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1k

奇幻戰鎚的故事設定 Page_2

樓主 哥薩克之魂 JustinD2
來細談混沌,這牽涉到鎚子的核心設定和思想,篇幅夠長,值得另開一篇單獨看了...

戰鎚中分為兩個宇宙,也就是現實和混沌界,雙方是平行關係,而平行的方式是"肉身在現實,靈魂在混沌界",是的,如果真正看過戰鎚的混沌惡魔規則書就能瞭解到這點,所有生靈都在混沌界有個投影,這個投影被稱為"靈魂"(甚至40K中的混沌界別稱是"靈魂之海"),而這其實就是戰鎚魔法和信仰的核心設定,如果單從這方面看頗類似於D&D的陰影界。
混沌界純由能量組成,其中很重要部分的是眾生的情感、意識、思維...etc.這些的加總,也就是剛才提到的靈魂,事實上邪神就是由這些能量中特定傾向的能量"聚合"(聚合這類用詞經常讓沒看過混沌側設定書的鎚粉誤解,這點稍後再提)而成的。哪些能量呢?戰鎚中的4大混沌神分別是恐虐(Khorne)、奸奇(Tzeentch)、納垢(Nurgle)和色孽(Slaanesh):
恐虐代表的核心是苦痛,而與這個詞相關的是殺戮、戰爭、鮮血等,本質上祂代表的就是暴力相關的行為;
奸奇代表的核心是改變,包含算計、思考、希望等,本質上祂代表的就是任何試圖改變的企圖;
納垢代表的核心是永恆不變,包含病痛、腐朽、絕望等,本質上祂代表的是生靈對生命永恆的追求,這其中蘊含的絕望和最終的屈服;
色孽代表的核心是慾望,包含從權力到食慾到情色等一系列的追求,本質上祂代表的是過度的慾望....用以前的一篇討論來說明一下邪神的表現最能理解:
其實官方譯作邪神本身是有一點點問題的.

這四個神是混沌四神, 正確來說, 對他們而言根本就沒有正邪的概念, 事實上祂們是由生物靈魂的強烈感情聚合而成的. 所以也是在反映生物本身的欲望.

恐虐很簡單, 就是單純的好戰而已, 在本質上和北歐神話的瓦爾哈拉很像, 在恐虐的混沌世界當中, 就是戰, 戰到死, 死完之後復活起來再戰, 如果沒戰的對象, 就乘時光機到處任何時空去找戰的對象.

說奸奇是八奇這點當之無誤, 因為祂的計謀是人類想像不到的「計中計中計中計中計中計」, 那些謀略經常在表面看起來會自相矛盾, 為了謀略而站在敵人一方幫敵人戰鬥也是家常便飯, 總之就算是幾萬年發生的事情, 也不過是謀略的一部份, 至於祂的謀略的目標, 你是不可能猜得到的.

簡單來說就是「你中計了」, 「我是故意中計來讓你中計」, 「我是故意中你的計讓你以為我中計來讓你中計」的那種人...

色孽是快樂和感宮之神, 追求一切享受.

在祂之下會追求所有形式的快樂, 但是不論甚麼享受也好, 最終都會麻木的, 就像「賭博默示錄」般說, 有些富翁太有錢, 甚麼女人都玩過了, 所以膩了, 不再玩女人, 改玩更刺激, 更變態的東西. 色孽就是這種情況.

對於他們來說, 很早就已經把正常的玩意全玩光了, 例如魂斗羅都玩破了一萬次了, 所以他們越追求越變態, 例如追求最高難度魂斗羅一隻通關, 完成了就單手最高難度魂斗羅一隻通關之類.

因為玩膩了所有東西, 所以他們開始追求任何異常的東西, 最簡單就是性虐待, 然後就被虐待, 再跟著就是自己想像, 對於一般的「美」也覺得很無聊, 結果就追求更多更怪異的美. 你不懂欣賞單純是因為你的品味不夠.

