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7
GP 61

第二章 私、きっと!

樓主 依協莉絲 urzavsrage
又是相隔四天,第二章終於寫完了...............
寫完後的第一感覺:這一章其實根本可以用幾句話直接帶過............

--------------------------------------------

第二章 私、きっと!

  四月還是改不了那個習慣。

  雖然明知現在窗外已看不見趕市集的小販或是趕上班的上班族,四月依舊每天清早就坐在窗邊,眺望窗外的景色。

  就如習慣早上喝咖啡的人,若是哪天早上沒喝咖啡,當天就會全身不舒服一樣,這已成了她生活的一部份。

  自加入傭兵工會燄凰戰曲的那一晚,四月就搬進了工會的附屬宿舍。

  不是因為住厭了以前的房子,不是因為沒錢交房租,而是因為陽一的一句話。

  「妳是新隊員,為了能讓妳快點融入我們隊,所以妳從今天起要住在工會的宿舍,因為我們全部人都住在那兒。」

  於是乎,四月搬了家。

  看著隸屬燄凰戰曲的傭兵們三三兩兩地往宿舍旁的訓練場走去,四月嘆了一口氣。

  「唉,雖說加入工會後每天也有訓練,但體重卻一天一天地增加,現在連一直穿著的衣服也覺得變緊了。」

  「尤其是小肚子,明顯能看見脹了起來,這可怎麼辦啊?我的衣服可是很容易突顯出身材的耶……」

  「但沒辦法啊!誰叫餐廳的東西那麼便宜又好吃呢,害我都忍不住吃了一盤又一盤。啊~~草莓聖代~~」

  「不行!不可以再想吃的了!對了,聽青森姊說最近城中新開了一間減肥專門店,據說效果也不錯……」

  「而且衣服得換一換了。一天到晚都穿著那件娃娃裝,就算別人沒看厭,自己也穿厭了。」

  「加上年紀也一大把了,還穿這種娃娃裝,看起來就是個變態嘛……找天一定要去買幾件符合我年紀的洋裝才行!」

  「沒錯!為了我的身材、形象著想,減肥店、洋裝店我來了!!」四月突然握緊拳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站了起來並大喊著。

  咦?不對啊!?為什麼我會OS起這些東西來!!??

  正在疑惑著的四月突然發現身後有點動靜。

  用會扭到脖子的速度轉頭望去,她看見了兩個憋笑憋得全身發抖的身影。

  兩個赤眼銀髮的少年。

  一條名為理智的細線「啪」的一聲斷掉了。

  「你們兩個……好……很好……」一邊說,四月一邊拿起放在床邊的鐮刀。

  「瑪瑪!拾月!今天老娘不把你們做成家鄉雞老娘就不叫四月!!!!!」

  「喔喔!歐巴桑發怒了~~好可怕~~」

  「哈哈!老巫婆砍人了~~快逃啊~~」

  歡樂的笑聲伴隨著令人心里發毛的怒吼聲和腳步聲在宿舍的走廊上迴盪著。

  就這樣,四月的一天開始了。

*     *     *     *     *     *     *     *

  「真是的!那兩個臭小鬼!居然對一個只有十七歲的美少女說那些話!太可惡了!!」四月一邊碎碎唸,一邊踏進訓練場的預備室,又不無擔心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不會真的變胖了吧?」

  「怎麼啦?看起來心情不太好哦。」一把帶點慵懶的成熟女性嗓音把四月的思緒帶回現實世界。

  「早上好!青森姊。」四月帶點緊張的向坐在預備室角落的的那個穿著中隊服裝、揹著大盾的女性說道。

  青森是陽一的副手,為人十分可靠,在隊中像大姊姊般的存在,因此隊員們都尊稱青森為青森姊。

  用了然於胸的表情看著四月,青森說:「又是那對雙胞胎吧?」呼了一口氣,她接著說:「不用把那些事情放在心上啦,那是他們兩個向人表達好感的方式,要是他們不喜歡妳的話才懶得跟妳這麼耗呢。」

  「雖然話是這麼說啦……」四月無奈的答著,同樣的說話青森已不知道對她說過幾次了。

  四月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

  「青森姊,他們有這樣戲弄過妳和其他隊員嗎?」四月很難想象像白菖蒲那種不說話、沒表情的人被戲弄時到底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除了我,隊上其他人都被他們作弄過,青森姊也試過一次。」

  「呀--!!!!」

  四月被背後突如其來響起的聲音嚇得跳了起來:「白!你什麼時候來的啊!?」

  站在四月背後的是臉色蒼白、面無表情的白菖蒲。

  這次回答的是青森:「你說什麼傻話啊?小白他比妳早來到這里的啊,難道妳都沒看見他嗎?」

  有看見就不會嚇成這樣了吧?四月正想這樣吐糟,卻突然發現胸前多了個毛茸茸的東西--一個人的頭。

  那顆頭不但緊緊黏著四月的胸部,還在不停地磨蹭,口中念念有辭地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四月茫然的看著那顆有著火焰般鮮紅頭髮的頭,然後抬頭看了看青森和白菖蒲,確定了他們二人也對目前的狀況不知如何是好後,又把視線移回那顆頭上。

