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1k

RE:【創作】Bleach-追隨流星的旅者(7/10 第七十五章:最後的侍奉)

樓主 言子 sunsun111
作者序:
這篇是在感冒時完成的文章,
如有什麼不妥當的,
請提出……因為我也實在不清楚自己會在頭腦不清的情況下出什麼錯……
如無意外的話,
下一章為世紀對決最終回。
跟之前一樣,其實是想把兩章連成一章的,
可我現今的精神狀況沒有辦法做到這地步,又不想讓讀者等下去(雖然不知道有沒有人等),
於是最終還是交出來了……
病了快一星期,這就是諱疾忌醫的下場啊……(嘆
話說,這章是我第一次派給某位大大角色的便當……
真的是第一次,連流星I也沒派過… …



  一場慘烈的大戰,現在陷入了膠著狀態。

  御上美夜胸口嚴重受創、御上澪全身骨頭碎裂,兩人的半隻腳已經踏入鬼門關內,只要隨便找一個人來多加一刀,御上雙劍婢便會香消玉殞。

  但是與御上雙劍婢為敵的綾峰十兵衛所受的傷勢卻沒辦法將兩人殺掉。

  御上璽天的刀鋒逐漸迫近綾峰十兵衛的脖子,可是後者如今實在沒有多餘的氣力作出反抗。

  綾峰十兵衛的雙目逐漸清明,似乎他自行解除了本能的狀態,也代表他這場戰鬥已經敗給御上璽天這攻於心計的女人。

  此時此刻,他的念頭只有一個。

  「戰士一定要挺直腰桿,那怕是死!」

  說罷,綾峰十兵衛絲毫不理自己的傷勢,強行迫使自己的身體從半跪的狀態站了起來,那站得畢直的身體與他平常狀無異,臉色雖帶點蒼白,但眼神中的不屈卻顯然而見。
 
  「你贏了,御上璽天。」

  綾峰十兵衛無視自己身上鮮血淋漓的傷口,語氣平靜的說道。

  「留下遺言。」

  御上璽天冷冷的一笑,在丟下這句話之後她的身體猛地竄出,斬魄刀一口氣將反應不及的綾峰十兵衛左臂整條斬斷!

  噗。

  隨著沉重的落地聲,綾峰十兵衛沒有痛叫、沒有理會自己被斬斷的左臂。他將自己的斬魄刀掛回背部,然後用右手掩著自己左斷臂的傷口,臉色因失血過多而變得慘白。

  留下遺言?

  御上璽天當然會給綾峰十兵衛一個機會──被斷掉四肢的人也是可以留下遺言的。

  「下輩子再來找我復仇吧,我的上司。」

  三刀同時揮出,御上璽天那破風的三刀直襲綾峰十兵衛的右臂、雙腿,可就在眼見綾峰十兵衛將會被削成人棍的時候,他說話了。

  「這是我第二次使用卍解,好好看著吧……」

  「卍解──綾峰天羽.逆.綾峰明雲。」

  話音剛畢,綾峰十兵衛的身體消失,毫無疑問地御上璽天的三刀落空。在他消失的原地的下一秒迸發出來的是令御上璽天感到畏懼的靈壓。

  「嗯……本任綾峰家家主.綾峰十兵衛天羽,你做得不錯了,接下來就等我解決這一切。」

  出現在御上璽天面前的,是一名身穿道袍、腳踏草鞋,頭紮一條長長的黑髮馬尾,額前瀏海十分整齊、雖然美貌但不失英氣的女子。

  她的手中,拿著一根剛好到及她胸前的杖,而御上璽天的對手.綾峰十兵衛早就不知所蹤。

  「把我看中的男人打成這樣子,你很行嘛──不過你可以打敗我嗎?你的斬魄刀實體就是死在我手的,要不要報仇?」

  黑髮女子這樣說道。

  「報上名來。」

  御上璽天神色凝重地看著眼前的女人,很難相信綾峰十兵衛的卍解……居然是自己消失,並召喚一個人出來?

