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966

RE:【其他】大航海的小說-世界(第九部份)

樓主 Tony jusco123
(本故事純屬虛構)

上回提及:
這事是這樣的

小說主線第六百九十九回       (第九部份)
第四十四回 諸國的優待(五)

1745年7月28日 陰    下午十二時三十分
神聖羅馬帝國的巴伐利亞公國 慕尼黑 普拉茨畔皇家宮廷啤酒屋

就在大家對這個問題爭吵不休之際,作為始作俑者的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拋出一個較具體的方案。她回答筆名伏爾泰的弗朗索瓦-馬里·阿魯埃所提出的問題、說伏爾泰、各位,我聽了大家的想法後,突然想出一個具體的辦法,就是先行參考明國的中央和地方官員制度,從而找尋可行的辦法
拉布雷德與孟德斯鳩夏爾·路易·德·塞孔達說新加坡公爵夫人,你所說的明國的政治制度,我自己也曾拜讀相關的書籍和文獻,這是一套完整而複雜的制度。你的提案雖好,但是使用這套系統的話,不僅成本實在太龐大,而且公司會失去應有的活力,在可以賺錢的時候難以作出決定。因此,這個提案的難度一樣很高。
筆名伏爾泰的弗朗索瓦-馬里·阿魯埃問拉布雷德與孟德斯鳩,你認為明國的官吏制度太複雜的話,為何不能精簡呢?
拉布雷德與孟德斯鳩夏爾·路易·德·塞孔達答伏爾泰,明國的官吏制度分為中央和地方兩套不同的官吏,而且單是中央政府的官員的分工仔細,又要凡事請示上級,加上地方政府又有自己的一套,因此仿照明的官吏制度應用在四間商行的話,實在太難
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問:拉布雷德與孟德斯鳩爵,若我們用其中一部份的話,這樣又可行嗎
拉布雷德與孟德斯鳩夏爾·路易·德·塞孔達聽了後便沉思默想,過了片刻後答新加坡公爵夫人,若你提議只是選用一部份的話,我會建議仿照明的地方官吏制度,然後再作出修改。因為明的地方政府架構是一套明確的行政體系,所以只需要有一個給予命令的人向他們發出命令,他們就可以開始工作,是套較容易運作的體系。
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隨即說了一個問題、說:拉布雷德與孟德斯鳩爵,若參考明的地方制度而做的話,就必須提防分部或分行的負責人的權力過大,還有做假帳、私吞公司財產、貪瀆職務等問題。請問你有甚麼建議呢?
拉布雷德與孟德斯鳩夏爾·路易·德·塞孔達答新加坡公爵夫人,這方面可以安排一群人負責暗地裡監察他們。
喬治·卡文迪許隨即拋出一個更震撼的提案、說「若是安排互相監察,並且設立一套調查公司職員的制度,這就可以解決問題
拉布雷德與孟德斯鳩夏爾·路易·德·塞孔達聽了後,立刻點頭同意、說新加坡公爵,這方案的確很好。

結果,他們在這間啤酒屋訂立了一套在四間商行和銀行通用的公司架構制度,並即日安排了一些重大事項,包括同時開辦大洋商行的普魯士分部、巴伐利亞分部和丹麥分部,又整合了瑞士邦聯的各分行,並安排蘇黎世分行昇級為瑞士分部的所在地。同時,吉瑪邀請了拉布雷德與孟德斯鳩爵和筆名伏爾泰的弗朗索瓦-馬里·阿魯埃分別出任大洋商行和英華美銀行的總行查帳組負責人,請他們找尋、組織、訓練和主動調查四間商行裡是否有人違法違規、貪圖職務。

與此同時,喬治·卡文迪許夫婦被英國國王喬治二世召回,分別要求兩人準備出任新的公職。因此,兩人被逼再次回到倫敦。根據記錄,他被傳召回國是擔任英格蘭及威爾斯的皇座法庭的首席大法官,至於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則出任另一項沒有月俸的公職:南部國務卿的秘書,並兼任樞密院顧問官。
當時兩人被委任公職,主因是當時的英國政局出任變化。首先,掌控大不列顛王國政局十多年的第一財政大臣,即首相羅伯特·沃波爾於1742年2月11日交出印信辭官,其後由第一代維明頓伯爵史賓塞·康普頓於同年的2月16日接任,可是政府被卡特里特勳爵所操縱,未經諮詢就擅自任命官員,而且維明頓的健康開始轉差,導致英國政局陷入混亂的局面,終於在1743年7月2日病逝,由他的軍隊主計長、第一代佩勒姆男爵托馬斯·佩勒姆之子亨利·佩勒姆接任,並逼使卡特里特勳爵退出內閣,和結束了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獲得民眾的支持。
不過,隨着一代政壇巨人奧福德伯爵羅伯特·沃波爾於1745年3月18日病逝後,佩勒姆的長兄、現任南部國務卿泰恩河畔紐卡斯爾公爵托馬斯·佩勒姆-霍利斯的影響變得強大,一直左右他的決定並影響他的施政。因此,他決定請國王同意,邀請這對不喜歡參與公務的夫婦回國再任參與公職,作為平衡政府內部之用。

