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1k

11 【研究機關&沉船之墓】

樓主 符晴 shane8124


11

【研究機關&沉船之墓】






  使用傳送卷軸再度回到耶雷弗的廣場,一路上我沒有說話,腦袋裡也沒想些什麼,只是靜靜地走著,奧茲似乎對剛剛的異樣仍是疑惑,在回到眾人面前前叫住了我,眼底無神的視野循聲一瞬間定睛在某處,我轉頭看向奧茲。
 
  微風微微撩起她紅色的髮絲在風中飄盪,也捲起漫天翠綠的樹葉,奧茲將飄落的髮束捎到耳後,眼神直直地凝望著我,後方綠葉在半空中舞動。
 
  「剛剛……發生了什麼讓你在意的事情嗎?」
 
  面對這樣的提問我並不覺得訝異,本來就是預料內的情況,我抓了抓頭,一時不知道該看哪裡,嘴裡嗯嗯作聲,想到這個時候直接問奧茲或許會是更好的選擇,我在腦中整理好思緒,語氣平淡的向她開口。
 
  「嗯……剛剛神父那的人說的話還記得嗎?」
 
  「是指混血者的事情嗎?剛剛我多少也有聽到。」
 
  「沒錯,從對話內容聽了一下有點好奇,所以就站在那邊聽了一下,不過什麼都聽不太懂呢……」
 
  我佯作裝傻似為難地笑,其實對話內容我全都聽的一清二楚,只不過心理上卻無法馬上接受這個事實,也不想只聽信一面之詞,才需要有人來幫我印證這個想法是真實的。
 
  奧茲像是聽懂了我的想法,她點點頭,表情不是那麼好,對我開口時似乎也顯得有些為難。
 
  「你想知道的話我可以說明,但我得先說……不會是太好的事。」
 
  知道是預料內的回答,但我的心還是無可置否的跳了一下,我同樣點點頭,示意奧茲繼續說下去,她才願意開口。
 
  「剛剛那群人是聖因特城的牧師派來的人,負責追蹤周遭境內混血者的蹤跡。」
 
  「為什麼要追蹤混血者呢?」
 
  面對我直接的提問,奧茲瞇起眼,顯得更加為難,不過最後她還是選擇了不加掩飾地回答了我。
 
  「因為他們的信仰不認同這種人存在,自己人乍看下好像很正常,但在其他國家看來就是……歧視。」
 
  最後兩個字落下時,我的心不由自主地一緊,想起了之前在夢裡看到諭被欺侮的景象,當時他也是被很多很多的牧師同僚給欺負的,雖然沒有證據,但腦海裡卻下意識讓諭和聖因特城的關聯之間添加了一道無形的連結。
 
  想到這裡,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也同樣是需要被認證的一個層面,便反手再拋出另外一個問題給奧茲。
 
  「但是混血者長得跟我們差不多吧,他們怎麼光看就知道誰是誰不是?」
 
  奧茲聽到了這個問題,將她白皙的左手露給了我看,拿著法杖的右手伸出食指在左手背上繞了繞,看到這個情況,我的心隨著她每在上頭繞一圈時像是慢慢拉緊的弓,逐漸提到緊繃的最高點。
 
  「混血人種為了被區分出來,在左手背上會被這些牧師下印記,城裡的人會以此判斷要像是普通人般對待你,還是……」
 
  奧茲沒有把話說完,但可能會發生的結果我或許早就了然於心,因為我早就真切地看過這些畫面,腦海中也把三個名詞當作三角形的三個角,每個邊都隨著知曉的事實越多而逐漸成形。
 
  擁有印記的諭是一個混血者,並且是曾經在聖因特城學習過的牧師,現在在我一個普通人的身體裡寄宿,還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些什麼,但或許會是某些極其可怕的事。
 
  我的身體不由自主地一顫。
 
  「天哪……好荒謬。」
 
  我假裝驚訝的張大嘴且搖了搖頭,但此刻心情卻很沉重。
 
  「我也這麼覺得,不過具體情況是如何我就不知道了,之後再看看吧。」
 
  奧茲沒有聽出我短短幾個字裡帶著的顫音,我在心底暗自鬆了口氣,看來臉上佯裝不可置信的表情在她眼裡就是常人聽到可能會出現的表情,她重拾笑容,想起我們好一段時間沒有走動,提醒我是時候該回到大家那去了。
 
