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7
GP 15k

RE:【心得】刺客教條:幻象的真實歷史------阿拉伯帝國

樓主 吃下這記民主的飛踢吧 posada008
天怒人怨的倭瑪亞王朝,在由阿拔斯家族為領袖的帶領下,終於被集結的各路人馬合力扳倒了,阿拉伯帝國進入了阿拔斯時代。
在我讀這段歷史的時候,發現比起歐洲,阿拉伯帝國,特別是阿拔斯王朝更接近中國古代史,在許多地方,這可能是因為阿拉伯人的文化跟制度都比較接近東方而非西方,阿拔斯王朝發生的許多事情都讓人有一股似曾相識的感覺,在這篇文章中我會一一道來。
首先,阿拔斯王朝的建立是集結了心懷不滿的各股勢力,以武力推翻前朝。然而當主要敵人被打倒以後,新朝君王也就必須要面對一個棘手的問題:驕兵悍將。
對君王而言,在起義時,這些強悍、身經百戰的軍人們是可靠的夥伴,然而敵人既已倒下,而又不得不論功行賞後,那麼他們就成了新政權的最大威脅。
在開國君主,阿拔斯第一代哈里發薩利赫任內還不明顯,但是當他弟弟,曼蘇爾即位後這問題就嚴重了。好幾位功臣因各種理由起兵叛亂,而曼蘇爾解決的方法是命令其他功臣去平亂,讓他們互相殺的血流成河,最後只剩下一個最強悍最有名望的大將,阿布穆斯林,而曼蘇爾找個理由把他騙到宮中將他殘忍的肢解了。

另一個起義的功臣什葉派的下場也沒好到哪去,他們對倭瑪亞王朝恨之入骨,是起義軍中最具戰鬥力的一支力量,然而在倭瑪亞倒下後,阿拔斯家的承諾全都真鹿,什葉派大怒,再發動起義卻被殘酷鎮壓元氣大傷,之後被掃蕩與迫害,不得不進入螫伏期。

狡兔死走狗烹,放諸四海皆為必然。然而方法雖骯髒卻有效,在功臣被屠戮殆盡後,阿拔斯王朝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不再有足夠成為威脅的內部勢力,為帝國的和平與繁榮奠定了基礎。

巴格達圓城,建於底格里斯河旁。為了交通和生活需求,還圍繞著城市挖了大量的運河

新的王朝建立,必須樹立新的權威,而樹立權威最有效的方法之一就是大興土木。倭瑪亞王朝90年間都定都於太祖穆阿維葉的根據地大馬士革,但阿拔斯王朝的龍興之地在東方,在歷經了數年的遷徙之後,曼蘇爾決定將新都設在幼發拉底河與底格里斯河的水路交會處,土壤肥沃,水資源豐沛,水路運輸發達。
曼蘇爾花了五年時間打造了一座令人屏息的華麗首都,命名為巴格達,這是波斯語,意為和平之城。

巴格達是一座呈現完美圓形的城市,直徑為一公里,有四個城門,兩個同心圓狀的城牆,中心是一個巨大的清真寺,周圍是繁華的市場跟軍營,兩者提供的稅收與武力支持著哈里發對帝國的統治,四通八達的交通與大量的工作需求讓巴格達在很短的時間內人口暴增,在八世紀中葉,人口已超過百萬,城市內龍蛇混雜,各地運來的貨物堆積如山。


朝廷鼓勵學術,而當時最新的發明,「紙」從東方的中國傳入,極大的幫助了知識的保存與傳播,帝國的學者群聚於當時世界最大的圖書館「智慧之家」內,不斷的研究、爭論包括天文、地理、數學、哲學、建築學、醫學與生物學等等各式各樣的知識,而他們也從西方得到了大量歐洲古典時代,希臘與羅馬的文獻,加以翻譯和保存。當時的歐洲正處於黑暗時代,這些珍貴的知識全都被棄之如敝屣,若非有阿拉伯人的保存,後來歐洲人將難以取回這些觸發文藝復興的古人智慧。
阿拉伯文化最知名的名著「一千零一夜」也成書於此時代。書中以一個妃子對國王說故事的方式,講述了一千零一個阿拉伯世界的民間故事,其中包含悲劇、喜劇、歷史、風俗、愛情、仇恨等等,範圍極廣,是研究阿拉伯帝國極重要的史料。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雖然今天的伊斯蘭文明給人保守落後的印象,但在「一千零一夜」中,有大量露骨的情色描寫,我們今天讀到的阿里巴巴與四十大盜、阿拉丁其實都是和諧過的,原版裡面充滿暴力跟色情,到處都是「一言不和就開幹」(雙關),一點都不適合給乖寶寶當童書看。

所以我們能知道當時的伊斯蘭世界社會氛圍是一種與其國力相符的富裕、開放、活力,因為貧窮保守的文明是無法產出這種故事的。


阿拔斯王朝前期是伊斯蘭歷史中最具代表性的一段時間,當時的歐洲處於羅馬帝國崩潰後的黑暗時期,城市被荒廢,人們退回半野蠻狀態;而東方偉大的唐帝國在安史之亂後一蹶不振,加上軍閥混戰的五代十國,中華文明陷入兩百年時間的低谷,此時的巴格達圓城是世界的燈塔,的確無愧於是一個超級帝國的首都。

盛極必衰,世界上沒有永恆不滅的國家,阿拔斯王朝也一樣。在歷經了開國數位英主充滿活力的統治時,帝國來到巔峰,但在第七位哈里發馬蒙死後,王朝迅速開始衰落。
如果要用一句話說明原因的話,就是富不過三代。

首先阿拉伯帝國幅員遼闊,領土內有大量不同的民族、信仰與語言,管理本來就很困難,阿拉伯人也沒有像中國與羅馬帝國那樣建立一套完整、緊密、全國通用的政治制度。在倭瑪亞時代,中央政府維持統一權威的關鍵在於不停的對外擴張,一旦征服新土地就大家都有好處拿;但是在阿拔斯時期,阿拉伯帝國的對外擴張基本上已經停止,於是時間久了,各地也不再覺得有必要對遠在天邊的哈里發言聽計從。

再來阿拉伯人出身環境艱困的沙漠,他們的崛起靠的是堅毅與虔誠,然而在打下大片江山後,阿拉伯人的子孫理所當然的腐化了。他們坐擁美酒跟美女,想的是權謀鬥爭,阿拉伯子弟慢慢失去了戰鬥力。但是帝國疆域遼闊,隨時都必須有大量的軍隊維持,既然阿拉伯人不行了那也只能找外人了。
正好,當時帝國有一隻游牧民族從中亞遷入,名為「突厥」,突厥人還保有阿拉伯人失去的那種堅毅與活力,十分驍勇善戰,於是包括哈里發在內,阿拔斯王朝各地大量的雇傭突厥人進入軍隊。
圓城的想像圖,城市中心是一座大清真寺

阿拔斯第八任哈里發穆塔希姆母親是個突厥人,他在任時,因為認為阿拉伯權貴與軍隊不可靠而將大多數禁衛軍都換成突厥人,但是這些突厥人不懂阿拉伯語,也不是每個人都皈依伊斯蘭,加上風俗習慣的不同,因此突厥軍人與阿拉伯軍民之間的矛盾越來越尖銳,經常發生衝突,最後穆塔希姆決定帶著禁衛軍將首都遷往北方一百公里的薩邁拉。
所以,刺客教條幻影中,哈里發位於巴格達其實是錯誤的,因為在西元860年代,哈里發們都居住於薩邁拉。

這個魯莽的決定後果嚴重,哈里發離開了巴格達等於親手切斷了他與臣民之間的紐帶,將自己置身於一群異族人的掌控之中,如果這些異族有異心的話,那麼哈里發將會身處險境,而這個「如果」當然也發生了。
很快的,突厥人發現在薩邁拉自己才是老大,哈里發如果沒有得到他們的支持根本一無事處,因此之後的幾十年,哈里發們變成突絕禁衛軍的傀儡,任意殺害廢立,哈里發的權威一落千丈,除了巴格達、薩邁拉周邊的伊拉克以外的地區,幾乎都脫離掌控,只有名義上從屬帝國,實際上都已經獨立。
後來有一個比較強勢的哈里發將首都遷回巴格達,並且試圖重新掌權,稍有一定成效,但已經獨立的就是再也回不來了。

此後的三百年,阿拉伯帝國陷入了群雄割據的狀態,哈里發的權威日益低落,期間甚至發生過巴格達被異族攻陷的事情,這是一群原居裏海邊,波斯裔的遊牧民族,第一代首領名叫「白益」,後世也以此稱呼他們。他們在亂世中攻占了巴格達,但是本該視遜尼派哈里發為異端的白益人估量之後決定留下哈里發在位子上,自己則在幕後發號施令是最好的方案,此後哈里發徹底淪為傀儡,這就是大家都很熟悉的「挾天子以令諸侯」。歷史總是那麼相似對吧?

