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949

RE:【其他】大航海的小說-世界(第九部份)

樓主 Tony jusco123
(本故事純屬虛構)

上回提及:
戰爭可以結束,理論上應該值得高興。

小說主線第六百八十八回       (第九部份)
第三十三回家族戰爭(二)

1792年5月20日 晴   下午四時
法蘭西王國北美洲自治領 渥太華 新愛丁堡區 麗都廳 大廳

雅克·皮埃爾·布里索問:「請問凱莉·西斯拉女士,當時的馬拉泰斯塔家族內部對這有沒有不滿?畢竟自己的家被各國盯上了。」
凱莉·西斯拉答皮埃爾·布里索先生,這事對馬拉泰斯塔家族當然有很大的衝擊。老實地說,戰爭期間燒了一千一百多萬威尼斯達克幣,已經把大洋商行的錢虛耗甚多,何況即將要替瑞典再支付八百萬枚威尼斯達克幣的戰敗賠款呢?這樣不僅對家族會造成嚴重的損失,還會導致家族的聲譽完全毀掉。由於事態嚴重,故家族決定召開會議,希望各房可以協助,一方面嘗試遊說各國減輕對家族的要求,另一方面就協助籌措資金,希望渡過難關。」
他立刻追問、說「請問當時的馬拉泰斯塔家族內部真的團結一致嗎?」
她答皮埃爾·布里索先生,當時這個家族的各成員對這事當然十分不滿,可是大家都沒有一個好辦法應對,而且家族的成員對大洋商行的管理興趣不大,故各房並沒有立刻表態。由於第一代奧勒岡大公伉儷朱慈泰和·馬拉泰斯塔所生的六名後人裡,只有三名是男性,故按照當時的家族規定,繼承人只能從這三名兒子的後人所產生,故大家都開始互相詢問,有沒有人打算競逐這個位置
可是詢問了數個月,大家都表示沒有興趣,而五大國之間也對於這事爭吵不休,甚至開始在自己的國內討論暫停大洋商行的運作。

法國的第五代黎塞留公爵阿爾芒-埃曼紐爾·索菲·迪普萊西驚訝地問:「請問當時的情況如此嚴峻,是怎樣解決呢?」
凱莉·西斯拉答黎塞留公爵,你這個問題問得很好,因為這事不僅對這個家族,甚至對英國和歐洲大陸的所有國家也是十分重要,所以這事很快便成為當時各國貴族圈子的重要話題。只是誰也沒有想到,有人竟然提出了一個獲得各大國都願意採納的辦法,那就是踢開歐洲傳統的薩利克法規定,直接通過訂立法律確定新族長;或是把大洋商行和英華美銀行的管理經營工作,改為另一位家族成員,或是跟家族有關的人接手。」
他立刻追問「各國會同意嗎?」
凱莉·西斯拉答黎塞留公爵,各大國本來是意見分歧,而且他們不過是不滿瑞典的第四代奧勒岡大公伯文·馬拉泰斯塔違反規定,沒有人否認馬拉泰斯塔家族在穩定經濟方面的成績的確較專利公司為佳,故各國都同意只要換了人便行。因此,當丹麥向當時的法國和奧地利帝國提出這兩個提議後,兩國立刻外交渠道,向英國和歐洲大陸上的所有國家送出建議書,提議由夫人負責大洋商行和英華美銀行的管理經營工作
當時,第四代奧勒岡大公伯文·馬拉泰斯塔閣下因為自己的身份,加家族裡根本沒有人願意接手這工作,故就算各國想推倒他也是沒有辦法,可是當法奧兩國提出由夫人接手經營後,他才醒悟過來,知道情況對自己變得不利。」
他隨即再問「各國沒有反對嗎?」
凱莉·西斯拉答黎塞留公爵,這個提議很快便獲得西班牙、葡萄牙、神聖羅馬帝國的各邦國、荷蘭、丹麥、俄國、威尼斯共和國和教皇國的一致支持,英國政府、瑞士邦聯和鄂圖曼帝國沒有表態反對,堅決反對的只有瑞典。
由於歐洲的大國大多支持,故各國分別派遣代表,在1737年9月1日於中立國瑞士邦聯的伯恩簽署了伯恩公約。公約規定締約國不反對由瑞典第四代奧勒岡大公伯文·馬拉泰斯塔繼續擔任馬拉泰斯塔家族的族長之位,不過大洋商行和英華美銀行的經營和管理工作則交給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負責。同時,締約國承認大洋商行是馬拉泰斯塔家族的產業,可是大洋商行和英華美銀行的各地分行必須如實地按各分行所在地的政府所訂立的稅法規定納稅,締約國也要確保馬拉泰斯塔家族的族長不得干涉大洋商行和英華美銀行的經營和管理工作;一旦出現干涉,各締約國有權要求馬拉泰斯塔家族自行解決事件,直到各國滿意為止
從那天開始,夫人便開始負責管理大洋商行和英華美銀行,並開始了她跟伯文·馬拉泰斯塔閣下之間的仇恨關係。」