  回到神獸那,已經有大包小包的行李被堆放在這裡,裡頭都塞得滿滿的,西格諾斯遠遠看到我們就走過來迎接,我和奧茲自動行了禮。
 
  「這個是水世界的傳送卷軸,至於這邊也已經連絡相關人士協助你們找到神殿。」
 
  眾人集合後,那因哈特交給米哈逸數個天藍色的卷軸,隨後每人分了一個,上面畫著的是蔚藍色的美麗海域,有五彩斑斕的魚類游動,海草飄搖和巨大的珊瑚礁群。
 
  那因哈特表示已經有人在當地準備迎接,我在心底已經不知道讚嘆了幾次他的辦事效率,只要有能夠做的事情都能夠在短時間內完成,著實佩服。
 
  簡單交代彼此該注意的事項後,我們踩上卷軸,在一陣光之後來到了水世界的水之都,水咕嘟嘟的聲音開始在耳邊奏鳴。
 
  聽說水世界是讓整個人在海洋中自由呼吸並遨遊的國度,在傳送的光散去時,雖然知道直接下來完全沒有問題,但我還是下意識的閉住氣和瞇起眼睛,預想中那股水會淹沒整個身體導致無法呼吸的感覺確實沒有發生,腳踏上實物,我們安全的到了海底礁岩形成的某個平台上時,我才把整個眼睛都張開。
 
  即使在水中,從天空中照射進入海水裡的陽光依舊明媚溫暖,底下高聳的暗礁群這時就像是雲一樣擋住了部分的光,剩下的則經過了水面的折射,化為一塊塊不規則的圖案在底下剪影,水中如同被打磨到極致的藍寶石般透亮,波光粼粼,水天一色。
 
  浮動的海水包裹著眾人的身體,模糊了重力感,像是擁抱一切的大手,各式各樣的魚群爭奇鬥艷,穿過在底下隨著浪潮波動的深綠海草,又或者是神采各異的珊瑚礁群,我輕輕抬手,一串氣泡隨著我的動作升上天去,直到我看不見的彼方。
 
  一瞬間浪潮的視野,讓伊麗娜和奧茲想到了女孩小時候常閱讀的美人魚童話故事,一條小美人魚嚮往人類的生活,在和海底女巫的契約中獲得人類的雙腳,最後如願與人類過上了一段幸福的日子。
 
  在她倆講到故事裡遇到王子的部分而興致高昂時,我嘗試邁開腳步,不過卻被一股水的壓力給阻撓著,在水裡移動果然還是需要用游的。
 
  「我們就路上看看,一邊到達跟人家約好的地方吧。」
 
  米哈逸帶頭,大家開始動身,其中水性最好的鷹眼游得飛快,老是在大家旁邊繞來繞去,聒噪時順便驚擾了一群擦身而過的魚群,往四面八方飛散的魚群就像是在海底放出了煙火一樣絢爛。
 
  這裡的居民住的房子就像是寄居蟹居住的貝殼,只是比我想像的還要大許多,城鎮中央有個非常大的貝殼,上頭被一格一格挖空當作了窗戶,還放著疑似紅寶石般被陽光照到就會閃閃發亮的裝飾,看到裡頭似乎把較小的珊瑚拿來當作衣帽架,至於其他傢俱都是用沙子砌起來的,不過還是有我常看到的普通傢俱。
 
  往上游來到了另一個空無一物的平台,這裡平常應該除了一個像是樹木形狀的粉色珊瑚外什麼都沒有,此時卻有一個生物……或者是像機器的大耳狗,從我們踏上這個平台後,端正坐得挺直,眼睛一直沒從我們身上離開。
 
  牠的尾巴就像是狐狸特有的那般,在其、耳朵以及腳掌、臉頰上的兩條直線、剩下頭頂上有個門字型的對稱符號都是粉色,特別在額上跟耳背有著水波紋的圖案,其他地方都像是金屬般的銀白色。
 
  我們正要向那個生物搭話時,牠逕自先向我們開口。
 
  「歡迎你們,皇家騎士團。」
 
  「你就是來迎接我們的人嗎?」
 
  在場無不感到驚訝,除了伊卡勒特我看不出來外都試探性地看著那個生物,原本以為會是專人來這裡等待,完全沒有想到會是這個生物,並且還能在我們到達這個平台時,開口說出我們是何方神聖。
 
  米哈逸首先問了出口,我還對於眼前的景象半信半疑,畢竟也有可能剛出來就遇到敵人冒充隊友的事件發生,對方似乎察覺到我們的防備心理,從皮毛裡擠出一個簡便的信箋,趁著紙張滯空時用尾巴打到了米哈逸的手上。
 
