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980

RE:【其他】大航海的小說-世界(第九部份)

樓主 Tony jusco123
(本故事純屬虛構)

上回提及:
英國需要害怕嗎?不需要怕。…

小說主線第七百一十回   (第九部份)
第五十五回 卡昂戰役(終)

1792年5月21日 晴    下午四時
法蘭西王國北美洲自治領 渥太華 新愛丁堡區 薰衣草軍團渥太華分部

約克和奧爾巴尼公弗雷德里克·奧古斯塔斯「戰役到了這個時候,還可以打下去嗎?我估應該退兵吧。
學者出身的新任大洋商行的英格蘭、蘇格蘭、威爾斯和愛爾蘭地區總經理亨利·馬拉泰斯「英軍縱然再敗,可是炮兵仍在,而且當時的英軍於1756年12月3日還有另一支共兩千一百名士兵的援軍抵達維斯特雷阿姆,故英軍仍可以再戰。不過,英軍並沒有再直接攻擊卡昂,而是轉為攻擊沿岸和卡昂周邊的村落,除了大肆搶劫,還對村落的無辜平民進行各種令人不齒的行為。根據記錄,從1756年11月30日至1757年1月25日為止,法國的諾曼第行省的被佔領地區或受攻擊地區,有逾三千名婦女和少女被發現死在田野、樹上、農舍或路旁,有一些幸存者表示曾看見一些女子生前被姦污,有些死者是被施暴的英軍所殺,有些則是事後因憤恨而自盡。
克拉倫斯和聖安德魯斯公爵喬治·奧古斯塔斯·腓特憤怒地說這個說法是污蔑大不列顛的聲譽,也是羞辱大不列顛的人民
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答克拉倫斯和聖安德魯斯公爵殿下,這方面我可以用自己的一切榮譽作為擔保,這都是千真萬確的事。當年我的下屬曾經向我和一眾家族成員報告這些事,並且收容近六百名曾被姦污的法國和荷蘭少女,至今還有一些當年的幸存者仍然活著,其中有最少三名是住在魁北克城,需要我請她們來跟你重提傷心事嗎?我明白你的確很重視大不列顛的聲譽,可是作為一位王室成員,一位曾接受教育,活在一個講求證據的國家的人,有些事是發生了就要承認。
她這位德高望重的長者,竟然不惜用自己的一切榮譽作為抵押,保證一件跟自己無關的事,除非她是瘋了,否則很難理解為何會這樣做;再說,這個家族、教會和法國政府一定掌握了當年的證據,否則她又怎會知道這些事呢。因此大家都相信這是真確的事。

她接著說英軍在法國諾曼第行省所做的暴行和攻擊行徑,隨著一些學者、有識之士、軍人和外交人員的散佈,很快便傳到大西洋兩岸的各地。最先作出反應的是尼德蘭七省共和,他們在1756年12月31日宣佈召回駐英國的一切外交人員和活在大不列顛的尼德蘭人,並在驅逐大不列顛王國的一切外交人員和其國民,七天後更宣佈全國進入總動員狀況,正式對英國宣戰。其後,西班牙帝國和丹麥也在1757年1月31日和2月8日宣佈對英國和普魯士王國進入戰爭狀況;法屬北美洲自治領於1757213日宣佈派遣軍隊支援國家抗敵的行動,並全境總動員投入戰爭。
受了尼德蘭七省共和國、西班牙帝國、丹麥和法屬北美洲自治領的影響,一眾神聖羅馬帝國的邦國和其他歐洲國家也開始表態神聖羅馬帝國的邦國的態跟大邦國巴伐利亞公國一樣全國民眾對這些事都是不可容忍,符騰堡公更出現軍。結果,已經表明立場支和普魯士王的國家神聖羅馬帝國裡的普魯士盟友布倫瑞克-沃爾芬比特爾親王國、大不列顛王的國王的漢諾瓦選帝領地素來是出產傭黑森-卡塞爾伯國,萄牙和在美洲親英的易洛魁聯其餘除邦聯外的歐和美洲的國家及殖民地都在175751日前加了反英普兩國的聯

