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204

戀愛糖果舖「貳章」 愛情是不該屬於人類的東西危險物品。

樓主 橙寺佑太 nickdog306
> ((霧隱術,不是高級忍術吧,佑太這小子。))
> 月納悶著,卻再也抵抗不過麻痺的效力,逐漸在佑太肩膀上失去了意識。

貳章 愛情是不該屬於人類的危險物品


破曉,日出的橙色光輝映在無名湖的湖面上,昨晚在竹林的惡鬥後,

這份寧靜的氣氛更顯珍貴,佑太使用了霧隱術逃出了眾多妖魔的追殺,

扛著月拼命的逃出了詭祕的竹林,來到了無名湖邊,

他把全身麻痺的月安置在一棵老柳樹旁,微風輕扶,柳絮撥弄著月清秀的臉龐,

佑太這才仔細一看,月的姿色實在是皎好,實在無法和昨晚潑辣的形象相比擬,

皮膚細白的月,透著血液微微的暈紅,怎麼看都不像是習武之人該有的膚質,

而及肩的褐色髮絲,隨著湖畔的微風輕輕飄揚著,

湖面到映的橙色陽光,光澤透在月的嘴唇上,更讓人想細細品嚐。

『我可是正人君子呀。不行不行,不能有非分的想法。』
啪!的一聲,佑太給了自己一個耳光。

『不過,看到她,到讓我想起了斐思。嘖嘖……真糟糕呀。』
斐思,一個多年前讓佑太痛心的女人。

斐思,佑太曾經的唯一,雖然整整大佑太三歲,佑太還在刺客武術高中時,

就已經大學的斐思,佑太認為她的感情是多麼的刻骨銘心,

為了她,他可以不吃不喝廢寢忘食,為了她,他可以失去一切,在所不惜,

佑太給了斐思所有他能給斐思的,卻換不到斐思的心,

但感情就是如此,並不是付出多少,就能夠得到多少,佑太並不怪斐思,

縱使他付出了所有,失去了所有,卻什麼也沒辦法從斐思身上得到,

終究斐思還是提出了分手,她只能把佑太當個弟弟看,沒辦法當作情人,

而佑太認為的付出,在斐思眼力卻都成了壓力,佑太放手了,她想看斐思飛,

但是佑太還是抵擋不住憂傷,因此佑太在失去了斐思之後,從此不在信任愛情,

他並不是怪誰,他只是不信任愛情,或者說不敢信任愛情罷了。

「你在想什麼呀?看你陶醉的呢!」
月醒了,硬生生的把佑太從回憶中拉了回來。

「麻痺的效力好像消失了,除了頭還有點暈。」
月走到湖邊,用清水梳洗了一下。想把昨晚的疲憊都洗滌掉。

『看了你沒事了,那我先走了。後會有期,告辭。』
佑太也整備了一下,準備重新出發。他沒什麼時間跟月耗下去。

「慢著!」
眼看佑太馬上就要離開了,連忙跑過來抓住佑太的手臂。

『小姐,沒事我就要先走了,我還必須想辦法掙錢呢。』
佑太一臉不耐煩。

「瞧你剛才思春的模樣,是不是戀愛了呀。」
月這句話可真一針見血。

『不完全是,回答完你的問題,我現在可以走了嗎?』
哇靠,這麼瀟灑,佑太都快愛上自己了。

「你要掙錢是吧?」
月從口袋掏出一大袋類似冥紙的錢袋,在手上玩弄著。

『唷,那麼大膽,你不怕我先劫色再劫財,再殺人滅口?』
佑太露出猙獰的笑容。

「你敢就來吧,呵呵。」
月的碧眼透露出曖昧的情調。

『妳!』

「我知道你不會!既然你需要錢,當我一陣子保鑣如何?」

『昨晚你不是挺行的?妳這兇婆子,會需要保鑣?』
佑太捧腹大笑,無法想像一個兇猛的母老虎,會需要保鑣。
她不傷害別人還差不多吧,誰敢欺負她。

「這麼說,你是跟錢過不去囉?那好吧。」
月假裝要走轉身朝向竹林的方向。

『好啦!我當多個丫環伺候我。』
『不過妳別礙手礙腳的,我是不會管妳死活的。』
明明很缺錢,還在那邊耍帥。

「死鴨子嘴硬,那,走吧。」
月把錢袋收回口袋

『要走去哪?』

「我也不知道耶,妳覺得呢?」

『x!妳是雇主耶,妳自己都不知道去哪裡喔。』
佑太真的非常想自殺。

「真的不知道咩,我這是體貼下屬!你真不了解我的用心良苦。」
月順勢做出吐舌頭的俏皮表情,這表情肯定迷倒了不少男性了。

『那好吧,走!我們去竹林。』

「竹林!?你.再.說.一.次!!」月驚訝

『怕的話別跟來,錢留下。』
此時佑太忽然有種戰勝的感覺,這是跟月相識以來首勝。
佑太沒有等月回應,就朝著竹林方向緩緩走去。

「誰怕誰呀!你給我等一下。」
月拖著她可愛的身體,朝向佑太跑去。

兩人朝著昨天晚上事發的竹林深處走去,早晨的竹林看起來舒服多了,

沒有那討人厭的大霧,也沒有到處晃動的黑影,只剩蟲鳥鳴叫的聲音。

