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
GP 7

RE:【小說】混沌之終焉--第1~11章修訂版+第12章(有漫畫)

樓主 白菖蒲 whitecalamus

番外篇#2 Girls Be Ambitious

  大家好~我叫瑪嘉烈‧撒切爾,今年十五歲,幾個月前剛剛從納茨瓦魔法戰術學院畢業,喜歡的東西是火焰和華族文化、華族服裝以及華族食物。你問什麼是華族?華族就是一支居住在蘇陶利塔大陸東方以及奧萊大陸東南方的少數民族,他們……

  哎呀!扯遠了……

  言歸正傳,因為我在學院優秀的成績,所以剛畢業就被鼎鼎大名的傭兵工會──燄凰戰曲招募成為傭兵,目前正在使用的傭兵代號是「烈爧」,這可是超光榮的事啊!!你要知道燄凰戰曲是目前我國第二大的傭兵工會,而且我們的匈凱爾王能順利即位,很大部份都要歸功於……

  哎呀……又扯遠了……

  其實我想說的是,我現在的每一天都過得很充實、很快樂。

  我的小組長陽一叔叔是個超~~~~好的好人,不但不發脾氣、不會罵人,而且每次看見他都是樂呵呵的樣子,我超喜歡他的!

  副組長青森姊也是個很好的人~雖然平常都是冷冷淡淡、很酷很酷的樣子,但其實她很關心組員們的啊!有空還會陪我去買衣服化妝品等等呢~

  與我一樣同為組員並且是我前輩的白菖蒲哥哥還是一個好人!從外表來看你是絕對想不到他的話竟然會這麼多!基本上你只要問他一個問題他就會滔滔不絕的解釋給你聽,而且有很多都是書中沒寫的東西,所以我最喜歡跟他說話的了~

  另一位組員四月姊是我最仰慕的人!!四月姊人長得漂亮,身材又好得不得了,而且實力更是我們組中數一數二的強!練習時常常都跟陽一叔叔和青森姊打個不分勝負,有時甚至能擊倒他們呢!最重要的是!她只比我大兩歲啊!!所以我已經下了決心要以四月姊為目標努力的了!

  至於瑪瑪和拾月……他們是壞人!經常都取笑我、欺負我的!!我總有一天要他們嘗到苦頭的!!

  然後然後!!還有在不久前剛剛加入我們小組的菲克哥哥,他……他是……那……那個……

  「爧爧,妳在發什麼呆啊?」

  「嗚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嚇!不要突然尖叫嘛!」

  「對……對不起……」

  「這倒不用道歉啦。來,這是妳要的飲料。」

  「喔!謝謝四月姊~」

  我接過四月姊遞給我的杯子,喝起了杯子裡的液體,但那東西是什麼味道我卻完全不知道,我只知道現在腦子裡滿滿的都是那件事。

  四月姊喝了一口她自己的飲料,開口問道:「爧爧,妳怎麼突然約我出來呢?是有什麼事嗎?」

  「其實的確是有點事……想……問一下四月姊妳的……」我說得有點吞吐。

  四月姊好像有點感興趣,因為她很快就接著問:「那是什麼事啊?」

  「那……那個……唔……那……我……這個……其……其實……」

  咦!咦!?怎麼話到嘴邊說不出來啦??我擠!

  ……

  我再擠!

  ……

  我用力擠!!

  ……

  擠啊!!!!

  ……

  擠不出來啊……嗚嗚……

  「哇!爧爧妳怎麼哭了啦!?哎……那邊的大嬸!!不要這樣看著我!!不是我弄哭她的啊!!爧爧妳沒事吧?」

  ……

  「好點了嗎?」四月姊不無擔心的看著我。

  我點了點頭,四月姊又說:「剛才真是嚇死我了,好好的突然就哭了出來……」

  「對不起……」

  「這倒不用道歉啦……」四月姊嘆了口氣,然後笑著說:「不過到底是誰欺負妳?不用怕,儘管跟四月姊說!四月姊我會替妳好好教訓那傢伙的!」

  雖然四月姊的確在笑,還笑得很甜,但這笑容卻讓我從心底冷出來,好可怕啊……如果把那件事告訴四月姊的話,那不就……

  沒錯!一定不能告訴她!

  我用最自然不過的語氣對四月姊說:「不用擔心啦,四月姊~我根本就沒被菲克哥哥欺負,剛才完全是我自己的問題啦。」

  四月姊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微笑道:「唔~我明白了。沒什麼事就好……」

  太好了!四月姊相信了!

