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5
GP 6

【短篇】戀愛在搞鬼

樓主 焦糖咖啡貓 XD7360
首先 先感謝你點進了這篇文唷^^"
這篇文是兩個人1起創作的...雖然 寫文章對我而言是痛苦的事...
腦袋裡只有1個念頭..好想打注音文!!!
不過 這篇文把2個作者在網路上所塑造的形象破壞的體無完膚....
這篇文只有牽扯到1點點的搞鬼..沒玩過的大致上也看的懂8??



學校的操場,汗水滴落在土地上,滲透到地底最深處。我只感到全身虛脫、雙腳無力,為了田徑隊的比賽,我不知道跑了幾圈的操場,冷酷無情的教練卻殘忍的摧殘我的雙腿。我心裡不知道把他罵了千遍萬遍,還是必須拖著疲累的雙腿繼續踐踏那殷紅的跑道。風,在耳邊呼嘯,夾雜著教練的吶喊,只聽的我心煩氣燥。

當教練終於停止折磨我那可憐的雙腳時,一名女孩朝我跑了過來,她跑的真慢……像蝸牛爬行一樣,她天生就不是運動的料。她是我認識了九年的知心好友──豬妹,自從她退出合唱團那天,她每天都會看我跑田徑,手邊不忘帶一瓶飲料,她真是個好人,從我認識她那天起,她就把我照顧的無微不至。

「焦糖!」她揮舞著手中的舒跑向我喊著,繼續用她那如烏龜跑步的速度行進著,緩慢又笨拙。

「豬妹!」我笑著接過她手中的舒跑,仰頭灌下,只感一股冰冷的寒氣從喉嚨竄下,直接通往五臟六腑,我連忙把嘴裡的舒跑盡數吐出,不忘連聲咒罵:

「靠!你知不知道我MC來,不能喝冰的呀?」

我好氣又好笑,看著豬妹慌慌張張的表情,我心中的氣頓時消了大半。豬妹就是這種人,笨笨呆呆的,有時候又會突然聰明起來,要說她遲鈍也說不太過去,說是靈敏也有點過頭,她常常在冷靜與暴力的邊緣遊走,需要多加提防。


「豬妹,還在玩楓谷嗎?」

她點了點頭,學著我的口吻說道:

「焦糖,還在玩搞鬼嗎?」

「當然,但是最近不怎麼想玩,妳知道的,外掛太多了……」


我家沒有電腦,因此我的搞鬼生涯大半都是在豬妹家渡過。我開著我的那隻四十七級小刺客分身,準備屠宰幾隻雞冠嗆。只見另一個刺客猛地衝了過來,把我那隻可憐的小雞冠嗆殺的體無完膚。


焦糖:「喂,搶怪別搶的太過份!」

阿齊:「有什麼關係?我想搶就搶,不想搶也要搶,干妳什麼事」

焦糖:「什麼!你以為我是好欺負的嗎?」


不久,我開了我那隻七十九級的刺客來準備「追殺」他,以我的PK技術,高我七級的人我也能夠贏他,說起來好像我有點自大,但是這可是不可抹滅的事實,更何況那傢伙的等級比我低?


阿齊:「再比一次!」

焦糖:「下次吧,你連輸我六場了……」


從今以後,我上線時第一個動作就是看看他有沒有在線上,這似乎變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每天晚上我總會花一個小時策劃明天要怎麼PK才會把他殺的慘兮兮的。那傢伙似乎在我心目中佔了很特殊的地位,感覺上沒有比豬妹還要知心,但是卻比豬妹更容易親近。

某天,我跟他繼續自相殘殺時,豬妹好像受到了某種程度的驚嚇,只見她臉色蒼白,瞠目結舌的看著我,她的下巴掉在地上足足有好幾分鐘之久。我正要問她發生了什麼事,只見她聲音顫抖的說:

「焦糖,你的表情好詭異。」

「怎說?」我的視線離開了搞鬼,看著豬妹那好像看到鬼的眼神──我覺得她的表情比我還要詭異百倍。

「我看過邪笑的焦糖、苦笑的焦糖、狂笑的焦糖,你怎麼笑我都看過,就是沒有看過你像現在這樣傻笑!」汗水從她的額角流下,沒入了她那烏黑的短髮,我只覺得她誇大其辭,是上竟然有這樣誇大其辭的人,真是前所未聞。

