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3
GP 291

第二十四章~勝敗關鍵 (上)

樓主 見習驅魔人洛基•小洛 g90228
小洛:開學囉~~開學囉~~煌牙大人的誓死守護也完結了好不捨。

迷:你也要加緊努力阿。

小洛:是的。

迷:雖然半工半讀但也別拖稿阿!

小洛:...好的我盡量。

正式開始
======================我是可愛的分隔線======================

《喜歡!?習慣!?孤獨Desolation (小說)第二十四章》-勝敗關鍵~上


在這冰天凍地的高原上...一條孤獨的身影緩緩的拉動手中的樂器。


二胡傳出的樂聲傳達了,孤獨、憂傷、痛苦、悲哀等等的曲調,靠在身後的魔獸俯臥在地上緩緩的哀鳴著。


令人覺得寂敍的樂聲掃蕩,這一望無際的雪白世界裡,令人不自覺的回想起過去,那段哀愁不願回憶的往事。


隨著樂聲冬痕劍雪慢慢的憶起當年的往事。

================================


「就在16年前那個快要下雪的日子裡...我被最好的朋友...背叛...就在8年前...快要下雪的日子裡...影流被背叛滅門了...。」


「詠春回來後一切都變了...我那麼盼望著他的回來...我一直默默的等待著他的歸來,...沒想到一切的等待,這一切...,終究是場夢,...夢醒人散。」


你不是答應我...去參與魔法大戰後...回來會娶我的嗎?...答應一輩子與我在一起的嗎?...讓我們將影流與咒術協會之間,...所有的恩怨情仇做個了斷,...一起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嗎?


你當時果然是在騙我嗎?...為什麼我們不是好朋友嗎?樹璃!...


當時我還小的時候,參予了我第一次的滅口任務,在那次我殺害了咒術協會的反叛份子後,就在當我要逃離現場的時候...有個男孩子看見了我行兇的過程...。


而他...並不會害怕...也沒有敵視我,甚至認為我很...可憐。


「妳不喜歡殺人吧?」   「嗯?」我因該殺了他...但我卻...。


「妳...好可憐!...」   「什麼?」我猶豫了...被這個第一次見面的男孩緊擁住...他不知道為什麼替我流淚?...因為我從小就沾滿了鮮血嗎?...沒辦法,因為我是個收銀取命的殺手...這是我的...宿命。


「不要在殺人了!我會守護妳!...我會變強!所以妳不需要再殺生了...。」是愚昧的仁慈之心嗎?此後不知道為什麼?我真的聽他的話...不知道哪時候開始,我漸漸的脫離了殺人度日的生活...


雖然父親大人說過...「無論如何,現在收手也太遲了!我們影流從很久以前就是在咒術協會底下,從事暗中處決反叛者的任務。就算現在不殺人,反叛者們對我們的仇恨,也不會就此作罷。」




不知道哪時開始...我認識了朋友?是他與她,...把我從暗無天日的世界中拉了出來!...



是他與她...讓我體會到友情與愛情的溫暖?...,也是他與她...再次把我推入無盡的...黑暗深淵!...。



「樹璃妳有喜歡的人嗎?」


「沒...沒有耶。」


「這樣阿?...妳聽我說喔。」


「嗯?」


「我很喜歡詠春!」


「嘿!?.......嗯...很...很好啊!...要加油唷!雖然...詠春是個...大傻瓜!但是...我會支持妳、給妳鼓勵、幫助妳的!妳一定要加油唷~~劍雪。」


兩名少女天真開朗的高興互擁「真的嗎?樹璃妳對我最好了!妳果然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唯一的朋友吧?...是這樣嗎?...。




詠春回來了嗎?詠春回來了嗎?少女又驚又喜的跑向久違的宅邸大廳,映入眼前的是...。


久違的人近衛‧詠春,一旁是眾多巫女與好友近衛‧樹璃...。


少女激動的衝了過去,正當她想要抱住近衛‧詠春的時候...,一旁眾多的巫女們圍上「不好意思,影流的冬痕‧劍雪大小姐!請您不要在近衛‧詠春大人,凱旋回歸與現任咒術協會會長商討大事的時候,進來搗亂!」


「妳們...這是...什麼話?」


「能不能請您別再來打擾近衛詠春大人了!大人他已經與樹璃大人訂婚了!今天就是結婚的日子!」



騙...人!

