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32

【小說】「言情小說傳」第四章:出發

樓主 sleepgodange sleepgodange
第四章 出發

兩人在冥珠城門口見面後,薄雪差點認不出眼前的人。

「月!」薄雪這次被嚇的不輕。「你的瞳孔怎麼變成紫色了,之前不是黑色的嗎?還有你的頭髮…是銀長髮?」

「因為在下之前有做偽裝,雪…在下要跟妳說一件事。」難得月雷的語氣變得很嚴肅。「在下是一名通緝犯。」

「月你…是通緝犯?」這次薄雪嚇的嘴闔不攏了,兩人仍一路走到城外荒野處。

「小鳥跑進去囉。」月雷又調侃薄雪一番。

「你別笑我了,你做了什麼事會成為通緝犯啊?」薄雪也紅了一下的說,再問月雷。「是誤傷哪個官家子弟嗎?」

「不是,是…殺人、偷竊」月雷終於說出來了。「妳聽過紫影這個名字嗎?」月雷問薄雪,薄雪想了一會。

「嗯…他是官府通緝中的榜首,聽說也是個殘酷無情的劊子手…提他做什麼?」薄雪聽下來疑惑地問著。

「因為在下就是紫影。」月雷面無表情的對薄雪說。

「…」這次薄雪不是不說話,而是直挺挺的昏倒在地上。

「痾…我是不是太早說了呢?應該給她點習慣我的時間才對,不過拖的越久,越難說明吧,不對…我為啥那麼煩惱阿?」月雷喃喃自語的問著自己,手也不停歇,將薄雪從地上抱了起來,張望一下四周,確定沒有擾人的妖怪後,才將薄雪放在一個比較平坦的地方讓她歇著。

「你喜歡她,對吧?」雷凰又出聲了。

「嗯…,可能吧,當我聽到她叫我月的時候,心裡覺得很甜蜜,應該算是喜歡吧。」,雷凰立刻耍起白痴。「既然喜歡,就趕快睡了她呀!」

「我不想強迫她,我好喜歡看她臉紅的樣子,看到她哭,我的心也會刺痛,這種感覺很奇妙,也很深刻。」月雷當沒聽到雷凰的餿主意,繼續說出自個的心情。

雷凰很想賞他個衛生眼,可是他看不到…那就算囉!「那她醒來怎麼辦呢?聽到你的豐功偉業,她不從這跑到遠處躲著才怪哩!」雷凰嘆氣的說。

月雷也嘆氣。「走一步算一步囉,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繼續守在薄雪旁邊,不想再理雷凰那隻白痴鳥在叫囂。

過了沒多久,薄雪總算醒了,一看到月雷,立刻跳離3尺遠,彷彿看過鬼的樣子,令月雷很洩氣。「我長得明明不像豬大長呀,我也沒有獠牙,更不是三頭六臂,需要那麼怕我嗎?」

「可是…你殺了很多人耶!」薄雪忿恨的指控著。

月雷立刻跟薄雪分析。「有些人明明犯了錯,法網卻不能將他們制服,在下算是替天行道;偷竊的話,有的人賺的是黑心錢,在下把他們的財物偷出來施捨給窮苦人家,在下算是劫富濟貧,這樣也有錯嗎?」

薄雪歪頭想了一下。「的確,可是你怎麼會是…是紫影呢?」,講到這裡,薄雪還抖了一下。「真是太可怕了。」

「紫影是在下的姓,在下的名叫月雷,官府又不知道在下的名,這能怪在下啊?」月雷立刻抗議。

薄雪噗哧的笑了一下。「好啦,別生氣了。」,薄雪看了月雷一下。「說你是紫影,我還不敢相信呢!」

月雷意味深長的看了薄雪一眼。「希望妳看到在下在殺妖怪時,不要害怕。」

薄雪嗯了一聲,隨即想到。「聽說你的身上寄宿著一隻妖怪,是不是真的啊?」

「姑娘是在說我嗎?,還有我不是妖怪,我可是鳳凰族的一員勒。」雷凰有點不爽的回答薄雪。

「嚇!」薄雪又被嚇了一跳,月雷見狀開始狂笑。「哈---,雷凰,別嚇她了,她不知道你是我背上的紋身,你一出聲她會以為看到鬼…不,是聽到鬼啦!」

「這是怎麼一回事呀?」薄雪拍拍胸口,舒緩自個的情緒後,問著月雷。「他為什麼是你背上的紋身?」

「你去問他,我也不曉得他為什麼光明正大的龜在我的背上。」月雷的語氣似乎也不太高興。

「我哪知啊?我只知道我打破族長最愛的琉璃杯,又偷偷把族長的雷王珠給吃掉,被族長發現後,就被一腳從天上踹下來,踹的我七暈八素,我醒來就在你背上了。」雷凰侃侃而談他的”豐功偉業”。