另外色孽和信眾的關係不僅是被崇拜當老大, 而是比較像粉絲會一樣, 把色孽當成大眾情人.

四大邪神在世界的目的很簡單, 就是「玩」, 祂們都在某方面有無限的欲望, 而追求滿足那方面的欲望, 所以祂們自己經常互相都戰起來, 不會把自己視為同一個陣營. 邪神的信眾放棄了這些欲望以外的一切, 變得沒有了平凡人一般會用的想法和恐懼, 比方說, 為了做愛得愛滋, 對於色孽信徒而言不僅不會害怕, 還會覺得很刺激.

要說祂們為邪神, 不如說祂們忠於自己的欲望, 把自己欲望以外的東西都視為沒有意義. 用 Warhammer 的角度去看, 其他勢力只是忠於別的東西, 例如帝國, 也只是鼓勵人們愛國愛黨而已
如果不能理解什麼叫"特定情緒的聚合"以及"為何邪神幾乎只有負面表現",看色孽那段最能明白...

套對岸鎚粉大佬的理解:
混沌是真神,不存在信不信的問題
你不信他他也能影響你
但是設定對於混沌的解釋就是毒品
剛開始的時候他有求必應,威力強大,你上癮之後,就不是那麼回事了,得到的越多失去的也越多,升魔的概率是可以忽略不計的
所以這不是信不信的問題,而是屈不屈服的問題......凡人不屈的精神才是最輝煌的,雖然從理性的角度來看屈服於真神好像沒問題......因為你不可能消滅它,凡人的毀滅是遲早的(問題就在這裡,你要毀滅我們,我幹嘛要幫你,就算結果不可避免,你能期待獅子不吃肉嗎)
但是不屈的精神也是一種理性,混沌不滅,但是屈服混沌死的更慘的概率遠大於其他結果,那他麼我為什麼要屈服,哪怕能抗爭著活一天是一天,就算哪天要死也要讓混沌付出代價

所以屈服於混沌的其實就是絕望的,冒險去為自己爭取那千萬分之一的被邪神眷顧的機會(反正就是個死嘛,被誰殺不是殺......問題是混沌大爺能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好不好)

不屈服的也是絕望的,抱著魚死網破的信念而戰,(反正都是死,不屈而死可能死後靈魂還能安息)

作為一個自由人我當然欣賞後一種人
反過來說,戰鎚中的魔法,本質上就是透過靈魂自混沌界借力影響現實的一種行為。所謂的魔法八風事實上本質上是來自於混沌界而後經過大漩渦淨化的魔法能量,這正是戰鎚中多數魔法體系的來源;而對比的是混沌側的施法者,他們經常是直接使用未淨化的魔法能量,也就是直接調用混沌能量,來施法,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施法的穩定度和隨機性會遠比秩序側更糟糕,但相對的他們要得到強大的施法能力也比較容易...
而毫無疑問的,戰鎚中的信仰也和混沌界有關,基本上不論混沌神秩序神,都是生靈本質的某一面的凝聚。如果說混沌神代表的是生靈的本能,那個本我,那秩序神代表的就是生靈的超我:戰鎚中的秩序神祇本質上都是某一批生靈的共同概念所構成的個體,我們知道戰鎚中個體的施法能力和該個體的靈魂息息相關,那麼信仰就相當於眾多個體組成的特殊集群魔法,足以讓不會施法的狂信徒得到等同魔法的力量,而使信徒能夠對抗施法者和混沌勢力。所以說戰鎚是個"心誠則靈"的世界觀,你越是(無條件)信奉某尊秩序神,你越是能和祂共鳴而從祂那邊借用到力量。
(說了這麼多你應該會發現我在暗示什麼:是的,不論混沌神還是秩序神,他們本質都是存在於混沌界...)
(順帶提一下,舊版中古戰鎚的精靈戰神,凱恩,曾經被設定成具有許多恐虐大魔特徵的形象,而且官方曾經出了一系列專講混沌的書,叫作混沌大典Liber Chaotica,裡頭講恐虐的橋段是把凱恩和恐虐的名字混合著叫的,換句話說早期中古戰鎚的設定中,官方一直在暗示凱恩是恐虐的分身,然後你連帶想一下其他秩序神祇...)