沉默寂敘的氣氛下...少女緩緩的開口。


妳們在開玩笑對吧!詠春你...回答我,詠春!~~


樹璃妳為什麼不敢看著我!從剛剛我進來到現在,妳就一直迴避我的目光!


令人心痛的一句又一句話「是真的...劍雪,對不起這件事情我一直沒有機會跟妳說...對不起...這是為了整個關西咒術協會好...對不起劍雪,我相信妳一定會找到更好的人。」詠春有點慚愧的對著劍雪說道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從...詠春他離開前就決定了。」樹璃緩緩的開口,眼神始終沒有與劍雪對上眼。


「呵呵...你們在開玩笑對吧!真是的...別那麼認真嘛...害我以為...這是真的...。」劍雪從開玩笑的眼神與笑容慢慢變成哀傷的眼神。


「是真的!...對不起...。」詠春無奈的看著當時,現任咒術協會會長說道



原來...你們一直瞞著我呀...



這麼好的事情!為什麼不早點說哩!那我...那我就...就可以...就可以...準備好賀禮來祝福你們了...。


強忍著淚水不允許自己落下,是身為殺手的自尊所不允許的,冬痕劍雪漸漸的轉身。


「劍雪!」兩人叫著劍雪的名子。

冬痕劍雪頭也不回的問著「...我們...還是朋友吧?」


從大門口進來的一位頭部微長的老者說道「唷~好久不見了,詠春...不對女婿。」

「岳父大人...。」


「爸爸?」


「唷~妳不是劍雪嗎?好久不見了,妳長大了呀~變的很漂亮很成熟了...妳也是來參加我的乖女兒與女婿的婚禮嗎?」


冬痕劍雪背對著眾人冷冷的笑道「外表成熟不夠...內心要夠堅強成熟才行...是阿...我現在才知道,他們要結婚了...真是...恭喜阿...對不起了...伯父我還有事情要處裡...兩位新人與各位希望大家能夠快快樂樂的祝福他們...告辭!」

劍...雪...,兩人無力的呼喊著頭也不回的身影,離開宅邸回到樹林中的少女...


阿~~阿呀~~,放聲大哭發洩心中的不滿與情緒...


唔...嗚嗚...,用力搥著樹木就像向人傾訴一般「我因該要替他們高興才對...沒錯他們是我的朋友。」



(事隔數個月)


「嗨~樹璃、詠春,恭喜你們阿^^!疑?詠春不在阿?」

是阿~他出去討論事情了。

劍雪看到樹璃懷中的孩子「聽說你們生了個孩子?這個孩子是女孩子耶!叫什麼名子阿。」冬痕劍雪抱起躺在樹璃懷中的孩子。

「她叫做木乃香,是詠春取的好聽嗎?」

「真的嘛!≧▽≦」劍雪高興到把孩子高舉。

「劍雪...小心點孩子很脆弱的○□○。」差點沒嚇死樹璃。


「對不起...我忘記了。=X=」真難得...詠春他還記得那時候的話阿...。


坐在走廊上的劍雪,將小木乃香護在懷中,就像親生母親一般呵護著「乖唷~乖唷~木乃香。」食指在小木乃香面前晃呀晃~。


「阿!...頭暈了...沒事吧...。」劍雪看著懷中的小木乃香吸食著自己的食指,表情溫柔有如為人父母一般「你長大一定很漂亮吧?要快快長大唷。」


咳咳!來人把大小姐帶下去。

「嘿?是您阿...會長大人?您跟詠春討論事情結束了嗎?」劍雪將手中的小木乃香接過給下人。

「是阿!我有件事情必須跟妳說!麻煩妳轉達令尊。」





什麼?從今天起?影流的人在也不能到這裡?這是為了什麽?關西咒術協會要跟影流斷絕全面的關係?


