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55

武藏傳2全對話翻譯

樓主 haopo haopo
轉自:http://www.pcgames.com.cn/tvgames/gong/index_2.html
作者: A9tg—fengarea

序章
(遊戲開始,公主在儀式室進行召喚儀式。這時……)
守衛:快,殿下!他們來了!
公主:我知道,但我必須完成召喚儀式!
(在公主召喚下,一束光束從地面射向巨大紅色晶石。一陣強光消失後公主虛脫倒地。)
守衛:殿下!
(突然,機械忍者在傳送點出現。)
守衛:你們這些怪物!
(一個機械忍者向守衛襲來。)
Guard: No!
守衛:NO!
(守衛被放倒了,這時一個神秘得男人在傳送點出現。)
男:啊,你在這裏。你知道,我們可以友善地解決問題。
(男人逼近儀式室。公主恢復清醒,用法杖支撐著站起來。)
公主:我們是Anthedon的光榮的人民。如果你認為我們會屈服於你,那麼你就大錯特錯了!
(男人繼續逼近公主。)
男:秘族(Mystics)的Mycella公主,很明顯你誤會我們了。Gandrake總裁是一個大好人。說實在,現代文明的發展還是多虧有他。
(從這裏開始知道公主名叫Mycella)
Mycella:你們的文明是建立在血淚之上的!
男:多麼遺憾。我本以為你應該更通情達理的。(向機械忍者)帶走。
(鏡頭轉向“源泉森林”,一團光球撞向地面現出一個不省人事的年輕武士。這時,一隻貓出現了。)
貓:哎呀!這是什麼?(那句“哎呀”是典型的美國唐人街式粵語發音。)
(一周後,年輕武士走向那只貓說道——)
武藏:我準備好了,大鬍子!
Mew:非常好,武藏。你一周內完成了“流浪貓流”的修行,現在是時候進行最後的一課了。
(年輕武士名叫武藏,那只貓叫Mew師傅(和風叫法我傾向於叫“師範”)。
武藏開始接受Mew的訓練,在訓練中武藏裝備的是巨劍。當武藏完成訓練……)
Mew:非常好!我今天沒有什麼可以再教你的了。現在聽好。把你召喚到這裏的秘族公主被抓走了。如果你要回家的話你必須把她救回來。去吧,你背負了很大的期待,不要讓我失望。
(武藏從晶球裏救出了Modena,之後武藏繼續前進,在隧道中,武藏找到了一輛摩托車用它通過了隧道並擊倒了忍者騎士眾。在隧道盡頭,武藏停下摩托並救出了Shiranzo。之後武藏到達“星岩之塔”(Nebulium,尼科爾松量子化原子模型理論中電子為4e的假想元素,但這裏應該是後文提到星岩“nebulite”的地名化,所以我譯成“星岩”)週邊。這時武藏看到一堆一堆的敵人佈滿聯絡橋。)
武藏:麻煩啦~
(武藏一路殺開,到“星岩之塔”內部,武藏救出了Palou,然後乘電梯到了中部關著Mycella的房間。武藏打破了控制臺,Mycella從圓筒容器摔下,掉進了武藏的懷裏。)
武藏:你還好吧?你現在安全了。
(Mycella公主醒來。)
Mycella:啊,謝謝。你是誰?
武藏:我叫武藏。記住啦,我是即將成為一個名武士的人。(“我是即將成為海賊王的人!”)
Mycella:等等,你一定就是那個傳說中的英雄。
武藏:呃?這我不清楚……不過我是穿越時空來救你的。(OHOH,超閃的英雄救美對白!)
Mycella:好……這樣看來召喚成功了……
(Mycella公主昏了過去。)
武藏:噢!她很冷啊!看來我最好馬上帶她出去。
(武藏抱著公主乘電梯到了塔頂,在塔頂……)
Mycella:武藏?
(公主醒過來。)
武藏:嘿,你醒了?等一下。
Mycella:嗯,好的。
(武藏放下公主,Mycella可以站起來了。武藏看了一眼塔底。)
武藏:看樣子我們要跳下去了。
Mycella:啊!
武藏:糟!(由於文明用語,這裏的“WHAT THE HELL”最後一個字被省去了,感覺如果直接翻譯成“什麼?!”力度不夠。)
(在遠處的一根柱子頂部,一個神秘的劍士抓住了公主。武藏馬上跑過去。)
武藏:你是誰?快放開她!
Gandrake:噢,小男生,你竟然不怕我?你叫什麼名字?
武藏:我叫武藏!放開她,否則你一定會後悔!
Gandrake:你給我的印象不錯。我叫Gandrake。非常不幸,我有很多事務要處理,所以請你原諒。目前你必須到此為止,保重,武藏。希望我們能再次見面。
(Gandrake帶著公主消失了。)
武藏:回來,你這個混蛋!(文明用語文明用語~老外在這些細節中很在意。)
(突然一個巨大的鐵球出現在武藏面前,並變形成一個蒸汽機器人。收拾了這個傢夥後武藏回到“源泉森林”找Mew師傅談話。)
Mew:Gandrake本人在這裏?這到底意味著什麼?好了,不浪費時間。首先我們必須去Antheum告訴族長。
武藏:Antheum?
Mew:是的,Antheum是秘族的家,秘族是熟識魔法的人們。那個女孩是他們的公主。就是她召喚你到這裏的。他們跟我共同進退許久,所以有可能的話我會幫助他們。好了,我們現在出發吧。那裏還有很多東西給我們學習。
(稍後時間,在Antheum,武藏在他的新房間稍作休息後走了出去……)
=============================================================
第一章
Mew:你來啦!讓我介紹一下。這位是武藏,就是我所說的那位武士。武藏,這位是Banon,秘族的族長,而這位是他的妻子Fermiere。
Banon:很榮幸見到你,年輕有為的武藏。歡迎來到Antheum!非常感謝你來幫助我們。在我的人民最困難的時候我們別無選擇了。吾等秘族是熱愛和平的人們,但我們的魔法能力卻遭到了Gandrake企業那夥人的窺視。那群卑劣的傢夥已經使得地上蒙受不少苦難。幸好Anthedon的力量保護著我們,才能倖免。但一個月前,Gandrake襲擊了我們的村落。他們的首領Gandrake總裁,是一位舉世無雙的劍士。但Mew師傅告訴我們,你敢於與他對抗。
武藏:不是的……他只是搶走了Mycella,然後消失而已。
Fermiere:希望她平安無事!
武藏:她應該沒事。
Fermiere:感謝上天!族人們都很愛護我們的這個女兒,所以村落面對的危機使她深深煩惱。她希望可以用她的召喚能力來幫助我們。然後她從異大陸聽到了一個傳說,就是一個被召喚的英雄救萬民於水深火熱之中的故事。所以她使用偉大的“英雄召喚”把你召喚來這裏。
武藏:原來事情就是這樣?呵,她想召喚一個英雄,卻召來了一個廢柴。
Banon:不要那麼肯定。這個法術召喚的不一定是一個英雄,但是即將成為英雄的人。
武藏:不錯不錯!我就知道我肯定會成為一個偉大的人物!(小孩子果然容易哄……)
Mew:未熟之果啊,路非定行,汝須自行求成。如何,武藏?確定要幫他們?
武藏:嗯,我欠你一份人情,大鬍子。
(短暫停頓後。)
武藏:好吧,我決定了。準備好吧,公主!武藏將要拯救秘族和收拾Gandrake!
Banon:感謝你,年輕的戰士!
Fermiere:感謝Anthedon!(類似於“感謝上帝”。)
Mew:武藏,這是一次很好的修行。公主也長得很漂亮。(老貓有所暗示哦~~)
武藏:嗯……啊,我也覺得她挺可愛的。
Mew:而且,沒有召喚者,你無法回家。
武藏:什麼?!那麼我無論如何都有救她了。啊,對了,我一直想問,Anthedon是什麼?
Mew:Anthedon就在這裏。
武藏:唔?
(鏡頭拉遠,看到Anthedon(類似巨鯨的物體)在天空飛翔。然後鏡頭回到武藏和Antheum的眾人。)
Banon:我們就在Anthedon的背上,Anthedon是在天空飛翔的巨大生物。
武藏:喔!沒問題吧?我可不想摔下去!
