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950

RE:【其他】大航海的小說-世界(第九部份)

樓主 Tony jusco123
(本故事純屬虛構)

上回提及:
大家聽了她的說法後,不禁目瞪口呆和沉默下來。

小說主線第六百九十回   (第九部份)
第三十五回 家族戰爭(四)

1792年5月20日晴   下午五時
法蘭西王國北美洲自治領 渥太華 新愛丁堡區 麗都廳 大廳

雅克·皮埃爾·布里索問:「請問凱莉·西斯拉女士,這些事跟兩位長者有甚麼關係呀?」
凱莉·西斯拉答皮埃爾·布里索先生,這些事跟夫人和伯文·馬拉泰斯塔閣下之間的仇恨有着莫大的關係,因為大不列顛跟各國簽署和約時,英國就是根據這些法案作出修正案,要求各國同意英國的建議。當時除了瑞典反對外,沒有一個國家表示不同意和約草案的內容,結果在1738年11月簽署的維也納條約確認了伯恩公約,並且具體落實公約的各項安排,對馬拉泰斯塔家族進行處理。

根據當時的維也納條約規定,所有和約簽署國均同意瑞典第四代奧勒岡大公伯文·馬拉泰斯塔閣下繼續擔任馬拉泰斯塔家族的族長之位,不過家族的主要產業,包括大洋商行和公司全資控制的英華美銀行,交給英國的紐約女公爵及瑞典的奧勒岡大的孫女、英國的沙福伯爵和峰·馬拉泰斯塔的女兒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負責經營和管理,馬拉泰斯塔家族的成員若非直接在公司工作,只可以收取商行的股息,無權參與公司的管理。

除了分割大洋商行和英華美銀行,俄國和奧地利帝國還利用西班牙、法國、荷蘭、神聖羅馬帝國各成員國和葡萄牙對伯文·馬拉泰斯塔閣下的不信任,因此決定強行把這個家族分家。他們強行規定瑞典、丹麥和挪威的大洋商行的所有資產被撥給伯文·馬拉泰斯塔閣下,並規定他和他的子女,還有他的直系後代不得管理大洋商行和英華美銀行的業務,也不得跟公司的管理人員有任何往來,目標是防止馬拉泰斯塔家族的族長利用人際關係干涉公司的運作,更規定了英華美銀行不得向馬拉泰斯塔家族的成員提供無抵押貸款。

這兩個安排使伯文·馬拉泰斯塔閣下失去了家族最寶貴和最具影響力的資產,為了阻止這些事的發生,所以他決定在家族裡發難,希望利用家族的力量逼使夫人放棄。可是他完全沒有想到,整個家族的大部份成員都支持各國的規定,甚至有人提議換族長,結果他不僅敗陣,還被家族會議決定禁止再私自動用家族的資產。最終,夫人提議向伯文·馬拉泰斯塔閣下給予一百萬威尼斯達克幣,讓他開辦一間獨立於家族的公司,同時規定長房每年可以獲得五十萬英鎊作為生活費,獲得家族會議一致支持通過,算是解決這事,可以跟各國有所交代。」

雅克·皮埃爾·布里索問:凱莉·西斯拉女士你的回答又使我再有一個疑問,就是新加坡女公爵兼加蒂諾女公爵閣下當日的決定,明顯地是善待第四代奧勒岡大公,為甚麼成為第四代奧勒岡大公閣下跟她有仇呢?」
凱莉·西斯拉答皮埃爾·布里索先生,你必須明白一個道理,就是你待人有善,別人不一定會領情,反而可能視你的安排是陷害自己。
這件事就是一個例子,伯文·馬拉泰斯塔閣下獲得一百萬威尼斯達克幣,各國又直接安排瑞典、丹麥和挪威的大洋商行的所有資產交給他管理,不再屬於馬拉泰斯塔家族或大洋商行旗下的產業,本來應該值得高興,最少這樣的結局一定較一無所有為佳。
不過,對於一名自小已經接受傳統貴族教育、要求下位者對上位者永遠服從為金科玉律,並且一直被視為家族接班人的他而言,這樣的安排其實較直接殺死他還要殘酷。更慘的是,他縱然是獲得波羅的海的兩個國家的資產,可是他在瑞典已經是臭名遠揚,怎樣生存呢?至於丹麥和挪威的經濟也不好,人口也不多,根本不能供養這名喜歡建功立業、追求榮譽的大人物,故他對夫人和馬拉泰斯塔家族的成員的態度便急速轉差,特別對年輕的成員更是充滿怨憤和仇恨。」

