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4
GP 14k

RE:【心得】刺客教條的真實歷史:維京人的故事

樓主 平松護士親衛隊長 posada008
諾曼人的誕生
西元885年,維京人發動了一次震驚全歐洲的戰爭。過去對法國的襲擊頂多數百人,但是這一次,共有3萬人包圍了巴黎,這個數字在現代有爭議,但幾乎可以肯定是一次超大規模的進攻。過去一年又一年的繳納保護費,不但沒有澆熄維京人的貪欲,反而助長他們擴大了攻擊規模。
包圍從885年11月開始,維京人的要求是,要巴黎伯爵厄德讓他們繞過巴黎,讓他們可以襲擊塞納河上游,但被厄德嚴詞拒絕,於是展開攻城。不到30歲的厄德手下只有200名真正的士兵,但是他高超的指揮技巧跟鼓舞軍民的能力,竟然讓他能長時間抵擋維京人的攻擊,直到隔年10月國王「肥仔」查理率領援軍抵達。
肥仔查理是歐洲歷史上幾個最糟糕的昏君之一,他體弱多病,完全不具有軍事才能,政治才能更爛。他花了整整11個月的時間才集合到援軍保衛國土,而且當他到達時,竟然不是領兵攻擊維京人,而是要求巴黎放維京人通行到當時叛亂的勃艮地地區去襲擊該地。
悲憤莫名的厄德跟巴黎人拒絕遵守王命,維京人只好將他們的船抬到陸地上,繞過巴黎,再前往勃艮地。在達成「使命」後,肥仔查理還給了他們一大筆錢當作獎賞。

這件事埋下了建國四百多年的法蘭克王國崩潰的遠因。查理沒有婚生子,他試圖讓自己的一個私生子接任王位,但是恨透了查理的臣民拒絕此事,並在查理死後推舉厄德當國王。雖然厄德在之後的內戰中處於下風,並約定死後將王位歸還給加洛林家族的查理三世,但加洛林家族的名聲已一落千丈,無可挽救了。

西元911年,曾經參與過885年戰役的「步行者」羅洛,捲土重來再度襲擊法國。羅洛的綽號,來自於他異常魁梧的身材,沒有馬匹能載得動他,所以他到哪裡去都只能用走的。
然而,羅洛這次的戰爭並不順利,他再次襲擊了塞納河上游的勃艮地卻被擊敗,後方又被查理三世的援軍包圍,正當即將被殲滅時,羅洛大膽採用奇策,將自軍的所有牲畜全部殺死,堆成一堵血肉之牆,法蘭克人的戰馬完全不敢靠近這堵牆,兩軍陷入僵持。
這時查理三世出乎意料的要求跟羅洛談判,查理三世以法國北岸一塊土地為代價,要求羅洛改信基督教,並臣服於自己。而羅洛答應了,這塊地此後被稱為諾曼第,即「北方人的土地」,而上面的維京人跟他們的後代就此被稱為諾曼人。

羅洛的後代威廉一世征服英格蘭,雖然多有曲折,但只要計入女性的話,威廉的後代一直傳到今天的伊莉莎白女王。更早以前,十九世紀的英國女王維多利亞,由於她的子孫眾多,並且大量與其他歐洲王室聯姻,所以羅洛,這個來路不明的維京海盜,是很多歐洲王室所能追蹤到的最早祖先。
紅色部分就是諾曼第公國,但是一開始只有東部的三分之一左右,西部的三分之二是他們自己打的。

雖然查理二世因為這個沒骨氣的決定,和晚年因為繼承人問題而被後世稱為「呆子」查理,但實際上把諾曼第交給維京人卻是不得已,且事後看起來竟算明智的決定。當時法蘭克王國必須每年交給維京人年收入的三分之一作為保護費,即使如此換得的承諾也非常不牢靠,經常被毀約。把一塊經常被劫掠,又已經有維京人殖民的土地交給維京人,讓他們保護法國免於再受這種勒索,實際上讓被保護費壓到快崩潰的法國財政有喘息的空間。而事實證明這個策略非常有效,諾曼人跟維京同胞達成共識,法蘭克人終於從一百多年的維京劫掠中解脫。
這些定居於法國的諾曼人,很快的就接受了基督信仰,兩三代人以後,他們跟一般的法蘭克人差別已經不大了。但是體內的維京血液仍然趨使他們去戰鬥跟冒險,日後諾曼人一樣南征北討,他們在地中海建立了西西里王國,甚至參加十字軍東征,在敘利亞也建立了國家。

最後的維京人

如果對歐洲史有所研究,就會知道1066年是歐洲史上極重要的一個年份。1066年,英格蘭國王懺悔者愛德華死亡。這個人一生中除了是個基督教的狂熱信徒之外沒什麼值得一提的成就,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他的死亡。他沒有兒子,也沒有宣布繼承人,卻有一個可惡的壞習慣,在內政外交上以暗示對方可能繼承自己的王位來獲得對方的好感與讓步。
這讓他死亡後立刻有三派人馬宣稱自己是英格蘭王位繼承人:愛德華的妻舅,英格蘭的大貴族哈羅德二世;挪威國王哈拉爾三世,以及諾曼第公爵威廉一世。哈羅德靠著地利之便,搶先宣布自己是新任國王,但是他得先撂倒其他兩個競爭者才算數。