也正是因為邪神和惡魔都是由混沌界的能量所組成,它們無法在凡界被真正殺死,生靈在凡界殺死的只是惡魔的肉身(或者說投影),這真正達成的效果只是"放逐惡魔",讓惡魔隔一段時間之後才能再捲土重來,從這方面來看混沌界也頗像D&D的深淵等異界,越強大的異界存在越難降臨到人間,而且任何這類異界存在人間被殺死的結果也只是被放逐回異界...不過,戰鎚特別的點就在此:惡魔本質並不單純是異界生靈,而是異界能量,所以你在混沌界殺死惡魔,效果也一樣只是放逐。這點40K某個在混沌界殺進殺出的灰騎士的故事最能體現:
然而卡爾多‧德萊格的傳奇並沒有就此結束,因爲他活了下來而且親身步入了混沌的領域。很少有人能夠在混沌諸神的領域中保持清醒。但德萊格的意志絕非凡人所能想象,而且他與混沌交戰無數,能夠容忍常人所不能忍。在無法計數的虛空混亂歲月之中,德萊格在混亂大地上獨自徘徊。他的前途充斥著惡魔,它們都妄想著把他殺死或將他誘入歧途,但德萊格堅定地走了過來。在那恐虐冠軍們無限輪回的鮮血瀑布之頂,德萊格殺死了大渴血者卡'沃斯(Kar’voth)。隨後他用自己的潔淨之火融化了惡魔的巨斧,並用一部分融化的金屬重鑄了自己在與姆'卡戰鬥中折斷的利劍。在納垢的的瘟疫叢林中,他用自己的聖潔之火燃起了熊熊烈焰,混沌陰風所過之處只有焦臭和被烤炙惡魔的尖叫聲。在他途經低語草原時,色孽的女僕六姐妹希望通過榮譽與權力的誘惑,所有肉體所能渴望到的最高享受來擊垮他的意志,但惡魔姐妹們最終只落得個被撕成碎片的命運。在不可抗拒之城,詭變之主姆'卡成(M’kachen)爲德萊格提供了一條通往物質世界的歸途,但灰騎的回答僅僅是把鳥怪埋在了身後所留下的一片廢墟之中。
    這些事蹟以及其他故事爲卡爾多‧德萊格塑造了新的傳奇,但這次他的傳奇流傳在一個充滿敵意的世界之中。現在很少有惡魔還打算找德萊格的麻煩。灰騎一次又一次證明自己對腐化擁有難以置信的抵抗力,而且消滅了如此之多的惡魔以至於只有恐虐僕人們還妄圖殺死他。在這混沌之中,一具肉身能夠抵抗混沌意志如此之久幾乎是不可能的,但他做到了。雖然黑暗之神不能殺死德萊格,德萊格也沒有取得任何實質性的勝利。他殺死的惡魔重新獲得身軀,納垢的叢林從灰燼中再度復蘇,不可抗拒之城也再度聳立起來。
雖然鎚圈很多新人是德萊格吹覺得他這樣七進七出的傳奇能夠讓混沌邪神都懼怕,不過真正仔細看一下這故事,重點其實藏在細節處:
德萊格也沒有取得任何實質性的勝利。他殺死的惡魔重新獲得身軀,納垢的叢林從灰燼中再度復蘇,不可抗拒之城也再度聳立起來。

回到正題,混沌4神為啥是大Boss,無解的存在,這牽涉到看設定書才能理解的一些細部設定...雖然自戰鎚和40K還沒分家的舊版就存在這些設定,但是就連鎚圈其實都很少人提...

