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6
GP 92

RE:【心得】世界,是否完美

樓主 SL30274CT
【那時候我們都太年輕,太隨便對待這一切,稜角還未磨平,於是便傷了在乎的人。等到多年以後,才恍然大悟,如夢初醒,卻是自問:能挽回嗎?】


第九章:若即若離
   百貨公司周年慶川流不息,看著眼前一張一張卡刷過,大袋小袋的人潮,而我和詩雅則是跑東跑西的拿東西,這幾日很快便過去。結束時間,和詩雅一塊搭公車回家。
    「心爵,過幾日薪水就會入帳,妳再去查查看有沒有錯。」詩雅說著,聽得出來語氣十分疲累。
    這兩周除了平日去補習班,完美都沒上,即時通還是依約定開著,雖然不見得每天落葉★都會上線,但兩三天他總是會來上來陪我聊一下這幾天的近況,我想這個人還算挺朋友的,至少當妳勞累時,有一個人願意聽著。大幾歲的男孩子果然更懂安慰女孩子的心思。這是逃避嗎?御宸囂會問起我這幾日的去向嗎?窗外的街燈一個接著一個,飄起細雨,七夕情人節也快到了,心下漠然,我根本什麼也不是。
    「心爵,最近還是在玩遊戲嗎?」詩雅捏起一角豆沙包遞過來喂我,我張嘴去接。
    「這兩周沒玩,挺累的!」
    「身體要顧!好嗎?快開學了,到時候我們一定要打趴那一掛人。」詩雅燃起了熊熊鬥志。
    「沒錯,輸人不輸陣!」我繼續看著窗景,只是我自己都不清楚這句話到底是對詩雅還是御宸囂,總之他抱著戀娃兒的那抹得意很難揮去。
    
    即時通登入
    專屬落葉:星爵,今天比較晚,很累嗎?
    爵:對呀,最後一天了。
    專屬落葉:星爵,七夕過後,完美會加開一個新的系統,妳知道嗎?
    爵:不知道,這幾天都沒上,是什麼系統?
    專屬落葉:就是結婚系統。
    結婚?遊戲上的結婚到底有著什麼意義呢?
    爵:這幾天幫派都還好吧!
    專屬落葉:就一般般,不過納納有問妳去哪了。
    爵:你怎樣回她?
    專屬落葉:照實說。
    爵:那還有其他人問嗎?
    這是一個很沒有意義的問題,一個低等的芒果,在幫派存在感如此低,又有誰會掛念?只有我自己知道,渴望聽到誰的關懷。
    專屬落葉:沒人了,應該是因為星爵跟大家比較不熟。
    爵:那個系統結婚以後有什麼不一樣嗎?
    專屬落葉:就是變成誰誰誰的網公網婆吧!
    爵:知道了,星期三維修以後我在上去瞧瞧。我很累了,今天先休息了,晚安落葉^^  
    專屬落葉:好,星爵晚安。
    
    回到房間,將全身的力道撲進被中。
    若是神女有意襄王無夢,何須執意?既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何須在乎?
    御宸囂,你不是我第一個在線上認識的朋友,卻是讓我第一個在意的人;一個是高等看似擅長交際,而我在完美卻是低等朋友少的可憐;我們就像平行的兩條鐵軌,永不相交。
    翻個身,夜就這樣拉長。