第三代波特蘭公爵威廉·亨利·卡文迪許-本廷克接著問過,英軍最是怎卡昂呢在那時候,卡昂仍由英軍控制,死守至戰
學者出身的新任大洋商行的英格蘭、蘇格蘭、威爾斯和愛爾蘭地區總經理亨利·馬拉泰斯波特蘭公爵的問很合理誰都知仍有一數量的士在當地本該死守到底過,也要知現實的困難維斯特雷阿一個港口城鎮但是維斯特雷阿的港不能容大船停泊皇家海軍的運能力隨着西班牙、國、蘭、和俄國的海軍開始全封鎖歐沿岸對英的出口並在大西洋至波羅的海進行徹的貨物檢查,單是保的商船已是十分吃力還要運物資到其他戰場又怎有餘力應付卡昂戰場呢英軍到了17572月下旬開始準退,只是上級有着第一財大臣的沉重壓力,退行動要待4月上旬才能正開展那時的英軍的人數不是原來的一半約是六百多人餘下的已戰死或傷重致死

美利堅合眾國國務卿湯馬斯·傑弗遜問新加坡女公爵兼加蒂諾女公爵閣下,我認卡昂戰役對各國政都是都是一個值反思的教訓,有沒?」
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答傑弗生,你作為美利堅合眾國的國務卿對這事感興是可解,可是貴國也沒認真地了該怎理,從你易洛魁聯和其他美洲的原居部落的政便能預料,也是使大不列顛的那套只是他使用武力,們則是先用法律後用武。The pot calling the kettle black她說畢眾人都不禁大笑起來。
(: the pot calling the kettle black「壺嫌煲太黑」,同是黑色的茶壺嘲笑茶煲太黑(因為傳統的壺和煲都是黑色材料製作)。在中話,則是「五十步笑百步」。)
第五代黎塞留公爵阿爾芒-埃曼紐爾·索菲·迪普萊西說傑弗生,我國政府因為這件事,所以決定全面革新政府對民眾的政策,包括軍警未經批准就不得進入大學、中央和地方政府必須尊重民眾的言論自由和宗教自由,還有吩咐各政府部門和地方官員必須跟報社和學者有更良好的關係
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答雖然黎塞留公爵所說的是事實,但現實是法國的貴族和官僚系統裡有不少人是反對這種思想,故不少官員經常對中央的這套政策陽奉陰違,有識之士和中產階層則不滿法國的老舊而效率低下的財政系統和行政架構,還有不符合實際需要的司法制度,最終招徠這數十年的憲政改革運動。不過,也因為先王當時有這些決定,加上太上王的努力,故法國的民眾才願意讓王室和跟隨王室的部份貴族平安地離開法國,順利地移交政權給新政府,免得發現一場又一場的衝突。
克拉倫斯和聖安德魯斯公爵喬治·奧古斯塔斯·腓特烈問:新加坡女公爵閣下,你這樣說好像是沒有國家真的吸取了教訓、有所改變呀?這是真的嗎?」
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答:克拉倫斯和聖安德魯斯公爵殿下,不是沒有,只是做得太少,當然有許多事都是需要時間、急不了。其實大不列顛的內政部已在進行一場實驗,如今只需花時間等待結果。
克拉倫斯和聖安德魯斯公爵喬治·奧古斯塔斯·腓特烈問:「想不到新加坡女公爵閣下竟然會在這裡說出國家機密,你不怕被送上法庭嗎?」
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答:克拉倫斯和聖安德魯斯公爵殿下,這根本不是甚麼秘密。不僅是大不列顛,在東方的日本、歐洲的荷蘭、奧地利帝國,還有這裡都在進行相似的實驗,故這些事是隱瞞不了。
直到目前為止,在這類管治實驗裡的成績較為明顯的是奧地利帝國。奧地利帝國的內部經過這麼多年的戰亂,不僅沒有分裂,經濟和財政還可以維持下去,證明了當年奧地利帝國的國王利奧波德·依格納茨·約瑟夫·巴爾塔薩·費利西安,也就是奧地利哈布斯堡的利奧波德一世的投資是正確而精明的決定

美利堅合眾國國務卿湯馬斯·傑弗遜問:新加坡女公爵兼加蒂諾女公爵閣下,你認為卡昂戰役對歐洲有甚麼意義呢?」
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答:傑弗生,其實七年戰爭對歐洲各國的影響是十分巨大,只是對我和這個家族而言,這場戰爭的真正意義並不是誰勝誰負,而是一個承諾、一個十分沉重的承諾

下回預告
受人所託

(本故事純屬虛構)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