Banon:呵呵!這非常安全。我們的村落叫“Anthreum”(就是Anthedon村的意思),因為它就在Anthedon的背上。在Anthedon的保佑下,我們被賜予魔法的力量。也正因如此,邪惡勢力亦想得到我們的力量。
武藏:嗯……事情漸漸清楚了。(原文直譯:圖案開始清晰了。)
Banon:自古以來,我們都從一種叫“星岩”(確切譯名:星雲岩)的物質抽取能量。但Gandrake企業製造了一個“星岩引擎”之後,一切就開始改變了。
起初我們很歡迎這種新技術,但我們很快發現事情的真相:Gandrake是在提取過程中運用魔法去得到更強大的能量。
武藏:所以他們他們就要綁架懂得魔法的人們!
Banon:正是如此。他們正在竊取我們人們的魔法能量!誰知道他們運用這些新能量有什麼邪惡的目的?
Mew:這就是Mycella召喚你的原因。她弄錯了到達的地方,但你終於還是來了。
武藏:明白了。好,是大幹一場的時候了!(原文:是開始破壞的時間了!)
Mew:幼鳥勿急飛。我還沒有向你傳授關於“五聖劍”的事情。(塞爾達傳說“四支劍”?還是《仙樂》五聖刃?)
武藏:還有?
Mew:要耐心,未熟者。秘族神聖的五聖劍分佈在世界各處。分別是:地之劍,水之劍,火之劍,風之劍和空之劍。每把都蘊藏著巨大的力量。如果你可以找到它們並釋放它們的力量。
Anthedon的力量就可以得到恢復。他力量恢復才能夠送你回家。但你需要守護巫女的的幫助才能解封劍的力量。
武藏:巫女?
Mew:就是守護五聖劍的巫女。首先你去見見地之巫女,問她去哪里可以找到地之劍。
武藏:OK,所以我要救公主和找到五聖劍,是吧?首先是地之巫女?我會搞掂的!
Banon:地之巫女Burrini,在麵包店工作。如果你想知道更多。3樓檔案館有關於我們族人的檔案。而且只有我們的圖書管理員知道擺在什麼地方。而他現在不知正在哪里等待救援。無論如何,我們感謝你的幫助。
Fermiere:感謝你,年輕的劍士。
(武藏去鑒定店把“嚇人的面具”給Shiranzo鑒定,發現是“鷹眼目鏡”。武藏現在可以在戰鬥中看到敵人的HP。然後武藏進入Tunnbrod的麵包店……)
Tunnbrod:有什麼需要幫忙的?
武藏:我正在找地之巫女Burrini。
Tunnbrod:噢!你一定就是那位劍士(the one也隱含救世者的意思)!歡迎來到Tunnbrod麵包店。我是Tunnbrod。但很抱歉Burrini不在這裏,她剛剛去了“迷路之森”。我告訴過她那裏有多麼危險,但她說她一定要去拿她的劍或什麼東西。她保證過她會沒事而且不會在她自己設計的迷宮裏面迷路。但奇怪……我從來沒有見她如此匆忙過。讓我解釋一下我擔心的原因,你知道嗎,幾年前,一個叫Gorpus的怪獸在森林到處破壞,那裏的人們來這裏求我們族長幫忙。所以Banon靠地之劍的力量把那只怪獸封印在一個巨大的墓穴裏面。這個森林是Burrini設置的護障以防人們走近那個墓穴。她有做白日夢的習慣,所以我懷疑她到了“迷路之森”沒有。能麻煩你去幫我照看一下她嗎?
Musashi: No problem!
武藏:沒問題!
Tunnbrod:太感謝你了!我很擔心她,但我還有一批麵包正在烤。保重!
(武藏到Banon的辦公室,然後告訴他去“源泉森林”。之後在“源泉森林”裏面,武藏從晶石救出了Allegee和Asadero。之後武藏發現了被一個神秘男人為首的一群機械忍者圍困的Burrini。)
機械忍者:頭領,我們在附近巡視過了。
Rothschild:噢,地之巫女Burrini,你已經陷入了自己挖的陷阱裏面了。噢,高貴的泥與土的女祭師啊,告訴我們,哪里可以找到你的那把劍?
Burrini:我絕對不會告訴你們的。你們可以在這附近永遠地徘徊,我才不管。
Rothschild:啊,多麼堅強的靈魂啊!讓我看看要用多久來摧毀它。帶走!
(Rothschild離開(瞬間轉移),機器忍者逼近無助的Burrini準備抓住她。)
Burrini:No!!(這句不用我翻譯了吧-_-)
(武藏打到了全部的機器忍者,然後Rothschild再次出現。)
Rothschild:哦,你就是那個來自另一個世界的劍士。你叫什麼名字?
武藏:關你鳥事,下流鬼!(scumface這些俚語真難翻譯啊!)
Rothschild:果然勇敢並充滿魅力。很榮幸在此與你認識。我是Rothschild,Gandrake五名主管之一。如果不是我需要到別處去處理一些事務,我會很樂意留下與你詳談。再見。
(Rothschild消失了。之後武藏去照看Burrini。)
武藏:你沒事吧?你就是地之巫女?
Burrini:呼,你來得正好。請問你叫……?
武藏:我叫武藏。
Burrini:噢!你就是Mycella告訴我的那個英雄!我是Burrini,地之劍的守護巫女。我來找回地之劍,但我想我在去“迷路之森”前走失了。
武藏:你真的讓我擔心,而Tunnbrod更心急如焚到可以燒出餅乾來了。(原文這裏好像一語雙關,我猜大概是這個意思。)
Burrini:非常抱歉……但我必須拿回地之劍。
(Burrini試圖站起來,但不成功。)
Burrini:呃,噢……我站不起來了。武藏,你可以抱我走嗎?我能告訴你怎麼離開這裏。
(武藏抱起Burrini走進樹林,在Burrini指示下武藏到達了那個封印的墓穴。武藏放下了Burrini,她站了起來。)
Burrini:謝謝。我好很多了。這就是那個封印的墓穴。地之劍在上方封印著它。你可以拔起它,但我不肯定會發生什麼事。我猜年老的Gorpus應該已經很虛弱了,希望我們不會遇到太大的麻煩。
(武藏爬上了墓穴頂部,拔起了地之劍,緊接著墓穴開始崩壞,Gorpus醒了過來。武藏幹掉了Gorpus,獲得了地之劍。之後……)
Burrini:太神奇了!你簡直是傳說中的英雄!我也沒有辦法收拾這只怪物,Antheum的人們可以安心了。謝謝你。我想我們可以回去了。
(武藏和Burrini回到Antheum。武藏來到Tunnbrod的麵包店……)
Tunnbrod:武藏!感謝你把Burrini平安帶回來。
Burrini:武藏,很抱歉給你添麻煩了。但我也幫你離開了森林哦。
武藏:是的,如果不是你,我肯定還找不著北。Burrini謝謝你。
Burrini:沒關係。你知道聖劍的隱藏力量吧?我們必須釋放它的全部潛能。這樣,巫女必須在儀式室進行締約儀式(原文是轉讓,傳遞的儀式。沿用RPG習慣用法稱締約儀式),這樣能讓你可以駕馭劍的潛在能力以及恢復Anthedon的力量。儀式室從族長的住處進入。我先過去準備一下。
(武藏來到族長的住處,進入儀式室。在裏面武藏見到了穿著巫女裝的Burrini。)
Burrini:我們開始締約儀式吧。我會誦讀咒文,你等我的信號,當地之門出現時把劍插進去。
(武藏和Burrini面向元素之門。)
Burrini:開始吧。
(Burrini開始誦讀咒文。)
Burrini:噢,神聖的地之劍,這來自異世界的勇敢之靈以五聖靈,全人與天界之名立誓,永遠與你同行。
武藏和Burrini:沙,礫,石,巨岩!
(武藏把地之劍插入地之門,覺醒地之劍的“地震衝擊”能力。之後……)
武藏:成功了嗎?
Burrini:是的!我知道Mycella挑對人了。太完美了。我為你而自豪!我肯定Banon會很高興聽到這個消息的。有機會就告訴他。
之後武藏去到Banon的辦公室……
Banon:啊,我們的戰士回來了!我估計你完成了那個儀式了。這樣Anthedon就恢復了一些能量。來,你必須知道怎樣用“世界地圖”。今後你來到我的辦公室打開功能表,你就可以找到一個叫“世界地圖”的選項。在地圖上移動Anthedon去到新冒險等待著你的地方。如果什麼都沒有出現,試試跟其他村民談話。明白了嗎?
武藏:明白了。
Banon:年輕的武士,吾之族人的生命就靠你了。祝你好運。
(同一時間在Gandrake總部,鏡頭從紫色晶石拉開。)
Glogg:哈哈哈!就這樣我們傑出的二把手夾著尾巴跑回來了!
Rothschild:這是計畫的一部分。Gandrake先生想放任那個外來的傢夥這樣一段時間。
Glogg:無聊!我們應該幹掉他,這樣一切就搞掂了。
Malbec:喔,他是一個特別的樣本。他甚至打敗了蒸汽機器人的原型。
Riesling:也許……是你的機器人太爛了。
Malbec:去你的!
Shiraz:哈。(冷笑)
Glogg:喔,上司來了。
(Gandrake和Clochette相繼出現。)
Clochette:感謝各位與會。那麼我們開始會議。哪位元元元元元需要發言?
Rothschild:正如各位所知,秘族們的新雇傭兵消滅了蒸汽機器人。這位武藏之後進入了“源泉森林”並取得了地之劍。我們正密切監視著他的一舉一動。
Glogg:隨便你!
Malbec:我們的開鑿和勘探部隊已經調試好並隨時等候調度。我們預期R&D效率會有10%的提高。(不知所云……)
Clochette:我會把他們派到各個部門。還有什麼?
Gandrake: Glogg。(這個全部是名字。可以偷懶,呵呵。)
Glogg: S-sir?
Glogg:是,是的。
Gandrake:不要打武藏主意。時機未成熟的衝突不是我們應該冒的險。
Glogg:遵命!(是這個笨蛋的真心話嗎?)
Rothschild:哼。
Clochette:非常好。還有誰要發言?沒有?好……如果沒有,那麼散會。
END OF CHAPTER 1
第一章完。
=============================================================
第二章
(武藏從自己的房間走到Banon的辦公室。在裏面,Asadero正焦急地踱來踱去。)
Banon:武藏,不得了啦!
武藏:什麼弄得你們這麼神不守舍?
(稍後……)
Banon:在水之巫女Fontina在外面尋找水之劍地時候,Gandrake企業的傢夥綁走了她。
武藏:(震驚)什麼?!他們抓她難道是為了得到聖劍?
Banon:我想不是的。
武藏:那他們為什麼要抓她?
Asadero:她是所有巫女裏面頭腦最好的。她的學識是我們人民的驕傲。看來Gandrake想利用她去幫他們獲取更多星岩的能量。武藏,你能把她救回來嗎?
武藏:我會把她完璧歸趙的!我既然決定了幫助秘族,當然會這麼做。
Banon:啊!毫不猶豫地接受挑戰!武藏你果然如我期待那樣。
武藏:你知道他們把她抓到什麼地方嗎?
Banon:對,在“窖酪礦場”。這是他們採集星岩的地方。我恐怕他們打算建築更多如“星岩之塔”一樣的前哨站。
武藏:明白了。我就去“窖酪礦場”拯救“危難中的少女”!(不確定原文是否這樣。如果這樣的話,大概武藏想說“A Damsel in Distress 困苦中的年輕女人”,電影名。但說成了“穿[怪]裙子的少女”,也正好符合巫女的形象。)
Banon:我們真的無以為報。
(武藏與Banon談話,向“窖酪礦場”出發。同時“窖酪礦場”內,鏡頭轉到一個鑽探忍者正停下來喘息。)
Glogg:到處都在偷懶!你們這群懶飯桶!
(鏡頭對著Glogg)
Glogg:這種事情無時無刻都在發生!每天都只是挖洞,我想我也快悶僵了。聽著,我現在去總部。你們給我看好那個水娘們兒。(好難才找到一個比較適合wench這個帶貶義的詞的對應中文。)
眾忍者挖掘者:遵命!
(Glogg正要離開,突然轉回來。)
Glogg:你們都給我繼續幹活!!(對自己說)或者我可以在回去的路上玩玩滑浪。
(稍後武藏到達“窖酪礦場”救出Mugwort和Kiri。然後乘坐電梯往下,武藏聽到一些雜訊)
武藏:怎麼回事?
(突然“鑽頭巨人”從一個隧道出現。一輪打鬥後,武藏把它收拾了。之後武藏一路前進到一台飛行器前,武藏駕駛飛行器一路殺敵平安穿過隧道來到一個新區域。之後跳下飛行器一路前進來到關著Fontina的房間……)
武藏:哦,這位就是水之巫女。
(武藏走近困著Fontina的容器。)
Fontina:嗯……
武藏:堅持住,我馬上救你出來!
(武藏用武士刀砍斷連接關著Fontina容器的6條管子。然後Fontina從容器摔下,又掉進了武藏的懷裏。)(咦?我為什麼說“又”呢?)
Fontina:唔?
武藏:喂,醒醒!
Fontina:(疲憊地)怎麼了?放開我!
武藏:我叫武藏,是站你那邊的,請放心。你就是水之巫女Fontina,對吧?我是來救你出去的。你應該能走吧?
Fontina:(疲憊)嗯……
武藏:你怎麼了?
Fontina:(疲憊)哦……
武藏:天!她暈過去了。(其實是睡著了)我想我必須抱著她走了。
(武藏抱著Fontina往礦場出口前進。但在途中,他遇到了另一個“鑽頭巨人”襲擊,武藏抱著Fontina來到一個安全的地方然後收拾了這個傢夥。之後武藏帶著Fontina回到了Antheum。在Banon的辦公室……)
Fontina:這,這是哪?
(鏡頭換成Fontina的視角,完全看不清楚武藏。)
武藏:啊,你醒了。
(之後Fontina幾乎無法保持清醒,因為她非常疲倦,而且她的眼鏡破了。)
Fontina:嗯,嗯……
Banon:Fontina你安全了。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Fontina:我想還好吧……我必須回檔案館……(怎麼更像喝得爛醉的樣子)
(Fontina起來離開了。)
武藏:你覺得她真的沒問題吧?
Banon:啊,對。好了……非常感謝你!Fontina是檔案館的一個管理員。我肯定在那裏與我們談話她會好一些。
(武藏來到檔案館……)
Asadero:Fontina我知道你很累。但協助那位為我們奮鬥的勇敢少年是我們的責任。那把聖劍到底在哪里?
Fontina:(極度疲累)親愛的……Asadero……那把,呃,水之劍,就在……在……呼……底……Zzzzzz
(Fontina陷入昏睡狀態。)(強制攻擊可以解除昏睡狀態嘛!)
Asadero:喂,Fontina。到底在……呃?她睡著了?
武藏:唔,她也經歷了太多了,我們就讓她休息一下吧。等她醒來再讓她告訴我們劍的所在。(武藏哥哥好體貼哦~)
Asadero:不,她不會這麼容易醒來的。
武藏:呃?你是什麼意思?她總得醒來啊。
Asadero:唉,她的視力太差了。缺少了她那副眼鏡,一切都是模糊一片,這樣她馬上就會疲竭了。你看到了,她的眼鏡弄破了。
武藏:她沒有後備的嗎?
Asadero:沒有,僅此一副。唯一弄醒她的方法就是修好她的眼鏡。但沒有現成的,因為鏡片是用一種特殊材料製作的。(我依然堅持強制攻擊的方法!)
武藏:讓我想想,本地五金店沒貨了?
Asadero:在“源泉森林”的深處有一棵美麗的“源泉樹”,這棵樹是“天青果實”的唯一來源(lazul是指天青石)。果實的晶狀果核異常清晰透明。
Fontina的鏡片就是用這種珍貴的源泉結晶製造的。只要能拿到一個“天青果實”,我們就可以修理她的眼鏡了。武藏,你能拿一個回來嗎?
武藏:當然!我這就去。
Asadero:啊,我就知道我們能拜託你。我給這個你保管。
(武藏得到一副爛掉的眼鏡)
Asadero:你可以在“源泉森林”最北端巨大的“源泉樹”之下找到“天青果實”。只有鐵匠能修復這副眼鏡,找他幫忙。武藏,路上小心。我知道你能行。
(武藏來到“鍛造屋”找Mugwort幫他用兩個魔法合金強化武士刀,之後武藏到Banon的辦公室出發去“源泉森林”,在“源泉森林”,武藏找“源泉樹”的途中救出了Tilsit老師和Molbo。之後武藏在“源泉樹”附近找到了“天青果實”然後小心的把它帶到傳送點回到了Antheum。然後走入“鍛造屋”,武藏和Mugwort對話。)
Mugwort:呃?
武藏:來說兩句吧。
武藏叫Mugwort修理Fontina的眼鏡)
Mugwort:哦。Mug來修理Fontina的眼鏡。給Mug天青果實。Mug修理。
(武藏把爛掉的眼鏡和天青果實交給Mugwort。然後Mugwort開始修理Fontina的眼鏡。不久眼鏡修好了……)
Mugwort:Mug做好了。
(武藏得到了水之巫女的眼鏡。武藏之後去鑒定屋,鑒定“輕便的皮帶”,發現是“蜻蜓腰帶”,這樣武藏能夠進行二段跳了。之後武藏去到檔案館……)
武藏:簡直像新的一樣了!
(武藏將水之巫女的眼鏡交給Asadero)
Asadero:讓我看看。
Asadero給Fontina帶上眼鏡……
Fontina:唔?
(鏡頭轉成Fontina的視角,她終於能看清東西了。)
Fontina:Asadero?(我真的沒有偷懶……)
Asadero:太好了,她終於醒了。
武藏:(對Fontina)感覺好些了嗎?
(Fontina站了起來)
Fontina:(對武藏)噢,我想我應該感謝你幫我修好了眼鏡,但你必須知道,其他事情你最好靠你自己解決。顯然你患有“慢性多管閒事綜合症”。(後悔沒有用強制攻擊的方法弄醒她了吧?)
Asadero:Fontina!(我真的真的沒有偷懶的……)
Fontina:(對武藏)村子的事情不用你來管,公主和五聖劍的事情我們能自己解決。所以請你快離開。
Asadero:不要對傳說的英雄說教。快道歉!
武藏:(憤怒地向Fontina),死腦筋,你哪里秀逗了?不要忘記是你們把我召喚到這裏來地,我從來沒有自己要求過!而且我肯定我不是來這裏玩“上門維修”的。
(brainiac是譏諷那些很有頭腦的人的稱呼,來源於美國英雄漫畫裏面的一種腦袋特別發達的人形怪物的名字。在中文很難找到對應的稱呼,曾打算翻譯成腦袋怪,書癡,最後我還是把它譯成“死腦筋”了。)
Fontina:好啊!你是傳說中的英雄?哈!你到底能幫我們做得了些什麼?
(Fontina憤然離開了。)
Asadero:噢,天啊。(對武藏)武藏,我慎重向你道歉。她肯定不是想這樣的。請不要計較。
武藏:她到底怎麼了?
Asadero:我想大概因為她是為首反對召喚你來的。
武藏:哦?到底怎麼了?她不是需要幫助的嗎?
Asadero:她相信我們能靠自己恢復和平。她花了許多時間在這裏的書籍裏面尋求方法。
(武藏離開資料管。之後他看到Fontina,上前跟她交談。)
武藏:嘿。
Fontina:(背對武藏)你想怎樣?
武藏:不要這麼冷淡嘛。(可惡的cop a 'tude,害我查了半天。)
武藏:呃,Asadero告訴我,你不贊成召喚我?
Fontina:對。我仍然覺得我們能靠自己。
武藏:你真的這麼認為?
Fontina:對。
武藏:那麼我為啥來了?(the heck也是一種文明用法,其實就是the hell。類似於廣東話裏面用“頂”來代替“叼”的發音。或普通話用“niao”來代替“diao”的發音。最早接觸這個詞我記得是玩FF7英文版的時候。)
Fontina:問得好。
武藏:來,賣我一個人情,我只是想知道水之劍在哪里。
Fontina:你還不明白嗎!?我正打算把它拿回來去救Mycella公主。
武藏:(發怒)你才是什麼都不明白的人!你真的認為你可以做到嗎?Gandrake會抓走你!你知道你不見了的時候大家有多麼擔心你嗎?
Fontina:(傷心)我知道!我研究了這麼長的時間!但到底為了什麼?如果不能解決這種事情,那麼這些知識有什麼用?!
武藏:又來了?
Fontina:先是被Gandrake抓走,然後又對救了我和幫我修好眼鏡的人大發脾氣。(快要哭出來了)我不恨你,我恨我自己!
(Fontina嘗試著控制自己的情緒)
武藏:我沒有怪你,大家也沒有。放輕鬆點。
Fontina:真的?
武藏:你覺得自己很沒用,其實不是的。每個人都有他能做到的事情。不如我們合作吧?你來策劃,我來實行。你有腦袋,我有“金”肉!
Fontina:(笑起來)我想你是想說“肌”肉
武藏:啊,也是。那我們是否就是一隊的了?
Fontina:那好吧。這是我所知道的:“緋石之魷保護著藍寶石之海。搖動沉睡著守護之紅的土石……”“然後向其靈之活躍致禮,以喚來沉睡的終焉。”
這是我在檔案館找到的老詩。大概意思就是當你找到守護水之劍的巨大石頭怪物,就用地之劍去喚醒它。(這段裏面“cease”怪怪的,值得考究一下,不知是否原文有誤。)
武藏:我知道該怎麼做了。謝謝你的提示!
Fontina:不要以為我這樣就相信你了。把水之劍帶來我或許會改變主意的。
(武藏到Banon的辦公室,然後進入“源泉森林”。利用二段跳的能力武藏救出Geldbrenner。之後武藏再去到“窖酪礦場”。武藏來到進入礦洞鐵軌,但是門關著,武藏無法弄開。)
武藏:娘的,這東西紋絲不動。(DANG就是DAMN。類似于HECK的用法。)
(突然,乘著兩個忍者曠工的火車從另一個通道口沖向武藏。之後來到一個刹車點。鏡頭從看到武藏在車頂上安然無恙。)
武藏:呼,好險。
(武藏一路前進,沿途救出Fiore, Golovnin和Lou。通過長長的隧道,武藏終於到底有一個巨大石像的岩穴。武藏發動地之劍的“地震衝擊”,石像碎開,猩紅海怪蘇醒了過來。一輪大戰,武藏打敗了它後取得了水之劍。之後回到了Antheum的檔案館……)
Fontina:你拿到了水之劍。
武藏:就像從一個小孩手中拿走糖果一樣簡單。
Fontina:我為我之前的行為道歉。我雖然知道自己錯了,但我不願承認。
武藏:別再煩惱了。按照這樣的進度,我很快就能把其他聖劍拿到手了。(按這樣的進度,我什麼時候才能翻譯完……)
Fontina:武藏,你證明瞭自己的能力。現在我知道我們可以依靠你了。
武藏:呵,這是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
Fontina:哦?是嗎?我沒有留意。啊,對了。我們需要舉行水之劍的“締約儀式”。你有空就過來吧,我會在那裏等著。
武藏:好的,我轉頭就去。
(當武藏正要離開)
Fontina:噢!
武藏:唔?
Fontina:你這人其實挺不錯的。
(武藏回頭)
武藏:我不知道嗎?!
(武藏去到族長的住所,進入儀式室。在裏面看到穿著巫女裝的Fortina)
武藏:噢,挺好看的裝束。
Fontina:噢,你覺得是這樣嗎?謝謝。
武藏:那麼我們就開始演出吧!
Fontina:肯定。
(武藏呵Fontina面向元素之門。)
Fontina:我現在開始締約儀式,當我念完咒文的時候,把水之劍插如地上的水之門。那麼開始吧。
(Fontina開始誦讀咒文。)
Fontina:噢,神聖的水之劍,這來自異世界的勇敢之靈以五聖靈,全人與天界之名立誓,永遠與你同行。
武藏與Fontina:滴,溪,河,洪水!
(武藏把水之劍插入水之門,覺醒水之劍的“水流衝擊波”能力。之後……)
武藏:看來我們成功了。
Fontina:太令人驚訝了。你肯定是一個英雄。我終於承認村民們有救了。
(同時在Gandrake的總部……)
Clochette:我現在開始會議。有誰需要發言?
Glogg:啊,我。
Clochette: 哦, 好啊!
Glogg:一個礦工從礦場回報。一個鑽頭巨人毀壞了一個台挖掘機。
Malbec:什麼?你知道那個東西值多少錢嗎!?
Glogg:喔,喔!這與喔無關!是武藏那個小傢夥的錯,他走錯了地方。他甚至帶走了那個水娘們兒。
Rothschild:那麼那個時候你在哪?
Glogg:我當時正在,呃,來這裏的路上處理一些醫療問題。
Riesling:看,我就告訴過你滑浪對你沒好處。
Glogg:噓!我們可以樂觀的看……當然我們收到一些挫折而且損失了機器而且延誤了時間而且超出了預算。但是那個巨大的石像消失了,我們可以近一步挖掘!我們輸了戰鬥,但贏了門路。
Shiraz:好一個大詩人Glogg。
Malbec:(大聲歎息)我身邊儘是些低能兒。
Clochette:那麼繼續吧……
Riesling:我們正在,呃,“調試”“地脈山”的控制系統,我們很快就可以開始,呃,“運作”了。
(Terroir應該是來源於一個法語辭彙,大意應該是“土地”,原來我翻譯成“大地山脈”發現不太能夠表達好意思,所以改成“地脈山”。至於,這裏由於Riesling在說一些比較困難的單詞的時候顯得很吃力,所以用引號特別表示出來。)
Clochette:好的……我們等待你的預算。還有其他嗎?
Rothschild:“星岩之塔”的能量轉換停止了。明顯我們需要採取替代方案。
Clochette:或者我們應該需要找另一位元元元魔法能力者。
Gandrake:無論怎樣。需要找一個適當的候選人。
Clochette:以上就作為這次會議的結語。那麼下次再見!
END OF CHAPTER 2
第二章完。
=============================================================
第三章
(武藏去到道場找Mew對話。)
Mew:啊,你去哪里了?今天我教你借力打力的技巧。這招叫做“反擊術”。你仔細看著並嘗試“效仿”。
(武藏使用“效仿”技能,成功掌握了“反擊術”。)
Mew:小子,不錯!你進步了。你現在可以使用“效仿”技能進行反擊,而且能反復使用“效仿”。
武藏:謝謝!你真的是貓的典範!(這裏的meow估計是學Mew把now發成Neow的發音把mirror發成這個音。)
Mew:去吧,若獅,讓我為你而自豪。(本來是“幼虎”不過想起了《棋魂》的若獅子戰。)
(武藏之後去到學堂。裏面武藏與Tilsit老師交談。)
Tilsit老師:HI,武藏!學校終於能再開學了,但還是缺了我兩個明星學生。我覺得你需要找他們,因為她們是孿生的火之巫女。
武藏:當真?
Tilsit老師:當真。她們叫Mirabo和Maribo,她們已經缺課有一段時間了。你能幫我把她們找回來嗎?
武藏:我會馬上把她們帶給你的。
Tilsit老師:說得好!我聽說他們去了“地脈山”的方向,那是最近有活躍跡象的一座火山。當地人傳說有什麼東西激怒了火山之靈。那對孿女顯然是去平息它。
雖然很年輕,但是她們互相都願意為她們的使命奉獻。或者你已經聽聞了。她們的力量只有當她們在一起的時候才能顯現。如果她們去之前我能跟她們聊聊就好了。希望她們平安。
(Mt.Terroir原來我翻譯成“大地山脈”發現不太能夠表達好意思,所以改成“地脈山”)
(短暫停頓後……)
Tilsit老師:我敢肯定,既然被叫做“地脈山”肯定不簡單。你一定要小心。
(武藏到Banon的辦公室往“地脈山”出發。到達後武藏一路前進,沿途救出Hosomaki, Trixie和Broccio。之後武藏找到Mirabo關押所在的火山口。)
武藏:堅持住,我現在就救你出去!
(武藏試圖從容器裏救出Mirabo)
武藏:啊,打不開。
Riesling:喂!停手!你想搞什麼鬼?
(武藏轉身看到Riesling,機器忍者和輕電機器人)(Galvabots,是用Galvani電流發現者命名的,就是遊戲裏面圓圓的那種胖機器人。後面出現還有其進化版“伏特機器人”我會譯成“強電機器人”,希望大家能接受。)
Riesling:別碰那裏!
(武藏返其道而行。)
武藏:我想我應該砍掉這東西。
Riesling:聽不到嗎,我叫你別碰……
(Riesling停了很長時間)
Riesling:等等。難道你就是那個“畝”藏?
武藏:喂,教教我這東西怎麼弄?
Riesling:哈哈!小毛頭!你不知道我們是敵人嗎?我是絕對不會告訴你的!
武藏:你這XX!喔!我明白了,你也不知道。
Riesling:哈!我當然知道!這裏是我管的!我叫Riesling,Gandrake企業呃……“保安”部門的主管。我可是非常有名的!
武藏:哇,原來你這麼有來頭的。真的非常榮幸,大哥。太厲害啦!
Riesling:哈,啊,對,對。
武藏:那你一定很瞭解這台機器!
Riesling:那東西?它是,呃……“火山,呃,調節器”。說明書,被弄,呃,“丟失”了。但應該是利用巫女的力量來鎮壓火山的。(他終於有一句這麼通順的了。)
武藏:當真?哪,如果是我,肯定記不住。但它應該不能正常運作。你有沒有聽說過。有兩個火之巫女,你需要她們在一起才能發揮作用的。
Riesling:你騙不了我的!巫女的力量那麼強調,我幹嘛要兩個?(對忍者研究員)好的,各位!幹掉他!
武藏:噢,噢!
(忍者研究員開動了Mirabo所在的機器,然後……)
武藏:怎麼了?
Riesling:嘿!發生什麼事情了?
忍者研究員:我不知道!它失控了!核心能量絮亂!我們可能誤算了……
(機器底座開始崩潰,掉進了岩漿裏面。然後容器裂開,Mirabo從容器摔下,又掉進了武藏的懷裏。)(咦,我怎麼又說“又”呢?)
武藏:那是什麼聲音?
Riesling:我們可能弄醒了那只怪獸了。我們得馬上離開了。收拾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Riesling,忍者研究員,機械忍者離開。之後武藏把Mirabo放到地上。)
武藏:你就是火之巫女?
(稍後……)
Mirabo:對,我是Mirabo。你是誰?
武藏:我是武藏!
Mirabo:喔,你就是武藏?想不到你是這麼年輕和英俊!嗯……對了,你會~很~溫~柔~的嗎?
武藏:什,什麼?你沒事吧?
Mirabo:啊,我沒事!如你所見,Maribo不在我完全不能使用巫女的力量。我想這就是那台機器不能運作的原因。
武藏:嗯,也許正是這樣。那麼她到底在什麼地方?
Mirabo:誰知道?他們一聲不響就把她運走了。
武藏:唔……我會儘快找到她的。在此之前,我先送你回去。
Mirabo:好的!
(Mirabo突然跪在地上。)
Mirabo:噢,不好了啦!我一步都走不了!(感覺有點假……)
武藏:不會吧?
Mirabo:真的!我可能被那個鬼機器裏面消耗得太厲害了!你會幫我出去的吧?好啦?
武藏:噢!來吧。系好安全帶準備你的亡命之旅!
Mirabo:好嘢!
(武藏把Mirabo帶回了Antheum的學堂。)
武藏:你不是有些話要跟大家說的嗎?
Mirabo:(Tilsit老師,對不起。)
武藏:我們聽不清楚哦。
無咩:(大聲)Tilsit老師,對不起!
Tilsit老師:我們擔心死了!你妹妹在哪里?
Mirabo:Gandrake的人把她帶走了。
Tilsit老師:噢,天啊!
武藏:老師,不用擔心。我會把她救出來的!
Tilsit老師:全靠你了!(對Mirabo)Mirabo,或者你是火之巫女,但你只是個孩子。答應我你以後不要在做這麼危險的事情!
Mirabo:知道了,老師。我會躲得遠遠得了。
Tilsit老師:乖孩子!那麼這次得事情就一筆勾銷吧。現在我要你去寫一篇10頁的作文《沒有其他地方比家裏好(安全)》
Mirabo:嚇?等等!你剛才不是說一筆勾銷的嗎?
Tilsit老師:那是仁慈,這是懲罰。
Mirabo:啊!
Tilsit老師:太感謝你了武藏。這件事告訴了我作為一個老師意味著什麼。
武藏:對啊,俗話說,沒有比當一個老師更好的學習方法了。
Tilsit老師:不錯。噢,這提醒了我。老人家們常常說,在危險的時候我們把這東西給一位英雄。我不知道這東西有什麼用,但我想把它給你。我肯定它會有用的。因為你很符合他們提到的英雄的條件。
(武藏取得“巨大的手套”。)
武藏:謝謝!(對Mirabo)你要聽老師的話,知道嗎?
Mirabo:我會儘量的!
Tilsit老師:希望如此!
Mirabo:啊哈哈哈!
(武藏去鑒定屋讓Shiranzo鑒定“巨大的手套”,發現是“壁虎手套”。武藏現在可以爬上特定的牆壁了。武藏之後去鍛造屋讓Mugwort用魔法合金強化他的武士刀。之後武藏去學堂,與Mirabo對話。)
Mirabo:HI,武藏!聽著。我決定去“星岩之塔”。
武藏:等等!你不是答應過Tilsit老師不到處亂跑嗎?而且你不是還有作文要寫?
Mirabo:是這樣說……但我想他們把Maribo關在那裏!
武藏:真的?那麼我去救她處理!
Mirabo:你去!噢!武藏,你真的太偉大啦!
武藏:等等。你為何覺得她在“星岩之塔”?
Mirabo:我能感應到她。我們是孿生姐妹,當對方有麻煩我們能相互感覺到。求求你去找找她!我肯定她在“星岩之塔”!
(武藏去Banon的辦公室,出去去“源泉森林”。之後再次架摩托車去到“星岩之塔”,沿途救出Taleggio。
之後武藏終於來到了禁錮Maribo的房間。武藏破壞控制臺,Maribo從容器中掉下來,又掉進了武藏的懷裏。武藏把她放在地上。Maribo站了起來。)(怎麼還說“又”?)
武藏:Maribo,你還好吧?
Maribo:你是誰?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武藏:我是武藏!是Mirabo告訴我的。
Maribo:噢!原來你就是公主召喚來的那個救我們的武士。Mirabo她沒什麼吧?
武藏:噢,是的。她很平安而且已經回到家了。
Maribo:感謝上天!
武藏:讓我帶你出去吧。
Maribo:不要著急。我們不能丟下公主不管。
武藏:你說什麼?你怎麼知道她在這裏?
Maribo:因為他們是把我們一起帶過來的。
武藏:太好了。省了我不少功夫。好吧。我們一起去救她。呃,Marico。你能走嗎?
Maribo:當然。
(Maribo突然跪在地上。)
Maribo:唔,也許不太行。(相比之下Maribo比Mirabo淑女多了。感覺Mirabo是故意不走的,而Maribo是真的走不了。算了反正又多一個“人間兵器”。)
武藏:(笑了笑)不要弄傷了。我來抱你吧,好了嗎?抓好啦!(怎麼老覺得“我來抱你吧”好有“海洋氣息”~是我心邪,乖孩子不用學哦。原文相對不太容易產生“歧義”,我承認我是故意的。)
Maribo:謝謝!好!
(武藏抱著Maribo去到禁錮Mycella公主的房間。武藏破壞了控制臺,公主掉了出來。武藏抱住了她。)(終於不用“又”了)
Mycella:誰……
武藏:我們又見面了!
Mycella:武藏!算起來你已經救了我兩次了。
Maribo:殿下!
(武藏放下了Mycella公主,公主站了起來。)
Mycella:我很好,Maribo.命中註定我不會有事的。看來武藏先找到你。他們沒有傷害你吧?
Maribo:沒有。
Mycella:感謝上天!武藏,我真高興你來了。
武藏:這是我的榮幸!但我們還是快點回Antheum吧。他們看到你回來的時候肯定會大吃一驚的!
Mycella:啊哈哈!他們肯定會。走吧。
(稍後,回到Antheum,人民都在慶祝。)
Banon:年輕的武藏大人,我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報答你在險境中救回我們的女兒?你異常的勇氣深深激勵了我們。
Fermiere:勇敢的武士,願上天保佑你。
武藏:哇,你們讓我非常不好意思啊。
Mirabo:我救知道我沒看錯!你救回了Maribo和Mycella公主!
Tilsit老師:武藏你真令我驚訝!Maribo回來後我們終於可以正式開學了!
Maribo:對!
Mew:記住,明師出高徒。
Mirabo:什麼?你可從來沒舉過“爪”哦!
Banon:孩子,別胡說!
Mew:哈哈哈!
Mycella:謝謝你,武藏。在我不在的時候你照看著村子。我們都為你而自豪!
武藏:嗯,好啦……我主要是為了自己才這麼做的。
Mycella:或許是。但我們一樣很感激你的幫忙。謝謝。
武藏:任何時候有事儘管找我!
Mew:你們真的天生一對!
武藏:嘿,別這樣!
Mew:怎麼啦?武藏,你的臉這麼紅!
Mirabo:不公平啊!他是我的!
眾人:哈哈哈哈!
(稍後武藏去到學堂與Mirabo和Maribo對話。)
Mirabo:HI,武藏!你能幫我們一個忙嗎?
武藏:例如呢?
Mirabo:你記得“地脈山”吧?我們在擔心那裏的怪獸沒有平服下來……但我們又不能離開。所以我們想,你可不可以幫我們走一趟。如果你可以的話,我們會把火之劍交給你。對吧,Maribo?
Maribo:對啊。所以,武藏,你覺得如何?
武藏:當然,我充滿鬥智!
Mirabo:就是這種激情!
武藏:那我怎麼才能安撫這只野獸?
Mirabo:隨你喜歡!恨恨打他一頓PP,它肯定會乖起來。
武藏:就這樣?
Maribo:怎麼做是由你決定的。我們不應該說些什麼。武士跟巫女一樣都有他們一套規矩。我寫過一篇關於這個問題的文章。
武藏:嘿,有空我想看看。好吧,是時候上路了!你們先幫我把劍擦亮吧!
Mirabo:OK!(我……是在偷懶嗎?……)
Maribo:當然。
(武藏去出發前往“地脈山”。在那裏武藏走了一條新的路線。沿途救出了Pepper和Sybella。之後武藏進入了最深入的火山岩洞。武藏跳下底層,熔岩怪出現。一輪大戰,武藏終於戰勝熔岩怪,之後武藏從出現的傳送點回到Antheum,進入學堂。)
武藏:好了,現在它不會再亂來了。
Mirabo:喔,你搞掂了!嘿!你真的是一個大英雄!這樣那座火山就能平復了。(Way to go類似於COME ON的意思。總之就是沒有什麼意思。中文很難表達。)
Maribo:對,這樣Antheum的人們就能安睡了。(一群在天上飛的人會受到火山的影響嗎?)
Mirabo:那麼,關於火之劍……你還想要嗎?
武藏:對,你們答應了的!那麼劍在什麼地方?Oh,no……不要告訴我說弄丟了。
Maribo:不不。在我們這。我們會在儀式室等你的,好嗎?
(稍後,武藏去到儀式室,看到巫女裝的Mirabo和Maribo)
Maribo:我們開始締約儀式吧。當我們誦讀完咒文的時候,把火劍插到地上的火之門。
武藏:明白了。那麼……火之劍呢?
Maribo:不用擔心。你很快就會見到的了。呵 呵 呵。
武藏:(迷惑)哦,好吧。
Mirabo與Maribo:那麼開始吧。
(Mirabo和Maribo開始誦讀咒文)
Mirabo與Maribo:噢,神聖的火之劍,這來自異世界的勇敢之靈以五聖靈,全人與天界之名立誓,永遠與你同行。
武藏,Mirabo與Maribo:爍,焰,熾,閻炎!
(火之劍出現,武藏把火之劍插入火之門,取得火之劍並覺醒“焦熱攻擊波”。)
武藏:也就是說火之劍一直都在你們手上。
Mirabo:是啊。我們可是火之巫女啊。
武藏:呵。它不怎麼占空間,對吧?
Maribo:我們必須保證它不會落入壞人的手上。歷代巫女都這樣保護著五聖劍。
(同時在Gandrake的總部……)
Clochette:懂事會的各位,我們開會了。這次誰先發言?
Riesling:(對Malbec)你這一無是處的矮子!多虧你的自爆玩具,你的火山計畫告吹了。
Malbec:又來了。不要把你的疏忽賴到我頭上。我們花了數百萬在神經條件器上,然後給你這個天才去運作。你卻不知怎麼操作,對吧?承認吧,你甚至連說明書都沒有瞧過!
Riesling:說明書!?看,不要把你的舊玩家丟給我!
Malbec:你這個低能。
Riesling:你說什麼?
Malbec:哦,對不起。或者你喜歡“智障”多點?
Riesling:(憤怒)啊,你這XX!你真垃圾!
Glogg:啊哈!好了。小子們打起來了!
Clochette:(發怒)各位,各位!你們到外面出瞭解它!
(Clochette按下操作臺的按鈕,Glogg的平臺掉了下去,以致Glogg消失了。)(看來這傢夥也沒有好好看說明書。)
Glogg:怎麼是我!!
Shiraz:失敗。
Clochette:哎呀。我們繼續……(對Malbec)小毛頭,請彙報一下雨林計畫的情況。(不太清楚為什麼叫他Beckles。如果直譯為一個姓氏好像沒太大意思。估計是新生詞,而查到跟一個叫“The Gostak ”的古怪文字謎語遊戲有關。大概意思可能是動物抖動,或者顫動,也許也比喻好動的人或者洋洋得意的人。麻煩有哪位達人考究一下。)
Malbec:不要叫我小毛頭!“香酪”是我最寵愛的計畫,我可以擔保,絕不會像火山計畫一樣結果的。(Picodon是一種酸酸的乳酪。傳說是由一種在優質草原和地理環境長大的羊的羊奶製成,所以特別香。)
Riesling:你說什麼?
Rothschild:如果森林真的有大量資源,那麼我們一定要在那建一座基地。
Malbec:對,我們知道!
Clochette:順便說說,我把公主和火之巫女關在“星岩之塔”,但武藏把她們救出來了。
Rothschild:對,很遺憾。我打算提高輸出,但告吹了。我們應該用更多的守衛。
Gandrake:嗯。巫女就算了。但把無論如何要把公主帶回來。
Rothschild:明白!
Clochette:如果沒有其他發言,那麼散會。
END OF CHAPTER 3
第三章完
=============================================================
第四章
(武藏去到Pepper的小餐館與Pepper對話。)
Pepper:你來得真是時候!我正準備弄一批我的拿手菜“五星級地獄激怒琵琶魚燉湯”來刺激一下村子裏面的弱者。(吃過“地獄拉麵”吧?吃過就可以想像這個是個什麼東西了。)
武藏:地,地獄燉湯!?
Molbo:啊嗯。
眾族人:哎呀!
(Molbo和族人們逃離。)
Pepper:如果他們要燒起反抗Gandrake的怒火,那麼就要從他們的肚子開始,對吧?所以我需要些營養而美味的“激怒琵琶魚”。你能幫我抓一條嗎?
武藏:當然沒問題!
Pepper:你絕對沒問題!你可以在“香酪森林”一個泉眼找到“激怒琵琶魚”。他們是一種痞子樣的黃色魚。我想你把一條切片帶回來。這個就是如何切片的方法,你認真看好了!
(武藏觀看Pepper示範“魚肉切片”並成功效仿“魚肉切片”技能。)
Pepper:喔!你學得真快!琵琶魚攻擊的時候會跳出水面。這就是用我這招的好時機。好了,剩下的就靠你了。
(武藏前往族長的住處與Mycella公主交談。)
Mycella:哎,Hello,武藏。
武藏:Hi,公主。你好嗎?
Mycella:不錯。你呢?
武藏:我非常好。無論什麼時候都是!
Mycella:聽到這我真高興。什麼風吹你過來?
武藏:噢,沒什麼特別的。我只是想……來看看你。看看你怎樣。
Mycella:太高興了。其實你不用太特意過來的。你來得正是時候,剛好是茶點的時間。一起嗎?
武藏:沒問題,公主,我很樂意的。
(稍後,武藏和Mycella公主進食茶點。)
武藏:就是!啊哈哈哈哈!
Mycella:啊哈哈。你真行!武藏,我經常想。我很抱歉把你召喚來這裏給了你這麼多麻煩。
武藏:別放在心上。我能隨時隨地遇到新挑戰。這樣我經常能學到新技術。而且,怎麼說這個地方也不錯啊!
(武藏把茶喝完。)
Mycella:謝謝你。
武藏:或許還有一段艱難的時期,但不要放棄。(歎氣)好了。我要走了。謝謝你的茶點。
Mycella:不用客氣。噢,我有樣東西送給你。請你收下。
(武藏得到Mycella的戒指)
武藏:謝謝!我會保存好的!
(武藏出發去“香酪森林”。在去找“激怒琵琶魚”的途中,遇到一個持劍的女孩。)
女孩:快從實招來。
武藏:哇!你是誰?我想你不是凡凡之輩。(Joe經常被用作泛指無名氏。)
女孩:你為什麼來這裏?你是Gandrake那幫廢物嗎?
武藏:我跟Gankrake是死對頭!我來這裏是找“激怒琵琶魚”的。你知道哪里能找得到嗎?
女孩:“激怒琵琶魚”?你要拿它們幹什麼?
武藏:做一種燉湯。
女孩:“地獄激怒琵琶魚燉湯”吧?
武藏:你怎麼知道得?你到底是誰啊?
女孩:這裏很危險。拿到你的魚就馬上離開。還有,如你所知……那種魚的味道很可怕。(awful的意思很特別,可以代表很壞,但年輕人中也經常用了表示厲害的意識。所以我這裏含糊過去了。)
(帶劍的女孩跳開了。)
武藏:嘿!唉,走了。希望她不是什麼壞傢夥……
(武藏繼續前進,沿途救出Nox和Pecorino。之後武藏進入下一個場景得時候,鏡頭轉到Malbec和忍者研究員。)
忍者研究員:主管,他們已經完成這個區域的探測工作了。正如研究組預期,地底下埋藏有大量星岩的沉澱物。總部已經提議我們馬上建設星岩礦場和防禦工事。
Malbec:我知道。我已經厭煩那些拯救雨林的廢話了。在我的天才之下,這片原始森林會馬上變成一座神奇的鋼筋森林。(其實粵語的“石屎森林”eg."香港係一個石屎森林。",正好貼切concrete jungle的意思,但考慮到語言問題,所以譯成鋼筋森林,全稱應該是鋼筋混凝土森林。)
對,我會把它變成我巨大的研究中心!很快全世界都會知道我的卓越非凡了!在此之前,我們必須清理掉那些可憐的絆腳石和他們心愛的小動物。
(好長的劇情說明-_-bb:武藏繼續前進。在下一個區域,武藏乘飛甲蟲去到“激怒琵琶魚”的洞穴。然後武藏用“魚肉切片”成功取得魚肉。之後武藏再乘飛甲蟲出去,突然一隻猩紅吃人蟲從水中出現,追著武藏。幸好來多了兩隻飛甲蟲,武藏借此打退了吃人蟲。
但突然巨大吃人蟲出現咬死了猩紅吃人蟲,並追趕武藏。武藏把它幹掉後回到了Antheum,進入Pepper的餐館。在裏面武藏與Pepper對話並把“激怒琵琶魚”交給她。)
Pepper:你太厲害了!現在我可以做我的“五星級地獄激怒琵琶魚燉湯”了!站好看清楚超級廚師的表演吧。
(半小時之後,Pepper做好了地獄燉湯,並拿到武藏面前的櫃檯。)
Pepper:來!我保證這頓能讓你毛髮直樹!試試吧!(put hair on your chest原意是“讓你胸口長多點毛”,因為外國男人喜歡多點胸毛。這個詞語一般多用來比喻某些東西夠刺激尤其在說辣的食物的時候。不過我還是在奇怪,吃辣和長毛有什麼關係?)
武藏:儘管試試吧。
(武藏吃了一點地獄燉湯,損失了5點HP,但同時增加了5點力量。)
Pepper:噢,吃完後你能不能幫忙帶些給發明家Geldbrenner?他自從回來之後就一直是這東西的飯絲。
(武藏取得地獄燉湯。他先去鍛造屋叫Mugwoet用六個魔法合金強化武士刀,之後到發明屋與Geldbrenner對話。)
Geldbrenner:武藏,你帶了我最喜歡的“五星級地獄激怒琵琶魚燉湯”!啊,天然的香味在激動著靈魂!
武藏:更像是在毀滅靈魂吧。
(武藏把地獄燉湯給了Geldbrenner。)
Geldbrenner:我的感激難以言狀。淚水不禁從眼中溜出。啊!對了。為了感謝你,我送給你我最新的發明:“水黽之鞋”。穿上它們,你就能在水面行走,並輕鬆越過池塘!
(武藏得到“水黽之鞋”並得到在水面行走的能量。武藏走了之後……)
Geldbrenner:人生就是一場大實驗……
(Geldbrenner把地獄燉湯放到了小狗附近,小狗舔了一點,然後它的耳朵冒出了蒸汽。之後鏡頭轉到武藏走進了鍛造店。)
Mugwort:呃。沒有星岩了。(這就是為什麼剛才要先強化了武士刀的原因。)
武藏:老兄,怎麼了?
Mugwort:呃。沒有星岩。要保證爐子燃燒。呃。Mug很頭痛。沒火,沒工作。
武藏:你是說如果有星岩就可以讓爐子繼續燃燒?
Mugwort:是。但Gandrake囤積了星岩。Mug拿不到。你能幫Mug去“窖酪礦場”拿些星岩嗎?
武藏:沒問題,大傢夥。
Mugwort:去“窖酪礦場”,挖掘場。
(武藏出發去打到窖酪礦場。到達後武藏在一輛火車上面。沿途收拾了各種來犯的敵人後,火車到達挖掘場。在裏面武藏救出了Chimay。
之後下到星岩礦區,武藏拿起一塊星岩往回走,沿途還要防範礦石怪吃掉星岩。從傳送點回到Antheum的鍛造屋之後……)
武藏:嘿,老兄,我把星岩拿回來了。
(武藏把星岩放到桌面上。)
Mugwort:噢噢,發光的石頭!沒錯是星岩。
(武藏把星岩交給Mugwort。)
Mugwort:謝謝。現在Mug可以繼續鍛造了。
武藏:呵。你還能做些什麼?
(武藏回到房間。同時在族長的住處。Mycella公主在寫著東西,這時有人走了進來。
Clochette:唉呀呀。噢,公主。這麼晚也不睡對你的皮膚不好的啦。
(公主站了起來,轉向Clochette。)
Mycella:Clochette?(我不是偷懶的……)
Clochette:好久不見了啦,對吧Mycella?
Mycella: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Clochette:剛剛。但我又必須走了……
(Clochette亮出了手槍,指著Mycella。)
Clochette:……當然,跟你一起啦。
Mycella:什麼!?
(晚些時候。武藏起床,去到Banon的辦公室。在裏面與Banon對話。)
Banon:啊,武藏……
武藏:怎麼了?你臉色不太好。
Baono:Mycella昨晚又不見了。
武藏:說什麼!?你有到處找過嗎?
Baono:你看……可能是Gandrake的人把她帶走了。座位有人看見一個奇怪的飛行器停泊在附近。
武藏:他們就這樣帶走她?哈?神不知鬼不覺地!
Banon:我也這樣認為……他們中有人對我們的村子很瞭解。我們現在能做些什麼?
武藏:嘿,族長,抬起頭啦。即使我們現在做不了什麼,她也不會有事的。她肯定不怕他們的任何著數。我保證,我會救她出來的。
Banon:武藏,我衷心感謝你!你說得對,作為族長,我必須保持清醒。我女兒如果看到我這個樣子肯定會笑我的。
武藏:這樣就對了。收拾心情!露出牙齒,笑一個,啪!
Banon:遵命!武藏,你真的是一個打氣專家。
(武藏去到鬥技場與Golovnin對話。)
Golovnin:啊,真高興你來這裏。
(稍後……)
武藏:嘿,怎麼了?給點生氣來看看,你看上去死氣沉沉的。
Golovnin:鬥技場能重開是件好事,但生意不太好。我們沒有像以前那樣能吸引客人們的東西。如果Istara能回來就好了……
武藏:Istara?
Golovnin:風之巫女,我最出色的徒弟。她從小就以劍為生,而且成為了觀眾為之瘋狂的鬥技場之星。她一直忍受著我嚴格的訓練,以求得到我的認同……但我從來沒有這樣做,即使她得到多麼輝煌的成績。一年前我們吵了一場大架,之後我們就再沒有說過話了。
武藏:這種情況,交給我吧!反正我也正要找風之巫女。我保證我能幫你搞妥的。
Golovnin:年輕人,你肯幫我?那麼,去“香酪森林吧”!我聽說她與一些古老的生物叫“微微豆”的一起生活。不過我要提醒你,她很頑固的。我擔心不打上一場,你不可能而讓她回來。請代我把這個給她。
(武藏得到“冠軍腰帶”。之後武藏出發去“香酪森林”。武藏到達後,鏡頭轉到忍者騎兵。)
忍者騎兵1:呵呵呵。Malbec把那個兇暴的森林女王馴服的像只小貓一樣。她完全不是Malbec大人的對手。
忍者騎兵2:難怪Malbec是公司的驕傲。像他這樣的天才即使睡覺的時候都能設計生化武器。
(帶劍的女孩,也就是Istara出現在鏡頭前,她拔出劍跳下一擊砍殺了忍者騎兵2。這是她背對著忍者騎兵1。)
Istara:在我把劍穿過你身體之前,我會給你5秒鐘逃跑。5……4……3!
(Istara沖向忍者騎兵1,一閃,滅。)(無恥啊!又說5秒鐘!)
Istara:沒人可以搶走這片森林。
(突然,Malbec出現了。)
Malbec:喔喔喔。有好玩的事情都不叫上我。(發現兩個忍者騎兵被幹掉了)什麼?你把一號和二號幹掉了?最近瑕疵品真多啊。
Istara:你就是Malbec呵?
Malbec:是又怎麼樣?
Istara:你對Arachnolia幹了些什麼!?
Malbec啊嗯,嗯,嗯。現在告訴你就沒有驚喜了。你知道嗎?我已經覺得有些無聊了。我有個主意!不如你跟我可愛的寵物玩玩,來緩解一下我的倦怠,怎樣?
(一群蜘蛛在Malbec身邊出現,向Istara襲去。武藏從原來走不了的路線前進。在下一個區域,把Istara從蛛網吊袋裏面救了出來。)
武藏:嘿,你還好吧?
Istara:呃!我的腳……你是誰?
(CHOOSE ONE)
(選擇:)
武藏:我是超級劍士武藏!
武藏:我是著名武士武藏!
武藏:我是潦倒的傷心者武藏!(汗一個……)
(繼續劇情……)
Istara:嗯,你看上去的確像個戰士。我……能請你幫個忙嗎?我的腳失去了知覺。你能帶我走上一段路嗎?還有……你能幫忙救出“微微豆”嗎?
武藏:讓我想想。你就是風之巫女istara。
Istara:啊,對。這個……怎麼了?
武藏:我們之前見過的。
Istara:(對自己說)哦,對。那個……(對武藏)地獄燉湯味道如何?
武藏:自然如地獄一樣。
Istara:哈哈哈。
武藏:好吧,辦回正事。我會去救“微微豆”。你抓穩了!
(武藏抱著Istara去到下一個高區域。在那裏,武藏救出10個裏面其中3個微微豆。之後武藏去到下一個區域……)
Istara:我沒事了。你可以放我下來。我想我可以走了。
(武藏放下Istara。)
Istara:你在這裏繼續吧,傳說先生。救出森林高處的微微豆。我現在要去狩獵一個我的獵物。
武藏:OK。
(Istara正準備離開……)
武藏:嘿,Istara!
(Istara停下。)
Istara:怎樣?
武藏:小心埋伏。
Istara:嗯,你也是。
(Istara離開。武藏繼續前進,沿路救出Leyden和Selfie。之後武藏再救出5個“微微豆”。同時鏡頭轉到Istara,她把Malbec逼到角落。)
Istara:你無路可逃了,無處可躲了。現在回答我!你對Arachnolia做了什麼?
Malbec:你腦袋肯定出了問題!我會把所有東西告訴你,用不著使用暴力。那只怪物缺乏了一點控制,所以我稍微,呃,調整了一下。我刪掉了她的思想和記憶,之後重寫了她的感知回路。此外我還做了一些“改良”,不過這個要你自己去發掘一下羅!
Istara:(發怒)你把她回復原狀!
Malbec:我想這個不可能。你知道,去掉拘束器那只可憐的生物會死的。
Istara:(憤怒)你幹了什麼!你這混蛋!!
Malbec:對了,我剛剛解除了自我控制機制。你最好快點去她哪里。很難說她會做些什麼。而且,現在,我必須說再見了!
(Malbec扔了一個煙霧彈並消失掉,然後在Istara身後逃離了。Istara試圖從煙霧中看清楚情況。)
Istara:啊啊啊啊!
(鏡頭轉回武藏那邊。他沿途再救出兩隻“微微豆”。之後武藏繼續前進。他乘飛甲蟲去到“香酪森林”的勝地。鏡頭換成Arachnolia的視角,她正準備襲擊武藏。武藏與她開始戰鬥。當武藏打傷她的腳之後,她吊在頂部。這是一隻“微微豆”出現了。)
微微豆族長:微豆微豆微豆!(突然覺得這樣翻譯很噁心……)無畏的年輕人,我是微微豆一族的族長,微豆。我非常感激你拯救我的族人,微豆。我增高一些大花蕾來幫你結束她的狂怒吧,微豆。
(微微豆族長增高了戰場4邊的4朵大花蕾。之後,微微豆族長離開,武藏繼續戰鬥。打敗Arachnolia後,她掉在地上奄奄一息。這是Istara出現了。)
Istara:Arachnolia,“香酪森林”的高貴女王……我不會讓Gandrake奴役你的。我現在就幫你從那束縛你思想和靈魂的星岩之鎖中解脫吧。原諒我!
(Arachnolia這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132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