  「如果是可疑的人,應該還不會知道我的名字。」
 
  我湊到米哈逸旁邊這麼說,後者將信箋上的麻繩拆開,那因哈特娟秀的字體映入眼中,上面確實提到了我的名字,也寫著請求協助我們找到神殿一事,我們才算是把相信對方的程度提高至八九成,對方同時做聲。
 
  「這下應該可以相信我了吧?」
 
  湊在一起的我們站了開來,還是稍微解釋了一下初次見面才會做出這樣的舉動,對於剛開始的不相信都是正當防衛,而對方也是通情達理的人,很隨意就接受了我們的原因。
 
  「你會在這裡,代表你要直接帶我們去神殿嗎?」
 
  我問出口後,對方搖了搖頭。
 
  「我會先帶你們去找博士們,剩下的會比較好解釋。」
 
  「博士?」
 
  「跟我來就對了。」
 
  沒徵求我們的意見,對方已經利用自己的大耳朵當作人的手臂在水中打水,我們跟著離開了水之都,途中我看到了藏在珊瑚礁中的小丑魚,興奮地對著奧茲分享著,在她也與我分享旁邊有巨大的綠色海龜時,巨大的魟魚像是一片烏雲飄過暫時蓋住了我們的上空,讓我不禁感嘆生態的豐富。
 
  過了一段時間,有個像是盆地般的地形映入眼底,在我們的注視下,對方毫不猶豫的就游了下去,我們互相交換了眼神,遲了幾秒才跟著過去,確實有一個建築物在中央的位置。
 
  這是一個半球體的建築物,除了用黑色鐵架框起來的支架外,從外面看的每一處都是巨大的玻璃窗,或許從裡面向外看去就能夠無時無刻欣賞美麗的海景,建築旁還有個一柱擎天的圓塔,不知道是用來做什麼的。
 
  牠帶我們來到入口處,也是用玻璃製成的門,旁邊的牆壁上有黑黑的板子,我們看著牠把手掌貼在板子上面,上頭出現了紅色的線來回閃動,我們又不自覺各自哇了幾聲,特別是在那個門突然各向左右敞開的同時,屋內冷清的白光照了出來,帶領我們進入了建築物內。
 
  裡頭的景象有點特殊,四周閃爍著數十塊的投影畫面,上面顯示著很多地方的各個角落,架設在周遭的機器面板也同樣如此,偶爾還會有些像是密碼之類的文字在上頭流竄,各個實驗員在裡頭來回走動,忙碌到似乎沒注意我們。
 
  而這間屋子的中央,有一個白髮蒼蒼,穿著實驗袍的老年男子,頭髮看起來因為實驗的關係已經很久沒有整理了,他翻閱著手上厚重的書籍,沒注意到走來的我們,直到那個生物出聲。
 
  「普羅梅特博士!我把人帶來了。」
 
  被稱作普羅梅特的男人循聲轉頭,看到我們便瞪大了雙眼,熱情地走來向我們招呼,拖鞋在地上踏出啪啪的聲音,嘴巴一邊說著:「哎呀露緹,沒想到動作這麼快!」
 
  這個生物原來叫做露緹,我在心底暗自記了下來,從牠撲向博士撒嬌的情況看來,可以看出被博士稱讚是很高興的一件事,只是被晾在一旁的我們就不知道如何是好,好在博士很快就想起該做些什麼,轉身面對我們。
 
  「我叫做普羅梅特,剛剛接獲那因哈特先生的通知,才讓露緹去找你們,剛好也需要有人來幫我收集神殿內部的資料,總之可以說是……相輔相成吧?」
 
  他提了一下眼鏡,回到了自己原本的位置,這次露緹跟了上去,站在有各種按鈕和拉桿的操作台上,普羅梅特博士調換著眼前顯示的畫面,偶爾也會叫旁邊的人員協助調整,畢竟在周遭也有著相同的機台。
 
  很快的,畫面定格在一個巨大的木質沈船附近,周遭的沙土由於鬆動的關係隨著海浪四處飄散,整體畫面雖然濁濁卻還勉強看得清。
 
  博士操縱拉桿便能決定畫面要往上點或是往下,途中我不自覺驚呼了好幾聲,後來畫面一路下到了深處,繞過沈船的後方有個海溝,就像是巨大的山崖斷面,斷面中有個謎樣的洞窟,卻有生物不斷從其跑出或進入。
 
