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1k

15 【魔法城的夜】

樓主 符晴 shane8124

15

【魔法城的夜】






  黃昏時分,我和伊卡勒特回到了原先的草原,鷹眼和米哈逸好像也剛回來不久,前者看到我們後一蹦一蹦地來搭話,我無意間瞄到他身上的水漬,便不加思索地向他提起這件事。
 
  「這個嗎?這是剛剛摘花用到的。」
 
  除了我在他衣服上看到的,他還掀了披風給我看,大大小小被浸濕的區塊散布在上頭,看著很像陰影錯落。
 
  「因為我們選到的路剛好遇到山泉瀑布才這樣的。」
 
  我一副為什麼會這樣子呢的臉,米哈逸探出頭來,左手持著一束橘色的花,花蕾像是小酒杯,握在一起就像很多的杯子互相敲擊,似乎真的會發出哐啷哐啷的聲音,感覺跟鬱金香差不多。
 
  雖然米哈逸說他們遇到了大瀑布,但他的狀況顯然比鷹眼好得多,本來就穿著水吸收不進去的鎧甲,就算被噴濕也一下就風乾了。
 
  「我們是遇到沒有辦法爬上去的峭壁呢。」
 
  跟鷹眼聊了一下我們那滑得爬不上去的高山是如何,他很快地在聽到我說使用傳送魔法時回嘴我男人就是該用爬的,就像他直接躍上瀑布去硬摘一樣,但旁邊的米哈逸只是乖順地點頭,似乎覺得如果他們也能利用傳送魔法會更好些。
 
  我們四分之三的人在現場嘀嘀咕咕的時候,女生們七嘴八舌的聲音遠遠就蓋過了我們,從剩下一條路走出,夕陽剛好打在她們的身影上,我有點看不清她們此時的模樣。
 
  「應該沒有讓你們等太久吧?」
 
  「是不會太久,我們正好聊完。」
 
  伊麗娜和米哈逸對答後,寧米亞的手上早已握了一束白色、看起來很純樸的花,我沒有注意去聽鷹眼跟奧茲問她們遇到了什麼,但我只覺得既然會特地去摘這種花,寧米亞應該是相當喜歡。
 
  「沒想到你們身手真的不錯,花朵一點都沒有傷到呢!」
 
  不一會兒,寧米亞的懷中再多出了兩把花,配上她嬌小的身軀就像是小孩緊抱著自己許多很珍貴的寶物一般緊緊呵護著,臉上的笑靨帶了點傻氣。
 
  「好,那麼你們就正式通過我這裡的考驗,寧米亞認可你們。」
 
  聽完,我下意識地深深吐了一口氣,畢竟這份考驗對我來說不僅僅是打開心結,也是更認識伊卡勒特的一個契機,我提起嘴角,讓鷹眼和奧茲的歡呼聲應和我心中的喜悅。
 
  「除了伊麗娜姐姐,跟這個穿著海盜服的哥哥,水神姐姐說還有一個可以跟神明連結的哥哥……」
 
  「是指我嗎?」
 
  「應該是,她說的樣子跟你很像,而且我可以感受到水神姐姐的力量在你身上流動,看來就是你了。」
 
  聽了寧米亞的話,腦袋裡一時有些猶豫。
 
  我看著大家,感到有點不知所措,心裡有種明明是所有人出來要輪流各自增強實力,結果我沒做什麼卻在各處雨露均霑的感覺。
 
  「不用害怕,這本來就是你應得的。」
 
  我還在裹足不前,米哈逸跟夥伴們已經上前跟我講了些鼓勵的話。
 
  「水之女神說了,你有和元素精靈之間的聯繫,有機會就不要放棄這個天賦了,一定要好好把握。」
 
  「奧茲……」
 
  我愣了一下,我知道他們有聽進水之女神的話,但多少還是害怕會被認為有天賦,也只是趁著任務優勢拿到力量而已,但這些人卻沒有這樣。
 
  「我們能出來旅行也是因為你,夥伴之間不需要在意這些小事。」伊麗娜拍了拍我的肩頭。
 
  原來不只是我把他們當成朋友,他們也已經把我當成一份子看了。
 
  暖意來不及湧上,我和伊麗娜兩個人已經被鷹眼推了出去,他嘴裡充滿活力的說著:「別再愣著了!再站下去可就要天黑了哦!」
 
  我被他推著踉蹌了好幾步,寧米亞雙手背在後面看著我們,我忽然嶄露笑顏,初見時陌生的感覺逐漸被填補上踏實,既然他們都這麼說了,那我也該勇往直前才對。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我轉頭看向大家,他們朝我點點頭,好像看見伊卡勒特也微微的點了一下。
 