  「是菲克吧?爧爧妳放心,我這就去替妳出口氣。」

  「唔!好……咦咦咦咦咦!!」

  糟……糟糕!四月姊怎會知道的啊!?不!現在不是想這問題的時候!!如果讓她找到菲克哥哥……不行!一定不能讓……咦咦!?已經動身了嗎!?不要走啊四月姊!!

  「四月姊妳聽我解釋!!」

  「嗚啊!!爧爧妳放手啊!我的裙子快被妳扯下來啦!!」

  ……

  「到底菲克那傢伙對妳做了些什麼?怎麼爧爧妳對他那麼顧忌啊?」四月姊一邊整理衣服一邊狐疑的問我。

  「其實不是四月姊想像的那樣啦……」看來終於到了不說不行的時候了……來吧!!我的小宇宙!!賜我勇氣讓我把積壓在心中的話說出來吧!!

  「其實……其實……那個……這個……我……我……」

  嗚嗚……還是說不出……

  四月姊著了慌似的連忙說:「爧爧妳不要急,先做幾次深呼吸讓自己平靜下來,然後想清楚要說什麼,再一口氣說出來吧。」

  四月姊的建議也許可行喔?先試試看再說。

  我吸……我呼……

  我吸……我呼……

  我吸……我呼……

  好了。平靜下來了。

  好了。要說什麼都想好了。

  「四……四月姊……那個……我……我……我……」

  來啊!烈爧!!來啊!瑪嘉烈‧撒切爾!!只不過是幾個字而已嘛!妳行的!妳一定能說出來的!!說吧!!說啊!!

  「我喜歡上菲克哥哥了!!」

  嗚哇!!我真的說出來了!我竟然說出來了……好羞啊……

  但四月姊卻是一臉難以置信的樣子,過了一會兒才說道:「但我沒記錯的話,菲克他才來了不到一個星期啊?怎會……」

  四月姊真是太天真了!愛是不能用時間去衡量的啊!

  「其實……自從上次的訓練後,我就已經喜歡上菲克哥哥了……」沒錯,自從那次菲克哥哥不用魔法擊倒雙胞胎後,他的身影就在我的腦海中久久揮之不去,之後每當我看見菲克哥哥時,我就情不自禁的臉紅耳熱、心跳加速,剛開始時我還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但慢慢地,我明白了,這就是所謂的戀愛啊!!

  「上次訓練不是昨天的事嗎……」四月姊好像還是接受不了,但她沒再說什麼,只是問:「那妳這次約我出來,不會是問我要怎樣才能跟菲克作進一步發展吧?」

  四月姊果然聰明!一下子就猜到我在想什麼了!

  但四月姊接下來的話卻出乎我意料之外:「不要用充滿期待的眼神看著我,我那方面的經驗跟妳一樣是接近零。」

  我吃驚得想也沒想就喊了出來:「咦咦!?不會吧?四月妳長得這麼漂亮,應該有很多追求者的啊!」

  我才剛說完,四月姊的臉就沉了下來,語氣也突然變得冷冰冰的:「是啊,是很多,但才一次而已,就完全忘了以前的事……哈!我真想敲開他們的腦袋,看看裡面到底裝了什麼垃圾。」

  呃……我是不是說錯了什麼?怎麼四月姊突然變得這麼不開心?

  我想了一下,決定改變目前的話題:「四月姊,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吸引菲克哥哥的注意啊?」

  真不愧是四月姊!轉換話題的速度簡直無人能及!

  「所謂人靠衣裝,要吸引對方首先當然是華麗的裝扮啊!」

  「唔!」

  「這個就交給四月姊我吧!」

  「拜託四月姊了!」

*      *     *     *     *     *     *

第二天

  水精靈套裝,裝備確認!

  口紅,塗抹確認!

  眼線,畫上確認!

  指甲油,完成確認!

  好!準備OK!在今天的訓練中讓菲克哥哥迷上我吧!