拉法耶特侯吉爾貝·迪·莫提耶問:凱莉·西斯拉女士,你自己認為馬拉泰斯塔家族真的出現了分裂嗎?因為我看見現在的馬拉泰斯塔家族一樣強大,在經濟方面的影響力連英國政府都不敢輕視,所以我真的懷疑西斯拉女士你的說法。」
凱莉·西斯拉答「我估你就是法國的拉法耶特侯爵,對我這種看似沒有證據的說法,作為一名軍人而言的確很難接受,可是這是真實存在的事,若你不相信的話,你可以問問卡拉小姐,她可以證明這一切事。」
卡拉·卡文迪·馬拉泰斯塔聽見自己被指名,立刻不滿地問凱莉·西斯拉嬸母,你自己解說不是更好嗎?為甚麼又把我推出來呀?
凱莉·西斯拉答「因為你是這個家族的一份子,而且這件事的確跟你有關,所以你應該自己回答各人。你要找尋我這名長者講故事,不過是想擺脫一個麻煩的負擔而已,我沒有說錯嗎?卡拉小姐,你太年輕了,這種方法我已經用了無數次,是騙不了我,你下次再認真地想辦法吧。」
卡拉·卡文迪·馬拉泰斯塔說「我只知道長房向來甚少跟其他家族的成員,史蒂芬叔伯爺的安排都是三年前的家族會議的開始前半年,他和長房的成員委託瑞典南曼蘭公爵卡爾閣下擔任中介人,跟祖母進行談判,並苦苦哀求了三個月才獲得祖母同意不反對在那次家族會議談及這事。至於家族的故事,我真的不甚了解。
凱莉·西斯拉說「卡拉小姐所說的,只是一個事例。老實地說,這個家族從1738年開始已經分為兩個陣營,就是伯文·馬拉泰斯塔閣下和夫人的陣營。當時,伯文·馬拉泰斯塔閣下獲得瑞典、丹麥和挪威的資產後,便不斷嘗試利用各種方式爭奪家族的管治權,就是取代大洋商行和英華美銀行,可惜他不斷失敗,還導致身敗名裂,你們很難想像他的悲慘情況,因為連我自己親眼看見時都不敢相信。」

拉法耶特侯吉爾貝·迪·莫提耶問:凱莉·西斯拉女士,馬拉泰斯塔家族若真的出現這種情況,其他成員沒有幫助他嗎?畢竟彼此都是親人,不用這麼決絕吧。」
凱莉·西斯拉答拉法耶特侯爵,這當然不是立刻出現這種情況,一切都是經歷了許多事,才演變至這個情況。我還記得夫人也曾經委託我們先後多次接濟長房的生計,甚至協助長房的成員找尋生計,可惜伯文·馬拉泰斯塔閣下一直堅持他的大業,最終使家族付出一個沉重的代價,逼使家族決定跟他決裂。」
拉法耶特侯吉爾貝·迪·莫提耶問:凱莉·西斯拉女士,這些事一定有一個起點,兩人的首場衝突是甚麼時候呢?原因又是甚麼呢?」
凱莉·西斯拉答拉法耶特侯爵,若我沒有記錯的話,雙方第一次發生衝突的時候,應該是1740年的奧地利王位繼承問題。這件事對整個世界一定是大事,畢竟這涉及的事不僅是國土變更,還包括了經濟、軍事、外交、文化等等。」
克拉倫斯和聖安德魯斯公爵殿下威廉說「我實在不明白有甚麼關係
凱莉·西斯拉答「稟克拉倫斯和聖安德魯斯公爵殿下,這場戰爭的結果是大家都知道,大不列顛王國的海軍幾乎全軍覆沒,可是大不列顛的陸軍卻獲得不少優良的戰績,使各國都不敢輕視大不列顛,也保住大不列顛的權益,令大不列顛可以有機會重建國力,應付下場大型戰爭,就是七年戰爭
不過,我相信大家都沒有想到,也應該不知道的是,這場戰爭的結果跟老爺和夫人有莫大的關係,而戰爭的開展則跟伯文·馬拉泰斯塔閣下有重大的關係。」
第五代黎塞留公爵阿爾芒-埃曼紐爾·索菲·迪普萊西問:「請問凱莉·西斯拉女士可否告訴我們,這事跟馬拉泰斯塔家族有甚麼關係呢?」
凱莉·西斯拉答「若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就要知道大不列顛王國為何要參戰。其實大不列顛王國參與這場戰爭,事緣在1731年,英國商船「麗貝卡號」(Rebecca)船長羅伯特·詹金斯報稱在加勒比海的西班牙海域遭到西班牙當局的人員登船搜掠,而且還將他的一隻耳朵割下。
詹金斯船長返回英國後曾向英皇伸冤,而加勒比海的英軍總司令亦曾就事件撰寫報告,不過事件最初沒有成為輿論焦點。但到1738年,詹金斯再度公開講述其遭遇,而且還戲劇性地在下議院一個聽證會上展示「相信是」自己被割下的耳朵。這次事件引起輿論廣泛關注,下院更有言論認為詹金斯的耳朵被割,是被當眾受辱,牽涉國體的榮辱。
當時的大不列顛王國希望擴大自己在大西洋的影響力,加上盤踞在中美洲兩百年的聖卡洛斯公國跟西班牙帝國的關係再次變得友好,對大不列顛王國在美洲的殖民地日漸產生威脅,故當時的國王陛下、下議院和部份內閣閣臣一致要求第一財政大臣羅伯特·沃波爾停止跟西班牙帝國協商和解,改而跟西班牙帝國宣戰,開始了詹金斯的耳朵戰爭。」

下回預告
怎樣應付這場戰爭

(本故事純屬虛構)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