「妳也知道,從以前神鳴流負責協助咒術協會斬妖除魔,而影流就負責處裡反派份子以及將遭受邪魔妖道附身,給無可救藥的人賜於長眠。」

「不過時代不同了...影武者將被時代淘汰!相對的現在的咒術協會也不需要動用武力來統一,我們希望能統一民心和平相處,首先必須要從影流開始!也就是凍結解除武力的意思。」

「根據眾長老討論下來我們認為影流,將會是阻礙我們和平的最大障礙,所以從今天起咒術協會不再僱用影流!希望你們見諒!當然未了避免民怨,我們必須將醜話說在前頭。我們完全與你們這群殺手斷絕交流,違者休怪我們無情,請你們見諒!當然我們會盡最大的努力,防止我們互相交鋒,也希望你們放下屠刀就地解散吧。」說完當年現任的咒術協會會長就緩緩離開了,只留下錯愕的冬痕劍雪。



什麼?妳說咒術協會的人說了這些話?

「是的」

真是不講情面!利用完就拋棄我們要我們揹黑鍋嗎?自古以來我們背負污名承受殺人執法的罪責與惡名,如今也該看在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面子上吧?


就這樣...影流與咒術協會在有心人的誤導下,分裂並結下了心結,幾年來影流嘗試與咒術協會交涉,不過都遭到拒絕,如今局勢演變到兩派戰火一觸即發的狀況。


六年過去了...此時出現了一個改變我生命中現狀的人...那年我在一處偏僻的山林中修行...某一夜裡我聽見了慘叫聲與屠殺的血腥味...那個血腥味帶有人與魔物的味道...。



我發現是某處的村莊遭受到烏族魔物的侵犯,並且屠殺殆盡的村莊,真是稀奇這個年代還有自然生存在世界上的烏族?原來我並不孤單...


我發現牠們之中某一位帶頭的領袖...是個非常壯碩的烏族,頭戴羽冠、身穿寶甲、巨大的黑色羽翼,手持巨大的陶瓷劍,因該是烏族的英雄戰士吧?,左手抓著一顆頭顱...因該是受害的村民,正在緩步追逐著村莊最後一位生還者...是個小孩子吧?


「...不...快..快住手...不要過來!」一個小孩子的呼喊聲

「下一個...就是妳!也是最後一個了。」

不..不要..不要過來...顫抖的聲音彷彿就是宣示死亡的勝利。


樹林之中某一顆大樹的樹梢上,月光之下一條如鬼神一般的身影站立頂峰之上!左手側腰後的武士刀!右手架上刀柄。


不要!!!~害怕的身影轉身想逃走,回頭卻只見到...

只見烏族英雄...「妳逃不掉的」黑色的雙翼瞬間展開!




樹梢之上如鬼神般的人影納氣凝神,月光之下潔白的巨大雙翼緩緩拍動,縱聞一聲「影流‧奧義禁招‧雪羽天際!」步伐凝空踏出一條傲世人影急飛而出!四周環繞的氣流有如突入大氣層般!




「阿啊呀~~~」黑色的羽毛散落四處「什麽?」烏族英雄緩緩回頭只見!村莊的主要道路上一望無際的屍體直通村莊末端的入口,一條黑色身影拍動著巨大的潔白羽翼凝空飛入!穿越道路之中!


所到之處強大的氣流將沿路的烏族士兵各各抽筋斷骨!承受不了巨大風壓的士兵當場四分五裂而亡!急速而至的人影讓人知道來者不凡!

「烏族嗎?妳是哪個村落來的?我怎麼沒看過妳?妳的名子!?」話未停!兩人對立的瞬間!映照在烏族英雄眼中急速飛來的人影,飛身而過銳利無比的一刀交擊!───鏮!!!~~的一聲過後,來人留下一句「冬痕‧劍雪!」隨之順勢抱走孩童迅如疾風飛身離開。


在烏族英雄的眼中隨之而來的是,巨大無比的氣流以及氣流中狂亂飛舞的雪白羽毛!

