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128

第七章 渡鴉(上)

樓主 依協莉絲 urzavsrage
忽然發現上一章(番外篇)是貼在上一頁的
也就是說我拖稿已經拖了整整一頁了......   =  ="
那......
現在就送上第七章吧!   XDD

--------------------------------------------

第七章 渡鴉(上)

  「第九個……」XM喃喃道。

  計算殺敵數是XM的習慣。

  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在何時養成這個習慣的。

  可能是在令他獲得「王刃十牙」這稱號,卻失去所有戰友的那場戰役之後吧?

  XM看著地上的屍體,深深吸了一口氣後又開始找尋下一個目標。

  這時,他發現一名蓋布蘭的刀遊俠正盯著他看。

  XM從沒見過這麼危險的人。

  那人雖然瘦弱得像是會被風吹走似的,卻有一股強大得令人戰慄的力量自他體內散發出來。

  一股不祥的力量。

  XM看著這個從頭到腳一身黑的刀遊俠,心中只想到一個形容辭──死神。

  但XM並沒有感到恐懼。

  他有太多次面對死神的經驗了。

  ──在死神的面前你只有頑強、勇敢地反抗才有一線生機,恐懼、逃避都只會令你死得更快。

  XM冷笑一聲撲向了刀遊俠。

  同一時間,刀遊俠也衝向了XM。

  下一秒,巨斧與環刃猛烈相撞,爆出陣陣火花。

  拆到第三招,XM發覺了兩件事:

  一、刀遊俠的技術與他在伯仲之間;

  二、他的力量遠比刀遊俠強。

  技巧相當,力強者勝!XM知道勝利者將會是自己。

  他有信心在三招之內解決對手。

  可是刀遊俠卻好像完全不發覺自己已處於劣勢,仍在忘我地跟XM纏鬥。

  「斷!」

  XM大吼的同時一斧劈向了刀遊俠。

  這一斧快而重,更把刀遊俠的退路全數封殺。

  現在刀遊俠能做的只有擋下這一斧。

  用手中那對鋒利無比卻脆弱不堪的環刃擋下這一斧。

  而這樣的結果只有一個──環刃和刀遊俠的身體同時被劈成兩半。

  勝負已分,XM已準備開口說「第十個」了。

  因此,當他看見刀遊俠擲出手中的環刃時,他著實呆了一下。

  脫手的環刃從詭異的角度擊向XM的要害,如果不擋下環刃的話,在刀遊俠的身體斷成兩段的同時XM也會喪命。

  這對處於上風的XM來說無疑是最差的結果。

  但XM畢竟是「王刃十牙」之一,反應之快非常人能及。

  他瞬間後退半步,硬生生把已經斬出的一斧停住,立即迴轉斧身拍落迎面飛來的環刃。

  可惜的是這套動作破綻太大。

  高手過招,多細微的破綻都會致命。

  所以XM死了。

  在他死前,耳邊響起了一把冰冷的嗓音:「我叫渡鴉,你很強。」

*     *     *     *     *     *     *     *

地精岔口‧納茨瓦、卡薩多聯軍軍營

  藍色新月艱難地從被窩裡爬起來。

  昨晚他為了處理軍務弄到天快亮才能睡覺,在他以為終於能好好地休息一下的時候,一把爽朗、響亮得過份的嗓音卻突然在耳邊響起,把他嚇得整個跳了起來:「淫月快起床!太陽都曬到屁股了,還想睡到什麼時候啊?」

  能在不被藍色新月發覺的情況下接近他的人這世上只有兩個,而這兩個人中會叫他「淫月」的則只有一個。

  藍色新月用被子蓋著頭,咕噥道:「不要鬧啦,願,我昨晚很晚才睡啊……」

  願一把掀開被子,一副老媽教訓孩子的模樣指著藍色新月的鼻子道:「誰叫你都把東西堆到不做不行的時候才開始動工,你這叫活該!這次就當是一點小教訓,看你下次還敢不敢再拖!好了!快點起床吧!有人等著要見你呢!」

  看見願說教模式全開,藍色新月知道今天是不可能睡懶覺的了。

  他認命地爬下床,開始把衣服一件一件地往身上套,一邊心不在焉地問:「妳不是說有人要見我嗎?是誰啊?」

  願側著頭想了一下,慢吞吞地說:「是個很漂亮的女孩子啊~」

  「喔,是喔。」

  藍色新月仍是那副心不在焉的模樣,但手腳卻比之前利索了好幾倍,本來像是一輩子都換不完的衣服不單眨眼間就整齊的到了身上,甚至還開始梳理起那頭柔順亮澤的及腰金髮。

  在確定自己的外表沒任何瘕疵後,藍色新月小心奕奕的蓋上頭罩,讓面孔完美地隱藏在頭罩的陰影之下,接著精神十足地對願說:「讓女士等待可是很沒禮貌的事呢,那位女士現在到底在哪兒啊?」

