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985

RE:【其他】大航海的小說-世界(第九部份)

樓主 Tony jusco123
(本故事純屬虛構)

上回提及:
要讓法國的商品和文化推廣至全世界

小說主線第七百一十六回       (第九部份)
第六十受人所託()

在這個看似合理的世界裡人喜把一都推給別人七年戰1756年爆普魯士和英為首的聯盟看似是佔了優勢可是隨着法美洲的軍事和財政力量的全力支持,大部國家的加跟自敵對的陣營很快便破壞了優勢,並轉變為對自不利的局面。

到了17586月中旬萄牙帝國對旁邊的西班牙帝國和另一個大國-的陸軍猛擊,萄牙本土已是無力反抗萄牙國王一世1758613日通中立的瑞邦聯公使館向西法兩國發出國書表示葡萄牙有條降。撤出在葡萄牙的國土上的軍隊萄牙則會容國、西班牙、尼德蘭七省共和國、俄國麥、典、地利帝國拉古薩共和國克里米亞汗國和尼斯共和國的商船及軍艦停泊補給和維修。萄牙將會參各國的商人採高嶺土葉、生絲綢、瓷器、料、材、礦石和香料的計劃,並在這次戰期間免除各國的關稅和西班牙對葡萄牙的提是滿意,故三國於1758722日簽的停戰協議。簽約後萄牙轉為中立國使英普兩國的處境變得更惡劣

過,世事往會有一些難想像的突然改其中一個就是俄國地利帝國國、西班牙帝國典、對普魯士的處歧。直到1758年的寒冬來普魯士王國王腓特二世親自率領軍隊在曹恩道夫戰裡打敗俄軍可是對瑞軍先後在托諾之戰和其後的費赫貝林之戰擊敗普魯士波美拉尼的軍事優過來令普魯士王面楚歌的情況,使普魯士王的臣民都已是一片沮的氣氛。
作為戰的主要參和受害者地利帝國的立場是十分明確那就是把西里西亞收來,並大力削普魯士王國。過,俄國對這是興不大地利帝國的力量太強大的話,對俄國繼波蘭立陶宛聯邦並實行吞絕無好處至於瑞和丹則是立場明確就是支地利普魯士的方案,可是不贊俄國可加大對波蘭立陶宛聯邦的控力度反對俄國的西擴政策。和西班牙帝國就是重視賺錢不想再消國庫的錢也不想俄奧兩國在中歐的影響力增強故不反對普魯士和英支付足的金錢換取和平
麼,尼德蘭七省共和和其他神聖羅馬帝國的成員國呢小國無外交也沒價還價的本錢故他的意並無意義,大國會保小國的利已是萬幸了
的第一財政大臣泰恩河畔紐卡素公爵托馬斯·佩勒姆-霍利對於和談是贊同,他知大陸一旦團結一致的話,大不列顛就算擁有強大的海軍也不可單獨抵諸國的攻擊,何況現英屬美洲快要淪陷、國內經境、財政臨崩的局面。那時候,他從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瑞士邦聯守交給他的請罪書裡發現了她對自的建言跟法西荷三國和談只要三國願不繼參戰大不列顛才有反敗為勝的希望。普魯士如今已經招架不住,可是奧俄丹瑞四國對普魯士和波的態有明顯的分歧,大不列顛應這個機會他知這個情報後跟內閣協商一個方案,日漸變差的國王喬治二世的支持,同意密地跟法西荷三國進行和談使三國願停火

然,要逼使三國願判,首先就要有足的實力證明自是有實力和誠意。就在這個時候,在印度洋傳來一個令人震的消息,那就是法屬印度洋民地模里西被英軍攻下傳出留尼旺也淪由於這兩個地方是法的重要財來源也是法在南半球的重要據點,故法被逼派密使跟英判,最低限度都要了的條件,從而準下一步的行動
也明白若對法作出嚴的要求,相信法會寧為玉碎不作瓦全可是不對法作出各種要話,跟國民交代已付出了沉重的代價。面對這個困難,兩國都不知該怎理,雙方馬拉泰斯家族作為中介人對方的條件。第三代沙福伯爵·馬拉泰斯塔,則委前英國上議院議員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作為主代表,副使是第三代黎希留公路易·法蘭斯瓦·亞曼·迪普萊西,密的會地點會晤。後來所公開的記示,當時雙方於17581025日舉行秘密會的地方是在英吉利海的薩克島的教堂