誤解1:4神是由生靈情感聚合而生成的,所以只要生靈全部死光,4神就完蛋了
正確解答:事實上混沌界潛藏著兩個設定足以推翻這個論證,第一點是,混沌界沒有"時空",是的,作為"與現實平行的宇宙",混沌界並不遵守現實的時空規則,所以新人經常誤解的是4神遵照現實宇宙的邏輯而存在,然而事實上並非如此,如40K的色孽因Eldar的縱慾而誕生,但自亞空間的角度而言,色孽存在於所有時空,祂可以在因Eldar縱慾而誕生之前就存在,也能在因Eldar縱慾而誕生之後不存在。同樣地,邪神可能因某件事而在現實存在,也可能反過來解釋是現實的某件事因為邪神而存在...(總之邪神就是你的本能,你的本能就是邪神)。第二點是,"聚合"這個說法是為了推廣而簡化的說法,事實上混沌規則書中這4神的成形是"頻率相近能量的聚攏,最後形成出一種自我意識",這差別在哪呢?差別在於這些能量就算被打散,也只是散開而不是消失,本質上殺光生靈,最多也只能讓這些能量平息,可以說並不會殺死4神(能量還在),但也可以說已經殺死了4神(能量的本質已經改變),端看你從什麼角度看...不過不要忘記混沌界不遵守現實時空這點...事實上這又牽涉到另一個設定,信徒的歸屬....
(簡單來說,混沌本身就不遵守邏輯,這也是戰鎚這個核心設定最強大的地方,因為它要套啥幾乎都說得通...)
(對比:D&D的《龍槍》系列中的諸神之父,同樣叫作混沌的存在,全稱是"萬有全無之父",就連諸神也是偷偷盜用祂的力量才得以創造克萊恩世界)

戰鎚中靈魂和魔法和信仰息息相關,4神本質上是眾生情緒所聚,套舊版規則書的說法,死者的靈魂會分解,然後凝聚給相應的神祇,換言之眾生的本能部分會奉獻給4神,眾生的信仰部分才會給予對應信仰的神祇...所以混沌信徒所謂的升魔是怎麼回事呢?其實就是把自己的靈魂更多部分弄得貼近4神的本質,直到最後變成了惡魔親王,純粹惡魔的存在(也就是靈魂的大部分都和組成4神的情緒相近),這個時候其實你就已經是邪神的一部分了,換言之這個惡魔化的過程就是在把自己親自送到4神的手中,自己把自己變成邪神的一部分。這部分可以參考40K的官方小說《荷魯斯之爪》的內容:
帝國的衛道士們或許曾對你控訴過亞空間的“腐蝕”或者“混沌”,以及它“善變”的天性。但這些都是胡言。誠然,亞空間十分邪惡,並且這股惡意真實而有生命。可同時,這強大且黑暗的精神實體也免疫外界任何隨機影響,它是始終如一的。

邪神們賜予的肉體變異從來都不是隨意的、毫無理由的變異。恰恰相反,那是瘋狂的亞空間正在親自打造它中意的僕人。它改變了他們的體態,從靈魂深處掘出他們的秘密,並將這些願望寫在血肉上。如果一個駕駛員融化進了戰機的操縱臺,這絕不是什麼恐怖的詛咒或某個神的惡作劇。在承受巨大痛苦的同時,這位駕駛員的反應力和第六感都將得到極大的提升,虛空中的每一次殺戮都會給他帶來更大的愉悅感。武器變成了戰士身體的延伸,反映出它們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這就是生活在恐懼之眼裏最簡單的真理:你的罪惡人盡皆知,你心中每個秘密,每一滴欲望都被刻在了你的凡軀上。

這一切亞空間早就計畫好了,它有無盡的創意,對每個人都有。
也就是說所謂的變異其實只是混沌界在反映你的潛意識你的本能,而所謂承受不了邪神賜予的變異而變成混沌卵,實際上更可能是"你的心理承受不住展現你的潛意識和本能"。

反過來說,秩序神祇的信徒自然會有部分對應的靈魂組成歸給所信的神祇,而狂信徒等等更是可能能夠接近完整地歸給所信的神祇而免遭4神荼毒,"靈魂得以安息"。另外,不要忘了混沌界沒有時空概念,這意味著所有過去(甚至未來)累積的靈魂都能給予混沌力量,這就是為什麼混沌永恆強大,套舊版規則書的說法就是「邪神是由死者的迴響和迴響的迴響所構成」...