  「就是應該這樣子才對嘛!」
 
  鷹眼對我比劃出讚的手勢,一股黃色的光突然染上他的臉龐,黃綠色的魔法陣從寧米亞腳下出現,捲起了已經微涼的晚風。
 
  「現在寧米亞就將力量交付於你們,通過考驗的冒險者們。」
 
  締晴空堅定之約,喚自由奔放之雷。
  聽從吾「寧米亞」之令,吹拂清新風語。
  契約者……伊麗娜,鷹眼,昕里。
 
  她在魔法陣中轉了一圈,現場忽然颳起一陣大風,捲起了落下的花瓣和嫩葉在眾人之間流轉,五彩斑斕的景象似是在空中燃放著煙花。
 
  數道氣流穿越光芒包裹住我們三人,我感覺這股力量很像使用風靈祝禱時帶給身體那般輕盈的感覺,後來不知道是不是覺得冷,身體就像是有電竄過一樣讓我打了個冷顫,或許這就是身體裡有雷屬性力量的證明。
 
  「姐姐要繼續努力哦,寧米亞會替你們加油的。」
 
  飄落的花灑落在她施法結束的動作上就像是完成表演的舞者般優美,不過她很快恢復成雙手抱後的姿勢,就像個小女孩對著伊麗娜呵呵地笑。
 
  「寧米亞……真的太感謝妳了!」
 
  伊麗娜一把衝過去抱住了寧米亞,夕陽此時落下讓天空變成了夜黑色,後者也用力的回抱了一下,看起來感情好到讓人很難相信這只是幾個小時的交情,但或許就是伊麗娜的人格魅力。
 
  「你們也快回去吧,寧米亞也差不多要回去了。」
 
  寧米亞表示會在這裡等到我們離開,為了不讓她等太久,原本要直接利用傳送器回到貝里塔斯,奧茲這時卻突然做聲,在眾人中打了一個岔。
 
  「那個……如果我記得沒錯,梅爾席特就在春天大地附近。」
 
  她顯得有些兩難,應該是不知道這時候提這個恰不恰當,但以目前的地理情況來說,又是最適合提出這個提議的。
 
  「我想要回去找師傅一趟,詢問上次在狐狸村發生的事情。」為了說服我們,她似乎特意多加了一道說詞,「而且現在天黑了,貝里塔斯似乎也沒有讓我們借住的地方,回去有可能還要再出來找地方休息。」
 
  大家這時候考慮了起來,我評估了一下奧茲說的情況,如果要去城市,代表著一定會有旅館,今天大家的體力應該耗損的很多,並不適合餐風露宿。
 
  這樣的話,兩邊都要趕路,不如趕往資源較多的城鎮會是更好的選擇。
 
  「我沒有異議,只要隔天馬上回去好好回報狀況的話,我想博士不會說什麼的。」
 
  思忖後我首先開口,畢竟奧茲這回事只是當作一個旅途的中繼站,並不會影響我們後續的行程,更何況現在就算趕回實驗室,應該也是打算休息而已。
 
  我看向奧茲,向她信賴地點點頭,她的表情出現了起色,其他人在我的應和下重新考慮了起來,心中的天秤或許在我的話下被推波助瀾倒向了某方。
 
  「只是休息的話,那沒什麼問題。」
 
  「有旅館的話……應該可以好好的洗個澡。」
 
  鷹眼和伊卡勒特都沒什麼意見,前者是不管說什麼,只要理由充分都說好,後者是真的沒什麼意見,出聲的米哈逸和伊麗娜也同意了這個提議。
 
  「太感謝大家了!」
 
  奧茲向我們行了個禮,露出了充滿朝氣的笑容,正要告訴寧米亞我們的打算,她已經悄然站在我們身後,忽然上下對大家打量了一遍,然後自己小步輕俏的往後跳了幾步,搞得所有人一陣疑惑。
 
  「看來你們已經決定好了,就讓我最後送你們一程吧。」
 
  話才剛落,我們腳下出現了蒼翠的魔法陣,光芒挾帶著和煦的風包圍住我們,我在心裡推敲出這應該是傳送咒文的一種,跟人使用的傳送魔法有著些微的文字差異,伊麗娜這時好像還想說些什麼。
 