其次的是,流亡海外的詹姆斯黨正在計劃再次發動叛變,由於這次叛變的消息早已傳遍英倫三島,故亨利·佩勒姆希望利用喬治·卡文迪許夫婦在蘇格蘭的聲望和影響力,阻止蘇格蘭人支持他們的叛亂。
還有的是,英國跟法國為了美洲的殖民地而不和,縱然雙方已就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簽署和約,可是雙方都知道大家不過是緩兵之計,只要恢復過來便會再次發動戰爭,可是亨利·佩勒姆知道只要法國的最大部份、美洲的法屬北美洲自治領不參與這場戰爭,英國便可以獲得勝利,故他決定利用這點,請國王安排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出任公職,從而改善英國跟自治領之間的關係,使自治領拒絕參戰、保持中立。

因為這些緣故,所以他們回到英國後,隨即要再次投入公務的工作。喬治·卡文迪許隨即向蘇格蘭各地的貴族和氏族發出公函,希望他們可以再三考慮,是否放棄現在所享有的一切,換取一名前國王的子孫不能證實的承諾嗎?當然,有沒有人願意忠於英國王室,這就要當地的人自己用行動回應。至於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當她回到倫敦後,一項麻煩的議程就放在她的眼前。

1745年8月29日 陰  上午十時
英國 倫敦 薩伏伊酒店 咖啡廳

在這個熟悉的咖啡廳裡,一名官員站立不安地望着那名正在閱覽公文的少婦,這位少婦就是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在她身旁的還有數名戴了假髮的貴族。
正在閱覽公文的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面無表情,語氣卻是十分低沉,她問:「請問你們是否已經安排嗎?畢竟你們要明白,你們現在是要求送三千多人到英屬美洲,可是你們是否已安排了工作場所嗎?若沒有的話,你們不就是送三千多個罪犯到英屬美洲,要殖民地的人代為照顧嗎?
南部國務卿泰恩河畔紐卡斯爾公爵托馬斯·佩勒姆-霍利斯代為回答,他不以為然地說新加坡公爵夫人,用罪犯開發殖民地,這是我國的既定國策,已經實行了一百年,沒有發生甚麼嚴重事端啦!最多就是派遣更多士兵派駐海外,防範他們叛變便行。
坐在同一張咖啡桌的貴族男子關切地問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說:「請問新加坡公爵夫人,你認為這趟移送罪犯的事有甚麼問題呢?因為我們在場的人都未曾前往英屬美洲巡視或生活,所以真的難以了解你所說的問題。
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答:哈德威克勳爵,你既然是值得我們尊敬的大法官,那麼你應該知道大不列顛王國現在面對的問題吧。首先,你們太依賴英屬美洲呀!不僅是糧食,連工業原材料、燃料,甚至罪犯都要依賴英屬美洲,一旦英屬美洲發生事端,甚至被敵國佔領的話,那麼大不列顛王國就會陷入滅國的危險呀!其次,皇家海軍的實力在這次戰爭裡的表現,實在令人絕望,若不能安排皇家海軍可以重建起來,給予培訓的機會的話,怎樣應付接下來的戰爭呀?還有,你們送罪犯到英屬美洲,然後派遣士兵看守他們,這不是浪費有限的資源和稅金嗎?最後,當年規定送罪犯往英屬美洲作為國策,我估應該是為了開拓領土、開闢耕地、運糧養國啦,可是今天的英屬美洲的人口已有百萬,當地的居民單是養家活口已經不容易,還要替你們照顧罪犯?你們不是太強人所難嗎?他們不僅種田還要納稅,怎樣再照料你們的罪犯呀?你們可否想想當年的政策,如今是否仍然一樣呀?納稅的人要供養你們真苦呀。」她稱呼為哈德威克勳爵的人,就是現任大法官菲利普·約
眾人聽見她的這番話後,立刻臉如黑炭。

過了一會,這名官員苦惱地問「請問新加坡公爵夫人,你有甚麼高見呀?
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答:「當然有辦法,而且我連方案都已經寫下了
南部國務卿泰恩河畔紐卡斯爾公爵托馬斯·佩勒姆-霍利斯說「原來新加坡公爵夫人早已想出妙計,那就應該立刻跟我們分享啦!」不過,他的面上的表情顯示,其實他是十分不滿,也不相信她。
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立刻吩咐她的秘書兼管家凱莉·西斯拉、說凱莉,你把早前我寫下的計劃書和相關的數幅地圖拿過來凱莉·西斯拉便離開咖啡廳。

過了一會,凱莉·西斯拉和兩名年輕的侍女拿着數幅地圖和一份計劃書回來,並放在咖啡廳一張較大的木檯上。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就對各人說:「這是奧馬卡商行駐荷蘭海牙分行收到的一份荷蘭政府發出的公文,公文是邀請商行到荷屬東印度群島採購香料,並參與荷蘭政府的開拓殖民地計劃
我的意思是英國政府可以安排一支艦隊,仿傚法國和荷蘭的經驗,在另一處開拓殖民地,而罪犯就在當地開闢土地。

下回預告
密約

(本故事純屬虛構)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