而最後最特別的信仰是綠皮的搞毛信仰,如果說眾生的靈魂組成了神祇,綠皮的這兩位神祇毫無疑問地也是如此組成,然而特別之處在於綠皮幾乎不受混沌力量的影響。原因何在?套個比喻就是,如果其他眾生的靈魂組成的是個網際網路,那綠皮的這個體系就是個封閉體系,也就是,區域網。這方面綠皮的單純和人類的心思多是個很好的對比,雖然鎚粉基本把綠皮當搞笑擔當,但是就連綠皮也是和其他種族有個對比性的,這個對比就在於他們的信仰系統是內建的,綠皮不需要教導,牠們天生就信仰搞毛二哥,換句話說他們雖然單純,但也因為他們單純而且永遠信仰搞毛二哥,所以牠們幾乎不太受混沌影響,哪怕受到影響,表現也還是以綠皮的模式為主。對比之下人類尋得信仰通常是後天的,而且還很容易改換門庭...

誤解2:混沌4神和祂們的惡魔是分開的/只有大魔才是混沌4神的分身
正確解答:按照混沌規則書,實際情況是,那整個邪神的混沌領域,包含裡面我們認為的那個邪神"本尊"和那些大小惡魔,這些加起來才是完整的邪神。是的,不論大魔還是普通惡魔,同屬於某邪神的惡魔本質上就是祂的小分身。套混沌規則書的說法,整個邪神領域都是邪神「一念間形成的」(所以也能一念間改變),這才是邪神完整力量的體現。而我們看混沌惡魔的故事,比方說某恐虐最寵的大魔因為被T誘惑而砍了坐在王座上的恐虐本尊,最後被恐虐暴怒地丟出去飛了8天8夜,事實上不論被砍的恐虐本尊還是砍了恐虐本尊的大魔,這些全都是恐虐;又或者那個被奸奇本尊派去窺伺永恆之井以取得預視一切未來的能力,最後被奸奇所忌憚的大魔,牠和奸奇本尊都只是奸奇的一部分────這才是混沌無序本質的體現。事實上舊版規則書中對於奸奇和納垢的稱呼更加有趣────奸奇被稱為全知之主,因為祂就是由眾生的智慧所組成,所以自然知道眾生所想也能夠計算出所有可能;納垢被稱為萬物之主,因為所有事物都將不可避免地腐朽,自然也就歸於納垢的領域...
而更有趣地是,舊版規則書還提過一點,那就是4神可能也只是某尊更大神祇的4個分身而已,而4神彼此卻因為屬性衝突經常爭戰不已,頻率和規模都遠比入侵現實還嚴重得多,也就是鎚圈經常說的恐虐和色孽彼此痛恨(一個代表痛苦一個代表縱慾),奸奇和納垢彼此敵視(一個代表變化一個代表不變,一個代表希望一個代表絕望)────這更完美地體現了混沌的無序本質。
套某些老鎚粉長期研究混沌相關設定之後的看法,戰鎚(和龍槍)的混沌的創作理念更像是「黑暗版上帝」...而戰鎚在此表現出的主體思想也就很明白了,套40K活聖人,聖塞巴特(Saint Sabbat)的說法:There are no miracles, there are only men.(無有奇蹟,唯有人類)。既然信仰和邪神皆由生靈之情感所組成,那麼真正的強者當不借助信仰而又能夠保持理智自我克制;對比的是次之的信徒,藉著信仰和信念,甚至教條主義,去抵抗混沌(本能),以達成自我克制。在這方面中古戰鎚中最接近這個理念層次的是首任鳳凰王艾納瑞翁
