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7
GP 415

【極短】單篇 - 凋零的生命。

樓主 檸檬〃香 hjoru3284
哈哈~ 我又寫悲文了… 話說,這次寫的有點連我自己都看不太懂… (悶)

只有一篇而已。

請大家踴躍發言~

裡面引用了一本漫畫裡的一句話,感謝 " 萌男友 "作者! (笑)

******************************

凋零的生命。

「寶芝琳… 我得的是什麼病?」我微笑的問著眼前的名醫。

「這… 從妳的脈像看來… 似乎很難定奪,妳下次在來吧!我把清陰、龍林等等的名醫也請過來幫妳看看好了。」寶芝琳似乎對我的病,很煩惱。

「香,妳又去看病啊?」我在回去的途中,遇見了我最愛的人… 武。

「嗯,對啊!順便拿一點藥。」我瞞著武我得的病似乎很難醫治,我只跟他說是一種流行性感冒。

「妳身體那麼虛弱,要多加注意,別又感冒了。」他摸著我的臉龐,給了我一個強心劑,我很害怕…要是那個病無藥可救的話,那我跟武的婚約不就…

「嗯!我會注意的啦!」我用微笑回應他。

「妳說的哦!不然在一年的婚約,要是妳生病延誤的話,我可不饒妳!!」他摸著臉龐的手,捏了我的臉頰一下。

「啊!很痛耶!!!」我撥開他的手,撫摸著我被捏紅的臉頰。

「這幾天,家裡很忙,不能陪妳去看病,真是抱歉…」他牽著我的手,陪我走到家。

「不,沒關係,你會那麼忙,是因為我們的婚事啊!」我看著他,笑著很幸福。

原本漫長的回家路途,有著武陪著我,就會覺得… 為什麼路不長一點呢?

數日後,我接到寶之琳的信,他要我明天去給各大城的名醫瞧瞧。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失,很快的,明天燦爛的陽光,在次升起。

我準備好一些東西,然後前往了藥店。

「香,這就是我跟妳說的其他名醫。」冥珠的寶之琳介紹了其餘的寶之琳讓我認識… 當然,他也把我介紹給其他的醫生認識。

「你們好。」我笑著跟他們打招呼。

「妳好。」

我們簡單的打聲招呼之後,就切入了正題…

經過長達3個小時的把脈,他們談了又談,又問了我一些事情,之後又三個人走到旁邊聊了一下… 難道我的病,那麼嚴重嗎?

「呃… 香姑娘… 不好意思,今天請妳先回去,然後明天在來,我們三個得好好討論一下。」冥珠的寶之琳,面帶笑容的請我先回去。

「好的…」我拿完東西之後,隨後離開了藥店。

『與其說是面帶笑容,不如說是苦笑吧!』我想著那三小時發生的事情…

「啊!」

「對不起… 我光想著事情,沒注意看路…」我低著頭,對著我撞到的人說抱歉。

「姑娘…妳似乎很煩惱?」眼前的一位大嬸,似乎看出來我很煩惱。

「妳…怎麼會知道?」我一臉吃驚的看著她。

「妳跟我來,來我的攤位上,我幫妳算算妳接下來該面臨的事情。」她拉著我的手,帶我走到一個攤子上。

「坐下吧!」看著大嬸自己坐了下來,我也很識相的坐在她對面的位置上。

「請妳抽四張牌出來吧!」

看著大嬸拿出一疊的牌,我毫無顧慮的抽了四張牌。

【病魔】

【死神】

【分別】

【死亡】

「這…」我害怕了… 我瞬間把手伸了回來…

「這意味的是… 妳被病魔纏身,死神就要降臨了,緊接著妳會面臨到妳最重要的東西,不管是人、事、物,都會離開妳,而且…隨著這些東西離開妳,妳將會結束掉妳的生命…」

「不…」我全身顫抖著…

「拜託!香,妳相信這些啊?」武從我身後抱住我,他拿起桌上的牌,看了看。

「武?」我抬頭看著他。

「走了走了,我剛去寶之琳那接妳,結果他說妳先走了。」武拉著我的手,就像…強迫我離開那個攤位上。

「可是…」我轉頭,看了一下那個大嬸…

『咦…? 人呢?』不見了?怎麼可能…

「香,妳不要相信她幫妳算的那些啦!一定都不準的。」

「可是…」我看著武,有一種說不出口的感覺…

「對了,妳知道妳家前面的那顆櫻花樹嗎?」武興奮的對著我說話。

「我知道啊!」那是我家耶!怎麼可能不知道?