  「我很高興今天有你們陪我一起玩,那麼,再見了。」
 
  知道這個魔法已經沒有辦法停下,大家各自以自己的方式和寧米亞做最後的道別,縱然捨不得,伊麗娜在最後也做出了最好的表現。
 
  「妳給我的力量一定會好好利用的,絕不會讓妳失望。」
 
  「哈哈……我很期待姐姐的表現哦!」
 
  她們都咧開嘴笑時,燦爛的光芒將寧米亞的笑靨淹沒,傳送我們來到了一處原野,面前有一座巨大灰色的石製城門,左右各有同色調石磚堆疊成的城牆延伸而去,夜色讓整個景致顯得更加陰暗,彷彿長得沒有盡頭。
 
  「這個時間來的可剛好了。」
 
  「什麼意思?」
 
  我看向奧茲,後者由於能夠來到這裡已經相當高興,此時更是露出了狡黠的笑容,指著空無一人的城門口。
 
  「梅爾席特是專門建立給魔法師的都市,就像是大家所知道的魔法森林,許多人小時候會在這裡學習,後來可能再去找漢斯教官學習,或自己深究。」
 
  我挑挑眉,繼續讓奧茲說了下去。
 
  「為了維護魔法師成長的權益,這裡制定了很多的法條,甚至是限制其他職業的人出入城,但本意是為了保護戰鬥時本來就偏弱勢的魔法師。」
 
  「原來是這樣。」
 
  我一邊回答奧茲,她帶我們看了一下城門口的告示牌,上頭寫著非魔法師的人進城得先繳交身分證明文件,也許是攻擊性比較低,我這樣的醫生和牧師只要一個禮拜審核,剩下的人都得要半個月以上,武器也要交給門口士兵嚴謹檢查過才可以帶著,一條一條規定看下去我是看得相當目瞪口呆。
 
  「不過現在還是先進去找師傅比較要緊,我們快點動身吧。」
 
  「可是要進去不是得先繳文件嗎?」
 
  「所以我才會說這個時間來的很剛好,現在剛好是守衛交班的時間,雖然基本上是前腳剛走就會有新的守衛來,但還是會有空隙的。」
 
  我一愣一愣地點頭,還沒聽出奧茲話中的意思,她擺出一副勢在必得的姿態,讓我覺得她可能是鑽這座城空隙的老手,伊麗娜此時插話進來,拍了一下奧茲的額頭。
 
  「喂喂……我們是來投宿,不是來當小偷的。」
 
  雖然伊麗娜這麼講,不過既然來了,還是得順著最了解這裡的奧茲,畢竟除了她沒人知道這裡的情況,我們只得跟著她先貼在一側的城牆上,讓她先大搖大擺地直接走進城裡看情況,確認沒事後再讓我們偷摸進去。
 
  手摸上城牆冰冷堅硬的觸感時,我覺得我現在就像是正在做壞事的小孩一樣,心裡既刺激又發毛,一方面覺得不太對,但另一方面又覺得真好玩。
 
  「趁現在!」
 
  奧茲假裝是走進城的魔法師慢慢地晃悠,實際上抓好了時機向我們打暗號,一看到指示我們就立刻摸著牆走了進去,然後一個一個躲在內部城門口的草叢中,在最後鷹眼的腳藏入草叢中時,守衛剛好經過了我們,似乎看了這裡一眼。
 
  一路上我很害怕守衛會突然看過來,耳朵裡都是自己如鼓的心跳聲,奧茲明面在街道上走,暗地是在幫我們找安全出來的位置,等到我們這五個潛入者從守衛看不到的死角慢慢地走出來,我才如釋重負的吐了一口氣。
 
  看著遠處那兩個盡忠職守的守衛,我現在覺得瞞著他們走進來真是既罪惡又刺激的一個選擇,鷹眼好像打開了新世界的開關,在後面嚷嚷著真有趣。
 
  「現在我們先去旅店找空房,我一邊說明一下這城市的結構。」
 
  奧茲這時候開始領在前頭當隊長,米哈逸默默退到了原本奧茲的位置,就像是一股微妙的平衡,不會因為突然的變動而崩落。
 
  「為了避免魔法師練習或實驗時傷及普通人民,這個都市利用城牆將生活區域分成三個區塊,第一階就是我們目前在的地方,旅館也在這裡。」
 
  街道上的人已經寥寥無幾,偶爾會看到幾個穿著不像是魔法師的成人或是小孩在街上行走,數家燈火已經點亮,為冷寂的夜色帶來一抹抹溫暖。
 
  一幢一幢的房屋在縱貫的道路上各自林立,是利用磚瓦搭成屋頂和木頭建立成的屋子,每棟都合適地建在兩盞路燈的範圍之內,各自被鋪上灰磚頭當邊界的人工草皮圍繞,門口連接著一條通往我們正踩著的主街道的道路,一直延伸到遠遠的城牆那。
 