哼!───叮叮噹噹的快速揮刀抵擋狂襲的白羽!氣流過境之後滿地的烏族戰士屍骨...只留下一名心驚無比的烏族英雄...沒想到除了烏族村外還有人有烏族血統?。


「好個舉世無雙、銳利無比、不留蹤跡的一刀!」話停!只見烏族英雄左眼隨之噴血而出!阿呀呀呀呀呀!~~~。



樹林漫步之中身穿黑衣的女子手牽著一名孩童問到「妳的名子?」

「我不記得了...我只知道我...想找到我的父母...」...這孩子什麼都不記得了,他的父母恐怕早就...。

「那就叫妳天履尋...天履尋‧刃!」

天履尋‧刃?這是我的名子嗎?

劍雪將袖口中的一口銀刃交給此孩童。

「獨步天下,實行妳的夢想,尋找妳的父母,總需要一口刃防身,喜歡嗎?」

嗯...

此後這孩子就跟我擁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

赫然就再冬痕劍雪演奏二胡到一半之時,從她身後將她拉入胸膛內『傷心難過嗎?我的肩膀可以借妳靠一下,要靠多就就靠多久。』

哼!瞬間退開,一腳踢開身後之人!俯臥的魔獸隨之起身一鳴!──吼吼吼喔!


『還是跟當初一樣啊!?冬痕‧劍雪妳我本是同族,何必如此見外呢?就像妳在我臉上留下的這兩道疤痕!是訂婚的証明吧?嫁給我吧!』說話之人竟是左眼擁有十字型深刻疤痕,身形魁梧的烏族戰士。

『烏族的戰士英雄,十二人眾的兩大高手之一,雉!你還是一樣討人厭!』

『在想當初嗎?當初妳從我手中救走的孩子!』

不干你的事吧!


『當然有關係囉!那孩子是烏族世仇的遺孤!也是繼承你邪蹤名號的人!』

那又如何?人以死,光有名號又如何!

『根據屬下回報,有個自稱蝶影‧邪蹤的女人妨礙我們的任務!』

『...又如何?招搖撞騙的人也很多...不過是打其名號罷了。』

『唷!我記得影流的規則是邪蹤不容許兩人並存吧?』

不關你的事情...。


『還有!我們找到了一個女孩,她叫做天履尋‧刃剩下的妳知道該怎麼做了吧?還有依妳的實力,那個近衛詠春根本不是妳的對手!妳刻意放水是什麼意思?』

『放水?那是因為你們不了解近衛詠春,他是屬於那種越戰越強的類型,話說在前頭!近衛詠春與近衛樹璃的命是我的!誰敢動他們就是與我冬痕劍雪為敵!!!』


『隨便妳!主上要我告訴妳,他可以讓妳復活也可以讓妳死亡!要你好自為之該做什麼妳自己清楚認清楚你的本分!服從十二人眾對你有益無害,我們會替妳說點好話的。』


咯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狂妄自豪的笑聲說道『我!冬!痕!劍!雪!一身都是膽!死!~又算什麼!我根本不把你們放在眼內。』


好吧...我最後再問你一遍!


嗯?




妳願不願意嫁給我!





冬痕劍雪立刻座上冰魔並將冰雪高原樹上的冬雪風鈴拿回,整個冰雪高原及冬痕劍雪立即消失回復原狀。






只留下一句話!





你!慢!慢!作!夢!吧!





只留下雉一人呆在原地...『這樣才直得等待!』雉看著一旁倒地刻著冬痕劍雪的墓碑說道


下一回!~”勝敗關鍵!~下”

續...

======================我是可愛的分隔線======================
小洛:=W=小拖稿了一下真是對不起呀...開學了咩

小洛:這章回憶了過去=W=。

迷:喂大家想看料理比賽啦...。

小洛:別...別介意...話說,這章看到劍雪與詠春樹璃的過去了喔XDDD還看到刃的身世!?

迷:明明就一小段!(指)。

小洛:各位請多多回覆,這樣我才有動力寫謝謝~(淚光)

我不像各位資深的大大一樣用詞流暢毫無錯字見諒謝謝^^"
希望各位多給一點批評和意見謝謝。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