「那棵樹很奇怪的!它跟一般的樹不一樣,跟別的樹不同時間開花,它現在開花了喔!」武他笑的很開心。

「真的嗎?」我開心的問著。

「是真的,我們趕快過去看看吧!」

「嗯!」

一路上,我們很開心,沒有多聊那個大嬸說的話…

這天,是我在生命中的一個大汙點… 要是沒有的話,我想,我會很快樂的。

「香姑娘… 妳得的病…」冥珠的寶之琳難以啟齒的跟我說話。

「我得的病…?」我重複他說的話。

「是一個無藥可救的病。」

「…」我聽見這句話,我的瞳孔,瞬間放大。

「無藥…可救……」我受到了打擊…

「那…我能活多久?」我不曉得我為什麼會說出這句話…

「很遺憾,一年…最多一年…一年已經很勉強了。」

「是嗎…?」

「請你們…別跟武說…」

於是…我轉身離開了藥店,我的笑容…消失了。

『妳被病魔纏身,死神降臨… 妳最愛的東西消失之後死亡…』
『妳被病魔纏身,死神降臨… 妳最愛的東西消失之後死亡…』
『妳被病魔纏身,死神降臨… 妳最愛的東西消失之後死亡…』
『妳被病魔纏身,死神降臨… 妳最愛的東西消失之後死亡…』