    周三我還是沒上線,我特地等到周五下完課後,更新了完美才上了線。結婚系統在七夕情人節這幾週公佈,不過呢他卻要等到九月份才要開啟。究竟是節慶影響人,還是人去造就節慶。世頻上一字字山盟海誓、一句句海枯石爛,網戀卻讓這一切虛假,現實卻讓這一切幻滅,而在這的人們究竟找的是夢還是未來?
    ☆爵:嗨
    暄之昊 悄悄對你說:辛苦了,打工。
    你對 暄之昊 說:辛苦有代價,果然還是有人記得我
    暄之昊 悄悄對你說:妳有說過
    落葉★:星爵~~~終於不用只在即時通了(圓臉:害羞)
    納塔莉:姐姐 好久不見
    夏雙雙:爵最近有點少見到
    泡泡糖的甜蜜:妳好,我是新幫友
    ☆爵:妳好
    御宸囂:小爵,沒去慶祝~?
    ☆爵:慶祝什麼?
    御宸囂:情人節
    ☆爵:上來這慶祝。
    泡泡糖的甜蜜:跟誰呀?
    落葉★:是我叫星爵上來的啦,順便跟她說有結婚系統要開放。
    御宸囂:喔~
    那是一句意味深長的喔,但我卻不想解釋,沒必要。
    夏雙雙:大部分的人都去慶祝情人節了,這幾天人好少。
    ☆爵:那我想問有人可以幫我打29副本嘛?
    落葉★:++++++星爵
    夏雙雙:你猴急什麼?落葉= = +我爵
    暄之昊:爵+
    御宸囂:我和納
    泡泡糖的甜蜜:我也想去,我可以去嗎?
    落葉★:3芒……
    輕笑,多明顯。
    御宸囂:納去
    落葉★:星爵開組吧
    夏雙雙:昊檔?
    暄之昊:很明顯,原本以為可以有囂檔。
    納塔莉 已下線
    落葉★:納納?
    ☆爵:納?
    納塔莉小朋友生氣了?因為落葉針對他哥哥?其實從落葉★上次的抱怨中,多少都感覺的到他不喜歡御宸囂,而御宸囂對於落葉★之前過度關心納塔莉也有點反感。
    納塔莉 已上線
    納塔莉:29++
    29副本青衣塚,未滿30等不能用幻境之石,在蘭若寺的我不知道該如何進副本。
    落葉★:要從一樓打?
    暄之昊:爵和泡泡糖等不高,門口怪打他們痛。
    夏雙雙:那進去一樓等
    納塔莉:ok
    泡泡糖的甜蜜:請問要從哪進?
    納塔莉:落葉你教泡泡糖,我教小爵。
    落葉★:啊……
    夏雙雙:怪給我和昊清,放心啦,泡泡糖你加進幫的,當然要多帶人家呀!不然我教喔!
    暄之昊:納……可以嗎?
    納塔莉:我打過
    暄之昊:爵,那就讓納教妳喔~
    ☆爵:呵呵……
    可以不要嘛!不是打字慢,我現在意會了剛剛上下線的意思。看了下時間,現在打字快、要教我的人絕對是御宸囂。還有那聲小爵!
    納塔莉悄悄對你說:小爵~那聲呵呵是甚麼意思?
    你對納塔莉說:嗨……操作者
    納塔莉悄悄對你說:妳不覺得叫御宸囂更好嗎?
    你對納塔莉說:我怕錯頻,我有責任保護當事人的隱私!
    納塔莉悄悄對你說:小爵,妳有做虧心事嗎~
    你對納塔莉說:沒,打太多字累
    納塔莉悄悄對你說:很好,那就叫我囂^^
    ^^是瞎毀?為什麼雖然跟我是隨意的聊聊,我卻覺得背在冒冷汗,而且有種秋後算總帳的意思。
    納塔莉悄悄對你說:到蘭若寺來
    我到了蘭若寺,大家都在那。暄之昊騎寵停在那,我本能很順便的要搭便車去。
    泡泡糖的甜蜜:落葉帶我
    暄之昊:爵,我抱妳。
    納塔莉:小爵和我一起用跑的吧^^,不然我好可憐~
    暄之昊:好,爵可以嗎
    ☆爵:喔好,我順便記路
    暄之昊:那如果真的不行,納跟爵都要跟我說
    納塔莉:^^好
    夏雙雙:昊快來,我家的太陽在清怪了。
    ☆爵就這樣很認份的跟著納塔莉跳出蘭若寺,往那個蓋在路邊的副本門口。然後就跟著納塔莉穿過副本門口,來到了他們說的一樓—英雄塚。
    暄之昊(武俠67男)、夏雙雙(妖精68)、落葉★(羽芒62男)、納塔莉(羽靈65女)、泡泡糖的甜蜜(羽靈40女)和☆爵(羽芒29女)。
    暄之昊果然還是慢升,夏雙雙和落葉★都趕上她,不過最變態莫過於兩周前才35等的納塔莉,御宸囂練等果然效率好!
    落葉★:納納,妳升好快= =
    納塔莉:^^
    御宸囂開的是毛,因此他不適合指揮副本的角色,而夏雙雙除了自己的29打過是第2次來打,跟落葉★一樣不認路,還好檔怪的暄之昊方向感不錯。
    ☆爵:有點像古墓奇兵或者神鬼傳奇那種,跑到人家墓碑裡
    暄之昊:爵形容貼切(圓臉:偷笑)
    夏雙雙:糖,幫補大家,不然納一人很累
    泡泡糖的甜蜜:可是我是輕裝
    現在開始,御宸囂不再跟我密頻了,他很認真開始補大家,一會降彩虹的群體光,一會紫光白光在衝怪的暄之昊身上。
    落葉★:毒好痛!毛解!
    接著,我也被一隻香菇頭毒怪鬼塚行屍下毒,我知道御宸囂很辛苦,認分的馬上喝水,他卻馬上幫我把毒的狀態弄掉,我的血不在跳。可是落葉★就這樣跳到死,我開始懷疑,御宸囂一定是故意的,因為明明落葉★比我還早失血。
    落葉★:……
    納塔莉:對不起……糖姐姐妳幫我顧落葉好嗎?不然我太弱,顧不來……(圓臉:難過)
    窘線,御宸囂學納塔莉小朋友學的臉不紅氣不喘的,大家都沒發覺不一樣嗎?
    泡泡糖的甜蜜:補他就好?
    落葉★:糖,我的生命在你手上了。
    暄之昊:就這樣吧
    夏雙雙:呵呵
    落葉★被納塔莉救了起來,暄之昊確定大家準備好以後,繼續帶大家在蜿蜒的英雄塚,大家在一條走到停下來。
    暄之昊:等等我衝時候,會上去暈怪,大家直接衝進光圈,ok嘛?
    眾人回覆後,納塔莉馬上放了盾,並且不斷白光御宸囂,而我也保險的放了翼盾。