克拉倫斯和聖安德魯斯公爵喬治·奧古斯塔·腓特凱莉·西斯拉女士,若我沒有記錯的話,大洋商行好像在各地的分行均有經營印刷廠,這是為了甚麼?」
凱莉·西斯拉答克拉倫斯和聖安德魯斯公爵殿下,其實你這個問題,我們一早已經問過了;至於夫人給予的答案,我們所有人本來是難以理解,如今卻是十分敬佩
相信殿下你應該聽過,大洋商行的各地分行不僅會安排土地開設及經營市集,還會容許一些本地人可以在大洋商行的產業裡經營報社、律師事務所或是書店,這是夫人的吩咐,也是跟各國的國王及各地政府議定的既定安排,目的就是要讓當地人可以有表達自己看法和辯白的機會,減輕各地政府的管治壓力。實地說,每年從這些事業所分享的利潤,為大洋商行帶來不少盈利貢獻,而且這些事業的確給予一些有識之士和中產階層機會,讓他們可以通過這些方式發表自己的意見,宣洩了對政府的不滿,也可以讓政府知道民眾的想法,知道有甚麼可以改善。」
英國的霍克斯伯里男查爾斯·詹金遜問:「這樣對英國的統治真的有幫助嗎?」
凱莉·西斯拉答霍克斯伯里男,你所提出的問題有很多人提出,並且展開了一連串的激辯,事情的起源就是國會的反對派要求追究政府決定參與波蘭王位繼承戰爭,並打算把第一財政大臣羅伯特·沃波爾拉下馬。
當時的英國剛剛爆發因增加氈酒的稅率,導致引發倫敦街頭出現動亂,還有拒絕約翰·巴納德爵士有關調低國債息率的建議,更在下議院進行針對專門諷刺政府的戲劇的立法遊說,加上卡羅琳王后的健康情況日漸變差,使羅伯特·沃波爾的力量更薄弱。因此,當戰爭和約的最終文本的草稿送抵倫敦審議時,反對派立刻群起而攻,要求追究責任。
羅伯特·沃波爾深知情勢不妙,故向國王喬治二世請辭,不過被國王拒絕了;國王為了解決國內的矛盾,所以他命人請來正在蘇格蘭工作的老爺和夫人回倫敦,請他們給予意見,希望可以盡快穩定大局。
英國的霍克斯伯里男查爾斯·詹金遜問:「當時卡文迪許伉儷真的有答允?」
凱莉·西斯拉答霍克斯伯里男爵,你要明白老爺和夫人向來不懂拒絕國王的要求,故兩人只好回到倫敦述職,順便聆聽國王的指示。我記得他們和一歲多的威廉少爺從蘇格蘭抵達倫敦的時候,已經是1737年10月30日。」

1737年10月31日 陰 上午八時
英國 倫敦 聖詹姆士大廳

卡文迪許夫婦來到聖詹姆士宮的正門的時候,在門外守衛的一名宮廷侍衛隨即請示上級,獲得指示後便立刻帶兩人進入聖詹姆士宮,並帶了他們到大廳等候國王。

當身穿大禮服的國王喬治二世來到大廳,並坐在御座後,兩人立刻單膝下跪並恭敬地對國王喬治二世說「我王萬歲。」國王隨即示意兩人站起來。
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問「陛下,請問陛下又有甚麼安排呢?」
喬治二世答吉瑪,你這樣說未免太過份吧,朕這次召喚你們回來,不過是關心你們,你們不用這麼緊張和不安吧。你們應該知道王后的健康情況不斷變差,最近更是每下愈況,朕不過希望你們見見她、鼓勵她支持下去。」
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問「陛下,你不如直接地告訴我們,你打算要我們怎樣替第一財政大臣做善後工作呀?」
喬治二世答喬治、吉瑪,你知道朕對這些事的認識實在有限,這事就交給你們了。」
喬治·卡文迪許說「陛下,第一財政大臣在這刻可以做的事,就是協助民眾重拾對政府施政的信心,並且讓政府改善施政。不過,我自己認為現在下議院的環境真的難以處理,對立的情況太明顯了,如今可以做的是委託上議院,或是由國王陛下親自委任一名法官進行調查整件事的真相。」
喬治二世說喬治,你應該知道朕對神聖羅馬帝國的事是十分重視,羅伯特這次決定參與波蘭王位繼承戰爭也是朕默許的事,故他們這次反對羅伯特的施政,根本就是衝着朕的統治權而來,你認為朕可以容忍嗎?因此,朕在這件事上最多只能要求政府修正,卻不能藉詞強逼他下臺。」
吉瑪·卡文迪·馬拉泰斯塔不滿地說「陛下,你有既定立場的話,這樣很難和解。
喬治二世說吉瑪,若是很容易解決的話,就不會要你們夫婦回來啦。」

這樣的君主真的不付責任,那麼這對夫婦會怎樣應付呢?請看下回。

下回預告
查找不足

(本故事純屬虛構)

板務人員: