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種族,單位設定資料
LV. 31
GP 655

各種危險野生動植物

樓主 荒野君主 LordofWastes
轉自http://esports.17173.com/content/2009-08-10/20090810141725270.shtml

Arachnospila

Arachnospila的聚落是少數倒霉的帝國星球必須面對的禍害。這些奇怪的四腳蟲類居住在具有泥土環狀突起特徵(被它們分泌的信息素染成微紅)的巨大巢穴中,如果一座巢穴被入侵者打擾,它們會憤怒地從巢中蜂擁而出團團圍住入侵者。只有薄弱外骨骼的Arachnospila只有一種攻擊方式:死。當一隻Arachnospila死亡的時候會爆出雨點般的酸液,這種腐蝕性液體的爆發通常足以殺死任何愚蠢到膽敢闖入巢穴的人或生物。
因為Arachnospila的繁殖力驚人,所以消滅這種生物十分困難,有報告暗示說它們的種群在擴大,但未經證實。

Ash Croaker

Ash Croaker是眾多動物中的一種,只不過跟其他大多數比起來它們更頑強也更致命。它們在Chiaro 27號上的廢墟里被發現。很容易就能長到一個成年人的大小,Ash Croaker從本質上說就是一個有著尖牙、利爪、和很強攻擊性的“球”。當它們追踪獵物時會在彼此間來回發出可怕的嘶吼,因此得名“Croaker” (嘶吼者)。它們的聲帶扭曲聲音之後便發出一種奇怪的腹語聲。
因此,(它們的)獵物沒有能力辨明聲音傳來的方位,直到自己大禍臨頭。

Cuthellian Cudbear

Cuthellian IV上的在地生物,可以在覆蓋該星球表面的蕨類森林深處找到它們。作為一種膽小的生物,Cudbear只有在受到威脅或是保護幼崽時才會攻擊。牠們會用巨大強力的鋒利前爪在地上挖掘植物根莖作為食物。這些爪子磨出了剃刀般的利刃來讓它們挖穿森林地下的岩層。這種野獸的皮毛纏結成塊且十分濃密,也非常堅硬,保護它們不受敵人侵害。這種保護是十分必要的,只有這樣,這些生物才能熬過Cuthellian IV上嚴酷的冬季和頻繁肆虐的冰雪風暴而繼續生存下去。

Mordinian Duplicator

死亡世界Mordin上茂密、肥沃的叢林擁有一些銀河中最獨一無二且最致命的植物。 Mordinian Duplicator毫無疑問便是其中之一,同時也是帝國野外生物學家們極感興趣的研究課題。
這種只有在Mordin叢林的最深處才有的巨大植物一般有4~7米高。它擁有一個球莖軀乾及頂部分佈大量球形腔室的花冠。圍繞著所謂“身體”的是2至4支伸出身體,由某種奇快的膨脹壓力操控的藤蔓。
更另該樣本如此奇特的是它無性繁殖的方式。通過巨大的,藤蔓狀的觸鬚地猛烈鞭打,Duplicator可以捕獲倒霉的叢林生物並將它們置於頂部花冠內的腔室中。
一旦在腔室中“安頓”下來,這些可憐的受害者的生物機理就會被強力的腐蝕性酶立刻破壞。這種生物“混合湯”結合了Duplicator自身的DNA,使之成為一個在幾秒鐘內便完成的快速進程。
然後,Duplicator開始將“原料”凝結改變成種子狀的莢,並將其從頂部腔室中射出,這些莢一旦落地就立即紮根。
這些莢破裂並成長,它們模仿母體的形式,以驚人的速度成長為另一株Duplicator。
用不了多久,一株成年的Duplicator就會屹立在離母體幾米遠的地方,準備繼續周而復始的循環,不用說,遭遇一株單獨的Duplicator的情況還是非常罕見的,大多數時候,人們往往遇到的都是佔地很廣的擴張性集團。

Glovian Stinger

像這類的小飛蟲在地球十分常見,但Glovian Stinger卻是重約50公斤、翼展驚人可達2米的怪物樣本。這種生物居住在由乾涸淤泥及雜物所修建的高聳尖塔中。這些尖塔主宰了Glovia地表上相當大的部分,並使得穿越Glovia表面荒地的旅途變得十分艱難。當躁動不安時,它們會變的強而有力,劇毒的針刺甚至可以射倒最堅韌的干涉者。這些生物很少孤立與蜂巢之外,通常都是5隻或更多結伴外出。雖然Stinger通常不具侵略性,但當它們被逼致絕路或蜂巢受威脅的時候還是會變得相當具有敵意。