「你想太多了。」我不想理她,繼續跟阿齊廝殺,沒想到因為豬妹讓我大大的分心,害我被阿齊一刀砍死。

阿齊:「嘿嘿…我贏啦!」

只見阿齊的人物在冥珠城不停的跳上跳下,帶了十足的挑釁意味,奇怪的是我沒有半分的不甘心,反而有點不知從何處萌生出來的喜悅?我認為至少我應該在電腦前裝出一副憤怒的樣子,於是我用力一拍鍵盤,試著罵出一些不堪入耳的話。

「該死!」本來想練習髒話功力的我,卻只能吼出這兩個字,而且聲音內沒有半分怒意,卻包含著濃濃的喜悅。我只感到腦袋裡異常的混亂,我跟阿齊說了聲「我的網咖時間到了。」不等他回應,馬上離開了搞鬼。

我的理由掰的也真瞎……網咖時間到了,如果豬妹知道了,以後說不定會跟我說什麼「焦糖,一小時二十塊!」之類的話吧。不過我現在無心想這件事,我腦袋裡只想著那個傻蛋阿齊。


「豬妹,妳說,有可能在網路上愛上別人嗎?」我在豬妹家的門口這麼說著。

「有可能,但是,愛上的也許只是自己內心幻想的那個人而已吧……」豬妹望著地板發呆了好一會兒,似乎對它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我聳聳肩,隨即回去了我自己的家。


我對阿齊的感覺,是「戀愛」嗎……
我這輩子,從來沒有談過戀愛。
我的網公很多,光是搞鬼就有二十一個。
愛過的,有幾個?
當遇上戀愛的時候,還真是一發不可收拾……

說不定阿齊對我完全沒興趣。
說不定。
不,這是事實。
阿齊不是那種會把網戀放在心上的人。
那,當真的男女朋友行不行?
別傻了。

我躺在床上不停的自言自語,看看身旁的鬧鐘,已經凌晨三點啦?我的腦袋中猛地飄過一個成語──柔腸百轉,這好像挺適合用來形容我現在的情況。我看著鬧鐘,指針飛快的走動著,似乎到了五點多我才緩緩入睡。


第二天,跑田徑時,我完全心不在焉,我心裡只想著昨晚思考的那幾句話,對於教練的咆嘯完全不放在心上。事情發生的很突然,我的腳拌到了跑道上的一顆石頭,我依然不在意,只想著阿齊。


啊,該死,誰在跑道上放石頭?

嗯…好像要跌倒了,如果阿齊看到了我,會做何感想?

我想太多了……嗯,好像要摔下去了。

啊,臉上濕濕熱熱的,好像流鼻血了。

咦?我的腳不聽使喚,是脫臼了嗎?


我的鼻子不停的流血,但是我感覺不到疼痛。我只見豬妹慌慌張張的拿出衛生紙,一個籃球隊的帥哥急急忙忙的跑來,教練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我立即不醒人事,只想好好的睡一覺。

我醒來時,發現自己正趴在一個人的背上,那不是豬妹,豬妹沒有那麼高。那不是教練,教練是一隻大肥豬。


「請問…你是?」我說這句話時有點怪腔怪調,因為鼻子裡塞滿了衛生紙,豬妹那傢伙,竟然那麼粗魯的塞了一堆衛生紙在我鼻孔裡,我一定要找她算帳!

「不要說話,不要把衛生紙拿出來。」我正在死命的想要把衛生紙拔出來,聽到他說的話卻不得不停止動作。那個人想必就是那個籃球隊的帥哥,我對他並不瞭解,只知道全年級的女生大半都對他有意思,他卻成天被我拿來做跑完田徑後的消遣──看帥哥,他在我心目中只不過是一株觀賞植物而已。


「這位同學腳脫臼了……」肥肥白白的護士阿姨這麼說著,一面用她的肥手不停的朝我的對腿比畫,我只感到痛不欲生。她忽然抓起我的斷腿,「喀啦」一聲伴隨著我的痛呼,斷腿瞬間接合了起來。我在這所學校活了這麼久,還不知道這位護士小姐會接骨…正是所謂的「人不可貌相」。

