葉★ 說:會呀
    落葉★ 悄悄對你說:那就好,明天要上學,不要太晚睡喔,要養足精神
    落葉★ 悄悄對你說:晚安(圓臉:花)

    關掉完美,回到房間收拾整理,明明才六點多,但卻已經沒心情留在線上,整理好開學典禮穿的制服、補習的講義……,又逛了大家的無名小站打發時間。欣悅這一周去了日本玩回來;詩雅到墾丁曬得更黑;李毅豪沒什麼發文;他的正太好友許政淳回鄉下照顧表弟妹,放了幾張合照的照片,跟小朋友合照讓他看起來更萌,順便抱怨小朋友吵鬧;想想同學發了一篇愁文:如果你不懂一直在你身旁的我,那我們這幾年的情誼算什麼……;朱子學則是很有動力的一篇文章:為了未來而努力茁壯著。
    有時候,看著大家的發文,心裡會嘀咕著、抱怨著、或者默默對話著。


    炎炎夏日,真的很難入睡,翻來翻去就這樣朦朧到天亮。
    下了校車,拖著沒睡好的身子到教室,一看到坐位,正想趴下去昏倒。
   「心爵~桌子很髒!」欣悅踏著愉快的腳步走到我身邊也不著急,倒是我旁邊的詩雅大嬸樣的趕緊將我拉起。
    「呆心爵!暑輔完就沒用過教室,妳一來就趴。」
    「……我昨天沒睡好。」我無力的說,摸一摸桌子,沒有灰塵呀。抬頭看到眼睛笑意的欣悅,怪不得剛剛她是慢慢走到我旁邊,也不怕我沾上灰塵。
    「早就幫你擦好了。」欣悅拉了張我面前的椅子坐下,順便拿了一包禮物給我和詩雅。
    「這啥呀!」那位大嬸直來直往的直問,大聲的好怕別人不知道。
    「我給你們的愛。」陸欣悅淘氣的說,真是讓人無法生氣。
    「謝啦,欣悅。」日本回來的禮物看起來格外精緻。
    「能拆嘛,現在。」詩雅上下檢查包裝問。
    「看你們,都可以~」陸欣悅說完,起身回到座位,對著另一大袋拿出一些糖果,分給其他同學,我實在很難想樣有人可以討厭這樣的欣悅。
    「笨心爵,妳蝴蝶結歪了。」我撇個嘴,這個蝴蝶結我還在鏡前喬很久。詩雅伸手過來幫我理一理,順便幫我把制服拍一拍。
    「今天,將開始我們的新生活!」劉詩雅站起來準備離開教室排隊,開學典禮要開始了,她回過頭來對我說,一直都是這樣有活力、自信。
    「劉詩雅,還有我。」我追上前去拉著詩雅,精神一振奮,不該沉悶於遊戲的不愉快。
    「去,這樣才是林心爵嘛,哪像剛剛要死不活。」我手一用力一扭,表示抱怨,不知何時欣悅也飄到我們身旁。
    我們就排著隊跟著隊伍來到禮堂,參加了讓我們想睡一點都無法振奮的開學典禮。


    回教室時,我瞥眼看到想想跑去找隔壁班的朱子學,看著一群男生,我才赫然發現李毅豪和許政淳也跟他同班。當然,陸欣悅的眼神也飄過去那,朱子學看了過來,李毅豪和許政淳也像發現什麼一樣望過來,我強拉了一下陸欣悅,陸欣悅還是那樣一般裝作無事,這樣一個舉動,到像是我被抓到一樣困窘。
    「欣悅,你喜歡他?」詩雅也發現了我的舉動,她沒有轉過去看他們,而是很有技巧性的用眼神比個方向。
    「好看呀,妳不覺的嘛?」欣悅俏皮的勾上詩雅的肩膀。
    「太白。」
    「好爛的理由。」我努一努嘴。對於黑皮膚的詩雅而言,太白的男生不僅讓他們沒好感,更會增加女生的負擔感。
    「你覺得帥喔?」詩雅挑眉我。
    「能看。」實話實說,畢竟人都喜歡美好的事物,姑且不論我根本不認識他,內在無法得知,以外表來說的確是還沒人可以比擬。
    「剛他後面那個黑一點的比較帥吧。」三人走回教室,等著老師,欣悅站在我們坐位邊。
    「可是,李毅豪還是很白。」我還是那樣嘴有點賤的回。李毅豪雖然沒有像朱子學那樣可和女生媲美的白皮膚,但是他的膚色在男生裡依舊不算黑,倒是有點曬過的淺麥色,看起來更健康。
    「心爵,欣悅,你們要學會看男人。」詩雅白眼我,拿出化學課本,往後靠翹著腿,環手交叉在胸前,一副過來人樣。