文明帝國6的挪威君主哈拉爾

中世紀的歐洲君主大部分都會有個類似中國諡號的綽號,以他一生中最為人所知的形象而取。而你聽到哈拉爾三世的綽號「無情者」時應該會直覺認為他是個狠角色,而真相是,哈拉爾是個超級狠角色,是中世紀的超級英雄。
他是王族之後,維京紀元中那個金髮哈拉爾一世的後代,但是這個身份並不值錢,因為金髮哈拉爾有兩百多個老婆,數不清的後代。
哈拉爾三世出生時只是個小貴族,他十五歲就跟隨哥哥攻城掠地,哥哥死後他四處飄泊,在基輔羅斯當過傭兵,因為戰功赫赫而晉升高級軍官。
幾年後,他離開基輔羅斯,到君士坦丁堡加入瓦良格衛隊,同樣南征北討立下戰功,從義大利半島,到今天的伊拉克,都曾飄洋過他著名的軍旗「焦土」。哈拉爾因為出色的軍事才華而受到重用,升任為衛隊司令,並且變得極為富有,但是他貪財的性格卻給他帶來麻煩。在拜占庭帝國的軍法中,士兵劫掠敵人的財富後,必須要先繳給國家,之後再看戰功分配,然而哈拉爾卻私吞戰利品被發現,而被判處死刑,方法是從羅馬帝國流傳下來的大眾娛樂活動,將犯人與飢餓的猛獸關在一起。
然而哈拉爾不愧是道道地地的維京英雄好漢,他赤手空拳擊斃了一隻成年公獅,迫使皇帝宣布,依照上帝的恩典,哈拉爾無罪。然而君士坦丁堡已非久留之地,於是他帶著富可敵國的家當,回到基輔羅斯,娶了大公的女兒,然後回到挪威。
當時的挪威國王是哈拉爾的姪子,哈拉爾很客氣的要求姪子只需要交給他一半的挪威就可以,姪子拒絕,雙方爆發內戰,但不久後姪子就因病死去,於是哈拉爾成了唯一的挪威國王。哈拉爾統治挪威19年,因為毫不留情的鐵腕鎮壓所有敢反抗的貴族而獲「無情者」的名號,除此之外,他也因為多次南下襲擊歐洲而被稱為「北方驚雷」。
西元1066年,哈拉爾宣稱自己有懺悔者愛德華的繼承權,帶了九千多人遠征英格蘭。起初戰況十分順利,英格蘭的軍隊節節敗退,王冠唾手可得,但後來命運之神卻倒戈了。哈拉爾包圍了一座英格蘭城鎮並要求交出貢品,城鎮的代表答應了,但需要幾天的時間蒐集。到了約定的日子,哈拉爾只帶著一部分的軍隊前往指定地點斯坦福橋接收貢品,然而等著他們的卻是英格蘭王哈羅德的大軍。

哈羅德原本駐守在英格蘭南邊,因為他比較害怕從法國渡海而來的威廉,然而當他知道維京人在北方登陸時,在四天內急行軍兩百里往北狂奔。

因為天氣很熱,又沒有預期會爆發戰鬥,維京人因此只帶了武器,盔甲則留在後方,因此維京人在面對英格蘭軍隊突襲時措手不及。然而身經百戰的無情者迅速穩住軍隊陣腳,他先派人通報後發的主力部隊支援,再派了一個張飛級的維京武士卡在斯坦福橋的中央,這個張飛維京人一共砍倒了四十名的英格蘭人,最後才被一個從橋下偷襲的英格蘭兵殺死。然而此時哈拉爾已經完成準備,在斯坦福橋另一端架起盾牆,將排山倒海撲來的敵軍硬生生的往回推,英格蘭軍隊死傷慘重,一時間,不管是人數還是裝備都居於劣勢的維京人似乎能贏得最終勝利。
然而歷史往往決定在一瞬間的偶然。一個英格蘭長弓手一箭射穿了正準備要大反攻的哈拉爾的喉嚨,戰爭就此結束。哈拉爾死後,維京的主力部隊才到達,他們因為全副武裝的狂奔而筋疲力竭,很快也被消滅,殘部只能敗退回挪威。
除了包圍巴黎之外,斯坦福橋是維京人最著名的一場戰役,他們在絕對劣勢的情況幾乎反敗為勝,歷史記載當時的維京人「進入一種令人害怕的狂暴狀態」。這是維京人留給後世的一個不解之謎,許多文獻提到維京戰士會狂暴化,力大無窮,不畏疼痛,甚至能用牙齒咬碎盾牌,但為何會如此,則不得而知。

斯坦福橋戰役雖以哈羅德的勝利告終,但幾乎就在戰役結束的同時,等待了整個夏天按兵不動的諾曼第公爵威廉,趁著英軍主力北上的時候輕鬆度過了海峽。英王哈羅德被迫帶著剛剛往北急行軍,打了一場大仗以後的虛弱疲憊的軍隊,再一次狂奔回英格蘭南部的黑斯廷斯,迎戰威廉,並在那裡被威廉殺死。