  我關上宿舍房間的門,踏上了通往訓練場的小小旅程。

  趁現在還有點時間,來模擬一下待會兒的情況好了。首先見面時我先跟菲克哥哥打招呼,然後發展出以下對話:

  「菲克哥哥你好。」

  「……」

  「菲克哥哥你怎麼了?怎麼發呆了?」

  「噢!爧爧妳今天實在是太漂亮了!你的美麗讓我看得出神啊!」

  「耶~菲克哥哥真會哄人~」

  「爧爧,我有個請求。」

  「唔?是什麼事呢?」

  「我想今天訓練結束後跟妳去約會,然後以這個作開始與妳談一場以結婚為前提的戀愛,希望妳能答應!」

  「我答應!」

  「啊!爧爧!我實在是太高興了!哈哈哈哈哈!」

  「我也是啊,菲克哥哥!啊哈哈哈哈哈!」

  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太完美了!只要這樣的話……

  「早安,爧爧。妳還真早啊。」一把溫柔聲線打斷了我的排練。

  我轉頭一看……哇!糟了!我只顧著想,都沒注意到菲克哥哥已經來到面前了!怎……怎麼辦!?對了!台詞!

  「菲……菲克哥哥你……你好。」

  沒……沒錯!就照剛才想到的說下去吧!這可是決鬥啊烈爧!!

  「……」很好!菲克哥哥開始發呆了!一切都在預計之中。

  「菲克哥哥你怎……怎麼了?怎麼發呆了?」

  菲克哥哥的神情突然變得十分凝重,好像在考慮什麼似的,這應該是成功的先兆沒錯了!接下來他就要說那番話了!!好緊張!好興奮!好害羞啊!!!!

  「爧爧……」菲克哥哥開口了!來吧來吧!說吧!說出那番令人害羞的話吧!菲克哥哥!!

  「到底是誰把妳打成這個樣子的啊?兩隻眼睛都被打瘀了呢……有把這件事告訴陽一嗎?」

  「……」

*     *     *     *     *     *     *

翌日清晨

  根據四月姊的策略,如果「華裝作戰」失敗的話,下一步就只好用傳統的方式,因此今天我偷偷的潛入男子宿舍,把預備好的花束加情信放在菲克哥哥的房門前,雖然四月姊因為昨天陽一叔叔宣布要出征地精岔口而悶悶不樂,所以今天不陪我來,但以我的實力,要辦到這件事應該是沒什麼問題的!

  很好!直至目前為止潛入行動都十分成功!接下來就是找出菲克哥哥的房間!讓我看看……102……103……104……105……10……找到了!是菲克哥哥的106號室!

  我靜悄悄的摸到門前,輕輕的放下了附著情信的花束,然後躲到走廊的轉角處觀察著106號室的動靜。

  因為我想第一時間知道菲克哥哥的反應!!

  不過現在還有點早,可能要等上一陣子吧?可是沒關係!這一點點的等待是阻止不了我對菲克哥哥的愛的!不要說這區區幾分鐘,就是幾天我也能等!

  只是……

  接下來情況變得有點奇怪耶……

  就在我蹲在轉角處等了大約五分鐘後,我看見一個姊姊在走廊的另一端出現。

  等等!這兒不是男子宿舍嗎!?怎麼除了我以外會有另一個女性出現的啊!?而且她手裡怎麼也拿著一束鮮花?

  我看著那個姊姊鬼鬼祟祟的四處張望了一下,然後把花束放在一道門前,接著跑到一個陰暗的角落躲起來,並像我一樣密切注意著門後的一舉一動,而這道門所屬的房間……

  是菲克哥哥的106號房!!?

  咦?咦??這到底是什麼狀況!?

  那個姊姊是誰?她為什麼會把花束放在菲克哥哥的房間外?那……咦咦!!??怎麼又有更多的姊姊來到啦!?而且還是做一模一樣的事,差別只有大家躲的位置不同,而有些遊俠職的姊姊甚至懶得找地方躲,直接用隱身術使自己消失不見然後坐在門外……

  最後,一個戴著眼鏡的姊姊在放下了她的花束後逕直往我所在的地方走了過來,而她看到我時也沒有顯得吃驚或是什麼的,只是淡淡的對我說:「可以挪一點位置給我嗎?」

  我轉頭看向身後另外兩位大姊姊,看到她們兩個步調一致的點了點頭,我也只好跟著她們點頭,同時挪出一點空間給眼鏡姊姊。

  現……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啊!?這兒少說也躲了十六七個女生耶……

  這時,我身邊的一個滿臉雀斑的姊姊好像注意到我的迷惑,拍著我的肩膀咯咯笑道:「小鬼,妳是第一次來吧?不用這麼慌張啊。」

  雀斑姊姊看起來是個好人,應該能問她一些東西吧?