青衣塚
    落葉★:打很快,星爵接鐵血令
    我衝上前去接另,不過暄之昊和夏雙雙卻做了很奇怪得事情。兩個人的名字都變成粉紅色,夏雙雙和暄之昊的武器不斷的在砍我接令的石碑。
    你對 納塔莉說:他們在做甚麼?
    納塔莉 悄悄對你說:集真,等等打怪有些技能才可以放~
    集真?原來打石碑也可以。正想上前去。
    納塔莉 悄悄對你說:不過要30等以後才可以~calt點npc,出現劍時,就再按一次就可以了。
    你對 納塔莉說:30等……好,到時候我來測試。
    納塔莉 悄悄對你說:剛剛那個副本傳點把真元都洗掉了。
    暄之昊:好了。等一下那個燈會爆炸,總而言之爵、納和糖都盡量遠點。
    ☆爵:嗯嗯,有昊在前面,很放心
    真的,這一路29的帶領,如果不是泡泡糖那句很奇怪的輕裝,一切都挺順的。
    夏雙雙:落葉別再趴一次爵的副本(圓臉:陰險的笑)
    落葉★:那就噴金吧
    夏雙雙:邪鬼挺不錯的,有減唱
    泡泡糖的甜蜜:真的嗎?
    納塔莉:昊走吧
    御宸囂其實補的挺順的,暄之昊對她也很放心,兩個人的默契都很好。到了交叉路口,一夥人要打死守衛,聽說這樣王才會出現。好久以後,這間房間的守衛應該不會再有人前來泡茶了。
    比起19副本,29副本短又無趣。終於我們看到青衣子在看台上走來走去,前面一群將軍遺骨。
    暄之昊:我會上去暈,這會範圍,大家都遠攻,遠打不然噴到會痛。
    泡泡糖的甜蜜:都來過了,不用再解說了。
    夏雙雙:……
    暄之昊再次衝鋒陷陣,一上去金色的獅子唬住了所有怪。那個獅子就像小時候看數碼寶貝獅子獸的獸王拳一樣,會出現獅子的頭,霸氣十足!
    最後就是王了。
    大家照著暄之昊指揮上前,不過泡泡糖的甜蜜也在打怪,相較之下,納塔莉就很認真不停補暄之昊。這時,暄之昊放了一招兩條火龍纏繞,交叉圈著王的景象,好酷!
    ☆爵:好帥!
    暄之昊:天火(圓臉:偷笑)
    原本青衣子打暄之昊,幾秒以後,王轉了方向朝落葉★衝去。
    夏雙雙:ot了,落葉!!
    落葉★的血條驟降,比打19時還快還痛,幾下以後他就再度躺地。
    落葉★:……為什麼= =我又死了
    夏雙雙:沒有毛補嘛
    納塔莉:我再補昊
    泡泡糖的甜蜜:我不知道會ot呀
    暄之昊:糖妳救他,納還在補我
    泡泡糖的甜蜜:嗯
    ☆爵:這代表王會噴金嘛
    落葉★:臭星爵><
    夏雙雙:希望
    青衣子已經將專注力全心全意放在暄之昊身上,王終於死在台階上。
    原本以為只是一些金幣,紅藍水,暄之昊很仔細的一個一個撿起來。
    落葉★ 獲得 鑄具:邪鬼戒指
    落葉★:這值錢嘛(圓臉:得意)
    夏雙雙:很好,好不好?芒吸到又沒用……
    納塔莉:沒事我離隊啦~感謝大家^^
    ☆爵:謝謝大家
    