之後白益王朝又被割據勢力的其中一支「塞爾柱突厥人」所攻滅,但是塞爾柱人還是繼續把哈里發當傀儡。哈里發在之後的三百年權力時大時小,他們在政治上實權不多,但仍舊有宗教權威,而藉由這種宗教權威,他們又能產生一些政治影響力,但大部分時候能控制的範圍僅限於巴格達周遭,而帝國其他的廣大土地則陷入軍閥混戰的情況。

塞爾柱帝國最具代表性的戰役:曼奇科特戰役,在這場1054年的戰役中,突厥人壓倒性的擊潰了東歐西亞的霸主東羅馬帝國還俘虜了皇帝,此後後者步上了無法逆轉的衰敗

其中勢力最大的是一支由什葉派在北非突尼西亞建立的政權,他們的首領自稱是阿里與先知之女法蒂瑪的後代,趁著中東一片混亂之際往東方攻占埃及,自稱「真正的哈里發」,史稱法蒂瑪王朝。
當阿拔斯王朝陷入分裂與內戰的時候,富庶的法蒂瑪王朝看起來比較像是正統的繼承者,但是法蒂瑪王朝的其中一個特別具有宗教狂熱哈里發作了一件後患無窮的事,他不僅迫害基督徒與猶太人,還拆毀了人類史上第一座大教堂,由君士坦丁大帝之母所建,立於耶穌被釘死於十字架後所葬之地的「聖墓教堂」。

這個可怕的暴行傳到西方,大大震撼且激怒了歐洲的基督徒們。此前,阿拉伯穆斯林雖然征服了耶路撒冷,但對到聖地朝聖的歐洲基督徒們仍然展現友好,歐洲人只把阿拉伯帝國跟東羅馬帝國之間的戰爭視為遙遠的兩個國家在對戰。
然而在聖墓教堂被拆毀後,歐洲人悲憤莫名,覺得信仰遭到了汙辱,這算的上是一個標制性的事件,讓基督徒與穆斯林開啟了長達千年以上的仇恨。
第一次十字軍東征,成功攻下耶路撒冷。這是一次奇蹟般的勝利,十字軍在好幾次瀕臨潰滅的時候發生不可思議的逆轉勝

西元1096年,對抗突厥人節節敗退的東羅馬帝國,對西方發出號召前來東方支援他們受迫害的基督教兄弟們。迴響極為熱烈,歐洲聚集了一支前所未有的大軍,通過君士坦丁堡往耶路撒冷直奔而去,音為他們全部都在身上縫了象徵基督苦難的紅色十字,所以後世稱他們為十字軍。
在經過三年苦戰後,十字軍攻佔耶路撒冷,並且在地中海東岸建立了許多新國家,此時的伊斯蘭世界由於陷入長期的內亂而無法團結起來對抗異教徒。然而慢慢的,在此後兩百年中,在伊斯蘭世界的一些英雄的領導之下,因為離家萬里而後援不繼的十字軍終於被逐出中東。

然而此時此刻,真正的大麻煩才正要降臨。
數百年來,穆斯林的敵人都在西方,東方是印度次大陸,印度長久以來也是各王國割據,征戰不休,從來不曾對阿拉伯帝國造成威脅。在征服了波斯帝國以後,穆斯林持續的與歐洲的基督徒作戰,並沒有將注意力看向東方,然而這一次,毀滅竟意想不到的從東方驟然而至。
西元1206年,原本散居在蒙古高原上的一群遊牧民族部落,被一個尊號成吉思汗的偉大領袖統一,在他的帶領之下,蒙古人以難以置信的速度爆炸性的擴張,成為最新的超級帝國。
蒙古與巴格達距離八千公里遠,原本成吉思汗是沒有打算與其發生戰爭的,然而,阿拔斯帝國名下的一個軍閥王國,花剌子模,竟然搶劫了蒙古派去的貿易商隊,還斬首了去討公道的使者,於是大浩劫就此降臨。