  「那個……姊姊們為什麼會來這兒啊?」

  「明知故問呢,小鬼。」另一個有著一雙狐狸般眼睛的姊姊冷冷地說道:「那妳又為什麼會來這兒啊?」

  嗚……好可怕……

  我強忍著懼意,試探性的問著:「難道……姊姊們都是因為菲克哥……」

  眼鏡姊姊打斷了我的話,淡淡道:「沒錯。」

  什麼!?菲克哥哥有這麼受歡迎的嗎!?而且他來這兒不是才只有幾天?怎會……

  雀斑姊姊應該是有學讀心術沒錯,因為她接下來竟然開始解釋我還未問出來的問題:「妳真是很傻很天真耶~部隊來了個大帥哥這種大事當然很快就傳開了啊。基本上四天前部隊裡的女生都已經知道這件事了~」

  我竟然什麼都不知道……

  狐狸眼姊姊也插口道:「還不止呢!他甚至在第二天就有了『超美型魔導士』這個稱號呢!加上迷死人的微笑……喔!我光想就快不行了啦!」

  「根據可靠的消息來源,」眼鏡姊姊推了推眼鏡,一派專業的說道:「三級副隊長『打不死的陽一』對他評價極高,有意提拔他成為工會史上資歷最淺的一級副隊長;另外,他在日前的訓練中以格鬥術技術性擊倒兩名刀遊俠,有人推測如果他使用詠唱和B級以上的魔法的話,單人將會有相當於兩個小組的戰力。」

  狐狸眼姊姊發出一聲輕得幾近聽不見的尖叫,然後興奮的說:「真的嗎?真的嗎?嗚哦哦!菲克大人不單人長得帥,連實力也是超一流啊!!我對他的愛越來越深,深得無法自拔了!」

  我……我竟然都不知道……

  為什麼我會這麼失敗?明明我跟菲克哥哥的距離比所有大姊姊都近的啊,怎麼她們知道的東西我都不知道的呢?我……我……

  雀斑姊姊的一聲輕呼打斷了我的思緒,也中止了其他姊姊的對話:「有動靜了!」

  果然,在下一秒房間的門就「喀吱」一聲打開了,從裡面走出來的是穿著一身便服、嘴角永遠掛著一抹淡淡的微笑的菲克哥哥。

  看著門前堆得滿滿的花叢,菲克哥哥並沒有顯得很驚訝,只是輕輕嘆了口氣,對著看似空無一人、其實卻滿滿是人的走廊道:「各位的心意我收到了,但這些花丟又不是養又不行,好像有點兒浪費呢……倒不如拿買花的錢去買點吃的慰勞自己更實際,不是嗎?」說完他就把門前的花一一搬進房間,然後關起了門。

  在沉默了一會兒後,走廊的各個角落幾乎在同一時間爆出了無數的耳語聲,而我身旁的三位大姊姊也開始討論起來。

  「菲克大人那番話是什麼意思?是不想我們再來嗎?」

  「當然不是!妳到底有沒有用心聽的啊?菲克大人可是話中有話!」

  「沒錯!如果我的推測正確的話,菲克大人是想我們送能吃的東西給他。」

  「是這樣嗎!?果然要擄獲男人的心就必須先俘虜他的胃啊!」

  「很好!接下來就要調查菲克大人的飲食習慣了!」

  「來吧!就讓我用愛妻便當令你投入我的懷抱吧!菲克大人!!」

  我……這……我……嗚……

*     *     *     *     *     *

  結果我今天一整天都在恍神,連自己做了些什麼都記不太清楚,唯一有點印象的就只有青森姊在訓練結束後好像罵了我一頓,但罵了些什麼我也沒啥印象……

  我漫無目的地在街上亂晃,最後來到了前天跟四月姊見面的那個公園。

  那是個挺清靜的小公園,距離工會宿舍只有大約十五分鐘的路程,平常晚飯後如果沒有晚間訓練的話,我都會去那兒散步的。

  在公園轉了一圈後,我隨便找了一張長凳坐了下來,盡可能地放鬆自己,今天早上的事此刻再次在腦海浮現。

  菲克哥哥的魅力真是大啊,才剛加入公會沒幾天就已經這麼受歡迎了;喜歡上菲克哥哥的我……是不是太不自量力了?