Kalathrax Fiend

這些怪物一般的大蟲子被視為真正的恐怖,它們在叢林地下安家,利用強力的爪在土中深挖地洞,以便對獵物發動突襲。
這種生物是出了名的堅韌,那些遭遇Kalathrax Fiend後活下來的幸運兒在講述經歷的時候都會提到親眼目睹Kalathrax Fiend身上那些重創留下的傷痕。

Magmakin

頑強的Magmakin在高熱的極端地帶安家,一般可以在噴氣口和活火山附近看見它們。 Magmakin靠著吸收熱量和用熔岩流中的碳來增加體積而茁壯成長。它們的表皮細胞層是由堅如岩石韌如甲殼的乾熔岩組成的。它們具有高度的領土意識,會為了保護領土及幼崽而猛烈抵抗入侵者,經常會什麼都不管地一頭衝向敵人。

Venus Mantrap

潛伏在水汽濛濛的死亡世界——甚至更普通的、銀河中的其他氣候溫和的森林中的,便是惡名昭彰的Venus Mantrap。這種巨型植物會偵測到附近的獵物,並釋出卷鬚誘捕受害者,再將其拖向死亡。與Venus Mantrap戰鬥是幾乎不可能的,因為它根本不知疼痛為何物,而且擁有難以置信的堅強表皮。這個怪物唯一的“仁慈”便是它進食時會很快(將自己)裝滿——滿了就會停止攻擊。

Nivolik Bloom

Nivolik Bloom非常...值得慶幸的罕見,因為它們是非常詭秘的植物。它們在宇宙各處的樹叢、沼澤、和雨林中行走,狩獵。它們的主要攻擊手段是各部位投射的毒針及形成的有毒孢子雲霧。
一旦目標被射倒,Nivolik Bloom眾多觸手中的一隻就會捲起受害者,送入它身體下面隱藏著的嘴中,一旦進入了Nivolik Bloom體內,受害者便會被緩慢的消化,這一過程持續7天。儘管Nivolik Bloom是獨行獵手而且天生膽怯,但還是會毫不留情的攻擊任何入侵者。

Pentarant

Pentarant是一種高度進化的蜘蛛類生物,除了表面上與普通蜘蛛相似,Pentarant與那些地球上常見的種類大大不同。它們選擇了5條腿的生活方式,而非8條腿,另外它們有5隻眼睛,每一隻都有單獨的視野——5隻眼間隔分佈在Pentarant圓形身體的周圍。已經有人假設認為它有5個單獨的認知中心,每個分別控制1隻眼和1條腿。

Physokerme

沒人知道Physokerme到底怎麼來的,關於它是否屬於某種被遺忘的泰倫蟲族生命體抑或只是一種可憎生物的理論比比皆是。
Physokerme懸浮在空中,被某種精神屏障保護著,並會使用純粹的異空間能量進行鞭擊。它們與泰倫靈能腦蟲的相似之處顯而易見,儘管前者還遠遠達不到危險的程度。
它們通常以5隻一大組出沒,隨意爆擊任何會動的東西,設法吸收獵物的營養成分——據信它們通過這種方式進食。

Pyro Spores of Durga IV

只有在最極端的環境下才能看見神秘樣本的蓬勃繁衍。 Pyro Spores——這一位於荒涼熔岩世界Durga IV陸地上的點綴景觀其實是行星測繪師和本地生物的嚴重障礙。這種碩大的圓錐形真菌噴出的易燃性蒸汽很容易被蜿蜒遍布行星表面的揮發性熔岩浮塊點著。毫不奇怪地,這些氣體經常可以迸發成一團足以把任何愚蠢到冒失靠近真菌叢的倒霉生物烤焦的烈焰。通常,它們孢子的遺傳物質對於高溫有很強的抗性,這種特性使得利用炸藥開路變的徒勞無功——僅僅是在幫牠們播種而已。更糟糕的是,任何試圖摧毀或連根拔起Pyro Spores的舉動都會帶來災難,因為它們在受到重創時會瓦解並釋放出大量可燃性氣體團,“點燃”極其痛苦的死亡。

Razorback Hound

數世紀前,一小群克魯特被意外地留在了一個杳無人蹟的的星球上開始了叢林生活,儘管開始時杳無人跡,但後來不斷湧現出了各種.....蜥蜴,其中一些巨大,致命,充滿敵意。
為了自衛,克魯特殺死並吞食了很多攻擊它們的巨型蜥蜴,漸漸地,克魯特們開始依靠蜥蜴為食,數世紀後,克魯特們緩慢進化為一個為了專門適應新世界而生的種族。
這些新進化後的克魯特極其擅長獵殺本地蜥蜴和與後者的戰鬥,對於這群流浪克魯特的生存來說,Razorback Hound已經成為了不可或缺的部分。

Spined Rhodox

雖然不像它的近親史辜格一樣多,Spined Rhodox在銀河的各個星系之中還是非常常見的,尤其是在那些綠皮數量眾多的倒霉世界。儘管不太情願被臭綠皮馴化,一種有意思的關係還是在這種生物和歐克氏族之間建立起來了。某些歐克氏族採用獵殺這種生物作為發掘潛在氏族領導人的方式,那些在遭遇Spined Rhodox之後活下來,並帶回一副Rhodox角作為戰利品的歐克都會得到大家的高度尊敬,並會被賜予“老大”甚至“戰爭頭目”的氏族頭銜。

Scuttlehag

這些討厭的小東西一般居住在沼澤和濕地附近,它們天生就擅長在主宰這些地區的昏暗水域中巡遊。 Scuttlehag們是狡猾的獵食者,它們會依靠變色皮膚隱藏在灌木叢中,並用尾巴將獵物吸引到攻擊距離。奇怪的是,它們是靠迅速震動尾巴來發出難以明狀的聲音旋律來吸引獵物靠近,而並非(用尾巴)來模仿小型生物的動作。 Scuttlehag是值得深入研究的樣本——如果研究其周圍自然環境真能獲得什麼的話。

Silkava Gar

Silkava是一個為其所在星系內周邊行星提供多種農作物的農業世界。分佈於大陸上的多座山脈是不少強壯生物的家鄉,其中之一就是可怕的Silkava Gar。作為一種半遷徙半定居物種,Silkava Gar每60年換一次地盤,一旦這種熊一般的生物發現自己身處農場或其他有人居住的地區,那麼麻煩就來了。所有工人和奴工都會被視為闖入者並立刻遭到攻擊,鱗次櫛比的牙齒施力於受害者身上以致它的撕咬十分致命。更難纏的是:它會無視痛苦並奮戰至死。

Stragali Stalker

在Chutra上的平原上,偵察部隊必須留神聲名狼籍的Stragali Stalker。這種蛇形怪物可以躺在鬆軟土礫之下等待6天之久,就其攻擊距離和速度,受害者很難了解是什麼在攻擊他們。
一旦位於開闊地,Stragali Stalker會使用一種次級催眠術,讓可能的攻擊者瞬間放鬆警惕——“瞬間”對於這種怪物解決敵人來說已經足夠了。 Stragali Stalker通常3隻一起狩獵,而且如果目標難於對付,它們會選擇撤退並改日再戰。

Wuzzit Mud Demon

Mud Demon在濕地和沼澤附近安家,它們會深挖地洞,偶爾上來一次也僅僅是為了空氣和食物。這種生物的新陳代謝方式與蛇類似,一個月大約進食一次,通常都會攻擊比它們大得多的生物。 Wuzzit Mud Demon會成群地狩獵,並且因為它們會朝獵物眼睛投擲泥巴使其在它們進攻前無法防禦而臭名遠揚。
它們如何視物,如何在甚至不發出一點聲音的情況下彼此溝通我們無從得知,大多數人相信它們會使用某種心靈感應能力。

Zigadenus Brain Eater

Zigadenus Brain Eater是銀河中眾多奇怪植物中的一種具有靈能特質的(植物)。在這種情況下,Brain Eater表現出對受害者的暫時精神控制力。儘管它已經是審判廷某些派別的熱門研究課題,但這種有機物如何、為什麼會擁有異空間力量我們還是不得而知。
Zigadenus Brain Eater通常靜止並等待某些生物失足靠近,然後便會試圖支配該個體的意識,並隨意觸發其物理能力。對於拿槍的士兵來說,Zigadenus Brain Eater無疑是個噩兆,因為有人會失去對身體的控制轉而攻擊自己的伙伴。
        
板務人員:

1615 筆精華,03/1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