「焦糖,妳沒事吧?」豬妹看起來一副「天都快塌下來了,妳還那麼輕鬆」的表情,我卻心不在焉的繞了巴哈姆特各版的文創區一圈,又開了我的搞鬼,為的只是看阿齊一眼。

「我沒事,離開我十公尺遠。」一看到阿齊上線,我馬上對豬妹發出了「驅逐令」,接下來的事,我可不想讓她知道。


我用了搞鬼的「飛箭傳書」系統,遣散了我的網公團。只聽到豬妹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焦糖!你在幹嘛?」我馬上轉過身子。霹哩啪啦的罵出一大堆髒話。

「……你……十八代!……真是他媽……」

髒話還沒罵完,我內心頓時閃過一絲歉意。豬妹對我一向不錯,她在我背後偷看只是基於好朋友、好同學兼好鄰居的立場,再怎麼樣我都不應該用髒話轟她。畢竟這傢伙是出於好意,只是好意用錯地方而已。


「豬妹,抱歉。」

「焦糖,抱歉。」


我們兩個竟然在同一時間說出同一句話,這也是一種詭異的默契吧?我倆相視而笑,豬妹搬了張椅子坐在我身旁,準備看看這世紀性的一刻。我心跳的速度似乎到了極限,我深吸了一口氣,隨即舉起手在鍵盤上舞動著。


焦糖:「阿齊……」

阿齊:「?」

焦糖:「你可以當我公嗎?」

過了良久,似乎在這幾秒,我的呼吸也停止了,全身的血液似乎在同一時間凝結,接著是無止境的眼淚、衛生紙、安慰。


阿齊:「恐怕不行…我在現實中有喜歡的人了,我不能對她負心。」


我趴在鍵盤上痛哭,眼淚流進了鍵盤的縫隙,豬妹連忙拿了一團衛生紙塞在我手中,拍著我的背低聲安慰著我──我只感到,她真是個好女孩,雖然從小我們就不停的鬥嘴、鬥嘴、再鬥嘴,也常常打架,互相告訴對方的家長,但是豬妹是一直對我好的……雖然臉皮太嫩不好意思說出口,但是其實她是非常關心我的。這種默契,不用說出口,隨時就能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阿齊:「我傷了你嗎?」

焦糖:「沒有,你星期三下午有空嗎?我想見見你。」

阿齊:「可以啊,可是我住在××市,你呢?」

焦糖:「真巧!我也住在那,那我們在××路的××公園見面?」


依我現在的狀況是不可能打出那些字的,我依然趴上桌上痛哭。豬妹一把搶過我本來趴在上面哭的鍵盤,打出了這些字。


「焦糖?」她拍著我的背,低聲說著。

「怎?」我抬起頭,此時我的雙眼一定紅的很厲害吧……淚水模糊了我的視線,但我隱約見到豬妹也在哭,我正要開口,豬妹卻搶先一步說:

「焦糖,星期三下午,××路××公園,阿齊要跟你見面。」

「喔…可是,妳怎麼也哭了?」

「好朋友那麼傷心,我卻無能為力,哪有不哭的道理!?」

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情緒,抱著豬妹大哭起來。兩個女孩相擁而泣,心裡卻說不出的溫暖。如果可以的話,我要跟豬妹做一輩子的好朋友,不,三輩子都不夠……咱們以後天堂有路一起走,如果有人要下地獄,另一個也一起下去吧!想到這裡,我不禁破涕而笑。


「豬妹,妳哭起來真的很爆笑!」

「哪有?焦糖,妳哭起來才醜呢……」


星期三,下午一點,我跟豬妹躲在公園等待阿齊,豬妹小聲的在我耳邊說:「你幹嘛跟我一起躲在這裡?是你要約會可不是我要!」她往我背後一推,我立刻狼狽的跌在草地上,幸好阿齊還沒來,要不然可就糗爆了,我把衣服上的草清理乾淨,坐在公園的長椅上向豬妹擠眉弄眼。


「請問…你是焦糖嗎?」一個眉清目秀的帥哥走向了我,對我這麼說。我頓時感到腦筋一片空白──是的,那傢伙就是當我受傷的時候背我到保健室的那名帥哥。

「沒錯,你是阿齊嗎?」我試著掩飾聲音裡蘊藏的悲傷,卻因為極力的掩飾讓我的聲音變的更加哀傷。

「嗯,我……」

「既然你有了喜歡的人,我們的緣分就在今天結束吧。」我從長椅上站起,故作輕鬆的露出一臉笑容,緩緩的走向回家的路,我雖然臉上露出笑容,心卻在淌血。

「等等!」他急切的叫住我,我再也囚禁不了我的眼淚,我只能背向他,不讓他看到我正在哭泣,我終於知道「心如刀割」是什麼樣的感覺了。

「我竟然……不小心傷了我最愛的人。」

一聽到他說了這句話,我馬上轉過身撲在他的懷裡,心中滿滿的幸福早已取代了心痛的感覺,我只想好好的品嘗這種被愛跟愛人的感覺,在這一刻,我只認為……



我真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呀!



