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950

第一百二十六章-好快的刀

樓主 大家都叫我BB brian821210
<第一百二十六章-好快的刀>
 
    升上三十一等沒多久,我們預設的鬧鐘便大聲的抱怨了起來,「先去上課吧,放學後我們再來這裡練好了!」廷宇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搞不好今天他又要翹掉好幾堂課了。
 
    我心中稍微思考了一下,雖然累,但還是要把該處理的事情處理完,「放學後我就不奉陪了,我還有其他事。」廷宇說他沒關係後,我們兩人便下線去回到現實中上課,我也暫時沒有再去想關於遊戲裡的事情。
 
    時間過的很快,但不知是因為我的不專注,還是老天悄悄的撥快了時鐘,當我再次用清醒的腦袋看這世界時,已經是五點三十分,放學後了……
 
    我騎著車離開校園,郁雯上次提的殿下禮拜讓我正式上工,他們說他們還需要處理一些帳務的問題才能再請人,我不是念經濟方面科系的人,所以這種事也只能他們說了算,反正只要我安分守己,我相信這世界是不會為難我的,應該吧?
 
    「劉翼翔!」隔著安全帽我似乎聽見後面有人在叫我,我讓機車靠邊停下後轉頭眺望,莉莉騎著一台粉紅色的小綿羊向我駛來,那輛車的車身看起來光鮮亮麗,應該是台新車吧。
 
    「翼翔,你急著回家啊?」她停在我旁邊,摘下安全帽甩了甩頭,「沒啊,只是想反正沒事,回家上遊戲罷了。」我坦承回答,這本來就沒什麼大不了的,這時哪個大學生一天沒上楓之谷才是怪咖。
 
    聽到我提起遊戲,莉莉似乎來了精神,邊騎車邊問我幾等啊、有沒有公會啊之類的,基本上除了我們戰隊的底牌我沒講明外,,其他我都隨意的回答她,就算我想隱瞞,她待在我們社團裡,想不知道也難,何況網路無遠弗屆,誰拿的準?
 
    我和莉莉在巷口分別,「今天晚上要不要來吃飯?你的房東可想死你了!還說要再跟你下幾場棋解悶呢!」我心中笑了幾聲,王老真不愧是視棋成痴的人,想我?我看應該是想找人陪他下棋才是重點吧。
 
    我不疑有他爽快的答應這項邀約,但我的目的是放在陪王老而不是吃免錢飯,畢竟我的生活也沒有到三餐都需要人救濟的地步,儘管王老或莉莉他們都沒有看不起我的意思,但我還是不想給他人增加麻煩。
 
    回到家後登上遊戲,正巧楓葉也在線上,「楓葉,有空嗎?」我發了條訊息給他,因為我怕直接打視訊電話過去會不小心又打擾到他煉藥還是打王之類的。後來他回了一個字,有,還真是簡單俐落啊。
 
    「還記得那鳳凰嗎?現在去找她吧,搞不好對我們參加守城戰會有些幫助。」我又寄了一封過去,不過我還沒等楓葉回覆人便先行走到那間武器店外,反正我身上的東西也要賣一賣了,他不來我也不算浪累時間。
 
    「店外等,馬上到。」一樣冷冰冰的文字,看來楓葉對那鳳凰也滿感興趣的,只是不知道那女的說要教我們東西是要教什麼了。
 
    沒有讓我等很久,楓葉幾乎是我發個呆後人就到了,「走吧。」他只是點頭,我走在前面推開半掩的簡陋鐵門,武器店裡除了掛在牆上的展示品外,其他地方堆放的東西都有些凌亂,甚至就連櫃檯上還堆疊著一些類似廢鐵的裝備,這地方還真是符合墮落之名啊。
 
    我跨過兩把插在地上的短刀,勉強的靠近櫃檯,「老闆在不在啊?」我對著空無一人的櫃檯喊,轉眼間視線前面便憑空出現了一個包著白頭巾左眼帶著黑眼罩的金髮男子,「小夥子,要買什麼自己去那邊的桶子挑,挑好後拿給我付錢就好了!」他的聲音聽起來好像帶著笑意,不知是嘲笑還是善意的微笑了?
 
    「不怕我們偷帶走?」楓葉突然蹦出這句話,我有些訝異的看向楓葉,但我其實更想聽到NPC的回答。「哼哼,墮落盜賊獨步天下,但偷這間店的東西?還要看他們有沒有機會走出那鐵門!」那老闆冷笑,不過他說的也沒錯,偷系統的東西不被全部守衛通緝才有鬼!
 