    大家就這樣一一離隊,而我又被留在裡面。
    暄之昊(武俠)邀請你加入隊伍,物品模式是隨機分配,你同意加入該隊伍嗎?
    納塔莉(羽靈)邀請你加入隊伍,物品模式是隨機分配,你同意加入該隊伍嗎?
    = =請問可以同時有兩個人邀請的嗎?
    心裡對於御宸囂還是有些疙瘩,那句話:小爵,從來沒人敢拒絕我~
    對不起,我有時很反骨,尤其是戀娃兒出現以後。
    於是我確定了暄之昊的邀請。
    納塔莉 悄悄對你說:有倒數了?
    你對 納塔莉 說:有了,謝謝你
    納塔莉 悄悄對你說:落葉★?
    你對 納塔莉 說:不是,怎麼了?
    納塔莉 悄悄對你說:沒事,我累了,晚安~
    納塔莉 已下線
    御宸囂 已下線
    ☆爵:昊,謝謝你
    暄之昊:小事,快開學了,加油!
    ☆爵:會的,那我先離隊了
    暄之昊:嗯嗯
    御宸囂回完那句話便快速下線了,心裡卻悶悶的。
    回完29副本相關任務後,我便30等了,藍色的ID變成了白色的,我還沒有意識到這是血腥時刻來臨的前兆。


    一樣是週六,再一周就要開學了,落葉★所謂的結婚系統也要開啟了,真的很好奇到時候這會讓這個遊戲有什麼變化?一切是否會像現實一樣,上演著甜蜜結婚、吵鬧外遇、冷淡離婚呢?不過我的疑惑對於現實是情侶的東西南北四人應該不是問題。
    庫特:恭喜麗茲破百等!
    戀娃兒:麗茲恭喜
    乂西界乂:恭喜麗
    乂東兒乂:恭喜麗麗(圓臉:吻)
    段法:恭喜
    御宸囂:恭喜~
    眾人恭喜破百等的世界頻中還有幫頻其他幫員的祝賀,不過麗茲依舊沉默。接著韋小寶不斷大喊麗茲獲得無畏輝章,大概連刷了10次。
    韋小寶大聲喊道:據江湖可靠傳言,麗茲 剛剛得到了"子牙".
    乂西界乂:子牙?
    乂東兒乂:對
    依舊是許多人的恭喜,有認識的、有想出風頭的還有鬧場的,但是幫主他們的反應卻有種說不出的異常。
    麗茲:感謝孤獨之巔的朋友幫忙(圓臉:吻吻吻)
    龍沙:呦呦,獨步的跟孤獨不錯喔
    卍殺殺殺卍:戰神的可憐囉
    麗茲:現在是怎樣
    龍沙:麗茲呦呦,你家幫主沒叫你乖乖安靜嘛,人家孤獨都沒說話,獨步說啥
    花問蝶歸:關我們戰神什麼事情?
    頂著獨步天下,不過這項榮耀卻是跟別幫的一起努力分享,麗茲到底為何要待在這裡?一群人便在世頻上吵嘴,麗茲火爆的個性也在世頻吵了起來,約莫30分鐘過後,終於安靜了下來。   
    麗茲:囂,你在哪?要看武器嗎?
    御宸囂:看過娃兒的了~  
    麗茲:我的+5,她才+3,陪我決鬥看看
    御宸囂:這麼快?那你加油~
    麗茲:上次戀娃兒要你去你就去,我要你來你就不來,是怎樣?
    御宸囂:娃兒是娃兒,妳是妳,你才想怎樣
    麗茲:一下納塔莉、一下又跟戀娃兒,我是妳要解任才找的嗎
    御宸囂:搞清楚,是妳找我
寧靜……