  她對綾峰十兵衛卍解的猜測雖然有點出入,但也相距不遠。
  
  綾峰十兵衛的卍解,是會令屍魂界所有死神都會認為這是平庸的卍解能力──斬魄刀實體現身。

  斬魄刀實體現身的卍解並不常見,而且威力通常也不會驚人。真要說威力驚人的斬魄刀實體現身卍解,起碼就要追溯到前幾十任的七番隊隊長.狛村左陣。

  自狛村左陣後,能夠以這種卍解成為隊長的,實在是少數。

  然而綾峰十兵衛相反,他的斬魄刀實體,是一人一杖獨步天下,足以毀滅半個虛圈的傳奇人物,綾峰家初代家主綾峰明雲。

  當使用卍解,綾峰明雲現身後,綾峰十兵衛的肉體以及靈魂便會代替綾峰明雲封入斬魄刀.疾迅天羽之中,成為斬魄刀實體。

  簡單來說,卍解後,綾峰明雲與綾峰十兵衛都是一名真實存在的死神,但同時又是斬魄刀實體。

  「吾之杖下不殺無名之輩、嘍囉之流.報上名來,在下綾峰明雲。」

  綾峰明雲把杖架在胸前悠然說道。

  「四十六室親衛隊副隊長.御上璽天!」

  隨著聲音落下,御上璽天的腳下地面猛地炸開,整個人如炮彈一樣飛到綾峰明雲的身前!這女人比綾峰十兵衛更強,不能留手!

  「真是凌厲的戰意,不過這又如何了?」

  面對有如千軍萬馬的攻擊,綾峰明雲腳下連連滑後,她用杖一點,在綾峰明雲左方不遠處昏迷不醒的御上美夜彷彿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抓住,飛到御上璽天與她的中間!

  突如其來的情況讓御上璽天慌了手腳,但她仍是臨危不亂,先是硬生生地停住自己猛衝的步伐,刀鋒一偏,越過御上美夜的頭頂向綾峰明雲突襲。

  鏗!

  綾峰明雲的杖端不偏不倚的撞中了御上璽天的刀尖,可是前者普通一杖的力量足以讓御上璽天的虎口劇痛,甚至流出鮮血。

  「怪力女!」

  御上璽天看著自己被震得渾臂發顫的右手,心中暗罵。

  「這人果然與綾峰天羽不相上下。」

  雖然一杖得利,但綾峰明雲沒有對御上璽天抱有一絲輕視的心態,相反她果斷地將御上璽天列入生平百大罕見的強敵,與綾峰十兵衛同一階級。

   如果綾峰十兵衛不是被偷襲得逞的話,想必他應該能跟這個名為御上璽天的女人一較高下吧。

  想到這裡,綾峰明雲玉面含煞,不自覺地握緊了手中的杖。作為綾峰十兵衛的斬魄刀實體多年,她能清楚感受到綾峰十兵衛被御上璽天背叛時,那撕心裂肺的痛楚。

  多年的追求,到最後終能如願時卻被無情的刺入三刀,這簡直是悲劇。

  「我會幫你追討這一筆債的,綾峰天羽。」

  說罷,她將自己的馬尾解下,瀑布般的中長黑髮隨意披散在她的肩膀──這個動作,只要是生於綾峰明雲所屬年代的死神,都會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綾峰明雲被外人加上的稱號有很多,包括四十六室初代首席護院、十三番隊初代總教頭、綾峰家初代家主。但只有一個稱號是形容她解下馬尾後的實力。
  
  這個稱號是──唯一的死神。

  事隔不知多少年,御上璽天有幸遇上了全力爆發的綾峰明雲。

  「杖化鞭.滿天花雨。」

  轟──

  御上璽天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她的身體就本能反應地向後一躍,於瞬間後她才發現自己剛才身處之地早被滿目瘡痍,原本鋪在地面上的榻榻米早就化成一層飛灰,露出碎裂不堪的石板。

  「杖化刺.雙星追月。」
  
  比流星還急速、熾熱的兩道直線刺向御上璽天的胸前以及腹部,御上璽天本能地用劍一擋,卻整個身子都被這兩記衝擊撞飛,待她落地後才能發覺原來這兩招竟是綾峰明雲的雙杖所為。