在會提出的條是法不在美洲、澳洲和印度洋圍的殖民地,向英支付三億英的賠款、不得向英商品徵關稅則提出英交出英屬美洲典放在美洲擴民地、爾蘭立、向各國支付賠金。當然,這些都是嚇對方的廢話,誰都不會理會
麼,雙方的真正條是甚提出的是印的控制權,交還英的殖民地;則要的利不被傷害一眾盟國的基本權利也要獲障,最重要的條是要普魯士對自不宣而戰的行付出代價。由於英法兩國在戰前已訂立底線故只要不出現破已訂立的底線的話,兩國之間是可即時停戰

過,要達致雙方的和約的要求,這都是絕不容的事首先英法兩國在戰裡已花了許也有許多將士死傷總要跟國民有所交代其次兩國不能為了自而出賣自的盟友,和談最多就是跟自有關不能把別國都牽在內的是這場戰的元就是普魯士的行動,在法境內所做出的惡行則成各國紛參戰的緣由,故和約必這些重點
就在雙方進行密談期間大西洋西岸的美洲傳來最新的戰報法屬美洲的軍隊於17588月先後攻下英屬美洲的三個重鎮分別是紐芬聖約翰斯、賓夕法尼亞城,以及牙買加京斯敦。後已有了最壞的打算就是整個英屬美洲都會淪陷,的物資供應會嚴缺。過,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卻在這個時想出一個令兩國都有下臺階的辦法,並提出邀國會和法屬北美洲自治領各自派議,並各自討一個假性問若不涉領土問題,能否換取暫時停戰或是不在雙方的本土範爭。」。

1759118雙方的代再次在英吉利海的薩克島的教堂舉行密會議,的代仍是第三代沙福伯爵·馬拉泰斯塔,國會則安下議院領袖兼南部國務卿威廉·皮作為代表;的代仍是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和第三代黎希留公路易·法蘭斯瓦·亞曼·迪普萊西,法屬北美洲自治領的代就是自治領總督第一代穆希公菲利普·德·諾瓦耶。當時的戰況跟數月前有了重大法軍先後在萊茵河的科隆美茵河畔法蘭克和明斯特的戰役裡敗給英國陸軍逾兩萬名法國士亡,還導尼德蘭七省共和的邊防出現危險,法軍也要增援近八萬士到盧森堡佈防最慘的是英軍突西班牙的加的斯瓦倫西亞希洪和巴塞隆納,西班牙帝國的經和海軍損慘重南部的地中海沿岸的防務出現危險。
由於法處於劣勢,故法在會裡需退乃是合理的辦法。在這次會法國一方突一個連英驚訝的新方免除英商品的關稅對英的商船的私掠行為並同意英的商船停的港口進行維修,則只需停本土的一行為其餘地方的戰續。由於法的退讓故英的代回國請示這份停戰協定。

不料的是這不過是法的緩兵之計。原來在1759113法屬北美洲自治領的軍隊攻下了不萊梅兩天後攻下了韋爾登。更重要的是兩支大軍於1759118日正漢諾城戰那時候,英軍仍在茵河的科隆和明斯特佈防能力回師,漢諾128日淪陷。
另一方面,法屬北美洲自治領的海軍攻下了英在加勒比海的殖民地巴哈馬安地卡及巴布達尼維斯島,陸軍也在這年的冬不停猛各地使英屬美洲餘下的重鎮只有南邊的南卡羅萊納殖民的首府查爾斯頓。

下回預告
一份難理解的和約

(本故事純屬虛構)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