  旅館由於比較大間,兩盞路燈的距離也更寬了些,但和其他地方看起來卻沒有不協調,整體的原木色系讓建築顯得更有居家感,掛在門口上的燈明亮的剛好。
 
  「歡迎光臨!」
 
  奧茲推開旅館的門,晃動了門上的鈴,發出了清脆的聲音,一位明顯是店長的中年婦女站在櫃台迎接著我們,兩旁放著招財樹,再更兩旁是往上層的樓梯。
 
  走過繡上金色絲絨的紅色地毯,我和奧茲以及米哈逸和店長詢問了住宿的情況,雖然沒有辦法相鄰,但總算是問到了三間空房並取得了鑰匙。
 
  「客人們可以先去房間內休息,若有問題請來櫃檯詢問即可。」
 
  店長一臉和藹地遞出鑰匙後,大家直接照著早上那樣的分組分房,想到終於能夠休息後,疲勞感突然蜂擁而上,上樓時幾乎是門一打開我就迫不及待的想走進去休息,但最後還是跟著伊卡勒特先把行李都擺好才坐在椅子上。
 
  米白色的地毯鋪在木頭地板上,各據一角的兩座化妝桌夾著單人床,在可以看到星星的窗戶旁,薄紗窗簾隨著伊卡勒特剛剛開窗的縫隙流入的風而飄動,吹向了放在靠窗桌上的香氛,幽幽清香灑向兩張床舖,充斥了整個空間。
 
  先使用完浴室的我挾帶著水蒸氣走了出來,用毛巾擦了一下未乾的頭髮,剛才特意先擦了一下浴室裡被水噴濕的地方,至少給伊卡勒特的感覺比較好。
 
  他這時倚在窗沿,視線向外,從玻璃倒影裡我看到他的視線在我出來時朝我偏移了一瞬,透明格紋窗中透出的光在他的面具上落下數道明亮的痕。
 
  「我差不多要休息了,你也別太晚睡了。」
 
  食物在我盥洗時送了上來,一直到我吃完又跑進浴室漱口後準備睡覺時,伊卡勒特的動作似乎沒變多少,我有點想要問他為什麼一直看著窗外,卻又覺得這應該是他的習慣,就沒有多問。
 
  偷偷瞄著他的背影時,腦海裡出現了一個瞬間引起我所有好奇心的想法。
 
  伊卡勒特平常都戴著面具,就連現在也是,或許我能在這時候看到隱藏在面具底下的那張臉,到底他長得怎麼樣呢……
 
  都說視線是能感覺到的,我順應著自己的好奇心從背影順到脖頸,來到分明的下頷線時,和窗上他倒影的目光一瞬間撞在一起,讓我頓時失了陣腳,只得慌亂的四處張望,憑空亂抓的手恰好抓到一本放在床板上的書,隨便地翻到第五十三頁開始假裝閱讀,不過一切都沒有意義,因為是空白的厚筆記本。
 
  我低頭看向空無一物的紙張,心臟自己蹦蹦地大跳起來,都說好奇心可能會殺死貓,這下可真的是吃到癟了。
 
  沒有勇氣再去捋虎鬚,想等他自己露出破綻可能自己會先睡著,我鑽進被褥裡用書本遮擋的餘光再偷看了伊卡勒特一眼,很乾脆地把書放回床板上背對他躺下。
 
  好不容易壓下自己的好奇心,我苦笑一番,識相地閉上眼睛,床頭燈落下暖色的燈光,像一隻溫柔的手撫著我的頭,室內就算開窗也不覺得冷,反而有些溫暖,半夢半醒間好像鳴起了金屬的嗡嗡聲,卻不像先前腦袋會那般疼痛,彷彿是在引導我回到相當長遠前的一段時光——
 
  從陽光照來的方向,我看見了一個少年的身影,他和我倚在海棠樹下,細碎的晨光湧進我的眼裡,讓眼前的他變得閃閃發光。
 
  「諭也成為牧師了啊。」
 
  眼前的少年笑意盈盈地看著我,背後的海棠不是我在夢裡看見的,卻是更能觸動我心弦的一個核心,甚至讓我認為遇見那棵海棠就是為了讓我想起這段回憶的鋪敘。
 
  「嗯,這樣就能和辰熙你一起學習了。」
 
  記憶裡的我如此回覆,這裡的確是某個現實中的地方,只是忽然想不起來,從樹葉縫隙落下的細碎光斑落在辰熙俐落的黑髮上,讓他五官的稜角變得分明,帶給我幾分伊卡勒特的感覺,周圍的樹在風中窸窸窣窣,似乎在低語著什麼。
 