    「知道詩雅的男朋友很讚,我回去啦!」欣悅淘氣的戳了詩雅一本正經的樣子,逃回座位去了,老師這時也來了。
    化學老師是我們的班導,瘦瘦小小,跟詩雅有的比的黑皮膚,帶了一副細框眼鏡,精幹的短髮,以為是嚴苛的女老師,卻是一個很活潑逗趣,但不失原則。
    就這樣選了幹部,詩雅當了副班長,而我當了一個以為很輕鬆的學藝,等到學期完全開始我才知道不怎麼回事,欣悅則是無所事事。
    然後明明女生班,卻又很悲催的分到外掃區。因為我搭的校車總是很早到校,要打掃的外掃區工作就有我、欣悅和自行上下學的詩雅。
    我想補眠!早到校是為了要補眠,不是為了還要出去灑落葉。
    落葉!落葉★!平時都看ID都自動叫落葉星習慣了,突然想到他對我倒是像大哥哥一樣關懷我,總是要我早睡注意身體。
    「想什麼?遊戲?」下課我跟詩雅在走廊邊吹風,我跟她說我玩遊戲的心得,遇到哪些人事物。當然,我沒將我對御宸囂的一些不悅講出,我想盡量表現的客觀一點,讓詩雅評語。
    「那個蕭雜某,也太嗆了吧,你這樣也惹到她。」不是告訴我怎樣挑好男人嗎?
    「那個蝦咪雪也太白目了吧,你說什麼,她去那個大幫。」我印像上次世界頻吵架,天空雪好像已經找了門路進了孤獨之巔,還被戰神殿的花問歸蝶稱做PS小姐。
    「PS小姐是什麼意思?」我將雙手往背後拉一拉肩問。
    「阿災,那不是網路用語,腐女爵妳應該比較懂吧!」詩雅也轉過來靠在圍牆上,目光看著教室裡。
    「photoshop!意思是照片都是經過PS處理過的,正不是真的正!」欣悅從教室輕快的出來,各給我和詩雅塞了一顆糖,隔壁班的許政淳和李毅豪這時也走出教室。
     許政淳似乎不是很喜歡我,我眼神一會的跟李毅豪打招呼,欣悅直接走上去各給他們一顆糖果。
    「本想晚上給,怕天氣熱化掉。」欣悅說著也拆著自己手上的糖果,往嘴裡一丟。許政淳的臉色緩和了下來,李毅豪淺淺一笑道謝。手上拿一疊紙向我們走過來。
    「你們認識?」詩雅在我耳邊低語。
    「同班補習班。」
    「心爵,喏,Emily的作業,妳那次最後一天沒拿到就跑了。」李毅豪微微皺眉,好像我不是個認真的學生急著趕回家。
    那個Emily真的是作業很多!
    「謝了……。」如果像欣悅那樣俏皮裝無辜,總是能逢凶化吉,但我學不來,我只能無奈的跟李毅豪道謝,我這洩氣的樣子反讓他輕輕一笑,那個聲音離我很近,微微的敲打著心。
    「欣悅,妳也不幫我拿。」拿過講義,順便問了一聲欣悅,原本正跟許政淳聊糖果從日本來的欣悅驚呼一聲。
    我就知道!一拿到作業一定馬上跑去一樓門口堵著看朱子學,正談論愉快的許政淳像個孩子似的瞇眼瞪我。
    「抱歉啦,心爵~」撒嬌一出,誰比欣悅。
    「她自己忘記。」連詩雅也不幫我,冷冷說回了欣悅,順便打量李毅豪。
    周一就這樣結束,沒補習的我回到家便開始忙作業,高中真的不是混的!
    周二我這學藝股長就要開始忙碌,每節課都要記錄老師的上課進度,找老師簽名,問各科老師作業,最後一節還要在黑板上幫同學整理,相比之下副班長只要負責點名多輕鬆!外掃區的落葉數量不是挺多的,不過卻有日漸增加的趨勢,應該是因為夏末秋初的緣故。晚上的補習還是一樣,還好李毅豪有幫我拿作業,逃過了Emily的責罰。
    周三晚上等了一些更新,等待的時間洗個澡吃個飯,順便完成了作業,用到好已經是八點多快九點了。


    登入。
    落葉★悄悄對你說:星爵,幾日不見
    微笑,第一時間問安的人總是他,在獨步天下我一向低調,裝備也不強,等級也不高,於是對於那些少數的朋友格外重視。
    你對 落葉★說:剛開學,超忙的!