1066年對歐洲歷史的影響不可估量。諾曼第公爵「征服者」威廉一世成為英格蘭國王,從此讓英國與法國的歷史糾結在一起直到拿破崙時代。英格蘭國王雖然是與法蘭西國王對等的存在,但是英王兼任的諾曼第公爵和亞奎丹公爵卻是法王的臣子,這種奇怪又複雜的權力關係讓雙方為了爭奪地位與支配力而明爭暗鬥了數百年,但這些已無關主題維京人,我不再多言。

維京時代的終結

我為什麼花這麼多篇幅介紹哈拉爾?歷史學家經常將哈拉爾三世描述成「最後的維京人」,他的死亡視為京時代的終結。
哈拉爾的人生就像整個維京民族的縮影。他早年在挪威遊蕩,劫掠,後來到了俄羅斯,再到希臘,並在那裡從義大利戰鬥到伊拉克,中年時回去挪威稱王,洗劫了周圍所有國家,乘船往北遊歷了北極圈,最終攻擊英格蘭,並死在那裡。而與他同個時代的人絕大部分終其一生都沒有離開過自己出生的地方,哈拉爾對戰爭、財富、權力的渴望,以及探索未知的好奇心,讓他成為最具盛名的維京人。
哈拉爾領軍攻擊英格蘭,是維京人最後一次大規模入侵歐洲,雖然他的兒子繼續擔任挪威國王,但是後來的北歐人已經漸漸不能稱為維京人了。
第一個,也是最大的原因,是基督教的傳入。從亞洲一個偏遠角落誕生的基督教,卻能將整個歐洲跟北美洲一同捆成「西方文明」,就可以知道基督教具有多麼強大無比的文化滲透力。
雖然奧丁與索爾才是起源於北歐的本土宗教,但是他們所帶給北歐人的卻是對暴力的崇拜、不甘居於人下的追求自由,以及面對無可挽救的末日時,源自於絕望的狂野,這些都不利於北歐國王們的統治。
要特別一提的是,維京人的劫掠,在很多時候都是未經過北歐國王的同意擅自出去,有時甚至會給國王帶來麻煩。各位有注意到我在這裡提到維京人如何肆虐英格蘭跟法蘭西兩國,卻沒有提到維京人襲擊德國(東法蘭克王國)的原因嗎?北歐王國,特別是丹麥國王會抑制子民對德國的襲擊,因為丹麥不願意得罪有陸地接壤的德國。雖然還是有,但是次數少的多,影響也少的多。

所以當他們注意到歐洲人所信仰的基督教,提倡不可質疑的權威,以及約束暴力的教誨後,會覺得這個宗教比較適合國王也就不奇怪了。
北歐的基督教是由上而下被國王所倡導,一開始並不順利,但是耶穌與奧丁漫長鬥爭了幾百年,最後終於由教條化,經典化的基督教勝利。北歐人信仰了對善惡賞罰分明的基督教以後,坐船出海殺人越貨,買賣奴隸的行為變的越來越不可忍受,西元十二世紀以後,出海劫掠變得非常稀疏,最後徹底消失。

第二個原因,歐洲國家的強化。維京人崛起時正好碰上西歐最脆弱的時代,國家四分五裂,政府效率低落,各國國要碼交一年比一年更高的天價保護費保平安,要碼就是花更多的錢組織軍隊進行毫無效果的抵抗,或甚至像英格蘭的一些小王國那樣被直接摧毀。
生死存亡的壓力迫使這些國家改革,法國跟英國無用的舊體制被廢棄,變成比較小,但是更中央集權的政體。國王們開始在容易受到維京劫掠的地方蓋起強力的防禦工事,在面對入侵時,也能夠更快的動員改革的更強的軍隊進行反擊。當劫掠的風險越來越高,所得卻越來越少,式微也就成了必然。

第三個原因,北歐人有錢了。在過去,北歐是個冰天雪地,一窮二白的地方,出海搶劫變成致富的最快方法,經過兩三百年的劫掠,北歐地區實際上真的累積了大量的贓物財富,但是黃金跟白銀再多也不能吃,於是維京人就拿這些搶來的貴金屬,跟他們的受害者交易真正有用的貨物,時間一長,北歐跟西歐建立起了貿易網絡,讓經濟連成一體,當貿易賺得更多的時候,劫掠就變得毫無意義了。
維京時代結束了,但是他們在19世紀末,歐洲的民族主義盛行的時候,重新被挪威、瑞典、丹麥、北德國的歷史學家發掘與研究。今天我們在ACG文化中看到的極為普遍的惡龍、魔法、精靈、矮人的西方奇幻世界體系,幾乎都建立於托爾金的宗師級大作「魔戒」上,而魔戒則從北歐神話中汲取了最多靈感。今天我們玩的電玩,看的動畫,很多故事的核心世界觀其實都源自於維京人,身為一個宅男,應該要好好謝謝他們XD

..............
終於打完了,累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