  「這樣的話我可是不會輸給你的,我有很多想做的事。」
 
  他揉了一下我的頭髮,我喜歡辰熙這時候笑得開懷的樣子,正當我們兩個一同看向蔚藍如洗的天空時,他問了我一句話。
 
  「那麼諭呢?你的目標是什麼?」
 
  我記得我當時什麼都沒有說,只默默地聳肩。
 
  我喜歡當個牧師,雖然會被欺負、練習時也很辛苦,但能夠成功治癒傷痛時我很開心。
 
  這麼想時,我悄悄看了一下旁邊的辰熙,看著他愜意的笑容,讓我雖然也跟著笑了,但無法明說的感覺也在心裡來回翻騰著。
 
  不過比起這些,或許我希望的只是——
 
  就在回想到這裡時,我不知不覺地睡著了,等到醒來的時候,天邊已經升起了一抹魚肚白,我迷糊地眨了眨眼睛。
 
  「伊卡勒特跑去哪裡了?」
 
  從床下起身,旁邊的床鋪雖然整理過但還是有使用痕跡,行李還在,房間內提供的時鐘顯示時間還早,應該不會被丟包,倒是從來沒看過有人更晚睡但還比我早起的。
 
  窗簾應該是在昨晚被拉上的,盥洗後我總算取回了神智,唰的一聲將簾布拉開,耀眼的光線鋪灑進來,讓房間裡所有的東西頓時鍍上一層金輝。
 
  「沒想到昨天我還真是把自己帶入諭的回憶了啊。」
 
  我看著窗外的景色,街道上已經有各式各樣的人在來回走動,想起昨天明明是諭的記憶,卻把自己當作諭,從中重新回溫帶給我的感覺,瓦爾媞說的或許就是這樣吧?
 
  來不及細細回想,房門突然被打開,我轉過身去,伊卡勒特走了進來,太陽透過窗戶把東西的陰影在地上拉得很長,在他的身上甚至蒙上了一層我的影子。
 
  「你昨天真的有睡覺嗎?」
 
  連早安都沒說,第一句問的就是這個,伊卡勒特皺起眉,眼裡一副我怎麼會一早問出這種蠢問題的無奈。
 
  「是你太會睡了。」
 
  「我哪有!」
 
  我指了指時鐘強烈反駁現在時間還早得很,他不為所動,倒是叫我趕快把行李收一收,我砸了咂嘴,在他身後嘀嘀咕咕,這次把音量放得更低了。
 
  不知道是不是該吐嘈伊卡勒特的作息太早,早餐送上來吃完後我們在大廳等了一段時間才等到米哈逸和伊麗娜,鷹眼跟晚回來的奧茲就等得更久了。
 
  「昨天問事情問得太晚了,詳情有時間再跟你們說。」
 
  早晨的街道變得熱鬧許多,出門後人群變得更多了,我沒什麼時間去看周圍,倒是跟著人群撞來撞去,等到回神時已經回到了城鎮的大門口。
 
  我看了一眼守衛,又想起昨天幹的那些勾當,心癢癢的。
 
  梅爾席特距離春天大地其實很近,但也有可能大家在路上一直聊天的關係,很快我們就回到了傳送器旁,但現在唯一的問題來了。
 
  「我們現在要怎麼回去呢?」
 
  米哈逸對著我們這麼說,思索過程中發現傳送器的面板中央有一個特別大的紅按鈕,雖然大家分別認為或許是按那個,但實際上也沒人敢按。
 
  「我覺得就還是按看看吧,頂多用卷軸回去問就行了。」
 
  「那就你去吧。」
 
  既然鷹眼這麼講,我們就在伊麗娜單方面指派鷹眼的情況下硬是架著他的手去按了那個鈕,在他的慘叫聲中機器像昨天那樣動了起來後,又把人甩到一旁坐好,我緊張地看著眼前,有一道傳送門在眼前開啟,雖然大家各自說或許矇對了,卻也想起了傳送驚駭的過程。
 
  於是傳送器像昨天那樣衝進了傳送門,該歡呼的歡呼、該叫的叫,我們卻沒有回到貝里塔斯,而是來到一處偏僻的村落。
 
  「我說你們再不拿點好東西來,別怪我砸了這座村子!」
 
  還未從傳送器上的驚嚇脫離的我,正巧看見了幾個像是山賊的人恃強凌弱著手無縛雞之力的村民們——





15.End




看到哪裡有問題馬上留言給我吧
有讀者給我留言的部分我也會盡量討論並改進的

喜歡的話就按下GP並留言,想繼續看可以按看我的文或追蹤喔~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