    落葉★悄悄對你說:我知道,不過我以為妳會開即時通(圓臉:難過)
    你對 落葉★說:對呀,又是外掃區,又是學藝股長。
    落葉★悄悄對你說:大學不用打掃的
    你對 落葉★說:我每天都要掃「落葉」,不留情面的掃掉!
    落葉★悄悄對你說:嗚嗚嗚……星爵好狠(圓臉:大哭大哭大哭)
    你對 落葉★說:好說(圓臉:酷)
    對話的同時,開了好友欄,暄之昊不在,納塔莉和御宸囂也都在,不過看不到御宸囂的位置,據說這樣是在副本。
    ☆爵:嗨,大家
    夏雙雙:安安,星爵
    泡泡糖的甜蜜:安安
    乂北瑤乂:(圓臉:親吻)星爵
    這個幫頻有點冷清,這種時間不是大家應該都在嗎?而且落葉★也沒有在幫頻回我,有點不對勁。
    落葉★悄悄對你說:星爵,可以來城北嘛?
    你對 落葉★說:好
    疑惑著,從禹王鼎傳回去城北。這時落葉★組了我,讓我方便找他。
    秋天族
    落葉★頭上的幫派已經不是獨步天下,而是秋天族三字,我正疑惑出現了叩叩聲。
    好奇要交易什麼,落葉★給了我整套的蝴蝶吊帶上衣。我拒絕了,不明所以。
    落葉★:送妳(圓臉:害羞)
    為什麼?我在心中納悶。
    ☆爵:無緣無故送我東西,很奇怪
    落葉★:那個結婚系統今天開放了
    結婚系統,這樣我便懂了,莫非落葉★想要找我當網婆。雖然不討厭落葉★,可是對於網公網婆這樣的身分感到憋扭。
    麗茲:御塵囂,你幫她的妖精刷六軍是要怎樣?她毛不是已經做了子牙!
    御宸囂:娃兒想弄~
    麗茲:我要刷時,你怎不來幫我
    御宸囂:那時忙~
    麗茲:忙?該不會等等我就在世頻看到你們結婚了吧
    御宸囂:妳說呢~
    麗茲:納塔莉根本就是幌子吧
    御宸囂:一直都是~
     幌子!你為了想保護誰的幌子!戀娃兒……。
    一個可以跟你併肩上副本,燒怪練等的人,我驕傲的笑了,林心爵有她的骨氣。
    ☆爵說:結婚系統?
    落葉★:星爵,可以當我的網婆嘛?
    但是,我對落葉★只是朋友的感覺。
    ☆爵:我不談虛擬感情
    落葉★靜默了一會
    落葉★:沒關係,就當線上的朋友,只是可以一起出團解任。
    ☆爵:好
    落葉★再次交易的身上那套時裝,染的偏綠色,後來從其他人知道那是靛青色。
    落葉★:我看你人物是綠眼珠,而且我叫落葉也是綠的(圓臉:害羞)
    我第一次仔細端詳落葉★的人物設定。頭髮和眼睛都是深綠色的配色,不過眼睛明亮圓大,身上也穿了一套綠色系列的遊俠裝。真是綠油油的一片,只是落葉不都是偏橘了才叫落葉嘛?
    落葉★:現在去結嘛?
    ☆爵說:你先跟我說你怎退幫了
    落葉★:一直被殺,只好退了,打不贏,也升不了等,Q-TA連副幫主都不當了,讓西界丟給御宸囂。
    ☆爵說:還有誰退?
    落葉★:不清楚,低等的退不少,大的要嘛就窩副本,不然就很少上,   這幾天氣氛超級低迷,我今天一更新完就退了。
    ☆爵說:原來如此
    落葉★:妳也要退嘛?上次不是也被殺,還因為這樣被麗茲拿來吵。
    ☆爵說:就那次,暫時沒有,反正也不常上。
    落葉★:走吧,星爵,城西。
    落葉 邀請您與他相依相偎,是否同意?
    猶豫,但如果把他當作遊戲,何須彆扭?
    落葉★拍著鉛華的翅膀往城西飛去。
    交易了結婚物品,很好奇完美的結婚系統到底是怎樣?