  她竟然捕捉不到綾峰明雲的動作。

  就連從單杖拆解成雙杖這種最基本的動作,御上璽天的眼睛也沒辦法捕捉,更遑論是剛才那兩招足以媲美光速的突襲。

  沒有給予御上璽天一點餘地,綾峰明雲的步伐急速移動,雙手幻化萬千,只要木杖所及之處都會被捲入其中,最終粉碎。

  「喝--」

  大喝一聲以振奮自己的氣勢,御上璽天無懼地迎上了綾峰明雲的攻勢,同樣以萬千的刀光與綾峰明雲的木杖正面交鋒。

  斬魄刀與木杖終於撞上一起,兩名堪稱屍魂界最強的女性都沒有說話,代表她們說話的就只有兩人手中的武器。

  兩人的交鋒足以撕天裂地,不過她們戰鬥的聲音並沒有傳出去,原因是因為綾峰明雲早就已經暗地裡使用禁術,將這裡獨立成一個空間。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想必當零身死的時候,這裡的靈壓波動便會立即傳出,影響兩人的對決。

  交鋒終告完結,整個空間內的所有事物彷彿都被兩人的刀與杖所完全摧毀,甚至整個空間都短暫陷入了真空狀態。

  御上璽天的雙臂佈滿了杖痕,衣袖盡數撕裂,這是綾峰明雲的杖所造成的。其實這種傷勢是出乎御上璽天意料的輕了──如果不是斬魄刀回救及時,綾峰明雲的一杖就足以要掉她整條胳膊。

  綾峰明雲的情況卻與御上璽天截然不同。她有的所謂「傷勢」,就只是衣衫被刀鋒劃過幾道口子,最嚴重的傷也只不過是左邊臉頰被斬魄刀割出一個不到一公分的傷口而已。

  高下顯然而見,綾峰明雲以壓倒性的優勢贏過了御上璽天。

  在兩人的斬魄刀能力都失去的情況下,要分出高下,就只有最基本的斬拳走鬼,以及一切的身體能力。

  戰況似乎是一面倒的偏向了綾峰明雲,可是在場的人不論是御上璽天、綾峰明雲,或者是昏迷的御上澪,都沒有想到有一個人正在努力掙扎,為自己的主人作出最後一絲貢獻。

「回、憶過去……夢之華……」

  倒在距離兩人不遠處的御上美夜輕聲說道。此時,無數隻極不顯眼的透明蝴蝶從她頸上的水晶項鍊中緩緩飛出,往房間的四方八面飛去。

  靈力波動極低的無數隻蝴蝶,逐漸在這個空間內構成了一個詭異的結界。

  最先發現有不妥的是綾峰明雲,她猛地抬頭看著連她也難以目清的蝴蝶,暗叫一聲大意。

  「璽天大人,請把握之後的機會。結界.蝶滯。」

  御上美夜吃力的站了起來,雙手對著綾峰明雲結出一個手印,無數飛舞在空間當中的蝴蝶登時以綾峰明雲的身體作為集中地聚集。

  「嘖!」

  一隻蝴蝶雖輕,可千百萬隻蝴蝶壓下來的重量是連綾峰明雲也不能無視的。

  御上美夜沒有使用到自己最高深的結界技巧.返璞,原因是因為返璞對御上璽天只有百害而無一利,因此當御上美夜自己判斷之下,她使用了牽制型結界。

  「做得好,御上美夜。」

  沒有任何道謝的說話,但對於御上璽天來說,這句話已經是對御上美夜至高無上的褒獎。

  「我先斃了你!」

  不知道自己已經有多少年沒有吃虧的綾峰明雲怒火中燒,她深吸一口氣,把雙杖中的其中一把擲了出去,目標直指御上美夜的眉心。

  就算是完好無缺的御上美夜,也絕對無法避過這一招,何妨現在她已是重傷之身?

  「我只能侍奉到你這裡了,璽天大人。」

  這是御上美夜的頭部被杖穿過前,她的最後一句說話。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