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32

【小說】「言情搞鬼傳」第七章:合作

樓主 sleepgodange sleepgodange
第七章 合作

月雷三人從冥珠城出發往清陰關的路途上,妖怪數量並不多,讓月雷跟薄雪覺得很奇怪,而龍月舞一樣單純樂天的在氣死雷凰中。

月雷對薄雪說出他心中的猜測。「薄雪,路上妖怪變少,我想可能是血狼將蛇腹窟的戒備加強了,這大概是附近的妖怪變少的原因吧。」

「既然如此,我們得加快腳步了」薄雪說完,馬上就施展輕功高速前往清陰關,丟下月雷跟龍月舞在她後面吃灰塵。

「真是個急性子,外表真看不出來…小舞不要扒在下的衣服,雷凰不冷,在下會冷的說,喂喂…,別拿蚯蚓放在在下的背上啦……哇哩勒,小舞妳從哪找來的蛆,等等、等等,不要啊--啊---。」月雷悽慘的哀嚎在清陰平原中回盪著。

約莫過了一個時辰,龍月舞總算玩累了在草地上睡覺,而月雷是被折磨的不成人形…因為…他怕蛆。

「老闆怎麼這樣折騰在下阿,丟了個知道我弱點的小女孩,擺明整在下嘛!」月雷把自己的衣服整理好,並把自己跟龍月舞的包袱背在背上綁好,然後就把龍月舞抱在懷裡,施展紫電疾走去追薄雪了。

這時薄雪已到了最具人氣的清陰關,人聲沸騰、人口眾多的清陰關,販賣的東西多到眼花撩亂,讓薄雪情不自禁的在百攤街流連忘返。(作者補充:百攤街,不是我故意打錯唷,我只是把搞鬼裡的擺攤處改個名字= =)

月雷因為抱著龍月舞跟背一堆包袱,即使施展紫電疾走,還是比薄雪慢了半個時辰才到,差點把他給累死。

「呼…呼…,總算到了,小舞醒醒,我們到清陰關了。」月雷溫和地把龍月舞叫醒,龍月舞則睡眼惺忪的撐開眼皮。

「嗯…,月大哥,我不是睡在草地上嗎?怎麼睡到你身上來了?難道我會夢遊?」龍月舞說話軟綿綿的,看來還是很想睡。

「是在下把小舞妳抱起來趕路的,我們到清陰關了,晚點找到妳說的邪小哥後,在下再帶妳去吃點心。」月雷知道龍月舞用利誘一定精神奕奕,而且屢試不爽。

「真的?那我們走吧!」果然龍月舞立刻從月雷身上跳下來,拉著…應該說拖著月雷走,月雷在心理暗暗叫苦:「小舞真是天生蠻力。」

月雷被龍月舞拖到百攤街,遠遠就看見薄雪癡癡地望著一樣精美的物體,換月雷拖著龍月舞靠近仔細一看。

「這不是紫水晶項鍊嗎?老闆多少錢…薄雪,麻煩妳帶小舞去買點心,在下可能會耽擱一下。」薄雪看見月雷跟老闆殺價殺的不亦樂乎,連1鬼幣都要爭個面紅耳赤,讓薄雪差點忘記要帶龍月舞去買點心,而向月雷請教殺價神功呢,卻不知自己本身的魅力,已經讓老闆準備跳樓大拍賣了。

薄雪一邊想一邊忙著幫龍月舞結帳,但突然看見龍月舞把一堆吃的丟到她身上,像箭一般的衝向一名男子身上,而且還像無尾熊似的緊抱著那名男子。

「邪小哥,小舞好想你喔,你好久都沒來看我了。」龍月舞端出那可憐兮兮的神情,讓夜邪差點招架不住。

「舞兒,小哥有些事情要處理,所以最近沒辦法…妳是誰?」夜邪親暱地摸摸龍月舞的頭,但抬頭一看見薄雪正看著他們,做出警戒的神情,就怕龍月舞受到波及,不過他白擔心了。

「你好,我叫薄雪,你是巨刀閻羅-夜邪吧?」薄雪露出一臉笑意,讓夜邪有點尷尬。

「我是,請問妳是…?」夜邪好奇地問。

「我叫薄雪,我跟另一位朋友奉龍林客棧的老闆委託照顧小舞的。」薄雪把在龍林客棧發生的事全部說給夜邪聽。

「血狼?他是我抓到的,我以為他已經被處死了,沒想到…唉…。」夜邪哀痛的神情讓龍月舞又要開始淹大水了。「嗚--,我想爹爹。」

「小舞,在下答應老闆一定會照顧妳到妳成親為止,妳放心吧,而且…在下幫妳買了小賴打蛋糕唷薄雪,這個送妳。」月雷剛跟老闆殺完價,看到龍月舞又要哭了,連忙祭出萬試萬靈的招數--利誘,再對薄雪說:「薄雪,這個送妳。」送給薄雪的是一個銀鍊加上紫水晶做的墜子所構成的項鍊,薄雪收到後心理高興的在灑花瓣,她也發現那紫水晶的顏色跟月雷的瞳色很像…也是她剛剛在看的項鍊。