  看到願的表情,他輕快地說:「哎呀~~妳就不要一臉『既然不會露臉,為什麼要花整整兩分鐘梳洗』的表情啦~~這可是禮貌耶,禮貌~~」

  願白了他一眼,道:「她就在帳篷外面等著。」

  藍色新月二話不說走出帳篷,隨即用能讓十歲到八十歲的女性都迷倒的溫柔聲線對站在帳篷外的那名女子道:「讓美麗的女士冒著寒風……咦?」

  藍色新月狐疑的盯著眼前那好像還沒睡醒的女子,轉過頭向願問道:「妳說的那個『很漂亮的女孩子』呢?」

  願奸笑道:「怎麼了?你是想說密雅不漂亮嗎?」

  藍色新月的語氣顯得有點失望:「不,密雅很漂亮,但妳說的那個『我不認識的漂亮女孩子』呢?」

  願悠然道:「我從頭到尾只說了『有人要見你』和『那是個漂亮的女孩子』啊~我可不記得有說過你不認識她~」

  藍色新月委屈地道:「果然還是小戀好,他絕對不會這樣子耍我的。」

  願正想回嘴,一直站在一旁沉默不語的密雅卻突然發話:「重要事項,緊急。」

  願滿不在乎地聳了聳肩,道:「既然密雅說有重要事情向你報告,那我就先走了,你們兩個自便吧~~星~我來了~」

  藍色新月看著一邊哼著小調一邊踏著輕快腳步離開的願,嘆道:「果然還是小戀好……」

  在確認願已經離開後,藍色新月轉向了密雅:「唔……讓我想想,能讓密雅妳大老遠從亞茲烏多跑來傳話,應該是聖女王或是文賓的口訊吧?」

  密雅點了點頭,緩緩道:「文賓叫你結束後馬上回去。」

  「這樣嗎?明白了。麻煩妳轉告文賓,就說我在這邊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有調查的價值,所以可能要晚點才能回去。」

*     *     *     *     *     *     *     *

  「菲克!菲克!」

  四月差不多把整個軍營跑了個遍,就是看不到菲克的身影。

  「可惡!那傢伙到底跑哪去了?什麼時候不選,偏偏選在快要出發巡邏時才失蹤,是想偷懶嗎?」四月悻悻道。

  就在四月盤算著一會兒找到菲克後要怎樣懲罰他的時候,她終於發現了目標。

  菲克正站在一座富麗堂皇的帳篷前跟一個冷酷得像冰塊的男人聊天。

  這邊廂菲克正聊得起勁,那邊廂四月卻是氣得暴跳如雷:「好哇!虧老娘找你找得那麼辛苦,你小子卻在這邊跟人風流快活!?」

  只見四月鼓起腮幫子,鬥牛一般衝向菲克,而專注於對話的菲克則突然感到一股強烈的殺氣從背後逼近。

  菲克還沒來得及轉頭看看到底發生什麼事,就被一隻纖細柔嫩卻強而有力的手抓住後頸,然後像死魚般被那隻手拖走。

  雖然沒看到那隻手的主人,但從咒罵聲菲克已知道對方是誰了。

  他嘆了口氣,對離他越來越遠的冷酷男子喊道:「下次有機會再談吧,再見了。」

  「呵呵~~你們感情還真好啊~~」四月一邊拖著菲克一邊冷笑道。

  菲克又嘆了口氣,無奈地說:「可以放手嗎?我自己會走。」

  「不行!不然你又不知道會跑到哪去的了!」

  堅決的拒絕。

  菲克再嘆了口氣,苦笑道:「又不是我去找他搭話的,為什麼好像全是我的錯?」

  四月冷笑道:「不是你搭話難道是他搭話嗎?」

  菲克淡淡道:「答對了。」

  四月道:「那你就不會說你有任務在身,沒空跟他瞎搞和嗎?」

  菲克第四次嘆氣:「要是可以的話我早就說了,跟他聊天可不是件愉快的事。」

  四月冷冷道:「嘴倒是挺會說的嘛,但做的好像是另一回事喲。」

  菲克道:「聽妳的語氣好像還不知道他是誰呢。」

  四月怒道:「光你就夠讓我煩心的了!誰還有空去管那傢伙啊!?」

  菲克嘆完第五口氣後,用老師教學生的口吻向四月道:「他是『王刃十牙』之一、王家衛隊的副隊長‧『三劍』尼爾。」

  四月道:「哼!『王刃十牙』又怎樣!?我管他是王刃……王……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四月猛然轉身看著菲克,臉上寫滿了驚訝和不信。