  也對呢……菲克哥哥這種焦點人物又怎會留意到我呢?哈哈!果然不應該作白日夢呢……算了,反正明天就要去地精岔口了,就讓工作把事慢慢沖淡吧。好!從明天開始我就當回正常的烈……

  「嗚哇啊啊──!」

  一個冰冷的東西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貼在我的臉上,把我嚇得整個人跳了起來;就在我轉頭確認的時候,一把溫柔的聲音傳了過來:「看起來很沒精神呢,這可不像前幾天陪我去買衣服的那個吱吱喳喳的小姑娘啊。」

  咦咦──!?菲……菲克哥哥!?

  菲克哥哥笑了笑,遞了一瓶飲品給我,說:「來,這是妳的飲料。」

  在我接過瓶子後,他坐到我身旁,喝起了自己的那瓶飲品。

  雖然能跟菲克哥哥單獨相處是很開心沒錯,但菲克哥哥為什麼會在這兒出現的啊??他應該不知道我在哪兒的耶,難……難道……

  「菲克哥哥……」我試探的問道:「是不是四月姊叫你來的啊?」

  菲克哥哥輕輕的搖了搖頭,笑道:「雖然我知道四月跟妳處得很不錯,但這次並不是她叫我來的,要說的話,只是我剛巧聽到青森說妳這兩天訓練時都很不專心,經常開小差,再加上這個……」

  菲克哥哥邊說邊從口袋裡掏出了一樣東西,那是一……一……竟然是我寫給菲克哥哥的情信!?這……這……這不可能吧!?那時候明明有十幾封信堆在一起的耶!正常來說菲克哥哥應該不會注意到我的信的啊……

  菲克哥哥轉向我,微笑道:「這封信是妳寫如我的吧?在一堆給『菲克大人』的信裡只有這一封是給『菲克哥哥』的;把這兩件事加在一起,不難得出答案呢。」

  這……這麼說……難道菲克哥哥其實一直都有在注意我?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應該有機會呢!

  我帶著一絲期望迎上菲克哥哥的目光,但菲克哥哥卻好像能看穿我的心思似的,他收起了笑容,認真地對我說:「對不起,爧爧,我恐怕無法接受妳的心意,因為我已經愛上了另一個人,我不想背叛對她的那份愛。」

  這句話就如釘子般把我那小小的幻想的氣球無情的刺破,一股難以形容的空虛感襲上心頭,我無法再直視菲克哥哥;別過臉,眼淚不住的湧出眼眶,不管我多努力嘗試還是制止不了,而菲克哥哥此時則溫柔的撫著我的頭,一邊輕輕的說著「對不起」,就這樣過了許久許久。

  最後,我終於止住了淚水。其實認真想一想,像我這種笨手笨腳、一事無成的傢伙又怎配得上菲克哥哥這麼耀眼的人呢?做人還是腳踏實地吧……不過真的很羨慕那個被菲克哥哥喜歡的女孩子啊,她應該有著什麼過人的地方吧,不然也吸引不了菲克哥哥;是絕世的美貌嗎?還是……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菲克哥哥柔聲問道:「好點了嗎?」

  我點了點頭,同時擦乾眼淚,對菲克哥哥笑道:「我已經沒事了,讓菲克哥哥你勞心了。不過到底是哪個女孩子這麼幸運能得到菲克哥哥你的青睞呢?」

  菲克哥哥有那麼一瞬看起來有點錯愕,但很快又恢復成平常的笑容。

  他慢慢地說著:「幸運……嗎?是不幸才對吧?我可不是什麼理想情人啊。」

  「才不是!」

  在我反應過來前這句話就已衝口而出,菲克哥哥好像有點被我嚇到,他定定的瞪著我,原本還不錯的氣氛突然變得有點尷尬。

  糟……糟了……我的語氣怎麼那麼兇悍啊??而且現在是菲克哥哥在說他自己啊,我怎麼會當成是別人在汙辱他??現……現在該怎麼辦?呃、對了!解……解釋!

  我有點慌亂的對菲克哥哥說:「那……那個……菲克哥哥長得這麼帥,又溫柔體貼,而且實力也很強,可是很多女性的理想對象啊!被你喜歡可是……可是……可是很光榮的事啊!怎會是不幸呢?要說不幸也是被我這種人喜歡上啊……既沒什麼特長也沒什麼優點,而且還笨手笨腳的,一點用處都沒有……」