  「這是我們實驗室研發的水下攝影機,可以安全觀看海底下的景狀,我們一直都利用這個探勘情況,不過那個洞窟裡面卻怎麼樣都探查不到。」
 
  「為什麼呢?」鷹眼問得相當自然。
 
  博士沒有再動拉桿,而是按下按鈕,整個畫面突然拉近了那個洞窟許多,露緹這個時候把他剛剛看的書給提上來,將裡面的圖像和文字展現給我們看。
 
  攝影機裡出現了有著人類雙手,持著三叉戟的半魚人、也有金髮,但卻長著角的美麗人魚,不過在書籍裡卻寫著是海妖的其中一種,這讓奧茲和伊麗娜有些失望。
 
  「只要把攝影機靠近,那些生物就會來攻擊這些機器,已經弄壞了好幾個,卻反倒讓我和研究員們更加確信,裡面應該有相當重要的東西。」
 
  「所以您是說,裡頭有可能是水靈神殿的所在地?」
 
  奧茲的提問讓博士打了個響指,他隨即回答:「非常有可能,攝影機已經幾乎看遍了所有地方,只有這個洞窟目前一切都沒有明朗。」
 
  「好,那就讓我們去看看吧。」
 
  米哈逸這麼說後,博士拿出了可以穿戴的攝影機,希望可以在探險過程中收集一點相關的資料,我想我應該都會待在後衛,所以讓博士把它像是項鍊一樣掛在我的身上,各自準備好後,博士讓那台攝影機回來,又領著我們回到剛剛的地點。
 
  準備下海溝之前,奧茲示意我可以先準備施法,我倆各自站在人群的兩側,浮空的腳下出現了水藍色的魔法陣。

  流動的水之粒子,聽從吾之命令聚集,
  聚為守護之屏,護屏中圍者。
 
  可視的海流隨著咒語包圍住了我們,隨後產生了一道神似泡泡的薄膜包覆住大家,鷹眼試探性戳了戳護罩,就像是肥皂泡一樣回彈,原本他還想再玩幾次,卻感受到後面伊麗娜的殺氣決定罷手。
 
  趁著洞口沒有魚人或人魚時我們偷偷潛入,裡頭像是正常的洞窟,卻有著像是海膽尖刺狀的冰柱,而且這些柱體居然會發光,將岩壁染上了蔚藍的天空色。
 
  「哇!小心啊!」
 
  正當大家還在四處看的時候,奧茲感受到了異樣,一把將鷹眼推到護罩的邊緣,一道冰刺瞬間穿插過他原本所在的位置,直接釘在牆上。
 
  遠處的半魚人不知道什麼時候發現了我們,手上的三叉戟會在前端凝結冰刺朝我們射來,由於剛剛奧茲的聲量,此時人魚也在後頭跟了上來。
 
  人魚們張大嘴巴發出巨大的聲波,聲波結合海浪形成了巨大的波動,伊麗娜雙手向前,風元素的力量在水裡捲動變成了水龍捲,兩者相互牴觸彈開了彼此。
 
  我們被技能產生的爆風彈到一旁的壁上,好在奧茲還維持住了護罩的穩定性而沒有受傷,伊卡勒特的飛鏢瞬間將半魚人的冰柱給打掉,我的風刃和米哈逸的劍氣硬是逼得半魚人必須使用武器阻擋,在奧茲精準控制方向的能力下,鷹眼衝上前去直接賞了牠們幾拳,各個都直接撞上了各處的岩壁。
 
  這是一場必須打帶跑的戰鬥,我在這個插曲後詠唱了風靈祝禱,遇到的半魚人和人魚越來越多,甚至遇到了可以在水中透明化的形體,神似於騎士團長元素精靈的水之精靈和冰之精靈,後者是第一次看到的深藍物種,卻會向我們吐出寒冷的吹息試圖凍結我們,還好我們可是有奧茲在,三兩下融化了冰。
 
  我們雖然在這洞窟裡四處遊蕩,但我和奧茲的感知能力也沒閒著,發現有一處水元素的氣息特別濃厚便跟了過去,隨後來到其中一處死角,但卻有著從上頭照射下來的光線,沒有任何人有異議,大家一起游了上去,卻直接跳出了水面。
 
  我們這時就像是徬徨的冒險者,對於為什麼能在水世界裡探出水面渾然不知,晶瑩的光芒這時照射到我的眼睛,我不自覺瞇起眼來看向來源,一座由冰雕塑成的美麗宮殿映入了大家的眼簾——




11.End


三章開始了
這章會算是帶出很多東西序幕的一章

看到哪裡有問題馬上留言給我吧
有讀者給我留言的部分我也會盡量討論並改進的

喜歡的話就按下GP並留言,想繼續看可以按看他的文喔~

那我們下禮拜見。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