  終於,她用試探性的聲音對著那顆頭說:「呃……烈……烈爧?」

  正在磨蹭的頭停下了動作,然後慢慢抬起。

  烈爧稚氣的臉龐上帶著濃濃的睡意,嘴角還流著口水。用琥珀色的大眼睛呆呆的望著四月幾秒,她說出了往後被雙胞胎取笑了好幾個月的話:「四月姊……肉包子好大好好吃喔……」

  在場的四人除了還沒睡醒的烈爧外,其他三人都愣住了。

  「原來還真有人……」正當四月開口打算打破尷尬的氣氛時,她看見了兩個在這種時候最不想看見的人

  --瑪瑪和拾月。

  這對擁有相同臉孔、同樣穿著小隊服裝的雙胞胎兄弟現在露出了一模一樣的吃驚表情,用難以置信的目光看著四月和緊緊抱著四月的烈爧。

  「對不起,打擾了。」說完兩人就同時轉身離開,離開時還以微弱卻又可以使預備室里的人清楚聽到的音量在討論:

  「真想不到一大清早就上演百合劇啊……」

  「不過到底誰是攻誰是受呢?」

  「那還用問!?當然是四月歐巴桑是攻啊!!爧爧那麼天真無邪又純情,怎會搞這些東西?」

  「有道理,不過還真想不到歐巴桑除了喜歡搞百合外,還是個蘿莉控啊……」

  「對啊,這次真是看走眼了。」

  「你們兩個在瞎扯些什麼啊!!??回來給我說清楚啦!!」四月又羞又怒地向雙胞胎咆哮。

  這時,一把冷得讓人感到骨髓也結冰的聲音從預備室的一角傳來:「玩夠了,現在開始訓練吧。」

  說話的是青森。

  雙子的身軀微微一顫,然後立刻轉頭,臉上還帶著諂媚的笑容:「是!是!青森大姊頭說的對!我們馬上去訓練!馬上去訓練!」

  「還是青森姊有辦法……」四月這樣想著,拉起正在揉眼睛的烈爧跟著大家踏進了訓練場。

*     *     *     *     *     *     *     *

  夕陽映照著訓練場,把所有人的影子都拉長了。

  現在仍能站在訓練場上的就只有青森一人,其他人都坐在地上喘著大氣。

  青森正拿著一份類似報告的東西在向同隊的另外五人宣讀。

  「小白,你還是那個老毛病:基本體能嚴重不足,這一點在戰場上會成為你的致命傷。不過射擊命中率有明顯的提升,對活動標靶的命中有八成半以上,固定靶更能達到百分之百命中,而且建築系技巧也比以前進步了,看來在水晶的操控方面有下過苦功。」

  「爧爧,妳火焰槍的命中率低得可憐,打固定靶只有七成半左右的命中率,活動靶更是在四成左右遊走,不要以為妳修習的火系魔法有大量的大範圍傷害技能就可以忽視命中率啊。不過值得一讚的是水晶的操控技巧方面有明顯的提升。」

  「瑪瑪、拾月,你們兩個的問題是最嚴重的:為什麼身為刀遊俠的你們動作可以比我這個盾戰士還要遲鈍?這樣下去的話在戰場上第一個死的就是你們!」

  「是青森大姊頭妳太敏捷了,根本就是快得作弊嘛……」瑪瑪低聲地在抱怨,拾月則在一旁點頭附和。

  四月也十分讚同雙胞胎的意見。從每天早上跟雙胞胎的走廊追逐戰中,四月敢肯定的說雙胞胎的動作比猴子還要靈活,這樣的動作已經不是普通人能跟得上的了。

  只見青森無視兩人的抱怨,轉向了四月:「四月嘛,妳除了體能仍稍嫌不足之外,其他方面都表現得很好,沒什麼可以挑剔的。」

  評價完每個人的表現後,青森對在場的所有人說:「陽一,也就是我們的隊長,說有消息要轉達我們,希望我們訓練結束後留在訓練場等他,所以,」青森頓了一下,在掃視了每一個人的臉後繼續她的發言:「請大家在原地休息,等陽一來。」說完她就走到了雙子的隔壁,跟他們討論訓練的事。