『妳很煩耶,妳在幹麻啦。』
原來月一直在佑太旁邊繞圈圈。

「不行嗎,我是你老闆耶!你竟敢兇我,不給你薪水囉。」
月又任性了。

「疑,仔細一看,你還滿不錯的耶。」

『啥?』佑太不耐煩。

「看你人高高瘦瘦的正值青春年華,長的也不差。」
月仔細打良佑太一番,這個舉動讓佑太很不自在。

『專心走路!』佑太故意絆了月的腳踝一下。

「唉唷!」月笨重的跌了一跤。「很痛耶!我揍你唷。」

「就是這樣才沒有女生喜歡你啦。」月嘟嘴。

『正好呀!我不需要女生喜歡。一個人挺消遙的,不是嗎?』
佑太反駁。

「什麼跟什麼麻!你真的是豬腦袋耶。」

『我很清醒,好嗎?愛情是個不應該屬於人類的危險物品。』

「危險?哪會。」月不以為意。

『比昨天晚上的背影殺手或哇林阿北都還要危險!』
佑太認真的表情煞有其事。

「怎麼會,人家談過的戀愛都甜蜜蜜的呀。」
月表情得意,彷彿是經驗老道的情場高手。

『我曾經有一個朋友,他就在萬劫不復的愛情中喪生,可憐。』
佑太表情嚴肅,兩顆眼睛怒怒的直視著月。

「最好是啦!談戀愛最好是談到連命都沒了。」
月雖然嘴上這麼說,不過被佑太逼真的表情嚇到了。

『嗯?妳不相信!?』佑太問道。

「我不相信啦,八成是你在嚇人家。」
月緊閉雙眼,好像前方有什麼可怕的東西似的,佑太卻覺得這模樣挺好玩的。

『想聽嗎?很長喔。』

『曾經,我有個朋友愛上了一個女孩,那個女孩也非常愛他。』

「那不錯呀,哪裡可怕了?」月雙眼水汪汪的看著佑太。

『男孩給了女孩所有他能給女孩的,但感情就是如此,並不是付出多少,就能夠得到

多少,縱使男孩付出了所有,失去了所有,卻什麼也沒辦法從女孩身上得到,終究女

孩還是提出了分手,男孩認為的付出,在女孩眼力卻都成了壓力,男孩終究放手了,

她想看女孩快樂的飛,但是男孩還是抵擋不住憂傷,男孩受了這世界上最重大傷。』

佑太細細的品嚐自己的回憶,卻硬裝做若無其事的把自己的故事,當成別人的故事。

「聽起來滿可憐的,但是不是每個愛情都是這麼黯淡的結局收場阿。」
月還是不服氣,縱使愛情有再多悲慘的例子,但也是有許多幸福的結局呀。

『所以說愛情有風險囉?有幸福的,也有不幸福的。』
佑太問道。

「是沒錯啦。」

『那不去談戀愛不就可以避免悲慘的事情發生嗎?』
『我寧可孤孤單單,自由自在的一個人,總比像我那個朋友好過多了。』

「可是…」
月非常想推翻這個理論,但是他又找不到可以用什麼理由來推翻佑太,
畢竟他說的也對,如果不談戀愛,就不會有失戀的風險。

『別可是了,趁現在大白天的,鬼怪還不敢出來做亂,快準備一下吧。』
佑太拿起簡單的繩索跟一些刺客用的道具開始佈置陷阱。

「不行,我一定要推翻你這死豬頭腦筋的理論。」
月真是氣炸了,怎麼有人那麼固執。

『幫我綁在那邊那棵竹子上。』
佑太把手中的一條繩索丟給了月喊道。

「哼!我一定要想辦法改變你這種想法。」
月嘴巴雖然不服氣,不過還是照做了,爭辯歸爭辯,
她可不想晚上又被一大堆的哇林阿北跟背影殺手搞的七零八落。

『妳手邊還有多的封印符咒嗎?』
佑太把所有的繩索綁好之後,問道。

「唯一的一張封印符咒昨天晚上用掉了啦!」
「剩下兩面封印鏡。要嗎?」

『也好!拿來吧。』
佑太接過封印鏡,便把兩面封印鏡分別崁在兩根分別在南邊跟北邊的竹子上。

「封印鏡從你薪水錢扣喔!」
月露出俏皮的眼神,拿出算盤撥來撥去。

『真是摳門,好了!一切都準備好了,準備夜晚的到來吧!』
佑太靠在他後方的一棵綠竹上準備呼呼大睡。

「你就這樣睡了喔,陪人家玩麻。」
月嘟嘴。

看似寧靜的竹林,卻藏著萬分的驚險,誰也不會認為昨天晚上發生過什麼可怕的事。

在佑太這個年紀的孩子,理應當跟朋友在村子裡面嘻鬧,趕牛唱歌,

月也是,這年紀的女孩,怎麼也不應該出現在這麼危險的地方,

妖魔當道的世界,父母都會把姑娘家藏的好好的,免得被妖怪抓去當新娘,

兩人的相遇,究竟是或是福?沒有人會知道。當務之急,只能靜等夜晚的到來。

晚風即將傾訴一切。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512 筆精華,04/2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