    系統公告:落葉★ 和 ☆爵 結為了夫妻。祝願這一對新人永結同心,白頭偕老。
    世界頻道!
    結婚不是私事嘛,有必要上世界頻道召告天下嘛!
    暄之昊 已上線
    暄之昊:恭喜爵(圓臉:花花花)
    夏雙雙:恭喜兩顆星相遇(圓臉:愛心)
    乂北瑤乂:落葉你好好照顧人家喔(圓臉:親吻)星爵
    乂南楓乂:果然是兩顆星勝利!
    麗茲:恭喜喔
    戀娃兒:恭喜妳喔,囂的幫友(圓臉:可愛)
    庫特:哇嗚,恭喜ㄋㄟ
    麗茲是因為確定我不在競爭名額所以才恭喜嘛?
    戀娃兒為什麼要再多加那句話
    左等右等,我在等什麼?
    御宸囂:恭喜
    好冷好冷,宛如冰窖,恍如寒冬冷冽,揪著我的心,我根本沒時間注意其他人的問話。
    但已經沒有回頭的餘地了。
    落葉★:謝謝大家的祝福,星爵老婆(圓臉:親吻親吻)
    老婆?我還沒習慣這個詞,我還在習慣落葉★的老婆這排字,這就是人妻的象徵?
    我離開月老區,人群中我有看到暄之昊、夏雙雙、乂北瑤乂等幫友,而戀娃兒人物貼著御宸囂,旁邊還有庫特等孤獨之巔的人,我到倉庫旁邊拉了一個喇叭。
    ☆爵:謝謝你^^落葉老公
    頭都洗下去了,還能怎樣?既來之,則安之。
    我選擇我的,一如御宸囂也選了他的。
    當我跑回落葉★身邊,御宸囂已經抱著戀娃兒。
    不能表現出來,但是我總是可以在電腦前難過吧!儘管我在完美上表現的多麼幸福!
    我開始慶幸,還好這只是網路,沒有人看的到我的心痛;但因為是網路,我迷失了我本身的自傲和勇敢?
    麗茲:御宸囂,妳抱她是什麼意思?
    御宸囂:我缺真
    麗茲:戀娃兒,御宸囂是妳的嘛,一直巴黏著
    戀娃兒:囂不是我的壓,他缺真……
    麗茲:是嘛,還是妳根本喜歡裝作無辜,想讓御宸囂喜歡妳
    御宸囂:適可而止,不要惹我!
    御宸囂在幫頻說,顯然他已經到達極限,要不是看在一起練等的份上,一起解任的份上,他實在受夠自己被當成物品。
    麗茲:你心疼了?
   御宸囂:對,妳高興沒?
    不要強求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我和落葉★來到了雲夢村附近解任,他已經80等了,而我才60幾等,不過他幫打會更快。
泡泡糖的甜蜜加入了隊伍
    正也在附近解任的泡泡糖的甜蜜被落葉★組近來,一起解任。
    泡泡糖的甜蜜:妳好 原來你們也在這附近
    落葉★:一起解比較快
    多個人也好,正可以化解我跟落葉★獨處的尷尬。
    泡泡糖的甜蜜:要小心,上次昊和雙就被殺死在這
    落葉★:蛤 真假
    泡泡糖的甜蜜:對呀
    泡泡糖的甜蜜聽說是輕裝毛,就算入組也不幫我和落葉★加那些彩虹圈圈。
麗茲 已經離開本幫派
    !!!離幫了,這時候我應該跳起來喊萬歲嘛?
    但我心裡卻反而不這麼想,她是喜歡御宸囂到無法接受御宸囂對其他人好而大吵;而我則是喜歡還佯裝無這回事,打著幫友的名號,打著朋友的身分。
    戀娃兒,妳是個幸運兒!
    泡泡糖的甜蜜:離幫了
    落葉★:誰呀
    泡泡糖的甜蜜:麗茲
    落葉★:為什麼
    泡泡糖的甜蜜不爽副幫主吧
    落葉★:御宸囂的作風是有點隨興
    夏雙雙:呵呵
    暄之昊:囂?
    乂北瑤乂:退就退,不差她
    御宸囂:對,要殺我也不怕她
    乂北瑤乂:娃兒呢
    御宸囂:她不會去殺她,娃兒有孤獨,麗茲退了這,總還得顧忌庫特他們
    原來,妳對戀娃兒的保護早就算好好了;如果哪天退幫的人是我,有誰會幫我爭一口氣?
    這個網公?