他們背水一戰但功敗垂成。他們最後的豪賭已經結束了,現在該支付輸掉的賭資了。他把頭向後仰,對著天空大笑起來。
他們曾經竭盡全力,但現在連失敗的見證人都沒有了。他想投入到這個半成品的漩渦中,把自己的身體獻祭出去,就像上次獻祭給亞蘇安之焰一樣,但他知道,這次不會再成功了。已經沒有什麼事需要做了,除了返回戰場繼續屠殺敵人直到戰死。
“是啊,”那個聲音低語道,“去吧!在世界滅亡前盡情的殺戮吧!”
一陣異樣的安靜襲來,漩渦在他面前旋轉舞動著,像一個失去體力就要倒下的孩子。艾納瑞翁既著迷又恐懼地看著這即將崩潰的漩渦。然後,凱勒多那即將消失的身影重新穩定了下來,他的靈魂回到了這裡,又繼續他的詠唱。其他身影閃著微光一個個出現在他身邊,就像被他召喚出來的一樣。艾納瑞翁認出了他們,那是那些死去的大法師們。他們的靈魂還以某種方式留在這裡,即使死亡也不能打破他們與這裡的連結。
其他大法師的靈魂也加入了儀式,他們一個接一個地走進漩渦,然後消失。艾納瑞翁用模糊了的雙眼凝視著他們。他可以看到他們在繼續著儀式,在那可怕的法術中心被凍結,被固定。他的精靈本能告訴他正在發生什麼:這些法師們要把自己的靈魂編織進他們所構築的法術裡,直到永恆,直到時間的盡頭。
“不!”他腦裡的聲音尖叫道,他能感覺他大腦裡所有的瘋狂的憎恨在對他合唱著,幾乎要壓垮他的意志。 “毀了它!把他們全殺光!把這個世界全部毀滅!”
這合唱聲非常的誘人,他忍不住想要服從。為什麼?為什麼他要死了,別人卻可以活著?如果他不能活在這個世界上,不能統治這個世界,他為什麼要在乎這世界能不能繼續存在?
他慢慢的走向漩渦的中心。凱勒多的靈魂站在他面前做了一個停下的手勢。這位偉大的大法師搖了搖頭,又指了指他手裡的劍。它在艾納瑞翁的手裡嚎叫著,催促艾納瑞翁殺了凱勒多,然後衝進漩渦殺死所有人。這樣,他就可以取消一切,摧毀被困在那里法師們歷盡千辛萬苦所構造的法術,進而毀滅這個世界。
劍還在誘惑著他,他可以消滅一切,殺死每一個人,然後他的劍會從世界的毀滅裡獲得巨大的能量。他心裡的某處想要這麼做,就像結束自己的生命一樣,結束所有生命。既然自己要死了,為什麼不把所有一切都帶走?
他站在那,凝視著昔日的好朋友的靈魂。凱勒多察覺到了他內心的搏鬥,但他不能做什麼,不管是勸他拯救世界,還是毀滅世界。這個選擇,要么是艾納瑞翁的,要么是那把劍的。
這個想法最終讓艾納瑞翁平靜了下來,他一直是自己的主人,他一直自己為自己做決定,一直都是。在人民拋棄他時,他不曾對他的人民低頭,在神禁止他拔劍時,他不曾向神低頭最終,他也不會向這把劍低頭劍好像察覺到了他的最終決定,依然在努力抗爭著,但已經無法掩飾自己的絕望。
(對比一下魔獸的阿薩斯...嗯...)

延伸閱讀:

最後,套句破曉之戰中混沌側的名句:Chaos is the only true answer!(混沌是唯一解答!),好混沌,不來信一下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