滿腦子,都是昨天大嬸說的話… 

『我該怎麼辦…』我一路上,一直想著她說的話,也一直問著我自己…

我在家門口,停住了腳步…

我抬起頭,看著漸漸開花的櫻花樹…

「我該怎麼做呢?你可以交我嗎?」我望著它… 流了淚…

這段路上,武沒有來… 似乎有點事情要處理吧!他真忙…

我走進家裡,坐在床前,看著天色漸漸暗了下來…

等我回過神來,月娘已經出來了…

「我怎麼能一直發呆呢…?」我起身,煮了一些東西來吃…

「一年啊…」

我想著想著…該用什麼辦法,讓武對我死心,離開一個壽命將盡的人的身邊…

「咻~~~」

一陣風吹了過來,有著淡淡的花香味…

「風…風……瘋…」我喃喃的唸著…

『對啊!我裝瘋就可以了,武的家人本來就很不喜歡我了,要是我瘋了的話,她們家的人一定不會贊同,而且一定反對到底!』我暗自下了決定…


一早,就有人來敲門了…

「扣扣。」我沒有回應。

「扣扣扣。」我坐起身,看著門。

「香姑娘,少爺要我拿東西過來。」原來是武家裡的下人…

我走過去開門,接起東西,露出邪笑…

「哈哈哈,這是什麼東西?」我拿起東西往那個下人臉上砸去。

『對不起…一定很痛吧?』

「你們給我滾!越遠越好,這是我家,不是你家!」我拿隨手拿起東西,往他們砸了過去。

「香姑娘,妳怎麼了?」

「哈哈哈哈哈,真好玩。」我又跳又叫的拍著手。

「啊~ 肚子好餓喔…」我摸著肚子,走到外面,蹲在地上,隨便的抓把草往嘴裡塞。

「香姑娘…那不能吃啊!」武家的下人,從後面拉著我。

「啊!!!你幹麻打擾我吃飯啊!」我甩開他的手,繼續抓了草抓了泥土往嘴裡塞…

「香姑娘,這不能吃啊!」他依舊拉著我,不讓我繼續吃。

「你們誰,快去跟少爺說。」

「好…好。」

一個留在我這阻擋我,一個趕快跑回去通知消息…

「放開我啦!」我推倒他,一直跑,跑到武家跟我家中間的橋旁。

「香姑娘,妳要幹麻?」他很緊張。

『既然決定要瘋,就瘋的徹底,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是個瘋子。』

我跳下河裡,喝著河裡的水,拔著河畔上的草吃著。

路邊的人,越來越多人聚集著…

「這不是香嗎?在過一年,就要跟武家的少爺結婚的那個香嗎?她怎麼會變這樣…?」

「一定是受了什麼打擊,瘋了吧!」

「她瘋了…。」

許許多多的流言蜚語,傳送著我發瘋的消息…

「香!妳在做什麼?」武跑過來抓住了我。

「妳是誰啊?好大膽子敢抓本姑娘?還打擾我吃飯?」我一手甩開了他。

「妳不知道我誰嗎?我是妳的未婚夫武!武耶!」他抓著我的手臂,猛搖著我。

『我知道你是武…也知道你是我的未婚夫…可是我沒辦法。』

「我才不管你是誰勒。」我甩開他的手,蹲下來開始找找河裡的魚…

『對不起…原諒我……』

「找到了!嘿嘿,我抓!!」我看見了一條魚,我抓到了牠。

「吃魚囉~~」我把我剛抓到的魚,往嘴裡塞…

「香…別這樣,就算我沒時間陪妳,妳也不要這樣好嗎?」武從後面抱著我,我感覺到他在顫抖著身體。

「唉唷!就叫你別煩我!」我在次把他推開,繼續啃著我剛抓到的魚…

『不能哭,絕對不可以哭…』

「香!」

「兒子,就叫你不要娶她吧!現在她變瘋子了,你還要她嗎?」他娘說話了…

「不管她變成什麼樣子,我都要她。」武轉身並且堅定的告訴她的娘。

「我不準你娶她,當初我還不想說你,可是她現在是瘋子了,我可不想看到我好好的一個兒子被一個瘋子糟蹋。」

『說的好,繼續說…快啊!』

「娘…妳不會懂的!」

「反正不准,剛好!隔壁村的小紅喜歡你,我把她許給你好了。」

「哈哈哈哈哈,小紅~ 小紅~ 哈哈。」我不能哭… 我一路瘋瘋癲癲的走回家…

武跟著我,一路上跟著我… 可是他娘他爹也跟著,一路上我受盡了許多人的話,原本不愛聽的話,現在全變的喜歡。

就這樣,今天風波過去了… 明天我還是得繼續裝瘋子…

殘酷的太陽升起時,武每天都來家裡看我… 而我總是拿東西丟他,我跟他說…這是我家,你滾出去…

一天一天過去了我裝瘋子裝的滿街的人都知道了,路上的人也不敢經過我家門…深怕一經過,他們都會被傳染。

只有兩個… 一個是武,一個是樹,一直陪著我…

每到夜裡,等武走了,我才放聲大哭… 每次哭完,抬起頭來,樹…總是讓風吹過來,輕撫著我的臉,好像跟我說… 別哭了。

已經快要年底了,武…沒有來了… 我每天,站在窗前,看著前面的樹,乞求著…要是將來…我能在遇見武…希望能跟他在一起,不要像現在這樣…

每次一有人經過,我就開始瘋癲,等人走了,我才又停了下來… 隨著日子慢慢過了…死神跟病魔,也快帶走我了…

「神啊!拜託你…別在這樣對我了…」我坐在床上,背靠著牆,全身縮了一團,我披著棉被,顫抖身體祈求著。

每天每天,我不是站在窗口,就是縮了起來… 我不是祈禱,就是哭泣…

終於,我的生命…就要到盡頭了。


「武少爺,恭喜你。」

「恭喜恭喜。」

「恭喜你成親了。」

「謝謝。」



「今天,武家一定非常熱鬧吧!」我拖著身體站在窗前,笑看著櫻花樹。

一片片飛舞的花瓣,從窗外飛進了房裡…

「樹…你也陪了我有一年了吧!」

「你的花瓣,少了許多…就要凋謝了吧!」

看著櫻花樹一朵一朵的花,一片一片的花瓣凋零著… 就像,跟我說著…

「我陪妳,一起走…」

「謝謝你陪著我… 要是沒有你,我想我真的會瘋掉吧…」看著他最後一朵的花飛了下來,我的身體…也慢慢的往後仰了,眼睛慢慢的闔了起來…

櫻花,陪著我走過生命的黑暗,他也迎接著我的生命…

「可憐的孩子…」那位大嬸,走進了香的屋子裡。

「讓我幫妳打扮一下吧!妳辛苦了…」



「武少爺,我想…你還是去看一下香姑娘比較好。」寶之琳也受邀參加了武的婚禮。

「我看,還是別了吧!」武的爹,沒等到武開口,就直接回絕的寶之琳的話。

「你要是不去的話,最後後悔的,會是你。」

「武,別去!去看那個瘋子幹麻?好好的婚禮,被一個瘋子稿的烏煙瘴氣的。」小紅抓著武,不讓武過去。

「都那麼久了…我想……」武開口了…

「香姑娘要我別說,但是我想我還是說出來比較能讓我安心,香姑娘她會這樣做,那是因為…她最多只能在活一年,今天是一年裡的最後一天…我想他會這樣,是因為不想讓你們任何一個人難過吧!好了,我先告辭了。」寶之琳說完話,轉身走了。

武聽到這句話,甩掉小紅的手,坐上了馬匹,一路趕到香的家…

一路上,武看見滿滿的櫻花樹,盛開著,路地上也都是櫻花瓣…

武來到香的家,開了門…

『沒鎖…!?』

「…!!!!」

他看見香,周圍撲著滿滿的櫻花,全身上下,除了粉紅色就是白色…

「香…」

「你來遲了…她走了。」大嬸站在門前,沒有任何的表情…

武抱著香離開了… 香門口的櫻花樹,也隨之消失……

『香… 我愛妳…我愛妳…就算分離了,沒辦法待在妳身邊,我還是世界上最愛妳的人…』武抱著香的身體,望著天空…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512 筆精華,04/2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