  四月呆呆的望著被夕陽染成血紅色的天空,那個令她恐懼的想法再次襲上心頭。

  忽然,一把稚嫩的聲音在四月旁邊響起:「四月姊,我可以坐在妳隔壁嗎?」

  四月猛的回過神來,還未能反應到是誰在問她,口中就不自覺地回答:「好啊,當然可以。」

  然後一個穿著小隊服裝、手拿法杖的嬌小女孩就坐了下來。

  「找我有什麼事嗎?烈爧。」四月向坐下的小女孩問道。

  剛說完這句話,四月就看見烈爧把可愛的小嘴嘟了起來,向她抱怨:「不是說過叫我爧爧的嗎?烈爧烈爧的,好見外喔。」

  「這……這樣嗎?那……那好吧,爧爧」四月有點手足無措地答道,她最不擅長應付小孩子了。

  「恩恩!就是這樣!其……其賓呢……」烈爧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其實我很崇拜四月姊妳的啊!四月姊妳不但溫柔體貼又聰明,而且人又長得漂亮,胸部也很大……」

  關胸部什麼事?四月心里一邊想,嘴上一邊說:「是……是嗎?也沒妳說的那麼好啦……哈哈……哈……」

  烈爧雙眼發光、一臉興奮地繼續說道:「還有啊還有啊!四月姊的實力也超強的說!除了能熟練地操控水晶外,格鬥術也超厲害的!竟然能把這麼大的一把鐮刀揮舞得這麼快,看起來還毫不費力……」

  「慣性。」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突然從兩人背後響起的平板聲音把兩人嚇得尖叫起來。

  「白!你不要這樣嚇人啦!!」四月不用看也能知道聲音的主人是誰。隊上有這種平板聲調和神出鬼沒作風的就只有一個人。

  白菖蒲好像沒聽到四月的抱怨,自顧自地繼續說了下去:「四月所使用的鐮舞術其實是以自己的身體作為軸心,利用慣性令鐮刀圍繞身體旋轉,因此不管鐮刀多沉重,只要能揮動第一下,之後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地揮舞。而且武器越重、慣性越大,因此力道和速度跟武器重量成正比。以四月的鐮刀來看,她最多能在每秒揮出三刀,加上水晶所給予的力量增幅,每一刀的力道大約比隊長的重壓斬還要更強。」

  四月和烈爧現在都吃驚得合不上嘴巴,她們從來沒看過白菖蒲一次會說這麼多話,而且更把四月的底細摸得清清楚楚。

  就在這時,一把洪亮的男性嗓音從訓練場的入口傳了過來:「嗨!大家久等了!」

  陽一終於到了。

  第一個向陽一發問的是青森:「怎樣了?和預期一樣嗎?」

  陽一向青森點了點頭,然後轉向其他人,用一種不同於以往的嚴肅語氣說道:「一個星期前,埃索度四柱臣之一的『雷爵』被行刺受傷,現在還在昏迷之中,雖然埃索度方面……」

  這時,四月聽到了在一旁的烈爧悄悄地問白菖蒲:「白哥哥,『四柱臣』是什麼東西啊?」

  被烈爧當成百科全書的白菖蒲用他毫無起伏的聲音解釋著:「『四柱臣』,顧名思義就是如柱子一般支撐著埃索度的四名大臣,其中三人負責對外的戰事,分別率領著對納茨瓦方面軍、對大陸方面軍和對霍爾丁方面軍,而另外一人則鎮守埃索度本土,負責處理國務並握有調動中央軍團的權力。其中被行刺的『雷爵』就是對納茨瓦方面軍的統帥。」

  聽完白菖蒲的講解,四月已大概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了。

  果然,白菖蒲話音剛落,陽一就說:「……所以,請大家在這兩天做好準備,後天中午到部隊總部報到,我們大概在三天後出發前往埃索度。雖然很不情願,但我還是得在這里宣佈:我們對埃索度的戰爭正式開始了!」

  看著這三個星期以來像家人一般對待四月的隊員們,四月真的不想失去他們之中的任何一人。

  她不禁暗暗下定決心。

  「我一定要保護大家!我一定不能讓大家受傷!一定!」

(つづく)

--------------------------------------------

致看不懂日文的板友(應該很少吧):
本章標題是"我,一定"的意思

後記:
本來這一章原來打算是寫到雙方正在交戰的,但寫著寫著就完全偏離了原先的企劃..........   囧
總覺得這一章除了把陽一隊的成員全都介紹之外,並沒有什麼推動劇情的作用...............
很失敗的一章啊...............   orz

另外,希望有在看板友看得愉快,沒在看的板友能看一下,還有就是多多留言啦    囧
覺得寫得不好請隨便鞭,有批抨才有進步嘛    XDD

最後,由於徵角方面反應冷淡,所以小弟在得到朋友的同意後,決定把登場人物的名稱全都改為使用他們的ID
不過vivi9572699(水樣O呆呆)大大不用擔心,你的ID還是會用的~~
只是......可能要一段時間以後,等卡薩參戰才會出現    囧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