  她結結巴巴地道:「王……『王刃十牙』不是當年匈凱爾陛下賜予納茨瓦最強的十名戰士的稱號嗎?那……那個人……他……他就是十牙之一的尼爾!!??」

  菲克點了點頭。

  「那種大人物找你幹嘛?」

  菲克搖頭道:「不知道,他只是談了一點關於昨天戰鬥的事,說什麼切斷敵人補給線、表現得很好之類的。」

  四月呆呆地盯著菲克幾秒,突然一把抓住菲克的後頸,繼續把他像死魚般拖去集合地點,一邊冷冷道:「就算是匈凱爾陛下找你搭話也好,巡邏時還是得準時出現,不然我會讓你死得很難看的,懂嗎?」

  菲克嘆出了十分鐘之內的第六口氣,然後完全沉默了下來。

  因為他突然發現四月已經下定決心要把他拖到集合地點,所以不論有什麼理由,他還是逃不過被一個女孩子抓住後頸像是拖死魚般拖出軍營的命運。

  這時,菲克正默默地在自我安慰:「至少沒被她扭耳朵……這已經很好了……沒錯……這已經很好了……沒被扭耳朵……」

*     *     *     *     *     *     *     *

  在集合地點等他們的赫然是終日把臉藏在頭罩陰影之下的藍色新月。

  看見菲克被四月拖出來的模樣,藍色新月忍不住笑了出來。

  「哈哈~~老公跑去偷吃,老婆把他抓回來了嗎?」

  四月沒好氣地說:「這可不是什麼老婆抓老公,是憲兵抓逃兵啊!憲兵抓逃兵!」說著,她忽然鬆手,害菲克一屁股坐到地上。

  菲克沒說什麼,只是默默地站起來,拍了拍沾在衣服上的塵土。

  藍色新月拍著菲克的肩膊,樂呵呵地道:「呵呵~我的朋友啊,你好像點錯選項進入壞結局了呢~~」

  菲克冷冷道:「閣下貴為卡薩多傭兵工會的總隊長,為什麼要親自去巡邏,而且還是跟身為納茨瓦士兵的我們一組呢?」

  藍色新月重重地嘆了口氣,無奈地搖頭道:「沒辦法啊,像我這種人數不到四百人的小工會的總隊長,在軍隊裡的地位大概就跟你們燄凰戰曲的二級副隊長差不多,所以連放哨巡邏這些事都得親自上陣。至於為什麼跟你們一起巡邏嘛……」

  藍色新月頓了頓,笑道:「為了增進兩國士兵間的友誼、鞏固兩國的關係,所以我們昨晚決定讓『理想鄉』和隸屬陽一部隊的士兵們共同執行哨戒、巡邏等的任務,增加相處的時間。不過當時你好像跑了去散步,所以沒聽到宣佈吧?」

  「喔,是嗎?」

  菲克盯著藍色新月的眼神冷酷無比,藍色新月卻無視這嚴厲的眼神,走上前附在菲克的耳邊輕聲道:「還在為昨晚我說的話生氣嗎?要是這樣就真是抱歉啦~~不過你要小心啊,你現在可不能選錯任何一個選項了,不然隨時都會進入鮮血之結末啊~~」

  這時,四月的叫聲從前面傳來:「你們兩個在咬什麼耳朵啦?走快點啊!!我們已經遲很多的了!」

  藍色新月回道:「沒什麼啦,只是在教菲克好兄弟怎樣才能成功攻略妳而已~~」

  「啊?」四月的聲音充滿疑問。

  「沒什麼沒什麼~~我們開始巡邏吧~~」藍色新月輕輕把話帶過,快步跟上了四月。

  菲克凝望著藍色新月的背影,眼中突然露出濃濃的殺意。

(待續)

--------------------------------------------

目前在想要不要在每章後面加個小知識欄
因為有些設定很難在小說裡清楚說明......  囧
然後呢,這章的進度是原計劃裡第七章的前半部份...... (默)
但後來因為一些有的沒的寫太多,結果只好砍成兩章囉~ (光速逃)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