你已被 殘羽殺死了
    龍沙:(圓臉:大笑大笑大笑)新娘子死了
    殘羽:新郎好嫩,還帶小三一起
    小三?泡泡糖的甜蜜也莫名中槍。我們三個就被這兩隻百等法師打死。又死了,還拖累離幫的落葉★。
    落葉★:都離幫了還殺?
    龍沙:你大老婆小老婆都死了你不死對不起他們呀
    殘羽:嫩就別說話
    暄之昊 悄悄對你說:爵?
    你對暄之昊 說:別來!
    正要回城,我看到乂北瑤乂、乂南楓乂還有御宸囂,御宸囂來勢洶洶,氣氛肅殺。三個人都加好狀態甚至有武俠和妖精的狀態,我就躺在地上準備看戲。
    御宸囂一來就集暈殘羽,今天他的攻擊十分凌厲。龍沙封印乂北瑤乂,乂南楓衝上去咬他,龍殺專心打乂北瑤乂。
    乂南楓乂:睡他先殺殘羽
    御宸囂:不用~
    因為殘羽已經跟我一樣躺在地上,他的屍體馬上消失,御宸囂就轉頭打龍沙,三隻圍毆,龍沙也很快就死了。
    三個人在空中待了一會,確定他們不會再來,乂北瑤乂幫我們一個一個救起來。
    暄之昊:沒出去了,傳走了。
    泡泡糖的甜蜜:落葉,帶我回去買水。
    落葉★:星爵?
    ☆爵:沒關係,沒騎寵很慢
    芒跑就很短腿了,何況是羽靈,我也沒在忌諱什麼。我放了一個羽之守護,我也想回雲夢村修裝,買弓箭。
    御宸囂 邀請您與他相依相偎,是否同意?
    我沒有任何一絲猶豫。
    等回到雲夢村,我就看到暄之昊和夏雙雙在那,應該是因為等低所以幫加狀態,而麗茲和戀娃兒也在那,估計上看到世頻,從御宸囂的好友找來的。
    落葉★:星爵,妳給他抱?
    ☆爵:不然呢,你能抱兩人?
    落葉★:我不知道你也要回來,下次妳早說我就抱妳回來了。
    ☆爵:沒差啦
    落葉★:喔
    泡泡糖的甜蜜:星爵,妳老公這樣會不開心!
    很好!到底是誰先叫我老公抱她回去的?還在這興師問罪?
    剛被殺沒火,落葉★問我也沒火,這下子就真的火了。
    麗茲:妳以為妳特別?
    我沒意會這句話是對誰說,戀娃兒的人物就這樣傳走了。
    泡泡糖的甜蜜:副幫主,你以後不要亂報人家老婆比較好
    御宸囂:別多想~
    別多想是跟我說還是落葉★?
    乂北瑤乂:爽就殺繼續這樣我們人會越來越少(圓臉:皺眉)
    御宸囂:不生氣?
    ☆爵:有,但不是因為被殺
    御宸囂:那以後叫妳公抱妳,我就不會順便抱妳回村了
    誤會了……。但我不想解釋!
    乂南楓乂:囂,麗茲被庫特加進去孤獨之巔了
    御宸囂:知道了,你們有機會跟西界說一下
    泡泡糖的甜蜜:可以請那些高等的大神不要再殺我們了嗎(圓臉:求求求)
    御宸囂:當等級的差別結束後,所謂的大神就不再只是高等,而是看誰的裝能殺的死誰!
    當那群打著等高虐殺低等玩家時,你輕嘲、蓄勢待發,一如往常,輕鬆而自在,卻充滿無比的自信。




是我太驕傲以為妳也會喜歡我,卻失算。
麗茲的咆嘯將這一切推至頂點的暴怒,在妳心中我一直都是一個有著不同距離的朋友?落葉★知道的總是比較多,甚至連暄之昊都比我了解妳,而我用著我平時的自信,以為妳也是跟戀娃兒一樣的之一,卻不知道妳究竟是驕傲還是真的從未感覺過我對妳的不同?
以為可以視而不見妳被殺,卻還是第一個衝到那邊,我以為第一個,暄之昊卻早在那沒出去。
暄之昊 悄悄對你說:囂,爵要我們別去
你對 暄之昊 說:你別去,他們等高,我去殺殺洩憤
暄之昊 悄悄對你說:洩憤……
我沒有回覆,只想殺死那兩個白目,意猶未盡。
究竟那個圓滑處事的落葉★哪裡好?成熟?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