「你是紫影?」夜邪立刻怒吼,心想老闆怎麼可以把龍月舞交給紫影,但龍月舞立刻高興到眼淚都溜的一乾二淨。「耶耶-,月大哥對我最好了。」立刻跳離夜邪的懷抱,蹦蹦跳跳的撲向月雷。

「乖,給妳。」月雷把小賴打蛋糕拿給龍月舞後,看向夜邪。「你是巨刀閻羅-夜邪吧,久仰大名,在下想請你幫個忙,不知…。」月雷話都還沒說完,就被夜邪打斷。「不幫,你是通緝犯,我是賞金獵人,我怎能幫你?你把舞兒交給我就行的,不送!」夜邪惡狠狠地看著月雷,不過月雷也不是嚇大的,這陣仗要是輸了他還有臉要混嗎?

「可惜老闆託在下照顧小舞,在下不能就這樣走了,況且我們請你幫忙,是要防止豬大長復活後的危害,還有殺了血狼為老闆報仇,如果你不幫,就算了,但是小舞在下要帶走,這是在下的責任。」月雷不慌不忙的說。

「舞兒你別想帶走,老闆的仇我自然會報,不用你們多管!」夜邪大吼著,但他看到龍月舞被他嚇到,躲在月雷跟薄雪的後面時,臉都氣歪了。

「邪小哥你好可怕喔。」龍月舞顫伶伶地用她那雙無辜的大眼看向夜邪。

「舞兒過來,別跟那個不是好人的人在一起,」夜邪氣急敗壞的想把龍月舞拉過來,但被月雷一手擋住。

「小舞,在下不是好人,妳的邪小哥不是壞人,那麼妳喜歡好人還是壞人?」越雷丟了個不著邊際的問題給龍月舞,讓薄雪跟夜邪目瞪口呆,兩人同時想:「這什麼爛問題啊?」

不料龍月舞還是回答月雷的問題。「我喜歡爹爹,爹爹不是好人,也不是壞人,是死人!」龍月舞振振有詞的一番話,讓三人倒在地上爬不起來,月雷跟薄雪是笑倒,夜邪則是氣倒。

「算了,那小舞…在下跟薄雪姐姐、邪小哥還有一起去去打倒殺掉妳爹爹的人好嗎?」月雷丟了個陷阱給龍月舞來拖夜邪下水,夜邪正想反駁時,龍月舞就已經點頭答應。「嗯嗯,好呀,邪小哥,你去嘛--。」龍月舞施展她最厲害的招式-撒嬌神功,那可愛嬌恬的語氣,當場就讓夜邪投降讓步。

「好,我去!」夜邪不甘不願的回答道。

「那就先休息個兩天再出發吧,可不能讓姑娘們太過勞累…那麼就住夜邪你家,在下記得你家算是清陰關中數一數二的豪宅。」月雷閒閒的提出意見,突然又想到什麼,邪邪的笑著補充。「當然囉,你是主人,我們是客人,吃你、住你、花你,也應該沒問題對吧?」夜邪聽到月雷說的,臉差點變的跟他的名字一樣,不過看到龍月舞那期待的眼神,只好讓步了。(夜=黑)

「好吧,跟我來吧。」夜邪認輸,因為月雷實在是太奸詐了,所以夜邪在心理壞壞的想著:「總有一天要整得你哭爹喊娘!不然我名字倒著寫。」

於是四人一同前往夜邪的住處-巨刀樓,這時龍月舞還在跟她的小賴打蛋糕奮戰呢。(作者補充:巨刀樓在搞鬼裡就是正派的那個房子啦 囧﹚

----- ̄▽ ̄分隔線-----_△_分隔線----- ̄▽ ̄分隔線----

各位看官金拍謝,在下常在深夜發文,因為在下最近因打球所以常在中下午睡覺,一覺起來就已經晚上了,才開始寫作,造成不便請原諒<(_._)>

感謝冥大、暗夜大、雯大以及其他搞鬼版的支持,在下會盡量把故事做個好的結局...

By the way,順便徵求這4人的配對讓在下參考,如果想讓孤家寡人的偷筆怪盜有個歸宿也可以講唷,要悲劇收場的也行,不過在下說真的不太會寫悲劇的說= =川

發文驗證密碼:3570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512 筆精華,04/2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