月雷跟薄雪聽的傻在那邊,兩個人不約而同想著:「自找的嘛!」

雷凰突然不出聲,月雷首先感覺到妖氣,立刻把緋燄跟幻冰握在手上,低聲跟薄雪說:「妖怪來了。」,薄雪也立刻將腰際上的孔雀扇拿起來戒備著。

兩個紅衣小女孩慢慢的走過來,後面還跟著一位雙角天狗仙。「哈哈,看來又有食物上門了,又可以吃到飽啦。」天狗仙猖狂的笑著。

兩個紅衣小女孩也露出猙獰的臉。「那個小帥哥記得留給咱兩…啊-!」連話都還沒說完,已經被薄雪用冰凍大地給冰封住了。(誰規定一定要等話說完才開打的= =)

薄雪再施展一記火箭術將兩個不知死活的紅衣小女孩一同打成碎片,月雷也不多說立刻拔刀瞬間切入天狗仙的懷中,大喝:「燄冰擊!」將天狗仙一手一腳給砍斷,然後踩在腳下,並發出令人窒息的殺氣。

薄雪是不怕月雷那付帶著強烈殺氣的臉,因為她根本沒看到月雷怎麼動的,完全愣在那邊看月雷表演,所以也沒發現月雷那雙有點透明的紫眼,變的有點黯淡。

月雷瞪著天狗仙,輕輕地對天狗仙說:「你知道豬大長在哪嗎?不說在下也只好砍了你。」雖然是輕輕地說,但隱含的威脅不容小覷。

天狗仙痛的半死,但仍然聽見月雷的威脅。「我…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月雷懶得聽他的廢話,一刀劃向他的喉嚨,濺出溫熱的血花,讓天狗仙永遠的閉嘴。

薄雪又一臉白痴樣的張大小嘴,讓月雷看當險又笑出來,只是隱忍著,差點憋到內傷。「你的嘴巴連烏龜都爬的進去唷,薄雪。」快憋不住的月雷臉部嚴重抽筋中。

薄雪這次連耳根都紅了。「你剛剛怎怎麼切入他的懷中啊?」薄雪小小聲的問著。

「輕功好就行了呀,又不是說很困難的事。」月雷依然臉部抽筋中的說著,薄雪斜睨著眼看月雷,月雷連忙說:「好、好,在下說。」並心裡哀嚎的想:「這下真的會憋到內傷了。」

「哼!」見薄雪好像真的生氣了,月雷只好求饒。「這是在下的老爸教在下的,老爸說這套輕功叫做『紫電疾走』,要確實暗殺別人,掌握"剎那"是不可缺的,所以這招我學了好久,練到可以有如閃電般的快速移動才出師呢!妳就別生氣了。」

薄雪見月雷解釋的很誠懇,也不生氣了。「以後路上會遇到更多的妖怪吧?」,見月雷額首,薄雪哀怨的唸了幾句,又想了一會,提出了去龍林客棧問消息的意見。

「龍林客棧?」月雷立刻黑掉半張臉。

薄雪也看見月雷變了臉色。「有問題嗎?那邊去找線索是最快的吧?」

「是沒問題,不過…在下之前跟那邊的人起了爭執,打壞不少東西,怕老闆看到在下會昏倒。」,其實月雷之前去龍林客棧時,因看不過去有人喝酒醉亂打人,便出手教訓那個人一頓,結果打垮了半座龍林客棧,從此被老闆視為拒絕往來戶,打死都不讓他進去了。

薄雪也不好勉強月雷進去,便提出意見問月雷。「不然…我在裡面問線索,你在外面找其他的地方休息,我一問到線索就去找你,這樣好嗎?」

月雷心裡衡量了一下。「套消息去龍林客棧的確是最快的,不過那邊龍蛇混雜,但現在這種沒有任何線索的情況下,也只有這個辦法了。」,便同意了。

兩人就一路邊掛掉那些沒長眼的天狗仙及紅衣小女孩,邊往龍林客棧前進。

剎(ㄔㄚˋ)那(ㄋㄨㄛˊ):時間用詞,據說一個彈指等於六個剎那。

----- ̄▽ ̄分隔線-----_△_分隔線----- ̄▽ ̄分隔線----

第四章趕出來了----,因為有各位的支持 決定開始狂寫(喔拉喔拉-)

下一章預告,薄雪遇到危機,月雷如何解救?龍林客棧會被拆掉多少?

各位看官,猜猜看吧!

發文驗證密碼:8453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512 筆精華,04/2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