    我乾笑兩聲打破僵局,「老闆,不過有人叫我們直接找你買武器。」我向前趴在櫃檯上,我看見他的右邊眉毛挑了一下,「哦?誰這麼大能耐,叫你們直接找我買?」
 
    「我也不確定他是誰,但是我知道我要買鳳凰刃!」我提到鳳凰刃三個字時還刻意加重了語氣,不過意想不到的是,那老闆原本還挺有興趣的臉消失殆盡,剩下的只有不耐煩。
 
    他鼻子用力的哼了一聲,「跟我開玩笑啊?我這怎麼會有鳳凰刃?沒知識也要有常識,也不出去打聽打聽這鳳凰刃是你現在這種剛二轉沒多久的小鬼能用的嗎?」一口氣罵了一大串話,我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答應,我把眼神對向楓葉希望他能說點什麼,但他卻仍然是那副冷酷的臉……
 
    「是那個鳳凰叫我們來找你的!她說跟你買鳳凰刃就可以找到她!」我反駁似的回答,但根本一點也沒有中氣,語氣裡只有妥協……。「什麼鳳凰?再亂我就趕你們出去!」真是的,這傢伙幹什麼突然發起脾氣來?剛剛還好好的,聽到我們要買鳳凰刃就臉色大變,一定有問題!
 
    「喂,老獨,人家都指定要找鳳凰了,何必發脾氣耍性子呢?」突然之間,我們背後傳出另一個平緩的聲音,我轉頭一看,一個穿著紅色和服臉上掛著細細八字鬍的中年男子站在我們後面,什麼時候?我知道NPC都很強,但也不需要這樣子一直打擊我們玩家的信心吧……
 
    「八叔,我哪有發什麼脾氣?」那被喚做老獨的臉好像紅了一些,我看向八叔,他的嘴角淺淺彎起,「不好意思讓你們見笑了,這傢伙也只是單純的不喜歡男生靠近鳳凰罷了。」他話才剛說完,那賣武器的老闆就胡亂叫了幾聲,看來他所言不假啊。
 
    八叔走了過來,但我明明只看見他動了幾步,他整個人卻轉眼間出現在我的面前,這其中就算不長也還有兩三公尺,這身法,肯定是個高手!「不好意思讓你們見笑話了,我是賣防具裝備的老闆,你們要找鳳凰嗎?」我點點頭,他又笑了一次,但這次我卻感覺他的笑容夾雜著其他的東西。
 
    那老獨在一旁悶著臉沒有說話,「雖然你們說你們是鳳凰找的人,但我還是不能讓你們見到她。」我雙眼一睜,很驚訝他說的答案,「為什麼?請給我們一個理由!」
 
    「唉……有些事,對於弱小的你們來說,太殘酷了。」他搖著頭,手上不知何時多了一把摺疊扇,「不過就這樣把鳳凰的客人趕走,似乎也不太好,那麼……」他用扇子搔著下巴,我豎起耳朵想聽清楚他說的話。
 
    八叔的扇子突然平舉只著我們,「接我三招!一個人或一起上都行,只要不被我打倒在地,我就帶你們去見鳳凰!」八叔原本一直瞇著的眼睛睜了開來,忽然之間我感到一股氣勢壓了過來,這感覺,就像是當時鳳凰施展寒冰鬥氣的時候一樣……
 
    「我先上。」楓葉向前踏一步,我沒什麼意見,但現在在這種氣勢被壓迫的情況下,我們還能發揮多少實力呢?「老獨,別插手。」八叔的聲音柔和卻帶著不讓人違背的口氣,站在櫃檯後的老獨兀自的點頭後,那八叔的身影忽然一閃,整個人竟然如虛擬影像一般消失不見!
 
    我急著擴張眼界想找出八叔去了哪裡,視線滑到楓葉身上時,我看見一串殘影由左而右出現,那些殘影停在楓葉的後面,當所有的殘影全部堆疊在一起後,那八叔竟然就這樣詭異的繞到了楓葉後面,這一個過程下來,甚至還不到三秒!
 
    「小心!」我出聲警告,因為八叔這一瞬移愣是沒發出任何聲音,就算是楓葉也完全沒有察覺。
 
    我射出原本已經悄悄握在手中的探雲飛刃,但距離注定了殘酷的事實,我的飛刀還沒到,八叔的那柄扇子便已經點到楓葉的頸項上,也不知他這一點用了多少力,楓葉整個人竟然往前踏了好幾步才站穩,而此刻我的飛刀也射到了八叔背後,離弦之箭,豈有收回的道理!
 
    但當八叔進入飛刀的攻擊範圍後,我只聽見「鏘!」一聲,我的探雲飛刃便突兀的落在地上,八叔轉過身面對著我,他的扇子開著,這麼說,他剛剛是馬上轉過身來擋下我的飛刀?未見刀影,只聞刀聲,好快的刀!
 
    八叔摸著那把扇子,笑著臉說,「剛剛那樣子,算你們兩招好了。」我感覺的到一滴冷汗滑落,最後一招,要把我們兩人打倒在地,可能嗎?我現在都開始懷疑了。
 
    「還有,一招!」八叔的聲音傳出,我抬起頭,卻已經見不到任何人在我的視線前方,下一刀,會在哪裡!
----------------------------------------------------------------------------------------------
小弟這禮拜在上寒輔,讀者回覆明天再發,另外小弟看到闇夜大的文章囉,寫的有些類似傳記耶,小弟覺得很好的說,只是比較對不起的是,小弟的設定中幽帝和冒險者不是同一人的說,甚至兩人還相差了一段時代,這部分的伏筆最近再與鳳凰的橋段中會說明,不好意思讓大大誤會了。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