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7
GP 415

【小說】櫻花飛舞的季節  第一回:姊妹情深

樓主 檸檬〃香 hjoru3284


***************

出文章囉~ 這篇有點長,耐心看吧!

目前只用了三個人,香、武、冰。


對了!也請大家把自己喜歡的聖獸也寫上去。

謝謝各位啦!

***************

冥珠城外,出現一名身穿著鮮紅色和服,黑色長髮的一個女子,她帶著慢慢的朝著冥珠城逼近…

「名田瞧今天是你的死期…」女子手持圓扇一路上帶著怒氣前往冥珠城。

「決不放過你…」

女子狠狠的說出,周圍散佈了血紅色的櫻花,從天而降的美景,照理來說,應該很多人看的,不!應該說,連怪物都想看,不過…周圍的怪物,早已經躺在地下了,一動也不動…

終於女子走進冥珠城,她來到冥珠城的東邊,慢慢的接近名田瞧。

「名田瞧交出我爸媽的命來。」女子看到他,周圍的紅色櫻花越來越多…

名田瞧看見那名女子,立刻向屋子內使了個眼,裡面出現了一個男子,手持一把刀擋住名田瞧。

「來者何人,報上名來。」女子停了下來,她站在男子前方約十步的距離。

「武,受名田瞧的委託,除掉妳這魔女。」這個叫武的刀武,似乎被名田瞧給唬住。

「名田瞧跟你說了什麼?當年他為了錢,殺了我一家人,把我和我年幼的妹妹給帶走,想要我跟我妹妹當他兒媳婦?於是我一個人逃離了,留下我年幼的妹妹,現在!我要帶回我妹妹,以及…他的命!」語畢後,天空多出了好幾倍的紅色櫻花。

武收起了他的刀,他往旁邊走去…似乎是不想插手管這件事情,也不曉得為什麼。

「名田瞧大人,這是你自己的事情,保重。」他走到旁邊坐在石頭上,看這這幕的好戲。

「你、你收了錢,竟然……竟然……」名田瞧嚇到了,原以為找到了幫手,結果卻連幫手都不想裡他。

「錢?還你!」武把錢拿了出來,往名田瞧臉上砸去。

「既然人家都不想幫你,把你的命交出來吧!」女子把右手往旁邊甩出去,所有的紅色櫻花在天空中旋轉著。

「武!這紙傘拿去,撐起來。」我把身上的紙傘丟給武,他也識相的稱起傘來。

「不!妳要多少錢我都給妳,別殺我!」名田瞧跪在地上向我爬了過來。

「知道要死?才跪下來求我?」我一腳踩在他臉上,冷血的看著他。

「拜託妳,別殺我!」名田瞧哭著求情。

「當初,我爸媽跟你怎麼講的?你記得嗎?」我踢了他的臉。

「對、對不起,以後不敢了…」他嚇的全身發抖,也哭的滿臉都是淚。

「當年,我爸我媽也是哭著求你,要錢拿去留下活口,結果你怕我們去報官,把我爸媽都給殺了,還把我跟我妹妹帶走,說要給你當兒媳婦?還昭告全天下的人說,你可憐我爸媽,才收留了我們兩姊妹,可憐?你當初親手殺了他們,你竟然說的出這種話?」我用著紅色瞳孔看著他。