     在鏡湖居旁邊我安靜的解任,看著幫頻的爭吵,顯然沒有人介入,這到底是好是壞?看到安靜下來,戰線應該已經牽扯到了密頻去,據說麗茲很常找御宸囂吵架。毒怪對我的傷害特別痛,於是我實在不能太分心。
    上次戀娃兒要你去你就去
    上次戀娃兒要你去你就去
    上次戀娃兒要你去你就去
    那個戀娃兒看起來很會嬌羞得人疼,我想男生都喜歡這種。
    拿起弓正要打下一隻怪,☆爵身旁突然出現藍色的水柱包圍。
你已被 殘羽 殺死了
    !!!死了,哪隻怪這麼強秒殺我,我特別注意除了在路上走來走去被動的游蕩恐獸,其他都是小怪呀。
    ☆爵:我被殘羽殺死了,為什麼?
    我習慣性直接爬起回到城內。☆爵人物回到鏡湖居傳送師前,然後我就看到另一個人頭上淡紅色寫著—殘羽,跟我站在同一個點。
    ☆爵:而且他現在在城內
    到這一刻我都還沒意識到我是被玩家殺了,因為我根本不知道玩家可以殺玩家。
    乂西界乂:你遇到白木
    我還是不解那個白木是另一種代稱,就像黨、毛、OT……等。還是真的那種白目的錯字。
    ☆爵:什麼是白木?
    乂西界乂:白目= =,就是妳被殺了
    ☆爵:玩家也可以殺人?
    乂西界乂:對
    那為什麼我以前都沒遇過,安全的一直到了30等。
    殘羽就跟我重疊,他是在那等我出去嗎?想在殺我一遍嗎?怒氣一升,我招誰惹誰了。殘羽的人物設定的很普通,白髮黑眼一看就是預設值,手上拿著金色法劍,頭上的幫派叫作--爽就殺。
    「……」我真的有點無言在電腦前。爽就殺是怎樣?其實生氣還好,有點小小錯愕。
    御宸囂:那個白目,我幫妳殺掉了,小爵~
    我剛剛打怪的方向就出現一隻青玉色頭髮的羽芒,血色的眼睛此刻充滿肅殺,但人物卻是不斷跳上跳下在我旁邊。
    慵懶的好像輕而易舉的小事,對我而言卻是爽快的報仇,心中小感動。
    ☆爵:御宸囂,謝謝你
    御宸囂:同幫的,應該的~
    下一句話,你很隨意回覆,我卻很認真的失望。
    以為是特別,原來並不是。
    御宸囂的人物不再跳上跳下,靜靜站在我旁邊,殘羽已經不見蹤影了。
    乂西界乂:哪幫的?
    御宸囂:爽就殺
    乂東兒乂:聽說是戰神的分幫
    Q-TA:怎說分幫?
    乂北瑤乂:很多人物都是戰神出去的。
    乂西界乂:不管跟戰神有沒有關,現在去問戰神一定撇清,沒意義。
    乂南楓乂:爽就殺沒人在管,最近到處亂殺人,大家要小心!
    Q-TA:裝好嗎?
    御宸囂:剛那個殘羽,金裝法師,等級高。
    ☆爵:顯然我今天很衰= =
    御宸囂(羽芒)邀請你加入隊伍,物品模式是隨機分配,你同意加入該隊伍嗎?
    如果妳還在CARE戀娃兒就遜掉了,因為眼前要緊就是趕緊請個保鑣解完任務。
    隊伍裡除了御宸囂還有納塔莉,不過一看納塔莉沒有跟我打招呼就知道又是一人多開。
    納塔莉:我芒果放在這吧,開毛跟你一塊解
    ☆爵:你弟他今天沒玩?
    納塔莉:在寫暑假作業
    ☆爵:御宸囂
    納塔莉:嗯?
    感覺得出來你心情不好,我是鼓起多大勇氣,踏出那一步。
    ☆爵:心情不好,可以跟我說
    納塔莉:那你呢被殺 不生氣?
    ☆爵:錯愕比較多,我不知道還可以殺人,不過你幫我殺回來了
    納塔莉:我不可能每次都在
    ☆爵:殘羽會去找你報仇嘛
    納塔莉:一定會   
    ☆爵:是我害的= =抱歉
    納塔莉:因為同幫,我幫你殺回,我有義務幫西界的幫派討回公道,不過小爵,因為是妳,所以我讓御宸囂在那繼續顧著,妳知道嗎
    ☆爵:那你何不直接開來
    納塔莉:小爵,你還不夠強
    我不知道開御宸囂或者是開納塔莉一起打怪,這跟夠不夠強有甚麼關係?




「笨蛋!當妳心軟敵人,把能傷人的刀口收回,就是幫助敵人,能將那銳利的刀鋒,更輕而易舉的刺進妳的心臟!」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