  越說我的心就越感到刺痛。對呢……明明是這麼沒用的人,為什麼還敢做這些狂妄的事、說這些白痴般的話?其實……

  但菲克哥哥的笑聲打斷了我的思路,他正在輕輕的笑著,就像我說了個很好笑的笑話似的。

  「原來在妳眼中我是個這麼好的人嗎?」菲克哥哥笑道:「還真讓我有點受寵若驚啊。不過即使是親眼看到也不一定是事實就是了。」

  我還未理解菲克哥哥的話,他就接著說了下去:「那個並不重要,倒是爧爧妳太悲觀了,每個人都有他們自己的優點和才能,沒有一個人是沒用的,妳也不例外;譬如說,從這兩天的訓練中,很明顯能看出妳在水晶之力的聚集和轉化方面很有天份,妳所展現的技巧已足以讓絕大部份的魔法師自愧不如,即使說妳是這方面的天才也不為過呢……」

  菲克哥哥一直的說著,說了很多很多,全都是很好聽、很讓人開心的話,但這些話……都是為了安慰我才編出來的吧?為什麼要這樣做呢?為什麼要不顧現實說著這許多許多虛偽的話呢?我想你注意我,我想你稱讚我,但我不想你為了哄我而說著違背自己意願的話;這些誰都會說的漂亮卻虛假的話語根本就沒有任何意義,我希望聽到的是你內心對我的真正評價啊!我想要的是你曾留意過我的證明啊!即使你從沒正眼看過我一次,但我寧願你坦白的說出來,那樣還沒現在絞盡腦汁的想一些有的沒的來哄我更讓我傷心啊!

  我盡力忍著快要流出來的眼淚,強撐起笑容,以我所能作出的最輕鬆的語調對菲克哥哥說:「雖然菲克哥哥你這樣說我很開心,不過我自己有什麼能耐我自己清楚,所以……」

  可是我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菲克哥哥打斷了,他有點不耐煩的揮著手說:「爧爧妳的缺點就是太缺乏自信心,不管做什麼都覺得自己一定做不好、時時刻刻都認為自己比不過別人,這讓妳看不到自己的優點。我剛才說的全都是真的,妳其實沒有自己想像的差,或者說,妳在某些方面比一般人優秀許多,只是妳選擇忽視自己的長處,卻把目光聚焦在自己的短處上,讓妳無法發現並發揮妳的長處,所以……」

  菲克哥哥對我笑了笑,柔聲道:「請相信自己吧,就像我和部隊的大家相信妳一樣,相信自己吧!你不是不能,只是不肯而已;只要妳肯給予自己更多的肯定,我確信妳必定能獲得令人驚嘆的成就。」

  我再次迎上菲克哥哥的目光,但這次帶著的不再是期待,而是訝異,因為他那堅定的語氣明確的告訴我他並沒有在說謊──他真心的相信著我。一直以來從沒有人曾對我有這樣的期望、有這樣的信心,只有菲克哥哥……他是第一個認為並相信我並非無能的人。

  「謝謝你,菲克哥哥……」

  我這時只能想到這句話,也只能說出這句話,因為我知道如果我再說下去,就一定會哭出來。

  菲克哥哥這時伸出了小指頭,說道:「如果妳真的想道謝的話,就答應我以後不要再輕視自己,並找出一條適合妳自己的路吧!」

  我看著菲克哥哥的伸出的手感動得無法言語,所能做的就只有回應他的要求。我伸出了我的小指,勾上了他的小指。

  「那就約好了?」菲克哥哥愉快的問道。

  「約好了!」

  「絕對不能反悔哦!」

  「唔!」

*     *     *     *     *     *

  在回工會宿舍的路上,我跟菲克哥哥聊了好多好多,真是太開心了!這可是我一直以來夢寐以求的單獨相處啊!!然後我發現原來菲克哥哥除了魔法外還知道很多東西,雖然在理論方面有點比不上白菖蒲哥哥,但他對世界的局勢卻清楚得不得了呢!

  不過最令我開心的是菲克哥哥答應了我的請求,以後每星期都會抽最少一天來幫我特訓,好讓我跟上大家的進度,而這代表了我每個星期都會有跟菲克哥哥單獨相處的時間!這可是個千載難逢、提升我們親密度的機會啊!雖然菲克哥哥曾說過他已經有喜歡的人,但青森姊也說過男人都是花心的生物,我深信只要找對方法的話,菲克哥哥一定會漸漸開始喜歡上我的!烈爧,你真是太聰明了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在此之前,我有個問題想問菲克哥哥很久的了,那就是……

  「對了,菲克哥哥,你怎麼會找到我的啊?」

  「關於這個問題……我覺得陽一他當私家偵探可能會比當傭兵更有成就呢。」

  「……??」

(The End)

*     *     *     *     *     *

插圖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