「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被錢沖昏了頭。」名田瞧想解釋,他只是一時被沖昏頭。

「呵,交出你的命來吧!連帶你一家人。」我把手放在胸前,準備唸下一段的咒語。

「不!錢我有的是,我用我全部財產跟你買我的命。」名田瞧他又爬了過來,抱著我的腳踝哭著。

「有錢,很了不起嗎?」我踩了他的手指。

「啊──!」他痛,但是我萬萬沒料想到,他竟然那麼卑鄙成這樣…

「可惡!」名田瞧拿出一把小刀,從我的大腿上劃了過去。

「唔……」我痛了一下,不過……他這個動作,令我更火大…

「吹吧!媚豔的紅血櫻。」我把咒語唸了出去,手往前一揮,天空旋轉的紅色櫻花重重的降在他們身上。

「啊──!」慘叫聲響起,天空的紅血櫻越來越紅了…

紅血櫻,每次殺了一個人,它的顏色就越深…

「侵蝕吧!金色的火鳳凰。」我召喚起鳳凰出來,讓祂把屍體吃了進去。

鳳凰,從我身上的衣服飛了出來,金色的翅膀揮動著,長長的尾巴,飄動著…他正在覓食名田瞧一家的屍體。

我沒有管我身後的武,我走進名田瞧的房裡,尋找當年我跟妹妹被關的屋子裡,名田瞧的屋子內,傳來惡臭…整個空氣都不對了。

我看看周圍,綠意盎然的庭院,鮮花綻放的花圃…

「呵!名田瞧的老婆,是個愛花的女人,可是當年……把我跟我妹妹了個人凌虐的多慘。」我把手在次揮動,裡面的花草樹木,凋零枯萎了。

「冰,妳在嗎?回答姊姊…」我敲了敲當初被關的門,我相信冰一定在裡面。

「冰!開門啊!」我敲了敲門,不過她沒有回答我。

「我幫妳開吧!」跟在我身後的武,他用他的腳踢了下去。

「磅!」堅固的門倒了下來。

我走進屋子裡看見了她…

穿著平民服,身上骯髒,屋子周圍有老鼠跟蟑螂正在逃竄,她身上有老鼠咬過的痕跡…

「可憐的冰…」我把冰抱緊,帶去庭院,我把她放在庭院中間,我開始唸咒語…

武依舊不說話,或許他的個性就這樣吧!沉默寡言…

「飛舞吧!燦爛的櫻花雨。」我把手在冰身上揮動著,漸漸她傷口消失了,不過…還是沒有醒來,看著她瘦弱不堪,我決定把她帶去客棧休息,於是我抱起冰,想起身自己走去客棧。

「唔…好痛!」我蹲了下來,大腿上的傷口,痛了起來…

我撥起和服,看見我大腿上發青了…

「可惡的名田瞧…在刀上塗毒。」我痛到快站不起身,但是,我還是得把冰帶去客棧…

「唉……讓我來。」武把冰背了起來,也把我扶了起來。

「你!」眼前的武,似乎很有男子氣概…

「客棧在哪?」

他對我說話,不過我似乎沒聽清楚,一直看著他。

「喂!妳住的客棧在哪?」他轉頭問著我。

「啊?我沒住的客棧,我剛來這邊就直接來找名田瞧。」我把事情說給他聽,他似乎沒有很驚訝似的。

「既然沒住客棧,不然來我家吧!」武把冰放了下來,因為他看我似乎快站不穩了。

「現身吧!金龍。」天空中,出現了一條金龍,武把冰交給了金龍,而他抱起我來。

「你!」我紅著臉,看著他。

於是,一路上我們沒說話,直到…到達他家為止。

「武少爺,您回來了。」一個下人,對著武行禮。

「少爺?」我驚訝的看著他。

「難道,少爺不能練武嗎?」他問著我。

「沒…」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我以為每個人跟我一樣,為了報仇而選擇練武。

「到了,這是你們姊妹倆的房間,我馬上去請寶之林來,也找美惠阿姨來煮一桌的菜。」說完之後,他離開了。

一個奴婢拿了幾件乾淨的衣服來,也拿了沐浴的東西過來…

我把門關了起來,把冰丟了進去,她果然醒了…

「姊,妳想淹死我啊!」冰怒罵著。

「早就知道妳醒了。」我坐在床面前的椅子上,拿著茶壺倒著水。

「妳什麼時候發現的?」冰邊沐浴,邊問著問題。

我喝了一口茶水,繼續說著「一開始妳的確昏迷中,是再來武家的路上,妳被金龍刁著的時候。」

「被發現了…」冰吐了舌頭。

「快洗吧!等等寶之林要過來,妳想裸體給他看嗎?」我故意這麼說著。

「臭姊姊!」冰朝著我撥水。

「幻櫻。」我輕輕的念著咒語,撥過來的水,變成橙色的櫻花。

「哇!姊姊,教我。」她的眼睛透露出羨幕的眼神。

「妳不適合學的…不過,妳適合練另一種。」我說著說著,她已經起身穿著衣服。

「是什麼?」她穿到一半,跑了過來問我。

「先把衣服穿好啦!我慢慢在跟妳說。」我捏著她的臉頰。

「痛耶!」她走回去,繼續穿著她的衣服。

「妳適合學的屬性,是雷不是花。」我堅定的看著她。

「雷?」冰傻傻的看著我。

冰真的適合練雷嗎?武到底在想什麼?要讓她們兩姊妹住進家裡,然而,以後的路途,該怎麼過下去。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512 筆精華,04/2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