中古時代,發動遠征所必須考慮的最大困難是補給線,軍隊規模越大,所需要的補給就越多,那麼一旦軍隊前進的太遠,維持補給線就會對人力物力造成沉重的壓力。然而蒙古人是一個完完全全的游牧民族,他們所採用的戰爭思維也跟農業民族截然不同,他們遠征時攜帶大量的牲畜一同前進,當需要吃飯的時候,就喝牲畜的奶,吃牲畜的肉,只要所到之處有草地,蒙古大軍就有半永久的續戰能力。
他們騎在馬匹上,在野戰中使用強勁的短弓圍繞著敵人不斷放箭,敵人逼進就撤退,敵人後退就追擊,活生生將敵人給玩死。而原本會造成困擾的城牆,現在也不是問題了,因為蒙古人從東方帶來了許多漢人跟金人的工匠,他們有能力製造大型的攻城器具,讓擋在西征路上的城市一一淪陷。
但是蒙古人最恐怖的武器遠遠不是這些物質上的東西,而是「恐懼」。他們在到達敵城時都先會對目標下達最後通牒,如果城市還是決定抵抗,那麼在攻陷後就會面臨最慘無人道的大屠殺,以讓之後所有有待征服的城市都曉得抵抗的下場。
過去的戰爭,屠殺不過是劫掠的附屬品,雖然不時發生,但蒙古人打破了所有文明古國的道德規範,首次將之成為系統性的戰略。為了將恐懼的威力擴大至極限,蒙古人將人殺光以後還會將城市徹底破壞,用鹽巴毀滅田地,一些小心經營了數百年的精密灌溉系統也被徹底摧毀,中東有許多中世紀原本肥沃的土地在蒙古征服以後荒蕪至今。
蒙古人絕對是當時世界上最可怕的軍隊。

位於阿富汗的古蹟「尖叫之城」:成吉思汗的孫子在攻打此城時戰死,因此城陷後成吉思汗下令將此城所有人一個不留的全部殺光。據說在此城中仔細聆聽的化能還隱約聽到受害者的尖叫聲。

蒙古在位於伊朗的花剌子模被滅後並沒有停止前進。西元1258年,由成吉思汗之孫旭烈兀所帶領的大軍包圍了巴格達圓城,末代哈里發穆斯塔辛的反應卻十分消極,他沒有加固城防,緊急派出的軍隊也很快被蒙古人打敗,不論他有沒有召集他法理上的臣民,最終都沒有任何人前來援助哈里發。穆思塔辛只是不停的警告蒙古人,哈里發是真主在世間的代理人,攻擊哈里發將招致天譴。而結果就是短短十天巴格達就被攻破,而蒙古人也毫不留情的展開屠殺。

阿拉伯帝國最後一個哈里發的結局有兩種說法。
第一,旭烈兀逮捕穆思塔辛後,斥責他寧可將堆積如山的財寶放在庫房裡,也不肯拿出來加固城防,招兵買馬,於是將他跟財寶關在一起,將他活活餓死;第二,蒙古人忌諱讓王公貴族流血,不能使用刀劍殺死,於是他們將哈里發用毯子包起來,再派騎士將他踩死在裡面。
巴格達圓城被有系統的屠殺與劫掠,智慧之家裡的書全部被倒進底格里斯河裡,以至於書本上的墨水將河水染黑。不像許多歷史悠久的城市,在中心處能找到古代的建築,巴格達圓城這個偉大的作品被摧毀到斷垣殘壁一點不剩,目前對圓城所有的了解都只能從古籍上尋找。
描繪蒙古軍圍攻巴格達的古書

阿拉伯帝國的故事到此結束了。在巴格達被蒙古人消滅後的漫長歷史中,帝國的領土被不同的征服者所瓜分,今天的阿拉伯世界的國界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在由列強所主導的巴黎和會中所定,但因為當時是為英法的利益所分,所以一百年來糾紛不斷,讓中東成為世界的火藥庫。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