我跟阿齊成為男女朋友,實在是快樂到不行,唯一的缺憾是。我似乎成為全校女生的假想敵?算了算了,我跟阿齊開心就好。

「焦糖,要不要考慮換個遊戲玩?」阿齊喝著他的可樂,這麼跟我說著。

「我早就想換遊戲玩了,要不是因為我遇到你,我才不會繼續呆在搞鬼這麼久!」我「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在阿齊腋下搔癢,他也如法泡製,兩個人發出了不小的噪音,彷彿整個電影院都在不停的晃動。

「猴死囝仔!看電影可不可以別吵!」一個約六十歲的阿公轉過頭來低聲吼著,我跟阿齊只好努力的憋笑。

「完美世界?」阿齊小聲的說著。

「不要,我對完美世界的印象不是很好。」我嘟著嘴,完全不顧電影主角遇上了什麼危險。

「楓之谷呢?」

「不要,我玩過,無聊死了,楓谷只有巴哈文創區的文好。」一想到楓谷,我就感到乏味,要我重回那個遊戲我可是抵死不從。

「天使之戀?我覺得這款遊戲的名字跟你挺配的。」

「為什麼?」我百思不解的問著,天使之戀跟我根本是八竿子打不著嘛!

「因為妳是天使呀!」他狡黠的說著,隨即在我臉上一吻,我飛紅了臉吃吃傻笑,兩個人又鬧成一團,那個阿公好像也沒什麼心思管我們了。


我們約會回來已經是晚上七點的事,足足過了六個小時。豬妹問我到底跟阿齊去做了什麼,我只淡淡的回他一句:

「做你們小孩子不能做,十八禁的事!」

我跟阿齊做了男女朋友,我能唱著蔡依琳的「單身公害」來刺激豬妹,倒也是人生一大樂事,雖然豬妹好像受到了為數不小的創傷,但是卻增加了我那折磨人的欲望……

「沒人疼,沒人愛,小心單身是公害,小心寂寞對健康有害!」

我吐吐舌頭,開了我的天使之戀。


───────────────豬妹有話說

單身公害的歌詞……

http://www.kikikoko

OH乖 不能再戰敗 站起來 你還沒出皇牌 
戀愛這競賽 你要放手一博放得開
OH乖 你擅長被淘汰 后冠都派完你還在發呆
沒人靠過來 高貴別人會轉台 難怪在派對慘敗
沒人疼 沒人愛 小心單身是公害 優雅的在使壞 他才會離不開
沒人疼 沒人愛 小心單身是公害
小心寂寞對健康有害(明天才做誰的乖乖牌)
OH乖 你擅長被淘汰 他們情人都換到第幾代 你是反面教材 
周末夜愛卻留白 一再在舞會慘敗
不要怪身材要怪腦袋 你應該重新再倒帶
觀望的等待 怎麼會盛開
難怪讓愛 不痛不快

或許是酸葡萄心理作祟吧?我家焦糖跟她家阿齊抱在一起的時候,我的身體竟然做出了反射動作──轉過身做出嘔吐狀……

這篇文是我跟我家焦糖的合輯……說是一起創作,其實還是焦糖出的力比較多,不過,標點符號打全形跟分段對於她來說是一件痛苦不堪的事。



你的批評是我們的進步空間!你的建議句句都是金玉良言,若你認為文章還有什麼地方可以加強,不用猶豫,說出來吧!

───────────問卷調查

Q:如果滿分是十分,你願意給文章幾分呢?

A:

Q:請問你有寫文章嗎?如果有,請附上連結。

A:

Q:你認為文章還有什麼地方能改進呢?放心,吐槽吧!

A:

Q:請寫出你的心得……

A: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512 筆精華,04/2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